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到过的亲戚之间最让人寒心的事情是什么?你们还来往吗?

strong>中秋家宴,舅舅醉酒后痛陈大姨夫几大“罪状”,表姐流着泪替父亲道歉,跪在地上求大家原谅。

那一年,我大哥通过竞选当上村干部,刚好遇到深圳那边来了几名企业家,带着妻子孩子到我们山区旅游,看我们那里很穷,就找到村长说:“我们想去小学看看。”估计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见识一下什么叫“穷苦”。

舅妈睡眠浅,听到了外公因疼痛难忍发生的声音,两口子赶紧起床。舅舅跑到附近的大姨夫家,希望他能用自家的三蹦子把外公送到医院,他却不情不愿,大姨以离婚相威胁他才勉强同意。

其实,表姐对大姨夫也是早就寒心的,表姐出嫁时大姨要给她6000块钱陪嫁,大姨夫极力反对,亲戚们当面指责他只好作罢,却又趁人不注意偷偷取出了这些钱。

料理完父亲的后事一切就得重新开始。这些年通过努力我刚有了一些积蓄,在去年的时候谈了一个对象准备要订婚了。就在这个节点上姑姑突然打来电话要钱。那天接到姑姑的电话是我和对象去看家具电器的时候,当我对姑姑说了我要准备结婚暂时还不上她的钱时,姑姑对我的事显得不以为然而只是一个劲的说她又要买房子了钱不够,让我无论如何把钱给她还上。听到姑姑的这些话我脑子里乱糟糟的,最后没办法我只好对姑姑说等我回到家里了再说才挂了电话。

我的小舅爷最近踫上一件心烦的事,就是他大哥死了,因一次工厂里的叉车司机和他自己的失神,撞死的,去年才在小舅爷的督促之下买的五险,所以这次保险公司加入了赔付,工厂加人身伤害险一共赔了170多万。

表妹没心没肺,委屈地说:“我说了要给外婆,我妈妈不让!”

我生活困难,母亲和弟弟妹妹更困难,我下决心,我要挣钱,我是妈妈的大女儿,又是弟弟妹妹的姐姐,我不帮她们,谁帮,

我家亲戚最令我寒心的就是我堂哥,现在几乎不来往。

接下来母亲被姑姑的话彻底激怒了

当时我说,原来的我,不存在了,死了,

于是,当时已经放假的学生,又被村干部们家家户户通知,背着书包回到了学校。企业家们捐了一些钱和物品给孩子们,就要派一个学生代表上台读感谢词。校长也不知道要派谁,我大哥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赶紧叫我小姑姑的女儿,也就是我表妹上台。表妹不愿意上台,我大哥说:“你上去好好发言,说不定老板们会给你家一些钱,让你买新衣服!”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是当今社会的真实写照!

就这样,小姑姑和姑丈滚回了家,但是企业家夫妇真的太有修养了,并没有停止对表妹的支助,一路她把供上高中毕业。表妹考了一所在广州从化的三流学校,她不想去读,坚持要去读另外一所收费比较高的艺校,老板娘不同意,理由是走艺校这条路太难了。但是,小姑姑一口咬定老板娘不同意是因为怕出钱!那天,我爸在院子里摔了碗,指着我小姑姑破口大骂:“你家就是没良心的,一个个跟恶鬼一样!人家就算一分不出,也是人家的自由,你凭什么要求人家出钱?”

我弟弟他们都在外面打工挣钱,谁也沒为我花过一分钱,他们挣钱他们一家花,我辛辛苦苦挣了钱,给他们花,

母亲:我们怎么做事了?(母亲也生气的回了一句)

大姨夫的为人,几十年来我们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却也没有断了来往,完全是看大姨和表姐的面子。尤其是大姨多年前脑溢血落下半身不遂,看在他尽心照顾的份上,我们也不能断了这份亲情。

他们的父母是看重大儿子的,孙子、孙女在萧山落户都多亏了小舅爷的出力,如今都家资丰厚!孙女还有多套房屋,价值千万!

由于小姑姑在村里四处说我家得了好处,为了还我爸我哥一个清白,我还曾发信息给老板娘,让她做证。她回的信息大意是:“表姐,人在做事天在看,别管她怎么说!当年去村里看建好的房子,我确实让司机捧了一箱水果给舅舅(我爸),没想到给你们惹来这么多麻烦。我支助阿花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教育我女儿,现在我女儿已经成年,她们已经伤透了我的心,我不打算再继续和她们家往来了……”这条短信被我爸视为珍宝,为此我爸还要求我把那部诺基亚给了他,因为当年没有截屏,他要时刻把这个证据带在身边,以示清白。

我问表妹:“阿花,怎么不拿些给外婆吃?”

姑姑:我给我哥买了条裤子你给我哥买啥了?

事后我就当着我父亲面说的很清楚,不可能和这堂哥再来往了,我父亲也没吭声。

表姐没婆婆,大姨半身不遂,没人伺候月子,小姨把她接到自己家里伺候着,大姨夫就住在附近却不怎么去看表姐和孩子。有次表姐让他买只鸡,再买几斤小米,他答应着却一去不复返,再也没露面。

亲戚亲人间最让人寒心的事,莫过于落井下石。

小姑姑生了两个孩子,家里特别穷,穷到什么地步呢?家里没有房子,只能住在宗族里的祠堂里。

当时,父亲死这年,我也有一个孩子,才两个月,

后来我爸和小叔叔一起做生意,叔叔多付了两千本金,看生意不赚钱怕钱没了,追着我爸要钱,说赶紧把钱给他,他不要等,不然谁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反正那时穷到在村里,有人家里没了东西,他们都会先怀疑是不是你偷的。

大姨夫手握几十万,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尚且如此,又怎么指望他能对别人好呢。除了舅舅和表姐这些事外,类似让人寒心的事,我们每个人都能说出一箩筐。

我爸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被小姑姑的话气得浑身发抖,就扬手打了她一个耳光。没有想到,小姑姑将大哥打妹妹的家庭小事,上升到了人身攻击的事件——她哭喊着去找村委会(当时我大哥已经在村委干了),说有人打她,要求我爸赔偿精神损失费!小姑姑巨大的哭喊声吸引来了很多村民的围观,我爸见家丑外扬,觉得丢了面子,被气病在床,两天滴水未沾,人一下子似乎老了很多!

姑姑所嫁之地是我们省城的郊区,如今是重要的商圈建设的很繁华,可在四十年甚至三十年前这里却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姑姑嫁过去后就做了那里的农民。由于之前在娘家农活都是父亲干的,所以姑姑一开始就无法适应,这种情况下她不是回娘家就是托人稍信叫父亲去给她帮忙,父亲每次去都是十天半个月帮她把地里最繁重的活干完才回来,多年来一直如此。

可是姑姑上了几年学后既没能继续上学也没给分配工作又回到了家里,父亲没有怨言还是一如既往地关照着姑姑,直到父亲成家、姑姑出嫁。而父亲对姑姑所做的最大付出正是在她出嫁后。

舅舅为这份工作投入了不少人力物力,指望着能赚钱养家,翻新庭院,他们确实做成了几个大单,但每次提到钱,大姨夫总说对方没有结算,两年时间他们赚了三四十万,却没有给舅舅一分钱

父亲是35年生人,母亲是38年生人,由于他们都在农村,没有社保,自失去了劳动能力到如今也有十几年,老大也只共同承担了两年,所出费用也只是很少一部分,还不及其余4姐妹逢年过节给的钱加起来的多!而大部分都是由经济条件还不错的小舅爷出了!(一年一万,十几年下来,从未间断!)

其实我家并不富裕,只是相比姑姑家会好一些。我记得我六年级六一儿童节想买一条裙子上台表演,我爸还非常为难,因为家里拿不出钱。

《菜根谭》说:路径窄处,留一部与人行;滋味浓的,减三分让人嗜。此是涉世一极乐法。路人朋友之间如此,亲人之间更应如此,互帮互助才能走的长远。

父亲死后,所有的家庭重担,落在了我身上,

后来发生的大事,就是表妹上初中以后,需要住宿,家里基本不用人管了,于是企业家就把小姑姑和姑丈招进了自己开的工厂,让他们看守大门,收入比在家种田强100倍。

时间到了90年代中期,姑姑那里逐渐开发了,陆陆续续建了好几个市场,姑姑家不但得到了征地补偿而且每年还能按人口得到市场的分红。同时随着市场的发展,周边涌入了大量的外来人口,这时姑姑家打算在一块还没被征的土地上建一院房子出租。姑姑再一次叫父亲去帮忙,父亲还是二话不说去了,依然毫无保留的出着自己的力气直到这院房子建成。那时我已读高中了,记得十月底的一个周末的傍晚父亲从姑姑家回来了对母亲说姑姑家的活干完了,还说回来时姑姑给他买了一条裤子一双鞋,说完就拿给母亲看,母亲看过后冷冷的说道:“你给你妹妹受了几个月的苦,这裤子和鞋质量这么差总共不超过50元还有啥炫耀的?”,父亲知道为了给姑姑家帮忙母亲在家没少受累,所以听到母亲这么说父亲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外公终于被送进了医院,医生建议尽快手术,但需要先把钱交了,舅舅拿不出钱,开口向当地的首富,也就是自己的姐夫开口,大姨夫以身上未带钱为由拒绝,实则是怕舅舅还不起钱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我开始了给她还钱的准备,既然她已不认我这个侄子了那我与她就只有钱的事没有亲情可言了。有时候我在想钱是有数的可亲情有数吗?姑姑她回想过我父亲当年寒来暑往汗流浃背给她干活的情景吗?那份情值多少钱?从来没有说过不还她的钱,就当让她哥哥多用几年她很亏吗?亲情啊!到了这个份上没了一丝温暖,有的只是如凛冽寒风般的寒意!

至于我小姑姑,她会来我家走动,毕竟血浓于水,我爸虽然不太搭理她,但是也默认她来串门。只有我,对她家的恨从未减退半分,此生不愿意再与她家有任何瓜葛!

知道大姨夫的自私,舅舅不做他想,骑着车到我家求助,爸妈半夜三更把家里的钱都倒腾出来,又向邻居叔叔借了一些,直到天亮才凑够手术费,外公忍着疼痛挨了一夜才做上手术。

只是,大家除了逢年过年去看大姨外,都不喜欢去他家,也不爱搭理他,我们大家族有什么事也不爱叫他,有事也不会找他帮忙,勉强维持着表面的亲戚关系。

我知道这事给母亲说了肯定会生气,可又不能不说。当天晚上刚吃过饭不久姑姑就又打来电话了,电话里气汹汹地对我说这次是她们社区开发建的房子有很大的优惠,但要按缴款先后定名额,如果我给不上钱她就失去这次机会了,等她说完我又毕恭毕敬给她说我要准备结婚了眼下实在没办法还上她的钱,听到我又是这样的答复她很生气的说让我把手机给母亲她要直接跟母亲说。由于手机还在通话我就放在自己的卧室去了母亲卧室,我对母亲说了姑姑跟我通话的情况,母亲说她知道怎么说的就去接姑姑的电话了。没想到母亲刚接上电话她们就吵起来了,以下是姑姑与母亲的基本对话:

我孩子又小,一个农村人,丈夫也没什么出息,钱从何来,

其实一直以来我们很清楚姑姑家不论有几百万的家产那都是人家的,我们尽量不在金钱方面跟她家有来往,只要保持好亲戚关系就好,父亲生前一直是这样的,可是家里的种种变故使得我们不得不向她借钱。虽然这钱是用在了帮了她一辈子的哥哥身上可我始终认着这笔账,只是在想等我成了家缓过劲了还给她,毕竟这些钱对我来说至关重要,而对于她而言其实对她的生活没多大影响。

家分好后,他安排大叔叔一家去给姑妈家养猪去,安排小叔叔给人做上门女婿去,他自己带着妻小外出打工去。爷爷生病去世,欠下一笔药钱,分家时大家分摊,结果大家走了,他的那份还留给我妈还。

看到这个题目深有感触。能让人心寒变得铁石心肠的从来只有最亲近的人。而我想到的是我的弟弟。家里三个孩子,我是老大,妹妹是老二,弟弟是老三。弟弟从小学习书法但内心抵触。两年前过年妈妈买了红纸让弟弟写春联,被弟弟拒绝。妈妈红纸都裁好了,就让我写,我答应了。我写福字的时候左边的偏旁写的很不好看,就问弟弟怎么写,弟弟面无表情说就这么写,我说我不懂,你教我呗。弟弟立马就吼起来:“不要再提我学过书法这件事了,我不会写也不会教你!”声音歇斯底里、表情也很愤怒。我第一反应很生气,为什么对我这样大吼大叫,我也只是问问怎么写而已啊,我当时生气的跟他说“你怎么这态度?”然后弟弟攥起拳头表情凶恶的走进盯着我吼道:“我就这态度!怎么了!”那架势就是要打我。我爸爸在楼下听到弟弟对我凶上楼就要打他,而弟弟也撸起袖子准备跟我爸干架。我跟我爸急忙把他们分开,弟弟就回到房间把门砰的一关不在出来。

当时他们给我家送了一箱水果,吃住都在小姑姑家,毕竟也是人家的房子。第二天他们就离开了,表妹当时上三四年级,拉着我的手去她家玩。打开一间杂物房,让我看里面的东西:旺旺雪饼、大大的美国红提、法式小面包……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零食和水果,五花八门堆满了角落。

这件事舅舅独自埋藏在心底许多年,直到今年中秋醉酒才当着大家的面说了出来,听到这件事在场的人无不感到寒心,外公眼里闪着泪光默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表姐低着头泪流满面。

我当时,又买不了车票,叫我到那里去,弟媳,要关门锁门,这么为难我,

然而就在姑姑过上好日子后我家却接连发生了变故。2010年上半年家里盖了新房,房子建好不久母亲因意外造成腰椎骨折,前后做了两次手术,到2012年3月母亲第二次手术后身体刚有所恢复,父亲却因失血性休克重度昏迷送往医院,诊断为胃癌晚期。由于建房和母亲两次手术,家里已没多少钱了,这时母亲想到了向姑姑借钱给父亲治病。前后总共借了姑姑5万,在父亲住院期间用了一部分,其余的从父亲回家进行药物保守治疗到去世基本上就用完了。

我父亲对他唯一的妹妹我的姑姑从小就很眷顾,可以说在他们小时候凡是有好处的事父亲总会让给姑姑,在那个年代农村的初中生不像现在只要能通过考试就能继续上高中、读大学,当时是要有生产队的推荐名额才能继续上学。当年父亲初中毕业后大队给了父亲一个名额,但是父亲担心如果他去上学了奶奶带着姑姑为了给家里挣工分会累坏的,于是考虑让姑姑去上学,她一个女孩子将来就有机会离开农村,脱离繁重的体力劳动。就这样父亲成为了家里的壮劳力参加生产队的劳动。

多年前舅舅家突遭变故,一家人被迫住进了村口的破庙,生活艰难。一天深夜,外公突发疾病,汗水浸湿了被褥,也不忍打扰家人睡觉,更不愿就医,他知道家里拿不出钱了。

农村邻里之间,一般都有血缘或亲戚关系。那时我们家穷到亲戚敢当街说,有钱我也不会借你,你们已经永无出头之日了。

第二年,深圳企业家再次带着妻子孩子来我们村,主要是看看他们出钱建的房子。

事情是这样子的,前些年我堂妹结婚,邀请我们一家子参加,到了老家后,在附近找地方住下后,就过去看了看奶奶和亲戚们,这个堂哥家刚养了个儿子,宝贝的很,当时刚好大部分亲戚都在那个屋子,我们就在那里说话聊天,说话声音大了些,吵着孩子睡觉了,我堂哥就干了件令我寒心的事,把我拽起来,连推带桑的把我赶出那间屋子,我当时就愣住了,一屋子说话的人,大家声音都差不多,而且你嫌我声音大,你可以说啊,我自己出去就好,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本来老家就不怎么回来,十多年回去一次,大家都亲亲的堂兄弟,就这么个事直接把我搡出房子。我心里真的很难受。

就在这时,小姑姑也冲我们发起了火。她说这么多年深圳企业家跟我们家联系,私下给过我们许多好处。

其余的一切开销,都是我出的钱,埋了母亲,就赶我走,说是老人死了,女儿不离开娘家,娘家会穷。

我说说,我家的寒心事:父母,兄弟姐妹这种血缘关系,这种亲情在我的心中,从小就感觉这是大的家庭团体,谁有困难,没有二话,大家都应该相互的帮忙。我父亲是一个比较传统,也是比较开明的,而且还非常的通情达理这样一个人。我有两个姐姐,我是老三,还有一个弟弟,我们姐弟四人从小就非常的团结,就这样慢慢的长大,各有各的家庭。80年的时候,我的二姐考上了大学,可把我全家都高兴坏了,她为我们家争光,我们全家都为他自豪,当然,爸爸妈妈也对她格外的呵护,我的二姐,大学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就一直没有给家里拿过一分钱,当然,我们兄弟俩和父亲一起开了一家诊所经营的不错赚了一些钱,所以父母也不会向她要。在9几年我二姐买了个套房,父亲给了她好几万块钱,后来装修又给了她好几万。二姐现在买房有困难家人帮助点我感觉这都是应该。一直到201几年我们父子兄弟也积累了一些财富,我兄弟俩都非常孝顺,所以钱一直都是爸爸管,当然产权也都是爸爸的名下,我兄弟俩也一直没有分家。在2015年时爸爸卖了一处老宅,价值大概40万,爸爸的意思给四个子女每个人5万,既然都是爸爸的意思我们兄弟也没半句话,尊重爸爸意思。可后来几年爸爸年纪也大了身体不好经常住院,气愤的是我二姐从不去护理,偶尔去医院看几次爸爸也好像是去旅游一样没呆几分钟就回去了,爸爸的病情越来越重,我就打电话给二姐说爸爸的时间不多了,你有空就去多陪陪老爸,你知道她怎么回答吗。。她说医院来一次怕一次,以后别再打电话来了,你们说气不气人,医药费就更不用说不会出一分了。我爸爸在临终前的时候还是想俩个女儿,说死后还剩下20来万块钱,再给她姐妹俩每人5万,剩下10万给妈妈养老钱。我也一直都照办了。最最最气愤的也是说最寒心的事出现了,在我父亲死后没有一个星期,我的二姐就提要来分房产。。。她凭什么???她对这个家跟本没有一点的贡献,一直都是在这个家里索取。最可恨她对父母一点也不孝顺!她凭什么来分房产!!!我死也想不到她会有这样想法,想到二姐这行为就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太气死人了!!!当时她提出分房产时候我给她这样说:如果你碰到什么困难,我做为你弟弟就是买房子也要帮助你,可你是公务员兄妹四人你的生活最稳定了,一年的工资也有十多万,你现还有房有车,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你也应该想想爸爸生前的交代,也要为我们的亲情考虑呀。她回答这样一句寒心话,她说亲情也要有经济基础,她的意思就你不给她钱就不和做亲人了。太气人了,好几个月了,想到二姐就整宿整宿的睡不着到天亮。这种人太绝情了!真看不起这种人!!!今夜又无眠了。。。。她会有报应的!!!

我不管,谁来管,妹妹结婚花钱,弟弟结婚花钱,弟弟结了婚,孩子多大了,我还要管,我这年重病手术住院,

我的生活,都很艰难,怎么管得了他们,

债主是我爸的合伙人兼好友,找我妈要债那可是没手软。家里养的猪可以杀了,就把猪拉走,地里能卖钱的作物收成了,也拉走,到年三十晚上,他还来我家砸门,逼我妈还钱。我妈被逼的在那哭,说不是我们不还钱,是根本没钱,能拿的你也全拿走了,实在没办法。我们那时小,妈妈就是我们的天,看妈妈哭就像天塌了,那种恐惧成了我的童年阴影,从那以后我好怕过年。

大姨夫是靠买卖电线起家的,赚了不少钱,后来这条路走不通了,他又开始倒腾绿植。舅舅家里没钱也没特别理想的工作,就听了大姨夫的撺掇,跟着他干绿植,承诺赚钱了三七分。

这就是亲人,这就是你当时倾其所有能帮就帮的人,你能怎么样,这中间还有他的爹妈,还有他的外婆,能因为不多不少的几万块钱伤了所有的关系吗,尽管委屈,尽管生气,还得维系这个亲戚圈吧,至于他本人,我就在孩子面前当成反面教材来教育孩子足够了。

这是2019年8月8日发生的事,而正是在这之前的半个月,小舅爷向公司提出了辞职!因为这事还没有让芜湖工厂的老板知道,所以赔付还算顺利。

可是等钱到了手里,她大嫂即立刻以另一付脸孔示人,把小舅爷与他大哥在世时协议好的儋养老人的计划推翻,只让小舅爷一个人承担父母的养老义务了!

就在昨年,弟媳打电话,还要借我的钱,给侄子买房,

有一次回娘家,除了给娘家买东西的钱,我另外还给了他们500元钱,说过良心话,我自己从舍不得为自己花一分钱,

谁知,舅舅在去给外公买饭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大姨夫在买烟,他付钱的时候从兜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那些钱支付外公的手术费绰绰有余,他明明带着钱却眼睁睁看着外公疼了一夜。

第二次还是同一个人,还是这个堂哥,我结婚的时候,我父母把他们都请来了,我父亲忙前忙后给老家亲戚找宾馆住下来,结果他说我父亲找的地方没档次,太破旧。当时只是叨叨了下。也没继续说,我父亲就和他在那开了几句玩笑话,缓和了下气氛,当时老家亲戚来了好几十个,都没说啥。并且找的宾馆算是我们跟前比较好的了,当我们都以为这个事就算完了,结果没想到他在婚礼上喝多了,又提起住的事,说我父亲不把他当人看,就准备要掀桌子,被亲戚们拉住了,给送回宾馆去了,当时我真想踹个两脚,大喜的日子,你闹得大家不愉快,真的是忍了下来,婚礼完了以后,我父亲急急忙忙过去宾馆。后事就不提了,到了第二天亲戚们要回家了,在我家吃完饭就全部走了,走了后我发现我个zippo不见了,我当时没管,后面我让我父亲电话打过去问,结果说是我那堂哥看着打火机不错拿走了,你说这啥习惯。

事隔多年,我们和深圳企业家已经失去了联系,其实他们还是很愿意与我家来往,只是我爸被小姑姑伤得太深,也太爱惜自己的名声,坚决不再与深圳那边联系,免得被人污垢。

但是不管他们怎么对我,我总希望他们好,我不想他们不好,因为我是大姐,大姐就像一个母亲,只许他们不仁,不许我不义,这就是亲情的底线。

结果刚到深圳小半年,有一天我爸就接到一个电话,是工厂老板娘打来的,她很愤怒地跟我爸控诉小姑姑的各种不是:小姑姑每天上班不做好本职工作,而是悄悄在做其他厂的手工,把保安室堆满了她自己的私货:灯泡啊、塑料花啊、布和钮扣啊!还因为私人恩怨,不让一个工作了10几年的老工人进厂,最后发展成两人打架!

之后我结婚的日子定好后母亲给姑姑打了电话,姑父接了电话说姑姑不在,母亲就给姑父说了我结婚的日子,但是到我结婚的那天我唯一的姑姑始终没来。后来到正月里姑姑一家去了大伯和叔叔家绕过了我家,看来她是决意与我们断绝来往了。

爸妈拦住舅舅让他别再说了,可舅舅早已喝醉,他说有些事今天不畅快地说出来,他心里憋得慌,日日睡不着觉。紧接着,舅舅又说了一件折磨自己多年的事。

我只能到城里去住旅馆,亲情何在,管他们这么多年,他们这么对我,我寒不寒心,

母亲:你仔细想想你说这话害臊不?我给你哥买没买是你管的事吗?你哥有难后用了你的钱,你哥去世后的这些年你一直惦记这个钱生怕我们还不上(在父亲去世的第二年姑姑就要过,还是说买房子,当时我正处在重新开始的时候家里除了生活费真没攒下多少)既然你算的这么精那我们就先算算你哥给你干活的工钱!你哥就这么走了,留下我和儿子,他可是你亲侄子啊!这么多年你关心过你侄子的事情吗?快四十岁了好不容易说成了一门婚事你偏偏要在这个时候非要拿你的钱,当初你哥拼力帮你今天你就是这样给他儿子当姑姑吗?

进入2000年后姑姑家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她们那里进一步的开发,房子、土地全部被征,而且政府给村民重新规划了地方并允许建多层楼房。很多人家都建了七八层,姑姑家是八层,两层留着自用,其余大大小小共40余间全部出租,按照那里的租金算每年租房收入20万左右。从此,姑姑的生活与我们有了天壤之别。

因为我又是远嫁,当时同父母赌气,一气之下,跑到了河北,

母亲:你要你的钱没错,你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难道我男人的力气是大风刮来的吗?那些年你穷的时候一有困难就来找你哥,你哥为了帮你撂下家里老小就去给你帮忙,我的孩子刚会走路你妈整天在地里,家里啥都不做你的弟弟们都还小,想过我又要忙地里又要照顾一大家子有多难吗?你想过我去黄河里挑水有危险吗(我们这里比黄河高二十多米,以前吃水都是顺着山崖上的一点小路下到黄河用水桶往上挑)?你第一次盖房子你哥给你抱石头抱砖出苦力,连我弟都去给你受苦,房子盖起来你哥跟你要什么了吗?你说给我弟有情后补你这么多年问过我弟的情况吗?我就问你我弟给你去受苦认得你是谁?你脸大得很吗?后来你又叫你哥帮你盖那院出租的房子,你哥从开始到房子盖好才回来你给了不值50块钱的裤子和鞋你觉得很了不起吗?

大姨夫的所做作为归结为一点就是视财如命,利益重于一切,妥妥的铁公鸡,对谁都是一毛不拔,这样的亲戚真心不想来往,为了其他人不跟他计较那么多。

2012年我老公突然离世,对我和两个孩子简直就是塌了天,我的两个孩子都在上学,我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决定把厂子转出去,因为当时我们厂子经营的不错,固定客户很多,在我们县城口碑也很好,想要的人很多,包括我们厂的工人,可是我当时考虑到老公的瘸腿外甥还没对象,如果把厂子给他对他会有帮助的,我就不顾别人的意见,把厂子转给了他,因为我还有两个上学的孩子,不可能白送给他厂子,别人现钱十万,我说九万给他,当时考虑他一下拿不出我说你慢慢给我就行。可是后来发生的一切伤透了我的心,这是老公的亲外甥,老公过世后,四期白天周年一个没去过,别人问他,他说忙厂子离不开他,当时有我的一些熟人修车还给我打电话,我就说你去修就行,不知道是不是修车质量不好还是什么原因,有没给他结账的,他当时也不给我说,结果都记在我的账上了直到2016年的时候,我买房问他要钱,他把欠我厂子的钱用这部分顶了,本来还欠我两万,倒成了我欠他两万多了,那是我有生以来发的最大的一次火,这个人渣让我伤透了心。

89年到90年之间,姑姑家几十年的土坯房不能住了要建新房,她们那个院子在低洼处所以需要把基础拔高,一百多平方两米高的基础全部用石头砌成,所用的石头全部是由我当时还不满二十岁的小舅驾驶着手扶拖拉机运来的,父亲就从砌石头到房子建成前前后后一直在现场忙活着。房子建好后姑姑只给了小舅一点油费,当时对小舅说有情后补,意思是这份情等以后日子好起来了慢慢补(然而她的日子是好起来了但从那以后到现在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她问都没问过小舅的情况),至于父亲那可是一向疼爱她的亲哥哥,她知道父亲是冲着兄妹情义帮忙的不会接受她任何形式的感谢,父亲当时也的确只是想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他这个妹妹,虽然没钱但有力气,压根没想从姑姑这里得到什么。

从此,小姑姑家得到了深圳企业家的照顾,开始说只是照顾女儿,供她上学一直到大学毕业,然而建立关系以后,就展开了全方面的照顾:给她家建了房、供她儿子女儿上完高中(上大学后彻底跟企业家撕破脸,后面我会讲到)、把我姑姑和姑丈都招进自己的工厂打工……

母亲说完没等姑姑那头说话就气愤的直接挂了电话。

到了第二年春天,那时候我已经有了人生第一部手机,有一天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又是深圳那位老板娘!原来,小姑姑又惹事了,我爸觉得我比较会说话,就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了老板娘,叫她跟我说一下情况。

我们住在集市上,一间破房,当门面房,开了一家饭店,什么饭店,就是给过往行人,煮点面条,挣不多点钱,挣少,我不嫌少,比一分钱不挣,好多了,

接长不短的,就给家里,10元钱,装在信封里,就这样,

可是我仍然感觉委屈,作为家里的长女有出力的活都是我多做,尽量不让弟弟妹妹做;弟弟刚考上大学时候的手机笔记本电脑包括生活费都是我出的,我自己用的是刚上大学买的电脑已经有七年了,手机也用三四年没有换过新的,自己穿的几十块的鞋子,弟弟看中特步和阿迪的七八百块的鞋子也是不犹豫就买了。他只要要,我只要有,我都会给。哪怕自己过得苦点觉得他需要就会买给他。工作那么久挣得钱都是花到家里花到弟弟妹妹身上。尤其是弟弟身上最多。想到这里我怎么能不气愤呢?我就要开弟弟房间门跟他理论,他把门反锁了我进不去。我就在门外跟他理论,他一直顶嘴说我逼他怎么怎么样,还说要不是有人拦着早就打我爸了。

搞笑的事:父亲为孙子出了三万元房子装修的钱,这钱本该都是小舅爷的,而孙子、孙女一分钱孝敬老人的钱未出,却好意思要了这三万元!

我有三个姑姑,今天要讲的是最小的那个小姑姑。因为我家的帮助 ,她家从一贫如洗摇身变成有钱人,到头来反倒泼我家一身脏水!深圳有个企业家扶贫帮助了她,她反倒偷人家工厂里的铜!此生我绝不原谅她——我的亲姑姑!

姑姑:你们怎么这么做事?(给她嫂子的第一句话就很气愤)

慢慢的,我就挣钱多点,我的孩子从来就不买零食,多余的钱,全给了娘家,那时候的钱,一分钱,顶现在的多少,我沒算过,

小舅爷说,吃点亏倒是无所谓,只是好好的儿孙们被教坏了,败坏了家门风气!这才是真的让他脑火的原因!数十年对侄儿、侄女的教育呵护被这个现实的社会和坏人毁于一旦!这才是让他心灰意冷的地方。

老板娘很客气,一口一个“表姐”,能听出来是那种做事干脆利落、很讲道理的人。她告诉我,小姑姑竟然利用看守大门的权力,配合员工偷运铜线拿去卖(工厂是生产电缆的)!最后老板娘跟我说:“这次我是不能忍了,准备炒了他们,希望你们家不要怨恨我!”

当时我的心紧紧拧在一起!如果不是因为我大哥,小姑姑家能住上新房吗?如果不是娘家的帮忙,小姑姑家能遇见企业家,能得到他们的扶贫吗?我奶奶是她的亲生母亲,连吃的都不愿意给一些!

听到此处,表姐再也坐不住了,流着泪跪在地上求舅舅原谅,让他看在大姨的份上不要跟父亲计较。爸妈赶紧把表姐扶起来,大家都知道大姨夫的为人,大姨懦弱了一辈子不当家,过得也是艰难。

虽然说小姑姑过份,但是毕竟是自己亲人,我爸一直替她道歉,请老婆娘多多担待、多多原谅……事后,我爸将小姑姑骂了一顿。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老板娘留下了小姑姑和姑丈,又继续工作。

我难,我太难了,有个一岁多的孩子,

在两千年左右的时候我们从农村搬到县城,当时的人们并不富裕,可是农村那些七大姑八大姨远叔近舅的没隔过多少天就来找,来县城看病没带够钱,买化肥车子坏了,买种子赶到大风天走不了了……,我和老公就觉得都是自己的亲戚来咱家就是没把我们当外人,无论谁来都是无怨无悔一通忙活热情招待。

我爸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大家本来是一起生活的。但爸爸走后,叔伯生怕我们成为他们的负担,伯伯做为长兄,做主把家先分了。其实没啥可分,就一些少的可怜田地和爷爷生病欠的药钱。

我四个弟弟,父亲42岁这年,得癌症死了,最小的弟弟当时才三岁,我比小弟大二十岁,我下面有个妺妹,我是他们的大姐,

这件事是在芜湖造成的,却按杭州的标准进行赔付,这全是因为我小舅爷的功劳,因为他是万向的财务执行官,而造成这次事故致他大哥死亡的工厂为万向的配套产品协作企业。(这很关健,能卡它脖子)

姑姑:我要我的钱有错了吗?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姑姑是觉得母亲对她的态度不好)

这真的让小舅爷有点脑火!

象这样做人、做事不地道的亲戚,不离他们远点?一一那吃亏的最终是自己!

八十年代,我爸二十来岁,生意失败,欠下一笔外债,就外出躲债去了。留下我妈带着三个孩子在农村生活。

我什么也没有,有钱就顾娘家,你说这样的娘家,不管行了吗?

结果真的让我大哥说中了,有一名企业家提出,要一对一扶贫一个孩子,最好选跟他女儿年纪差不多大的,可以让她们做朋友。校长指着满操场的孩子们说:“您自己选一个吧!”企业也看花了眼,就说:“我就扶贫刚刚发言的小孩吧!”

母亲死了,弟媳,千般刁难我,什么钱叫我出,母亲剩下的两万元钱,他们弟兄们一人分5000,

花就花嘛,谁叫我是他们的大姐,我母亲活到90多,都是我管,她四个儿子,还啃老,母亲死的时候,我也在家侍候了母亲两个月,

后来在村里实在过不下去了,我们举家外出打工,经过全家人的努力,在县城开了一家店并买了房。

由于小姑姑家没有装固定电话,和企业家的联系都是靠我家,通过我大哥和我爸保持着联系。刚开始,小姑姑经常来我家打电话,理由都差不多:表妹要报名了,学费还没有着落、表妹被开水烫了没钱治疗……很多事情都被我大哥拦下了,大哥认为:人家是搞慈善,愿意给多少就多少,怎么能把人家当成提款机?所以小姑姑一来,基本上都是我大哥和我爸把问题就给解决了。

亲情重如山,却也薄似纸,既是人在面对困难时最大的依靠,也有可能是你处在重重压力下压倒你的最后一根稻草。我要讲述的这则发生在我家的亲情故事便是这样。

没买房前,我们家真是一个亲戚也没有。买房后,亲朋好友也都恢复了往来。我妈的原则是有人来,我也好酒好菜招待你,你不来,我更不会上赶着去。

我就对他破口大骂,一边流泪一边骂,我妈在旁边也抹眼泪劝我。我骂他白眼狼,骂他不孝子等等。(我也无奈,弟弟做错了事难道默不作声任由他这样发展吗?弟弟跆拳道黑带,人高马大,家里没人打的过他,难道还不该骂一下吗)后来他开学上大学,我外出工作,几个月没联系,几个月后他联系我道歉,我接受。他缺什么我依旧给,依旧照顾他。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今天妹妹把弟弟发给他的聊天记录转发给我看,我只有心寒。我掏心掏肺的对弟弟,他心里记着的只有我的不好。甚至恨我。叫人怎么不心寒呢?只有学会疼自己爱自己,才不会低到尘埃里的去爱别人,而不被感恩,说白了就是自私点没什么不好,没有谁的心生来就是硬的,还不是被慢慢的伤透了,绝望了,才变成了别人口中的不善良,付出的多不一定会得到回报,有时间还是多对自己付出吧。

小时候我最不愿意去她家,因为她家的客厅就是祠堂正厅,有一次我走进去居然放着一副棺材!原来姑父家族里有个老人死了,就停在他们家客厅!

我的婆家,要多穷有多穿,母亲一次一次写信,给我要钱,我自己的日子都过不下去,哪有钱给她们,

在没发生一件事之前,我总认为亲戚就是亲人,就是能在这个命运起伏的世界相互依靠共同向前奔的一个个团体,多年来我也是这样做的。

当时老公的一个外甥婴儿瘫,落下了一支腿瘸,上完初中成绩不好就出去打工,老公心肠好,看到姐姐不容易怕带有残疾的外甥不好找对象,就把他弄到我们当时自己经营的汽车修理厂,让他学喷漆。一零年左右当时学徒工按说没有工资,他一来我们就给他每月八百的工资,当时大师傅才一千五,因为修理厂是我们自己开的就是个夫妻店,干了两年我们就给他把工资涨到每月三千。

关注雕刻漫时光燕子,每天与您分享情感故事,带您感悟人生百态。

就在前两个月我听说他因为赌博把厂子赌出去了,还有车子,又让家里的老父亲卖了赖以生存的蔬菜大棚给他还债,媳妇也闹着要离婚。又能怎么样,尽管还是外甥的关系没改变,尽管还有他的爹妈,还有他的外婆,还是那个亲戚圈,可是对他本人我永远是木然的。

展开阅读全文

2014年后参保的企业养老跟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有何差距?

上一篇

拿了驾照却不敢开车,要不要逼自己一把?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你遇到过的亲戚之间最让人寒心的事情是什么?你们还来往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