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队伍中如果有内奸,是怎么查找的?

大型抗日剧《长沙保卫战》里,那个第九战区司令部电讯处主任柯丽娟,本是个很干练挺爱国的上海美女,年纪轻轻就挂着中校肩章成为战区司令部的重要军官,可惜被日本特务捏住了命门,成为可耻的间谍。内奸出卖军事情报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会导致前方无数将士的白白牺牲,而最终揪出柯丽娟的,则是军统派来的情报处长吕云铎,这也确实是抗战时期军统份内的活儿。

其次,用的最多的是排除法。出了内奸,一定会造成相应的损失。那么,造成这次损失的原因、谁参与了决策、谁有机会接触到情报、谁与外界进行过联系,基本上能够排除90%以上的人。

可以说在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期间,各个解放区内部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并且在延安破获了敌人的两次有目的刺杀计划,敌人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人进入了解放区,基本是一去不回头,即便是有,也很少有能够一些重要的情报,这时为何呢?

他的汇报得到了认可,而将”田守光“查的水落石出的任务由布鲁来执行。布鲁立刻和几名侦察员,连续奋战了48个小时,终于成功的让“田守光旅长”交待出了自己的任务。原来对方是知道了田守光旅长在路上遭遇了日军,最后全部牺牲的消息后,想到了利用这个一个消息,派人乔装打扮打算掩人耳目潜入了延安,希望能够接近毛泽东同志时机,以进行指定的计划。

更为可笑的是,33师居然在战斗结束后邀请日军参观自己的阵地,33师和日军独立56大队的友好关系,还被当事人拍下照片流传至今。

剩下的人,再从来路背景、日常表现、近期行为、家庭背景、经济情况,甚至是辅以秘密调查、搜查,获取证据。

为什么这么说呢?当怀疑内部有内奸之后,必须要动用资源、多方协调,还要印证情报、对部分人采取手段、秘密传讯、暗中调查,这一切没有高层级的参与,根本无法完成。

再往前走翻过山,就到三甲村和浮图峪了,那是一分区曾经打过硬仗的地方,如今都被鬼子安上了据点。杨成武停了下来,命令前站的警卫连封锁山沟,后面的一团三连堵住退路,侦察连控制住所有跟进来的难民,开始搜查。

狐狸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在秘书经过的地方,三三两两散离着一些麦粒和玉米粒。方国南和锄奸科长此时恍然大悟,原来这位秘书果然是他们要找的内奸,他在用散落的粮食给敌人做标记。

警卫员按照方主任的吩咐,在晚上宿营后,等到秘书睡着时检查了他的上衣口袋。结果只发现秘书的上衣右口袋有个小洞,其它再无发现。

2天过去,方国南叫来了盯防的警卫员,问他秘书是否有可疑的地方。警卫员说: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外,只不过这位秘书同志,在每次排队出发时,不管几路纵队,他总是站在最右边,并且右手经常插在上衣口袋里,有些奇怪。

“黄浚父子案”大家比较了解,就不多着笔墨了,他们泄露了中国军队准备沉船封锁长江的情报,让长江中游的日本舰船全部逃过了江阴要塞。可那是“最高国防会议”紧急作出的决定,知者寥寥,排查起来其实并不困难。南京沦陷前夕,在押的黄浚等人被执行枪决,这些民族的罪人,死有余辜。

蝙蝠岭山势陡峭、位置偏僻,自抗战以来,还没有鬼子到过这里。杨成武当即决定,大家克服疲劳、继续前进,在一条小山沟里,他们找到了一个只有两户人家的小村庄,名叫“万年冰”。

浏览了一遍众多条友们的回答,大多拿影视剧来说事,影视剧中的内奸能说事吗?

通常情况下,敌我双方的情报渠道、人员“损耗”、战损比例、伤亡系数都处在一个相对稳定、平衡的状态之下。

内奸这个东西确实挺可恨的,待在乡下那一间这个东西所造成的损失,那不是单纯的数字可以衡量的!有的时候内奸的一分情报就有可能使你前功尽弃,甚至于身败名裂!

绝大多数内奸在高压之下,往往会选择铤而走险,或者是自首。

方国南听罢,叮嘱警卫员说:你今晚宿营时,想办法挨着他睡。在他睡着后,趁机检查一下他的上衣口袋。

当时的敌人只是知道,在延安有一个化名叫布鲁的人,而这个布鲁被毛泽东同志多次的赞扬,说:“要用布鲁这样的同志保卫延安,延安要多几个布鲁就好了。”而当时延安的人们也称他为陕甘宁边区的“福尔摩斯”。而这一位布鲁能够得到毛泽东同志的赞扬,和他破获了上文的刺杀计划有关。

此时就必须得要用实际的情况来向你做一个提醒!这样的做法有很多,这样的情况也有很多,有的时候呢是因为作战失利发现这个情况不对,有泄密这样一个既想在里面亦或者呢组织一次小型的军事军演,或者就给人家下套,然后仔细观察敌人,看敌人是否已经知道了情报!

至于那些用假情报迷惑内奸,让内奸自己浮出来,趁机抓捕的,电视剧里面用得比较多,现实中基本没用。

如果到了这一步还没有收获,那只能把怀疑对象全部调离工作岗位!全部!

并且情况不只出现在李玉堂第10军一支部队身上,第74军下场依旧,那问题一定出现在战区司令部里,正如吕云铎判断的那样,能够掌握全面军事部署的,无非是作战处、电讯处和后勤处(要分发和运输弹药辎重,从数量和地点很容易判断部队分布)等要害部门。然后就是排查,所有在上述部门工作的人员都会被过筛子,从接触的情报内容与数量、与外界的联系、过往历史等几方面一一调查,圈定可能性最大的若干嫌疑人。

如果重大行动、重要目标、多条隐蔽战线被起出,首先也要考虑是不是出现了内奸或者叛徒。

二、如何找出内奸

那么如果说有人伪装的很好,而且这个人关系够硬,那么这种人如何证明他是一个间谍?如何把它给挖出来呢?

这才是真正值得头疼的一个问题,也就是说一个军队里面其实大家进来的时候都已经进过了初次的筛选,基本上都是那种可以信得过的那种人。这种情况之下大家都是信得过的,那该查谁呢?谁又是间谍呢?

至此隐藏在10分区的奸细被挖出,由于军情紧急,马上就要穿越敌人的封锁线,几位首长商量一致,决定对这4位内奸立即执行战场纪律。

第二:忠诚和抱负,可以说对党的忠诚和对建立一个美好新中国的抱负,是极为重要的,也正是由此才能够见面对敌人的诱惑的时候,坚持自己的原则,发现敌人及时汇报,同时和敌人周旋,最后揪出内部隐藏的更多敌人,而时刻警醒自己,时刻留意身边事身边人,也必须是具有原则和理想,如果缺乏这种意识,很难说面对感情或者是糖衣炮弹的诱惑,有多少人会被沦陷。

抗日战争中的国共摩擦,几乎全部都是实力较强的国军挑起的。典型例子便是黄桥战役。新四军7000人在江北不过就是要求\”抗战有地,救国有份\”,韩德勤却扬言要把新四军赶到长江里喂鱼。尤其是,新四军取得了姜堰等重要据点,并且通过民主人士调停主动归还,可韩德勤得了姜堰还要黄桥,哪有这么欺负人的,新四军果断亮剑!7000人对15000,歼敌11000人,韩德勤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根据以往经验,日伪军扫荡时间一般就在一、二个月,待敌人捕捉不到八路军的主力时,通常都会撤回到各自的据点中去。可这次敌人却一反常态,不但不撤走,反而紧追10分区主力不放。

第三:就是负责任的细心和敏感,细节注定成败,而布鲁这样的同志非常的多,他们极为细心和细致的分析和分辨能力,更重要的他具有使命感,可以为了工作不分昼夜的分析和保卫,而这一切的动力和来源,都是来自于内心的自我推动力,是为了创建一个更美好的中国而努力和奋斗,而他们所要做的就是保卫这一切,哪怕是牺牲。他们和类似“潜伏”余则成这一的人物一样,一个在外,一个在内,为了胜利作出了贡献。

这归功于布鲁的超于常人的警觉和细心,他发现这个”田守光“的行踪很有疑点,就很快在保卫处拿到了他的相关资料,通过分析发现,田旅长一行人是在3月份收到消息,从华中开始出发到延安学习,而从他自己上报的路线来看,他一路上是从渤海到达了晋西北,再从哪里通过了关卡,进入解放区。不过问题就是,他进入了晋西北的时候,在哪里给边区汇报了电报,说自己的证件和介绍信都丢失了。这一点就引起了布鲁的警觉,为了以防万一他提出一个要求,立刻前往晋西北的两个关卡,再次对比和查证田旅长踪迹。

既然现在没有线索,3位首长决定从现在开始更要提高警惕,尖兵和后卫部队要增加力量,以防敌人的突袭。一天后,部队刚刚渡过一条齐腰深的小河,正在河对岸的树林里消息时,政治部秘书神色慌忙的跑来向方国南报告:刚才在过河时,在河中间他因为一脚踩空被水呛着了,结果抱在面前装有重要文件的公文包被水冲不见了,他找了几次都没找到。

这个桥段其实是虚构的,在真实的战史上,第二次长沙会战情报外泄不是因为内奸的存在,而是日寇第11军的电讯班破译了薛岳的部分电文,也是当时整个国军部队密码更换不及时造成的。不过基本能够反映查找内奸的流程,首先是司令长官、参谋长明显感觉到,敌人的一切调动都是有针对性的,比如第10军刚刚赶到战场就遭到伏击,而世界上没有未卜先知的对手,那么就一定是战役部署泄密了。

毕竟你这个间谍到军队里面过来,你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不干,你把间谍派过来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刺探我的情报,(今日头条漩涡鸣人YY首发于悟空问答)为什么要刺探我的情报呢?假如说你就是为了刺探我指挥员今天吃什么吃的开不开心,这个人到底高兴还是不高兴,虽然这有点大数据统计的嫌疑!但是短时间之内拿到这情况也确实没什么用场,那你作为一个间谍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是刺探军情,刺探核心机密!一句话就是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你这样的间谍才算合格,而每个间谍必须背负这样的任务!

周彪和帅荣两位首长,不愧是经过长征下来的干部,战斗经验丰富。他们通过敌人贴膏药式的追击,敏锐的判断出一定是我们队伍内部出了内奸,否则敌人不会准确的对我部进行追击。两位首长赶紧招来了分区负责锄奸工作的政治部主任方国南。方国南听完周、帅两位军政主官的分析,接言到:我也感觉不对,所以我从我们转移到9分区时,就安排锄奸科去查,可现在还没有什么发现,我会增加人手秘密调查。

所以呢,关于内奸的处理。全世界都是统一的!在国际法上,对于内奸的处理通常都是施以绞刑,因为他们并不是作战人员!

方国南一听,赶紧派了几个人和秘书一起再去河边去找,结果仍旧未能找到。方国南批评了秘书几句,然后又对惶恐不安的秘书说道:幸好被水冲走了,要是落到敌人的手中可就麻烦大了,今后你一定要谨慎从事。

到了军分区,车道宽才发现,查奸最大的障碍不是奸细的顽强抵抗和阴谋诡计,而是领导的昏聩。奸细们的用特殊方式瓦解了军分区政委和车道宽的信任,车道宽查奸不成,自己还被当作了奸细,政委直接给判了处决!

那么,如何才能知道你的军队内部有内奸的,而这些内奸就怎样才能被找到呢?

首先进入军队之前你会有一个核查的工序!就是所有参与到军队机密行动之中的相关人员,哪怕是在办公室里面打扫的保洁人员都会核查其身份!因为《孙子兵法》上面曾经对于间谍呢,有一个粗略的概括,就是间谍这个东西它都是有一定的目的性的,比如说死间,说的呢,就是生死相托的那种间谍!你我之间有生死之交,再比如说呢,就是有利益关系的间谍,亦或者是那种亲戚的间谍……总之呢,按照这个关系顺藤摸瓜,先哇清楚这个人之前干过什么又做过什么的事情,然后其他人的又有什么样的关系联系,尤其是和敌人有什么样的清洁关系。这一点十分重要!

△开国少将方国南

如果是邓发,他会派人把嫌疑人员先抓起来,招供了就杀掉。拿不到口供的,就派到战斗一线当突击队长!不死,就一直当突击队到死为止。更狠的是,他为了预防内奸,会提前把关键人员先干掉!(邱会作任后勤科长,掌握核心机密。长征前为防其泄密,邓发派人去杀邱,被总理拦下救邱一命。其他,参见《白鹿原》《人间正道是沧桑》)

方城我直接给大家上干货,说一个抗战时期,发生在冀中军区第十分区的除奸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经过一天一夜的行军,机关大队后面的老百姓已经少了许多,拖家带口的跟不上队伍,沿途就找安全地方隐蔽去了,只有几十个难民还跟在后面。负责殿后的黄寿发自然是牢骚满腹,再次搬起三国里的典故,抱怨杨成武跟长板坡的刘备一个德性,早晚要让曹操追上打死,可是杨成武说什么也不愿意赶老百姓走。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自己仔细筛选出来的“田旅长”,刚进入延安不久,只是在招待所住了五天时间,一直以为自己身份没有暴露,因为五天以来大家都以为他的真的田旅长,眼看就要找到机会被接见,没想在最后的关头,却被到被谨慎、精干的布鲁发现,自己一直都没想明白,自己疏忽在哪里,后来当他知道面对的人,就是传说中的布鲁的时候,一位挖出了数十名潜伏者的高手。那么布鲁为何如此的厉害呢?

不需要太多手续,几个战士七手八脚地抓住了他,然后按规矩活埋,不留一点痕迹(一分区对特务喜欢活埋,连尸体都不让见;平西挺进军是吊死示众,两边规矩不一样)。

三:布鲁的过去

查找内奸有一个办法最简单直接:内奸肯定会泄露情报和机密,能接触到机密的实际上就那么几个人,嫌疑人的范围确定了之后,然后有意告诉这几个嫌疑人不同的假机密。根据敌人的动向和敌人队伍里潜伏的人是可以弄清敌人得到了什么具体情报。只需要核对对不同的内奸嫌疑人说的假机密内容,查清内奸八九不离十了

当然敌人安排他们的“工作”不止于此,在特殊的条件和情况下,敌人还会安排一些重要的任务给一些亡命之徒,而这些“亡命之徒”是经过他们筛选培训和收罗的人物,虽然不说身怀绝技,但是其冷静和狠辣是一定的。

很明显,他就是奸细。

历史上面利用这个东西挖出来的间谍不在少数,就是简单的去查一下你之前到底干过什么,是否待在哪个地方!当然这个东西也是可能被反利用的,比如说间谍之王佐尔格就曾经去德国参加过纳粹党,利用这层关系几乎就是自己的一个掩护,当日本人茶道左耳鸽可能是见你的时候,被他纳粹党和德国。领事馆之间友好的关系,这样一条直接给他驳回了,这种人怎么可能是间谍呢?

好在,新四军已经侦察到国军派了奸细进来。第一个暴露的便是迫不及待要打死车道宽的左玉昆。左玉昆被抓,车道宽要把他送到军分区进行调查。这一路,本身就是一个调查奸细的过程。

离开易涞公路,杨成武继续带着大队行军。他们的行踪已经算得上诡秘,可是很快就发现,不管怎样钻山沟,或走无人知道的小路,始终有一股鬼子在他们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这实在是要命的事情。作战科参谋周自为脑子灵活,马上做了一件自豪一生的事:他找杨司令反映了自己的怀疑:鬼子一路跟踪,总甩不掉,怕是有奸细混在队伍里面!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艰巨的任务,具体怎样查找,

抓住奸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开始坐下来休息,挖灶烧水。此时的作训参谋、后来的新中国开国大典阅兵副总指挥李青川

无奈之下,重庆方面重金聘请来美国密码专家亚德利到“黑室”工作,亚德利和助手们把军统电讯部门抄收的所有密电放在一起归纳总结。经过反复研译后发现,这个内奸的代号为“独臂大盗”,他使用的是一套“无限不重复式”密电码,并且得出结论:这是一种书籍密码,底本必然是一部英文长篇小说,特征是前100页中有连续3页的第一次个单词是goin,亚德利据此非常接近真相了。

亚德利于是冒险携女友徐贞前往“独臂大盗”的家里拜访,亚德利打掩护,徐贞则终于在其书房里找到了符合特征的那本英文书:美国女作家赛珍珠的长篇小说《大地》,由此证据确凿。能够彻底破译密码后,中国空军根据“独臂大盗”稍后发出的密电,提前升空埋伏,重创了前来轰炸的日机编队,之后军统收网,将“独臂大盗”等一干内奸全部抓获归案,等待他们的当然是无情的子弹。

1942年5月,日酋冈村宁次集中了5万多的日伪军,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突然对冀中抗日根据地发起了“五一”大扫荡。地处平津保三角地带的10分区,是北面之敌实施扫荡的必经之地。时任分区司令员周彪和政委帅荣在获悉敌人进行扫荡的消息后,按照以往反扫荡的经验,决定一面坚壁清野,转移群众;一面率分区主力部队转移到与9分区交界的文安洼和白洋淀水乡,利用芦苇荡的掩护与敌人周旋。

内奸被处决,10分区机关及主力部队,在1分区派出的部队接应下,终于穿过了敌人设下的数道封锁线,胜利抵达了晋察冀边区。

军队中如果有内鬼怎么查?《孤军英雄》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多年后,华北方面军的扫荡作战计划不再是秘密时,人们发现里面有这样一段话:甲兵团于X+2日前进入良乡,高碑店以后,西向进攻敌区,击溃敌之集体战斗力;特别应迅速占据易县—涞源道路,以切断敌之南北交通。

抗日战争期间军统最成功的反谍行动,一是行政院秘书黄浚父子的间谍案,一是重庆大轰炸时期的“独臂大盗案”,这两伙内奸都给抗日造成了严重损失,尤其是后者。从1939年驻武汉日本空军对重庆进行“无差别轰炸”开始,每次日军轰炸机总是如入无人之境,当时国军装备的高射炮射程为12000米,偏偏日机就能保持在这个高度以上飞行,让重庆防空火力形同虚设。

大多数内奸根本逃不过第一轮排查。在调查的过程中通过细致的调查,基本上就能够确定内奸的身份了。

更离谱的是,重庆本是个多雾的山城,在军用飞机导航和观察设备远不如今天先进的40年代,每年大多数日子里并不适合轰炸,然而日军总是能在天气最晴好的日子准时飞来,因此几乎可以肯定,重庆防空部队之中藏有内奸。因为仅仅是日本特务在地面引导的话,不可能掌握如此精准的情报,军统也截获了定期发给武汉日寇的密电,可是苦于无法破译内容只能干着急。

这位秘书来到10分区任职已有2年多的时间了,往日和他聊天,听他说是长江边长大的。今天这么一条齐腰深的小河,因为在河中间踩空呛着了水,就失手丢掉了公文包,怎么会这么巧哪?

实际上, 查找内奸往往依赖于人力、物力,以及办案人员的经验、头脑,还有一些运气!

三、一些普遍性的原则

1943年6月下旬,表面上岁月静好的延安,却悄无声息的破获了一桩刺杀大案。敌人的目标是我们敬爱的毛泽东同志,可是敌人怎么都想不通,几次经过周密部署的计划,都在关键时刻无功而返,而到了解放后敌人也一直想不通,延安为何能做到铁桶一样,针插不进,水泼不入,基本无懈可击。他们的疑惑同样是许多读者的疑惑。

如果是夏曦,他会派出特派员,先杀掉嫌疑人,然后外扩,杀嫌疑人的老婆、同事、同乡,最后再把特派员肃反掉。如果怀疑还有内奸,没关系,按照上述流程再重复一次。(夏曦的根据地,肃反杀到最后只剩他和贺龙、关向应,三个党员)

敌人可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傻,也没有影视剧中的那么缺乏智慧,真正的敌人“潜伏”者是非常的狡猾和专业的,他们会收集大量资料和情况后,对解放区做出细致的安排,同时还会经常进行培训,利用人脉的关系用挖墙角,内部心理突破的方法,在解放区内部发展和安插人员,以此来获得一些重要的解放区的最新资料和见闻,

负责保卫工作的他,立刻分析最近时间,所有需要保卫人物最近的日常安排,布鲁起早摸黑认真一个一个阅读和分析后。他发现了一个疑点,就是在6月的一天,毛泽东同志要在早上接见来到这里的新四军旅长”田守光“。

几位首长听罢秘书的交待是大吃一惊,赶紧派人秘密逮捕了以上2人。经过审讯,又挖出了一位隐藏在分区特务连的奸细。原来演员和部长夫人是日伪双料特务,他俩奉命扮成北平逃出来的进步学生,参加了冀中的八路军。在10分区,他们通过美色和金钱,先后发展了秘书和特务连的一位战士,组成一个4人特务小组来窃取情报。

然后顺藤摸瓜把这个人的给他挖出来了!这个就是抓着这个联系人员送情报给总部,这样一条线路把它给突破出来!

同时,通过组织这条线,将已经暴露的线条适时掐断,减少损失。或者更改计划、迷惑敌人,断绝内奸与外界联系的机会与可能,确保己方平安。

大致讲讲流程吧,请勿对号入座!

听罢警卫员的汇报,方国南让警卫员今晚出发时继续排在秘书的后面,同时让锄奸科长带人隔着他们,悄悄打着灯看看他们右手边经过的地方有什么发现。

总之呢,间谍这个工作不好当!泄密的可能性特别的高,一旦出现一点纰漏就有可能万劫不复。佐尔格呢,也是因为跟自己的情妇关系处理不好,最终被自己的情妇给出卖了!

再然后就是秘密监控或者引蛇出动了,比如故意放出假情报一一甄别,从敌人的反应或者可能出现的情报交接来落实证据,因为情报外送是必然的环节。像长沙会战兵力部署、调动这样的绝密情报,能够全面掌握的人真心不多,所以排查和确认起来并不困难。

到了这一步,基本上很难有藏得住的了。如果这一步都没有找出内奸,那么这个内奸一定隐藏地很深,如何挖出来呢?

第一:军民上下一条心,军民如水和群众打成一片,是边区保卫成功最安全的保障,因为许多次的敌人的活动,都是被群众及时发现并且上报,最后这些可疑的人员才被揪出来,从而减少了更大的破坏,而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那些人不是自己人,那些人有问题,在群众的眼里都无所遁形,可以说抗日到解放战争的成功,是人民群众的成功。

车道宽没想到的是,国军方面本来就想\”白送\”一个团给新四军。原来,车道宽拉回来的一个团数百残兵,竟然大部分的骨干分子都是国军中的死硬分子。李雪健扮演的国军将军,就是想用这些混入新四军的毒刺,挑起国共斗争,进而配合日军两面夹击,彻底消灭新四军这个军分区。

内奸在任何年代都是难免的,内奸最大的特点就是隐藏在队伍内部,在关键时刻发挥重要作用,给队伍造成重大损失。

因为谁也不敢肯定内奸会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谁也不敢肯定内奸是什么时候“变成内奸”的。所以第一个原则是对事不对人。

车道宽原本是军分区司令方昭武手下的一名作战参谋,刚刚升了教导员,结果就被派到伪军集体投诚过来的31团当政委。果敢的车道宽利用自己的军事才能,逐渐征服了大部分的伪军士兵,当原团长一死,车道宽就把队伍拉回了根据地。

不会给特定的人群定性,例如平时默默无闻毫不起眼的、例如平时交流广泛朋友众多的,例如平时牢骚怪话特别多的,这些都不会成为定性的理由。

首先是准备工作。第一步当然是要向组织报告,这一步非常重要!这既是讲政治的体现,也是开展工作的需要。

国军发现,新四军不打他,他实在是不好直接动手,于是只好继续打日军。

最终柯丽娟暴露,被薛岳下令当场枪决。一个本质还好的美女为了家人安全走上这样一条不归路,殊为可惜,可是并不值得同情,前线会有更多官兵因此死去,他们的家属又当如何?

听到周自为的话,杨成武也醒悟过来,肯定是沿途跟随的老百姓有问题。

以双方的保密程度和专业水准,哪一方稍弱一点早就被玩死了,基本上是旗鼓相当、你来我往!

可以说新中国解放战争的胜利,很大程度和秘密战线有关,近年来想是“潜伏”等很多影视剧都解密了当时秘密战线的先烈的贡献,可是想反对于延安如何破获内部“潜伏”的敌人,却很少有相关的影视剧和热门的历史书籍,让许多读者疑惑,解放区是怎么做到如此谨慎和严谨的保密工作,难道敌人没有想过渗透进入延安吗?其实答案肯定有的。

现在,不能拖下去了。

二:敌人周密的计划。

近些年反应新四军抗日的战争剧中,《孤军英雄》是非常优秀的一个作品。在这部剧中,胡军饰演的车道宽团长,把伪军投诚过来的一个团打造成英勇作战、团结一致的新四军队伍。剧情环环相扣,除了车道宽过于高大全,好像找不出什么缺点来。

请看一部电视剧《延安除奸》

黄桥战役过后不久,国军33师又进犯八路军根据地,结果在宿县东南被包围。多次突围未果之下,33师居然向日军第56独立大队求援。日军第56独立大队在大队长马场义生的带领下,集结所有力量迅速向大路集运动。最终国民党第33师与日军里应外合,狼狈为奸用了4天击退了八路军。

在1943年炎热的夏天,热情高涨搞农业生产的解放区,忽然在边缘的两个县城,却悄然的消灭了数起有武装敌人悄悄的偷越岗哨事件,虽然敌人被发现海被全部歼灭。但是敌人这样的大动作,引起了布鲁敏感和警觉。

抗日战场的华东战场就是这样令人无语,如果一支国军参加了伪军当了汉奸,国军兄弟会说人各有志,可是如果国军参加了八路,国军一定会必欲除之而后快。国军的抗日战绩从来不敢把伪军计算在内,因为如果算上主动投靠日军的国军,国军的歼敌数量直接就成了负数。

第四:敢于深入虎穴同时能够以理服人感化对方,布鲁屡次破获敌人的隐秘网络,来自一过人的胆量,敢于深入虎穴的进入敌人内部打听消息,获得最可靠的资料。而在抓获了敌人的潜伏者后,他又能够做到对这些人推心置腹,同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对方受到启发和感化,最后通过敌人的投诚,挖出了更多的敌人,而这些措施也是保卫延安的重要手段之一,充分展现了攻心为上,攻城为下的兵法最上乘境界。



很快晋西北八路军回复了消息,说在之前的几个月,都没有一位新四军旅长田守光经过。布鲁收到了消息以后,立刻将情况进行了汇报,同时建议马上对这个可疑的”田守光“进行仔细询问,最后再决定当天是否接见的事宜。他坚决的说出一个原因和理由:“我认为吴旗、富县发生的几起事件,表明敌人企图混入延安。而在延安,经过乔装打扮后是不容易发现的。这个新四军的旅长田守光,大家看看行程,他在3月份离开华中,用了差不多3个多月时间到达专业里,很难保证其中有何问题和变故。最重要晋西北汇报的信息,根本没这个嗯出现过,这人肯定有问题。

只要确定了有内奸,就一定要找出来,找不出内奸,这项工作绝不会停止。也许会外松内紧,也许会动用我方潜伏在敌人内部的特工,总之一定要把内奸找出来。第二个原则是追查到底。

结语:事实上,内奸的作用一般是一次性的。

而这一条信息,本来没什么可疑的,而且”田守光“一路过来,经过了多次盘查也没有任何疑点,可是为何他会让布鲁疑惑呢?

这是一道有趣的数学题。已知独立团(原伪军31团)中有8名奸细,押送左玉昆的士兵应该是多少个?车道宽直接选了18个,带上自己和左玉昆,总共20个人。路上一旦发生意外情况,奸细一定第一时间把枪口对准战友,如果同时开枪,短兵相接之下,奸细和战士们能达成8:10的状态。如果发生火拼,奸细一定是全死了。

只要确定队伍中有内奸,绝不可能查不出来。

大队依然在不停地行军。他们走过苑岗、煤斗店,眼前一座高山耸立。杨成武找本地的参谋阎佐三问了一下,这个地方叫蝙蝠岭,翻过山就是涞源。

方国南赶紧将这一情况汇报给周彪和帅荣。3位分区领导经过紧急商议,决定将计就计,让锄奸科长派人跟在队伍后面扫掉散落的粮食,同时派人在另一个方向撒些散落的粮食,以此来引开敌人。此计一出,果然在2天的时间里敌人再也没有紧追而来。

通常是增派人手,继续深挖细挖,回头再梳理、再“过滤”。到了这一步,其实怀疑对象已经不多了,必要的时候,全部隔离、谈话、深调!谁敢不配合?

其实新四军查奸故事特别好,但是我还是觉得编剧有点太天真。因为编剧的逻辑是,新四军不打国军,国军就不打新四军,这明显是太高看国军的\”民族情怀\”了。

而这些人的确在初期给解放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可是在后来随着保密工作的重视,解放区开始吸取了以前血的教训,通过军民结合和觉悟和意识的提升,在八路军在群众的配合下,挖出和揪出了许多敌人安置在解放区的内线。

军统行动部门经过排查,怀疑到一名川军高炮部队的军官身上,此人虽然土匪出身,但却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一般人看不懂英文小说),被汪伪政府拉拢后,他与重庆政府的德籍顾问赫尔勾结组成了一个间谍网,向日军提供情报换取巨额酬金。而日军凭借这些情报,对重庆实施准确的大轰炸,给重庆军民的生命财产遭到惨重损失。

除了以上这些,当然还有许多忽然的检查和层层的筛选,不断的反复进行摸底和调查也是常用手段之一,而敌人一直到失败都无法想的通,自己那些地方出了问题,为何自己像是个眼前是一抹黑,而解放军对自己了如指掌,这有赖于边区保卫的卓越贡献,更是人们群众的力量。正是军民上下的团结一心,创造了历史,创建了伟大的新中国。

这个乞丐和其他人看上去一样,只有一个地方不一般:通常要饭的都是吃百家粮,小米、玉米、黑豆、高粱混在一起,他的口袋里,却只有清一色的小米。哪家的乞丐有这么阔气呢?

才三十多岁的布鲁,有如此的警觉和意识,其实来自于他在年轻的时候就参加了战斗,并且一直从事这隐秘战线的工作,并且曾经为了消灭当时的一个很有威胁的敌人,在一次行动中虽然完成了任务,可是自己却也失去了一只手臂,而他后来受委托到了当时最重要的上海,开展保卫和隐秘战线的工作,在这段工作期间他,他接触和了解了敌人的手段和资料,做到了知己知彼。后来受命转移到了延安开展保卫工作,为延安保卫建立了不朽的功勋,而他能够屡次破获敌人的计划,除了他积累的经验以外,边区能够做到在保密和反间中有如此的骄人成绩,都和这几点有关系。

望着嗫嚅退下的秘书,面沉似水的方国南,心中却涌起了一个疑问:

我们的队伍从建立的那天起,就建立相应的机构应对内奸叛徒,例如边保、社会,例如中央特科等。那么,如果队伍中有内奸,要如何去查找呢?

一、如何判断队伍中有内奸

政委处决车道宽是真的,可是车道宽却发现,如果自己被\”处决\”,奸细们暴露的可能性更大。于是乎,车道宽和亲信上演了一场假死好戏,奸细中的军官组头子曾逞成了独立团的团长!

想到着,方国南叫来了锄奸科长和自己的警卫员,经过一番商议,决定让警卫员时刻盯紧这位秘书,锄奸科长随时为警卫员创造和秘书在一起的机会,以防引起他的怀疑。

一:“潜伏”的敌人

果然,车道宽在路上咋咋呼呼故意搞出一次\”意外\”。多名奸细被杀,可是车道宽没想到的是,还有一名奸细擅长哭鼻子,一枪打死了左玉昆,杀人灭口。可是奸细哭哭啼啼,让车道宽乱了心神,多名奸细因此得以保住性命。

比如说在当时的北平,那个时候还是解放战争就出现过这样的一件事情!当时呢,有潜伏人员在北平潜伏,国民党呢,一直都找不到。此时的国民党的一个投资想到一个办法,他派一个盗贼在晚上的时候专门在北京城的城墙上面看哪户人家的灯是亮着的,结果真还就找出来了!

这样的话,一条简单的线路大家已经摸清了,首先得要有一个军事机密,然后得有间谍接触到这个军事机密,然后把这个军事机密交给。联系的人,再由这个联系的人把这机密交给敌人!

车道宽假死,骗过了所有人,独立团的战士们从没忘记他,还逢年过节给他上坟。曾逞自以为掌握这支军队并且切断与军分区联系,出兵攻击国军报仇时,车道宽忽然出现,揭露了曾逞,最后独立团不仅没有攻击国军,反而把枪口对准日军。

四:用什么方法找到的敌人的”潜伏者“。

为了摆脱敌人,周彪和帅荣率领部队昼伏夜出,可是始终无法摆脱敌人的追兵。无奈之下,他们只好从9、10两分区的交界处又继续向西转移到了8分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每天当他们趁着拂晓时分准备停下来宿营时,敌人的追兵很快就赶了过来。他们只好一边分兵阻击,一边继续转移。一个多月下来,部队就像被撵的兔子一样,被敌人撵来撵去,至使部队疲惫不堪。

鬼子招的特务,其实大都是本地的贫民,口音相同,衣服破烂,脸上也没写自己的身份。但久经沙场的侦察员们什么没见过,直接翻开行李检查,马上锁定了一个乞丐打扮的人。

如果是李克农,他会把嫌疑人调回后方,从参加革命起逐项写明工作经历,尤其是求学、脱队、工作外出,并列证明人。然后各地社会部开始“内查外调”,同时给“余则成”们下达任务,争取直接拿到名单。

但是,如果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我方的作战行动、保卫目标、作战计划、战术意图“接连”出现问题,排除偶发事件后,那一定是有内奸了。

任何一条线都可以作为你的突破口!比如说间谍接触这个军事机密,那你就可以去检查这个机密,颁布出去这段时间里面到底有谁接触过这个命令?而谁又知道这个命令,那么把这些人员筛选出来之后,再检查这些人是否有机会把这个秘密给他送出去!然后呢,再去检查这个秘密,知道的那些人是否有机会把这个秘密传递给敌人!

北面公路果然有鬼子的陷阱。杨成武的判断,救了所有人的性命。

在对敌人这方面,布鲁有着丰富的经验,因为他曾经多年在上海进行了各种的潜伏活动,并且在一次任务中,让自己失去了一只手臂,由于多年对敌人的了解,他迅速的做出了反应。

在1分区派队伍准备接应10分区主力通过敌人的封锁线进山时,为防万一,3位首长决定立即逮捕这位秘书。经过一番秘密审讯,在铁的事实面前,这位秘书不得不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同时还交待了分区烽火剧社的一位演员和分区供给部部长的夫人是他的上级。

里面就描写了怎样排查除奸。

展开阅读全文

为什么南方汉族的比例,比北方汉族的比例还高?

上一篇

历史上的于成龙大人是什么级别?有什么依据?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以前队伍中如果有内奸,是怎么查找的?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