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是一代明君,为何遭到后世子孙的嫌弃,牌位差点被扔出太庙?

由于明朝侍奉的太庙牌位已满,嘉靖帝为了满足私欲,确实是差一点就把朱棣的牌位给请出太庙,不过不是因为嫌弃,而是因为其他原因。

嘉靖把目光落到了明仁宗朱高炽牌位上,心想“这丫当了不到一年的皇帝就挂了,把他移出去正合适”。就这样嘉靖把朱高炽的牌位移了出去,把父亲的牌位放了进去。

参考资料:《明史》

其实这件事还要从嘉靖帝前面的明武宗朱厚照说起,朱厚照可以说是明朝最会玩也是最爱玩的皇帝了,为了玩甚至连朝都不上了。

双方就这样僵持不下,反正朱厚熜就一个办法,你不按我的来,那大不了我就不入京城。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毕竟诏书都发了,人也都到了京城外边儿了,杨廷和他们不可能因此再去选个新的皇帝。

宋朝有个皇帝宋英宗赵宗实,他的情况和朱厚熜十分相似。他也不是宋仁宗的亲生儿子,却继承了宋仁宗的皇位。

当嘉靖说出准备将朱棣的牌位给请出太庙的时候,朝中的大臣就差直接撞柱明鉴了,追封自己父亲为皇帝已经是不可能之可能了,现在又要将朱棣的牌位给请出去,这如何能同意?

既然明太祖朱元璋不能移出家庙,第2个远一点血缘关系就是朱元璋的儿子朱棣了。

因为“皇明祖训”有“兄终弟及”这么个规矩,所以兴献王作为明孝宗的弟弟,继承帝号,也勉强说得过去。

毫无疑问,明成祖朱棣绝对算是明朝历史上,除朱元璋之外最有作为的帝王。至于明成祖朱棣的牌位差点被请出太庙,其实是谣传,原因在于朱厚熜想要将自己父亲的牌位摆进太庙,但遭到了朝臣们的反对,不得已只得让父亲取代朱棣享受明堂祭祀,而将朱棣的庙号从明太宗改为了明成祖,使其与朱元璋一起享受郊祀。此事还从明世宗朱厚熜时期的“大礼仪之争”说起。

最后还是太后出面,依了朱厚熜。

朱厚熜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在将兴献王定为皇帝这件事上,大臣们是极力反对的,因为朱厚熜本人就是继承朱厚照的皇位,朱厚照上面还有一个明孝宗朱佑樘,这哪里还有兴献王的位置。

因为自古都有一个规定,凡是庙号里面带有祖的,那就一定不能请出太庙,这个办法也成功保住了朱棣的牌位。

诺,就是这么一件事。

朱棣的所有子孙,都是因为朱棣的出现和存在,他们才来到人世的。

话说嘉靖将生父追封为皇帝之后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太庙的正殿牌位满了。

继位后的嘉靖帝为了证明自己是正统继位,于是便想尊自己去世的父亲兴献王朱佑杬为帝,这让自己登基也算是名正言顺了。

于是他又想了个办法,即将朱棣的庙号由明太宗改成了明成祖,这样一来朱棣也能享有万事不祧的待遇了,而被移出入祧的乃是明仁宗朱高炽的牌位!

这就是嘉靖帝差点将朱棣的牌位给请出太庙的来龙去脉,不得不说嘉靖帝不像是在做皇帝,而是在做自己,什么事情都愿遵从本心并进行实践。

就算从朱厚照的父亲那一脉筛选也无从下手,因为朱厚照还是一个独生子,连个兄弟都没有,最终只有将目光放在了其爷爷朱见深那一脉上。

不过也有网友认为这也是嘉靖帝的高明之处,如果直接提出将朱高炽的牌位移出太庙,那大臣们自然是不同意。

但这里有个前提,那就是庙号称祖者,因为开创之功,享有万事不祧的待遇。也就是说,明太祖朱元璋是不能移的。那么自然就轮到当时庙号为明太宗的朱棣了。

正德十六年明武宗朱厚照在豹房中驾崩,起因是朱厚照外出玩水,不幸落入水中喝了几口水,虽说捡回半条命但却落下了肺炎的病根,所以对于他的去世众臣并不意外。

嘉靖帝是出了名的不按常理出牌,为了自己的利益还真是差点把老祖宗朱棣的牌位给扔出太庙。

登基之后的朱厚熜,这时候应该叫嘉靖了。按原本礼部的规矩,嘉靖是按照“兄终弟及”的原则继承于明武宗,所以他应该自动归属于明武宗一脉,由此来保证皇室嫡系血脉的一个正统性,不然姓朱的都能当皇帝了。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明君,其牌位差点被后世子孙扔出太庙,这是为什么呢?

因此,朱棣驾崩后,他的宝贝儿子明仁宗朱高炽就给他上庙号“太宗”。

嘉靖为什么要扔掉朱棣的牌位呢?这要从朱厚熜当皇帝说起。

死了之后大臣们发现厚照没有亲兄弟也没有子嗣,谁来接班成了问题。

不过,虽然开国皇帝距离现任皇帝关系最远,但由于开国之君功劳最大,有“万世不祧”的权力,因此最先“被祧”的只能是第二位皇帝。似乎明成祖朱棣被挤出去也在情理之中,嘉庆帝为了避免自己这一世系的祖宗被迁出,便将其庙号改为了“成祖”,使其同样享受“万世不祧”的权力,从而将仁宗的牌位迁出。

为啥?因为朱棣距离他比较远,而且朱棣这哥们做的事情的确有些不堪入目,把他踢出去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要么怎么说人的贪心都是无限的,给你一块糖那就会想要第二颗,嘉靖帝就是这一类型,既然能把父亲追封为皇帝,那能不能将父亲的牌位给立到太庙里面呢?

朱棣出不去,选谁更合适呢?

凡是称祖的皇帝都有一个特权,那就是不得被移出太庙,毕竟开国皇帝被移出太庙这种事也着实不像话。

但是,朱棣的成就仅在明太祖朱元璋之下,而且,如果不是朱棣发起靖难之役,他朱厚熜也没有机会当皇帝。

但还有一项规定,那就是开国皇帝不能移出去,也就是庙号带“祖”的不能移出去,这叫“万世不祧(tiao)”。

朱棣的牌位差点被子孙扔出太庙?这件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还的确发生过。要扔掉朱棣牌位的主人公,就是著名的修道皇帝朱厚熜。

明朝的皇帝传到嘉靖这一代,早就超过九位了,嘉靖皇帝如果要想把自己父亲的神位放进太庙,就要先从太庙中移出一位,那么该把谁的牌位移出去了呢?礼制中的宗法制度有规定:“亲尽则祧”,意思就是与现任皇帝亲缘关系远的皇帝牌位,可以放到太庙后面的偏殿中单独供奉。按照这个制度,谁和嘉靖皇帝亲缘关系最远就应该把谁移出去,但是开国皇帝朱元璋的神位肯定是不能移出去的,作为开国皇帝,享受“万世不祧”的待遇。除此之外,当时太庙里还有朱元璋父亲的神位,虽然他没当过皇帝,但也是朱元璋亲自追封的,朱元璋把太庙中七个位置增加到九个,就是考虑到他父亲的因素,所以这个也不能动。

但奈何古时有“礼有以多为贵者,天子七庙”的说法,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太庙中只能有7位皇帝,因此除了开国皇帝以外,其他皇帝都只能按照亲疏关系的原则进行安排,而嘉靖皇帝又想要把自己父亲的灵位放进去,自然要从中拿出来一个。按照关系的亲疏来看的话,朱棣就是属于比较远的那一个,也自然就成了首选。也就有了现在的:朱棣遭到后世子孙的嫌弃牌位差点被扔出太庙,要说这也不算是朱厚熜的嫌弃,也只是按照古时的说法照做罢了。嘉靖皇帝选择这样做,自然不会被大臣们所认可,虽然说朱棣的血缘关系到这里已经淡了许多,但是他所创下的那些壮举可都是实实在在的。

因为数量是不变的,所以嘉靖死后,想要入太庙就得移出一个牌位到偏殿,称之为入祧。而该移走谁也是有规矩的,其必须得是按照亲疏关系由远及近的移走,也就是说离移辈分最高的那位。

最终大臣们将目光锁定到了朱厚照堂弟,兴献王的儿子朱厚熜,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修仙皇帝嘉靖皇帝。

这就是明朝为何会有两个祖。

大臣们不同意,嘉靖就和大臣们杠上了。嘉靖的意思是不封老爷子为皇上,这皇帝老子不当了,嘉靖撂摊子不干了。

根本是胡说八道嘛。

朱厚熜打算把朱棣的牌位弄出去,把自己生父的牌位弄进来。

所以不管是在明朝,就是在历史上,朱棣的功绩都觉得是靠前的,但就是这样一位皇帝,他的牌坊差点被后世的嘉靖帝给请出太庙,这是遭到嫌弃了吗?

找来找去就找到了厚骢,厚骢是厚照的堂弟,符合“兄终弟及”这一说法,就这样天上掉馅饼砸中了厚骢,厚骢稀里糊涂当了皇帝。厚骢就是历史上的嘉靖皇帝,嘉靖当了皇帝后就不糊涂了,反而比谁都清楚。

众所周知的,一般来说一个皇朝建立以后,前两个皇帝,一个是太祖,一个是太宗。建文帝被朱棣给嚯嚯了,自然当不起明太宗这个谥号。那明朝就没有太宗了吗?不是,明朝是有太宗的,就是后来的明成祖朱棣。这事说起来还是嘉靖老道干的损事儿。嘉靖之前朱棣的谥号一直是明太宗的。到了嘉靖的时候。嘉靖之所以当上皇帝,是因为明武宗朱厚照把自己玩儿死了,还没有儿子继位,就让嘉靖捡了漏了!

那么这和朱棣又有什么关系呢?

说朱厚熜这个名字好像大家不是很了解,但是提到嘉靖皇帝,估计就无人不知了。这哥们二十多年不上朝,一直躲在后宫修仙,结果差点被宫女给活活勒死。

明成祖朱棣的牌位不是差点被扔出太庙,而是确实被请出了太庙。放在了烑庙,跟明太祖朱元璋一起成了万世不烑之君。当然也不是因为嫌弃,而是因为其他原因。

而前面咱们都说过,朱棣一代雄主,更是他们这一脉的开创者,嘉靖想着如果因为自己搞的这一出,而将其移出了九庙,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不仅自己下黄泉不好交代,更会给这些大臣以口实。

这是妥妥的尊崇啊。

移出谁的牌位也有规定,那就是移出和自己血缘最远的那一位,按规定来说,明太祖离嘉靖血缘最远,过去250年了。

△张璁:皇上我支持你

如果朱厚照有儿子还好,完全可以按照规矩立嫡长子为储君,但这朱厚照却是三十一岁了连个孩子都没有,继承人问题成为了朝中最大的问题。

并且再将兴献王朱佑杬追封为帝后嘉靖帝又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将自己父亲的牌位立于太庙当中,这下自己才算是真正的名正言顺。

1、第一回合:明世宗和张璁败北。正德十六年(1521年)五月七日,毛澄按照杨廷和的意思,率领大臣上奏,认为皇帝应该遵照汉定陶王、宋濮王两例,以明孝宗朱佑樘为父亲,而以兴献王朱祐杬为叔父。杨廷和紧接着上书,表示支持毛澄的意见,并将持有不同意见者视为“奸邪”,“当斩”,或黜为外官。而进士张璁也上书表示,汉哀帝、宋英宗虽然是定陶王、濮王之子,但那是因为汉成帝和宋仁宗无子,因而将两人立为皇嗣,并养于宫中。而明孝宗却是有明武宗这个儿子的,乃是兄终弟及,不应该遵循前例。虽然明世宗比较支持张璁的意见,奈何张璁此时刚刚考中进士,虽然在礼部任职,但并没有实权,而明世宗也是刚刚继位,皇位还未坐稳。杨廷和则早已是内阁首辅,且有拥立之功,双方力量并不对等。于是,在杨廷和等大臣的攻击下,张璁最终被调到地方为官。

在亲征蒙古小王子获得胜利以后,朱厚照对亲征就上瘾了。一听说朱宸濠造反了,他那叫一个兴奋,立刻带兵亲征。结果王阳明不太体谅领导的心情,居然提前把朱宸濠给平定了。

此时大臣们长出了一口气,以为从这就消停了。大臣们未免高兴太早了,还没完,嘉靖又提出了新问题,那就是把他父亲的牌位移到太庙里祭祀,这时候大臣们犯难了。

令人发愁的是朱厚照虽然去世了,但因为事情太过于紧急所以直到临终都没定好下一任皇帝人选。

不过,他的牌位差点儿被移出太庙倒是真有此事。

不过嘉靖这脑袋瓜确实灵光,他来了个曲线救国。他先是将自己生父,老兴献王追封为帝,是为献皇帝;生母也成了皇太后。这样一来,他嘉靖就不是什么藩王继位了,而是有着正统皇室血脉。

从理论上说,应该是建文帝朱允炆。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一玩就玩出事了,有一天在水上捕鱼,朱厚照不幸落入水中,不会游泳的他自然是多喝了几口水,但最后还是被救上来了。

朱厚熜是明武宗朱厚照的堂弟,他是以过继给朱厚照的父亲明孝宗朱佑樘为子的身份继承大统的。

同时,一旦自己前面的皇帝超过了九个,便要遵循“三昭三穆,亲尽则祧”的规矩。也就是说,当太庙供奉的皇帝位置不够了,那么便将离现任皇帝关系最远的先祖牌位请到偏殿(称为“祧庙”)供奉,这被称为“被祧”。

比如大臣们为了正统,让嘉靖改口叫厚照的父亲,也就是他的伯父朱佑樘为皇父,要他称其父兴献王朱祐杬为皇叔,显然大臣们想降低嘉靖的身世。

想要扔出朱棣牌位的是明朝第11位皇帝——明世宗朱厚熜,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嘉靖皇帝。

明世宗朱厚熜乃是明宪宗朱见深子孙,兴献王朱祐杬之子,也就是明孝宗朱佑樘的侄子,明武宗朱厚照的堂弟。正德十六年(1521年),明武宗朱厚照去世,因其死后无子,其母张太后和内阁首辅杨廷和商议后决定,朱厚熜继位为帝。

这还不算完,嘉靖十七年的时候,嘉靖皇帝又给自己的生父追尊庙号为“睿宗”,等到嘉靖二十七年,嘉靖又打算把他生父的牌位供入太庙,但是这就牵涉到一个问题:太庙里供奉先帝神位的位置不够了!按照周礼中“天子七庙”的礼制,从周朝以来,太庙只供奉七个皇帝的神位,中间是开国皇帝,两边各有三个是继任的皇帝,等到明朝开国的时候,朱元璋把这个规矩稍微改了一下,为了将自己的父亲也供奉到太庙里,就将太庙供奉的位置增加到了九个,如果继任的皇帝超过了九位,那就只能从中挑出去放到偏殿里。

就这样嘉靖帝把自己的父亲兴献王朱佑杬尊为明睿宗,将自己的母亲蒋氏定为太后,此事就这样告一段落。

“想降低我的身世,没门!”嘉靖要为他父亲争荣誉。父亲有面子,自己也就有了面子,嘉靖提出要为父亲追封皇帝。

最终杨廷和等人终于妥协,让朱厚熜以侄子的身份继承了皇位。第一步成功以后,朱厚熜再接再厉,他要把自己的生父称之为皇考,将他的牌位送入太庙之中。

嘉靖帝在从封地前往京城的时候就做好了打算,在快要抵达京城的时候嘉靖帝并没有直接入京,反而是要求将诏书上的皇太子继承改成嗣位继承。

朱棣一生东征西讨开疆拓土,真正做到了天子守国门,马革裹尸还的最高境界,说他是一代明君名副其实。

那么该选择谁呢?朱厚照、朱佑樘这些近亲自然是不能动的,最上面的开国皇帝朱元璋自然也不能动,于是嘉靖帝就把目光瞄向了排在第二位的皇帝明成祖朱棣。

朝中的大臣刚开始还有意见,但后来是只字不提,因为知道提了也没用,索性不浪费口舌,至于朱厚照三十多岁还没有子嗣,大臣们也都是懒得操心。有一次宁王谋杀朝廷命官骑兵造反,朱厚照看这是一个外出游玩的好机会,立马决定御驾亲征。

枝叶哪有嫌弃根本的道理?

不移出朱棣的牌位总得找个理由吧?毕竟朱棣庙号不带“祖”字,当时朱棣的庙号为“太宗”。

讲真厚骢是历史最幸运的皇帝,为何这样说呢?原来厚骢根本没有当皇帝的条件。首先他父亲不是皇帝,不存在“父死子继”这一说,他父亲是兴献王朱祐杬。

这种情况下,就应该是祧与朱厚熜亲缘关系最远的朱棣出去了。

而在嘉靖之前朱棣其实是称明太宗的,虽说凭借一己之力直接将后世皇帝改为自己这一脉,但其实力还不足以称祖。

但嘉靖帝不仅没有沦为傀儡皇帝还成为历史上少有的二十多年不上朝还能把持朝政的皇帝,其中跟他早期的大礼议之争息息相关。

朱厚照把自己玩死了,朱厚熜就搞起了大礼议事件。

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事。

明世宗一听,这个主意好啊,于是便也要求为自己的父亲上庙号,并且享用明堂祭祀。朝廷顿时一片哗然,心想皇帝你也不能太过分吧,明世宗于是便去问严嵩,严嵩则成了墙头草,他表示明堂乃是祭祀太宗的,不过祭祀自己父亲似乎也没问题。结果,朱厚熜没能等来明确支持自己的大臣,反而等来了坚决反对的,户部侍郎唐胄明确表示放着周礼不学,跑去学什么汉唐宋乱七八糟的东西。

朱厚熜选了一大圈,觉得朱元璋不能踢,这是开国老大,朱厚照也不能踢,没有这个堂兄,他也做不成皇帝。思来想去,他就打起了朱棣的主意。

朱厚骢之所以能当上皇帝,沾了他堂哥朱厚照没亲兄弟没儿子的光了。朱厚照就是历史上的明武宗,厚照在31岁时因纵欲过度而死。

这还得从明朝嘉靖皇帝时期的“大礼仪事件”说起。

当嘉靖帝把这个想法告诉大臣们后,这些大臣们面色铁青就差直接血溅当场了,有完没完了?追封你父亲为皇帝我们都忍了,现在又想对太庙下手了?

凡朝廷无皇子,必兄终弟及

不过,说到太庙,是有后世子孙把朱棣的庙号改了,改啥了?朱棣之前的庙号是“太宗”,被改成“成祖”了。

朱厚熜当了皇帝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要跟大臣们论一论自己是以什么身份登基称帝的。是以朱祐樘儿子的身份,还是以他侄子的身份?这件事很重要,也就是著名的大礼议事件。

因为按照《礼记.王制》中的说法,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大祖之庙而七。

△此时的睿宗还只能和孝宗挤一块

朱棣被后世子孙嫌弃这事儿估计不存在,要不是他起兵靖难,抢了侄子朱允炆的帝位,他后面这些姓朱的,谁能当得了皇帝?而且论能力,论作为,后世子孙们哪个能比得上他?

所以朱棣的牌位是万万不能被弄出去的。为了不把朱棣弄出去,大臣们还给朱棣上了一个新庙号:成祖。庙号带个祖,那就不能被踢出去了。因此明朝有两个祖,一个太祖朱元璋,一个成祖朱棣。

杨廷和当年还想给朱厚熜一个下马威,结果自己却吃了大亏。从第一步开始退让,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可惜事已至此,一步踏错,满盘皆输。

朱棣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四个儿子,明朝的第二个皇帝,史称明成祖。

但朱棣从朱允炆手里夺了江山,为了彰显自己得位的合法性和正义性,就革除了建文朝,不为建文帝编写单独的实录,不给建文帝上庙号,取消建文纪年,改为洪武纪年,自居明朝第二代皇帝。

这还要从“大礼议”的主角嘉靖皇帝说起,由于正德皇帝朱厚照生前没有子嗣且无亲兄弟,等他暴毙而亡以后,按照“兄终弟及”的祖训,朱厚熜便以近支堂弟的身份继承皇位。等他登基后,在议定朱厚照谥号以及生父的主祀和封号问题上,与大臣们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大臣们希望他尊奉明孝宗朱祐樘(朱厚照亲爹)为正统,把自己的生父(兴献王朱祐杬)当做叔父的关系来对待,也就是相当于让他过继给自己伯父朱祐樘,还不许他认亲爹,祭祀时对其亲生父母要自称“侄皇帝”。

扫兴而归的朱厚照,只好一路游山玩水,结果在玩水的时候不小心船翻了,这哥们被捞上来的时候,就剩半条命了。送到京城以后,直接参加了自己的葬礼。

朱厚熜即嘉靖帝非常的精明,白给我一个皇帝虽然说的好听,但手中肯定没有实权,于是嘉靖帝就跟大臣开始了一场为时三年的“大礼议之争”。

而从这里也看得出来,嘉靖对于朱棣乃是敬畏,而不是嫌弃,不然他也不会为其改庙号了。

编修《明睿宗实录》那没有问题,但把睿宗牌位请入太庙,有些困难。

于是大臣们就把想法上奏给了皇上,嘉靖一看奏折笑了,心说“这些大臣们终于开窍了!这些大臣在嘉靖“大礼仪之争”时、也就是追封老爸皇帝封号的时候,大臣们极力反对,嘉靖一怒之下打得大臣们屁滚尿流。

可怜当时的大臣,刚送走了一个朱厚照,现在又来了一个更难对付的朱厚熜,于是在历史上鼎鼎有名的仪礼之争就开始了。

朱厚熜要将自己老爹的牌位请入太庙,按照“亲尽则祧”的原则,就必须把与自己亲缘关系最远的一位神主祧出去了。

朱棣当政期间开创了“永乐盛世”,明朝的水军在当时居世界一流,相比之下,当时的海上霸主荷兰、西班牙的水军根本不值一提。

总而言之,嘉靖凭借一己之力,硬是将兴献王族,搞成了兴献皇族。不过其实也没多大区别,毕竟明孝宗也没啥直系亲戚。只是,这让杨廷和等一众大臣彻底失去了权威性。嘉靖这个半路出家的皇帝,正式成为朝堂的主导者,这才是“大礼仪事件”的本质所在。

在明世宗朱厚熜之前,明朝已经历经了明太祖朱元璋、明惠宗朱允炆、明太宗朱棣、明仁宗朱高炽、明宣宗朱瞻基、明英宗朱祁镇、明代宗朱祁钰、明宪宗朱见深、明孝宗朱佑樘、明武宗朱厚照十位皇帝,其中明惠宗朱允炆和明代宗朱祁钰没能进入太庙。

朱棣是“遭到后世子孙的嫌弃”了吗?他的“牌位差点被扔出太庙”吗?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雄才大略,功绩卓著的皇帝,朱棣的牌位居然差点就被扔出太庙了,到底是为啥?

嘉靖最终赢得了“大礼仪之争”的胜利。

朱厚熜把明仁宗朱高炽祧出来放进后殿,将自己的老爹“睿宗”请入了太庙。

当时太庙里面有七个位置到了朱厚照这里已经满了,意思就是如果嘉靖要想把自己父亲的牌位放到里面,那必须从原有的牌位中请出来一个。

正德皇帝朱厚照,在历史上也是个比较奇葩的皇帝,他特别喜欢玩。因此皇宫根本困不住他,他总能化妆成普通人,在民间游玩。

“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礼记·王制》)

△朱厚熜:我必须让老爹进太庙

大臣们一想,朱棣是一个了不起的明君,把他移出家庙不合适,这会被老百姓耻笑和辱骂。

这让大臣们的反对声音少了很多,毕竟相比较朱棣来说,朱高炽虽说也有能力,但论影响来说还是差了一些。

继承皇位除了“父死子继”之外,还有一说叫做“兄终弟及”。既然厚照没亲兄弟没子嗣,就在近亲属里找一个继承人吧。

朱厚熜本人是兴献王朱祐杬的儿子,当时只有15岁,却已经是朱厚照活着的众多堂弟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了。

即皇帝家的太庙正殿中要供奉七个祖宗,为开国之君(一般是太祖)和三对父子。

眼看嘉靖帝是铁了心要把自己父亲立于太庙当中,大臣们就开始想办法怎么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毕竟虽说朱棣距离他们年代久远,但如果没有他就没有他们这一脉的皇帝和朝臣。

△嘉靖十年后其实已经空出了一个位置

俗话说,没有根本,何来枝叶?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在快要抵挡京城的时候大臣建议让朱厚熜按照皇太子的礼仪来继承皇位,所以理应尊朱厚照为皇考即皇父,至于嘉靖帝生父兴献王则应该被尊为皇叔。

他作为朱棣的子孙后代,为啥非要把朱棣的牌位扔出太庙呢?他对朱棣真的有很大的成见吗?这件事还要从他堂哥正德皇帝朱厚照说起。

大臣们绞尽脑汁,突然灵光一闪:“人是活的,牌位是死的,朱棣庙号不带‘祖’,让皇上追封一个不就行了。嘉靖能追封他父亲为皇帝,难道就不能追封朱棣吗?”

于是在太后和当朝首辅的同意下,兴献王朱佑杬的儿子朱厚熜被选为皇帝,根据血缘关系来算的话朱厚熜还是朱厚照的堂弟。

把“太宗”改成“成祖”,这是嫌弃吗?

朱厚照虽然没有亲兄弟,但是有堂兄弟啊!

嘉靖帝也显然没想到群臣对此事这么激烈,但其内心还是想把朱棣的牌位给请出太庙,毕竟按血缘关系来讲的话两人最为遥远。

当时按照礼部的计划,朱厚熜是以太子的身份继承皇位,所以首先要按照太子礼仪,从东华门入,居文华殿,然后登基继位。而朱厚熜不答应,他说我是来当皇帝的,不是来当太子的。你们应该按照天子规格接待,我得走正门,居正殿。

最终还是太后和首辅出面这才让嘉靖帝先行进入京城,但这事到这并没有停止,反而因为嘉靖帝成功登基而开始变得更加棘手。

于是杨廷和等大臣按照“兄终弟及”的原则,在藩王之中,挑选了年仅15岁的兴献王朱厚熜。

既然朱棣的神位动不得,那朱棣之后,与嘉靖亲缘关系最远的就是明仁宗朱高炽了,而且朱高炽在位的时间比较短,没啥太大的影响力,所以,朱高炽的牌位就被嘉靖给移了出来,然后就顺理成章的把自己生父兴献皇帝的神位放进了太庙。

“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礼记·王制》)

开国皇帝朱元璋自然是不能动,后面的皇帝跟嘉靖的血缘也都比较近,唯一一个远一点的就是明太宗朱棣了。

朱厚熜显然是明朝最聪明的皇帝,他一出场就开始跟明朝文臣斗争,一辈子把文臣们玩得团团转。自己则安稳地独坐钓鱼台,谁也管不着他。

最后还真是想出了一个办法,自古都是开国皇帝称祖,其后皇帝称宗,饶是李世民有如此文治武功最后也是一个唐太宗。

在嘉靖和大臣僵持不下的时候,嘉靖就拿出了杀手锏令锦衣卫杖打那些反对的大臣,其他大臣看到这一幕后也都不敢说话了只好认同。

在明朝的臣民眼中,每天都是盛世,每一位都是明君,这才是真理。为此只能按照年限来选择把谁踢出去。从时间上来说,朱高炽自然是最吃亏的,所以就把他弄出去了。

感谢阅读,看完的朋友记得点赞、关注二连哟,历史喵在此谢过诸位啦~

朱厚照喜欢在豹房睡觉,后宫那么多美女,他一个都看不上,他更喜欢那些畜生。结果问题就来了,这直接导致31岁的朱厚照,一个儿子都没有。

朱棣的排位确实差一点就被扔出了太庙,但不是因为遭到后世子孙的嫌弃,而是跟历史上发生的一件事情有关,那就是曾经在明朝嘉靖年间发生的大礼仪之争事件。正德十六年享年31岁的明武宗朱厚照驾崩,但因其名下没有儿子,朱厚照的母亲便和群臣商量以“兄终弟及”的方式让他的堂弟继承皇位,考虑到多种因素最终选择了嘉靖弟朱厚熜。原本以为朱厚熜会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可谁成想这竟是引狼入室,朱厚熜在拥有了足够的权利以后便开始实行专政,张太后也无法管教。

不过,明世宗显然是个极为孝顺的孩子,他还是不太死心,总想着给自己老爹再上个庙号。于是,嘉靖十七年(1538年)四月,已经致仕的扬州府同知丰坊上书,投其所好的请求“复古礼,建明堂。加尊皇考献皇帝庙号称宗,以配上帝。”明堂和郊祀乃是古代极为重要的两个祭祀活动,郊祀是祭老祖宗朱元璋的,而明堂祭祀按周礼则是祭祀太宗的,不过在汉、宋、唐时都有皇帝祭祀自己父亲代替太宗的先例。

于是,为了让朱棣的牌位仍留在太庙,朱厚熜改朱棣的谥号为“启天弘道高明肇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庙号则改为“成祖”。

只是没想到势头十足的宁王很快就被王阳明给抓住了等待朱厚照的审判,朱厚照一看宁王被抓住就只能班师回朝,玩心大发的他就决定放了宁王,这样就可以继续南下游玩了。

但嘉靖的大臣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其他,连忙上奏希望嘉靖帝追封明太宗朱棣为明成祖,嘉靖帝哪里不明白这些人的小心思,但还是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结果大臣们得知这个消息以后,一个个都要自尽,为啥?因为没有朱棣发动靖难之役,哪里有你在这儿做皇帝呢?

但嘉靖帝就是一直不妥协,认为自己的父亲兴献王理应追封为皇帝,这样也就没有人质疑他得国不正了。

一句话,朱棣自承为明太祖朱元璋的正统继承人、为明朝第二位皇帝。

嘉靖当了皇帝以后,就想把自己的老子送到太庙里。但是太庙是有名额限制的,而且名额已经满员了。嘉靖想塞他爹进太庙,就得弄一个出来。但是太庙供奉的那几位都比他爹这个追封的野皇帝分量重。后来嘉靖跟几个大臣一商量,就把注意打在了还是明太宗的朱棣身上。

但是大家也都知道嘉靖的决心和手段,一不小心可能命就没了,于是大臣们就想到一个万全之策,就是将明太宗朱棣的庙号改成明成祖。

总结:文臣们以为选了个软蛋,谁知道招来一个祖宗。

明朝的第二代皇帝是谁呢?

明世宗朱厚熜赢得了“大礼仪之争”后,便给自己的父亲兴献王上了尊号“皇考恭穆献皇帝”,不过皇帝的尊号好上,但想要再为其上庙号入住太庙,就算你再孝顺也是不可能的。因此,明世宗只得安排了一个单独的世庙祭祀。

明朝开国皇帝为明太祖朱元璋,这一点,是没有任何异议的。

这里给大家解释以下,历史上在皇家宗庙里,这个牌位是固定数量的。大多数时候是七个,即一祖三昭三穆,也称天子七庙。

答:说“朱棣遭到后世子孙的嫌弃”绝对是胡说八道,说“牌位差点被扔出太庙”更是哗众取宠、骇人听闻。

朱高炽是朱棣的儿子,他继承了朱棣的皇位以后,只做了8个多月的皇帝就挂了。虽然开启了仁宣之治的盛世,可是他做皇帝的时间也太短了。

这里的“祧”指的是远祖庙,皇宫一般有家庙和祖庙之分,近血缘亲属祭祀在家庙,远一点血缘关系都移到了祖庙里祭祀。

不过没关系,朱元璋当年对这些事情早有预见,在“皇明祖训”已经立下了规矩。

也就是说,明太祖朱元璋、明太祖朱元璋的高祖父德祖朱百六的神主是不能动的。

朱厚熜是个孝子,他的老爹兴献王朱祐杬已经死了,他就推尊他为“兴献帝”,并追谥为“知天守道洪德渊仁宽穆纯圣恭俭敬文献皇帝”,并把牌位请入太庙,庙号为睿宗。

没有继承人的朱厚照,只能眼巴巴地把皇位传给自己的堂弟朱厚熜。朱厚照没有兄弟吗?对不起,还真的没有,他老爹朱祐樘是个标杆丈夫,一辈子就找了一个媳妇儿,史上皇帝中唯一一位,所以子嗣也就凋零了。

感谢阅读,如果觉得文章不错,就给文青点个关注或赞吧,感谢~

而朱棣的排位险些被移除太庙也是朱厚熜所为。朱厚熜继承帝位后想追封自己亲生父母的尊号,但首辅杨廷和一些旧臣却认为他应该改换父母,双方僵持不下,这才引发了长达三年半的大礼议之争,朱棣的牌位也差点因此被移除太庙。

昭是指父亲,穆是指儿子,三昭三穆,说的是三对父子。

难道是朱棣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让他们感到羞耻、感到抬不起头,所以对这位先祖心生怨恨,从愤怒,转化为厌恶,从而把他的“牌位扔出太庙”?

△明世宗朱厚熜

著名的“大礼仪之争”,皇帝与大臣先后交手三个回合

虽说性命暂时保住了但却落下了病根,由于肺部太多积水从而导致引发肺炎,再加上当时的医疗水平有限,朱厚照就这样丢了性命。

最终嘉靖帝看无法从朱棣下手,那就从明仁宗朱高炽下手,就这样朱高炽的牌位就被请了出来,接着太庙里面就放了明睿宗也就是兴献王的牌位。

原来太庙有规定,只能供奉9个排位,现在太庙牌位已满,嘉靖要把父亲的牌位放到太庙里,必须把太庙里的一个牌位移出去。(注意不是扔出去,而是放在后庙里祭祀)。

不过有一说一,朱棣的功绩还是非常厉害的,先是多次攻打蒙古让蒙古各部落对明朝心服口服,再接着就是开启大航海时代,让明朝的经济彻底登上一个高峰。

那么,朱棣与朱元璋并称祖,就成为了“万世不祧”之君。

不过,“亲尽则祧”的原则里,又有一个规定:被祧的只能是“宗”,祖是“万世不祧”的。

明朝的制度供奉的是九位皇帝,由于建文帝被朱棣开除,景泰帝不被明英宗朱祁镇承认,朱厚熜即位时,庙里已经供奉了第一代皇帝明太祖朱元璋、第二代皇帝明太宗朱棣、第三代皇帝明仁宗朱高炽、第四代皇帝明宣宗朱瞻基、第五代皇帝明英宗朱祁镇、第六代皇帝明宪宗朱见深、第七代皇帝明孝宗朱佑樘、第八代皇帝明武宗朱厚照,以及明太祖朱元璋的高祖父德祖朱百六,一共九个神主。

杨廷和等大臣原本以为朱厚熜年纪尚小,父亲老兴献王也早已经故去,没有什么背景,应该会比较听话。可谁知道啊,这小孩儿虽然年纪不大,但心智却极为成熟,有着自己独立的想法。刚到京城,就给众大臣来了个下马威。

很多人认为明太宗之所以会变成明太祖,乃是因为明世宗朱厚熜想要将父亲牌位放进太庙时,太庙中的牌位已满,为了避免朱棣的牌位被挤出去,便将其庙号从“明太宗”改为了“明太祖”,从而使其享受开国皇帝才会享受的“万世不祧”。其实这种说法并不正确。

《大明风华》的热度还没褪去,看过这部电视剧的,对朱棣是怎么当上皇帝的,怎么治国安天下,都有大致的了解了,虽然电视剧是演绎的结果,但也是根据史料改编的,细节上有所改动,大致上也就那么些事儿。朱棣的功绩不用多说,大明王朝所有的皇帝中,除去开国皇帝朱元璋,其余的能被称得上“明君雄主”的,也就朱棣一人了。

明朝遵循周礼而设太庙,而根据《礼记·王制》的规定,“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大祖之庙而七”,也就是说,太庙正殿中只允许摆放自己七位先人的牌位。通常正中间的是开国皇帝,两侧则为其余六位皇帝。(注:明宪宗时明朝太庙正殿供奉牌位便达到了九个)

两方势力对此都是不愿意退上一步,对大臣们来讲嘉靖帝理应尊朱厚照为皇考,但对于嘉靖帝来讲不能因为要当皇上而将父亲定为叔叔。

说实话嘉靖帝的开局并不算太好,一个被太后和大臣拥立起来的皇帝大多改变不了成为傀儡的事实,毕竟首先名分是个问题,还有就是实权问题。

大臣们自然反对:“你父亲本来就不是皇帝,只是一个王爷,你当皇上都是沾了厚照无子的光,凭什么把你父亲封为皇帝呢?”当然大臣们不敢如此直截了当说。

我们知道,“祖”字和“宗”字是“祖宗”一词的拆分,在古代,是用来特指帝王的祖先的。

嘉靖帝也是一个不安分的主,他觉得自己既然当上了皇帝,那自己的父亲就要做太上皇,自己的母亲就要做太后,不过这在当时是不可以的。

(网络配图,侵权删除)

后来是谁把“太宗”改成“成祖”的?

△左顺门惨案:不听话的全部挨揍

他还组织人马编修了一部《明睿宗实录》。

朱厚熜可不想步宋英宗后尘,所以他刚开始就跟杨廷和这帮人摊牌了,他是以朱祐樘侄儿的身份继位的,可不是他的儿子。你们要是不答应这件事,那他这个皇帝就不做了。

△明宪宗时便开始实行九庙制

于是便先找一个影响力深厚的皇帝下手,第一次肯定是不会成功的,但第二次那些大臣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这时大臣们傻眼了,国不能一日无君,“行行,你有种,听你的吧,”大臣们屈服了。就这么着,嘉靖的老爷子成了皇帝,墓葬也改称了帝陵。

所以,朱棣的神位差点被扔出来,并非是遭到后世子孙的嫌弃,而且,被扔出的可能性仅仅存在于理论上,实际上非但没有被扔出来,他的地位还被抬高了。

是明朝的第十代皇帝嘉靖帝朱厚熜。

嘉靖从小学习礼仪对这些事门清,大臣们可骗不了他。

朱棣的牌位差点被扔出太庙这件事,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而且也并非是嘉靖嫌弃他才将他的牌位扔出去的,而是因为嘉靖要把自己生父的牌位放进去,但是太庙里供奉祖宗牌位的位置有限,必须要请出去一个,才能在进来一个,挑来挑去,就挑到朱棣头上了,这就是明史上著名的“大礼议”事件及后续影响。

这次“大礼仪之争”事实上不仅是旧阁臣集团与新进士大夫之间的冲突,而且也是新皇权与旧阁权冲突,同时也是正统程朱道学(理学)与新兴王阳明心学的冲突,因而影响极大。而且,这也是明朝中后期君臣关系恶化的开端,内阁首辅杨廷和被罢免(后削为民),而廷杖中更是直接打死17人,朱厚熜虽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却也恶化了君臣关系。

从明太宗到明成祖,朱厚熜费劲心思想让父亲进入太庙

既然朱元璋和他父亲的神位不能动,剩下的皇帝神位,也就朱棣的亲缘关系与嘉靖最远了(明朝第二位皇帝朱允炆的神位没进太庙),所以,如果非要把自己的生父神位放进太庙,理论上嘉靖应该把朱棣神位移出去,但是,理论归理论,能不能还是另外一回事。因为朱棣的皇位是通过非常规的方式得来的,虽然他也是朱元璋的儿子,但是他却是通过造反的手段获取皇位的,相当于以“小宗”继承“大宗”,而嘉靖同样也是以“小宗”继承“大宗”,这点他俩还是有点类似的,只不过方式不一样而已。

然而,这仅仅只是前菜,朱厚熜还有大招没放呢!

但太庙自古都是只能放七个,到了朱元璋这里虽然将其改成九个,但这依旧不够用,如果嘉靖帝要想把自己父亲的牌位放置其中,那么就必须将其中一个人的给请出来。

对于大臣们的这种要求,朱厚熜不肯接受,他坚持认自己的亲爹,并要追封自己的亲爹为皇帝,然而他的这种要求,以内阁首辅杨廷和为首大臣们也坚决反对,你来我往的争执不断,由于君臣之间谁也不肯让步,这一争议持续了三年之久,最终嘉靖皇帝朱厚熜用强硬的手段,迫使大臣们屈服,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给自己的生父上尊号“皇考恭穆献皇帝”,改称明孝宗朱祐樘为“皇伯考”。

可如此一来就有个问题,那便是明太宗朱棣岂不是永远没有在明堂祭祀露脸的机会了?朱棣毕竟是朱厚熜这一世系的,如果没了他,那么明朝的皇帝就应该是建文帝朱允炆这一世系。于是,朱厚熜便在《明堂或问》中明确表示,朱棣功兼创守、再造社稷,应该也称祖,不仅在太庙中“万世不祧”,还应该和太祖朱元璋一起,二祖并列享受郊祀,于是明太宗就变成了明成祖。

题外话:朱棣牌位被请出太庙系谣传,朱厚熜早已为父亲挤出了位置

这位提问问题的网友,似乎是想引导读者往靖难之役上联想,以为朱棣是造反派,从侄子朱允炆手里夺取了江山,不厚道,所以子孙后代引以为耻。

再后来在大臣们一致的阻拦下,并有一些朝臣表示誓死捍卫朱棣的灵位,这才保全了它的位置。并将朱棣的庙号改为“成祖”,也彻底断绝了朱厚熜的想法。但是太庙总归要腾出一个地方的,于是嘉靖皇帝便把目光放在了明仁宗身上,鉴于明仁宗在位短短一年,个人又没有太大的壮举,于是嘉靖皇帝就做主将其灵位搬到了别处,这才换上了自己父亲的牌位,这件事也告了一段落。

3、第三回合:明世宗与张璁大获全胜。嘉靖三年(1524年)七月,明世宗在左顺门召见群臣,宣诏称生母章圣皇太后之尊号去“本生”二字,结果因为群臣反对而留中不发。事后,何孟春、杨慎等感觉事态严重,于是召集大臣231人(《明史》称229人)全部跪于左顺门外,向明世宗朱厚熜示威。明世宗多次命令引礼监太监劝退群臣,但大臣们已经抱定了“仗节死义”的决心,仍然死谏不退。明世宗大怒之下将134人收监,对五品以下180余人施以廷杖。九月,张璁与礼部尚书席书及桂萼、方献夫等奉诏召集大臣于阙右门辨议大礼,这次张璁等人大获全胜,最终以明孝宗为皇伯考,昭圣皇太后为皇伯母。生父兴献王为皇考,生母章圣皇太后为圣母,明武宗朱厚照为皇兄,庄肃皇后为皇嫂。

唐胄这一招把明世宗气的不轻,不仅将唐胄下了大牢,还亲自写了一篇《明堂或问》,表示自己决心已定,父亲必须明堂祭祀、称宗袱庙。于是,经过长期斗争,朱厚熜于同年九月,为自己的父亲追尊庙号为“睿宗”,不过此时的睿宗还不能享受单间待遇,而是和明孝宗朱佑樘同庙异室。直到嘉靖二十年(1541)四月北京太庙因大火烧毁,历时数年重新建造成功之后,明世宗这才亲自动手给父亲争取来了一个单间。

而明朝多了两个,变成了一祖四昭四穆。在嘉靖之前,加上其生父献皇帝,刚好九个。(建文帝和景泰帝没有入太庙)

可是太庙里从朱元璋到朱厚照,已经有7个人了。再往里面放,按照汉朝时期的做法,就必须要把其中某个人踢出来。

△朱厚熜为了让老爹进太庙费尽了心思

经过三年的死磕,大臣们学乖了,学会主动为皇上找理由想办法了,就这么着嘉靖下令追封朱棣为“成祖”,朱棣一下子从“太宗”升格为“成祖”,意思是说带“祖”字不移出,我让朱棣带“祖”字,就这样朱棣牌位避免了被移出太庙。

2、第二回合:双方打了个平手。嘉靖二年(1523年),张璁与桂萼、胡铎互相辨析大礼议。同年十一月,桂萼上疏,重提此事,明世宗于是在次年正月要求再次廷议,并于四月召张璁、桂萼至京师集议大礼,行至凤阳,奉敕“不必来京”,遂还南京。当时,明世宗已经下诏称孝宗为皇考,兴献帝为本生皇考恭穆献皇帝。结果张璁和桂萼等再度上书,认为应该去掉“本生”两字,否则会让后世认为朱厚熜乃是孝宗之子。不过,张璁等人毕竟是少数,而支持杨廷和一派意见的则多达“八十余疏二百五十余人”(《汪俊传》)。嘉靖三年(1524年)五月,张璁、桂萼奉召至京,结果立即遭到朝中大臣的弹劾,甚至面临被捕杀的威胁。不过,在明世宗的支持下,两人不仅没有被杀,反而被晋升为翰林学士,专门负责处理礼仪问题。

就此大礼议之争以嘉靖帝完胜大臣而宣布结束,不得不说能向嘉靖帝这样将朝臣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皇帝在历史上还真的不多见。

如果朱元璋在地下看到自己大明朝的历代皇帝,恐怕第一个抽的就是朱棣,原因无他,在他去世没多久朱棣就南下造反了。

朱厚照撒手人寰还好,真正为难住的是这些大臣,朱厚照玩了这么多年连个子嗣都没有,皇位该让谁继承都是一个问题。

历史上,皇帝庙号中通常只有开国皇帝才会称“祖”,而此后的皇帝则普遍称“宗”。朱棣其实也是一样,其驾崩后最初的庙号是太宗,例如《明实录》中便没有《成祖实录》,而只有《太宗实录》。那么,明太宗怎么会变成明成祖呢?这就要说到“大礼仪之争”的结果了。

可是这件事遭到了群臣的反对,因为宋英宗是以宋仁宗儿子的身份继位的,其中反对声音最强的就是曹太后。你父母成了皇帝皇后,那把我往哪儿搁?因此宋英宗和群臣吵吵了四年之久。这件事还是没搞定,四年以后宋英宗挂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既然朱棣不给挪,那证明一件事,群臣再次做出了妥协,他们答应把朱厚熜的生父弄进太庙,把其中一位皇帝给弄出去了。

正德十六年,即公元1521年,明朝第十位皇帝,明武宗朱厚照驾崩。原本按规矩呢,皇帝死了,太子继位。但尴尬的是,朱厚照他没有儿子,也就是”绝嗣“。更惨的是,他是独子。他老爸明孝宗是个情种,不搞什么三宫六院、佳丽三千、独宠张皇后一人。也就没能给朱厚照留下兄弟。

“遗诏以我嗣皇帝位,非皇子也。”

朱棣牌位留了下来,“要想把老爸的牌位放到太庙里,必须要移出一个”,移出谁呢?

得逞以后的朱厚熜,现在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选一个皇帝踢出去。总不能小公鸡点到谁就选谁吧?所以思来想去朱厚熜,朱厚熜最终选择了朱高炽。

如果没有朱棣通过造反的方式得到皇位,他的子孙都不可能当上皇帝,当然也包括嘉靖皇帝朱厚熜,因此,从这种角度来说,朱棣也算是他这一支帝系的“太祖”了,所以,朱棣的神位非但不能动,而且还应该更加的稳固,因此,嘉靖重新追尊朱棣为“成祖”,将朱棣的地位抬到跟朱元璋一样的高度,享受“万世不祧”的待遇。

换句话说,他应该要认认明孝宗为父,在牌位上尊其为皇考。可是嘉靖他不愿意,他觉得生父是谁那就该叫谁爸爸,明孝宗只能是他伯父。

也就是说,在嘉靖十年(1531年)之后,明朝太庙正殿中其实只剩下了八个牌位,朱厚熜想要将自己父亲的牌位放进去并不会再将任何人挤出。但直到嘉靖十七年(1538年),朱厚熜才为父亲争取到庙号,可见期间仍然产生了争端,而原因便是前文提到的朝臣反对。

不过虽说这段仪礼之争闹得沸沸扬扬,但不可否认的是嘉靖帝在其他方面还是做得挺好的,只是不知道如果朱棣泉下有知会怎么看待这个差点将他牌位给请出太庙的后代。

△严嵩:我是墙头草

这就是说,宋英宗是有自己的亲生父母的。等到他做了皇帝以后,自然希望把自己的亲生父母追封为皇帝和皇后。

当然不是扔出太庙,朱棣的功绩在哪儿摆着呢!他嘉靖还没资格敢把朱棣扔出太庙。他也不配!但是嘉靖这孩子脑回路清奇啊,脑子一转既然不能扔出去,那就请出去吧!既然朱棣功绩那么高。咱就不让他当宗了,跟朱元璋一样,去当祖去吧!于是就给朱棣改了谥号“明成祖”,然后把朱棣的牌位弄到了烑庙,跟朱元璋一起受万世供奉去了!

我们也都知道,对于帝王来说,通常,开国皇帝的庙号为“太祖”(或高祖),第二代皇帝的庙号为“太宗”。

其他皇帝或多或少都做了几年,这哥们连一年都没做完。你的贡献再大,也只是宣传上的事情,哪个明朝的官员,敢说自己朝代的皇帝不伟大?所谓的仁宣之治,也是我们后人给的评价而已。

也就是说,在嘉靖帝继位时,明朝太庙中事实上是摆放着九位皇帝牌位的,除了以上八位之外,还有明德祖朱百六的牌位。事实上,朱厚熜早已为父亲的牌位挤出了位置,“(嘉靖)十年正月,帝以庙祀更定,告于太庙、世庙并祧庙三主。迁德祖神主于祧庙,奉安太祖神主于寝殿正中,遂以序进迁七宗神位。”(《明史》)

当时里面的七个牌位分别是朱元璋、朱棣、朱高炽、朱瞻基、朱祁镇、朱见深、朱佑樘这七人。

双方又是僵持不下!

要知道,朱元璋有二十几个儿子,但他的心思,是要把帝位往朱标、朱允炆这一脉往下传的。

虽说嘉靖帝在后期开始沉迷道教喜欢长生修仙,还因为这点差点被宫女们勒死,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宫女谋害的皇帝。

就因为朱棣横夺了江山,朱棣的后世子孙才享了福,才有机会当上皇帝,他们感激朱棣还来不及,嫌弃朱棣?不可能的;把朱棣的“牌位扔出太庙”?也是不可能的。

事情是这样的,过继而来的朱厚熜不答应变更自己的身份,也就是和已经去世的朱厚照称为名义上的兄弟关系而非堂兄弟,如此一来,自己当上了皇帝,那么按照朱厚熜的理解,他的父亲应该被奉为太上皇,也就是“皇伯考”。而仅仅有一个称号是不够的,大明朝的太庙里历来摆放着先皇的牌位,既然一切都顺利成章,那么朱厚熜的父亲的牌位自然也应该在里面。

但不可否认的是嘉靖帝的帝王术真的是得心应手,数十年中不上朝,却依旧可以让朝廷运行,这份能力属实厉害,就是用不到正经地方。

此次大礼议之争对嘉靖帝来讲算是受益良多,先是确定了自己正统的地位,接着就是打压了那些明武宗的旧势力,极大的加强了中央集权从而不被大臣摆布。

由于朱厚熜是入继为帝,因此在议定兴献王主祀称号时便发生了争议。内阁首辅杨廷和认为,既然朱祐樬是入继为帝,那么理应认明孝宗朱佑樘为父亲,而应该称亲生父亲兴献王为叔父。进士张璁和侍郎王瓒却坚持认为,虽然朱厚熜是入继为帝,但显然不是明孝宗的儿子,因此不应该称明孝宗为父亲。结果王瓒被杨廷和调去了南京。

△杨廷和表示:你得把你爹叫叔叔

这下该将谁请出太庙呢?嘉靖帝这下提出将明仁宗朱高炽的牌位给请出太庙,这下大臣们算是彻底没话说了,毕竟朱高炽在位不到一年,将他移出太庙也是合情合理。

这下是让嘉靖帝撂挑子不干了,我来的时候可是说的好好的让我当皇帝,现在还没继承皇位就给我来了一个下马威,这怎么能行?于是嘉靖帝便在京城的郊外拒入京城。

文/秉烛读春秋

展开阅读全文

一喝水,尿就多,这是代表肾脏好还是不好呢?

上一篇

入手一对文玩核桃,需要注意什么问题呢?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朱棣是一代明君,为何遭到后世子孙的嫌弃,牌位差点被扔出太庙?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