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见到过什么样子的场面,让你至今无法释怀?

strong>一个年仅四岁的小女孩被遗弃在医院里,癌症晚期令她痛不欲生,但是她不敢哭。身边的人说,只要你不哭,爸爸就会接你回家。可怜的小女孩为了让爸爸接她回家,她咬住嘴唇,强忍疼痛,就是不让自己哭,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偷偷躲在被子里啜泣,这是我在医院见过的最无法释怀的场景!

丈夫有些不悦,口气中有明显的生硬,说这种木质的东西你怎么吃得了?

于是,我老婆就和我商量:反正我们刚打开的这罐奶粉儿子也吃不了,放几天也会变质,不如就送给她们家吧,看着她们也挺不容易的!

医生温柔的扒开李雪思的衣服,看到她肚子上术后的疤痕,轻轻地摁了摁她的肚子,轻言安慰她,“乖一点,这样爸爸看到了就来找你的,乖乖的喔。”

期间医生多次找我们谈话,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因为我儿子的情况太严重,他们也没有把握治好!

在医院里,原本女子一家是准备借到钱把医院的钱结清以后就出院,结果好心的医生帮她们申请了救助金,解了她们的燃眉之急!

在女儿小的时候,刚出满月,因为肠胃问题住院了,在那里我看到了很揪心的场面!

我女儿当时住的是普通病房,所以一个房间里有两张床,临床是一个稍微大点的孩子,有六七岁的样子,他是紫癜住院的,由姥姥照看着,父母离婚了,爸爸压根儿就没来医院看过孩子,母亲来过两三次,打扮非常时尚,要不是姥姥介绍,我真的不敢相信她是孩子的妈妈,太年轻了,太时尚了,不像有孩子的人,孩子妈妈每次来了都会给小男孩儿买各种车的玩具,小男孩儿很乖,玩着车,很满足的样子,孩子姥姥看看男孩儿,嘱咐孩子妈妈看着点,便去卫生间洗衣服去了。男孩儿妈妈便顺势往病床上一躺,要么抱着手机,要么化着妆,和小男孩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小男孩儿玩着玩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到了妈妈包里的零食自己吃了起来,趁妈妈不注意,或者说妈妈压根儿没关注他,她只顾着抱着手机,时而笑一声,可能在和新男友聊天吧,等过了一会儿,孩子难受起来,病情开始发作了,皮下出血,可是把孩子姥姥吓坏了,赶紧叫来了医生,一问才知道是吃错了东西,于是医生护士一顿忙活,这时孩子妈妈也害怕了,当得知孩子是吃了她包里的零食时,姥姥气得直骂她:一天天就知道臭美!就看一会儿孩子都看不好,屁眼儿大都能把心拉出来!!!好在最后小男孩儿转危为安了,当时在一旁的我也是跟着紧张,孩子的事儿无小事啊!

这天早上,老人在锅炉边煮猪食,旁边的小男孩告诉老人说他的肚子饿,于是,老人走到房间里摸出两个鸡蛋放到煮猪食的锅里去煮!

女子是个90后,她和丈夫婚后相继养育了两个孩子,为了补贴生活,她的丈夫去了外地的工厂上班,而她则是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工厂里做零工,一边照顾孩子一边挣钱!

因此,那一天接种疫苗的人特别多,我和我老婆从早上的10点多钟就去到疾控中心,结果在那里排队排了两三个小时,等我们接种完毕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5点多钟!

整只手掌修补完毕后,医生从男孩的肚子上开了个口子,让小男孩把手术过后的手掌放进去温养!

我和老婆正有说有笑的做饭,突然客厅里传来一阵尖叫声,是我儿子发出来的,我们吓了一跳,赶紧跑到客厅,结果发现我父亲正扒拉着我儿子的衣服,看样子是在找什么。

一位主治医师拿着李雪思以前的化验单和结果看了看,跟记者说,“肾母细胞瘤,脊椎转移了,导致她无法站立,这个癌症很痛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一般骨转移,时间不会很长,关键是一个痛,无法形容地痛,人生的最后阶段能在父母的关爱下,那是最好的……。”

我忽然心里涌上一阵悲哀,为那个能干、善良、美丽的病友。

没事的时候,我们在一起闲聊。

在医院里,我亲眼看到那个女子为了救他的孩子付出了怎样的努力,那样的行为让我感动,我无法想象,一个柔弱的女子,身体里怎么就蕴含了那样伟大的力量!

工作人员知道后上前查看李雪思,只见当时的李雪思是醒着的,不哭不闹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问她爸爸去哪儿了?李雪思说,“爸爸上厕所去了。”

我和老婆带着儿子回到家里,我父亲接过我儿子,抱着他在沙发上玩,然后我和我老婆就钻进厨房里,准备晚上的饭菜。

结果,两天以后,当小男孩哭着喊手痛的时候,老人解开了毛巾,结果当场吓得坐在地上,因为小男孩的手掌被烫伤的部位起了很多水泡,而那些水泡破裂以后,整只手掌竟然长到了一起!

好心的医务人员为了安慰李雪思说,“只要你不哭泣,爸爸就可以接她回家。”

隔壁的病房里有个小男孩儿,六个月多一点,长得非常可爱,胖乎乎的,眼睛毛茸茸的,小脸蛋鼓鼓的,小手胖的全是坑儿,小胳膊小腿儿胖的分成了好几段,没事儿的时候,我们喜欢逗逗他,一逗就笑,特别招人喜欢!孩子妈妈说,孩子得的是肠梗阻,马上要手术了,这么小的孩子,真是遭罪啊,但没办法,有病就得治病啊!后来小男孩儿顺利地进行了手术,因为照顾孩子,彼此都很忙,就没向往常一样闲聊,可是有一天晚上,我们被一阵撕心累肺的哭声吵醒了,原来是小男孩儿过世了,我还纳闷呢,不是手术了吗?怎么过世了呢?后来一打听,是孩子妈妈在孩子手术后没多长时间,孩子哭闹,她的奶也不多,孩子吃不饱,孩子早在家时就加辅食了,孩子妈妈给孩子喂了半个鸡蛋黄,就是这半个鸡蛋黄要了孩子的命!我没敢去安慰孩子妈妈,因为这时候什么安慰都无济于事!

人生在世,总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磨难,但是,不管在什么时候,我们一定要相信,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不抛弃,不放弃,就一定会有希望!

我赶快离开,快步回病房。

李雪思被转到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的儿科,医生再一次评估了她的病情,医务人员都在摇头、叹息,“如何条件可以,整体来说,肾母细胞瘤整体治愈率是比较高的,在80%到90%,发生转移后,情况就差了,晚了,太晚了!”。

可悲的是,李雪思不知道,她这辈子再也见到她日夜思念的弟弟了,因为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倒计时了,病情越来越恶化,不得不要转去别的医院治疗了。

而小男孩的父亲在小男孩刚做第一次植皮手术的时候就回去工作了,因为实在是没有钱用了!

又过了一会儿,医务人员喊她们进去做检查。我看到两个年轻时女人,从两边架着她到了门口,小姑娘的右腿几乎不会动。

病友给我的启示是:一个人的生命实在太短暂了。如果再遭遇意外,就得被迫提前退场。女人,人到中年,千万要善待自己,在经济条件许可的范围内,尽可能让自己生活得更好一些。有钱,不要舍不得为自己投资。

这样的画面,永远定格在我的心中。

病友是丈夫陪着来的,她被诊断出了癌症,已经转移了,本人还不知情。

要不然,我们奋斗了那么多年,意义何在呢?

可是在这样的痛苦中,看到那个年轻漂亮的病友,我们依然有隐隐的惋惜。

2003年我在一所三甲军队中心医院老干部科,这个科室以收治军休干部为主,很多病人都是参加过红军长征,新四军皖南事变过来的老革命,绝大多数都是师以上干部,经济条件自然很高,子女大多也是职业好,收入高,不存在看不起病,交不起医疗费,更何况离休老干部全额报销,即使个别“年轻”点没赶上离休,那也是师以上干部退休的,退休金足够高,医疗保障足够好。奈何再有钱,再有权,在重大疾病面前都没有豁免权!

我有些黯然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觉得奇怪,可是连续两天女子都是这样做,我老婆觉得有些奇怪,于是就问她:你的孩子应该是没吃饱吧,你喂他点奶吧!

因为那个地方腐烂的面积太大,为了防止二次感染,所以医院决定给他做植皮手术。

我和老婆顿时感到情况不妙,我们赶紧爬起来给孩子穿上衣服,然后开着车就跑到了县医院。

老人吓坏了,带着孩子去卫生院里看,结果那里的医生一看这种情况,立即让她带孩子到儿童医院治疗!

后来,她们家陪着我们在医院里住了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而在这期间,我们有什么吃的都会尽量地跟她们分享!

小女孩叫李雪思,肾母细胞瘤,全身广泛转移,2014年3月5日,被她爸爸遗弃在了上海龙华医院的大厅。爸爸准备把李雪思遗弃时就做好了准备,走过医院监控摄像头时,抱着李雪思,把头埋在了李雪思的身上,故意躲开了摄像头的监控。

一会,救护车过来了,护士抱着李雪思双腿,李雪思疼痛难忍。护士不得不把一手托着她屁股,一手搂着她的上半身。李雪思哭泣,她不肯走,要阿姨,要那个给过她无数温暖的王亚阿姨!

此时一个变了调的声音进入耳中,声音暧昧极了。

保安大叔立即报告了相关的工作人员。

我们怀疑,儿子之所以会嚎啕大哭,应该跟那个印记有关!

2003年,一个肝癌晚期的军队离休老干部痛苦大叫着离世!

如今,事情已经过去快四年,可是我却清楚地记得在医院发生的一切,让我至今无法释怀!

而通过这件事情,我也从中明白了一些道理:

我告诉老婆:可以啊,你就跟她说我们家现在不用奶粉,放着到最后也是浪费!

于是老婆告诉她:那你可以去买一点奶粉来,奶水少的时候就弄一点奶粉给他喝,他老是这样哭也不是办法啊!

他在清醒的时候和我聊天说,“这种疼是说不出来的味道,比当年的枪弹打到身上的感觉煎熬多了。”每次老爷子疼痛起来都是满身大汗,杜冷丁注射液只能带给他个把小时的平静,而且一天也不能多次使用,疼起来的老爷子经常痛苦地拉着我的手,“求你再打一针杜冷丁吧,即使打死我也认了,要不我给你写份免责书!”每次说得我也忍不住落泪!

在儿童医院里,医生看完他的情况就建议转到icu治疗,就在我们刚办理完住院手续的时候,我儿子的情况突然恶化,身上发紫,甚至开始休克!

女孩出来后,刚好她后面是我做检查。我在里面做好准备,还听到医务人员在讨论,觉得小女孩太可惜,小小年纪就已经是骨癌晚晚期。听到她们的对话 ,想起女孩妈妈(塞矿泉水的女人)对她的态度,心里莫名的难过。

首先,对孩子身体健康不重视。其次,明知她日子不多,还那么粗暴的对她。感觉她对孩子没有母爱。

医院真是一个汇聚了人间冷暖的地方,在这个四周都是白色的世界里,感受疾病,感受痛苦,每一天都被“死亡”压迫着,心情是特别痛苦的。

看到我们走进去,他奇怪地告诉我们:这孩子是不是被虫子咬到了,怎么突然之间就大叫起来?

在我们住进烧伤科的时候,那个病房里面已经住了一户人家,是一个年轻的妈妈带着两个小男孩,一个有三岁,而另一个才几个月大!

听到医生这样说,再看看孩子的情况,我们没敢耽搁,赶紧回家收拾了一点衣服,连夜就开着车跑到三百多公里之外的儿童医院!

然而病魔对李雪思是残酷、无情、甚至是绝情的,身边的医务人员知道了李雪思的情况,无不为之落泪。

前年我去医院,在等着做B超的过成中,看到一个“洋娃娃”。她长着一张圆圆的脸,皮肤白白的。一头卷发扎着一束高高的马尾,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在诉说着什么。穿着一条天蓝色的公主裙,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小皮鞋,就像一位公主。

前几年,我妈因疑似胰腺癌住进北京协和医院,遇到一个年轻的病友。

病友眼巴巴看着丈夫,一袋栗子很快剩了半袋。

估计,她已经走了吧。

工作人员没有办法,立即拨打了110,警察十分钟不到就到达了医院。把李雪思送到了上海市第八人民医院。

可是,吃东西对于她来说,已经是一件很费劲的事了。

总之我再也无法得到她的消息了。

在医院里,每次到吃饭的时候,女子都是去买一份白米饭回来,然后加一点开水进去就吃!

结果一顿翻找之后,我们并没有发现虫子,反而在他的屁股上靠近肛门的位置,发现一条大概1cm长的一个红色印记!

一天,她丈夫从外面带了吃的回来。

我吃了一惊,恍然明白病友的丈夫为什么对重病妻子不耐烦。

青春、美貌和财富,这些平时我们引以为傲的资本与资源,在疾病面前,竟然变得如此脆弱,不堪一击。

当医务人员给李雪思穿起衣服,提起裤子,穿上袜子,准备抱起她转院时。

于是,老婆从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来一瓶紫草膏,往他的屁股上抹了一些,抹完以后,我儿子停止了哭闹。

很多时候,意外往往就发生在一瞬间,我们无法预知危险,可是我们却可以规避危险,有孩子活动的地方,危险物品尽量移开,如果实在无法移开危险物品,那么看孩子的人一定要一心一意地看好孩子,切莫粗心大意,导致发生不好的事情!

2、受了伤第一时间选择正规治疗手段!

最终,那几颗栗子也没有吃进去,被她放回到床头柜上。

一个富有的年轻女子,连吃一颗栗子都是奢侈。这是我见到的最令人心酸的画面。

2017年的11月份,我和我老婆带着他去接种第三个月的新生儿疫苗,因为我们这里是农村,接种疫苗需要距离村子有3km的镇上去,而且只有每个星期的星期天才可以进行接种!

出院那天是他老公来接她们的,尽管整个治疗的过程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心酸,但是好在最后那个小男孩的手被治好了,只是小拇指前段因为感染严重而被切除了!

病友四十多岁,很漂亮,家是呼和浩特市的,因为都是内蒙人,彼此间就多了一些亲近。

病友忍不住了,说给我吃几个行吗?她的话语中,甚至带着几分哀求。

看的我泪流满面,可怜宝宝一路走好!希望在天堂没有病痛的折磨。[流泪][流泪][流泪][玫瑰]

李雪思到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也没能把她日夜思念的爸爸盼来,最后她带着遗憾,带着悲痛,带着对这个世界无限地眷念,在一群陌生的叔叔阿姨的陪伴下,离开了这个仅生活了四年的世界。这个世界对于李雪思来说,太无情了,这人间对于她来说,不值得!

如果有来生估计她也不想来了!太令她失望了。

这是我在一档纪录片里看到的一个真实故事,名字叫《弃婴病房的故事》,虽然时隔多年,如今一想起李雪思那孤独无助的眼神,仍然无法释怀。

网友看到李雪思的故事,也都纷纷落泪,为了纪念李雪思,他们在网上给李雪思设立了一个网上纪念馆,久不久我也去纪念馆看一下那个让我至今牵挂于心的李雪思,每次进去,我都泪流满面,愿天堂没有病痛,希望她能在天堂吃到她心爱的旺旺雪冰。

最后,我想说。孩子是上天赐给我们最珍贵的礼物,我们是孩子在来这个人世间之前,站在云端,千挑万选选择的父母,我们要一定要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缘分。

即使孩子不幸患病,不得不提前离开我们时,我们也应该握住孩子的手,给她或他最后一丝温暖,让她或他安心地离开这个世界。不留一点遗憾,至少让他们他们觉得这个世间,值得。

最后,我想借用一首网友在李雪思纪念馆写给李雪思的诗来表达我无法释怀的心情:

我抬头向天仰望

仿佛看到你笑靥如花的模样

我知道

那里一定没有病痛与悲伤

你在人世间走了很短的一趟

快乐与幸福如同不认识你一样

陪伴你的只有病痛与绝望

也许你还不懂得死亡

你是那么善良,

连块蛋糕都想着与爸爸和弟弟分享

你是那么坚强

为了能回家面对剧痛都一声不响

稚嫩的你一定在想

为什么人间没有我生活的地方

天堂纵使万般美好

我也不愿意离开弟弟和爹娘

对待他,我们真的是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我们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他,可是谁知道,一场意外差点让我的这个家庭崩溃。

我的女儿双腿不能走路有一段时间了,为了给她看病,已经花了二十几万了,现在胳膊上长了一个包痛的受不了,亲戚朋友借遍了也没有借到多少钱。她的妈妈丢下她不管了,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家里还有一个儿子还要我照顾,现在我和儿子过一天算一天,望好心人救救我女儿,感谢!!!

照顾李雪思的护士看到可怜的李雪思,不忍心,都偷偷地侧过头去抹眼泪。

此时的李雪思大小便已经失禁,下肢瘫痪,没有知觉,一只手臂疼痛地肌肉都变色了,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她浑身疼痛难忍。一边的护士一边哽咽一边跟记者说,“这疼痛,她基本24小时都无法入睡。”

医生只好把她转到重症监护室,给她戴上呼吸机。此时的李雪思几乎到了弥留的状态,为了减轻她的痛苦,医生给她上了少剂量的化疗。但是仍然无法抵挡病魔的攻击。

偶尔回光返照时,李雪思嘴里不停地说:“我想吃旺旺雪饼,旺旺雪饼。”

有一天,我出病房,在医院住院部一个僻静的角落透透气。住院部迂回曲折,我听到有人在另一端打电话,但是看不到人。

一个90后的年轻妈妈,带着一个四个月大的孩子和一个三岁的孩子,靠着一个苹果生活了两天,最后老婆实在看不下去,给她送了一罐奶粉!

这个事情的经过还得从2017年的一个意外说起:

在医院里,医生帮小男孩把手上的那些肉全都给剔除了,然后重新从身体的其它部位取皮肤来补!

老爷子的病房被放在最里面最偏僻的一个房间里,他整天整夜地叫痛,女儿,儿子来过一两次又离开了,干休所派来的小战士只能帮助他喂饭收拾房间,疼痛让老爷子很没面子,大喊大叫让别人不敢和他同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尽管病魔无情,但是还是有情的。人世间还是有温暖的,除了日夜照顾李雪思的医务人员,一位叫王亚的扫地阿姨也在李雪思冰冷的世界为她点亮了一盏灯,这盏灯温暖了李雪思在这人世间的最后一程。

大厅的保安在巡逻时,看到李雪思一动不动地躺在椅子上,走过去问李雪思,“爸爸妈妈呢?”李雪思没有回应。

因此,在我们的生活中,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对父母的孝顺永远都不能丢!

最后总结:

于是就给我们转到了烧伤科,准备进行手术,而正是在烧伤科,我们见识到了让我至今都感到无法释怀的一幕。

护士把耳朵凑到李雪思的身边,听明白李雪思要吃旺旺雪饼。也许旺旺雪饼是她平时吃过的仅有的零食而已。

可是此刻,护士连这点要求都无法满足她了,因为李雪思戴上了呼吸机,已经无力咀嚼硬的东西,只能吃香蕉之类的软东西。

在去世前几天,李雪思偶尔会睁开眼睛,还一直在搜寻着爸爸的身影,她似乎在说,你们不是说,只要我不哭不闹,爸爸就来接我回家的,怎么爸爸还没来呢?慢慢地,她的眼神由希望变成了绝望。

病友接过栗子的时候,我看到她眼中闪过一丝泪光。

这一看不要紧,我老婆惊慌地呼唤我,让我去看,我凑上前一看,也被吓坏了,只见原本有一些发红的那个印记,已经开始明显地浮肿起来,而且颜色变红的面积也比之前扩大了许多。

那个可怜的孩子,如果不是因为他奶奶的的无知,也就不会导致给家庭带来那么大的灾难,也就不会受那么大的苦,更不会失去一节手指!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的心情又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动荡。

1998年三八节前夜,因为我母亲摔伤脑岀血留院观察,我在医院陪夜。半夜时我肚子饿了,拿着苹果到旁边的空无一人的儿科观察室去洗,一进去,吓了我一跳,一张病床上躺着一个大概半岁左右的婴儿,长得非常漂亮,眼睛睁得大大的,但好像没了呼吸,床底下放着用红蓝编积袋装的半袋衣服。岀来后,我对值班护士说:“里面有个小婴儿,你们是不是去看看?”护士进去看了一眼,岀来打电话给儿科,让儿科医生来看看。我跟着医生进去,想着如果还有得救的话,我宁愿岀钱救,以后收养他。结果儿科医生检查了一下,说已经死了,让护士通知太平间过来收敛。一直没人来,到3点多钟,有个阿婆带着孙子来看急诊,要进病房去吊针,一进去就冲岀来嚷嚷:“吓死我了,里面有个小孩死了,我还以为是公仔呢。”阿婆这一嚷,很快就有个男的推张床车过来把婴儿收敛了。旁边有个也是陪人告诉我:“这孩子下午三点多就来了,当时还会哭,是父母抱着的,后来父母岀去了就再也没回来,可能是听说没救了,或者是没钱治病吧。”我心里很不舒服,为那双父母的狠心,更为医护人员的冷漠!事隔多年,对这件事我依然印象深刻,偶尔也会想起那张漂亮的小脸蛋,那么无邪那么可爱,若有来生,愿他投生在一个好人家,健康快乐成长。

说着,还是把几颗栗子递到她手中。

在病房里跟那个女子相处了几天以后,我们慢慢地说上了话,也简单地了解到了她的一些基本情况!

终于有一天,肝腹水严重,只能平躺床上的这位老爷子大叫了几声,撒手人寰找马克思而去。

爸爸抱着李雪思走到门诊大厅时,把李雪思和手里拎着的包一起放在了大厅的椅子上,交待了几句,把衣服拉起来遮住了自己,就离开了。那一刻,是李雪思跟父亲在人世间最后的诀别。

老人意思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才把事情告诉儿子儿媳,夫妻两个丢下工作跑回家,带着孩子就赶紧到了儿童医院!

我和老婆也赶紧把儿子抱过来,在他的身上翻找着,结果并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虫子,于是我老婆抱着他到院子里溜达,过了一会儿,她没有再哭了。

王亚毕竟只是一个打工的,白天要上班忙的时候,无法照顾李雪思。这时候李雪思会紧紧抓住病床上的护栏,忍着剧痛,任由眼泪在眼睛里打转,盯着同病房的小伙伴在家人的陪伴下回家。她不敢哭泣,她相信,不久的将来,她病好了,爸爸也会带她回家,回到那个日夜思念的家!那里有奶奶,还有弟弟。

可等了很久,李雪思的爸爸还是没有出现,工作人员立即调看监控,发现李雪思的爸爸躲开了监控,但并没有离开门诊的大门,估计是躲在了医院的某个死角,观望李雪思到底是陌生人抱走,还是被工作人员接走。

随后我们也睡觉了,谁知到了夜里的12点多钟,我儿子又继续大哭大闹,我老婆把我儿子抱起来,把他的裤子扒开,然后查看之前给他擦药的那个印记!

原本我们以为只是简单的皮肤病,结果那个发红的位置竟然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直接腐烂焦黑,那样子就跟被火烧过是一模一样的。

李雪思惊慌失措,她以为她再一次被遗弃了,咬着嘴唇伤心地哭了,“我们去哪里啊,去哪里啊?”

而也许是因为我们对她们家的关照感动了医院里的一个小护士,她顺手也帮我们申请了一万块的救助金,让我们欠了一些经济上的压力!

就在鸡蛋快要煮熟的时候,屋里的另一个孩子哭了,于是老人就赶紧进屋去看孩子,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小男孩看到老人走开了,于是自己把手伸进猪食锅里拿鸡蛋,滚烫的猪食瞬间就把小男孩的手掌给烫伤了!

原来,这个女子是贵州的,在医院里治疗的人是她那三岁的儿子,他的一只手掌被严重地烫伤了,需要通过多次的植皮手术来恢复,而她们已经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并且做了两次手术!

在这里跟大家说一下这个女子的基本情况:

十三年前入职一个医院肾内科,收住了四十多个终末期肾病患者(尿毒症)。这些患者常年累月住院透析血滤,也在等符合配型的肾源(这种希望很渺茫)。有个女患者近三十岁的样子,大大咧咧的,男患者有几个见到她就挑逗她,她和这些男患者总是打情骂俏,女患者家估计离医院不远,她6岁的女儿很懂事,几乎天天独自一人给她送一顿饭,又独自回家。这个女患者晚上基本都住病房,她男人我在医院没见过。早上值夜班,同班护士有时给我说,这个女患者跟挑逗她的男患者上床。这个科室另外一个二十岁小伙子也是肾衰,每隔3个月就西京医院和我院来回跑住院,期望能有个肾源,是个帅哥,性格很好,她的女朋友很漂亮,陪着他天天住院,跟他聊天解闷,给他打气。这是我在这科室见到最美好的事情。这个科室患者久病,多数很刁钻,有次科室系统升级,要把科室所有病人用药都重新开一遍,有些药品规格有变化,从早上交完班到下午三点,紧紧张张总算开完了,有两个病人找过来说给他们开药开错了,他们每天发39粒药,今天发了38粒,给她们解释药品规格有变化,不听非得闹事。这个科室缺医生,一个主任每周来一天大查房,平时基本不见人,下面两个主治和两个住院医分成两组,一组一个24小时值班往下轮,这种工作真不是人干的,没多久我就从这个医院辞职了,当时觉得自己不得肾病当个打工的都比在这当医生强。

后来,我们先她一步办理了出院手续。走之前,还互相加了微信。

那个女子为难地告诉我老婆:这两天奶水很少,根本就不够他吃的!

这样的情况,连市儿童医院的医生都感到不可思议,后来,我儿子在ICU里面住了半个多月,好不容易把小命给救回来。

那女子听到我老婆这样说,感激地收下了那罐奶粉!

她进去了很久,大概30多分钟,另一个年轻的女人和一个年老的女人说话:我就说嘛,她那么小,不可能得卵巢癌,应该是从屁股上转移去的。

李雪思不疼的时候,王亚会跟她聊天,问她家里都还有些什么人。李雪思会很高兴地告诉王亚,家里有爸爸,弟弟,奶奶。弟弟不听话,经常哭,而她会去哄弟弟,王亚给她买蛋糕吃的时候,李雪思会说,如果有个大蛋糕,她会留着给弟弟吃。听了无不让人为之动容。

王亚握住李雪思的小手,她想给李雪思活下去的力量,她很想尽自己所能减轻李雪思身上的疼痛,但不管怎么做,都斗不过无情的病魔。唯有跟医务人员一样,用谎言安慰李雪思,也许唯有这个谎言能减轻一点李雪思身体上的疼痛:“手又痛了?刚才到车站接你爸爸,没有接到,他还没有到车站”。说完把李雪思的小手放回了被子。

就这样,女子带着两个孩子,在医院里省吃俭用,目的就是为了把所有的钱都省下来给小男孩治病!

病友是开超市的,创业的时候异常艰辛,有时候连一口热乎饭都吃不上,现在终于拥有一定数量的资产。可是,她却病了。

不过她的脸上没有丝毫沮丧。讲到自己的丈夫,她居然流露出一种少女的羞怯,看得出来,她对丈夫很是满意。他们还有一个儿子,正在上大学,日后准备出国。

医务人员出来问她小便给急,她摇摇头,这时我看到她右手边的女人,拿着一瓶矿泉水使劲往她嘴里塞,边塞边骂她不听话,让她赶紧喝够水,照完B超么回家。我赶紧去安慰女孩(可能因为职业,看到孩子就觉得亲切,让她喝一点水,这样一会儿做检查才效果好。只见她紧闭着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往下流。

王亚说,白天人少的时候,自己一有时间就过来和李雪思说说话,给她一点安慰,晚上人多的时候,她来不了。李雪思见王亚迟迟不来,会躲在被子里偷偷哭泣。

那边刚抱起孩子的老人听到小男孩的哭声,赶紧抱着孩子走出来,当看到小男孩被烫得红彤彤的手掌时,老人吓坏了,赶紧进屋找来一条毛巾把小男孩的手掌给包裹了起来!

扫地阿姨王亚看到病床上孤零零的李雪思,经常忍不住来到她病床上,跟她说说话。

那一刻也许李雪思是幸福的,爸爸把她抱在怀里,头埋在了她身上,多么温馨的画面,可李雪思怎么也想不到,那是爸爸留在她身上的最后一丝温存,下一秒,将是她噩梦的开始。

在县医院里,那个医生告诉我,孩子的情况有点像肛裂,但是因为孩子太小,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有效的方法去处理,建议我们转到市里的儿童医院去看。

王亚还跟记者说,她每天在医院见过很多像李雪思这样被遗弃的孩子,但她觉得李雪思是最可怜的一个,最让人心疼的一个。一有时间她就去陪李雪思,给她买小馄饨,小蛋糕吃。

到了晚上的10点多钟,我儿子从睡梦中醒来,继续嚎啕大哭,我们开始觉得儿子的行为有点反常,于是我们扒了他的衣服,在他身上仔细地查看,因为我们也怀疑他的身上是不是有虫子咬到了他!

后来她们又聊了一会儿,从她们的谈话中,我知道小女孩只有12岁。大约一年多以前,她总说右脚痛,她的爸爸妈妈在外省打工,她和她的奶奶一起在老家生活,她奶奶没有引起重视,这一次是因为她脚实在走不了路,她奶奶才带她到当地医院做检查,恰好年轻的女人是小孩妈妈的表妹,她在那家医院做B超,她发现孩子卵巢上有一个大包块,觉得情况不好,就给孩子的妈妈打电话。孩子妈妈才回来,年轻女孩建议她们到省内专业医院看看,所以她们就一起带着女孩来了。

因为连续很多天都是这样吃,所以她的身体营养跟不上,导致分泌出来的奶水很少,而她小的那个孩子每天都会因为吃不饱而哇哇大哭!

于是,老婆拿着奶粉和一些水果走到她们家的病床前,把东西给了她们,她们刚开始的时候还不肯接受,后来我老婆告诉她:我们家就是打开了,还没吃过呢,这个奶粉打开以后保质期没几天的,浪费了挺可惜的!

在一边的护士强忍着眼泪安慰她,再一次用谎言来安慰她:“爸爸叫车子过来接你回家了,不哭哈。”

听声音,是病友的丈夫。

那女子告诉我老婆:我的身上只有一百块钱了,根本就不够去买奶粉的!

(一)屁眼儿大,都能把心拉出来!这是一个孩子姥姥对孩子母亲的评价!

(二)肠梗阻的6个多月的小孩儿,刚做完手术没多久,妈妈喂了半个鸡蛋黄,小孩儿过世了!

这是最能温暖李雪思的话,却也是对她撒的最残酷的谎,而她却毫不知情。所以不管身上有多疼痛,她都忍住不哭泣,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在被子里偷偷的啜泣几声。她盼着爸爸接她回家,回到那个给她温暖的家。

主治医师话没说完,忍不住哽咽,把头扭过镜头,抹了抹眼泪继续告诉记者,“看得出,孩子跟她父亲感情是比较深的,她一直忍着疼痛,不让自己哭泣,叫警察帮她寻找爸爸。”

感情是外面有精神寄托了呀!

她的朋友圈,永远固定在了一个时间点。

那么明媚的女子,那么年轻,那么富有,疾病却把她打倒了,如今想吃一颗栗子都是奢侈!

2017年的7月份,我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在他出生之前,我和老婆已经养育了一个女儿,因此,她的出生意味着我也是一个儿女双全的人了。

一下午的时间,病友手中握着那几颗栗子,一直舍不得放下。

因此,不管什么时候,受伤了一定要到正规医院进行治疗,不要想当然地以我医治,防止小伤变大伤!

3、世上还是好人多,任何时候都要对这个世界充满信心!

她老公让了我们,我们谢过了,那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就一个人吃了起来。

后来,医院里看到她们家这么困难,于是就帮助她们向红十字会申请了医疗救助基金,好像是申请到了十万还是五万!

看着女子的模样,我们感觉很心酸,刚好那段时间我儿子在准备接受手术,因为手术的位置比较特殊,为了防止创口被污染,所以医生让我儿子手术前三天和手术之后的一个星期都不要吃东西,靠营养液来补充身体的需求!

这么多年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医院有的时候也并不像人们说的那样不近人情!

4、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是母爱!

这时候李雪思会特别知足,疼痛让在白天黑夜都无法入睡,然而在王亚的怀里,李雪思能带着疼痛安静地熟睡。

“我一定要好起来!我已经奋斗了那么久,还没来得及享受呢。”她这样说,努力多吃东西。

因为害怕女子责怪,所以她也没有把这个事情告诉女子,而女子早上出门早,晚上回家晚,她留在家里的时候孩子基本都是在睡觉中,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这个事情,!

我管床的一位老爷子,三四年参加革命,爬过雪山过草地,以军后勤部长正师职离休,子女非常争气,两个女儿品学兼优定居国外,一个儿子从事国安工作,一个儿子驻外武官,但是老爷子好酒好肉,不幸于晚年患上肝癌,查出来时已是晚期,他得得这种病,最大的痛苦就是疼得要命,按说老爷子枪林弹雨里都闯过来了,一般的疼痛他都能扛住。可这种肝癌晚期的疼,老爷子实在顶不住。

那是一纸袋刚出锅的热栗子,栗子的香味从口袋里钻出来,满屋子香喷喷的。

起初,我还能看到她发的朋友圈,后来渐渐看不到了。

老婆一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她每天都吃得那么清淡,再加上照顾孩子又特别辛苦,自然奶水分泌的九少!

后来,女子没办法,就拿了一个苹果出来,当孩子哭得厉害的时候,就用小勺子刮一点喂给他!

后来,我们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然后就出院了,而那女子则带着孩子在我们前两天离开了!

病友身形消瘦,脸色苍白,吃穿用度都很普通。不过她好像家境很富裕,听说在北京还有房子,所以在协和医院看病,用不着来回奔波。

旁边有个袋子,保安打开看了看,看到袋子里留有一张纸条。一看到纸条,见惯这种场面的保安大叔立即意识到,“不好了,孩子被父母遗弃了。”

而这一整套手术做完,花了三十多万,这笔钱把女子的整个家庭都给抽空,而且还欠下很多的钱,刚开始的时候还能找亲戚借,到了后来,亲戚那里也借不出钱来了!

“她现在整个骨头里都是空的,稍有不慎,就会骨折,有可能要截肢,需要转到儿童医学中心接受进一步治疗。”主治医师一边翻找李雪思的病例,一边忍着悲伤叹息“可怜了孩子!”

为了安慰李雪思,护士再一次把王亚叫了过来,王亚轻轻的搂着李雪思,泪如雨下。

当她去上班的时候,孩子就由家里的婆婆帮忙照看,而她的婆婆呆在家里一边照顾两个孩子,一边又养了两头猪,老人每天早上都会一大早的起床,然后生火煮猪食喂猪!

1、看孩子一定要认真!

这个世界只有一种病,穷病。家庭成员一场大病,就能把我们这样普通的家庭拉到赤贫状态!

展开阅读全文

一个芯片会有六十多亿个二极管吗?

上一篇

60年代鬼火遍地是,为什么现在很少见呢?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在医院,见到过什么样子的场面,让你至今无法释怀?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