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经沙场的鳌拜为何会被康熙手下的一群小孩子抓住?

一提到鳌拜,映入大家脑海的肯定都是影视剧和小说当中,那个骄横跋扈,暴戾横行的奸恶形象。在看到鳌拜被擒之时,无不拍手称快,感叹于康熙皇帝的睿智和勇敢,却往往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鳌拜是权臣,但不是奸臣。

康熙五年(1666)正月,鳌拜执意要求更换镶黄旗的旗地,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身为正白旗的苏克萨哈自然是不愿意,同时还有大学士、户部尚书苏纳海,直隶、山东、河南三省总督朱昌祚,巡抚王登联等人反对。鳌拜恼羞成怒,分别以苏纳海“藐视上命”、拨地迟误,朱昌祚、王登联“纷更妄奏”的罪名,俱论死罪。康熙虽然年幼,但心知这几个人其实是无罪的,于是召集四位辅臣询问意见。鳌拜坚持要对这几个人使用极刑,而索尼和遏必隆只好附和鳌拜,苏克萨哈只能保持沉默。康熙实际上并没有允许鳌拜使用极刑,只是批准了刑部所拟定的刑罚,但是鳌拜居然矫诏将三人处死,随后强行换地。

小编是历史文化栏目的作者,主要讲一些历史上比较好玩的科普,喜欢的可以看看。

四、面对康熙突然发难,鳌拜不敢公然反抗,反抗即为忤逆和背叛,他在心理上有所顾忌的,最起码是没有丝毫准备的。皇帝可以让他死,弄个罪名就无可厚非,若其直接武力对抗皇帝,那就是灭门之罪。康熙对侍卫们,自然有特殊的承诺,激励他们放手一搏,不惜使阴招,下绊子。像索额图为了参与此战,自请放弃吏部侍郎,降级复任一等侍卫,协助康熙拿下鳌拜后,成为了国史院大学士、保和殿大学士,成为新的权臣。

2,不动声色,加以迷惑。鳌拜耳目众多,谋划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功亏一篑,康熙为了迷惑鳌拜,不敢动用兵马将士,他亲自挑选一批身强力壮的贵族子弟,让他们住在宫里,整日练习摔跤等技艺,自己时常过去亲临观赏,有时还参与其中。鳌拜见了以后,认为康熙年少无知,沉迷嬉乐,不仅没有防范,反而暗自高兴,自己更可大权独揽。

殊不知,这是“木鸡”持利剑。

然而,鳌拜刚看到康熙的影子,就听得康熙一声喝令。

而从皇太极时期起,鳌拜便跃马扬鞭为大清王朝的一统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从攻克皮岛,到松锦大战,再到挥师入关剿灭李自成、征讨张献忠,这些桩桩件件都少不了鳌拜的浴血拼杀。

野史往往都是演绎最夺人眼球的那一部分,其实殿上擒鳌拜,只是整场博弈的冰山一角。康熙要想成功,冰山之下,他必须有一系列的周全动作。

面对突然袭击,鳌拜竟毫无还手之力,乖乖束手就擒。

1,拉拢人心,争取支持。康熙对独断专权的鳌拜早有不满,意欲铲除,但他知道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远远不够,于是四处争取支持。康熙先是争取到孝庄太后的支持,这位皇祖母是清廷的定海神针,扳倒鳌拜这样的大山,离不开她的首肯;然后康熙又争取到兵部左侍郎黄锡衮、王弘祚等人等官员支持,这些人早就看不惯鳌拜的专横,为康熙提供了帮助。

其实,康熙的手段,对于鳌拜来说,就像是一场戏,鳌拜从来就没想过谋反,这是康熙能够成功的关键。其次,鳌拜根本就没想过康熙会对自己下手。当一群少年压制住鳌拜时,鳌拜是挣脱了他们的。但是,他只是像康熙展示了自己身上的伤疤,那是为大清征战时留下的印记。

康熙虽小,却心思缜密,扳倒鳌拜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而是经过了长期筹划。

历史上,在康熙宣布了鳌拜三十条罪状,判处鳌拜凌迟处死之时,鳌拜是挣脱了那二十多个少年的,他昂首站立,脱掉上衣,让康熙看身上为爱新觉罗打江山留下的伤疤,康熙皇帝也是潸然泪下,该处鳌拜终身监禁。与其说是一群小孩抓住了鳌拜,不如说是鳌拜绑缚了自己。或许更有可能的是直到他奋力挣脱布库少年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皇帝已经将刀加在了自己脖子上,以他的武功,杀出宫外不在话下,然而他选择了接受判决。

就在鳌拜被布库少年擒拿控制的同时,康熙皇帝的堂兄,也就是礼亲王代善之孙康亲王杰书当着鳌拜的面,宣读了鳌拜的“三十大罪状”,康熙皇帝予以了认同。前文中也说到了,由于此时的康熙皇帝已经亲政,他的决断就是圣旨,鳌拜也就这样从一介擅权专政的“权臣”,直接成为了罪大恶极的“罪臣”,并且是再无任何反抗和辩解的机会与可能。

但今天是忠臣,不代表明天也是忠臣,自己是忠臣,不代表儿子就是忠臣。霍光一生掌权,并无反意,但在他死后他的儿子就因谋反被诛族。

当时鳌拜基本上是万万人之上了,而康熙还是个小屁孩,朝堂上四大辅政大臣索尼、遏必隆、苏克萨哈、鳌拜。索尼和病死,苏克萨哈被鳌拜弄死了,四大辅臣只剩下一个无足轻重的遏必隆。而鳌拜党羽也遍布朝廷内外,不管是军中还是文臣,都有他的人。所以估计他当时也没把这个小皇帝放在心里。

鳌拜前半生军功赫赫,号称“满洲第一勇士”,晚年则操握权柄、结党营私。最后在康熙八年五月,被一伙练布库之戏的小年轻擒获。这其中有原因:

我是专注历史文化的狄飞惊,欢迎关注我!

在议政王大臣会议上,鳌拜被列举出三十多条罪状,康熙诛鳌拜诏:“妄称顾命大臣,窃弄威权。”但是看在鳌拜曾经为皇太极出生入死的份上,并且他现在没有想要篡位的念头,饶了鳌拜一命,将其禁锢。不久后鳌拜就在禁所“死去”了。

当时康熙虽然年少,但是也做了8年的皇帝了。康熙挑选身体力壮的亲贵弟子,在宫里整日练习布库为戏。鳌拜见了,以为是皇帝年少,沉迷玩乐,心中还暗自高兴。康熙在制服鳌拜之前还做过一些准备工作,比如把鳌拜亲信派到外地去,把京城的卫戍悄悄安排自己的人进去。

只不过,鳌拜没有正视好自己与康熙皇帝之间的君臣关系,最终导致了他的惨淡结局。

鳌拜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十几个少年一拥而上,有的抓胳膊,有的抱腿,有的搂腰,齐齐发力,把鳌拜扑倒在地。

从微观上看,虽说鳌拜武艺出众,但事发突然,他毫无防备,加上毕竟年龄大了,架不住一群训练有素的年轻人以众击寡,别说偷袭,就是明着来,鳌拜也敌不过这帮年轻勇士。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智擒鳌拜”的“连环计”开始实施了。

从宏观上看,通过上述三种方式,康熙的谋划十分缜密,鳌拜很难识破,所以一旦鳌拜大意,坠入彀中,当即被擒拿,进而落马是意料中事。

鳌拜是权臣,但不是乱臣贼子,弑君篡位这样的心理他是没有的,所以对少年康熙,他并没有死防,更没有行软禁之实,他所有的行为仅仅是行权臣的霸道。

第五步,迅速为鳌拜定罪。

这个问题说起来其实也没那么复杂。首先,鳌拜再厉害,毕竟也还是一个人。两个拳头、两条腿,并不是三头六臂的神仙。况且,年龄不饶人,上了年纪、且又由武转文多年,彼时的鳌拜已经很久没有披甲上阵了,武功生疏在所难免。大把年纪了,而且还是赤手空拳,哪里架得住一群小年轻的群殴?

而到了乾隆朝时期,作为自己爷爷康熙皇帝的“忠粉”,他觉得自己的父亲雍正对于鳌拜的追赠有些“太过了”,于是乾隆又下旨,将鳌拜家族的爵位降为了一等男爵,鳌拜的功过是非,也就此盖棺定论。

如果鳌拜本质上是曹操式的人物,不管大的方面,还是小的方面,康熙都办不到。即便他侥幸办到了,在殿上把鳌拜擒下了,依然无济于事。

千钧一发时,经过长期训练的小侍卫们一拥而上,鳌拜被扑倒在地,束手就擒。

鳌拜之所以会如此傲慢和麻痹大意,这里既有鳌拜本身的因素,也有康熙成功迷惑的因素。

当然抓鳌拜的过程经常被后人演绎地十分激烈,据清末成书的《南亭笔记》记载:

大的方面,京城怎么控制?宫内怎么控制?小的方面,怎么躲过鳌拜安插在宫内的眼线?怎么才能让鳌拜只身入殿?

这个“满洲第一勇士”被一群小孩子抓住,原因是多方面的:

历史逻辑从来都是成王败寇的,就康熙斗鳌拜这一段,本质上康熙并没有那么牛叉,不过是在君臣框架下唱了一出博弈好戏,根本没到生死较量的程度。

这第二项安排,就是索尼让自己的儿子索额图辞掉了包括大学士、吏部侍郎在内的所有职务,专心担任康熙的贴身侍卫。

智擒鳌拜这件事在历史上一直被认为是康熙的一大功绩,但是近年来也有不少人站出来给鳌大爷喊冤,说鳌大爷不是奸臣,他根本就没有篡位之心,鳌拜充其量就是一个权臣,顶天了就是霍光、曹操。

康熙去世后,鳌拜最终得以被“平反昭雪”。

虽然在此之前,鳌拜虽也极为频繁的单独面见康熙,但是都随身佩戴了兵器。而这一次,索额图则是站在武英殿外,以遵循君臣礼仪为由,让鳌拜交出了全部兵器,使其“手无寸铁”的进入到武英殿之中。

其次,康熙帝擒拿鳌拜是并不是一时冲动,而蓄谋已久的,这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而且,康熙帝手下的这些小年轻们也不是一般人,都是经过长期定向、针对性训练的,人家练的就是徒手搏斗、群殴对手。目的也很明确,为的就是擒拿鳌拜。

顺治十八年(1661年),顺治皇帝去世。在顺治去世之前,除了决定将皇位传给年仅8岁的康熙皇帝外,还任命了四位辅政大臣,即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来共同扶保幼主康熙,其中索尼为首辅大臣。

索尼去世的前的两项重要安排,为康熙最终能够扳倒鳌拜奠定了坚实基础。

恰恰因为鳌拜仅仅是霸道权臣,康熙才能将鳌拜的亲信调离京城,才能将京城的卫戍权悄悄的抓在手里,从这其实能看出来,亲政后的康熙并不是傀儡,仅仅是受制的小皇帝,他说话还是管用的,只不过鳌拜没把他太当回事罢了。

第一步,就是将鳌拜进行“孤立”。

遏必隆晚年奉行明哲保身,他在鳌拜面前就是一个软蛋,鳌拜说啥就是啥,遏必隆的工作就是随声附和道:“大哥,你讲的对”。

曹操最初的理想是匡扶汉室,可到后来却变成了“挟天子而令诸侯”,“名为汉相,实为汉贼”。在曹操活着的时候,他就被封为魏王,而在他死后,他的儿子曹丕就代汉称帝,灭了东汉。

第一项安排,就是索尼带头力谏康熙皇帝亲政。

又或者说,他认为康熙根本没有硬手段,也没有那个魄力来收拾他。

康熙八年(1669年),康熙皇帝依靠着一群布库少年,在武英殿“智擒鳌拜”,就此战胜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重要“敌人”,将大权成功掌握在自己手中,由此开创了一代王朝盛世。

在你死我活的权斗中,留活口才会招致反扑呢。

“智擒鳌拜”,康熙用的是一手“连环计”。

3,剪除羽翼,削弱力量。鳌拜擅权专政,党羽众多,且多占据险要位置,康熙为了擒拿鳌拜,以明升暗降的方式,把康熙的亲信党羽派往地方做官,逐渐把鳌拜孤立,并且以自己的亲信把鳌拜的党羽取而代之,掌握了京师卫戍权这一关键力量,为铲除鳌拜扫清障碍。

擒下鳌拜,没有处死鳌拜也能反应这种博弈的本质,所谓怕鳌拜党羽反扑,不便处死,这种说法并不可靠。

由此,康熙登基以来的第一场君臣博弈大战以少年天子的胜利宣告结束。

众所周知,顺治皇帝死的时候非常年轻,新登基康熙皇帝才年仅八岁,于是顺治就任命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以及鳌拜为辅政大臣,共同辅佐新君。(四大臣辅政)

第四步,就是继续直到布库少年真正动手之时,还要继续“迷惑”鳌拜。

说到底其实是康熙并没有处死鳌拜,并且服众的理由。

果然,一切如此前设计的那样,鳌拜栽倒在地。而这个时候伺候鳌拜的“小太监”,是布库少年之中两个身手最好的人化妆的,他们一边高喊“鳌少保倒地”,一边招呼其他布库少年前来。

三、鳌拜长期欺负幼主不敢铤而走险,故而认为康熙专训侍卫玩摔跤是娱情戏,故而完全是懈怠的。自然不知道康熙训练的摔跤,是专门为他准备的。

一是康熙的长久布局。为了对抗鳌拜,康熙通过联姻的方式与索尼、遏必隆结成紧密关系,在朝野之上占尽先机;召集二十多个布库少年,整日练习布库戏,用以麻痹鳌拜;召见鳌拜之前,康熙将鳌拜的亲信派往各地,离开京城,又以自己的亲信掌握了京师的卫戍权;召见鳌拜当天,又在宫门外缴了他的武器,鳌拜不以为意,走入全套;武英殿内,布库少年们利用动了手脚的椅子和茶杯,巧妙设计,出其不意。以上各步,环环相扣,可以说是为擒拿鳌拜奠定了坚实的行动基础。

一切的源头其实还在于鳌拜始终没有越过臣子的底线,也没有培植制造“实际统治者”的既成事实。

从某种意义上讲,少年康熙斗鳌拜就蕴涵着斗鸡博弈的精髓,当然康熙摆出的“木鸡”姿态不是呆滞,而是看似幼弱。

再者,鳌拜本身并没有反心,他对康熙帝基本上是没有防备的。可能是自认为对清王朝和爱新觉罗氏一直忠贞不二,鳌拜根本没想过康熙帝会对自己下如此狠手。此外,可能因为自身功夫底子过硬,鳌拜对康熙帝畜养的这些年轻人压根儿就看不上眼,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同时,出于对清王朝和爱新觉罗氏的忠心或者其他一些原因,鳌拜免不了会投鼠忌器。否则,以鳌拜的身手和年轻时的功夫底子,在混乱中直接冲康熙帝下手,也不是没有机会和可能。

许多影视剧中,鳌拜都被刻画成一个狂妄自大,武艺高强的大反派。但是,仔细分析,鳌拜,又何尝不是一个历史悲剧呢?鳌拜一生为大清征战多年,为清朝的开疆拓土做出了卓越贡献。

三是鳌拜从无反意。笔者认为,这是最关键的一点,也是前两点得以成功的根本原因。鳌拜是权臣,功高盖世,但绝不是奸臣,他对故主皇太极忠心耿耿,对顺治也坚守臣节,康熙称帝后,随着政斗的升级,鳌拜势力愈张,骄横日甚,但从未对皇室有过敌意。他任由康熙调离亲信,收缴兵器,不仅仅是因为他刚愎自用,更多的是从未想过康熙会要对付一片“赤城”的自己。

康熙的示弱,韬光养晦在麻痹鳌拜的同时其实是造就了另一种君臣和谐。在鳌拜看来,反正自己没有弑君篡位的狼子野心,小皇帝又这么“面”,越长大还越有声色犬马的趋势,所以他就愈发地傲慢,愈发地松懈了。

如此一来,康熙在此后拿下鳌拜并对其议罪论处,就有了“合法性”的基础,并且也有利于在铲除鳌拜集团后,迅速掌握朝政,维持局面的稳定。

遵照索尼与孝庄太后的安排,索额图从“上三旗”的子弟中,挑选了一批布库少年,并且对其进行了严格的训练,除了康熙、孝庄和索额图,没有人知道其真实的目的,包括这些布库少年们也是如此。而康熙也就此开始有意的远离朝政,专注于与布库少年们打闹嬉戏,以此来麻痹和迷惑鳌拜,让鳌拜也就此放下了戒心,更没有对这些布库少年产生过怀疑。

简单说,本质上鳌拜认为自己是忠的,康熙是软的,这种君臣关系持续下去没问题。

最后还有一点,鳌拜虽然专权,对清朝和爱新觉罗氏却确还是忠心耿耿的。所以,他可能确有结党,但并不是历朝历代篡权者的那种私党。也就是说,他重用的这些人,出于利益或者其他原因,虽然听命于己,但并非唯其马首是瞻,甚至很大一部分还是忠于清王朝和爱新觉罗氏的(个人一直觉得,鳌拜身上或多或少有那么点儿西汉权臣霍光的影子)。所以,鳌拜的部分亲信被康熙帝以种种借口和理由调离京师时,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甚至鳌拜本人也没有做出太多过激的行为。后来,鳌拜被擒时,他的这些亲信们也没有做出太多过激的反抗。而且,鳌拜虽然专权,但也并非一家独大,只是暂时处于强势而已。彼时的一些宗室贵族依旧掌握着相当的权力和军队,或许是觉得鳌拜虽然专权,但没野心,又或许是鳌拜的专权并没损害到他们的切身利益,所以,这些人基本都作壁上观。而且,顺治帝托孤的辅臣索尼和遏必隆的势力也还在,只是暂时处于劣势,采取了明哲保身的态度而已(索尼的儿子索额图更是参与其中,明着支持康熙帝)。一旦鳌拜势力削弱,他们这些人未必就还会如此低调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重新站队是必须的。这可能也是康熙帝敢于擒拿鳌拜的原因之一。

对于这个说法,我并不这么认为,鄙人愚见,康熙擒鳌拜还是100%正确的。诚然,直到鳌拜被生擒的那一刻,他仍旧是个忠臣。当年若不是他率领着两黄旗大臣带刀上殿,说不定皇位根本轮不到康熙的老爹头上。

当然,这里也有康熙长期韬光养晦的功劳,在鳌拜看来,少年康熙还是孩子,好欺负。

说到底,君是君,臣是臣,这个庙堂格局,鳌拜是没有打破的。

鳌拜的擅权专政给了年幼的康熙皇帝以及身居后宫的孝庄太后以极大震撼,并就此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于是,康熙四年(1665年)九月,年仅12岁的康熙在孝庄太后的安排下,迎娶了索尼的孙女,即索尼长子噶布喇的第二个女儿赫舍里氏为皇后,这就是历史上的孝诚仁皇后赫舍里氏。

“康熙帝在南书房召鳌拜进讲,鳌拜入,内侍以椅之折足者令其坐,而以一内侍持其后。命赐茗,先以碗煮于水,令极热,持之炙手,砰然坠地,持椅之内侍乘其势而推之,乃仆于地。康熙帝呼曰:鳌拜大不敬。健童悉起擒之,交部论 如律”。

此时的鳌拜还以为这些人是来扶他起身的,可这些布库少年到来后直接将鳌拜压倒在地上,就此将鳌拜控制了起来。

顺治十八年(1661),年仅二十四岁的顺治帝因感染天花与世长辞(也有野史说出家为僧等其他原因,这边不作讨论)。史书有载:顺治帝去世前紧急召见礼部侍郎兼翰林院掌院学士王熙及原内阁学士麻勒吉进入养心殿中,由顺治帝口授遗诏。遗诏立年仅八岁的皇三子爱新觉罗·玄烨为皇太子,继承帝位,命令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为辅政大臣,辅佐年幼的小皇帝。

在此之前,康熙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将除领侍卫内大臣班布尔善之外的绝大部分鳌拜亲信调离北京办差,此时鳌拜在京城的势力极为空虚。与此同时,康熙以议事为由,在武英殿召见鳌拜,这样的安排就使得鳌拜只能只身前往,彻底陷入“形单影只”的局面。

第三步,给鳌拜提前设计好“陷阱”。

第二步,是索额图“诱骗”鳌拜交出了兵器。

至于司马懿之流就更不用提了,曹操、曹丕、曹叡健在的时候司马懿跟孙子似的,但等到曹叡驾崩后,司马懿立即除掉了政敌曹爽,独揽朝政大权,为以后司马炎篡魏打下基础。

由于失去了制约,鳌拜也越来越飞扬跋扈,以至于最后被康熙设计生擒。(鳌拜画像)

康熙八年(1669)五月的一天,鳌拜奉诏入宫,觐见皇帝。

再从君臣博弈的本质看。

鳌拜身为辅政大臣,初入宫廷实乃稀松平常,所以他对此不以为意,毫无提防。

简单说,博弈时摆出木鸡姿态,可以麻痹对手,也可以威慑对手。

就在康熙六年(1667年)三月,也就是索尼去世前的三个月,索尼以遵照“顺治皇帝十四岁亲政”的祖制为由,联合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共同上疏请求康熙亲政。这个时候的康熙,出于种种考虑,也有可能是与索尼进行了协商,还要对鳌拜等人进行试探,所以并没有同意亲政。不过他却加封索尼为一等公,并准许其家族世袭罔替,就此表明了自己想要亲政的真实态度。而就在索尼去世一个月后,也就是这一年的七月初七,14岁的康熙在朝臣的“再三恳求”之下正式亲政。

然而,此时的索尼已然是年老多疾病,并且在康熙六年(1667年)六月的时候病逝,但是他生前的两项重要安排,成为了康熙“智擒鳌拜”的关键。

没擒下他,他可以霸道;擒下他,所有人都认账。

通过这样一桩政治联姻,康熙与整个赫舍里氏家族实现了利益的捆绑,同时也让索尼、索额图等一众赫舍里氏家族的朝中重臣全部站在了康熙一边,从而对鳌拜形成了巨大的牵制力。

多年之后,康熙皇帝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以如此残忍和决绝的方式对待鳌拜,是极为“错误”的,但是他又碍于情面,没有推翻自己此前的决定,只是在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的时候,为鳌拜的家人洗脱了罪名,并对其进行了重新的录用。到了康熙五十二年(1713),又念其功勋,追赠鳌拜为“一等阿思哈尼哈番”。

顺治帝死后,四位大臣曾在顺治皇帝的灵位前起誓,发誓他们将会同心协力辅佐小皇帝玄烨。但是人是会说谎与违背誓言的,事实证明,他们并没有好好履行在顺治帝灵前许下的诺言。在辅政之初,这四个人还同心协力,和衷共济,为清朝政治和社会的安定做出了巨大贡献。当时的清朝在他们的齐心治理下,军事上完成了全国的统一,政治上整顿吏治,消除了宦官乱政的可能性,农业上促进农业发展,这些都为康熙亲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所以说,一群孩子是不可能打得过骁勇善战的鳌拜的,虽然他已经年过半百,但是那群孩子依然不是他的对手。也许,他只是被自己打败了。那些关于人生的思考,都要带到监狱里去思考了。

或许这个时候有不少朋友会产生疑问,鳌拜一直以来都被誉为“满洲第一勇士”,更是皇太极亲封的“第一巴图鲁”,为何会被这样一群只有十来岁的布库少年如此轻而易举就拿下了呢?

可这样的结果,还是让鳌拜倍受打击,在被康熙囚禁两个月之后,鳌拜便在极度的失落中郁郁而终了。

在能力不对等的情况下,会掉以轻心。

据《南亭笔记》记载:“康熙帝在南书房召鳌拜进讲,鳌拜入,内侍以椅之折足者令其坐,而以一 内侍持其后。命赐茗,先以碗煮于水,令极热,持之炙手,砰然坠地,持椅之内侍乘其势而推之,乃仆于地。康熙帝呼曰:鳌拜大不敬。健童悉起擒之,交部论 如律。”

在鳌拜控制着实权的时候,康熙帝只能小心谨慎,毕竟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康熙帝当然不想步西汉刘恭的后尘,自然就不能动用大内高手。康熙擒鳌拜,不仅破除了他亲政道路上的阻碍,还在于杀鸡儆猴,让大臣们不敢再违抗他的旨意。康熙擒鳌拜的故事也一直广为流传,为人们称颂。

康熙的帝王心机在这幕大戏中展现的可谓是淋漓尽致,守株待兔、请君入瓮、不动声色、埋伏杀机——但康熙成功的最根本处还在于他精准地抓住了鳌拜的傲慢和麻痹大意。

鳌拜,不仅是有大功于整个大清王朝,对于顺治、康熙这两代帝王,更是有着极大的付出与贡献。

就这样,素来有着“满洲第一勇士”之称的鳌拜,倒在了康熙皇帝以及由索额图挑选训练的这群布库少年面前,而康熙也彻底将权力收归到了自己手中。

结果,被收拾的措手不及。

在康熙去世,雍正皇帝登基之后,随即对鳌拜进行了彻底的“平反”,不仅赐予其祭葬待遇,恢复其一等公爵位,还加封号为“超武”,后世子孙也可以世袭罔替。

二是鳌拜全无防备。虽说鳌拜久经沙场,但此时的他已年过半百,身体已不比当年,仗着一身英雄胆气,从不服老。索额图缴了他的武器,他不以为意;康熙召集布库少年,他不曾多想;即便是他中招跌落座椅的那一刻,已然觉得冲向他的少年是来搀扶他的。直到动起手来,才恍然大明白,最后被二十多个少年擒住,跟他的疏忽大意脱不开干系。

一、鳌拜虽然久经沙场,是一员骁勇战将,但毕竟岁数见高,至少是花甲老人了。另外,也难保他身体有多处在战争中留下的伤痛。

八年间,他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激化,矛盾主要发生在正白旗与镶黄旗之间利益的争夺。但由于苏克萨哈是从多尔衮阵营分化出来的,索尼等人都对苏克萨哈有所鄙夷,并且遏必隆和鳌拜同为镶黄旗,许多事都附和鳌拜。就这样,鳌拜虽居四辅臣之末,但其实掌握了实际权力,从此他骄横自重,逐渐走向专权。

鳌拜进如书房后,侍卫故意给他一把折断腿的椅子,然后又端给他一盏非常烫手的茶水。鳌拜坐的椅子本来就不稳,加之茶水太烫,于是失手把茶杯摔到了地上。此时他身后的武士则趁机将他推倒在地,康熙见状便大呼一句:“鳌拜大不敬”,紧接着十几个卫士就把鳌拜给拿下了。

鳌拜这个人是清朝初期的一个重要人物,作为当年跟着皇太极打天下的肱骨之臣,正是由于鳌拜等人的坚持,才使得皇位没有落到多尔衮手中。为此在多尔衮掌权之后,鳌拜被整的很惨,直到多尔衮暴毙,鳌拜才重新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当然对于一个十几岁少年来说,这也是相当不容易的。

庄子曾讲过一个观念故事,博弈如斗鸡,最高明的博弈者面对对手时,往往如木鸡一般毫无反应。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摆出木鸡的姿态,可以让对手错误地估计双方的力量对比,产生错误的期望,进而以自己实力战胜对手。

鳌拜号称“满洲第一勇士”,说明他武力非凡,加上久经沙场,实战经验丰富,为何会被一个小小的康熙算计,被一群小孩子搞定?

二、将鳌拜擒获的小青年,虽然年轻,但作为保卫皇帝的侍卫,也不是纨绔子弟,都是善于骑射武功。他们趁鳌拜不注意,一拥而上,在人数上、气势上、准备上,都占有了一定的上风。

具象到宫中就更能说明问题了,康熙在宫中的皇帝权威是有的,自由度是足够的,鳌拜对他基本上也是持君臣礼的,所以康熙才能从容地完成宫中的擒拿布局。

鳌拜是太宗、世祖朝的一员猛将,多次充当先锋,与明军、李自成的大顺军、张献忠的大西军血拼,战功卓著。他很有战功,死忠于太宗世系,而与威权自专的摄政睿亲王发生了多次冲突。多尔衮也曾想拉拢他,但没想到他力保太宗皇长子豪格继位不成,转而誓死效忠于冲龄践祚的顺治帝。顺治临终前将他列入顾命的辅政大臣团队。

据野史记载,康熙八年五月的一天,康熙在南书房召见鳌拜,事先备好了一张折脚的椅子让鳌拜坐,鳌拜刚落座,小侍卫便捧上了经过高温处理的热茶,鳌拜接过茶杯时,茶杯烫手根本接不住,加之椅子又是瘸的,鳌拜在小皇帝面前便犯下了君前失礼之罪,而且狼狈的还有些无暇顾及其他。

最耐人寻味,也是最关键的一点,一群少年在殿上把鳌拜擒下,权倾朝野的鳌拜怎么就完败了呢?还是那句话,换成曹操试试,恐怕怎么绑的得怎么松开。

起初,这四人还能“遵循誓言,和衷共济”,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排名四人中最后一位的鳌拜,随着其权势、地位不断提升,开始把持朝局,“四大臣共同辅政”的局面也逐渐变为了“鳌拜一人专政”。

康熙决意铲除鳌拜的政治集团,但此时鳌拜的势力延伸到宫内外,稍有不慎,必定打草惊蛇,酿成大祸。大内高手肯定是不能动用的了,大内高手一动,鳌拜怎么可能不提前觉察?于是康熙召集了一群身强力壮的少年,在宫内整日摔跤。鳌拜以为皇帝年少沉迷于摔跤游戏,他自然是非常高兴。康熙八年(1669),康熙悄悄开始行动了,他先将鳌拜的亲信派往各地,然后又让自己的亲信掌握了京城的卫戍权。一场变动缓慢发生了。一天康熙召鳌拜进宫觐见,由于此前鳌拜常常进宫觐见,所以这一次他如往常一样,毫无防备地进了宫。等到鳌拜一入宫,康熙一声令下,此前召集的身强力壮的少年迅速扑向鳌拜,将其拿下。

这四个人中,索尼和遏必隆都是和事佬,只有苏克萨哈和鳌拜互不相让,但苏克萨哈没能干过鳌拜。康熙六年,鳌拜联手班布尔善将苏克萨哈给弄死了,而索尼也于当年去世,四大臣中只剩下遏必隆和鳌拜。

在鳌拜前往武英殿之前,索额图等人已经将鳌拜所要落座的椅子锯断了一条腿,然后虚掩了起来,只要鳌拜正襟危坐不挪动身子,就不会发生倾倒。除此之外,给鳌拜所用的茶碗也沸水中煮了一个多时辰。

康熙六年(1667)六月,索尼病死。在索尼病死之前,他提请十四岁的康熙亲政,为解决鳌拜问题提供了机会。康熙亲政后,加恩辅臣,苏克萨哈提请卸任。照理说,苏克萨哈卸任,那么鳌拜和遏必隆两人也应该随之卸任。但是鳌拜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力,于是罗织罪名,以心怀奸诈、久蓄异志、欺藐幼主、不愿归政等24款罪名要求对苏克萨哈处以凌迟、诛族之刑。苏克萨哈的死亡,让康熙和鳌拜的矛盾急剧激化。

向敬之

上面这段话的意思是:

这段记载出自《南亭笔记》,这本书是清末编著的,真实性没法考证。而在《清史稿》中关于鳌拜被擒的过程则非常简约,鳌拜在进殿之后就被康熙下令捉拿,没有那么多情节。(现代电视剧中对智擒鳌拜的表演都太假了,把鳌拜简直描画成变形金刚了)

当一个人心理放松警惕之后,被皇帝召见,也是家常便饭。所以这次皇帝召见,鳌拜进宫后,一群少年一拥而上,鳌拜就被抓住了。不要问为什么一堆少年能抓住一个鳌拜,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人在怎么牛,也有力竭的时候。

作为四位顾命大臣之一,鳌拜确实平日里现象跋扈,也不把康熙放在眼里,到了康熙忍无可忍的地步。于是,康熙训练布库少年,用来克制鳌拜。在自己的精心策划之下,拿下了鳌拜。

然而,当鳌拜听到康熙为他定下的“三十大罪状”后,还是凭借着自己勇武挣脱了布库少年们的束缚,而他也就此脱掉了自己上衣,露出了身上一道道的伤疤,此情此景让康熙皇帝也为之动容,最终,将鳌拜由死刑改判为囚禁。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便是,当鳌拜来到武英殿的时候,就已经落入到一个早已为他精心设计好的“陷阱”之中,等到鳌拜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为时太晚了。

但是后来鳌拜愈加的嚣张跋扈,与同为辅政大臣的苏克萨哈几乎水火不容。索尼年老多病,害怕在年老时还招惹上祸患,所以在很多事情上疏于过问,置身事外。《清史稿·苏克萨哈传》作了概括:“时索尼为四朝旧臣,遏必隆、鳌拜皆以公爵先苏克萨哈为内大臣,鳌拜尤功多,意气凌轹,人多惮之。苏克萨哈以额驸子入侍禁廷,承恩眷,班行亚索尼,与鳌拜有姻连,而论事辄龃龉,寖以成隙。”

有上述这些例子可见,乱臣贼子不是一蹴而就的,所有的篡位者都是经历了从忠臣到权臣,再到奸臣的这条路,因此康熙担心鳌拜谋反也是合情合理的。就连一向喜欢给人平反的乾隆皇帝也斥责鳌拜:“自恃政柄在握,辄敢擅权骫法,邀结党羽,残害大臣,罪迹多端,难以枚举”。

崇德八年(1643年)皇太极去世后的那场皇位争夺战,正是索尼、鳌拜等人的“以死抗争”,以及此后对于年幼的顺治皇帝的绝对忠诚,才确保了皇位在皇太极后世子孙之中的存续与传承。

索尼这样的做,一方面是为了保证康熙皇帝的绝对安全,避免其遭遇不测;而另一方面,则是让索额图为康熙暗中挑选和训练布库少年。而也正是依靠着这些布库少年,康熙最终实现了“智擒鳌拜”,将权力收归自己手中。

这样做的目的便是,当鳌拜拿到滚烫的茶碗时,身体会下意识的发生倾斜,如此一来椅子就会失去平衡,带着鳌拜一起摔倒,从而让布库少年有了擒拿鳌拜的机会。

到了顺治皇帝去世,康熙皇帝登基,尽管鳌拜擅权专政、飞扬跋扈,但是在他的部署与安排下,吏治得到了革新,叛乱得到了剿灭,同时他所提出的“湖广填四川”以及“更名田制度”,极大的促进了民生恢复与经济发展,帮助大清王朝渡过了一段极为艰难的岁月。

鳌拜被擒的原因也没啥可说的,即便鳌拜号称“满洲第一勇士”,但在被擒时也都59岁了,一个快60的人怎么敌得过十几个年轻力壮的武士,被抓是正常的,抓不住才不正常呢!

展开阅读全文

如果李牧不被赵王赐死,你觉得他和白起谁会赢?为什么?

上一篇

怎么看待农村教师的待遇?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久经沙场的鳌拜为何会被康熙手下的一群小孩子抓住?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