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提倡忠君,为什么孔子和孟子不去辅佐周天子,而是游说诸侯?

孔子不是傻子,疯子,愚人。周遊列国到处骂周天子礼乐崩坏。就是写出周天子是一堆烂泥病入膏盲的气数已尽。百家乱政不可救药。到处宣揚周天子的无能,孔子还会扶助一个没落政权吗?
尊孔子時代必是新的政权诞生后。儒家特常,必为新政权歌功颂德,例朝代如此。儒字人需也,撑权人需也。任何新首脑新政权都不喜欢有反对的声音。所以尊儒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各守其道。秦始皇名曰焚书坑儒也不允许造反,反对他坐皇帝呀。

当然,这是个认同感的问题,说到底也是个价值观的问题,更说到底更是一个利益的问题!对自己的利益有好处,就要忠,对自己的利益没好处,就不去忠…

太公在此,诸神退位!
只有齐太公有这个资格!
齐太公周师齐主,百家之宗师,千古第一人!
无人能比!

孔子和孟子是儒家代表,但在周王朝的春秋时代,儒家还未形成气侯,战国时期有了儒家流派,却处于百家争鸣之时,各家思想相继进入大辩论时代,儒家的政治地位并不十分突出,且那时,孔子,孟子都己离世,有限的生命来不及忠君,且周王朝自周厉王时,发生国民暴动,致此,礼崩乐坏,孔子生而克己复礼,与当时奴隶主背道而驰,他不会也不可能去辅佐周天子,他的主张,掌权者不会认同,因而,到处受到驱逐,所以,他开启周游列国的人生,广收弟子三千多人,著书立说,传播儒家思想,是当时社会的一股清流,他树起儒家之风,到秦汉得成气侯,坑儒和尊儒成了封建历史时转折点,儒家成了封建统治的主流思想,肩扛忠君爱民的使命。

君不义,臣不忠。故于此。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这是佐证

孔、孟并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孔子在春秋末年,提倡“克己复礼”,即是护卫周天子。而孟子身处战国之世,他提出了“保民而王”的观念,并且说武王伐纣并非僭逆,指纣为独夫,这为新的政治理论的产生(五德终始说)打开了一个口子。

王制政出天子,霸制“挟天子以令诸侯”,帝制则政由己出,主“革命”。

而这个利益~利,是指物质财富上的,益,是指精神财富上的,除此无他…

第一,自平王东迁以至于秦灭二周,政体历经三变:王制;霸(伯)制;帝制。

孔子时尚对周王室抱有期望,因此主张复礼,而到孟子时,只能把平定天下的希望寄托在诸侯的身上了。

春秋战国时期,礼崩乐坏,天下大乱,周天子名存实亡,诸侯你征我伐,硝烟滚滚,为的是一统天下。孔孟用儒家的仁义礼智游说诸侯,希望能回到西周以仁治天下的太平盛世。急功近利的法家思想站了上峰,长治久安的儒家思想败下阵来。法家思想有点像西医治病,疗效好,但副作用大,儒家思想像中医,疗效慢,但副作用小。打天下用法家思想,但治理天下要用儒家思想。秦国一统天下后,短短14年,二世而亡。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需要厘清一些事情。

对于儒家来说,他们的最高愿景是天下和合,而不是心系一国之兴亡。这也是顾炎武说“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辩?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的理论根据。

当然这是“前民族国家”时代的思想。我们现在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虽然脱胎自顾炎武的这段话,却已经违背了他的愿意。但这反映的也正是新型“国家——公民”时代的伦理要求。

历史和现实,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啊!

第二,在周代血缘“封建”的时期,忠孝一体,而随着“封建”的崩解,“亲亲”转为“任贤”,君臣之间不再有“大宗——小宗”这样的血缘联系,而是以“考功刑赏”为前提的“雇佣”关系,到这时,才把“忠”置于社会伦理的首位。

不是不辅佐,而是被当时的君王所不用。所以只好游说诸候,诉说自己的理念,把希望寄托于后人。

因为天子是别国的君。忠君是忠自己的君。尊重天子,是国君的事,不是孔子的事。况且忠君是忠有道之君,而不是忠昏君。

也就是说“忠”是有前提的,即食君禄者才有“忠”的义务。

很简单,说明孔孟都是正常人。智商不够的才辅佐腐朽的周王朝,虽然孔孟口口声声君君臣臣,骨子里还是支持革命与创新的。

展开阅读全文

能否晒一晒你手机里的旅拍风景照?\r

上一篇

粤语起源于广西梧州,梧州是不是广府文化中心?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儒家提倡忠君,为什么孔子和孟子不去辅佐周天子,而是游说诸侯?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