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当年成吉思汗窝阔台忽必烈不搞剃发易服而大清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推行这个政策?

在成吉思汗,忽必烈,蒙古各大汗心中,中原人就如同待屠的牛羊,不足为虑,它们宋人当年柔弱无比,无血性,低人一等,蒙古王公皇族们没有那种意思,汉人和汉民们就是三六九等的名词,不足挂齿,成吉思汗说过,攻占它们的城池,强占它们的女人,睡便它们的妇女,吸食她们的奶汁,还有什么比亡国灭种更惨烈的。蒙古帝国推行的种族歧视政策,也注定了他们不会长治久安,有容乃大,无欲则刚,海纳百川,忍耐正积累着崩山呑海之势。

相对于满清政府而言,当年元朝的蒙古人是凭借着自己手中的刀、弓箭和胯下的战马而夺取了天下。而满清政府呢,则是抓住了李自成和吴三桂给他创造出来的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才把屁股坐在了紫禁城里的龙椅上。两者对比而言,元朝统治者们自信心比较强,从内心深处就有一种“如果你不服我,我就灭你”的念头。而大清朝初立之时,对自己的统治还处在底气不足的状况之下。因此,元朝立国时的目的就是占领,占领了就是征服。而清朝的统治者,尽管占领了城池,统一了领土,也依然是心里没底,所以,才想方设法的要征服人心、统治人们的意志。唯有这样,他们才会觉得人们彻底的服从于他们的统治了!

而周边的民族政权可并非如此,那是要通过战争和部落之间的分化联合达成的,但这两种逻辑之间的优缺点又不是一边倒的。在中原地区,你虽然可以直接通过地方行政权的掌握而控制各地方服从新建立起来的国家政权,但是内部的反对力量也会众多,并且更加持续,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反复发生,清政府自然希望快刀斩乱麻,通过以服装服饰的改变,去确定某一个地区是否真正认可自己的统治?

那么,他们是怎么统治人们的意志的呢?我以为以下两点最为典型:一个是实行文字狱,限制人们的思想意识,另一个就是用强行剃头的做法让人们都要屈服于他们了!

明代统治者也看到质孙服的活动便捷、穿着舒适的优点,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将质孙全面继承,制定其校尉服饰:“令校尉衣只孙,束带,幞头,靴鞋。只孙,一作质孙,本元制,盖一色衣也。”这里的质孙应是有细摺的辫线袄。明朝蒋一葵曾记:“在朝见下工部旨,造只逊八百副。皆不知只逊何物,后乃知为上直校鵞帽锦衣也。”明朝万历年间,许多人已不知只逊(质孙)这个词了,但此时校尉衣仍沿用明初校尉质孙的款式。后来明代皇帝外出乘马时所穿的“曳撒”,就是把辫线袄这种质孙服衣身放松加长改制的服装。

大清初期,满清政府实施的做法是“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啥意思?就是对男人而言,要么你就把脑袋顶前面的头发给剃了,如果不剃就把你的脑袋砍喽!您听听就为了个发型,都要杀人!

儒生打扮雍正也爱。

还有很多彪悍尚武,曾经强大一时的少数民族,都是羡慕汉人的衣冠长袖、诗文歌赋,结果被汉人同化,消失于世,这些事例对满人统治者触动很大,所以防止满人被汉人同化,是满人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但现在虽不主动同化汉族,区区百万人口最后肯定也会被汉人所同化,在忧惧的影响下,先打破汉人的文化,摧折汉人的思想,征服汉人的意志,成了建国之初的国策。

一生抗清的顾炎武曾说过,明亡是亡国,而剃头易服是亡天下,正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就是从此而来。

所以,剃发易服的是为了有利于统治,但是,清末,清政府不得不顺应时代潮流,颁布了剪发易服的法令。

其实,清朝剃头并没有强推行下去。

好啦,问题就先回答到此吧。

朋友,这个问题提的好。前几天我刚刚写过一个专篇,将的就是关于满清剃发易服的事情,对于这个问题也解释过。从个人的理解阐述一下这个问题。

汲取元朝灭亡的教训

第二:元世祖忽必烈时期拜耶律楚材之功,中原地区还是实行汉法的,且蒙哥即位后不久即任命忽必烈负责总领漠南汉地事务。忽必烈在这段时间内任用了大批汉族幕僚和儒士,如刘秉忠、许衡、姚枢、郝经、张文谦、窦默、赵璧等等,并提出了“行汉法”的主张。可以说忽必烈的基本盘是汉地不是蒙古。

他们把人分了等级了,若都弄一个发型不好认。

元辫袍服

质孙服原为军服(戎服),便于骑射,后转为元朝内廷大宴时的官服,勋戚大臣、近侍获得赏赐即可穿着,乐工、卫士亦可穿着。天子质孙冬服十一等,夏服十五等,其他百官的质孙服则夏服有十四款定色、冬服分九等定色[1]。明朝时期,内臣、外廷都有穿着,并且和原本的汉服特点进行融合,开创其他形式,如:麒麟服、飞鱼服。

而与元朝截然相反的是清朝,满人的统治方式是同化,强迫汉人剃发易服,与满人同化,以达到真正降服归顺的目的,从而引发了汉人各种形式的反抗,直接后果便是延缓清朝统一全国的进程,在付出了大量代价后才统一,而满人不顾一切的强令原因就两个,一是怕被汉人同化,二是摧折汉人,长久统治。

元代绘画《伯牙鼓琴图》。

首先满人怕被汉人同化,满人的祖先可追溯到两汉的挹娄,后是勿吉、靺鞨,再到女真,非常古老的民族,好不容易强大起来的满人如何延续,不重蹈先民的覆辙,是满人统治者首先思考的问题,强大的鲜卑建立北魏,可迁都洛阳后,区区百十年,鲜卑一族绝于河洛,女真建立的大金国,太祖太宗时还能无忘祖宗,悉尊旧制,可到了熙宗以后打压旧贵,效仿汉制,轻易的就变弃了祖制,最后亡国。

剃发图示。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蒙古人自己也不剃发啊!至于易服元朝的质孙服是不准民间私造的,是不准你易服的。结果后面到明朝朱元璋反而主动易服了。

皇太极专门召集王公大臣学习金史。他说:“我常常思考先辈金太祖、太宗的法律制度,发现这些法度都很详细明了,对国家都可以做到长治久安的。可是到了金熙宗哈喇和完颜亮的时代,这些法律制度都被荒废了,他们每天沉迷于酒色,吃喝玩乐不理朝政,是因为染上了汉人的陋习。为了能够牢记过去的失败,防止后世子孙感染汉人陋习,要禁止服饰汉化,保持祖服原貌,时时练习骑射,以备武功。”本着这一原则,清王朝即颁布命令,要求汉族和其他民族剃发易服。顺治皇帝甚至声称:“遵依者,为吾国之民,迟疑者,为逆命之寇,若惜爱规避,巧言争辩决不宽贷”,但是,清朝流行的瓜皮帽却是采用明太祖的六合帽。并且民间流传十从十不从,作为剃发易服的缓冲,缓和了矛盾。

蒙古人崇尚武力,自称草原骄子,本族的服饰和发型是身份的象征,在征服了各国民族后,以分类的方式统治,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四等,以显示自己的高贵,所以元朝统治者并不要求其他民族剃发改服,说白点那时的蒙古人是看不起汉人的,相反民间还刮起了“追蒙风”,有些人争相学习蒙古习俗,以获得蒙古人的青睐,甚至到了明朝,还有大量的蒙古遗留,比如明朝皇帝们就留下了大量的蒙古服饰的画像。

明宪宗的画像,头戴深毡胡帽,身穿辫线腰褶,妥妥的蒙古风。

在我们看来,他们都是一类人,但是在执政方式的角度来看,却有天壤之别,以此能够表明蒙古人比清朝人更宽容吗?其实根本不是,只不过比较幸运的是,蒙古在征服整个中原之前,早就已经经历了两次西征,他们看到了更广阔的人类文明世界,在那里人们的风俗习惯,语言文化都有很大区别,甚至完全不同,蒙古人在短期内接触了同处于一个时代的多个文明区域。

蒙古人在征服整个亚洲大陆的时候,确实没有出现诸如剃发令等一些必然强制的政策,但是清朝入关入主中原以后,确实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推行这样一个政策,为什么这两个民族政权的治国方式会有如此巨大的偏差?

这个体系是明朝崩溃,吴三桂出让山海关以后落到清政府手里的,在当时清政府十分不放心自己是否能够统治整个区域,在最开始也并没有强制要求发饰和服式的变化,但是一些汉人官员在我们看来是汉奸的存在,却是推动了一系列政策的进行,蒙古人的统治像是一种委派,承包统治,在国家制度层面,虽然是专制的,但在实际操作层面,更像是把地区统治外包给地区贵族而清政府的统治模式可不是如此。

元代是由蒙古人统治,蒙古人和汉族衣冠是一个体系,仅仅是发型不同。蒙古人多把额上的头发弄成一小绺,像个桃子,其他的就编成两条辫子,再绕成两个大环垂在耳朵后面,头上戴笠子帽。元代人的衣服主要是“质孙服”是较短的长袍,比较紧、比较窄,在腰部有很多衣褶,这种衣服很方便上马下马。元代服装以长袍为主。官员和士庶的日常服装多为窄袖长袍。另外,在元代大宴活动中,天子百官要穿统一颜色的服装,称为“质孙服”,据古籍记载,天子的质孙服款式繁多,冬服有11种,夏服有15种。

蒙古人一次又一次地征服,索要的就是劳动力,女人,土地,和财富,而这些东西早已经是蒙古人老眼昏花。在他们看来,人与人之间的不同,没有什么大区别,反正都已经是我的子民和我的四角羊,只要能够满足我高额税收的要求,你爱穿什么东西就穿什么东西呗。同时,蒙古帝国在短期内建立蒙古人在当时作为统治阶层太少,蒙古人更愿意与其他民族国家内部的精英阶层合作,共同治理国家。

第一:元太宗窝阔台人家的身份是蒙古大汗,他跟成吉思汗西征过,人家的眼界本来就比努尔哈赤高的多啊。打比方的话就是一个是驰骋万里跳出东亚,在西亚虐过菜有自我认同的征服者。一个是只龟缩于东北一隅,并不认同自己比汉人强的大军阀。所以窝阔台上台后他要做的就是加强对幅员辽阔的土地的统治,而不是加强大家都认为自己是蒙古人的认同。毕竟都要是蒙古人了,蒙古地区可是值百抽一的赋税制,那他这个大汗不得喝西北风去了。

如果满清在统治中原地区的顺序,能够像蒙古一样先进行外范围的西征和征服运动,最后在入主中原,那么在民族政策上,习俗和习惯政策上,自然也会更倾向于蒙古人的那个套路,可惜的是,这个顺序与蒙古人完全相反,而且征服中原和征服周边地区的民族政权,所使用的逻辑可完全不同,在中原地区,你只要掌握了地方行政机构,地方的地主官僚能够承认你的领导,那么掌握整个中原是很容易的。

明飞鱼服

忽必烈取《易经》“大哉乾元”之义,将国号由“大蒙古国”改为“大元”。采用汉法,建立各项政治制度。如在地方上建立行省,中央设中书省,开创我国省制之端。他是少数能够重视汉文化,推崇儒术的蒙古统治者之一。虽来自游牧民族,但十分重视中原农业的恢复和发展。他设立“司农司”、“劝农司”等专管农业的机构,以劝农成绩作为考核官吏的主要标准,并令人编辑《农桑辑要》于至元二十三年颁行全国。为了备荒,在丰年,国家收购余粮,贮藏于国仓。当荒年谷价上涨时,开仓免费分发谷物。1260年法令要求地方长官对老学者、孤儿、病弱者提供救济。人是想当中国皇帝的,他为什么要剃发易服啊?他要当的是皇帝不是大汗。

在这种情况之下,蒙古人自然会允许各地保留自己的风俗习惯以及文化习俗,而且蒙古帝国时代虽然在初期给各地造成了很多经济人口和环境的损失伤亡,但是在世界历史的宏观条件下,现在越来越多的学者和理论开始支持或者试图去证明人类最古老的一次地理大发现和世界一体化出现于蒙古帝国扩张时期。在元朝基本稳定,蒙古帝国的各大汗国版图确定以后,整个欧亚大陆的往来税收是有史以来最低的,欧亚大陆东西两端的贸易也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蒙古人建立的帝国。

满族人入关建立的清王朝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地推行剃发易服政策呢?并不是当时的满清统治者,比蒙古人思想更为封闭,而是满清发展的地理位置注定了它不可能接触中华文明圈以外的文明国家,没有之前蒙古人的那种眼界,在满清统治者的圈层内部,他们更愿意接受由自己主导的中华体系。

个人认为,两帮统治者的视野不一样。蒙古统一以后,东征西讨,灭国无数,南宋其实是最后征服的。在蒙古统治者眼里,汉人跟之前征服的一样,只是其治下的一个民族而已,没必要用剃发易服的方式进行羞辱。而满清崛起以后,虽然早期征服了蒙古一些部族和朝鲜,但抓住机会趁着明朝内乱和灭亡,进而征服整个中国(中原)已经是最大的成就了。他们一定要采取一切措施消灭汉人反抗的任何苗头。剃发易服就是其中一个羞辱的办法,从文化习俗上逐渐消灭汉人的反抗意志。

清朝这辫子还是孙之獬出的好主意。臣服就别想背叛,看头型就可以判敌我。至此剃头这事就成了,被动地推进了南下的速度。元朝说白了,身边没孙之獬之辈,也不屑这小手段。反正杀就对了没必要关注服饰发型。丘处机劝大汗止杀,还不如建议剃头。没准铁蹄下还能多活几个人。

到了中山君时代手下的就比较重了,学清初野蛮行径,强抓强剪,不剪就不是民国良民。说好的自由里不含发型,必须西洋化。美其名曰干净利索。

后来想推行剪辫,也是困难重重,老百姓不知道怎么想的,剪辫子他不干!最后也就军队剪辫易服,民间任其自由。

文字狱就是摧折汉人思想的手段,而剃发易服则是冲击了汉人的意志,改朝换代只是亡国,道德规范未变,伦理纲常还在,可剃发易服是汉人传统文化和审美观念的破坏,这就意味着儒家礼乐的崩坏,华夏文明的中绝,这是汉人万万不能接受的,无论是士人还是普通百姓都起来反抗,满人则坚持执行,看看当年多激烈,满人从沈阳到北京只用1年,到南京再用1年,但剃发易服后再征服全国,却用了近20年。

元质孙服

清后期不当官就马上蓄发易服的不在少数。

第二,女真入主中原之后,推行剃发易服尤其历史根源。女真人的祖先曾经建立了强大金朝,金朝灭亡的阴影一直挥之不去,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在清太宗皇太极将改国号定为大清之时,就反复强调要牢记祖宗的教诲,必须要保持满足服饰的原貌,不得汉化。

他们要完全在行政上控制整个中华体系,所以一方面是为了试水,另一方面也是要中华体系完全依附于满族人自己建立的社会结构,文化习俗,剃发易服自然变成不可动摇的国策,只有遵守剃发易服的规定,满清才能够真正放心这些人,虽然之后的清王朝成为一个幅员辽阔,民族众多的王朝,但是在入主中原的时候,唯一想的并不是这些,想的只是自己能够长久统治中原地区。

第一,元朝推行过剃发制度但是没有强制。在成吉思汗西征的途中,大汗曾特别召见全真教掌教丘处机,询问神仙之事,72岁高龄的丘处机不远万里走了两年时间从终南山赶到了阿富汗,在兴都库什山西北坡的八鲁湾行宫见到了成吉思汗,向大汗讲述养生之道,之后在大汗身边数月,传播道家思想,劝到成吉思汗止杀,以德治国。丘处机睿智的谈吐、深邃的见解和不畏权贵的精神,令成吉思汗深深折服,也令大汗对中原文化有了了解,成吉思汗非常敬重和推崇丘处机,对全真教给予了极大的特权,也为之后元朝建立忽必烈对汉人的政策起到重要影响。元朝建立后曾下令汉人剃发为“三搭头”,即将头顶四周的头发剃去,留当前发而剪短散垂,将两旁头发绾作两髻,垂而悬之于左右肩,或将发合为一辫,拖垂于背后。妇女结婚后,也要剃光头顶之间至前额的头发,然后把两边剩余的头发编成两条辫子,垂于耳后两侧。但是,并没有强制推行蒙古服饰。即使,剃发也是推行,并没有采取强硬措施。

都说元朝黑暗,拿汉人不当人,但我以为满清王朝要比元朝更黑暗,因为元朝仅仅是从肉体上奴役汉人,而满清王朝则是从精神上也把汉人奴役了!

于是,在满清政府的强制执行下,全国各地的男人们都按照满清的习俗,前面剃月亮头,后边留辫子了。且这一留就留了个二百多年。当然,在当年也有一些奋起反抗的人,但都被用血腥的武力镇压下去了……

清朝政策漏洞百出,没什么事是真能贯彻好的,就像针对汉族妇女的放足令,跪求二百多年,女人想放,但爷们也不干啊,小脚多美闻起来有滋味。直到共和国才算完成清政府的夙愿,民国都白给。

质孙服,又称只孙、济逊,汉语译作一色衣、一色服,明朝称曳撒、一撒。“质孙” 是蒙古语“华丽”的音译。质孙服的形制是上衣连下裳,衣式较紧窄且下裳亦较短,在腰间作无数的襞积,并在其衣的肩背间贯以大珠。

反观满清,他的统治者们是不认可自己的文化的,缺什么就补什么,他骨子里的自卑就逼着他要让汉人认同自己,最后说句部分人不愿意听的实话,清朝在当年通过这一系列措施得到了大部分汉人的认同,这才使得清朝建立了最完善的中央专制集权的封建王朝。而像元朝统治者,他们除了像忽必烈元仁宗这类倾心汉化的,大部分人是相当认同自己的,他不需要被认同感。也是因为太认同自己了才不想让汉人南人变成蒙古人,要不他们压迫谁啊?结果就是没多少汉人认同他,元朝数十年而亡。

展开阅读全文

外甥没给舅拜年,舅让自己的儿子也不去姑妈家拜年了,这样做对吗?

上一篇

购房时,什么样的客户申请商业贷款会被拒贷?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为何当年成吉思汗窝阔台忽必烈不搞剃发易服而大清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推行这个政策?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