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景帝为什么一定要削蕃,甚至不惜引发诸侯叛乱?

汉景帝削蕃与汉高祖分封是在不同时期,适应当时社会形式,强化统治的举措。

可是,由于汉景帝上台执政后,对他的老师晁错言听计从,而晁错又是一个主张削藩的强硬派,所以朝廷与诸侯之间的关系,自然便紧张了。

(汉景帝)

汉文帝 刘恒

汉景帝上台以后,继续执行休养生息政策。因为他明白,凭借他当时的国力,是不可能解决这两个大问题的。尤其是在匈奴的问题上,汉景帝一直坚持和匈奴搞好外交关系。历史上曾记载,当时匈奴有五个士兵投降到汉朝来,汉景帝就决定封这五个士兵为侯。周亚夫反对汉景帝这样做,认为这几个人根本就没有战功,而且投降行为也不值得提倡,不能封他们为侯。再说了,这样做的话,也显得汉朝低三下四。但是汉景帝竟然不听周亚夫的话,执意要把这几个人封为侯,执意要讨好这几个匈奴人。为此,周亚夫还和汉景帝闹僵了。

②欲速则不达的郡县制

到了一定时期,汉朝的诸侯王问题被提上了解决日程,汉景帝刘荣开始削蕃,带出了七王之乱,之后扫平。到了汉武帝刘彻时期,推恩令的出台,最终瓦解了诸侯王对中央朝廷的威胁,成为了一种爵位,而非独立王国。

其三:君权神授的封建思想影响下,在自己治理的国家,只要有可能,任何一个朝廷都不会允许有一个可以跟自己分庭抗体的小朝廷存在。

所以,无论是诸侯,藩王存在对中央的威胁,还是消除后的利益所得,汉景帝都一定要削藩。汉武帝的推恩令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对他们来说,削藩势在必行。

后来汉武帝又实行推恩令,不但把大的分成小的,还剥夺了诸侯王的军政大权,从此只享有封地的经济财政利益,明目张胆、合情合理的把诸侯王问题彻底的解决了。诸侯王分封初期,就是为了拱卫朝廷,等朝廷实力壮大,诸侯王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甚至他的存在,就是国家的一大祸患,所以削藩那是汉王朝不得不做不得不早做的事,只有削藩才能使中央集权得到进一步加强,从而巩固汉王朝的统一。

汉景帝刘启当皇帝的时候,当时有两个问题,汉文帝刘恒是没有解决的:一是匈奴威胁的问题,二是藩国威胁的问题。汉文帝时期采用休养生息的办法,既不发起和匈奴的战争,又不发起削藩的行动,因此这两个问题一直没有解决。不过,这给予了汉朝发展壮大的时机。

(七国之乱)

七王之乱的首领吴王刘濞起兵时联络诸侯的书信中写到:

汉文帝刘恒的身世在他即位做皇帝前为他带来的都是好运。然而,继位后却成了不利因素。刘姓的王爷们,也就是刘邦的儿子和侄子们就开始各种不服。最明显的就属刘邦幼子淮南王刘长。这位淮南王骄横跋扈,有文字记载:常与帝同车出猎;在封地不用汉法,自作法令。跋扈还不是最过分的,后来直接与匈奴、闽越首领联络,图谋叛乱,事泄被拘。朝臣议以死罪,文帝赦之,废王号,谪徙蜀郡严道邛邮(严道县,今四川雅安),途中不食而死。

既然汉景帝在匈奴问题上,都能够忍气吞声,都能够沉得住气,都能够继续执行汉文帝的政策。为什么在藩国问题上,却那么沉不住气呢?他为什么一定要削藩呢?以至于造成了“七国之乱”。虽然汉景帝最终把七国之乱平定下去了,但是他并没有解决藩国做大的问题。这个问题,直到汉武帝上台以后,采用“推恩令”的办法,才勉勉强强解决了。

而诸侯们一向都很乖张,难免会有把柄被朝廷抓住。

②皇帝与诸侯王间的猜忌

▪削蕃的经过

因此,便派人寻找诸侯的过失。

一、是各地经济衰退不能稳定发展,无法统一执行朝廷调配。汉朝初年就有削藩的惯例。汉高祖刘邦削夺了众多的异姓王,接着,吕后又削夺了刘邦的那些儿子们的王位。汉景帝认识到,分封制是造成经济不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必须要消除。

事实是,就汉朝而言,大汉自汉高祖建立之初,封王本不是汉高祖的本意,只是迫于形势,不想寒了将士的心,想要笼络人心之举,后面分封的也大多是刘姓皇族人员。

藩国问题和边关问题是不一样的。在边关问题上,一方面,汉景帝和匈奴之间没有非常激烈的矛盾,不但没有激烈的矛盾,甚至较之前还有一定的缓和。另一方面,匈奴当时冒顿单于死了,其接班人老上单于以及他后代,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入侵汉朝,最多在汉朝的边关闹点事情。但是对整个汉朝的江山,事实上是没有多大的影响。所以,匈奴的事情就相当于在那里暂存着,看看汉朝什么时候准备好了打他们,就什么时候打他们。

汉文帝的怀柔政策,使刘濞很难找到造反的借口,便暂时没有起兵造反。

图片来自网络

并且吴国还兵强马壮。

可惜,汉文帝没有采纳贾谊的建议,一味对各个诸侯国采用怀柔政策,致使诸侯的势力有增无减,为汉景帝留下了隐患。

▪汉朝削蕃的原因

郡县制与分封制并行的局面,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出现了,秦朝一统六国之后,直接废止了导致国家分裂的分封制,实行权力收归中央的郡县制,这是历史的一次飞跃,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无数史学家对秦始皇实行的这一制度给予极高的评价。

汉景帝认为晁错分析得符合实际,便釆纳了晁错建议,不顾其他大臣的反对,决定对威胁较大的诸侯国下手。

吴国靠近海边富有渔盐之利,境内又有铜山可供采铜钱,因此即使吴王不征收赋税,吴国也仍然富甲天下。

●汉景帝刘启削蕃

深入人心的分封制,是当时满足人心的必要条件,各路人马都想成为一方诸侯,所以汉初想要推行郡县制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不可一世的项羽,灭秦后也不得不分封诸王,实现当年共同伐秦时的承诺。

一方面,中央和地方的矛盾越来越尖锐,这个尖锐不仅仅是因为地方上的藩王想做大,还因为新的贵族崛起以后,他们想要获得封爵和土地,但是国家的财富给旧贵族们占领了,使得新权贵们并没有生存的空间。包括汉景帝想要对他自己的儿女们分封,他也已经没有了空间。要想给自己的儿女们分封,必然要把旧有藩王的封地给夺回来,才有这个机会。总之当时藩王和中央之间的矛盾已经非常尖锐,汉景帝不可能等到后世才解决这个问题。如果等到后世,那么他的子女以及那些依附于他的新权贵,就得不到什么利益了。

就当时关东诸侯的实力而言,吴王刘濞的实力犹为雄厚。

汉初代淮南王 刘长

郡县之制,垂两千年而弗能改矣,合古今上下皆安之,势之所趋,岂非理而能然哉?——王夫之《读通鉴论》

如果放任不理,将来就很对付他们了。

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巩固统一。西汉王朝建立后,吸取秦朝不封王,天下大乱,没有王室拱卫宗主皇权权而灭的教训,除了沿用秦朝郡县制之外,还大封诸侯王,这里面有为了权宜之计而封的功臣异性诸侯王,又有一些同性诸侯王,当流行子孙人数多起来之后,立马就铲除了韩信、英布、彭越、卢绾等诸侯王,除了长沙王吴芮之外,完全用清一色的刘氏宗亲去填补空缺,在西汉建立初期,封王巩固了刘姓江山。

汉景帝只得命令太尉周亚夫带领朝廷军队平叛,好在周亚夫打仗厉害,善用计谋,最终用三个月的时间平定的叛乱,朝廷的危机得以有惊无险的度过。

可凑巧,汉景帝的谋臣晁错,看到了吴楚迟早要反,建议景地不如直接削藩,主动把他们逼反,然后一举解决。而这对于正好渴望得到起兵理由的吴楚而言,无异于打瞌睡遇到了枕头,于是吴楚联合其它五国,以清君侧为由,起兵造反,最终被汉景帝镇压。从而解除了同姓诸侯王对汉王朝的威胁。

文帝母亲 薄姬

(秦始皇)窃自号为皇帝,而子弟为匹夫,内无骨肉本根之辅,外无尺土藩翼之卫陈吴奋起白梃,刘项随而弊之。——班固《汉书》

③大一统思想的影响

当时人的潜意识就是被分封制所占据,从秦末的农民起义中就可以看出,各路义军发动起义的口号,就是要恢复旧国,也就是成为分封制下的一个诸侯国,而非推翻秦朝取而代之,成为新的大一统王朝。

说到汉朝削蕃,我们有必要了解下什是“蕃”,是怎么形成的。周武王灭商后,建立周朝,武王为了巩固国家政权,也延用夏,商以来“封分制”封赏那些开国功臣,把王室人员,功臣以及先代贵族(先代帝王后代和远氏族部落首领)一齐分封到全国各地去做诸侯,建立诸侯国,这就形成了蕃帮和各个王侯。

而藩国的问题不一样,藩国是不可能等下去的。原因也有两点:

所以汉景帝才会主动出击。而汉景帝为了给削藩找到更充足的理由,他不惜杀掉了给他提建议的晁错。因为七国造反的时候,打着的是“清君侧”的旗号。汉景帝干脆自动把所谓的“奸臣”给杀了,那七国就无话可说,不得不退兵吧?而七国还要继续攻击,那就是一种造反行动,打击他们,就顺理成章了。

因此,在杀了晁错七国仍然不肯善罢甘休的形势下,汉景帝便启用了周亚夫率军镇压七国之乱,而梁王刘武的拼死抵抗,也使叛军难以打到关中。

汉初的大封天下,既有恢复国力,又有稳定边疆的考量,经过汉初的发展,诸侯国的实力迅速膨胀,虽是郡国并行,郡名义归中央,但是实际管理仍属于地方诸侯,汉初全国54郡,中央直接管辖的只有15郡。

另外大臣在其中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如贾谊、晁错等人,极力渲染诸侯王早晚必反的氛围,让皇帝对诸侯王恐惧,加深皇帝同诸侯王之间的猜忌,从而下定决心削藩,最终是将本无反心的诸侯王逼反。

刘恒的母亲薄姬出身卑微,先嫁给了军阀魏豹。在刘邦消灭了魏豹后,又转嫁刘邦。薄姬不受宠,甚至见刘邦的机会都不多,但就是这样,也挡不住一次机会就怀上了“龙种”;刘恒在刘邦的儿子里面最不受重视,这种劣势反过来让他逃过了吕后的毒手;本来做个低调自保的王爷也就算比较幸运了。谁能想到,突然就被周勃、陈平他们拥立做了皇帝。

既然兵强马壮,又有支持战争的财富,更兼因为当年汉景帝做太子时,又曾失手打死了刘濞的大儿子,使刘濞一直耿耿于怀。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诸侯国的综合实力迅速增强,尤其是吴楚两国,本来血缘关系就相对较远,楚王刘戊是汉高祖弟弟刘交之后,吴王刘濞是汉高祖哥哥的儿子,到了汉文帝时期,这两国就蠢蠢欲动,逐渐萌发了不臣之心,更严重的是,吴王太子进京时跟时为太子的汉景帝下棋发生了冲突,被汉景帝用棋盘砸死了,吴王与汉中央王朝产生了嫌隙,幸好汉文帝政治素养高,吴王找不到起兵的借口,无法获得政治制高点,吴国毕竟实力无法与汉朝庭相提并论,也就只能忍让待时,从而暂时化解了这场危机。

太尉 周勃

而汉朝中央对诸侯国的管理呢,只是派了个丞相,算是监督,其余的还是诸侯国自己说了算。

汉初,吕氏外戚干政,吕后死后,在大臣和诸侯们合谋下,吕氏外戚被铲除,大臣们拥立刘恒称帝,为汉文帝,不过也是在这期间,诸侯们的势力开始崛起,对中央形成了威胁,这也就让刘恒的统治并不稳定。

然而汉景帝继位,中央王朝正处于皇权交接的节骨眼上,汉景帝统治根基还不够稳,汉景帝刚继位,政治实操经验也不够,这对于早想图谋不轨的吴楚两国来说是千载难逢的良机。但是天下承平已久,百姓乐于和平,都不愿意参与战争,何况起兵吴楚师出无名属于属于以地方反叛中央,在政治上更是没人支持,所以吴楚两国起兵还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

其实当初汉朝分封同性诸侯王也是权宜之计,但是诸侯国的丞相都是汉朝中央委派的,这和以前的分封制大不相同的。

削蕃的结果

诸侯王的势力做大,势必会导致皇帝对诸侯王的猜忌,即使诸侯王没有反叛之心,皇帝也会日夜提防,正如所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皇帝猜疑诸侯王早晚会反叛,削藩也就势在必行。

相对藩王们的咄咄逼人,皇帝却只能奉行汉初制定的黄老之道,搞“无为而治”,刘姓宗室诸王的势力就越来越大,逐渐出现了“诸王势大,尾大不掉”的局面。以至于匈奴总来侵扰边境,汉景帝都干着急而不敢出兵。因为,一旦跟匈奴打起来,输赢先不论。皇帝军队的主力就被牵制住了。诸侯王如果趁势出兵逼宫,基本上就只能选择让位了。基于这种客观现状,汉景帝只好接受晁错的建议,实行削蕃。从而引发了“七王之乱”。

汉初刘邦分封了一批藩国给自己的儿子,经过几朝皇帝后,这些藩国实力日渐增大,一些实力雄厚的藩王开始不听朝廷节制,严重威胁了中央集权,形成了尾大不掉之势,不削藩的话,他的皇位可能就要被地方的藩王夺取,为了巩固自身的统治,汉景帝必须要未雨绸缪,先下手为强。

(汉景帝画像)

喜欢请关注“一切都付笑谈中

与贾谊主张使用“软刀子”削弱诸侯的策略不同,晁错主张对诸侯采取强硬手段,声称由于诸侯势力已经做大,无论朝廷是否削弱诸侯的势力,他们也不会安份守己。

汉文帝驾崩后,刘启继承王位,为汉景帝,而汉朝中央和诸侯国之间的矛盾在刘启这里突显了出来,诸侯国中,国力最强的是吴国,吴王刘濞在汉景帝统治时期,吴王太子刘贤代父朝见汉文帝,结果入宫后陪太子刘启下棋,刘启下输棋后,抬起棋盘将刘贤砸死,从此吴王不在朝见天子,

③过渡性质的郡国并行制

晁错

①分封制度深入人心

平叛七王之乱有功的梁王,在景帝废立太子时,想要让哥哥景帝把皇位传给他,遭到朝中大臣的反对,竟公然派死士杀了朝中重臣。

其实,在这件事情上,汉景帝是对的。因为当时汉景帝非常明白,他没有实力和匈奴硬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讨好匈奴,继续保持汉匈之间良好关系,默默积攒力量。等到后世的时候,力量壮大了,再发动和匈奴的战争,这显然是一个不错的做法。

二、是加强中央集权,加强汉王朝统治。各地分封的蕃王表面上受朝庭管理和节制,但他们以封地为域,在任用地方官员,地方赋税,地方政治管理上大多不受朝廷管理。如吴王刘濞一直在准备造反。刘濞利用盐铁的便宜,打造兵器,囤积钱粮,一副造反的姿势。再加上汉景帝曾处死刘濞的儿子,所以刘濞所做,汉景帝认定他是为造反做准备,认定必须削蕃。

诸侯是有封地的,在自己的封地诸侯有自己独立的管理权,收缴税赋归诸侯国所有,诸侯国内的军队归诸侯国管理

七国之乱进军路线图

汉景帝本身是一个清醒的人,为什么却做出这样不清醒的事情呢?

景帝时期的削藩,其根本在与对分封制度的挑战,在于毁灭分封制而加强中央集权。分封制从西周之初建立,到西汉初年,已经历经了七百余年,这个制度早就已经深入士大夫和贵族的人心,他们奋斗的目标就是封侯。

(吴王刘濞)

再说了,有钱,私下在自己发展些军队,养些死士,门客,很容易吧。

汉景帝削藩引发的一系列祸乱,源头并不在汉景帝这里,而是从楚汉之争时就已经出现的问题,当初刘邦实力远弱于项羽,为和项羽斗争,只能拉拢其他诸侯分封了异姓王,刘邦战胜项羽后,为了制衡异姓王而分封了同姓诸侯王,汉朝逐渐走上正轨,实行郡国并行制度。

另一方面,汉景帝本身和吴王刘濞有尖锐的矛盾。汉景帝在当太子的时候,因为下棋引起争执,汉景帝一棋盘把刘濞的儿子打死了。刘濞一直想报这个仇。之前刘濞没有报这个仇,既是因为他自己实力还不够,同时也是因为汉文帝在台上坐着,他也不好报这个仇。现在汉文帝去世,汉景帝上台了,刘濞心里是很恐慌的,他知道,自己要不主动挑起这个事情,迟早会被汉景帝给搞死。所以刘濞才先下手为强。

其二:削藩之后,会增加国家的税赋收入,国家实际管理的区域也会扩大,才能更积极的备战,积蓄军事实力。

我是狼君,一个爱读历史的工科小伙儿

汉承秦制,不削蕃怎么办,回归周朝得分封制不成?

西汉初年,是一个很特殊的时代,刚刚经历一个短暂却是天崩地裂的秦朝。刚统一天下的刘邦,在国家制度的选择上,处于一个两难的境地,到底是选择郡县制还是选择分封制,让刘邦一时颇为纠结。

今削之亦反,不削之亦反。削之,其反亟,祸少;不削,反迟,祸大。——《史记•吴王濞列传》

在汉景帝继位后,诸侯国和汉朝中央的矛盾更加明显,特别汉景帝和吴王还有杀子之仇,而汉景帝重用晁错更是对削藩的政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汉景帝继位第二年,晁错就迫不及待给汉景帝上疏《削藩策》,为汉景帝深刻剖析了诸侯国势力不断壮大对中央皇权的威胁,

在汉文帝执政期间,刘氏诸王已经经过了几代的血脉更替,血缘关系逐渐疏远,汉文帝本身是庶子继承皇位,并非嫡子,因此他的统治地位也受到了严重挑战,济北王,淮南王等人相继起兵谋反,诸侯王和汉朝中央的矛盾不断加剧。

那封建王朝自建立之初,都会论功行赏大肆分封,后面又坚定削藩,是不是矛盾。其实不然,削藩和分封都是有一定的意义的,并不是盲目而为。

(汉文帝)

意思是应该把大的诸侯国分割成小的诸侯国,这样从表面上看诸侯国的数量好像增多了,但却削弱了诸侯们的实力。

平定叛乱后汉景帝,乘势将诸侯国的权力收回到朝廷,地方诸侯不再享有行政和司法特权,很好的解决了长期存在的诸侯割据的问题。

我是狼君,喜欢狼君的观点欢迎评论、点赞,转发加关注

然而,刘邦死后,事情并没有像他设计的那样发展。刘邦生前扶植吕后的势力,本是为了确保太子顺利接班,但由于“母壮子少”的缘故导致了“吕后专权,大封诸吕”的局面;吕后死后,太尉周勃和丞相陈平等开国元老共同诛杀诸吕,扶植代王刘恒即位做了皇帝,汉室正统刘姓保住了皇位。

但一个王朝想要长远发展,不在虚弱的时候被诸侯夺权,实行郡县制显然是更有利于加强中央集权管理地方的,于是结合郡县制和分封制的具有过渡性质的郡国并行制诞生了,有效地缓和了很多矛盾,奠定了郡县制全面推行的基础。

西汉削藩的原因

削藩的政策是在汉文帝时期就已经定下来了,汉景帝继位时,诸侯国的实力已经严重威胁到汉景帝的统治,加上晁错不断上疏,更加坚定了汉景帝削藩的决心,在最初削藩楚王,赵王进展也还算顺利,让汉景帝误判了形势,所以当吴王刘濞联络各路诸侯,以“清君侧”为由起兵时,汉景帝顿时乱了阵脚。

这个泰山封禅是一套制度体系。原本天衣无缝,奈何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在继承人的确定上,没有留下明确的指示,最终在弥留之际,被篡改了诏书,不但赐死了仁慈的公子扶苏,还自毁长城,逼死蒙恬,最终秦朝统治灰飞烟灭。山东六国势力死灰复燃,纷纷复国,之后,楚汉争霸汉朝胜出,但是天下虽然被汉朝统一,但是很不稳定,外有山东六国残余势力,潜伏民间,内有异姓诸侯王,刘邦一步步铲除异姓诸侯王的同时,派出刘氏宗族前往新平定的地方坐镇。

削藩引起的“七王之乱”超出了汉景帝的预期,对于一个好黄老学术的帝王来说,他不愿意发动战争,骨肉相残,于是在吴国丞相袁盎的建议下,诛杀晁错,希望各地诸侯王能平息战火,但是箭已发出,哪有收回的道理,叛乱仍在继续。

晁错献“削蕃策”

汉文帝不仅没有怪罪吴王刘濞,反而赐给刘濞几、杖,等于变相承认了刘濞有病,宽恕了他的拒不进京朝见。

在特殊的历史社会条件下,汉初刘邦创立的郡国并行制,在逐步铲除异姓王后,开始大封同姓以填天下,稳固大汉的家天下,但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生息后,地方诸王实力增大,削藩势在必行。

项王欲自王,先王诸将相,谓曰:“天下初发难时,假立诸侯后以伐秦。……灭秦定天下者,皆将相诸君与之籍之力也。义帝虽无功,故当分其地而王之。”诸将皆曰:“善!”乃分天下,立诸将为侯王。——《史记》

汉景帝统治时期,削藩已经是势在必行了,因为藩王的势力再不加以遏制,很可能皇位就要易主了,不过汉景帝一系列削藩举措引起了诸侯们的警惕,最后让吴王刘濞有机可乘,鼓动了各路诸侯起兵。

汉朝各个诸侯王的实力迅速膨胀,几乎达到了可以同汉王朝分庭抗礼的地步,眼看就又要重蹈东周的覆辙削藩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算是未雨绸缪的考量,趁诸侯王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反叛,从而抓紧时间解决问题。

●汉朝自汉高祖刘邦开始施行消蕃政策,削藩是封建制度下君主为了收回诸侯或地方割据势力手中的部分或全部权力而实施的政策。汉朝汉景帝刘启实施的削蕃最为有名,最为彻底。

吕后

而除了消除诸侯对皇权的威胁之外,景帝的削藩还有别的根源。

足见,诸侯拥有的实力。有钱有兵的诸侯国就像一头随时会醒过来的老虎,看似暂时没有威胁,醒过来就会充满斗志,虎视眈眈。

汉文帝为了缓解矛盾,稳固自己的统治,制定了一系列削藩的方针,他要求诸侯们回到自己的封国,将自己的儿子们进行分封,将原来面积辽阔的诸侯国,拆分成多个小国,来确保自己始终处于有利的位置。

刘邦建立汉朝,借鉴秦朝灭亡的教训,决定分封诸王。在局势稳定后又开始清理军功集团,罢黜异姓王,分封刘姓王,以强化统治。在汉高祖刘邦设计的这套统计结构里,刘姓诸王,对外可以防御异族入侵,拱卫京师;对内可以威慑军功集团,巩固皇权。确保皇权的绝对权威。

景帝为什么一定要削藩,不止是景帝要削藩,任何一个存在藩王,诸侯的朝代,皇帝都想要削藩。

吴王刘鼻

①诸侯实力过强,威胁中央统治

汉景帝终于达到了削弱诸侯实力的目的,为以后汉武帝利用“推恩令”,瓦解诸侯的力量奠定了基础。

虽然郡县制的先进性毋庸置疑,但是一个先进制度的执行需要合适的社会条件,秦朝与汉初显然还没有足够的条件接受这一先进制度,秦走向灭亡,除了暴政之外,强行推行郡县制也是有相应责任的。

(玉之溪)

总之汉景帝发动的削藩的行动,是一场逼不得已的行动,是他不得不做出的一个决策。就算他不做,刘濞也会联合七国造反,汉景帝也不得不被动迎战。

汉景帝也正担心这一点,立刻接纳了晁错的建议,开始谋划削藩,楚王,赵王,胶西王的封地先后被削减,诸侯们人人自危,而朝中的大臣们对晁错也十分不满,并不赞同汉景帝削藩,吴王刘濞也担心这样没完没了的削藩,早晚会轮到自己,因此他开始联络各路诸侯,筹划起兵谋反。

以上为狼君个人见解,如果您有不一样的想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与我讨论。

因此,从那时起刘濞便开始自称有病拒绝进京朝见皇帝。对此,汉文帝依然采取了忍让怀柔政策。

早在汉文帝执政时期,诸侯便已呈现出尾大不掉之势。因此贾谊才会上书建议“众建诸侯少其力”。

建立中央集权的大一统国家成为皇帝的政治理想,是治世的基础条件。阻止大一统形成,就是散落在各地,有能力同朝廷抗争的诸侯国。皇帝要想为天下至尊,建立治世,就必须消灭藩国的影响,这是景帝削藩的一大原因。

秦朝自建立以来,是开创了文明社会的一种新的形态,封建社会制度下的大一统中央集权制的社会治理体系,是开创性的,是社会的一大进步。当时秦始皇嬴政花大力气建设了一套封建社会的封建礼仪、政治制度,自己更是觉得万事俱备,开启泰山封禅,自称始皇帝。

作为在吴国苦心经营四十年的刘濞来说,他是不会束手就擒的,他一方面争取时间准备反叛的一切,另一方面暗中联络各地藩王,很多藩王和他同气连枝,经过他一番的洗脑,共有七个诸侯王参加他的反叛,扯上“诛晁错,清君侧”的大旗,正式与朝廷分庭抗礼,史称“七王之乱”。

(晁错)

分封制虽然落后,但的确有那个时代所需的特点。在强力中央王朝的管理之下,各地的封国还能够良好的运转,可以认为是帝国刚刚成立之初稳定政权的一大方式,秦帝国废分封,导致地方无可守,面对起义时无力应对,轰然崩塌。

于是,刘濞便与楚王、赵王等六个诸候王相勾结,以“诛晁错,清君侧”为借口,率领几十万大军杀向长安,七国之乱由此爆发。

“七王之乱”从表面上来看,是由削蕃政策引起的。但,实际上,即使不削蕃,任凭藩王继续做大,总有一天,也还是会发生藩王叛乱。在实力对比此消彼长的情况下,这种叛乱来的越早对皇帝来说越有利。因此,对汉景帝来说,削蕃,不得不为。

除了淮南王刘长,吴王刘濞也很有“取而代之”的野心。刘濞是汉高祖刘邦的侄子,代顷王刘仲的儿子。单从血缘上来说,他没有刘恒“根正苗红”,但刘濞为人性情剽悍,勇猛而且有野心。英布造反时,刘濞曾作为骑将跟随刘邦镇压破英布叛乱,有军功。而且,是因为刘邦顾及吴郡接壤东越,才选了刘濞来镇住他们,后来封为吴王。刘濞在封国内的很多举措也都很过分:大量铸钱、煮盐,以扩张割据势力,图谋篡位。

有钱有兵,权力膨胀,有野心的诸侯都会想要造反吧。

在经过了两个多月的激战后,朝廷终于平定了这场大规模叛乱。

刘邦曾亲眼目睹了由分封制所带来的诸侯拥兵自重,导致国家分裂;也亲眼目睹了秦朝的郡县制对地方控制不足,导致无力应对农民起义,王朝就此灭亡。作为两种制度的亲历者,刘邦深知二者的优缺点,并将二者结合,创造出了郡国并行制,但这为日后的藩王叛乱埋下了伏笔。

分封制、郡县制与郡国并行制

(参考资料:《史记》等)

汉景帝接受了晁错建议削减王国的封地,限制他们的发展,逐渐加大中央直接管辖的地盘,加强中央对地方的控制的建议。并采纳了晁错这一“削藩”主张,景帝三年(前 154)楚王刘戊违犯汉丧制,被罚削去东海一郡;赵王有罪,削去其河间郡;胶西王刘昂私卖官爵,削去 六县。晁错的“削藩策”激起了以吴王刘濞为首的一些诸侯王的强烈反对。吴王鼓吹说晁错侵夺诸侯之地,是为离间刘氏骨肉,危倾社稷,打出“请诛晁错,以清君侧”的旗号,串通胶西王昂、楚王戊、赵王遂、济南王辟光、淄川王贤、胶东王雄渠等举兵叛乱,形成东方诸王“合纵”攻汉的形势,震动很大。这就是历史上的“七王之乱”,汉景帝派太尉周亚夫率军往攻击吴楚,派郦寄攻击赵,栾布攻击齐地诸叛国,并以大将军窦婴驻屯荥阳监视赵兵。

吴王刘濞大怒,心说你汉景帝也太不够意思啦!当初就是你杀了我的大儿子,我还没找你报仇呢!怎么着?今天又打算欺负我老头子了,真是欺人太甚!不行,我得反!

藩国大者夸州兼郡,连城数十,宫室百官同制京师,可谓矫枉过其正矣。——班固《汉书》

刘恒是一个运气很好的人,与当下比较火的词形容“锦鲤”很卡位。

▪削蕃的背景:

朝中的大臣们大多不主张迎战,而要求汉景帝杀晁错,汉景帝为了稳定局面,只能除掉晁错,也让大臣们看清楚,吴王等人“清君侧”是假,起兵谋反才是真的。

诸侯王与中央朝廷存在冲突,汉朝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中央集权制度下的中央与地方的斗争,是不可避免。汉景帝削藩也是必然的,他不削藩也会有其他的皇帝削藩,而诸侯王反叛也是必然,削藩只能算是催化剂,加快了反叛而已。

晁错曰:“固也,不如此(削藩),天子不尊,宗庙不安。”——《史记•袁盎晁错列传》

结语

曾经做过吴国丞相的爰盎,建议景帝诛杀晁错,恢复王国故土,以换取七国罢兵。汉景帝在仓卒的情况下接受了这一建议,处死晁错。但吴王刘濞拒绝接受朝廷诏书,还宣布自立为“东帝”。战事继续进行。周亚夫率汉军屯于梁国以北的昌邑(今山东巨野东南),他不救梁国所受到的吴楚军攻击之急,而以轻兵南下,夺取泗水入淮之口,截断吴楚军的粮道,使其陷入困境。吴军多是步兵,利于险阻;汉军多是车骑,利于平地。战事在淮北平地进行,吴军居于不利地位。梁国又坚守睢阳(今河南商丘南),吴军无法越过。吴军北至下邑(今安徽砀山境)与周亚夫军激战,结果一败涂地,加之士卒多饥,死伤叛散。周亚夫派精兵追击,吴王刘濞率败卒数千逃至长江以南的丹徒(今江苏镇江)。

敝国虽狭,地方三千里;人民虽少,精兵可具五十万。《 汉书·荆燕吴传》

七国之乱

▪汉高祖刘邦削蕃

郡县制将地方权力集中于中央,中央就必须对各地方有着强力的管控,但以当时的交通、通讯条件,要想达到中央对地方强力管控,显然是没有相应成熟的机制的,所以秦朝在此时推行郡县制,就有一种“欲速则不达”的意味。

其一:汉朝自始至终都有个死敌——匈奴,和亲实非汉家皇帝的初衷,是无力抵抗下的妥协之举。想要解决外患,安内是首要的。万一跟匈奴打仗,家里再出来个内乱,那不 得亡国。

其实,汉景帝并不是不清醒,而是因为他知道,就算他不发动削藩的行动,七国之乱也一定会发生。

对于汉景帝时期的诸侯,他们已经形成气候,反叛朝廷是迟早的事,因为谁都想拥有生杀予夺的皇权,因为削藩会反,不削藩也会反,还不如趁早去掉这些心腹之患。

与其任由其继续壮大实力,还不如主动削弱他们。现在还能压制他们,即使他们造反也很难成功。

吴王 刘濞

●汉景帝削蕃成功后,免除了诸侯王的行政权和官吏任免权,削减了王国官吏,规定诸侯王不再治民,只能衣食租税。诸侯王强大难治的局面大为改变,因而进一步加强了统一,巩固了中央集权。

刘邦击败项羽后,想到真正地一统天下,建立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那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不经历一番血和火的洗礼,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用局部展开各分封王的的兼并战,来消灭这些诸侯,达到了削蕃的目地的。

于是,今天削这个诸侯几个县,明天又削那个诸侯几个县。今儿也削来明儿也削,削来削去就削到了吴王刘濞的头上。

汉景帝刘启即位后,开始重用内史官晁错,晁错认为当今天下之势,很多地方藩王在自己封地上权力过大,形成了国中之国的现象,对于中央集权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他提醒汉景帝尤其要提防实力最强的吴王刘濞,他在自己的封国内胡作非为,私铸钱币,贩卖私盐,蓄养死士,谋反之心久也,建议汉景帝务必要削藩。

这就是汉朝初期实施的郡县制和分封制,汉朝初期两种制度并行是为了稳定社会,事实上当汉朝确实稳定下来以后,这个分封制也到了尽头。但是没有正常理由又很难消除这些诸侯王的存在,于是乎汉朝到了汉景帝时期,经济社会全面稳定,明面内忧外患全部解除,开始解决当时大封刘姓诸侯王的权宜之计留下得弊端,从而而引起了诸侯王的叛乱。

在分封制明显已经落后于时代但又不被社会大众抛弃,郡县制是明显时代进步的产物又不被社会大众所接受的特殊时代中,寻找一个能够在二者之间实现完美的过度,和平的度过这一时期的制度成为关键。

两者必然同时存在,要么是削藩导致叛乱,要么是叛乱导致削藩,任何一个帝王都无法在二者之间做出抉择。所以汉景帝也是同样没有选择的空间,他只能这么做,那就是削藩,不惜一切代价。

七国之乱险些把汉景帝赶下台,幸亏汉文帝临终前叮嘱汉景帝:“天下如有变乱,可用周亚夫为将!”

经过再三思量,汉景帝决定从刘濞的吴国下手,为了不引起吴王的强烈反抗,他只削夺了吴国的会稽和豫章两郡,不过一石激起千层浪,汉景帝的意思再不过明显了,动了刘濞,下一步他要对天下的藩王动手了。

你说,一个皇帝放一头猛兽在自己身边,能睡得着吗?

汉文帝刘恒也有这个想法,只不过一方面国家需要休养生息,要恢复多年战争凋敝的民生,另一方面中央没有对抗藩王,诸侯的经济,军事实力。

要弄清景帝为什么一定要削藩,先来说说藩王,诸侯在汉朝的权力

自秦始皇统一六国开始,虽然秦朝存在的时间很短暂,但是秦朝留下的大一统思想却深入人心,经过秦末汉初的动荡之后,这一思想被再度发扬光大,逐渐成为了封建统治者的核心思想。

汉景帝遣人策动吴军中的东越人反吴,吴王濞被杀。楚王刘戊和参加反叛的诸王也因兵败自杀或被杀。历时三月的吴楚“七王之乱”遂被完全平定。汉景帝刘启削蕃取得了胜利。

对于皇帝来说,皇权的地位是绝对不容挑战的,汉景帝不惜一切代价削藩的根本原因也就在这里,这也反应出了郡国并行制度,以及分封制的问题,设置诸侯国,虽然所诸侯都接受天子的领导,但却是地方的统治者,这等于将皇权分裂了,当中央无法对地方有效管理,那么中央的权威就会遭到挑战,最后也必然会导致诸侯国和中央之间的冲突。

展开阅读全文

作为战国中最不起眼的存在,韩国是如何并列七雄的?

上一篇

民国土匪很多,你知道什么样的故事?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汉景帝为什么一定要削蕃,甚至不惜引发诸侯叛乱?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