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李奇微不被调离朝鲜战场,战争的局势会有多大变化?

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tos-cn-i-0022/61e1de28c9a54ec48b0cbb50ebb6acf8.jpg”>

我们不妨捋一下李奇微在远东的行程和重大事件时间表:

1950年12月27日,到达汉城接管指挥权。

1951年1月3日,李奇微逃离汉城。

三是志愿军后勤发生很大改变,反绞杀战成功,后勤运输系统有了很大改善,现代化后勤开始建立起来。为前线提供强大支持。

像当初麦克阿瑟那样,在仁川登陆后一直杀到了鸭绿江边的做法,其实也是违背美国政府的原意的。只不过麦克阿瑟地位太特殊了,总统和国防部不得不事后追认罢了。麦克阿瑟敢于牵着总统和五角大楼的鼻子走,让总统反过来听他的,这样的事,在美国历史上是极其罕见的。在麦克阿瑟之后,再也没有一位美国将军能够像他那样了。李奇微更是远远做不到。

一年多以后,经过艰苦的谈判和复杂的程序,停战协定于1953年7月正式签署。

总体来说,仗打到这份上,已经没办法了。李奇微也不会有办法。

到第二次战役之后,美军就开始比较重视志愿军了,也没人再说志愿军只有几千人的话了,因为他们明显的感受到了中国军队的强大,对志愿军的武器装备和基本战法也有了更清醒的认识。在这些基础上总结一下前两次战役中交手的情况,就不难发现志愿军的长处和短处各自在哪里。

是不是说李奇微的到来,改变了美军在朝鲜战场的态势呢?虽然事实确实是他到来之后,美军的态势有所好转。第三次战役美军撤退比较快,志愿军没有能够抓住多少美军进行围歼,第四次战役美军开始反击,又恢复了主动进攻的姿态,改变了之前三次战役节节败退的态势。但这不等于就是他的功劳。

派李奇微到朝鲜战场上来的时候,杜鲁门就已经准备用他取代麦克阿瑟了。虽然李奇微未必清楚是要让他来接替麦克阿瑟,但他已经清楚的知道,杜鲁门和柯林斯等人已经对麦克阿瑟非常不满,是准备撤换的。

1952年初,北约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参选总统,按例辞去军职,作为美国陆军“建制派”的骨干人物,李奇微于当年4月接替艾森豪威尔的职务,从东京飞往欧洲,也就彻底离开了远东和朝鲜战场。不过呢,能够连续接替麦克阿瑟和艾森豪威尔两名五星上将的职务,确实说明李奇微很受美军高层的重视,这里面未必都是军事才能,其实也包括为人处事。

特别反感过分神话李奇微的言论,基本就是哈美一族内心不可明状的念头,影响战争走势的是综合国力,而非个别将领的能力。更何况,李奇微是从朝鲜去了日本,仍然以“联合国军”总司令、远东美军总司令的身份和职务,继续指挥前线战事,那么如问题所述,又有什么区别?

而美军保有空中优势和地面火力优势,但地面兵力却居于劣势,也无力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作战,这是由当时双方的综合国力和军队情况决定的,无论李奇微在不在战场、在不在东京,都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这样的力量对比。因此,在任何一方都不可能速胜的情况下,只能是通过政治方式解决,朝鲜停战谈判于是重启,5月间,李奇微晋升为四星上将。

另外还需要注意的是,在朝鲜战争的第三年,志愿军已经改变了之前的被动态势,能够进行局部战场的反攻,而且卓有成效。因为这时候苏联支援的武器已经普遍换装,火力大幅度提高,和美军的差距缩小,空军也能够提供一些支援,所以,志愿军在局部战场甚至可以做到指哪儿打哪儿。再耗下去,美军可能就没办法体面的结束战争了。到后期南朝鲜仍然不愿意结束战争,志愿军还帮美军教训了一下韩军,美军才体面了。

也就是说,李奇微在朝鲜战场上作为联军地面部队总司令,仅仅在职四个半月的时间,期间经历了我军发起的第三次战役和第四次战役。其主要战功是恢复了第八集团军行将崩溃的士气,使其免于继续后撤逃过三七线,并进行了有限的反击。而在志愿军损失最大的第五次战役期间,李奇微已经坐在东京的办公室里面喝咖啡了。

许多人给李奇微脸上贴金,认为他调欧洲,是失去了战机。其实,他如果留在朝鲜,会和范弗里特一样,输得更惨。

实际上,美国陆军中央选派副参谋长李奇微中将赴朝,本就有未来取代麦克阿瑟的打算,首先是因为麦克阿瑟一直不把杜鲁门总统和参谋长联席会议放在眼里,其次是李奇微按资历已经够条件晋升为四星上将了,最后才是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意外身亡,而在此之前,只不过是李奇微不太好意思来。

而在1952年的时候,美国已经决定要用谈判来结束朝鲜战争,而停战谈判是由军方负责的,所以需要有一个精通政治的人来当联合国军司令官。在这方面,克拉克显然是个理想人选。

(注意胸前的两颗手雷)

3.中国发现李奇微军队平行前进不留破绽。于是设计很多钉子堡垒,美国不敢绕过去。一个一个的吭。每吭一个死的人远大于防守方。我们小胜。

不会发生多大变化。

首先,李奇微确实给志愿军制造了很大麻烦,得承认李奇微确实是位优秀的将军,第五次战役的失利和李奇微发现志愿军的弱点有很大关系,但是我认为这说明不了什么,如果李奇微不调离朝鲜战场,等待他的将是更大的耻辱。

没变化。战术概括起来就是这么几下:

四是空军在反绞杀战中壮大起来,并与防空部队相配合,硬是在美军的制空区扯下了一块,形成令美军望而生畏的“米格走廊”。至使美军惊呼:“共产党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为世界上主要空军强国之一”。

换句话说,李奇微接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只是个过渡,在战场上认真了解下情况并且积累下声望,然后在合适的时机接替老麦坐镇东京。这是杜鲁门和美军高层的一箭双雕,一方面起用“战术机敏”的李奇微扭转第八集团军惊慌失措的局面,另一方面为拿下麦克阿瑟预做准备,而不是奢望能以李奇微以一己之力,就把战场形势彻底逆转。

1950年12月26日,到达东京晋见老麦。

克拉克上任之后,在前线担任第八军司令的范弗里特依然还抱着在朝鲜大打特打的想法不放,这和美国的整体战略是不相符的。于是,范弗里特很快就被解职,克拉克在意大利战场的老部下,原101空降师师长马克斯韦尔·泰勒接掌了第八军。

在第五次战役之后,确实有一段时间,志愿军是比较被动的,态势比较有利于美军。但在志愿军确定之后不再大开大合的打运动战,也放弃了一次战役歼灭美军几个师的目标,改变了战法,美军虽然炮火猛烈,还能空中绞杀,但志愿军毕竟这时候在朝鲜的部队总人数已经达到了六十万人,相比美军的地面部队,兵力是绝对优势。

一是战线稳定下来,阵地战代替运动战,李奇微的磁性战术失效。

换句话说,即便是李奇微不来,麦克阿瑟也有可能发现志愿军的短板一是火力不足,二是后勤补给线脆弱。而这恰恰是美军的长项。所以,美军自然会扬长避短,在志愿军进攻的时候避免接触,主动后撤,诱敌深入,拉长志愿军的后勤补给线,等到志愿军的攻势结束之后,再开始反击。这也就是李奇微在第三次和第四次战役中的做法。

上甘岭是中美攻防的转折点,也可称为东方的凡尔登战役。而金城战役则是志愿军由守转攻的开始。当时志愿军采用轮战战略,许多部队以及将军都是刚到朝鲜不久,都急于想打一仗,试试苏式武器的威力。可是金城沒打多久就停战了。许多人连战火的硝烟沒得闻就失去了机会,甚是遗憾。

(李奇微)

李奇微很会打仗,但不会从根本上改变战局。因为志愿军也适应了他的战法。除非美国政府决定扩大战争,动用核武。

二是志愿军换装完毕,大部分志愿军采用苏式装备,与美军武器差别不是太大,再加上坑道战术采用,步炮协同的战术完善,冷枪冷炮运动开展,都让美军真的无技可施。

接替李奇微的是马克·克拉克上将。

假设李奇微没走继续担任所谓联合国军司令,那么身经百战的毛主席彭德怀将会调整战术,短时间内不会和美军打会战,同时想办法克服困难,既然李奇微认为我军只能打礼拜攻势,那么我军肯定会改变战术,而李奇微之所以能在第五次战役中重创我军就是发现了我军后勤保障的弱点,而我军要是把后勤保障弱点克服了,那李奇微还有什么倚仗的呢?

1950年12月31日,志愿军发起第三次战役。

第四次战役和第五次战役中,美军都开始扬长避短,但他们的优势却并没有让他们取得预想的结果。无论是五十军在汉江以南的血战,还是六十三军在铁原死战不退,都让美军对自己的火力优势究竟能在战场上起多大的决定作用,开始有所怀疑。到第五次战役之后,虽然美军是进攻的一方,但在铁原阻击战之后,双方进入阵地战态势,美军就发现,只要志愿军不主动进攻,不暴露自己的短板,美军也无可奈何。

不为别的,主要是时局发生了根本性改变。中国再沒有给李奇微机会了。

谈判你就好好谈,然而美国人自恃所谓的“海空优势”,又不肯接受中朝方面提出的条件,于是从1951年7月份起,双方进入了“谈谈停停,打打停停”的状态,这其中最不甘心的,正是范佛里特的直接上级李奇微。结果怎么样呢?美韩军在多处的进攻都撞得头破血流,李奇微虽然没有在战场第一线,但是他的遥控和指挥也没什么卵用,家庭条件在那摆着。

第五次战役的时间是1951年4月22日至6月10日,而经历过五次大规模运动战的战役以后,朝鲜战争已经进入了残酷的阵地战和消耗战,战线基本稳定在三八线附近,双方形成僵持状态。此时志愿军已经得到了第3兵团和第19兵团的增援,地面部队兵力占据优势,并且创造了坑道防御工事的新战法,炮兵力量得到进一步加强,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范弗里特)

第一次战役都打完了,美军对中国出兵的情况仍然是一头雾水,麦克阿瑟甚至判断中国的部队最多就是几个师,甚至有情报人员提供的情报是只有几千人。所以,第二次战役仍然是美军主动进攻,志愿军则穿插分割,包围消灭美军和韩军。但结果是第二次战役美军再次吃亏了。但相比第一次战役,美军已经有所进步,因为被包围的美军能够在空中支援和火力优势之下,强行突围逃走,只是代价大了些而已。

相比麦克阿瑟,李奇微还是善于动脑子的。他刚到朝鲜不久就发现了志愿军补给困难的弱点,利用美军火力强,海空优势的优点,搞了个“磁性战术”,打了志愿军个措手不及,在第五次战役中讨了一些小便宜。不过,在志愿军铁原之战后,李奇微的战术就失效了。当志愿军改变战术,采用“零敲牛皮糖”之后,李奇微就无机可乘了。即使他不调离朝鲜,那么范弗里特的命运就是他的命运。在几经挣扎,遭遇类似上甘岭之类战役的失败后,李奇微也会如范弗里特一样,暗然失色,离开军界。

李奇微离开了朝鲜战场是他的幸运,要不然志愿军在粮弹充足的情况下,再和美军打两次会战,很可能朝鲜战场上那几万美军都不够志愿军打的,李奇微的下场可能比麦克阿瑟还要惨。

(这大脸都认识不)

李奇微以三星中将的军衔全部接替了五星上将的职务后,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换成了范佛里特中将,也就是著名的“范佛里特弹药量”发明人,他的任期一直持续到战争行将结束的1953年2月11日。在范佛里特任内,出现了志愿军在第五次战役中伤亡75000人和180师遭到严重损失的情况,可这已经跟李奇微没什么直接关系了。

李奇微的高光时刻是1951年,转折点也是1951年。就在这一年,他的对手发生很大变化。

(沃克)

而且战争后期,志愿军得到苏联的援助也增加了。特别是在坑道战方面,比如上甘岭战役,以及后来的金城反击战都非常成功。所以双方都想结束战争。

回头看这段历史,可以说在1951年的第四次战役后,美国就放弃了统一朝鲜全境的想法,改为尽快结束战争,恢复三八线的做法。在这种总的战略格局下,换任何一个指挥官上来,都不能扭转大局。

1951年4月11日,麦克阿瑟被解职。

(麦克阿瑟的烟斗和帽子,是他的logo)

(范佛里特)

就这个局面来说,就是麦克阿瑟在离任之前说的,如果要想在朝鲜半岛彻底取胜,就必须增调部队到朝鲜战场上来,甚至要准备放台湾的常公出笼,或者干脆使用核武器。但问题又在于,在第三次战役之后,美国的欧洲盟友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法国等国要求与中国人谈判,尽快结束在朝鲜的战争,他们想回家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去了。所以,撤换麦克阿瑟也意味着,否决了继续扩大战争的方案。

到第五次战役开始的时候,麦克阿瑟已经被撤职,李奇微奉命接替,已经去东京的联合国军总司令部上班了,也不用再挂着两颗手雷在前线来回巡视战况了。接替他的,则是比他更疯狂也更激进的范弗里特。虽然第五次战役时,李奇微仍然在东京遥控指挥,但前线已经是范弗里特在负责实际操作了。

事实也是如此,第五次战役后我军后勤保障不足的情况迅速改变,同时志愿军已经适应了美军的战法,并且也理解了苏联的武器装备,这点从上甘岭战役就能看出来,上甘岭战役和金城战役时志愿军再也没出现打一个礼拜就弹药不足的情况,已经可以和美军拼火力了。假设李奇微继续担任美军的司令,在此消彼长的情况下,李奇微如果还认为志愿军只能打礼拜攻势,那美军将被打的一败涂地。

4.美军发现我们补给有限,我们发现美军不敢突击。于是二十世纪中叶打出了二十世纪初的堑壕战。我们使用冷枪冷炮战术消耗了美军战斗士气。美军士气垮了。但我们也无法展开大规模总体战。(空军不是一夜建设起来的)

所以,会打仗的李奇微调到欧洲,任欧洲盟军最高指挥官。而擅长谈判的克拉克接任。志愿军方面,司令彭德怀回国任军委付主席,国防部长,主持军委工作……。

李奇微的作用体现在他来朝鲜的前期,他所采用的一些战术对志愿军造成了一定的不利影响,但当志愿军适应了这种打法后,李奇微的作用就一般化了。

2.李奇微发现我们每次只能进攻七天,7公里。要求每天撤退7公里消耗中国军队。7天后反击。美军获胜。

泰勒接任第八军司令后,完全按照克拉克的部署,谈谈打打,打打谈谈,同时还严格约束了韩国军队试图破坏和谈的捣乱行为,最终促成了朝鲜停战协议的签订。

《孙子兵法》上有一句关于将帅对战争胜负的精辟辩证,“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可胜。”

意思就是善于打仗的人, 能做到自己不被敌人战胜,却不一定能做到一定会战胜敌人。一言以蔽之,战争的胜负在于将帅对战场形势的把握程度,是否能创造出改变战场形势的有利战机?

而《孙子兵法》是西点军校的必修教材,李奇微这位西点军校高材生不可能没读过这本书。真正对军事、军史有研究的朋友们,相信也不会对《孙子兵法》陌生。

现在回头说一下李奇微和朝鲜战场局势的问题。

李奇微加入朝鲜战场的时间是1950年12月27日,接替车祸身亡的沃克将军担任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一职。当时的战场形势是,我军发动的第二次战役进入收尾阶段,“联合国军”东西两路大军兵败长津湖、清川江,向三八线方向全线溃退。

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连败两仗,折兵5万多人,其中美军就占一半,从鸭绿江一路溃退到三八线,不仅让前线的部队灰心丧气,更让后方的美国朝野极为震惊。时任国务卿的艾奇逊就曾层评价第二次战役是“美军时间最长的一次退却。”

因此,李奇微这个时候前往朝鲜战场,可以说是临危受命。

当然,不可否认李奇微是一个军事素质非常高的将军。他上任后在很短时间内就将被我军杀得魂飞魄散的联军士气重新鼓舞了起来,而且还吃透了我军的战术特点制定了相应的反击方式——磁性战术。

可是李奇微上任才三天,各项准备工作还没完成,我军随即发动第三次战役。30万大军从东、西两个方向同时跨过三八线,7天之内横扫200里,占领汉城,前锋一直打到三七线。不过李奇微还是指挥“联合国军”全师而退,而且在三七线附近摆开阵势。这算是李奇微比麦克阿瑟高明的一个地方,能够审时度势,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不像老麦一样过分迷信武器优势。

然而我军没有继续追击,一方面是战略目的不在歼灭多少敌人,另一方面确实是后勤能力已经发挥到了极限!参战的30万大军所用的粮食,有相当一部分是金日成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从朝鲜征集的。再就是彭德怀及时识破了李奇微的诡计。

所以,李奇微固然善于把握战场形势,然彭德怀却更胜一筹。

李奇微诱敌不成,于是主动发起进攻,第四次战役拉开序幕。

面对李奇微指挥下的23万“联合国军”,彭德怀做出了“西顶东放”、积极防御的部署。西线以我军第38、50军和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在汉江南岸布阵防御,由韩先楚指挥,同美军主力打阵地战;东线以我军第39、40、42、66军在横城隐蔽待机,由邓华指挥,等西线战事陷入胶着之际发动反攻,先打南朝鲜军,得手后向西迂回,威胁西线美军侧翼。

纵观整个第四次战役,西线38、50军10万官兵依托仓促构筑的野战工事,拿着步枪机枪与飞机大炮坦克装备起来的美英军10万余人打最不擅长的阵地防御战。李奇微的部队每天前进不到一公里,代价则是近千人伤亡之巨!

东线的邓华集团的反攻行动相对顺利,除了因为火力不足没能拿下砥平里之外,基本上没让“联合国军”占到什么便宜。

就这样,李奇微拖泥带水地打了87天,折兵7.8万多人,才勉强推进到志愿军发动第三次战役的出发线之前。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次作战没有获得完全成功。”

令李奇微没有想到的是,87天的艰难作战刚停下,彭德怀反手就给他来了一场大规模进攻。无论后人如何评价第五次战役,不可否认的是,战役第一阶段我军最多是没达到战略目的,决不能说是失败。没办法,李奇微的部队仗着机械化程度跑得太快。第二阶段我军重创东线的南朝鲜军,是个不折不扣的胜仗。第三阶段则是因为弹尽粮绝,被李奇微钻了空子,也算是磁性战术唯一一次得到正常发挥。陷入敌军包围的我军有第27军、180师、91团3支整建制部队。除了180师折损过半外,27军、91团基本上都是毫发无损地冲出了重围。

从以上两次战役看李奇微的指挥水平不难发现,论防御的确很有一套,论进攻他不行。论战术,他不如麦克阿瑟。从第四次战役的部署来看,李奇微的战术从整体上还是延续老麦那套东、西两路同时推进,进攻前先搞一番战略轰炸,并没有多少新鲜事可言。比老麦强一点也就是命令个别部队死守待援,比如砥平里,抑或是学我军的战法搞个穿插迂回。而在兵力配置上,麦克阿瑟一直是两路并重,都是实力强的美军担任主攻,即使失败也能全师而退。李奇微则是把重点放到西线,东线一直是南朝鲜军打前站,美军当预备队。于是,两次战役东线部队基本上就是一触即溃,最后影响到西线。

第五次战役之后,敌我双方沿三八线对峙。这个时候双方都很清楚解决朝鲜战争靠军事行动已经无法完成。中朝军队因为后勤不足,难以攻破“联合国军”的立体防御。“联合国军”同样因为消耗巨大,特别是美国的全球战略陷入了本末倒置的危险,更无力突破大量苏式武器武装的中朝军队以坑道工事为主体的的防御体系。战争最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双方的军事行动只是作为政治谈判的辅助工具而已。

而李奇微在这一时期指挥的几次军事进攻,如空中绞杀战、夏季攻势行动,全都是得不偿失的作战。

战争形势已经定格,非人力所能扭转。因此,李奇微离不离开朝鲜战场对战局有何改变,不是他自己说了算的,而是战场形势决定的!

这个问题问得好,我说说我的看法。

美国五角大楼把克拉克再次派到一个狭长的半岛来指挥作战显然不是因为他在这种地方有什么特长,相反,是因为他比较善于军事以外的东西——政治。克拉克是个谈判高手,在北非登陆作战时,他曾经负责与法国维希当局的谈判,说服了维希法国驻北非的军队与盟军合作。

李奇微真正缺席的是1952年10月的上甘岭战役,在此之前,美韩军已经对志愿军的地下长城一筹莫展,并且在我军“零敲牛皮糖”和“冷枪冷炮运动”下损失惨重。在这样的战争形式下,什么名将也没啥好办法,李奇微也一样,所以盲目夸大李奇微的军事能力,是错误的军事历史观,要么就是别有用心了。

克拉克上将在二战中担任第五集团军司令,负责意大利战场的进攻。由于德军在意大利设置了防守严密的“凯塞林防线”,结果导致第五集团军在意大利寸步难行,伤亡惨重。打了差不多一年的光景才突破了这道防线。

因此,在第五次战役之后美军的大举进攻却在铁原碰到了硬钉子的情况下,说明美军在朝鲜战场彻底打败中国人,已经没希望了,接下来就是怎么体面地结束战争的问题。李奇微在东京的联合国军总司令部又待了一年,也仍然没有看到什么彻底打败志愿军的机会,打打谈谈,谈谈打打已经成了常态,剩下的就是美军什么时候下决心撤退。

1.我们玩诱敌深入加战术穿插,一到敌后,美军就逃跑撤退,一盘散沙。美军败。

李奇微同样逃脱不了失败的下场!这和高手下棋一样,往往生手对局总是略占下风,等到高手摸清了套路,总结制定了应对措施,你的所谓优势,都将成为对方的抓手,顺势把你拿下,李奇微胜在知将上,而彭总输在,不知敌方换将,按部就搬,一路推进,冲入敌设下的圈套!但敌人也没想到在巨大的包围圈中,我方军队发现敌人意图,自动组织边撤退边掩护,把损失降到最低!180师实在无法接应了。才遭毒手!而上甘岭从新打出了我志愿军的威风,说一千,道一万美帝的十六国联军,如果有获胜的希望,它们决不会在停战书上签字!

展开阅读全文

萨达姆是如何成功地躲过美军的一次次追捕的?

上一篇

南京保卫战,为什么会输?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如果李奇微不被调离朝鲜战场,战争的局势会有多大变化?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