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为什么命人平了雍正宠臣田文镜的坟墓?

历史上乾隆确实很不喜欢田文镜,而田文镜的坟墓被乾隆所平也算是一个误会,具体且慢慢说来。

先说说田文镜这个人

所以后来乾隆去祭祀他老爹的时候,总能路过看到田文镜的墓地,这让乾隆很不舒服。

说是十全老人,哎,提溜出来也没几条是全乎的。

康熙二十二年。年仅22岁的田文镜初入仕途,被朝廷委任为福建长乐县县丞。

您千万别和俺提什么纪大烟袋,什么刘罗锅啥的,这二位在乾隆朝压根就没电视里头那种动静,他们即使有那一点,脑瓜早就搬家了。


雍正4年(1726年),李绂由广西巡抚去赴任直隶总督,途中经过开封,因不满田文静镜纵容下属肆意蹂躏读书人的尊严,于是参劾了田文镜。然而田文镜却参劾李绂携私报复。神仙打仗,凡人遭殃,最终结果是李绂、谢济世等人挨批,黄振国因此掉了脑袋。总体上雍正还是站在了田文镜这边。此后田文镜的官也一升再升,凭着“河南经验”,总督鲁、豫、北河(京杭大运河的北段)等地。

其实乾隆说的也确实如此,田文镜虽是清官但有的时候急功近利,不顾百姓民生,同时期的李卫虽然没有田文镜这么高的文化水平,但是李卫为官也是十分清正,而且不畏权贵,最关键的是李卫比田文镜更能体谅百姓的民生,所以在雍正时期李卫的官声口碑都比田文镜好得多。

乾隆推平田文镜的坟墓其实算是意外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不仅仅是田文镜,李卫也有着这样的经历。


然而在田文镜死后多年,河北易县田文镜的坟、河南境内的田文镜的祠堂都一夜之间被捣毁,似乎冥冥之中解释了这个结局。

可见田文镜55岁以前的仕途并不顺利,缺乏贵人提携。

但从雍正手底下这四个宠臣中,您其实就能吧嗒出味来,雍正这个人动了满人的奶油蛋糕,他虽然勤勤恳恳一辈子,让国库打康熙的八百万两变成了六千万两,那真是下了功夫。

雍正八年,河南、山东相继发生大灾,饿殍遍野。各地密折如雪片般飞向雍正。雍正也几次催问田文镜。但田文镜就是不说实话,始终夸口风调雨顺、丰收在望。这两地灾情,一直延续到田文镜抱病乞休,仍为解除。这期间,雍正还在袒护田文镜。

又过了十三年,田文镜升任直隶易州知州,从五品。

再者,田文镜虽是汉军旗人,但终究是个汉人,乾隆皇帝向来首崇满洲,对汉臣比较鄙夷和轻视,打压田文镜也不意外。

然而雍正死后,田文镜开始真正接受那次错误的惩罚。

到此为止,田文镜的一生就算是盖棺定论了。但偏偏不巧,在他去世后不久雍正帝也去世了,而新皇帝乾隆对他很是不屑。

而此刻的雍正才明白真相,雍正一面派侍郎王国栋前去赈灾,一面让田文镜回京养病,病好之后,雍正仍然让田文静回河南。

那么这事是不是真的呢?没毛病,还真就有这么一档子事,直接就把田文镜的坟头平成了一条走人的路了。

纵观田文镜在康熙朝的履历,基本上都是在外地做官,直到康熙四十五年才回京任职,而田文镜在康熙朝的官职都不大。


雍正2年(1724年),田文镜被调任重灾区河南巡抚,开启了以严厉之风治理当地,积极清查河南诸州县藩库亏空,开辟荒地;推广试点“摊丁入亩”、“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火耗归公”永远三大政策,田文镜不打任何折扣,手段严厉,且有点急于求成。对于稍微懈怠或有抵触情绪的州县,立刻加以弹劾。

纪大烟袋当年修书没有修好,还被乾隆提到牢饭里头啃了好几天牢饭,要不是和珅搭救,早死里头了。

不过布政使这个官在清代已经算是地方高官了,而田文镜有着非常丰富的地方的从政经验,所以他出任布政使后很快理清了山西公务,同时清楚利弊,救济灾民,使得当时山西吏治焕然一新。

到了康熙五十六年即公元1717年,田文镜终于在五品官上升了一级,成为了内阁侍读学士,这算是从四品官职,虽然级别升的很慢,这也算是在中央站稳脚了。

我是玄坤,一个热爱并不断学习历史文化的求学者,每天一点分享,期待着朋友们的关注留言,能多和大家交流学习,感谢各位阅读,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田文镜做了啥,大家伙都明白,总之,是一员得力干将,为了褒奖田文镜,雍正就想把田文镜提升为总督,结果全国的总督都有位置了,您不能把人家踢下去吧,于是就给了田文镜一个河南山东总督,这听起来听别扭的,因为田文镜管辖的这块是这俩地方的交界处,什么土匪,什么盗贼挺多的,顺道让田文镜治理。

原本田文镜可以在仕途上更进一步,但由于在雍正上台时他的年龄已经很大了,到雍正十年时他便申请退休,当年就去世。

例如,他对鄂尔泰、张廷玉既仍委以重任,又不断敲打,剪其党羽。

田文镜因为如实报告了山西巡抚德音“隐瞒灾情不报”,而得到了雍正的信任。

其次,田文镜此前得罪的人太多了,乾隆皇帝也是为了平息众怒。

所以,田文镜的墓地被拆实际上是迟早的事情,整个墓地除了两座石龟驮着的雍正皇帝题写的诔文碑外,其余的也都是荡然无存了。

而乾隆5年(1740年),河南巡抚雅尔图上书将田文镜撤出贤良祠,遭到了乾隆的拒绝。但是却又暗中默许民间这么如此操作。

田文镜,字抑光,属汉军正蓝旗,后被抬入正黄旗。

而乾隆事后并未责罚守陵大臣,也可以看出乾隆内心里也是将错就错,想把田文镜墓给推平了。虽然乾隆没有特意下令将田文镜坟墓平了,但是这也多少有点清算的意味。

不过话说回来,田文镜还真不受乾隆皇帝喜欢。康熙皇帝执政晚期,吏治腐败,国库亏空严重,雍正皇帝继位后,一贫如洗,而西北战事就是个无底洞,所以追库银欠款,改革新政,调整税收结构就变得非常重要了。

打这里开始,田文镜又安顿住了,在康熙上手没有啥大的作为,康熙死的时候,他已经六十一岁了。

康熙四十四年,田文镜升任直隶易州知州。

田文镜是大清文职官员,经历康熙和雍正两个时期,早年在康熙年间为官,职位平平,并没有太大建树,一直没有受到朝廷的重视,常年在基层担当文职官职,应该说早期田文镜在基层工作的历练中,积累了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为以后升迁也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就这时间点上他已经四十五岁了。

雍正之所以喜爱器重田文镜,首先,田文镜是他的铁杆支持者,坚决推行雍正新政;

打这里起,田文镜就成为了雍正的心腹大臣。

再次,也是最让乾隆皇帝看不惯的是,田文镜的墓地在雍正皇帝的泰陵地区。

从这个题目咱似乎能体会到乾隆有多么恨这田文镜,毕竟在咱大华夏的人眼里,平人家坟头,那就是不共戴天之仇啊。

早在雍正在位期间,田文镜就遭到直隶总督李绂、监察御史谢济世参劾,被雍正压了下来。

雍正元年,也就是雍正继位的第二年,田文镜被任命署理山西布政使。 他在山西执政期间,山西的吏治和财政都得到极大的好转,故此得到雍正的赏识。

而刘罗锅就更加别提了,地方上还有作为,一回到朝堂,基本上就是闭目养神无所作为,直到乾隆嘎嘣死了,这才开始睁开眼睛辅佐嘉庆的。

“河南地方,自田文镜为巡抚、总督以来,苛刻搜求,以严厉相尚,而属员又复承其意旨,剥削成风,豫民重受其困。”

其实田文镜在河南的所作所为本质上就是雍正的想法,田文镜只不过是充当雍正的开路先锋而已。

因为雍正新政中的很多政策都触犯到了贵族地主阶级利益,所以很多地方官不愿意在地方推行雍正的新政,这时候河南巡抚田文镜和浙江巡抚李卫站了出来,他们俩坚决在所辖省内推行雍正新政,这才使得雍正新政在地方得以推行。

然而几天后,乾隆祭拜完毕返回京城的时候,却发现田文镜的墓被铲平了,原来是随行官员见乾隆皇帝不高兴,立马派人铲平了田文镜的墓。值得一提的是,乾隆并没有做任何表示,既不褒奖相关官员,也没有下令为田文镜重修坟墓。由此可见,乾隆本就想这么做,只是碍于面子没有说出来。

正好田文镜从山西回来了,雍正一问,才知道山西真的遭灾了。

相关史籍中,亦无乾隆下令平墓的记述。

在河南巡抚任上田文镜坚决推行雍正所制定的新政,雍正新政是雍正继位后,针对康熙晚年清政府吏治腐败和社会风气进行的一次重要改革。

乾隆在第五次南巡,见到西湖花神庙里立着李卫自己及其妻妾的神像,号“湖山神位”,乾隆下谕说:“李卫仰借皇考恩眷,任性骄纵,初非公正纯臣。讬名立庙,甚为可异!”命撤像烧毁。

(雍正皇帝上台后,田文镜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但有两个人,向刚登基的雍正密保说,山西旱灾严重,百姓已经开始沿街乞讨和四处逃荒。这两个人,一个是路经山西的年羹尧,于雍正元年四月十八密报;再一个就是田文镜,他也路经了山西,于四月十四向雍正面奏了山西的灾情,这还在年羹尧之前。

李绂、谢济世、李卫等都曾弹劾田文镜,但雍正对田极尽呵护。

乾隆平了田文镜的坟其实算是一场意外,因为田文镜的坟在清泰陵附近,乾隆每次去祭拜清泰陵时,总感觉有一种还要向他十分不喜爱的田文镜祭拜的感觉,所以乾隆每次给雍正扫墓,都十分厌恶田文镜墓。

虽然乾隆对田文镜不喜欢,也很是不屑,但是他还不至于公开要把田文镜的坟推平,这样也太不显君王大度了。

不过在田文镜最后的仕途生涯中,也有一个很大的污点,雍正八年,山东,河南相继发生水患,出于对田文镜的信任,雍正皇帝也没多过问这件事,而田文镜硬是把水患的影响给压了下去,也没有向朝廷申请救助,导致很多百姓流离失所,还有很多家庭被迫卖儿卖女,最后雍正皇帝派王国栋去赈灾。

而且乾隆继位后第一个公开点名批评的雍正时期旧臣就是田文镜,乾隆认为田文镜为官过于苛刻,虽是清官,却也是酷吏,他坚决推行雍正新政,不顾实际民生,致使河南百姓流离失所,所以乾隆认为田文镜不过是一名酷吏而已。

鄂尔泰是幸运的,乾隆十年(1745年)就去世的他,生前死后都没有被乾隆皇帝清算,但是与他共享“配享太庙”殊荣的张廷玉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张廷玉晚年遭到了乾隆皇帝疯狂的打压,可以说是在凄凉中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在《雍正王朝》里,邬思道临别前,对田文镜说了局肺腑之言:“可疑之利不可受,得之易时失之易。”但是在剧情中并没有交待田文镜的结局,所以搞得这句话有点莫名其妙。

康熙五十一年改授监察御史。

因为康熙55年(1716年),向朝廷建议恢复克盐商以重税,以补盐引缺额。一下子引起了朝廷的哗然大波。因为这个政策虽然解决朝廷的缺额问题,但是很显然对整体盐商是有伤害的,更大的问题还在于盐商会把这个成本转嫁给老百姓。但是最终被朝廷采纳了,并且由于山东巡抚的支持,在山东几个县里试点了。而田文镜终于被提拔为内阁侍读学士。然而此后田文镜再一次没有了任何仕途有提拔的征兆。

康熙晚年的时候,由于年老性情等原因逐渐对朝政的管理出现松懈之势,难免在国家发展的方向上出现停滞或产生诸多政治弊端。而年富力强的雍正皇帝上位之初,迫切需要恢复国家向前发展的动力,以及整顿朝中出现的各种落后政策和各方面出现的许多诟病。治理国家需要有人来落实,因此田文镜,李卫,鄂尔泰这些人就成了雍正改革和治理国家最好的帮手。

但是,田文镜为人刻薄寡恩,不懂得变通。说好听点,田文镜是一心为了朝廷,不怕得罪人;说难听点,田文镜是典型的沽名钓誉之徒,为了博得主子的赏识,他可以和任何人顶着干。电视剧里把田文镜塑造成一个“酷吏”,其实这种形象十分贴切,他在河南主政期间,为了创造政绩,满足雍正皇帝的要求,对老百姓的盘剥压榨十分严重。

幸好田文镜死在雍正皇帝之前,如果他活到乾隆年间,肯定会受到无情打压。试想一下:连老成持重的张廷玉都晚景凄凉,几乎得罪满朝文武的田文镜还能有活路吗?乾隆皇帝唯一的偶像就是康熙皇帝,他的整体执政风格也偏宽容,雍正皇帝的诸多做法,在他看来都十分不屑,雍正皇帝重用的一批人,在乾隆皇帝眼里也都言过其实。

康熙去世,雍正继位,在雍正即位之初,雍正没有可用之才,这时候雍正开始启用之前就比较赏识,且有着丰富地方从政经验年事已高的田文镜。

乾隆即位后,很快形成了自己一套驭用臣下的方法,概括起来说,既用老臣,有严防其势力坐大;既挫其臣下气焰,又不把事情做绝。


虽然犯错,但是雍正讲感情,田文镜死后仍然是哀荣备至。

后来有一次乾隆又去祭拜雍正,在回去的路上恰好遇到田文镜墓长出的树木妨碍了御道通行,乾隆知道后,只说了一句“拉倒吧”,其实这是算了的意思,结果清泰陵守陵的大臣们向来都知道乾隆厌恶田文镜,所以他们就以为乾隆是要把田文镜墓拉倒。

李绂画像

(乾隆皇帝无比自恋)

前文中说道,田文镜早在雍正年间就遭到了弹劾,被雍正压了下来,到了乾隆皇帝登基之后,对于田文镜及其下属官员的弹劾就没有停止过,可见整个官场对于田文镜的负面评价和怨言是非常之大的。可以说刚刚登基的乾隆皇帝也是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地位,拉拢官员队伍,所以必须要对田文镜进行一定的清算。

雍正十三年(1735年),雍正皇帝去世,乾隆皇帝登基,对于田文镜负面评价之声是一浪高过一浪。

据说,事情是这样。乾隆去雍正泰陵祭拜,见在父皇陵墓不远,有一座超大的墓,就问下臣葬的是谁,被告知是田文镜,并被煽风点火说超规制云云。乾隆思索一会,说:“拉倒吧。”所谓“拉倒”,是“算了吧”之意。或许是手下人误以为,更可能是故意“误以为”乾隆的意思是 “将墓拉倒”。

雍正10年(1732年)田文镜病逝,雍正是田文镜葬在泰陵附近,谥号端肃,可谓殊荣备至。还命令河南,为其设立专祠,河道总督王士俊曾是田文镜的下属,请求将田文镜入祀河南贤良祠。

当然雍正自己也说了,如果一个汉人,一个满人能力一样,他首先用的是满人。

而张廷玉,老了老了,就为了雍正答应入太庙的事,折腾的半口气没喘过来,好悬没折腾死。您要是看张廷玉后来办的那些个事,整个就是一个糊涂蛋似的,其实就是给乾隆一个把柄,把那口怨气给出了而已。

此后田文镜相继出任河南巡抚和河东总督,负责清查地方亏空和黄河河道治理,并且在河南推行摊丁入亩的新政,要求士绅一起缴纳赋税,引发了朝野的巨大争论,对此雍正帝始终站在田文镜这边,支持田文镜在河南的政策。

此外,田文镜的部下也变着法讨他的欢心,结果河南百姓的生活不得不经受多次欺压。虽然田文镜并不是为了搜刮民脂民膏,而是为了充实府库,提高财政收入,推行朝廷新政。但是,田文镜的这种做法不仅让老百姓没法生活,也让同行们看不下去。当时,李绂、谢济世等人就和田文镜进行了长时间的“口水大战”,雍正皇帝为了不打自己脸,只能拼命护着田文镜。

小岛知风拙见

乾隆三年(1738年),乾隆皇帝前往清西陵地区拜祭自己父亲雍正皇帝的路途中,由于车驾太大,通行不畅,经核查才知道是田文镜的墓延伸到了御道上因而影响了乾隆皇帝的通行,随行的官员在问乾隆皇帝处置办法的时候,乾隆皇帝用一个模棱两个的词“拉倒”作为了回应,而等到乾隆皇帝结束了对于雍正的拜祭,返回京城的过程中,发现田文镜的墓已经被人拆平了,而他也没有在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这件事情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您自己琢磨琢磨,雍正手底下四大宠臣,李卫,田文镜,张廷玉最后就是鄂尔泰。

为了表达田文镜的功绩,雍正帝赐谥号端肃,赐葬泰陵附近,在河南为他立祠,并入祀河南贤良祠。

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尔等大臣若不负朕,朕再不负尔等也。勉之!”这是雍正皇帝对一位大臣的亲笔朱批。字里行间,透露出雍正皇帝性格的直爽,诚恳,亲切。是哪位大臣得此殊遇,有幸受到皇帝如此亲切的批示呢?此人便是雍正的宠臣田文镜。

试想连配享太庙的张廷玉都被乾隆搞得郁郁而终,整田文镜更是不在话下。

话说山西遭灾了,年羹尧上折子要求赈灾,雍正就问一个脑壳肥硕却啥也不干的山西巡抚德音:“山西是咋回事?”

雍正非常倚重田文镜,特意命他总督河南与山东两省,故此为他特设了鲁豫总督,田文镜去世后,这一职位就被裁撤,可见雍正对田文镜的喜爱和器重。

雍正四月十五号命田文镜前往山西,会同山西巡抚徳音赈灾。田文镜第二天立即启程,二十二抵达省城太原。

尽管田文镜自身确实是一名非常廉洁的官员,但为了完成皇帝交给的任务,有时候也出现急功近利的表现。比如他掌管的河南大省在出现水灾以后,皇帝准备酌情减免百姓的税赋,但是田文镜瞒报灾情,依然按照平时标准摊派百姓税赋,致使大灾之后的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而田文镜上交国家税赋却是丝毫不减。后来曾经有大臣上书皇帝弹劾田文镜,不过由于雍正比较赏识田文镜,此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后来田文镜去世,又被允许葬在皇帝陵寝旁边的殊荣。

后来有大臣上奏,说河南的百姓们怨恨田文镜,请乾隆皇帝允许将田文镜移出贤良祠,乾隆皇帝就提到,田文镜是雍正皇帝的重臣,自己不能翻前案,这也暗示着虽然乾隆皇帝不喜欢田文镜,但是看在老爹雍正皇帝的面上,不会去清算田文镜,所以怎么会在后来又让人去平了田文镜的坟呢?那是到了乾隆皇帝统治后期,被守陵的大臣阴差阳错平了的,和乾隆皇帝没有直接关系。

而雍正询问山西巡抚德音时,德音却故意隐瞒山西灾情,企图蒙混雍正,正好当时田文镜奉刚即位的雍正之命去华山祭天,雍正于是就召见田文镜询问山西灾情,田文镜没有替德音隐瞒,据实奏报了灾情,于是雍正震怒,责怪了德音,然后派田文镜出任山西布政使。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乾隆皇帝本来就很自恋,一直宣扬本朝无能臣,特别讨厌田文镜这样爱抢风头的大臣。。

田文镜的仕途起点,是福建长乐县县丞,正八品。

首先,乾隆皇帝本身是真心的看不上田文镜。


乾隆3年(1738年)4月,乾隆祭奠泰陵,发现田文镜墓的门墙占了御道三尺,御辇不能过,乾隆默许拆去田文镜墓的门楼建筑,仅剩两座雍正亲笔题的誄文碑。

原创首发,欢迎关注或吐槽

雍正让田文镜入了河南贤良祠,在河南省城还专门为田文镜立了祠庙,最后在雍正百年之后的陵寝泰陵给了田文镜一块地皮,寻思着都是老臣了,到了下边之后也有个知心知肺可以聊天的。


雍正元年(1723年),年羹尧上书雍正,说山西受灾,请求赈灾。而当雍正询问山西巡抚德音受灾情况,德因因怕影响到自己的仕途,隐瞒了灾情。而田文镜由于办差路过山西,雍正便向田文镜咨询了山西受灾情况。

田文镜在六十一岁那年,命运发生了骤变。

不过,其仕途的确极具“戏剧性”——前四十年升迁慢得出奇,后十余年又飞升快得出奇。

乾隆即位以后,乾隆第一个就公开点名批评了雍正旧臣就是已经死去的田文镜,“河南自从田文镜上任抚督以来,严格治理,然而他的属下官吏竟然剥削民众,致使河南人民深受其困。前年田文镜隐匿,河南灾情不报,百姓流离失所,幸亏先帝爱民,派遣官员前去赈抚,才保证河南的安定,这件事天下人尽皆知。”

四个人三是汉人。雍正这人用人对事不对人,您有能力,他就用你。

在徳音托故不见的情况下,他立即行文给灾情最重的四州县,促其迅速登记赈灾人户。五月三日,赈灾正式启动。一个月里,不分老少男女,共有十三万人得到赈济,发放救灾粮一万石有余。

他康熙元年出生,二十二岁入仕。

乾隆对已故的田文镜,其实也是这样的方法。

有这些经历打底子,所以田文镜对基层的那些个猫腻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所以他这辈子都是尽可能的效仿康熙,还顺道让自己快快乐乐的过完这辈子,典型的一个聪明的二世祖。

田文镜如实禀告了山西受灾情况。因此被雍正嘉奖他直言无隐,令田文镜署理山西布政使并前去山西负责赈灾。而田文镜到任后,凭着多年基层经验,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田文镜,与李卫、鄂尔泰并称为雍正时期的“三大封疆大吏”,是雍正皇帝非常信任与倚重的心腹大臣。

鲁豫总督田文镜、闽浙总督李卫外加云贵总督鄂尔泰,这三人都是雍正时期最为重要的封疆大吏,也是雍正的铁杆支持者,都堪称雍正的左膀右臂,可以说雍正新政如果没有他们三人在所辖省份坚决推行,那么雍正继位以后会面临很尴尬的局面,所以雍正对他们三人器重有加。

一朝天子一朝臣

他的在位时间太长了,把雍正铺垫点的那点子积蓄全糟蹋干净了,还不够,临了他丢给嘉庆的国库都能饿死耗子了。

原因那讲明白了,咱就把这事再捋捋您就更加明白了。

田文镜不受到乾隆皇帝的喜欢,也遭到了众多朝臣的弹劾,可是田文镜却依然能葬在雍正皇帝陵寝的附近,继续陪侍雍正皇帝,享受这份莫大的荣誉,这必然让乾隆皇帝感到非常的不痛快。

乾隆是有意,还是无意您说呢?

当然,像田文镜这样去世后被乾隆皇帝打压的雍正宠臣还有李卫。

后来田文镜这身子骨实在是撑不住了,毕竟他六十一岁才得到青睐的,所以在1732年给雍正打了辞职报告,就这么辞职了,没多少日子田文镜就去了。

那么,田文静的墓,到底被平了没有呢?

雍正十年,田文镜因病奏报,乞求雍正恩准病休。雍正准奏,命田文镜来京治病。当年十一月,田文镜病故,雍正给予极高评价,谥号“端肃”。

田文镜墓被乾隆皇帝拆掉,看似是“阴错阳差”,实际上也有着其必然的原因。

“乾隆为什么命人平了雍正宠臣田文镜的坟墓?”

雍正十年田文镜病逝,雍正皇帝将其赐葬泰陵,还将田文镜移入了河南贤良祠,乾隆皇帝继位后,河南总督王士俊因为继续贯彻摊丁入亩,开垦荒田等政策被弹劾,他是田文镜提拔起来的,从王士俊被罢官也可以看出乾隆皇帝对田文镜的态度。

布政使相当于现代的常务副省长,在当时清朝官制下,一省之内除了巡抚之外,就属布政使官阶最高,而且以品级论,布政使和巡抚是同级别,都属于从二品官,但是一般巡抚都会在中央兼职,所以清代巡抚大多是正二品官,还是比布政使略高一级。

后来李卫升任浙江总督兼刑部尚书,田文镜则升任了鲁豫总督兼兵部尚书,在这要说一下,李卫的浙江总督是清代已有的官职,也叫闽浙总督,而田文镜的鲁豫总督则是雍正专门为田文镜所设立。

点赞关注,鸿运当头

如果田文镜死于乾隆朝,不得安享“田大人墓”是一定的。

乾隆四十四年(1779),乾隆年已七旬,他写了一首《怀旧诗》,讲到了“五阁臣”,其中包括张廷玉。这首诗,可以说是乾隆对臣下驾驭术的概括——即“有过必惩,有错必责;但惩而不治,罚而不罪”。

在现代来说,他这个大约相当于“副厅级”的官员,到这个年龄,本该退休了。可这时候,康熙过世,雍正即位。田文镜正被派往西岳华山告祭。

田文镜在担任河南巡抚以及河南山东总督期间,坚决贯彻雍正皇帝的旨意,大力推行新政,并且收获了积极效果。雍正皇帝曾评价他:

“忠诚体国,公正廉明。”
“老成历练,才守兼优,自简任督抚以来,府库不亏,仓储充足,察吏安民,惩贪除弊,殚竭心智,不辞劳苦,不避嫌怨,庶务俱举,四境肃然。”

雍正皇帝也急需一批帮手,最好是铁面无私那种,在山东当县官的田文镜被雍正皇帝看上了,雍正皇帝继位后,正好遇到山西遭灾,于是雍正皇帝就将田文镜调往山西去核实情况,通常遇到自然灾害,一些大臣为了不影响自己的政绩,能瞒报就瞒报,田文镜把山西的情况如实向雍正皇帝汇报,也得到了雍正皇帝的信任。

当然,在乾隆死后,嘉庆也不喜欢他的宠臣和珅,很快便将和珅抄家赐死。

欢迎四海八方的朋友关注和点评!

田文镜,雍正朝时期的宠臣,却遭到了乾隆皇帝的批判。

“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尔等大臣若不负朕,朕再不负尔等也。勉之!”

雍正由此看到了田文镜的政治才能,于是不久就调任田文镜出任了河南巡抚。

田文镜出任河南巡抚后成为了雍正的左膀右臂

于是乾隆皇帝一上台就对田文镜进行批判:

但是田文镜也有着非常明显的缺点,就是待人处事有欠宽和,过于严苛,可以说田文镜是典型的“酷吏”,同时还有着“沽名钓誉”的黑历史,再加上乾隆皇帝崇拜的是自己以“仁德治国”的爷爷康熙皇帝,并不是自己的非常严厉而又严酷的父亲雍正,所以乾隆皇帝是非常看不上田文镜。

“河南地方,自田文镜为巡抚、总督以来,苛刻搜求,以严厉相尚,而属员又复承其意旨,剥削成风,豫民重受其困。”

乾隆曾经评价过雍正时期三大总督,他认为田文镜不如李卫,而李卫则又不如鄂尔泰,从这可以看出乾隆对田文镜即是不屑也是不喜欢。

雍正非常喜爱田文镜,上面说过田文镜年龄比雍正大不少,所以田文镜死在了雍正的前面,田文镜在雍正十年即公元1733年去世,享年72岁。

田文镜死了的早,被乾隆平了坟头,李卫死的早,乾隆还说过:“幸亏你死了早,活着非砍了你的头!”

于是田文镜墓就这么被清泰陵守陵士兵给拉倒了,剩下两座雍正皇帝题写的诔文碑。后来乾隆发现田文镜墓被平了,就问守陵大臣怎么回事,他们就按照以为乾隆的意思给推平了回复,乾隆听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却也并没有责怪守陵大臣。

全安在了乾隆的脑袋上,他其实就是在位的时间长了一点而已,没多大实质性的作为。

同时也不得不说的是,乾隆皇帝这样处置田文镜也是为了更好的拉拢鄂尔泰。鄂尔泰是雍正临终前安排的“托孤重臣”,也是满洲官员的实际首领和代表人物,乾隆登基之处非常倚重与鄂尔泰、张廷玉这样的前朝旧臣,而鄂尔泰在此之前与李卫、田文镜的关系非常的紧张没,因而乾隆皇帝也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来拉拢鄂尔泰。

田文镜之所以为雍正皇帝所器重,一方面是因为田文镜为官清廉、敬业勤奋,另一方面是田文镜作为监生出身,被雍正皇帝树立为标杆,是为了拉拢这部分官员群体为自己效力。

由此可见,乾隆皇帝自己父亲雍正皇帝的宠臣田文镜是非常的厌恶和不屑。

他当知州的第二年就升成了吏部员外郎,官不大也就是个五品官,但总算是进京了。

言语中就说过什么拉倒吧!这守陵的大臣听了,他就知道乾隆不喜欢田文镜,所以直接就把田文镜的坟头给推平了。

田文镜是镶蓝旗汉军旗人,虽然汉军在八旗中的地位不高,但终究也是旗人,通过旗人的特权田文镜以监生的身份入仕。

其三就是田文镜在政治上非常中立,不畏权贵,秉公执法,不结党不营私,雍正认为他是孤臣是能臣,所以田文镜是雍正树立的吏治典范。

后来做事做的时间长了,这就升为了知县,然后是知州,其实这知州也不大,撑死了就大半级,这一熬就是二十年。

此时,山西巡抚徳音接二连三禀报山西雨雪充足,普降大雪有一尺多厚,他说,随后必定会麦子大丰收。

结果田文镜用他的实地调查把这事有理有据的摆在哪里,就该提价。

这样看,乾隆下令平掉田文静的墓,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

这您从乾隆一朝,出现的各个宠臣您就能看出来。

田文镜的得失让人感叹。然而田文镜的一生并没有《雍正王朝》里那样光明磊落。可以说他成也因为“隐瞒灾情”,败也是因为“隐瞒灾情”。

此时已经是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距离李卫去世已经整整42年,可是西湖边上依然供着李卫的塑像,并且李卫为自己和正室妻子塑像也就算了,还将自己的小妾也塑像让人供奉,因而让乾隆觉得不合体统。而杭州百姓却在李卫死后依然保持了四十多年不撤像,就说明李卫当年治理浙江的功绩让百姓非常的怀念他,同时,当年李卫上奏朝廷,让雍正下令即刻恢复了浙江文士的乡会试,使得第二年殿试的状元、榜眼、探花都被浙人取得,也让浙江百姓对李卫是感恩戴德,因而其塑像一直被保留着,直到被乾隆撤销掉。

田文镜的坟被平了和乾隆皇帝没啥关系,毕竟田文镜是他老爹雍正皇帝的宠臣,他的坟还是雍正皇帝赐的,乾隆皇帝如果让人把田文镜的坟平了,这不是打自己老爹的脸吗?

田文镜早年的官场生涯充满坎坷,因为只是监生出身,在重视科举的封建社会,他很难得到快速升迁,电视剧里田文镜被“四爷”破格提拔的情节,历史上不可能出现。虽然田文镜在康熙朝就已经入仕,但有20多年时间都是在地方任职,官阶还不高。康熙去世的时候,61岁的田文镜也只是一个侍读学士,并没有担任高官的经历。

田文镜可以说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厚积薄发,雍正继位后,山西发生了自然灾害,年羹尧作为当地驻军将领先向雍正报告了此事,请求朝廷救援。

“抬旗”,是雍正亲自为田文镜抬的。谢济世参劾田文镜的案子,沸沸扬扬耗时四五年,最后以田文镜完胜告终。谢济世相关人等,或被斩立决,或苦差效力。此后,雍正让大臣传话,问田文镜还有什么心愿。田文镜回奏说,他所在的正蓝旗是下五旗。雍正说,可以抬入上三旗,去哪个旗,由田文镜自己挑,田文镜挑了正黄旗。

三年后,乾隆即位。他对河南山东大灾,包括田文镜匿灾不报造成的逃难乞讨、鬻儿卖女、饥病骤亡等惨状应该是很清楚的。

不管是知州也好还是吏部员外郎也好,都只是五品官职,这在清代来说只相当于中层干部,不过有一点好处就是,田文镜从地方知州出任吏部员外郎算是从地方进入中央了,而田文镜也正是在这时期与雍正结识,从而获得雍正赏识。

田文镜本人也得到了雍正的一再提拔和封赏,且不说田文镜所担任的河南山东总督是为他专门设置的,就连全家的旗籍都从下五旗的汉军正蓝旗抬到了汉军正黄旗,可谓是显赫一时。

不过,田文镜长期在基层工作,十分了解民情。因此雍正即位后,马上对田文镜委以重任,第二年就升任河南巡抚。可以说,在雍正推行各项新政策的过程中,田文镜是一个坚定的执行者,他那种公事公办、铁面无私的风格,很适合雍正朝的整体政治风格。而且,田文镜为官清廉,担任地方督抚近10年,家里还是一贫如洗,这就比很多官员强。

文/炒米视角

到康熙去世时,田文镜已经61岁,可以说61岁之前田文镜基本都是在地方从政,或者出任一些无关紧要的官职,说他是无名小卒也毫不为过,如果田文镜要在61岁前去世了,他都不可能青史留名。

所以张廷玉自己受了委屈,好歹还是全须全尾的退了出来。

有人支持维持原状,他们觉的提价之后要伤害商人的那颗脆弱的心。

康熙四十五年,田文镜被调入京,担任吏部员外郎。

(田文镜画像)

这些话语,其实已经像是在斥责田文镜了。正是因为这些事,乾隆才痛恨“酷吏”田文镜,田文镜的坟墓稀里糊涂的被乾隆的侍卫平了,也就不足为奇了。

比如,对张廷玉,后来愈加不满,用翻云覆雨各种方法加以挫折,但最后,却依然准许其配享太庙。

此次赈灾过后,雍正决定重用田文镜。当年八月,田文镜任山西布政使;次年正月十七,转任河南布政使;不到一年,任河南巡抚,短短两年时间内,田文镜由从四品升为二品,成为开府一方的封疆大吏。

就是说,田文镜在京中为官十六年,只提升了一级,从五品升为从四品。

雍正十年(1732年),田文镜逝世,雍正为其上谥号为“端肃”,并特命河南省城为其设立专祠,更为重要的是,雍正亲自在泰陵附近赐予一片土地安葬田文镜,足可见雍正对于田文镜的宠爱。

这事咋说呢?乾隆这人不是单纯的恨田文镜,而是打心眼里瞧不上他那老爹雍正,根子上是在这里。

文/风雪梦不逝

九年后,升为山西宁乡县知县,正七品。年羹尧也是汉军旗人,这个年龄,已经是封疆大吏了。

有了这些“前科”,乾隆对田文镜评价也就并不高了。

“河南地方,自田文镜为巡抚、总督以来,苛刻搜求,以严厉相尚,而属员又复承其意旨,剥削成风,豫民重受其困。\”——《清高宗实录》

尽管这是一个看似偶然的事件,但其结果有着必然性。

这个问题老梁来回答。

历史上的田文镜其实人生挺传奇的,他比雍正皇帝大了十六七岁,他出生于康熙元年即公元1662年。


但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这话说的确实没错,雍正虽然十分喜爱田文镜,但是他儿子乾隆却并不喜爱田文镜了。

当然,乾隆对田文镜生前的许多作为,尤其是匿河南大灾不报,极其不满,曾下明诏责其此罪,里面有“幸伊早死,得全首领”的狠话。

这事做的好,康熙就提他为内阁侍读学士。

整个清朝时期,老百姓的好日子其实就在雍正在位的十三年时间里头。

这位置在田文镜不干了,就被雍正给取消了。

雍正皇帝画像


雍正是典型的“爱你爱到骨头里,恨你恨到骨头里”的这种人。所以支持田文镜可谓不遗余力,哪怕田文镜做错了,雍正也不会追究。雍正曾经说对百官说,“如果天下巡抚都如田文镜,那么天下就将大治矣!”他还对田文静这样说,“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就是这样的秉性,就是这样的皇帝!尔等大臣洛浦镇,朕再不负尔等也。勉之!”

后来乾隆借口田文镜的墓地侵占了御道,授意将其墓夷为平地,只保留了两座石碑。

话说田文镜这人不是很聪明,您从电视剧里头就能看出来,其实他的能力在于对政务的一个了解和熟悉。

田文镜画像

这个时候的田文镜还处于雍正朝的试用期,他被安排去干布政使,表现得很不错,山西吏治得到了整顿,雍正皇帝就决定用田文镜来推行自己的新政,他把田文镜调到河南,先去查清楚河南的税务情况,不过在河南任上,田文镜遇到了不小的阻力,因为和李绂政见不合,两人互相弹劾。

随着康熙去世,雍正皇帝的继位,田文镜迎来来了自己仕途上的春天。由于君臣二人性格相投,为官作风强势的田文镜受到雍正皇帝的欣赏,况且田文镜自身又是能力非凡之人,因此在雍正执政时期,田文镜仕途之路非常顺畅,除了曾经的封疆大吏之外,还被雍正皇帝授予太子太保(负责太子安全一职,有职无权,但荣誉极高)的无尚荣耀之职。

俗话说:死者为大。在格外重视丧葬礼仪的中国传统社会,田文镜的墓被铲平,乾隆为什么毫不在意。更何况,田文镜还是雍正恩准陪葬泰陵的大臣,连张廷玉、鄂尔泰都没有得到这个待遇。难道说,乾隆和田文镜有什么过节吗?

田文镜在雍正朝发迹,源于其揭露山西巡抚匿灾不报。他的“人设”崩塌,竟也是因为匿灾不报。

然而利令智昏,到了后期的田文镜竟然犯了一个他仕途起势时山西巡抚德音犯的错误。

还是那句话,题主的问题根子上是乾隆瞧不上他老爹雍正干的那点子事,他心里最为崇拜的是康熙。

但理解错了归理解错了,推平也就推平了,这事算是扯平了,也没有后续的动静,也没有怪罪这守陵的大臣。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

据《清史稿•田文镜传》记载,田文镜乃是监生出身。康熙年间,田文镜历任县丞、知县、知州,在地方上,田文镜可以说是积累了丰富的施政经验。加之,田文镜办事干练,廉洁奉公。雍正皇帝上台后,便开始擢拔田文镜。雍正元年,61岁的田文镜升任山西布政使。雍正二年,田文镜升任河南巡抚。此后,田文镜便成为了雍正朝的封疆大吏。田文镜执行雍正的新政不遗余力,士绅一体当差纳粮,摊丁入亩,火耗归公,这些利国利民的政策在田文镜亲历亲为下,逐一得以贯彻实施。也正因如此,田文镜的官儿越做越大,河南山东总督加兵部尚书,河南山东总督兼北河总督加兵部尚书,加太子太保。田文镜身上的头衔越来越多,这是他的政绩与实力使然,也是雍正对田文镜满满“爱意”的表达。雍正是这样评价田文镜的。

忠诚体国,公正廉明。老成历练,才守兼优,自简任督抚以来,府库不亏,仓储充足,察吏安民,惩贪除弊,殚竭心智,不辞劳苦,不避嫌怨,庶务俱举,四境肃然。——《清世宗实录》


康熙元年(1662年)出生的田文镜,22岁以监生的身份出仕福建长乐县的县丞。然后就开始了漫长的熬资历的仕途生涯。他在山西宁乡知县的任上一坐就是将近20年没挪过屁股。一直到康熙45年(1706年)才迁为吏部员外郎,然而他在这任上又干了10年,没有任何进展。

究其原因,大约有这样几条——一是田文镜本为雍正藩府之人,早就得到雍正信任;二是田文镜在清查亏空、摊丁入亩等一些雍正朝的改革举措中,坚决执行,敢于担责;三是田文镜性格孤僻,不结党羽,此正和帝王心思;四是田文镜善于揣摩雍正心思,屡报祥瑞甚得雍正欢心。

至于说乾隆皇帝后来命人平了田文镜的坟墓一事,后人有多种说法,相当一部分说法是乾隆去祭扫父亲陵墓的时候,田文镜的坟墓阻碍了乾隆皇帝的御道,乾隆皇帝只是简单询问了一下,然后下人们就把田文镜的坟墓给平了。如果说乾隆皇帝只是随口说的,那为什么发现之后不追究下面的责任呢,最起码也应该把田文镜的坟墓整修好。可是,自此之后,乾隆皇帝就不闻不问了。这足以说明乾隆皇帝对田文镜的不认可。

据《易县志》记载,乾隆三年,乾隆皇帝一行,浩浩荡荡的前往清西陵扫墓。行至半道,队伍却裹足不前了,原来是田文镜的墓门墙已经占了御道三尺多,大部队已经无法正常通过了。侍卫们急忙向乾隆禀明这一情况“田公墓占了御道三尺多,车辇不能通过,请皇上定夺”。乾隆见是先帝宠臣田文镜的墓,便说了句“拉倒吧”。这个“拉倒”到底是算了还是平了的意思,我们不知。只知道,之后,侍卫们平了田文镜之墓,乾隆后来询问侍卫为何如此,侍卫们只能无奈的答道:“不是皇上您老人家让我们拉倒吗”。结果,乾隆最后也没有怪罪侍卫们。

这恰恰说明,乾隆也许真的有心给田文镜一点颜色瞧瞧。因为在乾隆眼中,田文镜根本不值得称颂,田文镜不及李卫,李卫的塑像都最终被乾隆推倒,田文镜一介“酷吏”,他的坟墓又怎能在乾隆的御道上作威作福呢?

并且罢黜了田文镜布局身后的王士俊在河南监视开垦荒地时,开设的“捐输”,解除了王士俊的官位。

不过田文镜做事雷厉风行的态度引起了当时还是皇子的雍正皇帝的注意,等到雍正帝继位之后,田文镜开始受到重用。

康熙四十八年,迁任刑部郎中。

这不乾隆知道之后,说他不是那个意思,你们理解错了。

田文镜早在康熙二十二年即公元1684年二十二岁的时候以监生身份出任了县丞,后来田文镜逐步升为知县、知州等官职,可以说他是从底层官职一步一步升上去的,但是在康熙一朝,田文镜始终没得到重用,康熙四十五年即公元1706年田文镜才有机会从知州调到中央出任吏部员外郎。

后来,田文镜又升任河南总督、河南山东总督、河北总督,加兵部尚书衔,加太子太保。


雍正元年,田文镜因为举报山西巡抚德音隐瞒灾情而受到雍正的青睐。而雍正7年(1729年),山东、河南发生水患,田文镜虽然没有犯隐瞒不报的错,但是他为了完成山东、河南的藩库亏空,竟然刻意隐瞒了灾情的严重性,还拒绝了雍正几次主动要求减免赋税的意见。然而大灾之后是大疫,到了雍正9年(1731年),这个盖子实在是捂不住了,河南山东百姓易子相食,死者糜万。连田文镜自己也病倒了,只好乞求以病归,撂挑子了。

雍正皇帝不喜欢文官结党,另外他还有重要任务要交给田文镜来办,因此对田文镜表现出了极大的信任,把李绂、蔡珽贬官,将黄振国杀了,田文镜适时上奏,建议雍正皇帝在河南试行摊丁入亩,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的政策,这正是雍正皇帝所想的,田文镜的意见很快得到批准。

一方面,他诏罪田文镜匿灾不报,这亦为表示皇天明察,也为做给在位的官员看。另一方面,他又不把事情做绝,后来的河南巡抚雅尔图曾奏请把田文镜撤出豫省贤良祠,乾隆不准,他说,雅尔图这是因为属于鄂尔泰一党,以田文镜为借口,阻挠李卫入祀贤良祠。

雍正对于田文镜去世很是悲伤惋惜,为了表达他对田文镜的喜爱,他特意命人将田文镜的坟墓葬在了自己的清泰陵附近,想让田文镜在将来九泉之下陪伴自己。

由于田文镜的新政非常符合雍正的心意,雍正还回复给他一条网红批示:

这也就是为嘛,雍正这人功劳是挺大,清朝很多改革性的措施都是打他手上做出来的,但锅却不少背,很多事就把他给忽略了。

其二就是田文镜是出了名的清官廉吏,他不贪钱,而且还不让子女借助他的官位沾光,可以说是清正无私;

由于田文镜在康熙年间一直从事基层工作,因此在后来帮助雍正皇帝整治吏治方面做出了很大贡献。田文镜以铁腕著称,不折不扣执行雍正的改革方针。对贪污腐败官员毫不留情。

德音马蹄袖到是打的啪啪响,一个漂亮的扣头,轻描淡写的说:“就没这档子事。”

从此62岁的田文镜开启了他逆天的仕途运程。

刘罗锅是个明白人,而且是个有能力的人,知道在乾隆眼跟前蹦的太高吃不到好果子的。

您看看乾隆对雍正的宠臣干的事,您就明白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田文镜、李卫、鄂尔泰是雍正朝的三大宠臣,但是到了乾隆朝,田文镜和李卫的结局都不是很好,田文镜墓地被夷为平地,李卫在杭州的神像被烧毁,只有鄂尔泰凭借满人身份得以善终。

而田文镜和李卫也被当时雍正皇帝所倚重,甚至被雍正称为左膀右臂。

最关键的是,田文镜以一个汉臣的身份,竟然得到了陪葬泰陵的待遇,这显然不合满清政权的传统。即便下属官员没有铲平田文镜的坟墓,乾隆也会找借口这么做。

雍正确实极其看重田文镜,称其为“巡抚第一人”,还赞其与鄂尔泰、李卫等为“总督三杰”。

这看似是因为守陵大臣会错了意,导致了田文镜墓被误伤。实则不然,看似无意却是有意。因为乾隆厌恶田文镜在当时已是朝野上下都知道的事,守陵的大臣这么想也无可厚非。

田文镜在出任河南巡抚时已经62岁,在古代这年龄已经不小了,很多人也都差不多该到退休年纪了,而田文镜在这个年纪时却是刚刚开始起步,开始得到重用,开始大展平生抱负。

乾隆皇帝登基不久之后,罢免了田文镜曾经的下属王士俊的官位,并旁打侧敲表达了对于田文镜的不满,就此拉开了批判田文镜的序幕。乾隆皇帝先是在乾隆三年(1738年),“阴错阳差”的扒了田文镜的墓地,随后在更是评价说:

“鄂尔泰、李卫、田文镜皆皇考所最称许者,其实文镜不及卫,卫又不及鄂尔泰。”

这监生一出校园,他就有做官的资格,只是位置不高,所以田文镜出来之后做的是县丞,一个正八品的官,就是在县老爷手底下做事。

那么乾隆为嘛这么恨田文镜,田文镜打那招惹这么个煞星呢?

雍正一上来,田文镜就开始焕发第二春了,尤其是一件事办的很好。

而乾隆这人,对他这老爹特别的有意见,尤其是重用汉人这块,心里头嘎嘎的不痛快。

后来因为长芦盐政出现了缺额,朝堂上讨论是该提回原来的价格,弥补一下口袋,还是就这么样吧!

我们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乾隆皇帝是一位比较仁厚的皇帝,主张以理服人。较他父亲雍正的铁腕酷吏手段有着天壤之别。因此乾隆在后来的很多方面都抛弃了他父亲一贯的做法。而田文镜在雍正时期很多做法,乾隆皇帝也是非常了解的,田文镜很多急功近利的酷吏作风,乾隆皇帝非常反对。

实际上,清廷档案里,并没有乾陵颁旨平毁田文镜墓的记载。

然后,他入京做官,任吏部员外郎,改任刑部郎中,又改任都察院御史。康熙去世那年,他任内阁侍读学士。

在雍正看来,田文镜的身上可以说满是优点。这样一位贤臣,当然需要特别优待。雍正十年,田文镜病逝后,雍正皇帝便下旨,在自己的泰陵附近选了一块风水宝地,用以厚葬田文镜。九泉之下,能与皇帝作伴,对田文镜来说,这实乃千古知遇之恩。

雍正朝时期的宠臣,到了乾隆朝期间被乾隆皇帝打压的不在少数。

乾隆三年清明节,乾隆前往泰陵祭拜雍正,结果皇帝的御驾被一座墓给挡住了,经过官员们调查,确认这是雍正朝名臣田文镜的墓。因为田文镜深受雍正皇帝信任,乾隆虽然心里不高兴,但是也不好说什么,这件事不了了之。

要知道,雍正最为信任和倚重的兄弟,也是乾隆皇帝非常敬重的叔叔,怡贤亲王胤祥,当年为了彰显君臣身份有别,不惜用“吞土”的方式来拒绝雍正计划将其葬在泰陵地区的安排。相比于胤祥,田文镜无论是地位,声望,还是乾隆皇帝的敬重程度都比不上,自然也就不会允许他葬在雍正的陵寝附近了。

这些政策的实施让百姓的生活负担减小了,但是既然有受益的一方,自然就有利益守损的一方,田文镜也多次遭到弹劾,还好都被雍正皇帝压了下来,雍正六年,田文镜被任命为河南山东总督,山东是钱粮亏空十分严重的省份,田文镜上任后,又开始严查山东亏空和各地亏欠国库的税银。

在历史上田文镜是这么个经历,他不是正儿八经的科举出生,是打国子监里出来的监生。

康熙三十一年,田文镜被调任任山西宁乡县知县。

田文镜曾在易州任知州,他多次表示,要生生世世追随雍正。于是,雍正在“西陵”自己的陵寝附近,为田文镜修建了大大超越规制的“田大人墓”。

在工作以及同事关系上,田文镜得到了雍正的大力支持。

于是雍正就把田文镜提溜到山西这嘎达做了山西布政使,这一去了之后,田文镜把整个山西治理的妥妥的,毕竟下边基层那点子猫腻压根就藏不住,田文镜揪也能把他们揪出来。

一朝天子一朝臣,乾隆登基后,乾隆对这位先帝爷的宠臣却并不感冒。一来,田文镜办事过于严苛,田文镜执行雍正新政士绅一体当差纳粮过于严苛,因而得罪了不少读书人,在当时许多读书人眼中,田文镜就是\”酷吏\”的代名词。因为此事,田文镜还曾受到直隶总督李绂的指责。二来,雍正八年,田文镜还曾谎报灾情。山东河南暴发水患,百姓流离失所,卖儿卖女,田文镜却没有如实上奏,还直言老百姓争相缴纳赋税。

反正,田文镜墓就不见踪影了。

展开阅读全文

和珅的亲弟弟和琳对于清朝有何功绩,最后的结局又如何,你怎么看?

上一篇

历史上的杨玉环真的很胖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乾隆为什么命人平了雍正宠臣田文镜的坟墓?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