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最搞笑的细节有哪些?

水浒传最搞笑的细节,和鲁迅的幽默一样,是一种含泪的讽刺,只不过更黑暗,更血腥,更让人感到窒息。

第四,燕青,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二是,马夫跑到了县衙,报了官,知县立马带着大队人马,团团围住了鸳鸯楼,知县用大喇叭喊话:

只见前面一彪军马,来寻韩存保,两家却好当住。为头两员节度使:一个是梅展,一个是张开。……张开枪马到处,杀得五六十马军,四分五落,再夺得韩存保。却待回来,只见喊声大举,峪口两彪军到:一队是霹雳火秦明,一队是大刀关胜,两个猛将杀来。张开只保得梅展走了,众军两路杀入来,又夺了韩存保。

其次,鲁提辖之前是认识郑屠的。鲁达是提辖,在军中的职责相当于司务长,做的是采买之类的工作,市场上的肉贩子,菜贩子自然都很熟识,郑屠就是其中之一。

马夫:好汉饶命,我什么都说……

其实,马夫被武松忽悠了,不管他说还是不说,武松一样不会放了他。

随后发了一则认尸启事:武松持刀行凶,拒不投降,被当场击毙,家人速来认尸。

韩存保,大宋朝一流名将,实力不逊于梁山五虎,曾与呼延灼上演了《水浒传》中最为精彩的一场龙争虎斗,是《水浒传》中非常值得敬重的一位朝廷将领。然而韩大将军成也此战,败也此战。正是在这场巅峰对决临近尾声之际,名震天下的韩大将军竟然非常尴尬地被人五花大绑地像橄榄球一样争来夺去:张清来了,“把韩存保背剪缚在马上”;张开来了,“再夺得韩存保”;秦明、关胜来了,韩存保又成为了梁山的阶下囚。天啊,俺可是韩大将军呀,施公你老玩人也不带这样的呀?相信此事必是韩存保一生之中最不堪回首的糗事!

第一,葫芦僧判葫芦案。

12.水浒的世界里也有非常光明的一面。比如,水浒的世界里似乎是没有“地域黑”的:陕西军官鲁达逃到山西可以得到当地赵员外的资助,到了河南能为河南人林冲舍生忘死;河南人林冲可以在河北沧州结交柴进这样的“凤子龙孙”;河北人武松——没错,武松是今天的河北省人,虽然离山东很近——能在山东的阳谷县当都头(这个职位大致相当于今天的县刑警队的队长),能跟河南人金眼彪施恩结拜兄弟;山东人李逵(家住沂岭百丈东,出身原是庄农)能在江西九江当狱警(小牢子);广东揭阳的好汉没遮拦穆弘、小遮拦穆春,混江龙李俊等人可以为了山东人宋江去劫法场,并在白龙庙聚义后和晁盖、吴用、李逵、花荣等一干好汉去攻打安徽的无为军(忽略地理错误)……

看看,有人说燕青是来做大事的,不能为了女色耽误自己。

如果燕青肯自我牺牲,李师师就会彻底成为自己人。

6.白衣秀士王伦和摸着天杜迁和云里金刚宋万两个“本领低微”的家伙占据梁山,居然敢于“剥下人皮蒙战鼓,截断头发做缰绳”,官府却“不敢正眼觑他”(阮小七语)。而与此同时,大量如鲁达、小李广花荣、霹雳火秦明这样出色的军官都无所事事。

潘巧云诬陷石秀对她非礼,杨雄大怒,将石秀赶出去。

戴宗的态度很明确,他表示:“不行,你不要和我出尔反尔的胡叨叨,没门!”于是戴宗就带着李逵投了一家客店休息。

这个都认识吧?鲍国安老师,《三国》中的曹操,83版水浒中扮演宋江

等到卢俊义下狱后,脑子有坑的他更加相信了自己有血光之灾的命数,所以我们可以从这个暂且认为,卢俊义这个老迷信,我们拿武力解决不了他,拿玄学就可以了。

5.衙门的公人对于犯人非常凶残,“轻咳嗽一声便是罪过”,可以随意杀害;但同样是这些人,对于谋财害命的罪犯却又毫无办法,以至于“大路十字坡,行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作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这样的顺口溜可以到处传唱。

那大王叫一声道:“甚么便打老公!”

没有人关注,反正这样了解对大家都有好处,不然到哪里去抓杀人犯?

刘太公在外面听到喊叫声,急忙带着人举着火把冲进来,只见鲁智深脱得一丝不挂,赤条条地骑在小霸王身上打得对方鬼哭狼嚎。

2.鲁提辖因人家镇关西外号太霸气骂人是狗,杀猪也是正当营生,怎能就成狗一样的东西[捂脸]。

黄信见三个好汉都来并他,奋力在马上斗了十合,怎地当得他三个住?

《水浒传》中除了好汉们义薄云天的豪侠壮举之外,还充斥着许多令人捧腹大笑的搞笑情节……

李逵在山寨憋得浑身难受,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好机会,当即一口答应下来,表示:“这个有甚难处?我都依你便了。”

戴宗听说,就退后一步,把衣袖去李逵腿上只一拂,喝声:“住!”李逵却似钉住了的一般,两只脚立定地下,挪移不动。李逵正待抬脚,那里移得动,拽也拽不起,一似生铁铸就了的。

原来桃花山的二寨主小霸主周通看中了刘太公的女儿,非要当天晚上进洞房。刘太公慑于小霸王的淫威,只好忍气吞声。

宋江还是不太放心,又婆婆妈妈的叮嘱了一顿,李逵表示他上上次跟吴用下山赚卢俊义差点和守门军干起来,差点坏了大事;上次跟柴大官人下山杀了殷天锡,害的柴进坐牢受苦,都被宋江骂过了,他已经长了记性,再也不敢惹是非了。

死不瞑目,悔不该放了马夫!

他冤!

马夫一五一十地说了。

1.开场少华山的神机军师朱武、白花蛇杨春作为强盗攻打九纹龙史进的史家庄,当地的华阴县县令并不来救援,也没有给史进任何支持;但在史进收服朱武等三人后,只是和三个人书信往来,并无任何谋反的行为,但被李吉举报后,华阴县立刻派人来捉拿史进。最搞笑的是,史大郎不肯落草为寇,夜走华阴县逃亡后,华阴县令到处捉拿史进,却始终没干涉过少华山的好汉。

武松:如此就饶不了你了!

善哉?鳝哉?

然而,这二三十个小混混,武松就对付不了。

10.梁山本领最大、或者说对山寨有决定性影响的好汉是谁?不是武艺高超的武松、鲁智深……而是出场并不多的小旋风柴进。他的“凤子龙孙”的出身,让他对北宋政坛高层很熟悉。梁山几次去东京打通宿元景的门路,都是他出面,带着精明强干的浪子燕青。

7.呼延灼围剿梁山,居然让“北宋第一炮手”轰天雷凌振在没有步兵保护的前提下带着火炮去炮打鸭嘴滩,被梁山设计活捉。把一个出色的炮兵专家派去干侦察兵的活,这样的人居然能够成为北宋军队的军事高官。

而孙二娘那里,则是把不同肥瘦的人肉当作不同的肉去卖,比如武松肥大,她就准备卖作黄牛肉,两个差官瘦弱,她就准备当作水牛肉卖。

燕青去了李师师家,试图打通和宋徽宗的关系。

拖倒在床边,拳头脚尖一齐上,打得大王叫“救人!”

鲁智深可谓粗中有细,失手打死了郑屠之后一时也是慌张了,灵机一动,就说“你诈死,洒家慢慢和你理会”,一边骂着,一边趁乱赶紧跑路。

南山橘暖/文

看看名字就知道,这二三十人都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小混混。

刘太公惊得呆了;只道这早晚说因缘劝那大王,却听得里面叫救人。太公慌忙把着灯烛,引了小喽罗,一齐抢将入来。众人灯下打一看时,只见一个胖大和尚,赤条条不着一丝,骑翻大王在床面前打。

这时候,正在喝酒的张督监和蒋门神听见了外面动静,立即停下了酒杯,一边命人关了房门,从里面紧紧锁住,一边各自手持武器,严阵以待。

“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快快投降!”

当吴用和李逵扮作算命先生时,卢俊义认为这个算命先生要价高于市场行情,定有大才,就主动上套让吴用和李逵为自己卜上一卦。生于甲子年,乙丑月,丙寅日,丁卯时的卢俊义背景干净的很,衣服不缺的他压根就不用相信这种江湖先生,但吴用说他有血光之灾时,卢俊义却比等待成绩的高考学子还紧张。最终也没听燕青的劝告,非要去东南角避难。你可以说这是天罡星要聚合卢俊义必须经历的劫数,但是卢俊义这种迷信的举动也太不正常了。

天黑以后,他让刘太公把女儿藏起来,自己脱得精光坐在新娘的床上。小霸王暗夜里摸进房里,摸到了鲁智深肥胖的肚皮。鲁智深跳下床抢起拳头就是一顿暴打。

孔亮立即回去叫人,来的都是些什么人:背后引着三二十个庄客,都是有名的汉子。怎见的,正是叫做:长王三,矮李四,急三千,慢八百。笆上粪,屎里蛆,米中虫,饭内屁,鸟上刺,沙小生,木伴哥,牛筋等。

在水浒传世界,强盗吃人司空见惯,自然也就琢磨出来人肉的各种吃法,像人心醒酒汤,按照书中描写,但凡人心,都是热血裹着,把这冷水泼散了热血,取出心肝来时,便脆了好吃。可见强盗们对吃人也已经颇有研究。

五两银子一到账,立刻就变了面皮。

这黑旋风李逵一向是“杀人不眨眼,吃人蘸点盐”,一顿离了酒肉都要难受的,所以刚刚走了二十路李逵就不干了,说:“大哥,买碗酒吃了走也好。”戴宗就跟他说:“你要跟我做神行法书,喝酒也只能喝素酒知道吗?”

事实上,郑屠虽然为人强横,但毕竟是个小贩,身处社会底层,并不是富二代,否则也不会做卖肉的小生意,所以他收入有限,哪里能出手就是五十万元包养个小三在外面快活?

军师吴用表示:“别闹了,你跑的那么快,谁能跟上你的步伐?”戴宗说:“没事没事,我这个两个外挂可以分给他一个用,就和我跑的一样快了。”

话说神行太保戴宗奉了宋江的命令,前往蓟州寻取公孙胜回来破高廉的妖法,戴宗武功不太好,想要问领导要个保镖。

杠精自己爬,别和我说这俩片段不是一个作者写的,就你知道?

两个(呼延灼与韩存保)在水中扭做一块……正解拆不开,岸上一彪军马赶到,为头的是没羽箭张清。众人下手,活捉了韩存保……却把韩存保背剪缚在马上,一齐都奔峪口。

事实证明,燕青伐木,直接救了卢俊义的性命。否则在密林之中,寇烕的妖火会直接将卢俊义焚为灰烬,可惜殿后的大将卞祥,被寇烕点燃,死于非命。可以直接的说,若卢俊义能保持他的迷信作风,认真的“分析”燕青的梦,那么对于喷火的寇烕,理论上也有防备的时间,卞祥也不用早早的领盒饭。

第二,好汉也敌不过一群混混。

事实上,以鲁达的伤害输出,郑屠能扛三拳几无可能,不过鲁达存心挑衅,而且由于鲁达工作职责是采买,小商小贩们对他都是毕恭毕敬,偏偏郑屠气不过,想要和鲁达互怼,结果鲁提辖三拳过后,郑屠,挂了。

看看,你让郭德纲这样肥肥胖胖的去装乞丐,这能行吗?

就水浒原著而言,搞笑的地方不算少,有的只是单纯的幽默,有的背后则隐含着讽刺,要说哪个最好笑,这个讲不好,这里就把我个人觉得搞笑的地方分享一下。

这厮诈死!

事情就出在“郑家娘子好生厉害”这个不利因素上,本来郑屠在外面包养小金是隐秘之事,但郑家大娘子获悉后发飙,结果搞得郑屠无法去金翠莲那里“来一发”,须知郑屠去小金那里可不只是来一发那么简单粗暴(郑屠是人,不是牲口),通常柴米油盐之类都需要钱。

鲁智深刚在五台山出家,也不曾坐禅用功,只是在堂上碎觉,当时禅和子责问他,鲁智深说“洒家自睡,干你甚事?”,禅和子无可奈何只能说了句“善哉!”,鲁智深回了一句,“团鱼洒家也吃,甚么‘鳝哉’?”,禅和子见此只能叫声“却是苦也!”,鲁智深却又回话,:“团鱼大腹,又肥甜了,好吃,那得‘苦也’。”

你说这种编排搞笑不。后来乔道清施三昧神水,灭了寇烕的妖火并将其斩杀,为旧友报了仇。

孔家兄弟都是地主家的少爷,平时养尊处优,练练武功,没吃过苦。

由此可见,鲁达本就对郑屠不怎么当回事儿,所以当他获知郑屠这种货色居然号称“镇关西”的时候,就当场爆发了。

《水浒传》提前结束!

武松:说实话,我就饶了你!

此时李师师是真心真意看上了燕青,是动了真情了。

”外室”:郑屠在外面给她租个房子暂住,有“生理需求”的时候到这里来一发,然后就“仰天大笑出门去”,说穿了,金翠莲就是个性奴。

9.“打虎从来有李忠,武松绰号尚悬空”。本领低微、为人吝啬的李忠居然绰号“打虎将”。梁山上绰号与“虎”有关的人普遍本事平平:花项虎董旺、锦毛虎燕顺、跳涧虎陈达……或许插翅虎雷横是个例外。而景阳冈打虎的武松,沂岭杀四虎的李逵绰号却与“虎”无关。

3.潘巧云当着杨雄兄弟的面说他不行,导致内脏损伤。

文/逻辑文史游

水浒最搞笑细节:

戴宗也同类人,只不过电视剧把他美化了,在书中因为宋江不曾送礼给戴宗(宋江有意如此等戴宗找他麻烦,两人好相见),当时戴宗还不认得宋江,只知道新来的囚徒不给他银子,于是把送宋江痛骂一顿。

马夫:句句是实,倘若有一句是假,就让我生疥疮。

“只听耳朵边风雨之声,两边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下如云催雾趱。李逵怕将起来,几遍待要住脚,两条腿那里收拾得住,却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脚不点地,只管的走去了。”

当然是戴宗整李逵的情节了,真实演绎什么叫做:四两拨千斤。

见刘太公心事重重很不开心的样子,鲁智深便好奇地追问什么事,如果有啥困难尽管说,他一定帮忙。

书中写:只见孔明披着头发,身穿羊裘破衣,右手拄一条杖子,左手拿个碗,腌腌臜臜在那里求乞。见了时迁,打抹他去背后说话。时迁道:“哥哥,你这般一个汉子,红红白白面皮,不象叫化的。北京做公的多,倘或被他看破,须误了大事。哥哥可以躲闪回避。”说不了,又见个丐者从墙边来。看时,却是孔亮。时迁道:“哥哥,你又露出雪也似白面来,亦不象忍饥受饿的人。这般模样,必然决撒。”

然而,郑屠为嘛要在卖身契上签署“三千贯钱”呢?这个属于金翠莲和郑屠二人之间的默契。金翠莲明知郑屠不会真给钱,她只是暂时找个落脚之处,而郑屠也心知肚明,既然“虚钱实契”就能把事儿办了,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石秀很聪明,将两人衣服脱光,随后将刀放入和尚手中。

原因有二。

11.鲁达去东京路上,“贪看山青水秀”,不仅一身好武艺,而且有丰富细腻的感情,放在今天好莱坞大片里绝对一号男主角。黑旋风李逵去接老娘,路上追赶小兔子。武松在张青的黑店里,不肯杀害押解自己的公人。赤发鬼刘唐、阮氏三雄、拼命三郎石秀……都是武艺高强、情感细腻丰富的人。然而,这些高贵的闪光点,在北宋妇女的眼里却似乎是一文不值,理由是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单身终老。108条好汉中,有家室的有神医安道全,通臂猿侯健,玉臂金大坚,一个是医生,一个是裁缝,一个是雕刻匠,都是有收入的手艺人。此外有家室的就是大富豪玉麒麟卢俊义和圣手书生萧让。实际上水浒的世界里,是否有收入似乎是男性能否结婚的唯一条件。所以武大郎一个小贩可以娶潘金莲这样的美女,出于同样的道理,打虎后的武松可以慷慨地把银子分给猎户,但得知张督监要把玉兰许配给自己之后,却开始攒钱。

我们比较下宋江买阎婆惜的六十贯钱,即可得知,金氏父女“三千贯钱”的卖身契,其实就是个骗局。

血溅鸳鸯楼,武松一手提着滴血弯刀,一手攥住马夫的衣领,马夫吓的魂不附体,差点尿了裤子,接着,武松与马夫展开一场对话。

刘太公说,你一个过路之人,这种事帮不上忙。只管睡你的觉,明天趁早好赶路。

另外,黄信这个外号上了梁山还继续用,也不知道尴尬不尴尬。

所以说当他金老汉提及郑屠绰号是“镇关西”的时候,当场暴跳如雷:

那大王摸进房中,叫道:“娘子,你如何不出来接我?你休要怕羞,我明日要你做压寨夫人。一头叫娘子,一头摸来摸去;一摸摸着金帐子,便揭起来,探一支手入去摸时,摸着鲁智的肚皮;被鲁智深就势劈头巾角揪住,一按按将下床来。那大王却挣扎。鲁智深右手捏起拳头,骂一声:“直娘贼!”连耳根带脖子只一拳。

每次读《水浒传》的这一段,我都觉得非常有意思,聪明又有趣的戴院长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英雄。

“呸!俺只道是哪个郑大官人,却原来是杀猪的郑屠。这个腌臜泼才,投托着俺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做个肉铺户,却原来这等欺负人!”

《水浒传》里有趣搞笑的细节有很多,限于入篇幅,仅举一例如下:

名称是:鲁智深光着屁股痛打小霸王

但是这个李逵是个贼精贼精的家伙,他一听可以喝酒,就开始得寸进尺的说:“便吃些肉,也打甚么紧。”

5.丑郡马宣赞:张清,我不信你扔石头能打到我。

武松醉酒后发酒疯,将孔亮打了一顿。

那差拨不见他把钱出来,变了面皮,指着林冲骂道:“你这个贼配军,见我如何不下拜?却来唱喏!你这厮可知在东京做出事来,见我还是大剌剌的。我看这贼配军,满脸都是饿文,一世也不发迹!打不死,拷不杀的顽囚!你这把贼骨头,好歹落在我手里,教你粉骨碎身。少间叫你便见功效。”

那节级(戴宗)便骂道:“你这黑矮杀才,倚仗谁的势要,不送常例钱来与我?”宋江道:“‘人情人情,在人情愿。’你如何逼取人财?好小哉相!”两边看的人听了,倒捏两把汗。那人大怒,喝骂:“贼配军安敢如此无礼!颠倒说我小哉!那兜驮的,与我背起来,且打这厮一百讯棍。”两边营里众人都是和宋江好的,见说要打他,一哄都走了,只剩得那节级和宋江。那人见众人都散了,肚里越怒,拿起讯棍,便奔来打宋江。宋江说道:“节级,你要打我,我得何罪?”那人大喝道:“你这贼配军是我手里行货,轻咳嗽便是罪过。”宋江道:“你便寻我过失,也不到得该死。”那人怒道:“你说不该死,我要结果你也不难,只似打杀一个苍蝇。”

戴宗

潘驴邓小闲

还有,为什么燕青总是同李逵混在一起?

关于《西游记》和《水浒传》中素酒的概念其实很模糊,可以理解为水果酒、浓度低的酒、少喝点酒这个三个意思。反正戴宗的意思就是让李逵不要喝醉了。

8.孙二娘卖人肉包子的生意似乎一直不错,官府从不干涉,最终黑店干不下去上二龙山,是因为帮助了反抗张督监、张团练谋杀暗害的武松。

或许有人会说花费50万娶个媳妇,也不算亏,大家忘了一点,郑屠是有老婆的,金翠莲嫁给郑屠并非明媒正娶,她甚至连“妾”都不是,具体来说,她是“外室”。

是因为马夫的誓言没有诚意吗?生疥疮?怎么不说生痔疮呢?

1.宋江扛大刀扛出锄头的感觉。

这时候一向喜欢跟着哥哥们下山玩儿的黑旋风李逵就跳出来说,他非常愿意更戴宗走一趟。

在这个套路中,金翠莲和郑屠各取所需,郑屠满足了生理需求,而小金乐得好吃懒做,有人供养(目测可知,“三观扭曲的人”相互之间更容易成为朋友)。

:只见宋江披散头发,倒在尿屎坑里滚,见了戴宗和做公的人来,便说道:“你们是甚么鸟人!”戴宗假意大喝一声:“捉拿这厮!”宋江白着眼,却乱打将来;口里乱道:“我是玉皇大帝的女婿!教我领十万天兵来杀你江州人。阎罗大王做先锋!五道将军做合后!与我一颗金印,重八百余斤,杀你这般鸟!”

书中多数人的外号都是别人给的,根据这人的外貌特征、武艺特长,从而给了外号,唯独到了黄信这里他的外号是自己起的,他放大言要捉尽了清风山、桃花山、二龙山的强人,所以唤作镇三山。

但我们这个认知在淮西又被打破了。

李逵信以为真,连连叫苦,承认了自己昨晚偷吃牛肉的事情,戴宗又说:“完了完了,怪不得我今天也收不住步伐,只能一起去天尽头走一回了,恐怕三五年才能回来呢!”

戴宗从后面慢慢悠悠的赶上来问道:“李大哥,怎的不买些点心吃了去。”李逵一见他来了简直看见救星一般:“哥哥,救我一救!饿杀铁牛也!”

一是,马夫跑到外面,大声呼救,杀人啦,杀人啦,快来救命!不多会儿,周围的邻居都来了,有的拿棍子,有的拿刀,有的拿弓箭,把武松团团包围……

只见管营道:“新到囚徒武松,你路上途中曾害甚病来?”武松道:“我于路不曾害,酒也吃得,肉也吃得,饭也吃得,路也走得。”管营道:“这厮是途中得病到这里,我看他面皮才好,且寄下他这顿杀威棒。”两边行杖的军汉低低对武松道:“你快说病。这是相公将就你,你快只推曾害便了。”武松道:“不曾害,不曾害,打了倒干净!我不要留这一顿寄库棒,寄下倒是钩肠债,几时得了!”两边看的人都笑。管营也笑道:“【想是这汉子多管害热病了,不曾得汗,故出狂言】。不要听他,且把去禁在单身房里。”

施恩

人肉的各种做法

武松手起刀落,马夫人头落地!武松为何要杀马夫呢?

83版水浒中的李逵,扮演者国家一级演员董子武

戴宗听了点点头说:“你这个主意不错啊,要不然可能要一直跑下去,一直跑到明年正月初一,恐怕也不能停下。”李逵一听吓坏了,继续哀求道:“好哥哥,休使道儿耍我!砍了腿下来,你却笑我!”

于是戴宗“取四个甲马,去李逵两只腿上也缚了”,又让李逵紧了紧包袱,对他说了句:“我给你作法,八百里就停,你到前面酒店等我。”说完念念有词,对着李逵的腿吹了口气,“逵拽开脚步,浑如驾云的一般,飞也似去了”。

戴宗自己吃了饭,悄悄的来到后厨房里看,只见李逵问店家要了一大盘子牛肉,两大碗酒正在那里痛快的吃喝。戴宗看了之后没有声张,心里盘算着: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想不戳穿他,明天小小的耍他一耍就是了。

李逵听罢,叫起撞天屈来,说啥也不愿意呀!戴宗见他搞笑就说:“你从今以后只依我一件事,我就让你停下来。”李逵哪里敢不依,直管戴宗叫爸爸:“老爹,我今都依你便了。”

第三,有钱公子哥乱化妆。

马夫是张督监的仆人,如果武松心肠一软,把马夫给放了,最可能带来以下两种后果:

戴宗在原地哈哈大笑:“让你小子偷吃肉不听话,今天一天也不让你吃饭”。李逵虽然贼精,但是个粗线条,也不懂的戴宗这“神行法”的门道,本来以为就和平时走路一样,结果发现就像腾云驾雾一样:

在浔阳江上,被发配的宋江遇到了做水贼的张横,当时张横就问宋江几人,你们要馄饨还是板刀面?要馄饨的,自己脱光了衣服往水里跳了自杀,要板刀面,老爷有一把泼风也似快刀,我只一刀一个,就剁你们下水。

镇三山镇不得三山

卢俊义,一表人才,由河北三绝之称,却是个纯种的愣头青。昱岭关主动送人头是卢老二一生抹不去的污点(卢老二也没活多久),除了这个,卢老二飘忽不定的信仰也是搞笑的很。

然后戴宗又说:“今天真的好奇怪呀!我的两条腿也停不下来了。”李逵听了更是叫苦连天说:“我这鸟脚不由半分,自这般走了去,只好把大斧砍了那下半截下来!”

结果,穆春找了一群赌徒,人多势众,就将薛永抓住暴打了一顿。

看看,武功再高也敌不过人多。

但燕青就像一块木头,不得不让人怀疑他的性取向。

83版水浒中的武松,扮演者祝延平

搞笑片段:史进见了顾大嫂,吃了一惊,做声不得。顾大嫂一头假啼哭,一头喂饭。别的节级便来喝道:‘这是该死的歹人!“狱不通风”,谁放你来送饭!即忙出去,饶你两棍!’顾大嫂更住不得,只说得:‘月尽夜……叫你……自挣扎。’史进再要问时,顾大嫂被小节级打出牢门。史进只听得‘月尽夜’三个字。原来那个三月却是大尽。到二十九,史进在牢中,见两个节级说话,问道:‘今朝是几时?’那个小节级却错记了,回说道:‘今日是月尽,夜晚些买帖孤魂纸来烧。’史进得了这话,巴不得晚。一个小节级吃得半醉,带史进到水火坑边,史进哄小节级道:‘背后的是谁?’赚得他回头,挣脱了枷,只一枷梢,把那小节级面上正著一下,打倒在地。就拾砖头敲开木,睁著鹘眼,抢到亭心里;几个公人都酒醉了被史进迎头打著,死的死了,走的走了。拔开牢门,只等外面救应。又把牢中应有罪人尽数放了,总有五六十人,就在牢内发起喊来。

于是李逵和戴宗收拾了行李,两人一起向蓟州进发。

鲁智深喝道:“教你认得老婆!”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3.李逵:你瞅啥,焦挺:瞅你咋地 李逵住进骨科医院。

差拨

有人报知太守。……程太守便点起一应节级、虞候、押番,各执枪棒,去太牢前呐喊。史进在牢里不敢轻去。外厢的人又不敢进去。顾大嫂只叫得苦。

武松被发配到孟州牢城营,武松这人脾气倔,绝不肯贿赂管营和差拨,当时在大堂上按照惯例新来的犯人要打一百杀威棒,如果犯人有病,则可暂切记下。而有钱的犯人,自然就会以有病为名把这杀威棒寄存了。而武松不肯给钱,然而小管营施恩却看上了武松这身功夫,突然说了武松有病,武松依旧倔强,表示我好好的,酒也吃的,肉也吃得,然而管营却硬是说武松就是有病。

水浒传中的“变色龙们”可是很多,最典型的林冲遇见的沧州牢城营差拨,宋江遇见的戴宗。林冲给差拨钱前,他这样骂林冲。

古代货币制度中,银子虽然是硬通货,但并不是经常参与直接买卖,因为一两银子的价值非常可观,从《红楼梦》中可以获知,刘姥姥进一次大观园的收入是五两银子,这五两银子让她的家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贫如洗的佃户,顺便广置田宅的地主,我们由此得知,刘姥姥的五两银子,相当于现在不低于伍万元的购买力。

结果单单是清风山的三人联手,十回合就把黄信给锤了。

看来,石秀对官员实在太了解了。

《水浒传》中搞笑细节不少,其中最搞笑的要数武松了。

被鲁提辖打死的郑屠死是真的冤!

李逵在《水浒传》中向来都是抡着两把板斧风风火火地追着别人砍,从来也没有吃过什么时候大亏,但这一次遇到了世外高人罗真人,李逵可谓是吃足了苦头。先是被两个黄巾力士押着风驰电掣地飞,吓得李逵“魂不著体,手足摇动”,那情景就如同《大话西游》里的吴孟达被蜘蛛精和白骨精架着来回飞一样,估计每变换一次方向,李逵被吹成扫帚的头都会改变一次指向。之后,李逵又被扔到府衙里,不但被淋了一头狗血,还被倒了满身的屎尿。威镇天下、让多少敌手闻名丧胆的黑旋风,带着一身屎尿狗血被人屈打成了“妖人李二”,可谓《水浒传》中非常搞笑的一件事情。每每想到李逵“妖人李二”的形象,总是让人忍不住捧腹大笑:铁牛,你也有这么惨的时候!

2.郑屠“托在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只是个卖肉的,却敢绰号“镇关西”,敢霸占金翠莲,欺凌压榨金家父女,当地官府并不来干涉;有一身好武艺的军官鲁达打死了镇关西,立即被追捕。

更惨的是这一路上停不下来,看见好吃的好玩的根本不能买也不能吃,李逵心里苦啊,一路上直喊戴宗:““爷爷,且住一住!”可是戴宗在后面不远处,假装听不见,根本不理他。

读者诸君可瞅准喽,金翠莲的诉求是和郑屠“完聚”,并非是索要郑屠在卖身契上承诺的钱财,而鲁提辖想当然的认为郑屠“欺男霸女”,须得为金翠莲伸张正义才可!

戴宗道:“你如今敢再瞒着我吃荤么?”李逵道:“今后但吃荤,舌头上生碗来大疔疮!我见哥哥要吃素,铁牛却吃不得,因此上瞒着哥哥,今后并不敢了。”

李逵表表示:“这两条腿,方才是我的了。”从此,一路上对戴宗言听计从,再也不敢偷偷喝酒吃肉了。书中写到:李逵从此那里敢违他言语,于路上只是买些素酒素饭,吃了便行。

鲁智深逃难路过桃花村,借宿在庄主刘太公家里。刘太公叮嘱鲁智深,晚上不管外面有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

史大郎的水浒路,前半程轰轰烈烈,气壮山河,但后半程从刺杀贺太守开始就一路下坡,先是 折锐芒砀山,再又失身东平府,好不容易顾大嫂带来里应外合、劫牢反狱的讯息,史进居然还算错了时间,搞了一场尴尬的狱中暴动。想想史大郎站在牢门口的模样就十分好笑:我是进来呢,出去呢,还是就这样站着呢?唉,人点背起来,不光妓女欺负你,连记性也戏弄你!

石秀一来为了洗清自己,二来防止杨雄将来被奸夫淫妇所害,突袭一刀割喉杀死来杨家通奸的和尚,又乱刀捅死了望风的道士。

水浒传的名场面之一,吸引女性的五大要素,亘古不变,第一件,潘安的貌,第二件,驴儿大的行货,第三件,似邓通有钱,第四件,小,就要绵里针忍耐,第五件,要有闲工夫。

西门庆

说你生病,你就是生病

鲁智深得知这一情况,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脾气又上来了,非要为刘太公作主,救出他的女儿。

病大虫薛永武功很高,从背后一跤撂倒穆春。

宋江有着很好的表演天赋,他因浔阳楼题反诗而被问罪。经戴宗指点,宋江仓促之间便拿捏到了装疯卖傻的精髓,未经排练便把一个颠狂疯人演绎得惟妙惟肖,迷惑了包括蔡九知府和黄文炳在内的所有人。要不是黄文炳凭借逻辑推理判断出宋江是装疯,单看外在表现任何人都会觉得宋江是个无药可救的精神分裂症兼躁狂妄想症患者。由此足可见宋江一流的表演天赋。想想日后威风八面坐镇一方的封疆大吏,再看看眼前屎尿满身的疯人宋,唉,大人物的起伏真是咱们小市民无法想像的。不过,每每看到公明哥哥屎尿满脸满身地坐在箩筐里边扔粪便边喊自己是玉皇大帝女婿的模样,总是忍俊不禁笑出声来。再联想后来的关胜、呼延灼、董平等人都是被公明哥哥这双玩过屎尿的手扶起来时,就更加令人捧腹了。

既然郑屠“虚钱实契”把小金办了,就算三千贯钱不兑现,但人家的饮食起居还是要供养的,这下好了,他被老婆压制,不能到小金那里提供资助,小金只能和父亲(身份存疑,骗婚集团内部拍档)到酒馆茶楼卖唱度日。

小霸王带来的随从见状一齐上前相救,鲁智深这才起身又打倒了几个随从。小霸王趁机爬起逃之夭夭。

林教头,我也闻你的好名字,端的是个好男子!想是高太尉陷害你了。虽然目下暂时受苦,久后必然发迹。据你的大名,这表人物,必不是等闲之人,久后必做大官。

李逵又叫苦,刚才停不下来,现在又走不动了,这可咋办?便叫道:“哥哥救我一救!”戴宗直接过来抓着他,一起跑起来,李逵一路上哀求,要求休息一下,戴宗直到前面的客店才停下,才给李逵卸下甲马。

结果,这两人异想天开的办做乞丐,混入大名府,倒是把时迁吓得半死。

然后到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之后,吃了饭准备上路了,戴宗对李逵说:“我昨天没有使神行法,今天要整儿八经赶路了,也得给你拴上四个‘外挂甲马’,这样你才能跟上我的步伐。”李逵一听还挺高兴的,因为他没有体验过这么神奇的外挂法宝。

可武松根本没有家人,最后武松尸首被丢进了乱坟岗……

这种既搞笑又哭笑不得辣眼睛的场景,电视剧自然无法照本宣科。想切身感受真实场景,还得从《水浒传》原著中细细品味。

3.董超、薛霸身为东京汴梁衙门的“公人”,收了高衙内的贿赂,想在野猪林谋杀林冲,被鲁达救下,两个人企图谋杀的行为并未受到任何惩罚,后来又去了北京(这是宋朝的“北京”)大名府当公人,试图谋杀卢俊义,被燕青射死。

变色龙们

李逵很殷勤的讨好戴宗,“搬一碗素饭,并一碗菜汤,来房里与戴宗吃。”戴宗就问他:“你光给我吃可不行,你自己咋不吃饭呢?”

武松:你说的都是实话吗?

还有黄文炳肥胖,李逵就觉得他做烧烤很好,就把人边片边烤了。

孙二娘

板刀面和馄饨

83版水浒中的鲁智深,扮演者是原山东省举重队队员于守金老师

然而,李师师看上了燕青:李师师非要看燕青的花绣,还动手动脚。燕青无奈,只能脱了衣服。李师师看了,十分大喜,把尖尖玉手,便摸他身上。燕青慌忙穿了衣裳。李师师再与燕青把盏,又把言语来调他。

鲁智深是公平侠义的化身,嫉恶如仇的代表,凡是遇到鲁智深的恶人都难逃公理的惩治。小霸王正是遇到了鲁智深,不但没有等来美女入怀的销魂,自己被人暴打一顿不算,还大大地丢了把人。欲念亢奋的周通摸着鲁智深毛茸茸圆咚咚的大肚皮,居然毫无察觉,被打还在叫“甚么便打老公!”周通啊,周通啊,你确定你真得是色狼出身吗?这么反差巨大的肚皮你居然还摸得飘飘欲仙?要是让你摸李师师的肚皮还不得当场暴毙啊?更好笑的是鲁大师,让你装新娘,你躲到帐子里不就行了嘛?结果鲁大师还真得入了角色,自个儿脱了个赤条条光溜溜,一副要洞房花烛大干一场的模样。此情此景,谁见了不得大呼救命啊?可怜的周通被赤条条的鲁大师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切切实实地体验了一把被人凌辱的感觉!如此匪夷所思的场景,相信把赶来的刘太公和众喽罗都看傻了!想要霸王硬上弓的周通,差点被人给霸王硬上弓了!阻止施暴者的鲁智深,差点成了强暴的实施者!桃花庄之夜果然是桃色迷离!

要知道,李师师和宋徽宗未必是真心,只是变相接客而已。

戴宗一看是特别爱惹事儿的李逵,就有点不想带他一起玩儿,他表示:“你想去也可以,必须要保证一路上都跟我一起吃素,而且什么事都要听我的,否则我的神行法就不灵了,耽误了哥哥的大事,就都怪你都怪你!”

而事实上,我们可以分析得出,金翠莲父女二人其实是个骗婚团伙。从卖身契来看,金翠莲的身价是三千贯钱,从汉代以降,虽然货币的购买力时有波动,但大体上维持一个平稳的价值区间,那就是一贯钱相当于一两银子。

李逵含糊的说了句:“我不饿,还不想吃呢。”然后就走了。戴宗心里门儿清,认定李逵肯定要捣鬼:“这厮必然瞒着我背地里吃荤。”

最后,武松在前后夹击之下,寡不敌众,束手就擒,张督监惊魂未定,上次让武松逃了,这次说什么也不给武松机会了,只见他亲自提着刀,朝着武松的胸膛猛刺几刀,武松倒在了血泊之中,眼睛瞪的老大,死死地盯着天空……

然而,两人怎么会深夜跑到街上互杀,还赤身裸体呢?


搞笑的细节其实真不少,随便说几个。

搞笑的事情发生了,地方官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竟然说和尚和道士是同性恋情人,因为争风吃醋,互相杀死。推测是和尚杀死道士后,再自杀。

见到这伙人都被打跑了,鲁智深才穿上衣服。

首先,金翠莲哭诉的内容并非是郑屠“虚钱实契”,更不是郑屠“强要了奴家身体”,而是“他家大娘子好生厉害,催逼厉害,不容完聚”。

眼看到了夕阳下山,已经跑了一天了,李逵“又饥又渴,越不能够住脚,惊得一身臭汗,气喘做一团肚里又饥又渴,越不能够住脚,惊得一身臭汗,气喘做一团”。

公明哥哥:速去抢救宣老弟。









李逵伸着手去追,可是只隔一丈来远近,总是够不着。李逵非常难过的哀求:“好哥哥,等我一等!”

戴宗就说:“你肯定昨天没听我的话,偷偷破了戒,今天连我的法术也不好使了,你自己只管走吧。”李逵继续哀求,戴宗又说:“我的这法,不许吃荤,第一戒的是牛肉。若还吃了一块牛肉,直要走十万里方才得住。”

宋代和清代的货币换算是个复杂的学术问题,另类君无力解释,但宋代一贯钱相当于一两银子这个认知没毛病,我们可以想见,三千两银子,如果直接折合人民币的话,俺今天的价格大概是3000×120元/50g=36万元,扣去中美贸易战、猪肉价飙升和通货膨胀因素的话,大概相当于50万人民币。

4.宋江再次上榜,这次是吃播,吃大粪。宋头领和兄弟吃酒吃大发了,酒后想去K歌,结果附近停电,郁闷之下写了一首小诗,结果成功入狱,为保命干大事戏精上身,给县太爷来了场吃播。

在宋军与淮西核心部队交战时,燕青说自己做了噩梦,认为卢俊义不应该亲自上战场,恐有不测。这要是之前的卢俊义,估计就乖乖缩到营中了,但是这次他居然以家国大义为理由认为燕青在扯淡。燕青无奈,说你不信我也无求所谓,跟我点步兵,我给你探路去。卢俊义应允,但是冷笑不止。后来燕青引着众人,在那里砍伐树木,卢俊义也是一副嘲笑鄙夷的姿态。

戴宗也不理他,只从自己的怀里摸出几个炊饼自己吃起来,李逵叫道:“我不能够住脚买吃,你与我两个充饥。”可是戴宗表示:“兄弟,你要是能追上我,我就分给你两个吃。”说完一溜烟跑了。

但其实如果燕青搞定了李师师,对梁山的大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4.公人谋杀军犯在水浒的世界里似乎非常常见,遭遇类似谋杀的还有武松。

按郑屠老婆的本意,只是想出口恶气让金翠莲好看,她哪能想到居然引来了鲁智深,结果老鲁三拳打死了郑屠,之后的结局是,郑家大娘子成了寡妇,孤苦伶仃,而金翠莲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在山西赵家庄,物色到了下一个金主“赵员外”,这次活儿做的漂亮,直接成了赵员外的小妾,有了安身立命之所,还报答了鲁智深的恩情,让老鲁去五台山出价为僧,此是后话,暂且不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遇到丈夫出轨,千万不要大发雌威,要理性解决,否则现实会让你欲哭无泪啊-_-||

展开阅读全文

雌激素失衡会有什么表现呢?

上一篇

如果美俄真刀真枪干起来,印度、越南会帮俄罗斯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水浒传》中最搞笑的细节有哪些?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