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的比较诡异的事情有哪些?

我从小是外婆把我带大的,所以感情很深。在我上高一的时候,外婆因病去世了。当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由于当时交通条件受限,没有柏油马路,也没有公交班车,母亲坐着表哥的自行车去几十公里以外的舅舅家奔丧,我只能待在家痛哭了一场了事。

我们五个人里有个活宝,对他说,诶!你们家里有古董么,我找找去,回去卖钱。

他说,你来晚了,就算有也没了。

愿你的灵魂得到安息。

几天后得知消息,外出打工的杨花和成的堂弟二嘴被警察抓回来了,他们承认俩人合伙杀死了成。

就是这样的防护,小孩还是溺亡了。小孩是从篱笆之间的缝隙中钻出去,然后在河边玩掉入水中的。

一年后,陈农户命中注定般又添了个男丁,陈农户夫妇对其严加看管,也很是疼爱。

枪毙二嘴那天,下着雾蒙蒙的小雨,村里去了几个壮劳力,拉辆板子车赶到了刑场。拉着二嘴尸体的板车没有回村,停在了村后的公路上。淡红的血水,从板车上一滴滴艿在柏油路上,让人触目惊心。

我遇到件比较邪门的事儿,第一件事是我和我前男友晚上在一起,那时候他特别喜欢吃槟榔,熬夜,有次我都睡了睡前他在用手机打牌,夜里我听到,类似于干呕的声音,我以为是他吃槟榔卡住了,迷迷糊糊的说,都说吃槟榔不好,这下卡住嗓子了吧!然后几分钟他一直干呕不回答我我睁开眼看了一下,他正在用手自己掐自己脖子,很难受的样子,我当时没多想直接推了他一把,他立马醒了睁开眼,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就这个眼神把我吓到了,就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一直清醒一样,我吓得立马起来,把房间大灯都给开开了,他缓了一分钟说做噩梦了,梦里有个女鬼一直掐他脖子,怎么样都甩不掉!

第三天,在邻居家门前的河边,有人吃惊地见到了一小小的浮尸,浮尸已被水泡得肌体肿胀,难以辨认。

油罐里有一些油桶,就是铁皮的那种。我在几个油桶的中间不知在摸索着什么,四周一片漆黑,这时突然我听到另一个方向传来的一阵莫名其妙的声音,好像有东西在朝我靠近,这时我心里第一反应就是,有鬼自暗处来,该拔腿就跑。我看到油罐里有一处亮光,像是一扇窗户,急忙站起身子朝亮光处扒去,恰在此时我听到“啊”的一声哀嚎,像是一个黑暗幽灵的声音,妈呀这下把我吓得更是不轻,肺差点从嗓子里蹦出来。我纵身一跃从窗户钻了出去。

高中时候 我大伯因病去世 然后我给他守夜守了好久 有一次没熬住不小心睡了 就在他的棺材前面 然后我梦到第二天下葬的场景了 在下葬的路上 突然刮一阵妖风 人仰马翻 然后就起了很大一阵雾 我就隐约看见我大伯的棺材开了 他从里面起来 指了两个人 然后他带着两个人就走了 当时是在梦里 但是我感觉很真 我是被那种阴风嗖嗖的感觉冷醒的 虽然当时是冬天 但是冷的感觉不一样 醒了以后不久 他们发现有两个人死在另外一间房里 煤气中毒 抢救无效 当时我就想起来我的梦了 我没敢说 怕大家怕 之后我跟我爸妈说了 他们只是说别想太多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二嘴和妻子的事,成虽然老实,但并不是傻子。在一次被成当面撞见他们俩的私情后,成毫不客气地打了杨花几个巴掌。于是,成就成了他俩的心心腹之患,欲除之而后快。

我就感觉山里空气特别新鲜,吸一口都感觉内里特别舒服。

我也跟感激他,直到最后都一直牵挂着我。爸,你养育了我,还陪我一起玩,感谢你给了我一个无忧无虑的青春时光,感谢你顶起了这个家,把我好好的养大。

前些日子,在做人口普查的时候,我走到了一个多年未曾去过的小胡同里。这个胡同位于村子的西北角,胡同北头是旧时的围村壕及一片树林,南头是条弯曲的小路,小路的另一侧也是一个大水塘。乍一到这里,目光所至,尽残砖断垣,一片凄凉之象。

比较诡异的事从小到大遇见的比较少 但是也还是遇到了 我就说最诡异的一件事吧

饭菜好后,都盛在桌子上,陈农户夫妇突然间发现小孩不见了,一下忐忑不安,心急如焚地找遍整个院落,未见小孩踪影。

劳累了一天回到驻地,倒头就能睡着。一天晚上和我一个野营房的人早早就睡着了,我抽了当天晚上最后一根烟也就去找周公了。睡到半夜我感觉是起风了,外面肯定又是漫天黄沙。就是这场风让我做了一个现在想起来还害怕的梦。

后来,有一次我和舅舅家的表姐闲聊时说起了外婆,就聊到了我做的梦,表姐说她也梦见我的外婆,即她的奶奶,在梦里给她说她没鞋子穿了,巧不巧?表姐说可能外婆的鞋袜在坟里沤烂了,所以托梦给我们。她的做法是剪了几双纸鞋在路口烧给了外婆。

一日晌午时分,陈农户及妻子在家中用土灶烧饭,小孩在旁边玩耍。

一天过去了,二天过去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怪事,说它诡异感觉有点牵强,但是的确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在和胡同里唯一的一户老人聊天时,老人告诉我说,他老兄弟三个,只有他年轻时娶上了媳妇,还不能生育,等他死后家族就断了香火。这里原有八九户人家,如今只有一户了,几年之后,这里怕是也只剩下一片废墟。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瞬间小男孩已六周岁了,正在幼儿园大班就读。

按照房屋卫星图和人工编排的户籍对应,胡同内近十处住宅,如今只有一户人家了。

到了成的家中,只听见老人、孩子哭声一片,现场无不令人伤心。成的尸体被搁置在当门偏东的小木床上(绳床),已被换上了衣服。

好的,我来回答!

上初一时,学校离村一公里左右,我们都是走读。放学时大家发现一个女同学没有一起回家,便边走好奇地议论起来。走到她家所在的胡同口后边的围村壕,看到胡同里来来往往有许多成年人,便越过沟前去观看,结果让我们大吃一惊:这个女孩上吊死了。

那农户姓陈,其和二十岁的妻子在婚后不久便诞下一男婴,男婴长得健康活泼,很讨人喜欢。

后话

邻居是八十岁左右的孤寡老人,背驮了,耳聋了,但眼还好使,当陈农户打着手势,比划着说明来意时。

晚上睡的竹床,玩了两天都没有啥特别的事情发生,就是感觉他们家里不止我们几个人,总感觉有别人。

我睡觉总是特轻,而且做梦特别准,准的让人害怕😨~有一天我夜里梦见只白色的小公鸡死在我家的院子里,我用扫帚扒拉扒拉,死的不能再死了~~~第二天老公一边心情大好的哼着歌曲一边洗漱准备上班,我和他隔着一扇门呢,他穿什么衣服我没看见,我随口就说~唉,昨夜做了个梦,梦见一个小白公鸡不知道为什么死在咱家了~话音刚落就听老公和女儿一齐大叫~我的妈呀!我赶紧问~咋的啦?女儿笑着说,我爸正在穿一件白夹克(老公是属鸡的~这个夹克很久都不穿了),一听您的话给他吓得赶紧给它脱了,我也是没太在意只是噗嗤笑了~晚上老公一到家就神精兮兮的告诉我~小辉摔死了!!!老板本来让我上架子(室外广告安装)我一想你那梦,心里就打鼓,告诉老板我今天头晕,老板就让小辉上去了~啊?!~~问题是小辉是老公的发小,两个人都是属鸡的~~~我~~~

我在镇上采写新闻稿那阵,记忆中邻村一熟识农户家出了件诡异的事,当时镇上的人都知道,是一个真实的事情。现今想来,我仍旧困惑不解,不知其所以然。

去年的10月18号晚上,一向睡觉非常死的我,突然就梦中惊醒了,然后再也睡不着觉,一个小时后,我接到了我妈的电话,叫我快回家,继父已经不行了。。。

年年有怪事,今年特别多。

那阴阳先生手执罗盘,看了下陈农户家风水,口中念念有词,说陈农户命中有三子,均会亡于河中,而且年龄均不超七周岁,若过七周岁人便会顺遂。

连续两个儿子均夭折溺亡于水中,陈农户的亲戚叫他去找个阴阳先生看一下。

大概是两千年左右吧,刚刚吃过午饭,突然有人叫我过去帮忙,说那里有人跳井了,便赶紧过去。

老人称她见小孩来过,但因小孩走得快,她不知小孩去了哪里。

小孩身故后,陈农户夫妇悲痛欲绝。

这年麦子刚刚返青,一几辆警车停在了成的坟墓附近,下来许多警察和法医,在村干部的协助下,挖开了成的坟墓,经过解剖验尸后,又把他的尸体埋回了土中。

如今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也早已离开了钻井队,从前哪个室友也早已没有了音讯。如果再能相逢,我一定会告诉他哪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已解除我心里的困惑和不安!

真正的四合院,三进的院落,很气派。

从此我相信灵魂的存在!

这是我所见到的这个胡同里第一位非正常死亡的事件,为此,很长时间,上完晚自习回家时都不敢路过那条围村壕。

而杨花因为已经怀孕,被判了死缓,送到某监狱服刑。在枪毙二嘴后不久,成的母亲去世了。几年后,杨花与成所生的儿子,在七八岁时也莫名其妙地死在家里。

我有个同学是山里的,大山里的,去他家有个插曲。

门口儿两只石狮子,高大的门楼,推开门就好像进了古代的衙门,中间一面墙壁,从两边走进去,院子很大,传过大堂,后面就是住家的院子,地理位置盖的相当的好。

这件事到现在我还记得 我也不知道世界上到底存不存在鬼神之说 毕竟有很多事都是无法解释的

陈农户夫妇听闻,便去看,但一眼还是看出是自己的儿子,不由悲痛欲绝,呼天抢地地痛哭起来。

后来的十来年里,外婆常常在我的梦里出现。大约是九十年代初,我做梦梦见她时,她对我说她没袜子穿了,她的脚好冷。这种梦出现过多次。

还有一件很诡异的事 都说真爱都像见鬼的 为什么我见鬼了都没见过真爱 我的真爱呢……

原来,二嘴也年近三十了,一直没娶上媳妇。在常时间的接触中,他喜欢上了自己的堂嫂杨花,而杨花也觉得自己的男人过于老实,对他产生了厌恶,一来二去,俩人便产生了苟且之事。

再后来没发生什么事情

这口井位于胡同南口的西边,由于家家差不多都打了压水井,已不常用。我到时,井口附近已围满了人,透过人群,只见亡人的面目已经膨胀得厉害,辨不清五官了。但家人和邻居还根据衣服和别的特征能够判断出,这个人是胡同里一位五十岁的女子。由于跳井时身上还绑了一块条石,以致她的家人只是到处寻找,失踪很久都没被人怀疑她跳了井,直到一位老人在井里打水时,发现水中有异味才通知她的家人,后被人下井捞出。

他也同意了,我们五个人坐着公交车到了他们那片儿的低头,山脚下,下了车。因为汽车不能往上走,路太窄又特别陡,半面靠山,另外一面根本不敢往下看,下面就是河水,好歹咱们不是走着,坐着一辆毛驴车,赶车的是个老头儿,七拐八弯的走了很久才走到。

只有一条胡同很深,走在里面让人身体不寒而栗的那种感觉,在那个胡同里我看到了一个穿白色衣服的人影从我身边飞了过去,不知道是男是女。

经历第一次失子之痛后,陈农戸夫妇对这小孩疼爱有加,亦看管更严,生怕有所闪失,因疏忽而出事。

讲到此处我想大家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害怕了吧,我怎么会大半夜在梦里去扒那个窗户呢,我也从来没有梦游的毛病。

让我更难忘的,是这个胡同里发生的一场恶性案件,这个案件直接导致了两个人死亡,又间接致两人死去,三个家庭就此毁灭。

这天晚上大家聚在院子里,吃吃喝喝胡说八道的时候,我那种感觉又来了。就提议到处走走,他也同意了。

他们坐着,我就站起来,要去四处看看,结果也没发现什么。

陈姓农户家平时对小孩看得很紧,因门前有河,怕小孩玩水遭不测,陈农户曾特地在院落临近的河边坡上插上了厚厚的用芦苇编织成的高高的篱笆墙。

不意小孩三周岁那年夏天,不幸在其家门前的小河里溺亡了。

镇广播站寻人启事也播发了,怕小孩被人贩子掳走也报警备案了,陈农户仍然没有小孩的消息。

谢谢邀请!诡异我到没遇到,前段时间初夏时买的墨镜(价格不菲),找不到好久,心疼了大半个月,我相信一定是我不小心弄丢了,昨日清晨在门廊处,它正小心翼翼躺在消防栓上,这是今年夏天,我觉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我觉得是上帝在帮我!谢谢!老天爷,我真的太幸运了!🙏🙏🙏


那年,刚刚收完秋,大家都在忙着耕地种麦子,突然听人说胡同里刚刚三十岁的成死了,便前去帮忙。

欣喜的是,一年半过后,陈农户的妻子又诞下了一男婴,男婴健康而聪明伶俐,亦很讨人爱。

一年后,胡同里一个五大三粗、二十岁的小伙子,同样因为被母亲训斥而上吊自杀了。这个小伙子,当时我还非常崇拜他,制做洋火枪、弹弓等,让我佩服得很。

关于成的死亡,一时成了人们在街头巷尾谈论的话题,直到半年后的第二年开春,才揭开了事情的真象。

我向来不信什么风水堪舆,但目睹这条胡同的萧条,想起一出又一出这里所发生的离奇怪事,站在这里时让我不寒而栗。

说来也怪,阴阳先生的符佑很灵,现今那小孩现已成年,一直健康平安地生活着。

@非非空 一家之言,不当之处还请大家指正,谢谢您!

梦里我是在一个大油罐里,是车载的横向油罐,顶部有一个人孔。这个油罐小时候我进去过,记得里面是两部分,也就是有两个空间一左一右。当时梦中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钻进去。

听此,陈农户问能否化解。

外婆去世的第十二年的清明节,我买了十二双袜子,在给她老人家上坟时埋在了她的坟头里,当时一起去上坟的表弟很纳闷,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当我说了我的梦时,他笑话我,说是迷信。

家中未见小孩,陈农戸夫妇便往邻居家找。

事后,我想起了半夜的那个梦,吓得我汗毛都竖起来了。不会是我把窗户给扒下来了吧。

我们都站在门口儿取笑他,他也就是摸摸头笑呵呵的。

听此,陈农户夫妇不由心中大惊,便继续寻找,但苦寻整个村的每个角落,一直没有小孩的音讯。

对此陈农户无异议,但也将信将疑,将阴阳先生留下吃饭,也给了钱。

先是杨花在他面条里下毒,被成吃后因胃部刺激而呕吐出来。再就是设计在睡着时用电电死他,可电线触他身上时跳了闸。最后,杨花在成的饭里搁了安眠药,趁他睡下时,与二嘴一起用绳索勒在了成的脖子上。

第二天早上醒来,睡在我对面的同事抱怨说“昨天半夜的风也太大了,把窗户都刮下来了,刚好砸我腿上,疼我的大喊了一声,你听到没有?”。当时我还惺忪未完全清醒,只是说“就是风大,不过没听到你叫”。

阴阳先生说可以化解,特地为陈农户家画了道符,置于西厢房内,说再生的第三子有此符佑将能平安,勾魂鬼将在七周岁之前近不了其身。

麦收那会儿,都做完了地,没事了。大家就商量着去咱们班一户,从西边儿山里下来的人的老家,去他家里游玩。

我还问过了他,他说没有别人,看他回答的样子不像在撒谎。

于是,便勾起了我记忆中关于这个胡同的一些往事——一个个非正常死亡的诡异事件!

尽管邻居们对成的离奇死亡议论纷纷,并对他脖子上的勒痕多有怀疑,但由于成没有亲兄弟姐妹,只有一天年迈又身体残疾的母亲,外人也只能听他妻子杨花的一面之词,草草下葬了。

遇见过,很邪门儿。

派出所的人经过调查,得出的结论是自杀,即因家庭矛盾一时想不开而寻了短见。

那是1994年的一个夏天,当时我在野外油田实习,是钻井队的一名外钳工。

那个时候农村的孩子都不放暑假,因为要收农作物,一年四季只放麦假和秋假,还有就是寒假。

同学家里的房子要放到古代那就是大户人家,他也就是少爷了。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我的这个噩梦结束了。

原来,早上做饭,她母亲让她烧火时,她连划了半盒火柴都没把灶里柴点着,母亲气急之下说了句“你这妮子啥用没有,还不如死了算啦”,结果她一气之下便寻了短见。

其实也不算是诡异,是个比较悲伤温情的故事吧。我跟我继父的感情一直是非常好,我小时候11岁的时候他来到了我的家里,成为了我家里的顶梁柱。养大了我,陪我一起玩游戏,我高考完后,还跟我一起出去包夜上网。前年我刚毕业参加工作,他被确诊肺癌晚期。。。人生无常。

我觉得这条胡同非常诡异,但原因何在,无法解释。

这个工作一般人很难理解,说多了都是废话,如果说这个工作很辛苦,我相信百分之99的人都认可。

在这里我给大家讲一下野营房的内部布局。房子里有四张单人床,两边各两张,脚对脚放着,两张床中间有一个床头柜,柜子上面就是窗户,窗户大小和柜子的桌面差不多大。如果一个人要去够窗户,坐起身是不可能够着的,除非半蹲起来。

不管是不是迷信,反正自从这次给外婆上完坟之后,我不但再也没有做过类似的梦,连外婆都没有再次梦见过。

几年前,胡同里一位六十多岁的鳏夫,骑辆电功三轮赶集时,发现车胎漏气,连打了几次气都没能走到集上。一气之下,把三轮车扔到了路边,回到家中喝农药自杀了。

展开阅读全文

中国的北斗导航卫星和美国的GPS哪个更先进?

上一篇

孩子校内成绩已经非常优秀,甚至优秀到≤满分,为什么还拼命补课?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你遇到的比较诡异的事情有哪些?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