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为什么要下旨让大学士尹泰给小妾下跪磕头?具体是怎么回事?

雍正十年(1732年),雍正下了一道非常幽默的圣旨,这道圣旨是奖赏大学士尹泰的圣旨,但一般大臣接圣旨之后都要先跪谢皇恩,不过雍正却特意在圣旨中明确交代让尹泰先向侍妾徐氏跪谢再跪谢圣旨,让一家之主向侍妾下跪,这在注重封建礼法的古代是非常难堪的事情,但雍正圣旨一下,尹泰也只能照办,而尹泰跪谢侍妾反而让他的儿子对雍正感恩戴德,下面就来详细说一说雍正如何会下这么一道幽默整人的圣旨。

这样的事例也不只这一桩,早在雍正三年,雍正帝就提出要代办大臣家事,说如果大臣中有怕老婆、受到老婆掣肘的,可以秘密上奏,“朕代诸大臣处分”。

最后顺带说一说,虽然尹泰和尹继善名字看起来都姓“尹”,但事实上他们却根本不姓尹!尹泰和尹继善都是正儿八经的旗人,而且是“上三旗”之一的镶黄旗满洲!二人的姓氏是满洲老姓——章佳氏,跟乾隆年间的宰辅兼名将阿桂同姓,但不在同一旗下,应该不是近亲。所以,套用现在一些电视剧的说法,尹继善应该叫“章佳·尹继善”。当然,清朝时没有这么叫的,他就叫尹继善。充其量也就是后面加上章佳氏——“尹继善 章佳氏”。

此等事览而不嘉悦者除非呆皇帝也!

尹泰作为典型的满洲官僚,思想极为保守,家规极严。一直到尹继善官至总督时,他的母亲徐氏在家庭中地位仍然十分低下,“青衣侍屏偃”。穿着下等人的衣服,在家中伺候尹泰和他的嫡妻。比如,尹泰和嫡妻吃饭时,徐氏只能在一旁伺候着,等到尹泰夫妻吃完饭,徐氏才能吃剩饭。

在年羹尧最为得宠的时候,雍正曾命人用六百里加急将岭南地区的荔枝送给远在西北的年羹尧品尝;在“田李争斗”中,雍正坚定了站在了田文镜一边,将李绂一撸到底,并且还劝慰田文镜“莫小气”;而在朝中大臣对于李卫在西湖中央湖心岛办公的行为进行大肆弹劾的时候,雍正直接选择了视而不见,继续信任重用李卫。

从此,在雍正皇帝的直接关心培养之下,尹继善开始了漫长显赫的仕宦生涯。

尹继善是小老婆生的。

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尔等大臣若不负朕,朕再不负尔等也。勉之!

尹继善生母的情况,雍正早有耳闻。雍正十年(1732)冬。尹继善奉旨调任云贵,入觐皇帝。临行之前,雍正非常关心地问他:“汝母受封乎?”

紧接着,满汉内阁大学士,手捧玺书,高呼:相国与夫人跪下接圣旨!

雍正元年(1723年),雍正朝的首次科举考试,尹继善便考中了进士。

因此,徐氏这个侍妾,相当于家庭中的一个高级丫鬟。尹继善虽然当了高官,他的母亲在家庭中的地位,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提高。

于是雍正直接派了太监和宫女到尹泰家里,把徐氏给扶着坐在了榻上,各种打扮了一番。而且还让大家都来祝贺徐氏荣升诰命夫人。

李卫是买来的官,结果成为了江苏巡抚,田文镜连进士都没考上,也能够做到河南巡抚。他们的政绩都是相当出众了,由此可见雍正用人的确很有一套。

这件事记载是否真实呢?雍正是否真的会这样多管闲事?

尹继善向雍正御前述职之后,雍正就问尹继善的母亲是否接受过诰封。一般做到总督这个级别的人他们母亲也都会接受朝廷诰封,况且尹继善之父尹泰还是大学士,更是可以享受诰封夫人的待遇。

雍正是一位个性十分鲜明的皇帝,他愿意不拘一格降人才,不管你资历深浅,只要你有本事,那就能够得到重用。

尔等如此使朕畅快,何疾不治,何病不除?朕躬甚安,已痊愈。朕之亲切宝贝尔等俱好么?

按说母以子贵,徐氏是可以请封的,但是尹泰家法森严,继善提过一次,被父亲尹泰骂了个狗血喷头,再也不敢提了。所以徐氏到现在还是每天衣着简朴,和仆人们一起小心伺候着老爷太太。

多少老臣们都在眼红,可是没办法,雍正就是这么一个锐意改革之人。不过雍正在位时间太短,才13年。他儿子乾隆上台以后,跟他执政风格完全相反。尹继善这位34岁的两江总督只能长期在外,前途停滞不前长达30年之久。

拜的含义,据《说文》引扬雄说:“拜从两手下。”表示双手作揖,或下拜,并不一定是磕头。

这是啥意思呢?就是说你尹泰啥本事没有,要不是徐氏给生了个好儿子,你能成为宰相?现在老子要封徐氏为一品诰命夫人,你这家伙得先拜谢徐氏,再来奉诏。

尹继善拜谢下来,回家告诉了父亲。没想到尹泰非但不喜,反而大怒,骂尹继善说:\”肯定是你向皇上恳求来的,你想用皇上来压我是不是?!\”二话不说叫来家人,杖责继善。

还祈时赐教言,以警愚顽,是为厚幸。专此肃谢。顺颂台祉。

在与雍正见面的过程中,风度翩翩、才华横溢的尹继善给雍正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而在得知尹继善是尹泰,这位早在康熙朝时期就与雍正有过交往的重臣之子后,更是对尹继善赞誉有加。

汝,庶出也。嫡母封,生母未封。朕即有旨。

尹继善非常得皇帝的宠幸,但他不是尹泰的正妻所生,他的生母徐氏地位非常卑微,是尹泰的小妾。

首先,雍正帝自己就是庶出。他的母亲是德妃,雍正即位后,母以子贵,尊为圣母皇太后。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雍正和尹继善,感同身受。

有一次,尹继善奏河工事,思路清晰,调理清楚,解决问题方法得当,深合机宜,雍正皇帝龙心大悦,非常欣赏。因此,雍正嘉奖道:

尹继善为尹泰第五子,聪明早慧,聪明过分的人,长相和一般人往往大不相同:

就这样,徐氏南面而坐,尹泰则是在众人的观摩下,跪拜了徐氏,之后尹泰又与徐氏“重行夫妇合卺结褵之仪”,这场“风波”才算就此平息。

按理来说,雍正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也能想通伊泰的立场,但他还是下令伊泰要给予自己的夫人,哪怕只是小妾应有的尊重,要视其为正式妻子看待,不得随意指责打骂。雍正生气得大骂伊泰,没有徐夫人,就没有尹继善,没有尹继善,就没有伊泰的“兵部尚书”,换句话说,就是“你这个位置是靠你儿子得来的,要不是看在你儿子面子上,我随时可以撤走你!”

在尹继善高中进士、受到雍正帝的重视和重用之后,“退休”在家多年的尹泰也时来运转。雍正元年,尹泰被重新启用、出任内阁学士。不久之后又升任工部侍郎,继而又升任左都御史。雍正七年,就在尹继善升任署理河道总督的同一年,尹泰被雍正帝正式晋升为了东阁大学士!尹泰一个曾经的“病退老头儿”,就这样靠着儿子一步步爬上了清王朝大臣的巅峰——正一品大学士。

但更得雍正看重的是他的儿子尹继善,给小妾下跪这事,就因尹继善而起。

这个小妾有何本领,竟然惊动了雍正?雍正为何干涉大臣的私生活?他又为何管得这么宽?下面我为您做一个详细的解释。

因为儿子,升爸爸的官。

尹继善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病逝,死后被乾隆追谥为“文端”,乾隆还写了很多首诗来怀念他。

想要坐稳江山,雍正必须建立自己的人才网络,尹继善不仅在科举中展露头角,其谈吐远见更得到了雍正的高度赞扬,在封建王朝,一个人得到了皇帝的赏识,那他必然飞黄腾达,甚至会给整个家族带来曙光。因而尹继善在官场上步步高升,畅通无阻,直至“两江总督”之高位,当然也给他的父亲伊泰带来了好处,从“内阁学士”一路升到了“兵部尚书”。

而伴随着尹继善不断得到雍正的重用,在雍正七年(1729年)的时候,尹泰也成为了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对于此,雍正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尹继善的喜爱。

喀尔喀副将军策旺扎布,有一次上奏折向雍正问安,顺祝龙体安康。雍正心情大悦,批复说:我现在身体已经大好!你们这些“亲切宝贝”乖宝宝们,也都很好吗?

雍正非常喜欢尹泰的儿子尹继善。尹继善是雍正元年的进士,六年之间,已由翰林升为江苏巡抚。有一次聊天的时候雍正说:\”为人处事你应该多学学我信任的大臣李卫、田文镜和鄂尔泰。\”

尹继善的父亲是高官,他是个标准的官二代。但是他当官,并不是靠他爹帮忙,而是完全凭借自己的硬实力。

一方面,雍正通过这样的方式,表现出对于尹继善的关心与爱护,从而让其更加死心塌地地为自己效力。而另一方面,雍正也是在这样的方式,帮助尹继善了解一桩心结,使其更加安心、放心前往云贵总督任上,从而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开展工作,做出更好的政绩。

尹泰其人才能平庸,在官场上没有多大成绩,雍正之所以启用他一个在于他对雍正忠心耿耿,再一个就是他的儿子尹继善才华横溢,深受雍正赏识,尹泰因儿子被提升为大学士这在后来雍正的圣旨中曾明确提到过,雍正也毫不讳言的告诉他是沾了他儿子的光。

雍正元年,尹继善通过科举考试,经过残酷的科举淘汰,成绩突出,成为进士。

正如雍正的一份朱批中所写道的:

二、雍正给尹继善母子撑腰。

尹继善虽说是尹泰的第五个儿子,可是他的母亲只是尹泰的小妾徐氏。在古代嫡妻最大,小妾跟奴仆是没什么区别的。

李卫有一次上奏折给雍正报喜,雍正批复说:遇到这种事,如果还不高兴,那我就是个呆子!

尹继善是尹泰的第五子,自幼聪明伶俐,深得尹泰的喜爱。康熙六十年,时为雍亲王的雍正奉旨祭三陵,途中遇雨,当晚宿在尹泰家。

在雍正朝时期“从零开始”的尹继善,其升迁的速度堪比李卫、田文镜等人,而这也足可见雍正皇帝对其的信任与器重。

老头子举起手中的拐杖就打过去,把尹继善的官帽都打掉了。徐氏跪在那里不起来,苦苦哀求,老头子这才作罢。

欢迎四海八方的朋友关注和点评!

第二天,尹泰忽然听到外面喊“圣旨到!”尹老先生赶紧出门接旨。

于是,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康熙皇帝去世,雍正皇帝登上皇位,已经在家中致仕赋闲近十年的尹泰被雍正皇帝重新启用,招为内阁学士,后又让其先后历任工部侍郎、左都御史、会典总裁、盛京侍郎、奉天府尹等职。

门房又报内阁大学士捧诏书来到尹府。大学士从中门而入,高呼:\”有诏,尹泰,同夫人徐氏,总督继善,一起跪听宣读。\”诏书上,雍正说道:\”大学士尹泰。

把个继善打得呼天喊地,顶戴上的孔雀翎都给打掉了。徐氏想到祸由己起,只得替儿子长跪请罪。雍正耳目灵通,自然很快知道了这件事。第二天,尹府的门房匆匆跑来报告。

▲雍正帝的生母德妃(孝恭仁皇后)乌雅氏

雍正就随口问了一下尹泰的儿子可有在朝为官,尹泰就回答说自己的第五子尹继善即将参考明年科举。雍正叮嘱尹泰如果明年尹继善赴京科举一定要去他的府上拜会一下,这意思就是有提拔尹泰的儿子尹继善的想法。

前文中提到,雍正与尹泰是“旧相识”,两人之间的交集是在康熙六十年(1721年)的时候建立的。当时,奉康熙皇帝之命祭祀“关外三陵”的雍正,因遇到暴雨,于是在尹泰家中借宿,并受到了热情招待,而尹泰也在与雍正的交谈过程中,给雍正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雍正六年,此时的尹继善担任从五品的户部郎中,同年雍正把他提拔为正二品的户部侍郎兼江苏巡抚,当时他才32岁,已经是一省行政长官了,尹泰升任一省巡抚之后并未松懈,而是廉洁奉公、勤政爱民,大力推行雍正新政,到了雍正九年,尹继善又被雍提拔为两江总督,这一年他才35岁,可谓是整个官场上提拔的奇迹,而且父亲尹泰能当上兵部尚书的位置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

雍正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一方面是因为本身的掌控欲,另一方面是为了笼络重臣。

从此以后,尹继善的母亲徐氏,在章佳氏的地位,就完全不同了。这都要多亏雍正帮他们母子俩撑腰。

当然,雍正这样做并不是要故意“整蛊”尹泰,也不是因为徐氏做出了怎样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而他之所以要如此,目的便是为了尹泰与徐氏之子——尹继善。

说朝廷派人来了。说话间就见内监、宫娥四人,带着一些皇帝赐的衣物已经进院。尹泰没办法,就率领继善迎了上去。那宫娥传旨要面见徐氏,家人引着来到房内。

这话看着肉麻,却是雍正的一贯风格。别看他作风冷硬,情绪一到位,那就真情流露了,怎么肉麻怎么来,还曾在奏折上有过这种御批“你的名字,朕甚喜欢,就是原字好”、“尔等如此使朕畅快,何疾不治,何病不除?朕躬甚安,已痊愈。朕之亲切宝贝尔等俱好么?”等等。

“大学士尹泰非籍其子继善之贤,不得入相,非侧室徐氏,继善何由生?著敕封徐氏为一品夫人,尹泰先肃谢夫人,再如诏行礼。”

雍正目的是给徐氏一个名分,让尹泰当众向徐氏行礼,但肯定不是行下跪的大礼,如果当众下跪叩首,那就有点过了。

回到家的尹泰得知此事后大怒,在他看来,“妻妾有别”是不可违背的礼法,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如今,尹继善不仅是“家丑外扬”,更是直接惊动了雍正皇帝,使其愈发的怒不可遏。

雍正听说后,大为光火,这不是不给朕面子吗?也有心为尹继善出气,于是第二天大张旗鼓地派人去尹泰府上,先是内监宫娥四人为徐氏梳妆打扮,八旗命妇前往道贺,然后满汉内阁学士捧玺书宣讲圣旨“大学士尹泰非籍其子继善之贤,不得入相,非侧室徐氏,继善何由生?著敕封徐氏为一品夫人,尹泰先肃谢夫人,再如诏行礼。”

雍正的改革是比较彻底,比较纯粹的。他就是要向过去实行了千百年的一些制度做出挑战,哪怕是在提拔尹继善这件事上,其实也看得出来。

李卫丁忧之后,雍正就又把李卫的位置拆分成了闽浙总督和两江总督,因此雍正在这一年直接让尹继善由江苏巡抚升任两江总督,此时步入仕途八年,年仅35岁的尹继善直接成为了总督,他也是当时最年轻的总督。

汝即尹泰子耶?果大器也!

结果雍正居然当真了,哈哈大笑地批复了田文镜的折子,他是这么写的:

不管尹泰愿不愿意,既然雍正已经下旨,尹泰就必须执行。

雍正接着命令:敕封徐氏为一品夫人,并且,尹泰必须先向徐夫人敬谢,再当众举办结婚迎娶正妻的手续!

▲清朝的正一品红宝石顶子

雍正帝让尹泰给小妾下跪是怎么回事

到了雍正六年(1728年)雍正才开始真正的重用尹继善,这一年雍正将当时只是从五品的户部郎中提升为正二品的户部侍郎兼江苏巡抚,这一年尹继善不过32岁,才步入仕途六年的他就从皇帝的秘书破格提升为一省最高行政长官。

▲尹继善画像

靠着儿子上位的大学士

其实这样的事情,在雍正在位期间并不少见。

不得不说雍正皇帝这个圣旨下的好,雍正下旨让大学士尹泰给小妾下跪磕头,虽然让身为大学士的尹泰面上无光,但是却让尹泰的儿子尹继善对雍正的做法感恩戴德,那么具体是怎么回事呢?

不过儿子的飞黄腾达,并没有给徐氏的处境带来根本性改变。尹继善都做到两江总督了,徐氏还照样得在家伺候人。(犹青衣侍屏偃)

雍正在历史上是一位非常有个性的皇帝,他是一个喜怒形于辞色,爱憎分明的皇帝,而且雍正用人不拘一格,一旦这个官员被雍正认准所赏识,往往都会获得破格提升,就比如雍正三大股肱之臣李卫、鄂尔泰、田文镜,这三人在康熙时期都不过是四五品的中层干部,尤其鄂尔泰当时已经快年近五旬,田文镜则已年过六旬,但是他们都被雍正所赏识,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被破格提升为巡抚,成为一省的封疆大吏。反之雍正对于厌恶的人不喜欢的人则是斥辱责罚不留余地。

回家以后,尹泰差点没当场厥过去,嫡妻也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为了找回颜面,尹泰索性拿着拐杖追着尹继善打,不光把尹继善打得鼻青脸肿,甚至连尹继善的管帽都被打飞了。

尹泰你要先向你的妻子徐氏三叩头,然后再谢我。\”内阁大学士宣读完毕,宫娥们扶起夫人,南面坐定。尹相国一想:\”这皇上真是恶作剧了。

那岂止是没封啊?在家一点地位都没有呢!尹继善一句话也没说,当即跪下磕头。雍正看这模样,也就明白了:“行,你也不用说,我明白了。你是庶出,朝廷诰命给你嫡母了,没给到你亲母身上。回去等着吧。”

“肃谢”的含义是敬谢,为书札用语。如:

尹继善有才能,不止雍正对他非常赏识,连雍正最喜爱的弟弟当时雍正朝第二把手怡亲王胤祥也非常赏识尹继善,胤祥在尹继善赴任江苏巡抚之前特意送给了他一套贵重的礼服,胤祥一再叮嘱尹继善处处以民为本,而后来尹继善做官也确实不负雍正和胤祥之期望,他真的是以民为本,处处以爱民为前提。

可以说尹继善一个人把雍正时期三大宠臣挨个弹劾了一遍,不过尹继善并非一味弹劾三人,他在给雍正上奏折时也表扬过三人优点也很多,足够自己学习终身,自己应该采三人之所长,弃三人之所短,也正是尹继善始终抱着这种谦虚的心理,所以他才能越来越受雍正赏识和栽培,雍正为了培养像尹继善这样能成为将来的治国重臣可谓是煞费苦心,在这方面他老爹康熙和儿子乾隆均不及雍正这般有培养人才的魄力和毅力。

最后还是在徐氏的苦苦哀求之下,尹泰才饶了尹继善。徐氏也只好无奈地表示,自己不会接受诰命。

这里就要说一说尹继善的出身了,尹继善并非尹泰嫡子,当初尹泰曾经相上了家中的一个丫环徐氏,一夜风流之后就有了尹继善,尹泰也就纳徐氏做了侍妾,因此尹继善其实是侍妾之子。

这事儿也就是搁在不按常理出牌的雍正帝身上了,换了其他人,恐怕还没有多少皇帝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雍正帝就是“这样汉子”!当然,这或许与雍正帝自己庶出的身份也有一定关系,看不得正室和嫡子欺负小妾和庶子,这才帮尹继善出了这口恶气。但不管怎么说,雍正帝对自己所信任之人,绝对是仗义得不能再仗义了。对尹继善如此,对怡贤亲王胤祥、张廷玉、鄂尔泰、李卫、田文镜等人也是如此。雍正帝说自己就是“这样汉子”恐怕并不是空穴来风,比起那些刻薄寡恩的皇帝来,这样的“老板”也真是没谁了!

巧了,虽然明清史我不熟,但这事我恰好知道。

雍正下了旨,还搬来了皇宫的戏班子表演,宫女太监出场助兴,让尹泰敬谢他的小妾,但没有让他下跪磕头。

对于尹继善,雍正也从来不吝惜自己的夸奖:

乾隆虽然并不是很喜欢尹继善,却和他结成了儿女亲家,他让皇八子永璇娶了尹继善之女为嫡福晋,而且在尹继善去世后倒反而更加赏识他,死后对他赞誉良多。

“朕嘉悦之怀笔难批谕,汝父积何德生汝如此之子也!朕实为汝君父庆幸焉,勉之”!

就这样,尹继善开启了其近乎于“开挂”式的升迁之路。

尔等如此使朕畅快,何疾不治,何病不除?朕躬甚安,已痊愈。朕之亲切宝贝尔等俱好么?

这个时候尹继善才把事情的原委说出来,原来他是小妾所生,嫡母已经封了诰命,生母自然就没得封了。

尹继善在雍正五年,还在陪着雍正读书。可是到了雍正六年,就成了江苏巡抚。没两年功夫,34岁的他又被提拔为两江总督。

比如说当初田文镜建议运小麦到南方卖,结果效果很不错。那雍正自然是夸奖了他一番,田文镜当然要先表达一下领导的好了,所以他说自己没啥本事,都是雍正点拨得好。

雍正的意思说得非常明白,你尹泰能够成为东阁大学士,完全是“沾了”自己儿子尹继善的“光”,而尹继善又是徐氏所生,要是没有徐氏为你尹泰生下这么一个好儿子,你怎么会有如此之高的职位。

徐氏作为家中的妾室,在家里地位低下,哪里敢接受老爷的跪礼,看到这个场景吓了一跳,忙要起身,最后还是被宫女按下接受了尹泰的跪拜,这也就是雍正下旨让尹泰跪拜小妾的故事。

“朕嘉悦之怀笔难批谕,汝父积何德生汝如此之子也!朕实为汝君父庆幸焉,勉之!”

汝欲尊所生,未启我而奏上,是以主眷压翁耶?举杖责打,将其孔雀翎击落,直到徐氏长跪乃已。

三、尹继善遇到了一位很有个性的君主。

皇上的圣旨说:大学士尹泰,你当这么大的官,不是因为你的功劳有多大,全是沾了你儿子的光。希望你能拎得清!而你之所以有这么一个好儿子,都是你的侧室徐氏的功劳。如果不是她,你哪里能有这么一个好儿子?

起初的时候,尹泰还不愿意让徐氏出来,可在负责宣读圣旨的内阁学士的一再要求下,尹泰这才非常不情愿地将徐氏喊来接旨。

这事儿看了以后,却不高兴的话,除非是个呆子皇帝了!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得出,雍正是一位个性十足的皇帝。

尹泰彻底蒙了,这事儿还没完,雍正还有更狠的一招,他让人当着大家的面宣读了一份这样的圣旨:

四个宫娥不由分说,拥徐夫人南面而坐,坐在主位上,四个内监引导尹泰上前拜夫人,徐氏不敢接受,扭扭捏捏想站起来,四个宫娥强行按住她,让她接受了这个拜礼。之后,再让老头子和她当众行“夫妇合卺结褵之仪”,补办结婚仪式。

由于尹继善比较牛掰,所以他老爹尹泰也就跟着沾光了,不光提拔为内阁学士、左都御史,而且还在80多岁的时候,加恩为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资质平庸的尹泰,要不是沾了儿子的光,绝对不会有如此出众的成绩。

总结:提拔尹继善,可见雍正改革之决心。

很多人觉得这事儿是个笑话,其实这事儿雍正是真办得出来。雍正的个性,一般皇帝还真比不了。

尹继善为官还是比较公正无私,他从不趋炎附势,田文镜、李卫和鄂尔泰都是雍正的宠臣,尤其李卫还曾是尹继善上级总督,但尹继善并不畏惧他们,李卫治河无方,尹继善第一个就弹劾了上级李卫,回京述职时路过河南,发现田文镜为官苛刻,虽是清官但却不恤百姓,于是回京述职期间尹继善又顺道弹劾了田文镜,转任云贵总督后,前任总督鄂尔泰给尹继善留了一堆烂摊子,于是尹继善再度弹劾已经调入中央成为大学士的鄂尔泰。

“翌日,命内监宫娥四人捧翟茀翠衣至相国第(即尹泰家),扶夫人(徐氏)榻上,代为栉沐袨服襐饰,花钗灿然,八旗命妇皆严妆来围夫人,而贺者相踵也。顷之,满汉内阁学士捧玺书高呼入曰;有诏!相国与夫人跪,乃宣读曰:大学士尹泰非籍其子继善之贤,不得入相,非侧室徐氏,继善何由生?著敕封徐氏为一品夫人,尹泰先肃谢夫人,再如诏行礼。宣毕,四宫娥拥夫人南面坐,四内监引相国拜夫人,夫人惊,踧踖欲起,四宫娥强按之不得动,既乃重行夫妇合卺结褵之仪,内府梨园亦至。管弦铿锵,肴烝纷罗,诸命妇各持觞为相国夫人寿酒,罢,大欢笑去。”

可是,伊泰是个严格遵守传统礼教思想的人,尹继善得到了皇帝的赏识,他固然高兴,可是听说皇上要对他的母亲进行册封的时候却显得极其厌恶,甚至狠狠的教训了自己的儿子。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雍正的耳中。第二天,雍正专门派人到尹泰家中,为继善母子打抱不平:

雍正夸奖他说:你说得太好了!我高兴得都不知道该如何下笔批谕表扬你了!你们家真是祖坟冒烟,你爸不知从哪里修来的福分,生了你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我都为你爸感到高兴!好好干吧!

这件事情很快就为雍正所知,于是第二天,雍正的旨意就到了尹泰府上。

而且雍正并不避讳这一点,在尹继善奏河工事时嘉奖道“朕嘉悦之怀笔难批谕,汝父积何德生汝如此之子也!朕实为汝君父庆幸焉,勉之!”

宫娥见了徐氏,将翚衣翠茀献了上去,并扶着徐氏坐在床边,重新梳了双叉宝髻,珠钗璎珞,插了满头。打扮期间,外面王公的福晋,大臣的命妇以及夫人、格格陆续而至。

尹继善悲从中来,跪下准备诉说母亲的委屈。雍正马上说“止。朕知汝意,汝庶出也,嫡母封,生母未封,朕即有旨。”

参考资料:《清史稿》

很快尹继善就打破了年羹尧的仕途记录,尹继善在江苏巡抚任上勤勉任事,清廉公正,最关键还能大力推行雍正新政,因此很快雍正又把他升官了,到了雍正九年(1731年)的时候,雍正的宠臣浙江总督李卫因丧母回家丁忧,此前李卫被雍正任命为闽浙总督管辖浙江和福建两省,后来两江总督范时绎因为缉捕天地会不利,被雍正撤职,雍正为了更好地在江南地区推行新政,因此把两江三省即江苏、江西、安徽并入到了李卫辖区之内,李卫也由此成为浙江总督,实际他这个总督是两个总督的职权范围,统辖负责江南五省事务。

在尹泰家中吃饭,尹泰和嫡妻坐在饭桌上吃饭,徐氏必须要站在两人旁边伺候,只有尹泰夫妻吃完饭,徐氏才能有资格吃口剩饭,徐氏还要操劳尹泰家中方方面面的各种劳动工作,可以说她虽然是侍妾,实际地位并没有比家中的丫环高哪去。

后来尹继善在乾隆时期进入内阁成为了文华殿大学士兼翰林院掌院院士,也算是终于拜相,不过乾隆却并不是很喜欢尹继善,因此尹继善在乾隆朝止步于大学士,始终没有进入军机处,参与国家最高决策。

晚上闲谈时,雍正问尹泰,你的儿子有能入仕的吗?尹泰就举荐了五子尹继善,说他可为京兆。第二年,尹继善参加会试,本打算按照父亲的嘱咐去拜见雍正,恰逢康熙驾崩雍正继位,只得作罢。

参考资料:

一、尹继善是尹泰的小妾徐氏所生。

于是礼部官员就拿着雍正的诰封圣旨来到尹泰家中传旨,尹泰到此时还以侍妾不能见客为由想把宣旨官员推脱出去,但是很快礼部官员就说了,这圣旨就是封赏徐氏的,除了她别人没资格接旨。

朕如果不是看在你的儿子继善聪慧能干、忠心耿耿的份上,就不会封你为大学士。可是如果没有你的小妾徐氏,又怎么会有继善?现在朕封徐氏为一品夫人。

足可见,尹继善优秀的表现也让自己的父亲跟着“沾了不少光”。

大学士老爹把两江总督的儿子胖揍一顿,还把官帽都打飞了,这事第二天就在北京城传开了,成为了当时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满北京都在传这件事,那自然这件事也逃不过雍正的耳朵,雍正很快就知道了尹泰殴打儿子尹继善的事,于是雍正就想替尹继善和徐氏母子出口气,他立刻就下了诰封徐氏的圣旨。

而下达这道旨意的便是雍正皇帝,在他的要求下,时任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的尹泰“被迫”向自己的妾室徐氏下跪。

雍正这意思就是告诉这些惧内的大臣们,如果家有悍妻没事,秘密告诉我,我替你们撑腰收拾她。

然而,历史上的尹继善却是除了张廷玉、李卫、田文镜、鄂尔泰等人外,又一位雍正非常信任和器重的宠臣。

▲尹继善画像

清朝对于上下尊卑位分非常看重,雍正更不可能下旨让手下的大臣向自己的小老婆下跪磕头。

这件事还要从康熙六十年(1721年)说起,当时康熙命还是皇子的雍正代替自己去盛京祭祖,恰好祭祀当天赶上暴雨,雍正被当时的盛京奉天府尹章佳·尹泰邀请到家中避雨,在尹泰家中雍正一边避雨一边就与尹泰闲聊起来。

于是尹继善高高兴兴地回家了,但他高兴,尹泰可不高兴,得知此事后勃然大怒“汝欲尊所生,未启我而奏上,是以主眷压翁耶?”意思是你这不孝子竟敢拿皇帝来压我!当即拿着拐杖追打尹继善,尹继善官帽上的孔雀翎都被击落了。

后来雍正又让尹泰当天和徐氏重新举行婚礼,并给指派了梨园班子去尹泰家中助兴。从此之后徐氏在尹泰家中地位与嫡妻并行,再加上雍正如此重用和赏识尹继善,从此尹泰家中无人再敢欺负徐氏,而徐氏的家庭地位也得到了很大提升。

“公(尹继善)白皙少须眉,丰颐大口,声清扬远闻,著体红瘢如朱砂鲜,目秀而慈,长寸许。”

徐氏在家中平时地位卑微,哪里见过这个场面?又哪里敢接受老头子的敬谢?吓得根本不敢往下坐。

这件事还要从尹泰的儿子尹继善说起。

为了给尹继善的生母一个名分,雍正采取了一种超高规格的待遇。

尹继善得到皇帝的口谕,非常高兴,拜谢而出。想不到回到家之后,老古板尹泰听到这个消息,不光不高兴,反而大怒,道:

得到雍正如此赞誉,尹继善按理说应该志得意满。可他也有自己的烦恼,不是嫡子。他的母亲徐氏只是尹泰的小妾,古代嫡庶分明,哪怕他已经当到了总督,徐氏依然要“青衣侍屏偃”,殷勤小心地服侍尹泰的嫡妻,也得不到朝廷的诰封。

码字不易,劳动您的小手手,关注点赞,人生灿烂哟!

只要对雍正忠诚,愿意为雍正鞠躬尽瘁,那么雍正则会给予加倍的封赏与回报。

事后,尹继善对雍正感激涕零,奏称“臣父子兄弟合家叠受殊恩,臣之一身尤邀异数,中心感谢,莫可言及”,办差更为用心,对雍正更为忠诚。

雍正看着鼻青脸肿的尹继善,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不是在打尹继善的屁股,这是在打雍正的脸有没有?

后来第二年康熙驾崩,雍正继位,康熙出殡之后,朝廷再度开启科举,尹继善参加了这一年的科举,并且考中了进了御前殿试,尹继善曾听父亲尹泰说过自己考中之后可以去拜访雍正,这回不用拜访了,直接御前殿试就能看到已经登基的雍正皇帝了。

大学士尹泰非籍其子继善之贤,不得入相,非侧室徐氏,继善何由生?著敕封徐氏为一品夫人,尹泰先肃谢夫人,再如诏行礼。

《尹继善述论》,(作者:高翔)。

不少人了解到尹继善是在《雍正王朝》中,虽然身为科举探花,但是他在剧中的存在感明显不如高中状元、之后又在朝堂上为雍正奔走发声的王文昭,以及被雍正钦点为探花并委以重用、最后为保全弘历壮丽牺牲的刘墨林。

尹继善大喜,回家跟父亲一说,没想到触到尹泰的痛点。老头大发雷霆:“怎么这,你是要用皇上来压你爹吗?!”抄起拐棍就打,把官帽都打掉了。

让尹泰跪拜小妾,雍正只为尹继善。

雍正非常喜欢尹继善,雍正将他留在身边出任日讲起居注官之职务,其实就相当于皇帝的私人秘书,官职虽然不高,却能整日伴随皇帝左右,这样的职位非常容易升迁。

圣旨怎么说的呢?

清代中期诗人赵翼曾经评价尹继善爱民为先,深得民心。乾隆也评价尹继善为八旗读书人的表率。

可令尹泰没有想到的是,之所以要让徐氏出来,目的就是针对于尹泰和徐氏的。

圣旨宣读完毕后,4名宫女让徐氏安坐,4名太监则带着尹泰前来跪拜徐氏。这可真是把尹泰治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清史稿·尹继善传》(尹继善,字元长,章佳氏,满洲镶黄旗人,大学士尹泰之子。)

他命令内监宫娥,捧着“翟茀翠衣”,准备了许多高贵的服装和珠宝首饰,“栉沐袨服襐饰,花钗灿然”,又让许多八旗的官太太,穿着华丽的服装,专门围住、簇拥着徐氏。并让大批达官贵人上门进行祝贺。

于是御前殿试上尹继善就向雍正说明了自己是盛京尹泰之子,并说父亲尹泰曾与雍正有约定,届时他若赴京科举定要拜会雍正,现在这不就直接见到了日理万机的皇上了。尹继善这番口气非常自信,大有不进殿试绝不见雍正的意思,这让雍正十分欣赏,雍正称尹继善乃大器之才,于是尹继善也就考中了进士。

雍正这个皇帝和别的皇帝不大一样,他比较愿意听臣子的家事,所以他也早就知道尹继善是侍妾所生之子,这时雍正一看尹继善默然不语还一副要哭的样子,雍正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于是雍正就许诺尹继善不日就将诰封他的母亲徐氏,尹继善一听此话感动的痛哭流涕,当场就给雍正跪了。

小岛知风拙见

真是个耿直的皇帝啊!尹泰的老面子是真的没地方放了。那么雍正让尹泰给小妾下跪又是咋回事呢?

在尹泰看来,这个臭小子是要拿皇帝来压自己。这在封建时代,简直就是反了天的行为。毕竟父为子纲,在古代可是非常重要的伦理道德标准。

那么尹泰有没有向徐氏下跪?我认为是没有。

超高规格补办婚礼。

回到让尹泰给妾室徐氏下跪的事情上,雍正的出发点也是如此,目的便是为了尹继善。

尹继善当上了两江总督之后回京述职,雍正问他母亲是否接受了诰封,尹继善对雍正讲到因为自己是庶子,从小在家中就没地位,母亲和他一样受尽了正方的欺凌白眼,即便自己如今当上了两江总督的位置,母亲徐氏在家中还是毫无地位可言,说着说着尹继善就泪流满面,雍正是个爱憎分明的皇帝,听了尹继善感天动地的话语当即就许诺说要诰封他的母亲徐氏,尹继善当即跪下谢恩。

为啥父子两人会有如此大的区别呢?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尹继善遇到了一个很特别的皇帝,那就是雍正皇帝。

此等事览而不嘉悦者除非呆皇帝也!

继善回答说:\”李卫,臣学其勇,不学他粗鲁;田文镜,臣学其勤,不学他刻薄;鄂尔泰,优点非常多,但臣也不能学他刚愎自用。\”雍正听了,觉得他说的句句中肯,很是欣赏。

尹继善的父亲尹泰,在康熙年间其实就已经“退休”了,史籍记载是“病罢”,也就是现在我们常说的“病退”。那么,尹泰在“退休”前是什么级别呢?锦州佐领,武职正四品、比绿营参将的品级还要低两级!因为曾经在锦州任职,尹泰“退休”后直接住在了锦州。而这,也成了尹继善发迹的开始。雍正帝在潜邸时,一次出公差路过锦州时遇到了尹泰,尹泰聪明伶俐的儿子尹继善给雍正帝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虽说后来尹继善能够飞黄腾达并不完全是靠关系,但与这一次给雍正帝留下的良好印象多少还是有些联系的。

雍正皇帝一不做,二不休。他干脆搬来了皇宫里的戏班子,摆开了各种乐器,让皇家艺术团进行文艺表演,又命令大开宴席,让所有的官太太都上前向徐氏敬酒。

雍正让伊泰“低头”,给自己小妾徐夫人行大礼,完全是为了讨好他的儿子——尹继善。

而从现今保存的雍正朱批尹继善奏折也能看出雍正对尹继善的喜爱和因其贤能而提拔其父的意思,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件事的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

所以看雍正如此能操心大臣家务事,而尹继善做为雍正的宠臣,重点栽培的人才,他肯定不会眼看尹继善和徐氏母子在家中受正房欺凌而不管,因此这件事虽然并非正史所记载说起来也很戏剧性,但可信度很高,这很符合雍正独特的帝王个性。

雍正答应:将会专门下旨册封尹继善的生母。

不过尹继善为官清廉,生性不爱金钱,而且交际出手十分阔绰,还经常资助贫苦的读书人,因此尹继善死后家无余财,他的十个儿子根本没分到太多的遗产,而他的儿子庆桂也和他的风格一样,不爱钱财,虽然官至大学士兼军机大臣,但仅能自足。

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尔等大臣若不负朕,朕再不负尔等也。勉之!

尹泰全名叫做章佳.尹泰,他并非汉族人,而是满洲镶黄旗人。尹泰为人能力平平,但他的忠心耿耿却让雍正帝十分看重他,他能从盛京奉天府尹到内阁大学士、左都御史到兵部尚书,其更重要的是他生了个非常有能力又受雍正欣赏的儿子,

他甚至对大臣们说:我是响当当的一条汉子,我很讲义气的,你们不辜负我,我也绝不会负你们。

尹泰见此只得把徐氏叫了出来,于是礼部官员当场宣读雍正圣旨:大学士尹泰非籍其子继善之贤,不得入阁,非侧室徐氏,继善何由生?著敕封徐氏为一品夫人,尹泰先肃谢夫人,再如诏行礼。

庆桂死后尹继善的后人大多平庸无奇,不到二十多年的光景,尹继善的后人就已经沦落街头依靠变卖家产为生,到晚清时期尹继善的后人不得不靠清政府救济和借债度日,可以说尹继善因为官清廉而致使子孙后代无以生计,被当时的人们所感叹。


雍正对此颇为恼怒,徐氏给尹泰生了这么个宝贝儿子,尹泰居然不知道珍惜?还不在家妥善供着想啥呢?所以雍正立刻下旨,要给徐氏册封诰命。

“汝即尹泰子耶?果大器也!”

尹继善,尹泰的第五个儿子,他才思敏捷、聪明伶俐,但并非嫡出,而是尹泰的小妾徐氏所生。康熙六十年,当时还是皇子的雍正受康熙之名前往盛京祭祖,祭祀当天正赶上了暴雨,因此雍正就到当时的盛京奉天府尹泰家中避雨,雍正皇帝当时就问尹泰是否有儿子能入仕,尹泰就向雍正举荐了自己的第五子尹继善,雍正说如果明年尹继善到京城参加科举务必到他的府上知会一声,其实这是雍正想要拉拢提拔尹泰的想法。

喀尔喀副将军策旺扎布上奏折向雍正问好时,雍正笑呵呵地批复道:

尹继善的儿子庆桂也深得其父真传,文学造诣极高,才华横溢,在乾隆朝中后期也官至大学士并且还兼任了军机大臣,一时之间尹泰、尹继善、庆桂祖孙三代皆为宰相成为清朝的一段佳话。

尹泰并不姓尹,全名章佳.尹泰,满洲镶黄旗人。雍正元年授内阁学士,后迁工部侍郎,再迁左都御史,雍正七年官至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深得雍正帝的看重。

原来尹继善的母亲徐夫人在尹府的地位很低,只是伊泰的一个小妾,甚至要做一些打杂的事务,现如今皇上也知道了这件事,对伊泰来说是一种侮辱,因为家丑不可外扬,而现如今要自己尊重自己的夫人,是难上加难。

为了防止大臣们因为妻管严而影响工作,他说,你们如果管不好老婆,我可以帮你们管,我虽然日理万机,但对于处理家务事,我很内行:

“汝欲尊所生,未启我而遽奏上,乃以主眷压翁耶?”

“苟有畏惧掣肘不得已之处,令密奏朕,朕代诸大臣处分,朕虽日理万机,而于大臣之家事尚能办理。”

尹继善回家把事情和父亲尹泰说了后,尹泰大怒,他认为是儿子想拿皇帝压他,怒不可遏的尹泰拿着拐棍就往尹继善身上招呼,可怜两江总督的帽子都被打飞了,雍正听闻后

尹继善也确实厉害,第二年赴京参加科举通过会试,于是尹继善按照父亲的叮嘱前去拜会雍正,此时的雍正也登上皇位,见他谈吐儒雅、出口成章,对他的才华非常欣赏,于是把他留在身边担任日讲起居注官的职务,这个职务也是常伴君前,相当于领导的秘书,不论是学做官还是开阔眼界都非常有帮助。

古今中外历史上的皇帝,把大臣称之为乖宝宝的,恐怕也就只有雍正这么一个皇帝。

当时四名宫女扶着徐氏坐在椅子上,徐氏向来被丈夫和嫡妻欺负惯了,突然见丈夫给自己下跪行礼,徐氏反而吓了一跳,就欲起身,结果被四名宫女老老实实按在了椅子上接受了尹泰一跪拜。

雍正这个皇帝,虽然有其严苛的一面,但他其实也是一个性情中人。他这个人比较好玩,清代有许多他头戴西式假发,着洋装,一身欧式装扮的绘画作品。比如,据故宫博物馆藏清代《雍正行乐图册》,雍正在他想象的世界里,穿着西装,头戴假发套,打着领结,勇猛地站在悬崖山洞旁,举叉与猛虎进行生死搏斗。

因此尹继善从小就受到正房白眼欺凌,即便他现在身居两江总督的高位,母亲徐氏依然在家中毫无地位可言,尹继善一听雍正询问母亲接受没接受诰封的事,他就想到了母亲在家中毫无地位受人欺凌,他默然片刻,眼中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

尹继善得到雍正赏识坐着火箭在官场升迁,连他老爹尹泰都跟着沾光,雍正七年(1729年)尹继善那年逾八旬的老爹尹泰被雍正晋升为东阁大学士兼署兵部尚书,在不设宰相的清朝,当官到大学士这个位置就基本相当于宰相了,可以说尹泰已经做到官场的最高官职了,不过这一切皆因沾了儿子尹继善的光。

后来,这些事情为雍正所知,就连雍正也对徐氏的遭遇感到愤愤不平。于是在雍正十年(1732年),雍正面见即将调任云贵总督的尹继善的时候,雍正准备对徐氏进行册封。

掺乎大臣的家务事是雍正执政期间的一大特点,雍正认为齐家治国平天下,不把家务事处理好了,如何能治理好国家,所以早在雍正三年(1725年)的时候,雍正就曾发现很多朝臣都惧内,而凶悍之妻大多不贤,妻子不贤,丈夫身居高位就很有可能走上歪路,以权谋私、贪腐受贿皆因其妻不贤而已,因此雍正曾对大臣们明确说过:苟有畏惧掣肘不得已之处,令密奏朕,朕代诸大臣处分,朕虽日理万机,而于大臣之家事尚能办理。

“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尔等大臣若不负朕,朕再不负尔等也,勉之。”

想为尹继善出口气,于是当即就下圣旨诰封徐氏,着礼部官员前往宣旨,礼部官员来到尹泰家里,当场读到:“大学士尹泰非籍其子继善之贤,不得入阁,非侧室徐氏,继善何由生?著敕封徐氏为一品夫人,尹泰先肃谢夫人,再如诏行礼。”圣旨的意思就是让尹泰先跪谢徐氏,再接圣旨,尹泰看到皇帝的圣旨都来了哪敢违背,于是他请徐氏坐好,自己向她下跪行礼。

中国古代封建王朝社会里讲究“妻妾有别”,身为妾室,在府上的地位自然是非常低的。然而,在清朝时期却发生过这样一件“趣事”,身为朝中重臣的丈夫,竟然要奉旨,向自己的小妾下跪。

又过一年,尹继善总算见到了雍正,雍正对他的才华人品极为赞叹,说“汝即尹泰子耶?果大器也!”有了皇帝这句话,尹继善的仕途一帆风顺,步步高升。

纵观清朝历史,雍正算得上是一个比较负责任的皇帝,这不仅体现在他一系列为填补国库亏空而实施的一系列新措施,更体现在他广收人才,礼贤下士,在他身边,从文臣到武将都是治理国家,保卫国家的好手。也正是由于如此,才给他的儿子乾隆皇帝创造了稳定的江山。

所以,为了给心爱的大臣的生母一个名分,雍正公开这么搞,很符合他的性格和为人。

后来尹继善调任云贵总督,临赴任之前面见皇上,雍正问他:“你母亲受封了吗?”

尹继善是雍正、乾隆朝一个非常重要的满族大臣,非常受雍正皇帝的宠幸。到了乾隆年间,可能因为尹继善资格太老,乾隆皇帝为了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对他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打压。

32岁的尹继善做到了江苏巡抚,34岁的尹继善更是官至两江总督。这个时候雍正想起了尹继善的母亲,他觉得应该给尹继善的母亲封个诰命夫人。

所以尹继善的母亲徐氏在家中的地位相当低,而且总被父亲和嫡母欺负,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好在徐氏生了个好儿子,为她晚年扳回一局。

圣旨的意思就是让尹泰先跪谢徐氏,再接圣旨,这可是雍正钦赐的圣旨,尹泰哪敢违背雍正的意愿,于是他只能无奈地请徐氏坐在上方,自己向她下跪行礼。

徐氏所生的尹继善,是尹泰所有儿子中成就和地位最高的一个,可徐氏终归是尹泰的妾室,非常看重礼法的尹泰,始终坚持着“妻妾有别”的原则。于是,尽管自己的儿子已然成为了两江总督这样的封疆大吏,徐氏在尹泰府上依然要做一些粗活、重活,受尽了尹泰的轻视,其地位更是宛如婢女一般。

尹继善的升迁速度在清朝历史上都是非常罕见的事情,算是清朝政坛的一大奇迹,后来乾隆都曾感叹“八年至总督,异数谁能遇”。

这下尹继善的嫡母、也就是尹泰的正室炸锅了:“一个小妾,凭什么封诰命?打算跟我这个正室平起平坐是怎么地?”于是,在尹泰面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能使的招数基本上都使了。尹泰也被气得不轻,认为是尹继善在雍正帝面前作梗,用皇帝来压自己这个父亲和嫡母!气急败坏的尹泰抄起家伙便追着尹继善满屋子打,也顾不得尹继善一位堂堂总督的脸面了……第二天,看到鼻青脸肿的尹继善,雍正帝自然是要问原因的,谁这么大胆子敢打大清朝的在任总督?!

止。朕知汝意,汝庶出也,嫡母封,生母未封,朕即有旨。

提起尹泰,很多人可能并不熟悉,但若说起他的儿子来,想必知道的人还是不少的,他就是雍正年间最著名的“官场火箭”——尹继善。尹继善是雍正元年恩科雍正帝亲自拣拔的进士,仅仅六年的时间,尹继善便由一名普通进士做到了署理江苏巡抚,用现在的说法就是就是“代巡抚”。次年,尹继善巡抚前面的“代”字都还没有去掉,便被雍正帝提拔为了署理河道总督!或许连雍正帝自己都觉得这速度快得有些离谱了,这一次依然还是给尹继善加了个“代”字。两年之后,也就是雍正九年,尹继善正式去掉了“代”字,调任两江总督,这一次不是署理。从进士到正牌总督,尹继善只用了短短九年,在清王朝的历史上堪称是个异数!

而古代诰封夫人通常只会诰封正室嫡妻,所以尹泰的嫡妻获得了诰封,而尹继善的生母徐氏并未获得诰封。其实徐氏不仅没有获得诰封,她在尹泰家中地位还非常低下,尹泰虽然是满人,但却十分尊奉汉族的儒家礼教,他是一个迂腐的儒家礼法拥护者,他在家中处处为嫡妻撑腰,而老实本分的徐氏则受尽尹泰和嫡妻的使唤。

然而,已经位列阁臣序列,成为朝中大员的尹泰,却在雍正十年(1732年)的时候让雍正下旨,命其跪拜自己的妾室徐氏,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这件事是记载于《清稗类钞》之中,是民国时期记载清朝掌故逸闻的汇编,看起来非常具有戏剧性,但其实这倒非常符合雍正的为人及其性格。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尹泰所跪的小妾不是别人,正是尹继善的生母徐氏!尹继善并不是尹泰正室所生的嫡子,而是小妾所生的庶子。因为是庶出,尹继善自幼和生母徐氏在家中便受尽了白眼,直到尹继善出任总督,其生母徐氏依然是家中的小妾,没有任何地位可言。同为庶出的雍正帝或许是因为同病相怜吧,看到尹继善的委屈后感同身受,于是下了一道圣旨、把尹继善的生母徐氏封为了一品诰命!

尹泰这个人,没有他儿子尹继善出名。尹泰熬了一辈子,也就是个锦州佐领。可是他儿子尹继善,在考中进士以后,6年做到了江苏巡抚,8年做到了两江总督。

这事儿第二天就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堂堂两江总督,连管帽都被老爹给打飞了。本来一桩大喜事,结果却这般收场。

总之,这件事明面上是雍正对一位母亲的尊重和对伊泰腐朽思想的抨击,实际上还是为了自己的江山考虑,只有守住人才,才能坐稳江山。

可问了之后,雍正帝还真没辙!中国古代讲究“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被自己的亲老子打了,尹继善只能活该挨打……但雍正帝却没想像尹继善那样咽下这口气,于是命人带着册封徐氏为诰命的诏书去了尹泰府中,硬生生把这件事做成了既成事实,尹泰和他的正室不认也得认!为了给尹继善出气,雍正帝还特地给尹泰另下了一道圣旨,原文就不去列举了,文言读起来非常绕。大意是这样的:“你一个‘病退老头儿’,之所以能够被我重新启用并当上大学士,完全是因为你儿子尹继善!尹继善是谁生的?徐氏。没有徐氏,哪有你尹泰现在的一切?你给我老老实实跪下向徐氏磕几个响头,感谢他给你生了个好儿子、给你带来了现在的一切!”得……皇帝发话了,尹泰只能是老老实实给自己的小妾徐氏跪下磕头!自此,徐氏在尹泰家中的地位再也不是从前低眉顺眼、逆来顺受的小妾了,连正室、甚至是尹泰本人都不敢招惹她,雍正帝是着实为尹继善出了一口恶气!

让大学士给自家小妾下跪?这种情节貌似只能发生在小说中,但《清稗类钞》里,就记载了这么一件有趣的事儿。

雍正元年(1723年),尹继善奉命充日讲起居注官;雍正五年(1727年),升任户部郎中;雍正六年(1728年),出任江苏巡抚;雍正七年(1729年),升任为河道总督;到了雍正九年(1731年),正式就任两江总督,这一年,尹继善不满35岁,却已然成为了地方总督一级的封疆大吏。

徐氏大受惊吓,在地上长跪不起,不断为儿子求情,尹泰这才停手。

雍正十年(1732年)冬,尹继善由两江总督调任云贵总督,总督调任都是要回京城先向皇帝述职才能再从京城出发赴任,于是尹继善正好回京城连述职带探望老父尹泰。

总督挨打,这也是奇闻一件,雍正很快就听说了。咱都知道,雍正的皇帝,思维方式和别的皇帝有点不一样,当即决定替尹继善好好出一口气。再说了,你这打的是尹继善吗?你打的是皇上的脸啊!

“大学士尹泰,要不是因为你儿子尹继善,你本不该入阁;要不是因为有徐氏,哪里来的尹继善?赐封徐氏为一品夫人。尹泰先拜谢过夫人,再按诏书行礼。”

▲这场景是不是很熟悉?

就调升他为云贵总督。尹继善有一天回京,雍正召见他的时候问:\”你的母亲受封了没有?朕知道你家的情况,回去准备准备,我马上下旨。\”尹继善原是其父尹泰的小妾徐氏所生。

朕嘉悦之怀笔难批谕,汝父积何德生汝如此之子也!朕实为汝君父庆幸焉,勉之。

把自己的大臣,称之为亲切宝贝,估计历史上也就雍正这么一位皇帝了。这还没完,李卫曾经给雍正报喜,上了一道奏折,结果雍正是这么批复的:

尹继善回家之后就把雍正要诰封母亲徐氏的事和父亲尹泰一讲,尹泰当场大怒,尹泰认为尹继善想提高生母家庭地位,就拿皇帝来压他,于是年纪老迈还怒不可遏的尹泰拿着拐棍就劈头盖脸把尹继善打了一顿,尹继善的官帽都被尹泰给打飞了,吓得尹继善生母徐氏赶紧跪下哭求尹泰别打儿子了,自己不接受诰封就罢了。

俗话说母子连心,徐氏受苦,尹继善很心疼,却毫无办法。而雍正是个细心而多疑的皇帝,对大臣们的家庭状况有所了解。因而尹继善调任云贵面见皇帝时,雍正故意问“汝母受封乎?”

尹继善,是当之无愧的雍正宠臣。

尹继善立即免冠叩首,脱下帽子向皇帝磕头,正想开口奏报时,雍正制止了他,道:

尹继善也算是那个时代第二年轻的巡抚了,此前最年轻的巡抚是被康熙破格提拔的年羹尧,当初年仅30岁步入仕途九年的年羹尧被康熙破格提拔为四川巡抚,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巡抚,而尹继善出任巡抚时虽然年龄比当时的年羹尧大,但别忘了当时尹继善只步入仕途六年,而年羹尧出任巡抚时应步入仕途九年多了,因此相比之下尹继善的升迁速度比年羹尧还要快得多。

此事之后,伊泰被迫作出了变通,而尹继善却是死心塌地,一心为国,听从雍正的安排,为其出谋划策,雍正一举两得。

尹泰有一小妾名徐氏,徐氏生了个儿子名叫尹继善。这位尹继善是雍正朝的名臣,深得皇帝赏识,连带着老爹也沾光,一路升迁到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清朝没有宰相,带“大学士”头衔基本就和前朝的宰相差不多了。

由此可见,雍正此举的根本目的,还是要安抚人心,拉拢官员,以维系自己皇权统治的稳定。

当着这么多的同僚、学生的面,丈夫拜妾,成什么体统?\”然而又怎敢抗旨,只好听凭太监引着,在徐氏夫人的面前老老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

这哪里像什么谕旨,这简直就像是江湖大佬对小弟们训话。

雍正赏识尹继善并没有立刻升他的官,而是破格提拔了他的父亲尹泰,雍正直接将尹泰从正三品的盛京府尹提拔为从一品的都察院左都御史。

入仕六年官至巡抚,八年官至总督,在整个清朝都算一大奇迹,就连乾隆都说“八年至总督,异数谁能遘?”甚至尹泰能被加恩授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也是因为有尹继善这个好儿子。

尹泰说:你这小子,没有经过我同意,就向皇上请求册封你母亲。你小子是不是想用皇帝来压老子啊?

雍正再一次体现了他的爱屋及乌。

雍正要么不搞,要搞他就玩个大的,把场面弄得轰轰烈烈。

尹泰被加恩授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时,年龄已经有80多岁了。雍正给他这样的恩宠,并不是因为他自己有多大的功劳,而是完全由于他生了一个好儿子。雍正对他的儿子尹继善非常欣赏,爱屋及乌,所以也升他爸爸的官。

车如流水,马如游龙,把尹泰家热闹得花团锦簇。两个太监则七手八脚挂灯结彩。尹泰不知道怎么回事,问太监,太监口口声声是奉皇上的旨。看看内外整治完备。

因此,尹泰很有可能就是双手作揖,向徐氏当众鞠个躬。这个礼节已经非常大了。

性情中的皇帝。

尹泰无可奈何,只好下跪给自家小妾行礼磕头。徐氏也是满身不自在,不敢受尹泰的礼,想站起来,却被宫娥们强行按住。之后两人又“重行夫妇合卺结褵之仪”,等于是又结了次婚,将徐氏扶到正妻的位置。

尹继善虽然是满人,但他受父亲尹泰影响,对汉学儒家文化非常喜爱,尹继善非常酷爱读书,几乎做到无书不读的地步,因此他在雍正身边负责文字文案工作,表现出来了才华横溢,出口成章的锋芒,写的文案很让雍正喜爱,再加上尹继善颇有儒学士人的翩翩风度,所以雍正对他非常赏识。

雍正第一次接见他时,就非常欣赏,对其才识风采赞不绝口,说:

于是,尹泰抄起手杖责打了尹继善,“将其孔雀翎击落”,直到徐氏下跪认错,让将事态平息。

尹继善脸上的皮肤很白,胡子稀稀落落没有几根。长了一张特别大的嘴,嗓门又高又清脆,大老远就能听到,还有一双美丽、和善又细长的大眼睛。特别与众不同的是:他身上长满了红瘢,血红血红的,如朱砂一般鲜艳。是一种严重的皮肤病。

与此同时,尹继善的飞黄腾达,也让他的父亲在官场焕发了“第二春”。

这里的“肃谢”包含着道谢、道歉之意。雍正说得很明白,如果没有尹继善,你尹泰不能入相。如果没有徐氏,尹继善不能出生,因而你得谢她、善待她。

还真是国事家事一把抓。这样的管理方式,让雍正将大臣们从公到私控制得死死的,君权得到进一步的加强。但对很多大臣来说,可未必愿意让皇帝管家事。

▲清世宗雍正帝画像

在尹继善出任江苏巡抚第二年,他向雍正上报修筑堤坝帮助江苏百姓抵御水患的方案就得到了雍正高度嘉奖,雍正在回复尹继善的奏折中就曾明言:朕嘉悦之怀笔难批谕,汝父积何德生汝如此之子也!朕实为汝君父庆幸焉,勉之!从雍正的这句话中就能看出雍正真的是因为赏识尹继善的才能才提拔他的父亲尹泰。

这时候,四名宫女已经给徐氏——这时候该叫徐夫人了——换好了服饰,拥簇着徐夫人面朝南方而坐,四名太监引导着尹泰给自己夫人磕头。徐夫人哪见过这架势,当时吓得要站起来躲开,然而宫女们按住不让她动。知道尹泰老老实实磕完头,才算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

你遇到过最无耻的\

上一篇

为什么没有关于古代农民或底层人的电视剧?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雍正为什么要下旨让大学士尹泰给小妾下跪磕头?具体是怎么回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