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十多位原同事聚餐,没人买单僵持着老板报警了,尴尬不?

十多个人吃饭不给钱,饭店老板不报警才怪。说一件之前就遇到类似的事情,其实不是不买单,而是事出有因。

那一次的事情是这样子的。

在广州的一家工厂,有一些工人都干了十来年了,同事们每天朝夕相处,就像兄弟姐妹一样,可以说跟同事在一起,比跟自己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

后来陆续有些人离职了,但大家也会经常联系,像那些出去后发展得不错的同事,还时不时回到原工厂来看看大家,这样的人当然会令那些一直不敢挪窝的同事很是羡慕。

有些关系好的,还会经常聚一聚,大家可以联络一下感情,或是聊聊彼此的近况,以及工厂的一些情况。

有一次,一个出去发展得很不错的同事,好像是在一家公司当经理,听说待遇不错,管的事情也蛮宽的,可毕竟是空降过去的,有些人也不服他管,他感觉有点孤立无援,于是想找一批自己人。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以前的同事们,于是他就跟原先关系比较要好的同事说了,说在周六晚上想请同事吃顿饭,让他们多联系一些人。

他也没讲到底要请多少人,而这些同事跟大家说有人请客,谁想去都行,这下可好,呼啦就去了差不多二十个人。

大家到了地方后,这个做东的人却还没来,于是有人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到?

他说一会儿就到,让大家先点菜,有了他这句话后,大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就开始点起菜来,反正有人掏钱,于是也不心疼,想吃啥点啥,呼啦啦一桌点了十几道菜。

眼见菜都上齐了,他人还没来,打电话却是暂时无法接通,大家干脆也不等了,端起酒杯就碰了起来。

酒到酣处,谁也没去在意这顿酒是怎么个喝法的,只是一个劲推杯换盏,个个都喝得满脸通红。

眼见着时候不早了,个个也都是酒足饭饱了,可请客的人却还不出现,电话又联系不上。

有的人说有事就先离开了,就这样,最后只剩下了两个人,这两个人也就是当初帮忙联系人的。

这时他俩也着急了,一个劲打电话可就是打不通,这时饭店服务员拿着单子来跟他们结账,一共是2800。

他俩本想着带张嘴来就行了,身上哪有带什么钱,两个人加起来也不到五百。

最后没办法,只好打电话给工厂的总经理求助,总经理平日里对大家也不薄,知道情况后,就替他们付了这顿饭钱,说就当是他犒劳大家的,这使得那两个人很是感动。

本来还想一山望着一山高,没想到还是自己的工厂最靠谱,于是从这以后,就死心塌地在工厂干,再也不想其它的了。

至于那天晚上说要请客的同事,原来是在那天下午跟新公司的人合不来,就大吵了一架,然后被公司炒鱿鱼了,所以他也不好意思来参加这场聚会了。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跟他联系过。

之所以说这些,是想说题主所说的十几个人聚餐没人买单,其实这应该分几种情况。

一、事先就没沟通好,既然有人要发起这场聚会,那肯定得有个牵头人,总不能大家无缘无故都来到餐厅吃饭,既然有人在组局,那他就应该清楚这顿饭是怎么个吃法。

是某人做东?还是大家AA制?这些事情总得事先就计划好,到付账时不会出现没人买单的尴尬情况。

二、请客的人没到场,就是说本来说好是某某做东,到最后他本人却没来,不过如果真的是遇到这样的事情,请客人要不就提前通知聚会取消,要不本人不能来了,但账还是要结的。

总不能一声不吭,把大家晾在那里,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人只怕以后也没朋友了。

三、请客成本超出了预算,比如说某人要请客,本打算请十个人吃饭,预算花一千块钱的。

结果被请的人又人带人,一下来了二十个人,而且大家也毫不客气连吃带喝,到最后花了三千块钱。

遇到这样的情况,这超出的部分,做东的人心里是很不舒服的,经济好些的,气量大点的,会打肿脸充胖子把单买了。

遇到小气的或是经济困难的,一下超出这么多钱,肯定是不愿意买单了,至于那些来吃喝的人,更加不想掏钱了,因此就会出现谁也不想买单的情况。

至于题主所说的十几人吃饭没人买单,不清楚是属于哪种情况,但不管是哪种,饭既然吃了,总不能让人家饭店买单。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人愿意慷慨解囊,那就大家AA制,平摊到个人头上应该也不会有太多,怎么样也得把这顿饭钱付了,就当是自己请自己好了。

至于这顿饭是个怎么回事,或是有多令人窝火,这些都是后话。

同时也告诉我们,再有聚会时做东的人和被请的人一定要谨慎,不是什么人都能请,也不是什么局都得去。

别忘了聚会的目的是为了联络彼此之间的感情,而不要弄得从此成了陌生人。

轿车开回来后,东子非常高兴,请我吃饭,承诺发了工资就先还我一部分,我对他说,这钱你先用着,等有了再给我就行。

对于我们来说,尽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但通过这件事看透了阿涛的欺骗本质,有效避免再次上当,也算是及时止损。

我一看这架势,只能我自己买单了,谁让他们是我请来的。我到服务台结账,总共1370元,给抹了20块钱零头,只收1350元,我用花呗付了款。

就像问题中涉及的情形,张罗聚餐的同事不把买单的事落实好,就号召聚餐,并出现了饭店老板报警的尴尬,尽管省下了买单的钱,但却失去了同事的信任,同样是得不偿失!

第二天上班,专理就开始找东子的岔,各种针对他,把他手下的线长调到其它线,再把别的线刚上来的线长调给东子,还美其名曰:给东子线上输送新鲜血液。

第二天,我请了一天假,专门陪东子到天津市区玩了一天,看了天津之眼,海河外滩,洋货市场等地方。一路上聊了很多很多。

十几年前的一个夏天的午后,我在家里和几个同学闲扯淡,我家是同学们的据点,几乎每天都有几个人在。忽然另一个同学打电话过来,说让我多联系几个同学,某某要请大家吃饭。

那感觉呢,就是客人跟东道主示意,并致谢。在他看来,肯定是那家伙请客无疑了。

我和这个东子认识8年多了,以前都在天津一家大型电子厂上班,他是组长,我是物料线长,平常关系很好,工作上互相帮助,私下里休息了经常一起到塘沽吃个自助餐啥的。

原单位同事10多人聚在一起吃饭,组织者肯定没有把聚餐的费用如何支付告诉大家,因此大家才认为不应该由自己买单,这不仅是组织者组织不力,也从中可以看出参加聚餐的人经济都特别的拮据,否则也不会出现无人买单的尴尬。

从那以后吧,我就再也没见过这个人,十几年都没再见过,不是没有机会,而是我彻底不想见了。

我们十几个同事,就继续推杯换盏。但是,直到上主食和水果盘时,阿涛也没有再来。于是,我就让服务员去把阿涛请来,说是马上要结束了。服务员说,老板临时有事出差了。

我有个同事叫阿涛,从单位辞职后就下海经商了。据说,生意做的蛮大的,后来还拥有了自己的酒店。

大家都已经起身了,好像同时被点了穴道,瞬间定住身体,有的人已经走到了门外,听到他大喊一声,也转回来半个身子,大家都静静的望着东道主,东道主的双手还高举着,又说了句:今晚谁都别和我抢!

那时啤酒刚上来,其他人一看,也就没喊他了,只说他是喝多了,这家伙酒量确实一般。

我赶紧给东子打电话,却发现电话关机了,到洗手间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东子的身影,这个时候,我有点直冒冷汗,东子不会是走了吧,这顿饭说好他请客的,现在他走了,那就只能是我来想办法了。

对方很肯定的说,没错,你喊人就是了。

两人坐下以后,和大家又哈拉了几句,然后对大家说,走吧……

一次卖调料的老刘因为经营不善,加上店铺到期就不在经营,把手里的存货和一些家什就半卖半送的给了其它几个业户。

一,原单位同事聚餐的目的

有一次,阿涛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我们,打电话给我们这些老同事,说请我们周末聚聚,叙叙旧,加深加深感情,地点就在他自己饭店的汕头厅。

同事间的友情本就不牢固,大家在一起工作的时候称兄道弟,一旦离开了原单位,就是陌路人,

为啥不再要一箱呢?因为,在白酒喝完要啤酒时,东道主就已经不胜酒力,整个人趴在桌子上了,脑袋深深的埋进了两条胳膊形成的包围圈里,一动不动。

我们面面相觑,大感惊讶。片刻后,我告诉服务员是阿涛老板请我们的,菜也是他安排的,应该找阿涛结帐。

点菜,上酒,开喝,其实大家的表情都不那么自然,没有以往一起喝酒时的欢畅。菜吧吃着吃着就明显不够了,十来个人都是二十来岁的大小伙,那食量可想而知。

我那时还没结婚,大半夜不回家,男朋友也是现在的先生打电话给我,打一次也是等一会儿,打两次也是等一会,最后他毛了说:在哪里?我来接你,再不回来就不要回了。

我说,不是你告诉我他要请客的吗?

4.领导或公认的经济地位最高的人买单:单位聚餐和平时吃饭时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领导或经济基础最好的人买单。这并不是大家有“吃大户”的心理,而是因为领导出去吃饭一般喜欢在下属面前“摆架子”,这时候他不买单也会受到属下的轻视;经济基础高的人跟朋友出去吃饭,一般喜欢摆出一种高姿态,让一桌人围着他转,作为代价自然是由其买单,否则朋友们为何要去尊敬他和捧着他呢?

尤其那些女人,疯疯癫癫的,爱玩爱疯爱吃爱喝,而且自己不掏钱,就靠抱领导大腿混吃混喝!领导对这样的女人肯定是喜欢,一个个喝多了,趴领导身上痛哭流涕,有的趴大腿上睡着了,真睡着假睡着我就不知道了。

东子走后一年多,我也因为一些原因辞职回家,歇了几个月后,来到苏州工业园区电子厂上班,跨行做了一个注塑技术员。

前言少叙,言归正传

结果那天,在我家平房的房顶上,最后聚集了十来个人,其中还有一个家伙,不是我们同学,住的不远,经常来我家玩,当天他也是瞎溜达,只穿了个大裤衩,来了之后一看这场面,有点懵,后来想走,又被热情的挽留了,大家彼此也很熟。

不到俩月,东子实在是无法忍受专理的百般刁难,只好递交了辞职报告,专理接到辞职报告,眉毛都笑弯了,还假惺惺的挽留了一番。据东子后来跟我说,他当时看专理假惺惺的脸,感觉好恶心,在一起工作了10多年,突然感到好陌生。

阿涛尽管把我们这些同事以请的名义,为他饭店带来了一单生意,但却失去了我们再去消费的可能,我认为他是得不偿失。

后来实在是天要黑了,不知是谁,说了句走吧。

怎么也不至于最后大家僵持在那里丢人现眼,就算走不了也不买单,导致老板都受不了了、不得不选择通过报警来解决问题,这是多让人丢脸的一件事情啊!

酒菜上来后,我邀请的朋友他们兴高采烈的吃喝,我跟东子好久不见,一见面有很多话要聊,我俩一边吃着一边聊着。

我听了他的解释,心里的气一下子全消了,感觉是自己做错了,东子请吃饭,我不应该带别人一起去,让东子难堪。

奇怪的是,我在回家的路上,电话响了。一看是阿涛打来的,我就拒接了,并当即把阿涛的电话、微信拉黑…

谢谢您走心地看到这里,如果认同我的观点,请点赞,关注,在评论区分享您的看法,谢谢!

我清楚的记得,上了三个菜后,阿涛也分别敬了我们这些老同事。然后,就与我们打招呼,说是还有几桌客人要去敬酒。阿涛拧着我们带来的烟和茶叶,边打招呼就边离开了。

那个说要请客的人,姗姗来迟,但是我看他的表情,真的不像是准备请客,而且还是要喊很多人的那种。

东子看见又点菜了,脸变得很难看,我以为他是喝酒喝多了,就问他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东子站起来摆摆手说:“我没事,你们慢慢喝,我去上个洗手间。”我要扶他去,他没让,一个人摇摇晃晃出去了。

吃了半个小时,一哥们站起来喊服务员,菜不够,还要加菜,又点了两斤小龙虾,一个酱骨头,一个梅菜扣肉,还有一个大丰收。

到了星期天,我准备去吃饭,突然想到有几个新认识的朋友,他们平常对我工作上有很多帮助,我一直想请他们吃个饭,今天刚好凑着这个机会,我邀请他们一起去吃个饭,反正东子跟我关系好,多几个人他也不会说啥。

后来,这事被反复提起,当然,是被当作一个笑话反复提起,大家再聚会有时会模仿东道主,趴在桌子上,忽然高举双手,大喊:都别动,今晚谁都别跟我抢!

只见靠近门口的一个哥们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又回来喊另一个哥们出去,又过了一会,两人一起回来了。

大家如约而至后,阿涛早就在汕头厅等侯。又是嘘长问短,又是安排最漂亮的服务员倒茶,又是张罗掼蛋,反正挺客气的。

点菜的那个就提出大家AA制,但是其中有一个认为他没有喝多少酒,凭什么跟大家一样拿钱?老刘觉得是大家请客,他也不应该掏钱,这样一直僵着不是事,于是我就告诉他们再不付钱我只能报警了!最后这几个人才不情愿的掏钱AA,而且走的时候明显都特别的高兴,整得场面特别尴尬。

十多位原单位同事聚餐,没人买单僵持着老板报警了,尴尬不?

能够在聚餐的时候谁也不买单,也无人提议AA制,说明这些聚餐人的关系比纸还薄,这样的关系以后根本没有联系的必要。

2.朋友之间请客吃饭 ,买单的人点什么就吃什么,被请的人不应该私自做主点菜 ,要考虑买单人的经济状况。私自做主点菜这种行为是很不礼貌的,更是对买单人的一种不尊重 。

这几个业户觉得得了老刘的好处,就由其中牵头要请老刘吃个饭。估计当时没有说清楚由谁买单,在吃饭的时候就有其中一个又黑又瘦的调料贩子点的菜,他也没太客气点了能有接近800多元的菜钱。

我让饭店的工作人员不要回家,我给他们每人300小费,帮我收拾收拾这群混蛋。他们都趴在饭店的桌上眯乎到上班,上班都是趁去卫生间,偷偷的跑出去的,怕饭店的工作人员找他们要钱,后来领导实在脸上挂不住,去结账,饭店的人说早结账了,一个女孩结完账就走了,后来都知道是我结账的,假惺惺的给我钱,钱我不要,以后我不会再聚了。

于是我就打电话邀请这几个朋友,跟我一起打车来到跨塘,走进饭店东子已经到了。他看到我领了几个人一起来的,脸上表情变了一下又恢复了,我给他们相互介绍了一下,然后开始点菜,我邀请的5个朋友都是老油条了,经常出来吃饭,对饭店的菜品相当熟悉,其中一个毫不客气先是点四个凉菜,又点了店里六个招牌菜 ,都是很贵的肉菜,还点了两份甜点 ,我一看点了这么多,赶紧在旁边小声说,先点这么多吧,不够了再点。这哥们儿点完了菜,又让服务员拿了两瓶100多的白酒和两包华子。

另外呢,之所以每人一瓶啤酒喝了二十分钟,也是想等东道主醒过来,主持大局,但是,他就是不醒,好像醉的不轻。

这是相当的尴尬。本来同事聚餐,或为祝贺某人得了荣誉,或为祝贺某人晋升加薪,或为庆祝团队取得阶段性喜人成绩,或为接受了某种挑战性任务而加油,亦可为高升的同事而送行…

2.AA制的买单:AA制买单在同事和同学之间非常流行,这主要是人员比较多的情况下,谁也不愿意占谁便宜,AA制是最好的方法,吃完饭谁也不用领谁的人情。

我们几个要好的同事,就私下的商量,既然阿涛重情重义,我们也不能就吃白大说好话啊。于是大家就每人出50元,象征性的买了一条烟和两罐茶叶,作为礼品带给阿涛。

东子走后,我们继续开吃,服务员把后面加的菜都上来了,全是好吃的,我们甩开腮帮子一顿风卷残云,吃的正起劲,我突然想到,东子去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回来呢?再不回来,我们要把菜吃完了。

因为我的大领导是他的同学,我按他说的做了。他们一直耗着到天亮,一个个趁服务员不注意,有的偷偷溜了,领导毕竟要面子,只好去结账,估计当时肝都疼了!服务员说:账已经结了,一个高高的女孩结的。

东子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下,然后缓缓地跟我说了原因:

我在烹饪学校学过几年厨师,毕业以后在大大小小的饭店都从事过厨师工作,自己也开了接近10年的饭店,因此平时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形形色色的食客。

我想了想,毕竟与阿涛同事一场,没必要尴尬到让警察来处理。再想想,在同事中我的工资最高,更重要的是有几个同事不想来的,也是我张罗的。于是,我买了单。

这次他来苏州请我吃饭,他以为就我们俩人,一起吃个饭,花不了多少钱,没想到我又带了其他人来,一桌子菜和烟酒要1000多,他身上没有那么多钱,来的路费还是堂哥给的,所以他当时不知道怎么办了,无奈之下只好玩起了失踪,吃饭中途悄悄回去了,手机也关机了。

我们不禁想问,原同事聚餐是怎么发起来的呢?总有人挑头的吧。个人觉得,这挑头的人理应想办法把餐费的事妥善解决好才对的。

这时,大家明白了,他俩出去买单了,而那个东道主还趴在桌子上没有醒过来,居然也没人想要去喊他一声,个个都是起身就走。

男朋友在酒店外等我,我说大家都不结账,一直耗着不走,我不能先走了不好吧!男朋友说:你先把账结了,让他们坐到天亮,给服务员一点小费,让他们一直陪他们耗着。结账的费用交给我,我给你摆平。

1.有句话叫“客不带客”,如果朋友请你吃饭,一定不要随意带别人去,特别是请客的人不认识的,你带很多陌生人去,一是无端给别人造成很多经济上的压力,第二,陌生人的出现影响酒桌上的氛围。

批发市场人员流动很多,经常有经营不下去或者因为其它原因不在经营的业户,有的业户本身在市场中赔了钱心情就比较郁闷,但是临走的时候会有些其它业户请着吃个饭,也算是在市场里相识一场的一份情意。

一次部门聚会,消费8000多,大家都僵着不买单,僵到凌晨三点多,我没办法了,我悄悄买完单走了,让他们一直耗到第二天上班,个个偷偷摸摸的溜了,真是一个丢人现眼。

听到某某的名字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认识十几年了,他就从来没请过客啊,怎么可能忽然就请大家吃饭呢?

东子这次来苏州,我以为他是挣了钱,不想开饭馆了,出来散散心,谁知道他是做生意亏了,没办法才又跑出来打工的。

于是又加了三个菜,由那位给我打电话的家伙负责点,他点完之后,还特意向要请客的家伙“请示”了一下,问道:你看我这几个菜点的怎样?

这个饭店服务特别好,我们呆到那么晚,他们没催过我们,几个负责的留下,其他员工都下班回去了。因为负责的得守着啊,毕竟是8000多块钱,不然跑单了咋整!

这件事情进过我俩真心真意的沟通,消除了隔阂,丝毫没有影响我俩的感情,我星期天经常骑车去找他玩,请他吃饭。

写在最后,通过这次东子请客吃饭的尴尬经历,我悟到了一些道理:

因为大家都觉得是他请客,所以呢也都跟着附和几声,毕竟吃人家的嘴短嘛。

东子凑到首付款后,就贷款买了一辆8万左右的东南汽车,上的是天津的牌照,这天津牌照是很多人挤破头也得不到的,我们很多同事在天津买车,挂的车牌都是河北、山东等地的。

那个来我家溜达的大裤衩,更是一脸狐疑,问他旁边的人:今天这是什么情况?是谁要请客的?

于是我反复问道:你确定是某某?怎么可能呢?

奇妙的是,当大家不约而同心照不宣的集体忽略东道主之后,气氛一下融洽热烈起来,推杯换盏,快活的喝了半个小时左右,其实主要是聊天,就那点酒,肯定不够喝半个小时的。

那人毕竟年长了几岁,沉稳的说:游戏都是有规则的,你放心,今天不管是谁,也轮不到你我买单。

后来东子闲着没事儿干,就在网上参与车牌摇号,没想到第一次就摇中了,应该很多人都清楚,在天津买车想上个津牌,那是很难很难的,所以东子当时真的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运气真好,一次就中了,忧的事买车的钱不够。

东道主呢,一开始也没几句话,也没说什么大家吃好喝好之类的客套话,几杯酒下肚后有了兴致,开始说起他在外面的经历,比如喝酒都喝天之蓝,去酒吧一瓶啤酒多少钱……

1.谁组织谁买单:谁组织谁买单是除外就餐和请客吃饭时的惯例,毕竟能够邀请到人就是请客的人面子。

我明白领导,这种聚会他不想用部门经费,他想留着请领导吃饭,用部门的经费,当作他私人的人情。他这么势力的人,不会在这些虾兵蟹将身上花一分钱,反而是他想占这些虾兵蟹将的便宜。

有一次聚餐完,东子又开车拉专理回家,专理喝多了,在路上吐了,直接吐到东子的车里面了,东子刚买几个月的新车,爱惜的不得了,看着新车被弄脏了,脸色不好看,说话也有点冲动了,专理看东子不愿意,心里就不高兴了,借着酒意把东子骂了一顿,东子当时没压住火🔥,跟专理吵了起来,最后专理自己打车回家的,东子自己又花钱把车洗了一遍。

这时,那个瞎溜达的大裤衩看热闹不嫌事大,冷不丁的接了句:既然某哥这么有诚意,那明天晚上也可以啊……

东子的堂哥在苏州一家电子厂做股长,于是东子就转了饭馆,来苏州投奔堂哥,在堂哥上班的厂里做组长,干起了老本行。

吃完了饭,准备离开,我看到桌子上还有很多肉都没有吃,很是心疼,就找服务员拿来了袋子,打包好带回宿舍,晚上做夜宵吃……

东子吃饭中间突然消失不见,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

来说说我和东子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想想也就算了,并深感做老板的不容易啊。正当我们要结束时,服务员来了,面带微笑地问我们哪位买单?

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一般有个大事小情都喜欢去饭店点餐吃饭,一般情况下在外就餐,结账买单有这么几个不成文的规定:

东子回家的那天,我要上班,就没有送他,东子自己开车离开了天津,一路风尘仆仆的回到了湖南老家。

本来饭店早就下班了,几个领班一直陪着我们,若大一个部门,没一个人提买单的事情,而且嚯嚯饭店的人,他们累一天了要回家休息。最后我僵不过他们,我把单买完就走了,让他们一直坐着,坐到天亮。

领导知道是我,到单位了领导来找我,说经费下来了,把钱给我,我说:不用了,我花这些钱彻底认清你们的真面目,值得了,但是以后再有聚会,不要叫我,我不会去,和你们这些乌合之众一起,我丢不起这个脸,一帮男人为了不结账,把饭店工作人员一直耗着,让人家咋看你们,真够好意思的。

服务员说,老板并没有交待免单,如果我们不买单,就要从她工资中扣。然后,就两只眼睛盯着我看。

东道主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明天不行明天我得去老丈人家……

我就在想,老板报警后,警察一来,这吃饭的餐费肯定还是要想办法买的,也肯定是这十个人或者其中的某个人买的。老同事吃餐饭都搞成这样,又何必聚餐呢?事情传出去,大家以后还怎么有脸混呢!

大家也分析过事情的原委,最早传出消息的人很确定的说,某某确实说了他请大家吃饭。

前同事东子非要请我吃饭,我就带了几个朋友一起去,点了一桌子菜,吃到一半,他竟然借着上厕所,一个人偷偷溜了,害的我自己买的单,第二天我找东子质问,他的一句话让我羞愧不已……

第二天,我终于打通了东子的手机,我生气的问他,为啥昨天吃饭中间不辞而别?

推杯换盏、豪言壮语、酒足饭饱后,却因无人买单而让警察来处理,搞的不欢而散,甚至相互指责,成年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何等的尴尬?

都是成年人出去吃饭为了人均不到一百的饭钱僵持,说明这十几个人也都够奇葩的,这样的聚会目的何在?而且这十个人难怪会从单位离职,估计也不太好找下家,毕竟成年人如此计较的太少见,原单位有这些人估计想好都难。

十多位原单位同事聚餐,不论出于什么目的能够把这十多个奇葩聚在一起,为了买单出现僵持,老板报警一点没错,应该由这些人来分担,而且这不是尴尬的事,这简直是出来丢人现眼的。

我拿起手机,就打阿涛的电话,谁知竟然关机了。僵持了几分钟,我就问服务员,如果我们不买单走人会怎样?服务员说她只有报警。

职场中人与人的关系很微妙,而且在当前的社会下,很多的职场人很难在一家单位从一而终,因此很多的单位人员流动属于一个正常现象,并且很多的同事之间存在竞争关系,因此很难相处的一般融洽。

那最后为什么装醉呢?最可能的原因是,他可能没料到会有那么多人,尤其还有一个不是同学,他觉得这帮人是准备宰他一刀,他那么精明的人那还能中计?

我有一个同学从外地回来了,我们几个原来走的比较近的同学决定聚一聚,一个当小老板的同学张罗的,在这里我叫她w,w大概叫了六七个同学,打电话通知了我们,xx饭店晚间六点。等我晚上六点到了饭店一下懵了,乌泱泱来了六七十个人,共六桌。这时候请客的w同学完全傻了,她眨巴着小眼睛看着这场面话都不会说了。一个平时挺活跃的同学宣布开席,大家纷纷举杯,说的话主题有两个,一是欢迎外地的同学回来,二是感谢w同学的盛情款待!这时候w的脸都绿了她硬挤出来一点笑应付着。这个饭店的老板是我们上一届的同学,大家都认识,此时的他比谁都兴奋,指挥着服务员上菜上酒。大家吃喝了一会儿,活跃同学找几个同学商量了一下,然后他就让大家安静,他说今天来了这么些同学,咱们就算同学会吧,大家AA,除了外地回来的同学其余同学每人拿五十块钱,大家纷纷响应,这时候w同学还撑了一下,说我说了我请客怎么能让大家拿钱呢吧啦吧啦,大家把钱交了以后继续喝,突然一个男同学站起来大声冲w嚷嚷道请的起客就花的起钱,我们敬了你酒感谢了你,凭什么又AA自己交钱?还有一部分同学随声附和。最后w同学又找活跃同学把钱退给大家了。这事过去近三十年了,但大家都记忆犹新,因为那天虽然经过这么多事但大家喝得真的很嗨!还有w同学整个过程赤橙黄绿的脸色让人难忘!w同学是我们当地的一个小老板,名气很大,但也不是多么有钱,这件事让她栽了个小跟头。大家至始至终不明白为什么五六个人小范围的聚会会变成五六十人大规模的聚会!后来我自己分析了一下,感觉这事应该是饭店老板干的,w找他订桌的时候他就给几个同学打电话,然后再互相转告就形成了这样一个局面!记得当时我们喝得差不多了有人已经离席了,老板还吩咐服务员上酒呢

最后买单的到底是谁呢?这个人在文章里出现过,如果你猜到了是谁,肯定会忍不住再笑一笑哈。

我回到包间,跟朋友们说了情况,问问他们有没有钱,我们凑一下把账结了,结果他们几个人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都说没钱。

大家一直喝,坐着听领导吹牛,领导喝多了话特别多,都听着,而且大家都阿谀奉承!有两个蒙古族同事,能歌善舞,边喝边唱,领导和几个女人翩翩起舞了起来,搂搂抱抱的,那个暧昧劲,要是没这么多人在旁边,估计早就。。。。

东子本来打算在公司干满15年的,现在还差2年被迫离开了公司,走的时候,又请我们玩的比较好的人吃饭,还在酒桌上跟我保证,从我手里借的钱,等半年后公积金到账了,一定马上还给我,让我放心,还要给我一张身份证复印件,我没要。我对他说,咱们也认识6年多了,感情跟兄弟差不多,我相信你不是耍赖的人,所以不用给我这些东西。东子听后很感动,喝了很多酒。吃了饭,我们一行人又去KTV唱歌唱到半夜……

东子前几年刚贷款在老家买的房子,所以手里的钱不够首付。眼看着车牌过期的日子越来越近,东子变得非常焦急,他找我借钱,我看他急用,就给他转了两万块钱,这是我当时能拿出来的所有家当了。

普通人一个月工资也就几千块,聚个餐,喝酒少也得千把块,喝酒多还大几千,半个月工资就吹牛吹一会就没了,谁不心疼啊?又没什么交情,这种情况下,谁买单谁才是傻子冤大头?

东子到家以后,我们还常联系,他做过销售,卖过早餐,半年以后,他的公积金到账,全部取出来,总共170000多块钱,还了我的16000多,余下的他在家盘了一个店面,开了个小饭馆,东子湖南人,从小爱做饭,炒的菜很好吃,所以小饭馆生意兴隆,挣了一点钱。

白酒喝完后,又要了一箱啤酒,大家喝的也有了点兴致。其实一箱啤酒压根不够,也就一人一瓶的样子,怎么说呢,也就喝了四五成吧,最多五六成。

十多位,原同事,一个买单的都没有,说明大家都是一路人,还都是聪明人,雨露同事情,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以后都没有什么交集了,顶多吃吃喝喝吹吹牛,拿自己家的银子去给别人吹牛,买单不划算

我在开饭店的时候遇到过一件特别搞笑的事,我所在的饭店就在批发市场旁边,往来的客人基本都是这家市场的业户。

我了解了东子现在的处境,马上给他转了1000块钱,让他先用着,不够了再找我拿,这钱等他有了再还,不着急!

上个月,以前一起在天津上班的老同事东子给我发信息,说他也来苏州上班了,在吴中区,问我在哪个区,我说在工业园区,他上网一查,发现我们两个人离得好近,就说星期天他请我吃个饭,好好聚聚。我想都没想,马上答应了,并约好了吃饭的地方,就在跨塘街的一家东北菜馆。

我们当时还在说论,阿涛这个人蛮重感情的,发迹了还把我们这些同一部门的十几几老同事放在心上。

原来东子开饭馆,本来生意不错,但是去年因为大环境的原因,亏的一塌糊涂,在本钱全部赔进去,连在天津买的津牌照的车也给卖了。

要不就是挑头人自己掏钱请大家吃饭、自己买单;要不就是跟大家说好AA制聚餐,吃完饭,大家就一人一份把餐费结了就可以走了。

那个去买单的哥们,掩饰不住的鄙视,说了句,切,走吧,都买过了!

一帮人就在房顶干坐着,一直坐到天色变暗——那可是夏天,天色变暗就已经差不多快七点了,可是东道主还是没有要出发的意思。

就这样,一行人晃晃悠悠的来到大街上,也没有预订饭店,晃啊晃啊晃,最后天已经黑透了,终于找了个小饭店,要了个大包厢,人确实多了点。

十多位原老同事聚餐吃饭,吃完之后居然没任何人愿意买单,大家都僵持着不作任何表示。老板最后不得不报警了,这事确实很尴尬。

门口的人已经着急了——还是听不下去了,催道:赶紧走吧走吧!

3.轮流请客买单:轮流请客买单在朋友间也很流行,而且别人请客吃过以后,另外的人要赶紧接上,否则时间长了会被朋友们诟病。

大家一看,干等也不是办法,这样再等下去,搞不好肚子又饿了。

本来大家都不高兴聚餐,尤其有领导在更不想聚,一群女人起哄,架着领导就走。在路上领导坐我的车他就说了,叫我去申请,从部门经费里面扣。我说:这些我不管,你专门管这些事你都不出面,推给我是啥意思?用经费结账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我只是你的司机,你是知道我的,我不喜欢聚会,这种吃吃喝喝最没意思。

可能是动静太大,惊醒了东道主,只见东道主猛然醒来,举起双手,大喊一声:都别动!

有了车以后,东子上下班方便了,还利用下班时间,跑跑出租,赚点业余收入。但是有了车以后,他的烦恼也来了,我们部门的专理那段时间,做起了啤酒的代理商,自从他开始推销啤酒,我们部门的聚餐活动就多了起来,专理经常让干部们交钱聚餐,啤酒从他那里拉。每次聚餐,专理都不开车,让东子开车接送,东子成了专理的专用司机了,时间久了,东子心里颇有微词,来回接送,不给东子报销油费,而且在聚餐的场合,东子也想打车去,然后喝点酒,可是专理非要让他开车去,还只让他喝饮料。

二,聚餐无人买单出现僵持确实很尴尬

又不是大老板们在一起聚会,普通人谁挣钱不要给家里面,生活过日子,没必要为了面子去抢着买单,说明这帮人虽然喝了酒,但是都不傻,都是人间清醒

他们一共来了七个人,那顿饭这几个人酒没有少喝,白的喝了三瓶多,啤酒喝了接近四箱。等到结账的时候花了1500多元,这个时候几个人都去看张罗吃饭的人,结果这人装醉跑到厕所里假装呕吐,另外几个人中老刘当然不能出钱,其它几个还都以为不是老刘就是组织者掏钱,但是组织者爬厕所里就是不出来。这样从晚上十点磨叽到快半夜十二点,老刘提出要走,这几人还不让,我去催了好几次,实在是生气了开始用言语挤兑他们。

临近开饭时,阿涛吩咐服务员按200元/客的标准上菜,并让服务员告诉厨师他自己在用餐。我们当时都很羡慕阿涛,有老板的风范。

其他人也像穴道被同时解开似的,纷纷往外走。

一行人出了饭店,也没像以往寒暄几句,好像都有点郁闷,可谓是不欢而散哈。

后来因为这件事领导受处分了,我结账的钱先生给我摆平了,领导又用经费补偿给我了,后来我再不和他们聚会,丢人现眼。尤其那些女人,脸皮厚得要命,白吃白喝也好意思。遇到这种事情不仅是尴尬,而且是丢人丢脸!

一行人出了我家的大门,但好像都不确定是要去干嘛,连那个给我打电话的家伙,在出门后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去吃饭的了,他居然反过来问我,到底有没有饭吃啊?

我觉得你提这个问题是来搞笑的,那我就也说个搞笑的,配合你一下。

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离职以后能够有10多位原单位同事聚在一起,那么肯定会有一定的目的才会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而且也一定有组织者和召集者,来告诉大家这次聚餐的目的。

第一,谁请客谁结账,这是自然的。第二,请谁谁来,客人不能随便带客人。第三,谁请客谁点菜,客人可以推荐,但不能做主!这样,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展开阅读全文

步入老年,妈妈多投奔儿女,为何很多父亲却没地方去?

上一篇

为什么农村脑溢血死亡的人特别多?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今天十多位原同事聚餐,没人买单僵持着老板报警了,尴尬不?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