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因无知而糟蹋的珍贵古玩,你小时候糟蹋过几件?

小时候家里很穷,那有什么珍贵的古玩可供我们糟蹋?能吃饱肚子,就是最大的愿望了。
到了小学四年级,老师要求大家写毛笔字——仿纸往麻纸下一衬,在麻纸上照着描就行了。一张仿纸上有九个大字: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排成三行,每行三个字。字与字之间的空隙,用小字笔写上毛笔字。这样,一篇仿纸就做成了。
写仿纸就得有笔、墨、纸、砚。前三种都有了,砚台却没有着落——以往哥哥姐姐们上学时,是拿块瓦片将就的。到我上学时,那块瓦片找不见了。没有砚台,不能写仿纸,就得挨老师的训。找了块烂玻璃代替砚台,一不小心,墨汁全洒在仿纸上了。半下午的辛苦全白干啦!气得我嚎啕大哭。
恰好二舅舅来了。问明情况,他把家里的一块砚台送给了我。据说是外公年轻的时候住买卖——也就是在票号里当小伙计。发生战乱,票号里的掌柜的和伙计们死的死,逃的逃。铺子也被烧掉了。外公在残垣断壁中捡回了这块掌柜的用过的砚台,据说是光绪和慈禧逃难时途经总号,他俩手下的人在总号里问大掌柜的要了些银钱。把砚台就赏了掌柜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多少年后是分号的掌柜用上它了。
砚台的正面是些花纹,像老年人手背上的皮肤皱纹。中间刻着一个花瓶样的图形是光滑的。花瓶口儿是个弧形的凹槽,可以盛放墨汁。砚首刻着仿宋德寿殿犀纹砚几个楷体字。
背面刻着几行字:砚研理犀通灵纯仓玉质为瓶形数其典兮德寿与我怀子守口。落款另起一行:乾隆御铭。还有两个图章,不认识。
因为背面和侧面有字,老师说它是四旧。得破了!问题是捣烂以后,我就没有用的砚台了。于是就想了个办法,抽空儿就按住砚台,在石头上磨背面的字。磨掉了,四旧不就破了?
所幸的是不到一个月,这个老师就被村里的党支部书记看中,当大队的团支部书记去了,不当民办教师啦。新来的老师不注意这些细节,我也就不用每天两手黑糊糊的按住砚台磨了。
不幸的是经过几次搬家后,这块砚台找不见了。我后来是在网上偶尔乱翻时,看见了有人拍卖这样的歙砚——起步价8万。回家寻找,不见了!
知识就是财富呀!无知还不可怕吗?

好了,这是我幼年的际遇,并没有弄坏过珍贵的东西,相反把它从火焰山边上偷了回来。

斗换星移,砚池在我父亲谢世后可能被弟弟拿走了,但这本字帖却一直陪伴着我,如果有朝一日死了,交代儿子不要随便弄丢了,他当然知道这个故事。

老姥姥活了108,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我六岁多去老姥姥家,她屋子里装饰特别老派,就是带帐子的雕花床,不过床不大,也就能睡两个人,不像现在都是2米大床。梳妆台和床很明显是一套的,镂空的花纹都一样。窗户下两个雕花大箱子,床边两个大箱子,我老姥姥变戏法一样从里面拿布料衣服还有好吃的,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料,就觉得冰凉凉的,让我妈给我拿回去做夏天衣服。还有藕荷色的那种肚兜,半大孩子的旗袍,我穿着大应该是十来岁孩子穿的。其他的忘了,记得最深的就是肉罐头,还有大苹果。后来这些东西都没有了,问我妈,我妈说早给了人了,你那时候小又不能穿。

老一辈几十枚军功章,和当年部队发的装备,家里孩子多,同学们也多,谁去了也拿着玩?最后都丢失了,一枚一件也没留下?成了终身的遗憾……

久而久之,一传二,二传三,一箱对联的绸缎被我撕扯完了。从此,晚辈对长辈也不再亲热了。

至于那条铜船,它早已经参与了国家建设,至于是一颗子弹还是一个电座,我也无从知晓,要怪只能怪那个忠于职守的人,或许远一些遐想,这可能是它的命运,它的归宿……

令我十分动心的有三件,一件随形端砚,带木盒子的,砚池表面有一个穿蓑衣戴斗笠的人从一个水洞里走过,水洞那边山清水秀,只知道很有味,有意境。砚池底下刻着一首诗:

底刻道光24年甲辰秋月什么人镌刻,原来有名有姓的,因为和我没有交集加之年幼,把它忘了。

万仞云山撼上游。

不过假若当年不被糟蹋,到了六十年代中期“红卫兵”破旧立新时,也逃不过那些小将们的\”法眼\”,以及他们的“革命”手段。

老爸是新四军离休老干部,小时候就知道家里存了一些银元、像章、古玉和金锁、金镯和银烟嘴、象牙打火机、象牙筷子、解放前的美军牛皮公文包等等,还有几瓶五粮液茅台酒竹叶青,清楚记得茅台酒瓶上还有毛主席语录。92年母亲去世后,95年老爸找了个农村保姆。2012年老爸去世后,保姆年纪大了也没地方去,我们让保姆在家住着看家。2018年政府准备拆迁,我们回家一看,家已经被保姆搬空了,古玩字画自然是不翼而飞,就连冰箱空调电视机和桌椅板凳床都被保姆一扫而空。麻痹的。

我妈妈说16 7岁的时候去北京清理护城河,他们挖出来了一个箱子,里面有翠绿翠绿的一对小鱼形状的耳坠,还有以前清朝女人戴的长指甲,还有戒指,什么的。当时他们太小,受破四旧的影响都觉得这些东西特别脏,结果来了个老头,拿着糖和烟从他们手里把那一箱子东西都换走了。还有6几年,我们这发大水,我姥姥家以前家境富裕,当时的陪嫁的值钱的都装在手饰匣子里,发大水那年,我姥姥一个手夹着我小姨一个手夹着首饰匣子,结果一个浪打过来,我小姨被卷走了,我姥姥扔了匣子赶紧去捞我小姨,就这样把匣子弄丢了。

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立四新”,哪四旧搞不蛮清哒,反正是“封资修”吧?那时我还小,一次散学后,到公社去看热闹,好家伙,木菩萨做一焦(火),旧书子做一焦,铜菩萨做废旧回收,好多好多好家伙,就是怕拿得。

哦,晚上十点多了。平常早入了睡。

我们村年龄比我大的读初中的大孩子,那时沒有用钢笔(自来水笔),是用毛笔,为了写字方便,使用的是墨盒。而墨合是需要绸缎放在墨盒中吸水,并将墨锭敲碎放进去,加上水,等墨泡融后,才能起到打开就用的作用。

1966年八月,县城里的红卫兵到我们这个集镇来“破四旧”。我们当地的领导们给集镇居民开了会,要每个家庭都要先在自己家里清查,把那些带有旧文化特点的东西,不论是饭碗,家具,衣服,被单,书籍等等,只要带有封建色彩的东西全部销毁。只要是上面印有龙凤图案的,写有福、祿、寿.禧之类语言的,都不能留。当时我己十四岁,也参加了会议。散会回家后,由于父亲不在家,我和母亲连夜将家里的带有龙凤图案的被单用红染料染红了,将家里的饭碗.茶壶上的图案用红漆盖住了(红染料及红漆都是当天晚上急买的)。在处理完这些东西后,母亲想起家里还有几本书。当时我虽然还不太大,但《西游记》《三国演义》都已看过了,并且家里还有这些书籍。在母亲的劝说下,我极不情愿地拿出来在灶门口烧掉了。当然被烧的还有别的书籍,为这事,我还心疼了好几天。但家里最难处理的还不是这些,而是两个青花瓷香碗。听爷爷说,这两个香碗很有些年头了。出于好奇,我曾多次把香碗翻过来看。在香碗底部有一个方形的青色印章,写的是篆书,经过很长时间努力和向别人请教,我知道了印章写的是大明宣德年制,两个香碗的印章是一样的。这两个香碗一个大一个小,小的是个圆筒状的,上下一般粗,高约五六寸,粗约四五寸。大的口上是荷叶边,粗约七八寸,一个大肚,底部又收小,高大约也有四五寸。由于当时也沒用尺量过,我所说的数字是我根据器物的形状估计的。当时这两个香碗在我家早已没有任何迷信意义了,是在厨房用来盛菜盛饭的炊具。只因它的名字叫香碗,所以再刼难逃。当天我把它们藏在猪圈里,第二天红卫兵来后,虽然一家一家检查过,但终究沒发现这两个香碗。这样过了约两个星期,在外工作的父亲回来了,发现香碗还在,就叫我晚上拿出去甩了。我把这两个香碗甩在街外的垃圾堆上。第二天上午我去看还是好的,当我下午去看时,已不知被谁砸碎了。其实当时以及以后很多年我也不知那种瓷器叫青花瓷,是电视打开了这扇窗户,跟电视上的介绍一比,我估计那两个香碗应是青花瓷。现在时光已过去了几十年,心中虽有遗憾,但也不怎么纠结,过去了的就过去了,一切终将归于自然。

现在跟我妈一说起来,我妈就后悔的慌,说就算不值钱,你老姥姥送的那个情意也不该给弄丢,那时候都没想过。

这些对联是爷爷收藏起来留给后人的珍品。爷爷是当地有名的文化人,我在《我的一篇#寻访家乡文化#老家的村口,有一座闪耀着清代文化遗迹的字库》中已有介绍,他特别钟情于诗、词、古文。并且是当地清朝末期至民国中期有名的笔杆子。特别擅长于为受害人写状子。我家又是辈辈书香门第,这样有古文知识的爷爷收藏的东西想必是有一定的文物价值。

爷爷在我出生前三年就已经去世了,父亲离开时我们都还很小。母亲每天忙碌着为我们姊妹四人的衣禄而操劳,无暇顾及家里的“小事”。小孩无事时总是好奇,爱翻弄家里的东西。

从此后,这箱对联时时闪现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永远留在我的梦中和记忆里!

(原创)题主提出的这个问题,使我回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情,至今在梦里也常常后悔不已。

为了证明我没说谎,在床上临屏写文章,也在床上临屏拍摄,好在它压在我枕边的书藉里。

另一个是一只铜舟,舟中有三五只鲤鱼。有渔女立船头撐篙,篙下有斗笠朝天,形状逼真生动,篙中空,末端带鸭嘴状,我单纯幼稚的头脑,以为渔女要拿这根带鸭嘴的船篙,到水里去叉鱼的,父亲笑道,你是饿伤了,只晓得呷。……那是一盏油灯,船里倒上清油(茶油),棉制灯芯通过中空的船篙,直达鸭嘴,夜晚照明,点上鸭嘴上的灯芯,剔灯花的时候,灯花落在向天的斗笠里面,用嘴吹掉,不落在油里。

这方砚池,后来说给父亲听,他老人家说石头形状不刻意加方正,谓之随形;渔人披蓑戴笠入水洞谓之武陵渔父,你们今后还会读到《桃花源记》的,就是那个故事。

后面一句不记得了。

端子石头名士砚,

按辈分,我虽人小,但在村里是长辈。不知他们怎么知道我家有对联,而且又知道对联的两端是用丝绸表装。于是,向我索要那上面的绸缎。他们需要这个东西,喊长辈喊得实在亲热。于是,我悄悄地背着母亲和哥哥姐姐,将这绸缎撕下来,拿给他们泡墨盒。

还有一件是一本字帖,《褚遂良哀册真跡》。这个倒知其大概,因为先父在我幼年时,规定我临帖,什么柳公权颜真卿都临过,也听说过褚遂良大名,今日见他老人家的真跡,左右一望趁人不注意塞进书包里去了。磨磨蹭蹭想得到那条铜船,无奈看守甚严,厚着脸皮找看守讨要,他坚决不肯,态度不好令人生厌,讨价还价要那块用木盒子装起来的暗红色石头,找借口说拿回家作磨刀石,那人不好做绝,一犹豫被我拿起一溜烟跑了。

资阳西去有浮邱,

孙子孙女外孙子外孙女出生都得到过她赠送的小玩意,我都是重外孙女了,是第一个重外孙女,我哥出生都没得到什么,我出生的时候老姥姥靠一双小脚从她住的村子走到了我爸家,那时候邀请的只是她的儿子们两个舅姥爷,没想到隔天她自己找上门去了,一路上走走停停听说还坐了别人一段驴车,特意赠送了一对银镯子,做工特别精致,上面刻画着花纹,还有一对也不知道是金还是铜铃铛,一枚玉戒指。玉戒指是上面一个方的刻着字的,现在想想可能是印章,做成戒指的样式方便携带,刻的字是什么就不知道了,可能是篆体字我也记不住,六岁的时候还有呢,六岁我家盖房,拆屋后就找不到了,后来我爸起猪圈找到了那对银镯子。那时候的人也不知道这些古物件值钱啊,我妈收起来后又找不到了。

记得孩童时,我家有一箱对联,这些对联上下有约一尺、右右约有一寸(?)左右的绸缎装表,两头各有一根鸡蛋粗细的精制木棒装订,到了需要的时候,可以直接取出来悬挂。按照稍长时分析,那些对联写的什么因当时还没有起蒙,概不知道。想来应该是有一定文物价值的老古董了。

我老姥姥是地主小姐,裹得小脚,嫁给了成分好的我老姥爷这个贫下中农,虽然老姥姥家很多东西包括土地被国家没收了,但是老姥姥还是有不少的好东西,六台樟木箱子,特别沉得八个人用扁担挑着抬进门,而且她还有很多小玩意,据说结婚那天,村里人都说老姥爷娶了一个大家闺秀真正的大小姐。

有一天,我翻箱倒柜时,惊奇地发现,竞然有一箱卷成筒状的东西,打开一看,红纸两头还有精制的木棒,上下左右还是用蓝色的“布”装表,真是新奇不已。

我爸家挖地也是挖出很多铜钱,拿绳子串起来好几大串,让收破烂的几块钱收走了。还有一个定瓷罐子,上面的花叶子都带金边,也让收破烂的十几块钱收了。

一朋友的真事,60年代,敦煌。都6 7岁。整天围着大佛疯跑,无意中发现在佛像后面的开关,有古钱,圆的珠,手饰,还有好多叫不来名字的东西。几个小孩乐坏了,约法三章,谁都不许往外说,包括父母! 每个人分好多铜钱,还有园珠珠 ,每天忙着扎鸡毛键,打圆珠子。没了,几人约好一起在去分,去过5 6 次,就搬家走了。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立即删除。我家对联装表比以上图片精致若干,仅以此图略表对联之意,请见谅!

时间过得也真快,转眼间我也步入了古稀之年,一想到当年糟蹋这箱文物,真是后悔莫及,这也是我小时候糟蹋的我家最有价值的一箱文物了。

74年出生,小时候为了喝姥爷的秘方药活生生的把姥爷的一个犀角印章喝没了!然后又学表哥们打弹弓,为了练准把姥爷家的各种明清的掸瓶,帽桶,姥爷的小瓷药瓶统统打碎!幸好那时我爸爸是三十大多才有的我…没人敢惹我!姥爷过世时给舅舅和三个姨妈留了几坛子银元和几十个金镏子!

展开阅读全文

老公26岁不求上进,守着一份月收入五千的工作,有房贷,还要养孩子,你会怎么做?

上一篇

电瓶车电瓶只有正负极,为什么控制器那里有三根线?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那些因无知而糟蹋的珍贵古玩,你小时候糟蹋过几件?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