强奸者犯罪的时候没有释放体液,拿什么证据可以定对方的罪?

1990年暑假期间,邻村一户居民到派出所报案:自己十一岁的女儿,被本村一个二十七岁的男人三儿“欺负了”。要求派出所处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做了,就会有蛛丝马迹,就会有证据的。并没有说强奸犯罪时候没有释放体液就不是强奸罪了。一般是难以控制的,象火山喷发挡不住,很难不释放体液的。就是真硬憋着不释放,只要发生关系,也会找到证据的。

十几年前,某地发生了一起强奸未遂案。

既然犯罪分子已经实施了犯罪行为,他一定会在作案现场留下痕迹

在瑞芳的强烈要求下,杨子才带着女儿跟瑞芳去了一家饭店,找了一个安静的包间,为的是给孩子点上些好吃的,在轻松的氛围中,一点点试探着让孩子把心里隐藏的秘密说出来。这点不得不佩服我闺蜜瑞芳考虑的细致周到。

这个问题我可以详细的回答你:

老任烟瘾很大。抽了五六枝,又喝了一杯水。看见嫌疑人也把烟凑到炉子里烧过的捅火条上点着了,贪婪地吸起来。他就漫不经心地问道:你爹盖那三间新房子,花了不少钱吧?接着又是一通拉瓜儿,扯蔓子,不着边际地闲聊。好像是闲的没事干了,找个人打发时间似的。

确定完这些,杨子这个糊涂的妈,不马上报警,竟然回家跟于庆大干了一架,把于庆撵了出去,瑞芳见杨子这样,真是恨铁不成钢,催促她这事不报警还闹个啥劲?

一天晚上,于庆出车刚走,大女儿先趴窗户看到他走远了,才嗫嚅的跟母亲说:“妈妈,以后我不想跟于叔叔待在家里”,杨子以为女儿不喜欢为她找个继父,随口应付一句:“没有于叔叔,妈妈不得累死?”可是,隔了一会儿大女儿再次开口:“妈妈,让于叔叔走吧!我怕他”,杨子仍旧没多想,回应了女儿一句:“怕他干啥?他对咱们娘几个不是很好吗?你看他多疼你们姐俩?”女儿欲言又止,杨子刚出车回来,感觉又困又累,不再理会女儿,躺在床上瞬间睡着了。

干警们对孩子进行了详细的询问,于庆强奸幼女的犯罪事实基本成立,医生为女孩做了检查之后,确定初次被侵犯的时间已经是很久以前了,最后一次虽然才过去几天,但是没有发现男人的遗留液体。后来两名警察上门查找证据,在对老大耐心细致的询问之下获知,她用手纸擦完于庆弄到她腿上的液体,扔在了垃圾桶里。

2007年夏天,同事小丽匆匆向我跑来急道:“琳琳出事了。”听完小丽的叙述我放下手中的活向着附近的出租屋跑去。

小丽说刚刚接到琳琳的电话,她哭的很厉害,言语中表达出被人QJ的意思。

之后杨子和于庆两个人白天黑夜轮流出车,留在家里的那个可以照顾孩子。杨子出车时,于庆在家洗衣做饭、接送两个孩子上下学,把孩子照顾的无微不至,杨子感觉轻松了很多,也庆幸遇到了一个好男人,缓解了她的生活压力。

开了几年出租,虽然存不下什么钱,好歹能维持娘几个的生活。之后杨子认识了同是跑出租的同行于庆,两个人很谈的来,时间长了,互生好感。杨子一个人又要拼命赚钱又要照顾孩子,也着实有点吃不消,就想着找个人帮忙分担一下。于庆一直没结过婚,也不嫌弃杨子带着俩孩子,两个人很快就同居了。

既然是强奸,那么对方在对你施暴的时候,你可能会反抗,在反抗的过程中,你可能会抓伤施暴者,那么你在施暴者身体上留下来的抓痕或者咬痕,也是帮助公安机关确定施暴者的补充证据之一,如果你把施暴者抓伤了,那么你的指甲缝隙中,很有可能留有施暴者的皮肤或者部分软组织,这样公安机关通过DNA比对,很快就能抓到施暴者的。

十分钟后,我和小丽来到了出租屋,此时的院子空荡荡的,只有止不住的哽咽声响起。

以后我们一起和民警到了派出所,琳琳被带到另一个单独房间,由法医对她身体进行检查。

气味

公安机关出警后,对那个男人立案、刑拘。

闺蜜瑞芳既精明能干又是个热心肠,因为丈夫出轨离婚多年,自己带着女儿生活。尽管有很多人向她提亲,她一直不肯再婚,说等女儿考上大学有合适的再考虑。

结婚之后才知道,原来男人没有生育能力,深爱的两个人采取人工受精,生下了双胞胎女儿。虽说是双胞胎,但没有一点相似之处,姐姐愚钝丑陋,妹妹聪明漂亮。

根据琳琳口述,歹徒是隔壁单位追求过她的男人,但琳琳思想保守并不同意和对方来往。但这次对方趁着琳琳独自在家的机会,强行闯入琳琳的房间进行强制犯罪。在进行期间对方带着安全套,离开时安全套都不曾摘下来过。

没有对方液体,同样得到有力证据

过了几天,因为杨子和我的闺蜜瑞芳是老乡兼多年的好朋友,孩子们又是同班同学,开家长会时碰到一起,两个人闲话家常,瑞芳问杨子跟于庆生活的还好吧?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杨子无意识的提到大女儿说过的话,觉得女儿好像挺排斥于庆。这话引起了瑞芳的警觉,马上追问杨子,杨子这时还没醒悟,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就翻篇了。

等瑞芳跟杨子对老二进行盘问的时候,确定老二把自己保护的很好。老二说有几次于庆确实有对她动手动脚、或者试图拉她进房间,都被她要么使劲甩开,要么赶紧躲自己屋里反锁上门。

后来,检察机关全面审查证据,认为有被害人陈述、报警(出警)记录、公安机关現场勘察笔录、女孩子伤情鉴定(面部轻微伤、胳膊上有掐痕)、女孩子被扯坏的衣襟等物证、男人胸口的伤情鉴定(牙痕印记很清晰)等证据,可以认定强奸未遂。

抓捕于庆的过程也颇具戏剧性,因为杨子把他撵出他们的出租屋之后,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为了不打草惊蛇,干警们一边布防一边叫杨子联系他,隐瞒已经报案的事实,假意要跟他谈谈。当时于庆做贼心虚不肯见面,杨子强做镇定,说舍不得他,希望以后两个人好好过日子,但是必须要一些补偿。于庆信以为真,到达跟杨子约定的地点,两个人还没说上几句话,就被埋伏的警察毫不费力的按到在地。

强奸罪,是有主观故意,违背女方意愿,发生关系,只要符合这三个条件,就构成强奸罪。

假如不小心遭遇侵犯,在无法避免时一定要搜集证据:对方面貌特征,五官,发型,印记,衣着,可以的话尽量薅下头几根头发,如果是光头,要抓破对方的皮肤,留下对方的皮肉,皮屑等物质。

对于这类事情,一定不要碍于情面,不肯报警,让施暴者逍遥法外,从而助长了施暴者的嚣张气焰。

最后于庆被判了十年,据说他当时扬言出来会报复杨子,现在已经服刑八年了,我们也替杨子犯愁,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于庆出来之后她和孩子该怎么办?

这里讲一个案例。

法医工作很认真,每一项异常都会一一记录在案。琳琳指甲中皮屑,微微红肿的脸,下体的伤痕,还有处女膜破裂等。伤痕特征大约七八项,但没有歹徒留下的精液。

杨子听后如五雷轰顶,孩子才十二岁,自己竟然引狼入室,毁了自己的女儿,当时气急攻心,不知该如何是好。幸亏瑞芳在一旁,叫她先镇定,不要吓坏孩子,还有就是不知道老二怎么样?是不是也被于庆这个畜生糟蹋了?

施暴者无论再怎么谨慎,肯定会有疏忽的时候,例如施暴者在你身体和衣服上留下来的指纹,毛发、或者施暴者自己的衣物等等,都是可以当做证据的。

当天晚上,小A就报了警。

见到琳琳有些凄惨的样子,小丽立刻上前抱住了她。而我走出了房间,拨通了警察电话。

警察的速度很快,大约15分钟警车就停在了院外。

俩人正聊的热乎的时候,老任突然发问:哎!你把避孕套套放到那里去了?

面包警用车內下来三个人,两男一女,三位民警雷厉风行,看样子很重视案件。立刻对屋子里进行拍照,搜索蛛丝马迹。

开庭审理过程中,在证据面前,被告人也承认自己想与女孩子发生性关系,因为女孩子反抗而未成。法院最终作出了有罪判决。

电话中求救的琳琳是我们的同事,也是与小丽同租的伙伴。

老任时年五十出头,长得瘦,力气奇大。身手敏捷,头脑非常“狡猾”:和人谈话时,从来不直奔主题。而是漫无边界,海阔天空地闲谝上一顿。最后从你意料不到的地方,突然发问。往往人们在不经意间,就暴露了真实的想法。然后抓住破绽,直捣黄龙。案子就顺利地拿下来了。

这个大夫责任心很强。配合过多次公安的工作。她不仅发现了一根私处的毛,还把女童私处的污渍也用纸提取了。同时发现了红肿的擦痕,并记录在案。此后这些证据,都成了三儿强奸罪的证据。

1、被强奸的人一定有反抗,在反抗的过程当中就会有抓伤痕迹留下来,这是签证之一。

绝大多数的强奸罪犯会在被害人身上或者作案现场留下体液,可是也有犯罪嫌疑人作案后销毁体液或者根本就没有留下体液的,比如有些强奸未遂的案件。

嫌疑人就一五一十地把强奸女童的多次行为,全部交代了。并强调自己并没有插入,就是在外面……这个说法,也得到了技术检验的支持。套套上的硅油,与女童私处提取的污渍和擦痕可以相印证。而他脱落的阴毛,也成了证据链条上的一环:你的体毛,怎么能在女童的内裤里发现了呢?

杨子的同居恋人,向自己的一对双胞胎女儿伸出了魔爪,她平时的一个坏习惯,无意中使证据得以保留下来。

回家之后想着杨子跟她提及的双胞胎老大说过的话,总觉得不对劲,心里放不下,打电话约杨子出来,提醒她应该重视孩子说的话。开始杨子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瑞芳有点急了,义正言辞的训斥杨子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并提议立刻、马上,她跟着杨子一起去,不动声色地把女儿带出来追问究竟。

因为任何一点痕迹都能成会破案的关键。

等孩子长到七八岁,两个人的感情出现了危机,最后婚姻走到了尽头,离婚协议是一人抚养一个,两个孩子跟母亲一起生活,其中一个由父亲每月给付抚养费,哪想到男人觉得反正孩子不是自己的,一去了无音讯。

公安机关在侦查强奸案件时,会采取各种措施,尽一切可能去搜集证据。能够搜集到罪犯留下的体液,那当然最好不过了。但是,只要定案的证据确实充分,即使没有搜集到罪犯的分泌物,也照样定罪判刑。

这次,老任又故技重施了:进门以后,首先清退了周围的人员,接着坐下来。掏出烟来,顺手扔给对方一枝。也不管他吸不吸,就自顾自地吸上了。

抓捕很顺利,因为对方在犯罪之后并不认为我们会报警,便反悔了单位宿舍。

还有这?不释放体液,别憋坏了。就是没有释放体液,也可以找到对方的痕迹,也会有证据证明的。

出租房距离单位只有两百米的路程,很多单位的同事为了能自由不受约束的生活,大多会选择出来租房住。

最后,这个三儿被判了七年,罪名仍然是强奸——未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只要性器官接触,就构成强奸罪了。

最后在证据与民警的努力下,他只能放弃抵抗伏法认罪。又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后,对方被判6年有期徒刑。

现在是法治社会,但朋友不法分子敢挑战法律尊严

房间內,琳琳蜷缩在床角,脸色发白,身躯瑟瑟发抖。床榻显得很凌乱,还有一抹殷红落在床单上。

那留在床上的黑色头发,还有琳琳指甲盖中的皮屑,在经过dna对此系同一个人的。

果然不出所料,瑞芳的担心不是多余的,杨子的大女儿不能说是缺心眼,但照老二的龙精虎眼还是差了很多,美滋滋地吃着自己喜欢的食物,瑞芳阿姨温言软语地诱导着,叫她有什么事尽管跟阿姨和妈妈讲出来,如果于叔叔惹她不开心,阿姨和妈妈会保护她、答应她的任何要求。

没有释放体液,只是增加了工作的难度,并不是说没有办法治罪了。只要干了坏事,总有办法证明的,有了证据证明,就难以逃脱制裁。即便一次逃脱,下一次就不会那么侥幸。要想不被制裁,不被定罪,还是遵纪守法,不要干坏事!

尾随女孩,偷窥女孩,或是Q.J案件屡屡发生。在此提醒女孩要提高警惕保护好自己,尽量不要独自深夜外出,也不要独自醉酒。

3、以上二项无法确认,强奸者会有毛发(阴毛)遗留,生物特症DNA也会让他显现!

男人认为两个人之间的事,又没有证人,更没有实质上发生性行为,一口咬定是两个人闹着玩,女孩子恼了,面子上过不去才报警的。

没办法,做母亲的只能挑起生活重担,原来杨子一直做全职家庭主妇、照顾两个孩子,这下不得不想办法赚钱。两个孩子都还小,自己又没有什么工作经验,也没有一技之长,又不能坐以待毙。好在自己已经考了驾照,思来想去,决定租车跑出租,时间灵活,能适当兼顾孩子。

2、当强奸进行时,他一定有生物体液流出,这个并不代表他会不会在被强奸者的阴道内或者内衣上射精,一定会有痕迹出现。

抓捕了犯人自然是审讯,起初不承认与琳琳发生过关系,之后又说是琳琳自愿的。可民警办案无数对这样的人自有一套审问手段。

法律上规定违背妇女意愿,强行发生关系,那么就算强奸。虽然你说施暴者没有释放体液,但是只要有性行为,男性的生殖器都会不由自主的少量排液,就是这么一点也足以被公安机关有关部门提取,并对施暴者定罪了。

人过留痕,雁过留声。

接下来就是抓捕,几乎是我们刚刚做完笔录,几位警察就出动了。

这个问题问得挺好的,我国的强奸既遂的标准是插入即算,不管犯人有没有射精。那么,问题来了,精液是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据,没有这东西,办案人员就只能从其他方面着手。聪明的女人会记住嫌犯的某些私处特徵,或抓伤嫌犯身体,这样可以帮助办案人员尋找证据。办案人员可认从现场导找嫌犯可能留下的体毛或唾液,借以核对DNA。总的来说,办案人员在取证上会比较困难。

闺蜜瑞芳的朋友杨子二十岁时处了个比她大十几岁的离异男人,父母坚决反对,无奈杨子沉迷于男友的温柔体贴和百般呵护中不能自拔,最终还是嫁给了他。

其次,施暴者在对女性施暴的时候,可能会亲吻女性的身体,亲吻的时候,对方嘴巴里的唾液也是携带对方的DNA的,逃脱施暴者掌控后,应第一时间前往公安机关,并配合技术人员,提取证据。

孩子放下戒心,把于庆对她的所作所为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好在垃圾桶已经几天没清理,警察带走了所有的垃圾回去化验,才坐实了于庆强奸幼女的罪名。原来于庆怕女孩怀孕,每次都采用体外排精,也亏得杨子这人比较邋遢,不常搞卫生、收拾房间,才得以使证据保存下来。

如果施暴者戴了安全措施,那么建议携带施暴者丢弃的使用过的安全措施,去公安机关报案。

原来,在杨子跟于庆倒班时间,于庆在家里对双胞胎动了邪念,抽空就对老大进行猥亵或者强奸,就在前几天还把老二打发出去买东西,把老大留在家里,给了几块零花钱,连哄带骗诱奸了一次。

床榻上有散落的黑色头发,琳琳的头发早已经染了金黄色,所以一定是歹徒在施暴过程中留下来的。

派出所立即派了治安联防队员以及一名干警,迅速出动。不到二十分钟,就把报案人的女儿以及嫌疑人三儿,用警用三轮摩托车拉回了派出所。分别隔离讯问。同时又邀请了乡卫生院的妇产科大夫,对女童身体进行了检查。

老任不动声色:那就拿出来吧。我知道,你干这事儿也不是第一次了。很有反侦察能力嘛!说说,为啥放在袜子里呀?……

一个企业的老总,有天晚上招待客户,他叫刚上班时间不长的女大学生小A陪同。酒足饭饱,送走了客户。老总在酒店开了个房间,说还有事,让小A到房间去。进了房间,老总借着酒劲盖脸,就开始说疯话。小A见势不妙,想离开房间。老总把小A按在床上,扯开女孩的衣襟,又脱了自己的衣服。小A拼命反抗,脸上被打了两巴掌。老总敞着怀去亲小A,小A情急之中在他的胸口狠狠咬了一口。男人护疼,一下子松开了手。小A乘机爬起来,打开房门逃了出去。

象手指头抠人家的鼻子,手指头没事,鼻子会没事吗?鼻子有没有抠过的痕迹,鼻有没有肿胀?鼻子上有没有手指印?有遗留的汗毛没有?这些都可以作为证据的。还有视频照片、对话记录等,都可以作为证据的。

起诉到法院。

哪知道一次大女儿的一句话,打破了看似宁静祥和的生活。

三儿嘴硬的很。一直不承认他犯了案。审了一个多小时,口供一会儿一个样。逐渐向自圆其说靠拢。气得一个年轻干警要用警棍儿揍他,被所长喝止了——指导员老任回来了。

嫌疑人猝不及防,顺口答道塞到我袜子里面了。突然就满头大汗,浑身发抖了。

当然,这种事情希望永远不会发生。最好能提前预判,身上准备一瓶辣椒水,防狼喷雾,保证自身安全。

只要是有性接触就会留下痕迹,不限于体液,现在的刑侦及DNA检测技术可以提取极微量的毛发、汗渍、皮屑等等的物证进行分析鉴定比对。

展开阅读全文

肠道病变会出现哪些迹象?

上一篇

32岁想改行学做水电工,可以做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强奸者犯罪的时候没有释放体液,拿什么证据可以定对方的罪?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