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一号作战」期间,史迪威究竟有没有扯中国后腿?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史迪威和蒋介石之间这样的场面不多。

然而,史迪威来到中国不久,很快就与蒋介石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中国战区的军事指挥权仍然由国民党掌控,对于这个结果,我认为积极的,毕竟一个主权国家的军事指挥权是国家主权,万万不可落于外国人之手;

本来蒋介石对史迪威是比较信任的,也给予他在缅甸的指挥权。杜聿明等人认为史迪威不懂军事,不能让他指挥。

借用剑桥大学中国近代史教授兼亚洲与中东研究院院长、英国国家学术院院士方德万的话:一直到1944年7月,史迪威对“一号作战”还蒙在鼓里,并且拒绝在“一号作战”期间给中国调配物资。

为什么史迪威执意要在缅甸开辟新战场?当然不是为了美援物资更好的进入China war zone,因为这条“史迪威公路”最大运力还不及驼峰航线1/4。

而10万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后,局势已经很恶劣,可以说败局已定。

一定要明白,卫立煌所部反攻滇西,不完全是为了收复怒江以西的国土,从全盘战局看此举并不急于一时,史迪威之所以坚决要求卫立煌Y部队迅速出动,其实更多是为了实现个人的目标和应英国人的请求。所谓个人目标,就是1942年惨败缅甸之际,史迪威曾经发誓“我胡汉三会回来的”,新一军虽然装备精良战力强大,可毕竟只有孙立人和廖耀湘的两个师,若想“解放”缅甸,必须有卫立煌的20万大军配合才成。

举全力对渡犯之敌反攻

第二,史迪威同陆军参谋长马歇尔私交极好,有着几十年的友情。马歇尔夫妻没有孩子,将史迪威的孩子都认为教子教女。马歇尔对史迪威非常信任。

而当卫立煌20万大军5月11日渡江西去以后,便不可能再回头了,连昆明警总的200师后来都开上去了。

三是史迪威意图掌控美援华物资控制权。

到4月24日,军令部部长徐永昌还认为日军发起进攻可能是为了从中国战场大量调走部队的“欺骗技俩”,或者是抢夺粮食,最坏的估计也就是打击一下汤恩伯军团,根本没想到日军野心会那么大。

史迪威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只是中国与美国之间的润滑剂或者说只是一个形象而已,他错误地认为自己是来掌握中国军事大权的,并提出就连进入缅甸的中国远征军都要一并归他指挥,这一点触犯了蒋介石的“龙鳞”,为以后二人翻脸埋下了祸根。

不是史迪威是不是搅屎棍,而是美国在日本袭击珍珠港前一直大卖军用物质给日本人。间接支持日本。

这种情况下,英军每次都宣布和中国军队联手防御,但总是一触即溃。其实就是英国人已经准备逃亡印度,让中国军队做替死鬼殿后而已。

开始只是为了编组驻印军而忽视中国国内,后来就是故意勒索中国以实现史迪威的意图,就是让蒋介石和中国放弃军队指挥权,将几百万中国军队全部交给美国人,也就是史迪威来指挥。

在中国希望将驻印军暂时运一些进入豫湘桂战场,还有紧急补充必要武器弹药时,史迪威断然拒绝。

现郑州附近作战者除第一一○师团全部外,其余均系由华北战场零星抽凑而来,其总兵力实不足达成打通平汉线的任务。

于是,在日军发动规模空前的一号会战时,史迪威很恶心的拆台。

更糟糕的是类似的情报从1942年以后就没断过,这已经是第N次喊狼来了。因此国民政府上下也没太当回事,甚至还认为随着太平洋战局日益不利,很多日本精锐部队被调离,已经到了反攻的时候,因此计划在美国空军掩护下发起总反攻,收复华北。1944年3月,老蒋还下达了“各战区发动夏季攻势”的注意事项。

当时中国是个落后的农业国,军事武器弹药奇缺,就连子弹每年也有百分之五十的缺口,极其需要维持这条唯一的运输线。

所以很明显,豫湘桂战役的失败,根本原因是国民政府情报工作失误,压根没想到日本会发动如此大规模的攻势,上上下下都缺乏准备所致,找其他原因,都是为了洗地而已。

英军不听史迪威的命令,最终就变为中国军队以区区兵力,在没有补给、没有援军、当地人民反对的情况下,独自对抗日军。

然而,美援武器装备到位以后,国军迅速具备反攻能力。

事实证明史迪威很好的完成了任务,而且通过缅甸战场,美国很好的误导了日军,1944年日军发动的一号作战在战术上当然是成功的,但是放在太平洋战场大环境看,显然在战略上严重失败;日军除了在China war zone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外,并没有获得任何实质性进展。

其实还有一点,也就是老蒋高估了蒋鼎文和薛岳两个战区的战斗力,黄河两岸三年多的对峙、前三次长沙会战的不败,都使重庆军事委员会认为,即便日军大举来攻,也不会出现全盘崩溃的危险。而残酷的事实是,在河南战场,豫中战役37天连失38城,蒋鼎文汤恩伯望风而逃,在湖南战场,渐次骄狂的薛岳也很快打输了第四次长沙会战,日军兵锋,直抵连接湘桂两省的重要枢纽衡阳城下,时间是1944年6月23日。

史迪威和蒋介石之间的分歧首先是对于如何进行战争策略的不同,史迪威是主张建立一只强大的地面部队来对日本作战,而常校长是要用一支空军,也就是陈纳德的14航空队来炸垮侵华日军。常校长的主张最省力,特别是用美国人的飞机,用美国人开,他不用费事,这种设想是一种有点超前的想法,当然这个观点很可能是陈纳德灌输给常校长的,毕竟陈纳德和常校长的关系好,而且陈纳德是空军制胜论的狂热鼓吹者。

第三,史迪威有一些外交和政治能力,不是单纯的军人,比只会打仗的普通军人要厉害。

已悉渡犯敌人第一线仍不过三万几千人

汤恩伯第一次和前线联系,一直要到19日,而他向老蒋报告日军发起进攻也是在19日,其悠闲心态可见一斑。而甚至到此时,汤恩伯还没反应过来日军的攻击规模有多大。4月20日,汤恩伯还致电老蒋,表示准备向中牟与邙山头发起反击,压根不知道日军甚至已经投入战车部队。

然而,蒋介石和国军高级将领均强烈表示,绝对不会让美国人来指挥中国全部军队,甚至不惜脱离盟国。

在1945年4月的湘西会战中,短短3个月后,国军就可以独立对10万日军发动大规模反攻,将其主力歼灭3万多人,随后又是一系列的攻势。

但是美国军方这个目的不能明说,只能希望前往China war zone的美国将军可以“心领神会”,原本马歇尔选定的来华第一人选并不是史迪威,而是休庄姆中将(Huge Drum)。

其实英国人明白,他们在缅甸压榨当地土著,当地不断武力暴乱反抗,根本就无法控制缅甸大局。缅甸人打着旗帜在仰光迎接日本军队,英军士兵一旦落单往往被缅甸农民殴打致死,就预示着英军在缅甸必然溃败。

但是,史迪威此时极为好斗,权力欲极强,但又没有什么军事才能,政治能力也很弱。

所以说,豫湘桂战役的大溃败(日本方面的一号作战),固然有河南、湖南蒋军各部战斗意志差极的因素,也有缺乏战略预备队的一定因素,史迪威站在美英、站在个人的立场上,确实是拖了后腿的。如果卫立煌的20万精锐之师不是去帮别人家收稻谷,中国抗日军民的损失会大大减少,那可是146个城市沦陷、6000万同胞成为亡国奴啊!百姓惨死和财产损失更是不计其数,更有《雅尔塔密约》的深远影响,非三言二语能说得清楚。

美国从来没有寄希望于依靠China war zone和常凯申的配合打败日本,美国军方对China war zone以及常凯申的最大希望就是“用最少的美国物资消耗最多的日本军队和日本用于作战的物资”。

豫湘桂会战于1944年4月17日正式打响,至12月10日结束。在会战期间,中国共计损失部队约5、60万,被日军攻占了4个省会和146座城市,沦陷国土20多万平方公里,可谓损失惨重。

史迪威虽表面上有很高职位,但美军重视欧洲,其次是太平洋,并没有给史迪威一兵一卒。

说老实话,史迪威计划整训后的中国军队可以用新1军和新6军做一个例子,新1军是史迪威有所偏爱,但是经过整训后的中国军队水平基本上可以象新6军看齐。

美国军方派史迪威担任China war zone参谋长的目的就不是赶走日本人,而是让史迪威用最少的美国物资消耗最多的日本军力和物资。

其结果大家都知道,就是“先欧后亚”,这就意味着美国军方在史迪威来华之前就已经认定了China war zone处于需求链的最低端。

幸好陈纳德很了解同胞史迪威的为人,在一号会战开始之前就私下囤积了可以维持1个多月的后勤物资。所以,在一号会战初期,陈纳德的空军对日军仍然造成一定打击,掩护国军地面作战。

早在1943年的时候,随着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节节败退,日本和东南亚之间的海上交通线已经不断受到威胁。为此,日本决定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攻势,以打通中国大陆交通线,将中国战场各占领区、东南亚等地贯通起来,并将其命名为一号作战,国内则称之为豫湘桂会战。

事实上在史迪威来华担任战区参谋长之前,美国军方对太平洋战场、欧洲战场以及China war zone进行了通盘考量。

“一号作战”历经“中原会战”、“湖南会战”、“桂柳会战”等战役,日军也先后占领我国河南、湖南、广西和广东的部分地区,打通了粤汉铁路南段。

再来看看史迪威在中国的所作所为,特别是“一号作战”期间的行为。

日本人的“一号作战”被称为明治维新以来最大的一次作战行动,华北和华中、华南的日军总计出动兵力超过50万人,大批的部队调动和物资运输,这么大的动静中国方面不可能一无所知。除去分别应对日军的第一战区蒋鼎文部、第九战区薛岳部,在云南整训的中国远征军Y部队成为一支举重轻重的力量,那可是20多万大部美械的中央军精锐,无论投放到哪个战场上,都够日本人喝一壶的。

日军在一号作战中,首次大规模使用装甲部队进行大纵深攻击,不过受制于中国的道路条件和日本的大车后勤保障,日军的闪击战无法和欧洲的苏德两军相比。

而在当时看来,反攻缅甸不能迅速实现,而急需扩大驼峰航线的运输量,帮助国内国军提高实力才是重要的。

河南段战场不提了,日本人的攻势最终在豫西山区受阻,从1938年就缩在陕西的胡宗南总算干了点正事,同时代理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而方先觉死守衡阳47天,重庆却拿不出来有力的救援部队,当横山勇第11军的打援部队对付王耀武、对付薛岳的兵力用到极限时,想像一下,如果杜聿明第5集团军或者宋希濂第11集团军兵临衡阳城下(一个半月爬也爬到了),日本人焉能不败?那么也就不会有什么桂柳会战的大败和日本人冲进贵州的事情了。

罗斯福接到美国驻华大使转达的蒋介石的意见后,左思右想,在谋求第四任总统任期的关键时期,不愿意因此与中国决裂,最终决定舍弃史迪威,撤销他的职务,诏令史迪威回国。

史迪威是回国了,但对中国仍在进行的“一号作战”的影响还是深远的。

直到日军攻陷仰光,英军已经必败无疑,才仓皇要求中国军队支援。

实际上,“一号作战”是日军的说法,在我们的历史书中称为“豫湘桂战役”。

仅仅因为史迪威和蒋介石搞权力斗争时,曾经打中共牌,夸奖中共,说要援助中共,而中共因为政治原因一直宣传史迪威多么好。

史迪威在1942年3月6日来到中国,于1944年10月19日离职回美国,这一段时间与“一号作战”的交叉只有1944年4月17日至1944年10月19日,大约6个月时间,而且史迪威并没有实际参加或者指挥“一号作战”,他对中国在“一号作战”的影响是间接的。

蒋介石与史迪威势同水火

此举,引起了蒋介石以及国军高层的极度不满,双方态度逐步恶化。

在史迪威要中国战区军队指挥权时,常凯申拒绝了,我看后世有人的认知,到不如给他,宁可让他去折腾亡国,也给他!免得后人中的傻子和坏人胡言乱语。

史迪威对中国的战事毫不关注,只是希望反攻缅甸。

说直白一些,史迪威就是一个搅屎棍。

而包括戴安澜将军在内无数国军官兵,都这样无意义地为了英国人牺牲了,滇缅公路也没有保住。

在这种氛围下,第一战区自然也没把日军的攻势放在心上,所以河南守军的部署失当。蒋鼎文在1944年6月检讨书中承认,因为对日军攻势估计不足,“兵力极度分散,且又配置重心过偏于南”,在遭到攻击时完全无法形成有效抵抗。

而这种松懈的思想到日军发起进攻时也没改变。

具体到了一号作战中,这个时候正值缅甸反击作战,果粉们都认为是史迪威把当时的第11、20两个集团军调走,导致日军能够所向披靡,但是果粉们忘了,除了这两个集团军以外,国军中还有一个更大规模的胡宗南集团,而且这个胡宗南集团如果投入战场距离更近,出了潼关就是日军在山西的第1军,而且如果胡宗南集团投入战场,对于日军华北方面军的部队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有威胁的侧翼打击。比什么从云南调兵方便得多,但是这个庞大的军队集团在干什么呢?封锁共产党,而当时共产党在陕北才几条破枪,用这么多人封锁。

随着后勤物资消耗殆尽,史迪威拒绝补充,日军战机掌握了制空权。

当然,在湘、桂两地战斗打响时,国民政府倒是清醒了一些,对日本的攻势有了相对准确些的判断。但是远征军对面日军也有3个师团,因此即使没有怒江攻势,远征军能抽调的部队也非常有限,对于战局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史迪威将军是一名纯粹的职业军人,他和蒋介石之间的合作十分不愉快,其中的是非曲直可以说是各有各的道理,但是日军发动“一号作战”期间,扯中国的后腿,那就是果粉们为国军低下的军事素质找的借口,说白了就是甩锅而已。

而史迪威利用掌握美援物资的分配权,卡住中国人的脖子,耀武扬威。

史迪威确实一直希望能发动滇缅作战,以打通从陆上援助中国的交通线,毕竟驼峰航线的运量有限,而且损失太大。

一是史迪威对自己的定位产生极大的偏差。

现在在网上确实有些人把一号作战的失败归咎于史迪威,比如说认为他执意发动滇缅作战导致国内兵力不足,不肯把驻印军调到国内参加豫湘桂战役等等,不过这些都是无稽之谈。

此时,中国军队却被英国人狡猾地利用,作为殿后的部队,便于英军逃跑。

(笑里互相藏刀)

二是史迪威在缅甸严重损害中国军队利益。

这个说法纯粹是一些果粉为了给国民政府的无能洗地的推卸之辞而已。实际上一号作战期间的失败主要是因为国民政府判断失误和无能,对日军可能的攻击毫无准备,和史迪威没任何关系。

史迪威来到中国后,不把自己放在“中国战区总参谋长”的地位,没有认清自己只是蒋介石的下属,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自己在中国军队中的军事指挥权。

史迪威向蒋介石要求军事指挥权

这当然不符合美国军方和马歇尔的要求,所以才换成了马歇尔的好友,可以和马歇尔心领神会的史迪威。

他的副手多恩原是地图绘制师,在史迪威手下做过助理武官;参谋长柏特纳战前是个在华做生意的商贩;特遣队司令梅里尔乃美军语言培训班的日语教师。史迪威还用自己儿子任情报主官,两个女婿皆做主要联络官。史迪威这套参谋班子甚至被罗斯福称为“许许多多冒牌将军”。

“在萨尔温江与你对峙的只是日本一个装备不全的师,你向西进军必然成功,在过去一年,我们曾经装备并训练你的Y部队,如果不使用它们用于共同事业,我们空运装备并提供教练人员的最勤奋最广泛的努力,就没有道理了”!翻译出来就三句话:怒江西边日军很少、你必须马上出兵、如果你不出兵就别再拿美国援助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仍然还要依靠美国的老蒋,还有选择的余地么?

4月17日日军发起进攻以后,汤恩伯还始终认为这是日军小股流动窜扰”,因此未作理会,决定去泡温泉。其幕僚宋湘涛则邀请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王仲廉一起去看戏,过一天再回部队。

史迪威和蒋介石之间的矛盾根源不只是文化背景的问题,英国人和美国人算是同文同种了吧,那英国人和美国人在二战中吵架吵的也是天昏地暗,但是并没有太影响英美的合作。史迪威和蒋介石矛盾的根源是两者对于“枪杆子里边出政权”这句话的理解程度不同,蒋介石要比史迪威深刻的多。

马歇尔的用人不慎,为中国抗战带来了灭顶之灾。

注意三个时间节点,日寇华北方面军执行“一号作战”计划侵犯黄河以南,进攻发起时间是1944年4月17日;而老蒋下达中国远征军Y部队发起“怒江攻势”的命令,是1944年4月14日;日寇第11军执行“一号作战”发起湘桂段作战的时间,则是1944年5月27日。也就是说,南边的鬼子动手时间,比北边的鬼子整整晚了40天,而中国远征军奉令向滇西反攻的时间,则处在两者之间,这其中有错踪复杂的军事和政治关系。

这一点,中国远征军前线指挥官杜聿明等人早已看出,并且已经向史迪威多次说出英国人的阴谋。

日军的一号作战规模非常大,而对于当面的国军几乎都构成了突然袭击,不知道被果粉吹的神乎其神的特工之王“戴笠”干什么去了,那么大规模的军队调动,物资运输,不可能瞒住中国人的。

而老蒋也下令在许昌和遂平各部署两个师,决定和日军一决雌雄。显然他也没意识到日军到底有多大的规模,否则根本不可能认为能在平原地区击败如此规模的日军。

而且就算是日军当面的国军数量也不少,当然计算兵力对比的时候,国军的兵力总是高于日军,但是在正确的战略战术指挥下,国军也不是会想这次作战中那样一触即溃,在抗战初期,国军也是能够一再顿挫日军的攻势。一号作战在大陆的教科书上叫做“豫湘桂战场的大溃败”不是没有道理的,除了少数地方,面对日军的攻势,国军几乎都是一触即溃,损失高达50万人,这只能是国军自身的原因,赖不着人家史迪威。

可以这么说,史迪威不懂打仗,也没有战争经验。

然而中美双方对Y部队的用途是有根本性不同的,“中国战区统帅”视其为最后的战略预备队,“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要的是其反攻滇西,然后与X部队(驻印军)在缅甸会师,而且蒋史之间因为军队统帅权的问题,早已经势同水火。X部队的新一军在史迪威直接指挥下,早在1943年10月就已经开始反攻缅北,而面对滇西并不许多的日军,卫立煌的Y部队却迟迟接不到进攻的命令,因为这事谁说了也不算,必须史迪威嘴里的“花生米”点头才行。

换言之,一旦美国军方这个冷酷的计划曝光,休庄姆中将是绝对不会为马歇尔乃至美国军方背锅的。

显然,无论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绝对不会同意,难道中国军队是美国人的雇佣军、殖民地军吗?

史迪威虽然是个将军,但他其实从没有带兵打过仗,只是比较擅长训练。

但史迪威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自己才是处理援助物资的决定人,蒋介石不应该把手伸得太长。

他之所以二次大战期间驻中国接近三年,任驻华美军司令,东南亚战区副司令,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支援中国物资等职务,原因很简单。

眼见国军节节败退,史迪威大感兴奋,终于在1944年8月借助罗斯福,要求蒋介石立即交出军队指挥权。

他不但卡住美援物资不发,还命令美国援华空军全部撤退到四川,名义上是保护美国重型轰炸机。而谁都知道,日军不可能攻入四川。

然而基于日军此前历次攻势规模都不大,因此国民政府始终认为日军此次攻势不过是为了打通平汉线的一次小规模攻击而已。汤恩伯认为日军最多只有3个师团,“使用兵力不足”,不过是一次“窜扰扫荡性质”的攻击而已。

1944年的正面抗日战场,一地鸡毛,外加一声叹息。

(驻印军总指挥和两个师长)

可见,史迪威这个搅屎棍,为中国人带来多大的灾难。

事实上当时国民政府下属总计341个师又19个独立旅,即使说远征军因为装备了一些美械,战斗力强一些,但是毕竟总兵力占比有限,能对战局产生的影响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

当时中国对外运输线只剩下两条,第一是经过苏联境内的运输线,因苏联和日本签订了《日苏中立条约》被封锁;第二就是剩下唯一的一条,就是中国人花费无数心血修建的滇缅公路,外援外购军事物资从缅甸仰光港口卸货,经过铁路和公路,运到中国云南。

史迪威来华的目的和常凯申希望史迪威起到的作用根本就是南辕北辙,正因为美国军方从来没有对China war zone抱有任何希望,所以才会允许史迪威组建了一个堪称美国历史上最“水”的参谋部。

甚至到了5月初,在第一战区意识到日军规模可能达到10万,许昌被日军攻占时,军委会对日军的规模估算还是只有3万多人,除了110师团外,都系临时拼凑,不过是一次局部攻势,认为一线有些大惊小怪。

所谓英国人的请求,是此间日寇缅甸方面军集中10万大军发起了英帕尔战役,目标直指印度东部诸邦,并且一开始进展是比较顺利的,英印军大叫快顶不住了,强烈要求中国远征军加大缅北、滇西方向上的攻击力度,以吸引部分日军回援减轻压力。在老蒋这里,史迪威的面子和言语威胁并不算大,能拖就拖,然而丘吉尔的喊话,罗斯福和马歇尔是必须引起重视的,毕竟美英才是穿一条裤子的,于是更大的压力来了。

于是史迪威向美国总统罗斯福建议:由他来全权掌握中国战区的军队指挥权。罗斯福竟然批准了。

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靠谁也不如靠自己,抗战期间美国的所谓援助都是有目的和需要付出代价的,为了策应英军取得英帕尔大捷、为了收复缅北地区,有多少中国远征军的士兵倒在了异国他乡的土地上?中印公路1945年初打通了又有什么用?距离鬼子投降只有半年时间了。而在河南、湖南、广西和贵州的大地上,因此增加了多少生灵荼炭?等到老蒋不顾一切空运回新六军时,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英军在日军大兵压境下,仍然不允许中国军队进入。

由于史迪威不允许国军随便撤退,最终英军顺利撤退到印度,留下国军被日军切断后撤道路,惨败。10万中国远征军,最终幸存的只有约5万人,其中相当一部分还是走过野人山勉强活命的,其中就包括杜聿明本人。

这事要一分为二地看,在1943年年底到1944年初,Y部队确实不具备反攻能力,因为美援武器只能通过驼峰航线一点点运过来,第一次远征军的失败,也使各部的整训工作进行的比较困难,所以卫立煌的前任陈诚,始终有畏难情绪,错过了与驻印军同时动手夹击日军的最佳窗口期。而到了1944年春天以后,华北和华中的日军已经蠢蠢欲动,缅甸的雨季又即将到来,Y部队这个时候倾巢出动强渡怒江,其实是不太明智的。

1944年4月“一号作战”开始后,特别是美国在中国的空军基地——衡阳基地受到日军的威胁后,史迪威以及美国军方认为蒋介石国民党指挥不力,导致中国军队连连失败。

最可悲的是,这种伤害的主要原因,仅仅是因为史迪威好斗和自私的个性。

所以很明显,国民政府根本就没意识到日军可能会发起一次规模空前的大攻势。因此无论是否有怒江攻势,部署在西南地区的远征军也不可能调到其他地方去加强防御。

1944年4月初,史迪威专门飞回重庆督促老蒋出兵,并且带来了罗斯福总统的备忘录,老蒋答应可以给新一军空运一个师的援兵,但是对滇西反攻仍然反应冷淡。史迪威于是求助华盛顿,很快老蒋就接到了马歇尔的急电:如果中国不从滇西出兵反攻缅甸,美国将停止向中国输送“租借法案物资”,卫立煌部队每个月通过驼峰航线所获得的734吨物资装备,也将被同时取消,而接到老蒋的解释电文后,罗斯福再发来一封口气更加强硬的电报,重点语句如下:

继任的魏德迈将军改变了以往的立场,开始大量援助国内的国军,顿时抗战形式有了极大的变化。

第一,史迪威在中国长期居住,可以说一口流利的汉语,而且同中国军政高层有一些交往。在当时的美国将军中,所谓的中国通极少,史迪威几乎是唯一合格的。

当然不是因为他和马歇尔关系好,而是美国军部和马歇尔派史迪威来China war zone担任参谋长,目的就不是为了把日寇从China彻底赶出去,而是利用China war zone战区消耗日军军力和物资。

其次,抗日终究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如果史迪威掌握了中国军队指挥权,他只会把美国利益放在第一位,史迪威在缅甸的所作所为已经说了他的立场。

要弄清楚史迪威到底有没有拖中国在“一号作战”期间的后腿,至少要先弄清楚两个情况才能下结论:

为什么史迪威如此渎职,居然没有被处理?

当时史迪威因为在缅甸的惨败,不顾当时中国国内急需美国军事物资援助的现实,将绝大部分美国援助截留,用于在印度编组驻印军,目的是反攻缅甸,为他自己报一箭之仇。

因为他的权力欲望,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中国人。

甚至连迫使常凯申集团投降都没有做到。

这种人两个字就可以形容:垃圾。

蒋介石对史迪威的定位,最主要的一个就是史迪威要充分发挥“中国战区总参谋长”的作用,最大限度地争取美国援助,而援助的物资怎么使用则应该由蒋介石说了算。

四是史迪威逼向蒋介石索要军队指挥权。

然而,英军却认为中国对缅甸有政治野心,毕竟缅甸曾经被中国控制多年(元代),也有大量汉人。

于是4月14日老蒋在何应钦的《怒江攻势》作战计划上签了字,尽管他并不情愿,因为国内战场需要这支预备队,同时也因为美英没有依约在缅甸沿海实施两栖登陆,让中国士兵去帮助收复缅甸领土,实在是没啥意义。可是所谓的盟国之间,也存在着强权政治,在美英领导人的眼里,实现他们的战略意图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中国战场上日军有什么大的动作,他们并不关心。

而此次失败,更是让美国对国民政府非常失望,认为在接下去的对日作战中根本不能指望,因此玫瑰此后不惜出卖中国利益,以换取苏联参加对日战争。可以说这次失败甚至影响了中国此后的国际地位。从这点来说,中国的损失就更大了。

但因史迪威不懂军事,一味希望在缅甸打胜仗,让自己大出风头,强行命令中英军队不能撤退。

萨沙的第8431条回答

方教授认为:如果说在西线,1944年的D日(诺曼底登陆日)是最重要的战事,其影响一直延续至今,“一号作战”也是这样的。一号作战和中国军队第二次出征缅甸几乎同时发生。把这两件事放在一起,更能清楚看出史迪威在抗战中的作用:他没做很大贡献,他的领导方法也不行。

史迪威与蒋介石

为什么会有史迪威?当时,马歇尔面对一个问题:珍珠港事件之后,美国人想打日本,但马歇尔认为美国应该先打德国。他认为进占欧洲是早日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最佳的方式。所以马歇尔不想向缅甸战场调配有意义的物资。但他又不能让人认为他放弃了缅甸战役,所以他先找参加过经验丰富的德拉姆将军当指挥官——当时,美国军官中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只剩下三位,德拉姆是其中之一。德拉姆要求美国向缅甸战场提供有实际意义的援助,马歇尔拒绝了,然后他任命了史迪威。史迪威跟马歇尔关系很好。史迪威在情报部门、训练部门工作过,担任过驻华武官,但他从来没有指挥过任何部队,在利文沃思(军事学院)也没有听过指挥课。

马歇尔要把史迪威塑造成一个美国的英雄:他是唯一的、在亚洲打日本人打得很好的美国人。二战以后,因为有国民党的失败,有很多学者利用史迪威来批评蒋介石,以史迪威的英明、勇敢证明蒋介石的无能、懦弱。

罗斯福再三犹豫下,将史迪威撤换。

1942年初,世界反法西斯联盟形成,蒋介石成为中国战区最高总司令,为了最大程度争取美国的支持和援助,蒋介石主动向美国总统罗斯福请求,派一名美国高级将领来中国担任中国战区总参谋长职务。

国军的战斗力弱于日军,这个不是什么秘密,而且抗战初期的老兵也的确是损失比较大,补充来的新兵比较多,但是新兵经过训练和实战的锻炼也就成了老兵,补充新兵多并不是什么太重要的因素。国军在1945年已经是有一种坐等战争胜利的心态,这个倒是的确是大势所趋,但是有一句话说的好,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的。

史迪威刚刚上任,就遇到日军横扫东南亚,前锋从泰国出发直逼英国殖民地缅甸。预计日军攻击缅甸军队有10多万人,而英国在缅甸的殖民地军队只有五六万,而且以当地土著居民为主,非常不可靠,基本必败无疑。

由此,史迪威才成为美国在中国的代表。

但是休庄姆中将是典型的军人,他不是政客,马歇尔要么就让他按照美国将军的做法武装训练China war zone的军队,然后和日本人作战,这就意味着要给休庄姆中将足够多的物资;要么就以书面命令形式告诉休庄姆中将,他的任务就是利用China war zone的人力物力以及最少的美国物资消耗最多的日本军力以及日本军用物资。

日方的目的有三个,其一也是最重要的目的在于打通一条从中国大陆由南至北,连接东南亚日军的交通纵贯线;其二是大规模歼灭中国军队的有生力量;其三是打击中国的空军力量以及美军在中国的空军基地,防止中美空军袭击日本本土。

“豫湘桂战役”发生在1944年4月17日至1945年2月28日之间,持续10个月11天,这是一场规模前所未有的战役,在中日战争史上十分罕有。

“一号作战”

史迪威的错误指挥造成了中国远征军的重大损失,杜聿明等将领对史迪威恨之入骨,几次向蒋介石“告御状”。

实际上,史迪威对中国抗战,尤其是中国国家民族,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而史迪威是个极为好斗的人,顿时将蒋介石视为敌人。

从1943年11月起,军委会、蒋鼎文与汤恩伯都陆续接到一些日军在黄河北岸调动的情报,认为有可能日军会发起攻势。

史迪威是蒋介石请来的,也是蒋介石赶走的,二人势同水火。

不过首先要说明一点的是,驻印军投入缅北反攻战是在1943年10月,比豫湘桂战役早了差不多半年,此时没人可以预见到豫湘桂战役的爆发。而驻守西南的远征军虽然是在1944年4月14日发起怒江攻势,比日本发起豫湘桂战役只早了几天,但是到此时为止,国民政府也压根没意识到日本会发起那么大的攻势。

(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

在直到1945年1月,国军还在一号会战期间苦苦防御,被日军攻势打得非常狼狈。

第一个是什么是“一号作战”?

更别说美国军政两界当时极端鄙视KMT军队战斗力以及战斗意志,所以在史迪威来华前美国军方已经决定了China war zone对于美国的作用就是用最少的援助尽可能消耗最多的日本军队。

史迪威在言论与日记中替蒋中正取了“Peanut”(笨蛋、没用的小人物。直译是“花生米”)的绰号,还说蒋是中国第二个“叶名琛”,甚至将黄山的蒋中正行馆称为“贝希特斯加登”(希特勒山庄“鹰巢”)。

驼峰航线的确是一项壮举,但是从补充中国几百万军队的角度来说,驼峰航线是一项中看不用的行动,代价太大,而运力远远不够。在运进来的物资中大头还是陈纳德的航空队给用了,国军的几百万大军得到的很少。所以史迪威坚持打通中缅之间的路上交通线就是要从根本上解决百万国军的补给问题,用了充分的补给,国军几百万大军才能真正的发挥和它数量相匹配的作用,这一点史迪威比蒋介石要明白,到了日军在抗战中发动的最后一次攻势——芷江作战时这一点表现的很明显,在获得了通过中缅公路运进来的大量物资后,国军应付日军的攻势并不费劲,如果再能假以时日,对于国军进行整训,国军把日军发出中国并不是不可能。

面对美国赤裸裸的要求中国军队最高指挥权这一严重侵犯主权国家的行为,同时完全把蒋介石排除出军队的这一无理要求,蒋介石是断然拒绝,并召见美国驻华大使表示强烈不满。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史迪威来到中国。

(卫立煌检阅Y部队)

(左为派遣军总司令畑俊六)

蒋介石评价史迪威在中国的所作所为“欺人太甚”、“美国佬混蛋”。史迪威蔑称蒋介石““小畜生”、“笨蛋”、“疯狂的小杂种”、“花生米”。

史迪威

在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期间,史迪威实施“弃缅保印”策略,置中国军队的生死存亡于不顾,不让美军援华的军队进入缅甸作战,而且摆明了让中国军队充当炮灰,掩护英军撤退。

蒋介石视察史迪威指挥的远征军

图片来自网络。

史迪威作为China war zone参谋长,完全可以称得上渎职,但是他作为一个美国将军,他圆满完成了美国军方交给他的任务。

但是,这种由空军彻底打赢一场战争的设想直到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才变为现实,而且还有很多条件,比如南联盟对于北约的机场没有任何的打击办法,但是在抗战时期的中国,日军被陈纳德的飞机炸的没脾气的时候,通常会采用派出地面部队把机场打下来的办法,而陈纳德对于这个也是没有办法。

但史迪威毕竟是美国人的代表,蒋介石就命令国军将领对他阳奉阴违。

当时国军即便是中央军主力师,榴弹炮、山炮、野炮几乎全无或者炮弹奇缺,基本的机枪步枪子弹也严重匮乏,导致每次作战伤亡惨重,抵抗不住日军猛烈攻势。

而史迪威调回美国时,和他办理交接的魏德迈将军向史迪威索要China war zone作战计划时,被告知前任China war zone参谋长史迪威将军从来没有制定过任何China war zone作战计划。

(看看昆明和黔桂的距离有多近)

第二个是史迪威在中国干了些什么?

先看第一个:什么是“一号作战”。

相对来说,史迪威的设想更加现实,但是这样的做法,需要更大的付出。建立一支强大的地面部队,按照常校长的设想肯定是会首先武装自己的嫡系部队,估计这个史迪威也不会反对,毕竟本身中央军的军事素质的确比地方军阀的素质要好一些,但是常校长的嫡系部队是要留着对付地方实力派和共产党的,至于日军是排在后边的,但是史迪威是要把日军排在第一位的,这就是两者之间最大的矛盾所在。当然,这支新组建的全套美械的中国军队有极大可能是由史迪威负责直接指挥,这也的确对于史迪威有一定的诱惑。

史迪威走后,魏德迈接替了史迪威的职务,此后美国对华政策也产生了变化:由扶蒋联共转变为扶蒋反共。

魏德迈接替了史迪威的职务

开辟缅甸战场最大的好处是通过缅甸,在China war zone之外,再开辟一个战场来消耗日本的军力和物资。

日军发动一号作战时史迪威已经回国了吧

展开阅读全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日军「一号作战」期间,史迪威究竟有没有扯中国后腿?
0

中华武术几乎无实际战绩,为何仍有多人坚信民间武术的实战力?

上一篇

三国时蜀国的国土面积究竟有多大?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日军「一号作战」期间,史迪威究竟有没有扯中国后腿?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