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身经历过哪些有真本事的医生?

我结婚前三年一直没有要上孩子。不是我和妻子不想要,而是要不上。到各大医院看了许多次,通过体检,结果显示我俩的一切指标都正常。医生也给我们开了好多调节身体的西药、中药,我俩吃了以后还是不管用。按理说,我们身处首府大城市,大医院众多,医院的诊治水平还是不错的,但是,对于我们要孩子的这件事来说,好像这些大医院也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有一年,我受单位指派,到一个偏远的地区扶贫,需要驻点工作一段时间。那个地方是个牧区,条件十分艰苦。我当时就住在乡招待所一间简陋的平房里。在乡招待所旁边就是乡卫生所,说是卫生所,就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带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护士,守着两间破旧的平房。因为,这里人稀地广,而且居民绝大多数是牧民,天一亮他们都去放牧了,整个街道都显得冷冷清清的。记得刚来到这里不久,有一天,我突然感到肚子里一阵阵绞痛,不一会,汗水就打湿了我的内衣。我硬撑着来到了隔壁的卫生所。白发老头诊治了我,他问我以前有没有类似的情况。我就如实地告诉了他:原先我也发生过几次类似的情况,在没有来这里之前,我在大医院也看过好多次,医生也没有查出病因。老头听完,就让我做B超。我一看那个B超机,真是心里拔凉拔凉的,因为那是一台老得不能再老的黑白B超机。老头可能看出我的不屑,对我说,B 超机还是扶贫单位援助的呢。老头用B超看得很仔细,不像大医院的医生用彩超三下五除二就完事了。看完后,最后老头说了一个很专业的医学名词,并告诉我,这里的条件有限,他只能给我开一些药缓解一下病情,最好还是到条件好的大医院根治一下。我这个病来得快,去得也快,吃了老头开的药,我没有过多长时间肚子就不痛了。恰巧,过了几天,单位让我回去商定扶贫项目,我就回到了原单位,顺便到大医院,告诉了主治医生老头说的病因,结果,主治医生按照老头的说法,再深入地检查,果然就是那个病因。然后,主治医生给我对症开了药。通过这次接触,我对老头有了好感,再回扶贫点的时候,我就给他买了许多礼物带了过去。老头有点受宠若惊,一下子把我当作了亲人。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老头做点什么好吃的,就把我叫到卫生所,让我共享美食,时间不长,我俩就成了忘年交。在一次吃肉喝酒的时候,我无意间说了我要不上孩子的事,老头一听,一下子来了精神,他借着酒话对我说:这事他可以帮上忙。于是,我经常看见老头天一亮,就背着一个背篓到大山里去了,天快黑了,他又背着一大背篓花花草草回来了,而且他还一刻不停地制作草药,然后煮到滚烫后,让小护士给我送来,让我趁热喝下。虽然药五味杂陈,很难喝,但看在老头忙碌的份上,我还是捏着鼻子喝下了老头给我熬的药。后来,煮完药的药根在卫生所的墙角,堆得都像一座小山似得。后来,扶贫项目落实后,组织上把我召回了原单位,让另一位同事接替了我的工作。临走时,老头包了一大包他配好的草药让我带上,并嘱咐我,让我爱人也熬药喝。我回单位后,没有多久,我妻子就怀上了孩子,后来就生下了我的宝贝儿子。最后,我想说一下,我那位恩人白发老头,他姓白,原来是旧军队里的一个军医,很早以前,毕业于国外一所著名的医学院。

医院放保温箱,我吓得顾不得坐月子了,洗头冲澡,整理行李打算出发。整理行李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那位小时候给我们看病的张医生,我老公知道地址,跟我婆婆马上出发。张医生听我老公说明情况就让把尿不湿放桌子上近距离观察,我老公问说不用放地上?张医生说小孩子的粑粑干净的,这有什么。说着就观察了一下,说这小问题,安慰我婆婆不用担心,吃药就好了用不着保温箱。就包了几包药让我们带回来。回家就吃了一包,宝宝还把药吐了一半出来,过几个小时再拉粑粑观察了全好了,从那之后拉粑粑就没带过血丝。我婆婆在去世前一直念着张医生的好。

这我得自夸一下。

我们县医院有一位姓张的儿科医生,退休后在自己家里开诊所,要是还健在的话有九十多岁了。我跟我姐从小到大有生病都是给他看的,医术高明。

果然,双手去分,纹丝不动。

在一次跑步时膝盖突然间疼了,连走路都走不了了,肿的很大。然后去了光明医院看了骨科。一位老医生看后说,来看两次准好。果真看过两次就好了。

年轻的时候曾经生了一场大病,有人告诉我说,有一中医很厉害,叫我去找他,结果是那亇中医说我是急性血吸虫病,他治不了,叫我去找西医化验一下再来治。结果是西医化验单上显示不是急性血吸虫病。那亇中医说,根据你所表现的临床症状肯定是急性血吸虫病,你叫他们再化验一次。最后是化验室的主任确定我是得了急性血吸虫病。治疗了一星期后痊愈。这亇医生真厉害,至今我也没有忘记他的名字叫叶龙生。

没办法,这时候把在值班室睡觉的老师叫到换药室,老师一听是强磁铁,居然告诉我打119后就又回值班室了。我去!

那是我九岁的春天,也就是1949年的一天,我感冒发烧,额头滚烫,满脸通红,身上感到有点发冷 ,父亲正准备带我去看医生,我父亲的一个朋友——中医程先生来到我家,看到我们要出门的样子,说:你们这是要出去呀?干嘛去呀?我父亲说:这不,孩子感冒了,有点发烧 ,正想去找你呢!程先生说:我来了,就在家里瞧瞧吧!一边说,一边一起回到屋里,医生坐在扶手椅子上,把我拉到近前,两只手互相搓了搓,摸了摸我的额头,说道:呵!还挺烫!又摸了摸我的手和脊背。这时,父亲把茶泡上,壶放在方桌上,把少许水倒在洗好的茶碗里,涮了涮,倒掉,斟上茶。程医生没有喝茶,把我拉到他的近前,用两个手指(一会儿用拇指和食指,一会儿用食指和中指)在我的印堂穴上使劲揪,揪了好几分钟,我感觉印堂穴发烫、像往外冒火,这时,他用两个大拇指,分别沿着两条眼眉,向两边揉搓并向前滚动,到两个眼眉的外边,斜着向两个耳朵逐渐揉搓、向前,到耳朵上沿耳根处,沿耳朵外边向下揉搓向前,到耳朵下沿时,向下向外成一条弧线,揉搓向前,到胳膊顶部,沿胳膊外边向下按压、揉搓向前,直到手臂中间三个手指捏揉,在医生揉搓向前的时候,会感觉到一条热流向前流动,当医生揉搓到指头顶部时,他把三个手指揉搓并向前拉,这时,我感觉里边有一股火流,从指头顶部冒了出来,同时,在身体的前心后背,冒出热汗来了。一时间,头部的沉重压迫感没有了,头也不疼了,整个身体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当然,我只是凭记忆,医生按揉的大体路线是这么走的,至于是沿什么经络,我是一窍不通。

病人脱下裤子一看,两块圆形片状磁铁夹住了一侧阴囊的三分之一。

询问得知,原来患者是一名电工,晚上没事拿着两块磁铁在手里把玩,一手一块,本来相安无事,不过倒霉孩子在上厕所脱裤子的时候,忘记了手里磁铁的存在,啪!

夜班急诊送来一位磁铁夹住阴囊的患者!

92年我生孩子剖腹产,结果实习医院拆线的时候没拆干净,有两个线头留在肚子里了,天天流脓,当时到医院就给我下捻子、上药,结果11个月过去了,孩子都满地跑了,两个洞在那流浓[流泪],最后又到那家医院去看,让我住院开刀,把烂肉挖掉,再重新缝上。我去办住院手续的时候,一个小护士悄悄给我讲,让我到对面的一个私人中医门诊去看,说那个医生可以治好。结果我就退了住院费到对面的小门诊去看。一个70多岁的瘦瘦的男的老中医拿了一碗像沥青一样的膏药,放在一个电炉子上烧化了,直接拿一块小布头抹了一点黑黑的药膏,给我趴在伤口上。一次20多块钱,第二个星期又去了一次,总共花了57块钱。两个黑色的线头被拔出来了。伤口终于愈合了。那时候傻瓜一个,都不知道这是医疗事故。

后来得知,这不是一般的磁铁,这是电工用的强磁铁,一公斤磁铁能吸起至少一顿的货!

回来跟我说两家医院的医生都说宝宝要送去市

惊悚之余,我灵机一动,用了一支利多卡因局麻之后,居然用手平移给搓开了,然后问题就被我这样解决啦。病人高高兴兴回家去啦。

这个医生的拿手医术,还不在这里,他能够用针灸进行无痛堕胎,孕妇没有痛苦,术后流血比较少,对孕妇伤害比较轻。还能够用针灸治疗躁狂型精神疾病。因为这个医术,在当地十分有名。也就是他的无痛堕胎术,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因为给一个没有结婚而怀孕的姑娘堕胎,违反国家法律而被判刑二年,遗憾的死在监狱里,当时才三十八、九岁。可惜之极!

纳尼?磁铁夹住阴囊?那自己拿下来就行了啊,来我们病房干嘛?

高中时同学用热得快烧水,水开后拔热得快的时候水壶炸了,刚烧开的热水喷在了同学脸上,我们都吓坏了,同学冲到水龙头下用凉水往脸上泼,去医院的路上正好有个小诊所,同学说实在太疼了先去诊所处理一下吧,一个挺年轻的女孩接待的我们,她说我们是去巧了她家祖传的治烧伤烫伤。先把酱油涂在同学脸上,然后她把某种中药捣碎用香油和好后敷在脸上,又让我们把剩下的药带回去敷,后来同学脸上一点疤都没有,连青春痘都没有了。

现在都没看到张医生了,不知道他还好不好!

当时这是一位89岁的男士医生。每天有很多人来找他看病。看病的人都是一些各大医院多次看后没有治疗效果的外地人多。

哈哈,现在想想,年轻时候的我还是很有创造力的。

我大宝出生只有二十几天的时候拉的粑粑里带血丝,我老公跟我婆婆带着大宝跟拉的粑粑去县医院儿科看,医生没有开检查,叫我老公把尿不湿放地上远远看了眼,就说,你孩子拉血了,很严重要放保温箱,县医院没我保温箱,要送到市医院。我婆婆给吓得面无人色,全身都在抖,我老公不死心,孩子整体情况跟平时是一样的,哪有这么严重,就把孩子送去中医院看,到了中医院,医生也说便里有血丝要放保温箱,叫我老公把孩子抱到县医院来看[泪奔],无奈我老公跟我婆婆一路七上八下的回家了。

现在十多年过去了,老医生也许不在了。我们现在聊天有时还提起老医生呢。

两块磁铁相爱了。。。。。。。。

这个处理方式和医院说的不能往烫伤的地方涂任何东西直接去医院相冲突,那时候我们根本不懂任何烫伤后的处理方式,如果是现在有人要直接涂酱油我肯定觉得这个人是骗子。

我亲身经历过不少有真本事的医生。我在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和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进修2年,接触过许多著名的老师。最著名的是北京神经外科研究所所长、宣武医院院长、中科院院士王忠诚、副所长陈炳桓、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丁育基、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樊贵演、上海神经科研究所所长蒋大介等等。

我还真亲身经历过有真本事的医生。那是在我五十多岁的时候,每天坚持早起锻炼跑步,每年都参加地区举行的长跑比赛活动。

额。。。。。。。。。119?这时候我满脑子都是液压钳在阴囊上卡巴卡巴的画面。。。。。。。。太恐怖了。

去年不知道是怎么搞得,抓破皮了就感染然后坏死流脓,专门找了皮肤科医生都不行,最后在小诊所一个我不得不佩服的医生,他给调的要水,搽了两次就结痂,这的是厉害。

展开阅读全文

你健身多久才改变了自己的形体?

上一篇

人的平均寿命是多少岁?有多少人能活到70岁?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你亲身经历过哪些有真本事的医生?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