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听过或见过真正的武林高手?

前些年拆迁,因补偿太低,好几户居民拒绝搬离。开发商老李大为恼火,便让他小舅子大金牙处理此事,一定要在最短期限内把那几户人家赶走。

守机场讲究先来后到排队,天长地久,大家都熟,都会自觉遵守。

从这次起,大家才知道眼镜是武林高手,对他也十分客气。

在景洪开出租车13年,我确实见过一个真人,他就是廖某。

如果是出门办正事,他的长辫子里插满了钢针,可以用来做鞭子,也使人不能抓他的辨子。

后来听老乡说,小郭又找过眼镜,大骂眼镜偷袭,自己没防备,据说又输了。

大概就是这几个。

虽然没见过他出手的时候,但是那个老板花大钱聘他,显然不会是空有虚名的。

不过最后父亲也说道,是不是真的谁也说不清楚,这些也许只是没死的“袍哥、土匪”为了说他们口中的“大哥”而编造的。

解放的时候打土匪,他虽然没做什么杀人放火的坏事,但由于他知道当地的各种“黑恶势力”,又是旧政府从业人员,就把他抓起来叫他说清哪些人是“土匪”,由于我们当地的“土匪”大都是“业余土匪”,白天都是一样上街赶场,下地干活的普通人,只是晚上用“锅烟墨”把脸一涂花便成了匪,所以就叫他招认哪些是“土匪”,他没招,最后传说他被拉到省城背了“火背篼儿”,(由于他没招认,我们生产队的队长曾经就当过土匪)。

还有一位是铁砂掌的传人,时任公司的总裁了,不过郁郁不得志权力被架空被人排挤。因为本人通些中医,聊到功夫这块与其交谈甚欢。他告诉我,铁砂掌不像小说和电影中描述的那样要手炒沙子之类的可以劈断砖石,其实也是需要招式和心法。他一般不敢和人动手,怕把人打伤,因为功力深厚很容易就让对方骨折。那时他还没有收过徒弟,当时想收我为徒,我不想学,借口年纪大了不合适,但是他说20多岁是最好的时候,但我敷衍而过不了了之。

本地多山,在汽车、火车以前都是靠人力,各种生活物资有限,人的生存环境恶劣,官家管理也不到位,就有许多靠自身锻练或自然生就的,现代人所没有的“武林高手”。

大金牙姓张,秃头,长的五大三粗,身上刺满了花纹。因为镶嵌了满嘴金牙,便落了个大金牙的外号。是街上没人敢惹的主,老李生意做的风生水起,有他一份功劳。

这个老板说,工地上有时候会有同乡抱团群殴 ,根本没办法劝解。就派这个保镖过去,直接干趴下两伙人各自领头的那个。基本上就是一个人冲进去,几秒钟就打趴下。

廖某住在我家背后,几岁时跟母亲一齐嫁过来的,后爸会武术,所以他也学了点,但从不轻易露手,后来也到景洪开出租车跟我们一起守机场。

他是当地的“袍哥”,又是本地的一个“保长”,说他的名字,周围可以管几十里,本地的各种势力他都非常熟悉。

这样闹了几天,居民并没有屈服。这天上午,人们上班的上班,购物的购物,估摸着家里没人了,大金牙带着他那一伙人,封住了路口,不让人靠近。然后开始用铲车推房屋,把人们家具什么的都给掩埋了。当推最后一家人房屋时,一个被控制的妇女大喊,别,别,那屋里还有一个躺在床上的老人。

在晚上,如果后面的人悄悄用石头或泥块从背后打他,他可以用手接住,他一般也不还手,只开口说:是哪个,不要乱开玩笑噻。

九几年在宜章私人煤矿打掘进,用当地话叫打石笼。我们一起去的十二个人,老板姓李,他家有六个矿井出煤,还须打个新矿井,我们一行人和李老板签定合同,矿井主道45度的坡,梯形的洞口,上底1米8,下底2米4,高1米8,每掘进1米连炸药费用45O元,每进5o米结算一次工资。因为我们老家是灰山港的,灰山港出产柴煤,石灰石,对掘进工程,不能称里手行家,但也是靠那行吃饭的人很多,我们在对李老板的新矿井掘进的速度惊人,每天三班进尺在5米以上,李老板天天亲自来看看,脸上笑容可掬,口口声声说好,进度快,第一个5O米结帐,很爽快的付款,到第2个50米结帐压1万未付,第三个50米结帐压2万未付,我们心里不舒服,因为灰山港人在宜章挖煤的人不少,我们找熟人打听原委,熟人朋友告知我们,当时他们在煤井出煤的,每单班工资5O元左右,我们打石笼的单班工资过100元,老板认为,合同定松了,自己吃了亏,所以压我们的工钱不付清。到第4个50结帐时,压3万元工资不付,我们找老板理论,他口里说,出煤后一次付清,我们有点担忧,但看到他家大业大,也就信他了,我们在矿井继续掘进,终于在近掘进3OO米时,矿井出现满井煤层,结帐时,老板欠我们的工资5万多,以各种理由为借口不付,我们大家心里着急,一起议论对策,在我们12人其中有一个人,身高1米8以上,体重百五六十斤,手粗脚大,熊胸虎背,蛮力好大,他原先在水泥厂装车,他说,老板门前左右摆着一对石狮子,看上去4OO斤不到,找个没月亮的夜晚,去搬搬,看是否能搬动,我们大家认为主意不错,天助我也,这天下午乌云密布,于是晚上我们三人来到老板门前,劲大的大汉抱起石狮子,还能走几步,不蛮费力又放下,我们赶快离开回到矿上,商量着找个机会在老板面前显摆一下,终于打听到后天是老板生日,老板生日这天,老板家客人很多,我们十二人同去祝贺,中餐后,我们集体上了礼,老板门前好多人在喝茶聊天,这时我们的大力士,高兴的给大家介绍“各位朋友,本人来自益阳市,灰山港镇,来贵地讨生活打石笼,今天老板生日庆典,有幸给李老板祝寿,表演一个小节目,给各位助兴,请大家棒个场\”,这时大力士脱下外套,手拿红布条捆在腰上,大步走到右边的石狮子旁,抱起石边狮子往左边走,到左边石狮子面前放下后,又把左边的石狮子抱到右边放下,看来他面不改色,心不乱跳:,动作从容淡定。各位看到的人们鼓掌示谢,大力士双手抱拳示意,\”献丑了\”,我们一行人回到矿井上不久,老板亲自来接我们去他家共进晚餐,并当晚结清欠我们的

父亲去开会,我在酒店里面等着,当时是小孩子所以在大厅里没事瞎跑。看到桌上放了一本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连环画,我就好奇上去翻看。翻着翻着就对书里抓特工的画面动作学了起来,旁边的一位军人叔叔就看着我笑,我那时小,也没有觉得什么尴尬的,就和叔叔聊了起来。

廖某不长,较瘦,少说话,带副眼镜,因为显眼,大家就叫他\”眼镜\”。

武林高手没见过,但见过奇人。

说着其中一个竟然解开裤腰带,朝着外太婆准备撒尿!

老家有个老人叫李显逵的是个奇人。他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解放后是当地公社唯一的反革命(有点冤,就是藏了二把鸟铳加之他父亲生前当过中央兵,地地道道农民),文革时没被少斗过,活埋之后被人救了。

这个时候,大舅公冲了出来,挡在外太婆面前。

答:真人不露面,露面不真人。

这个故事得从舅公小时候说起。

奶奶说,在她小时候,家里有个短工,这人是习武出生,没落前也曾风光过,具体是哪个门派学的是什么套路,奶奶一介女流就说不清了。

但是大金牙好了并没有按老人的要求去做,对损坏了的居民财产进行赔偿。没几天病又犯了,不得不再次去求老人。老人往他背上一摸,立马好了。大金牙知道这是个世外高人,自己的小命说不定就掌握在人家手里。于是对拆迁进行了合理的赔偿,对推倒房屋掩埋的家具财物,都赔了钱,并发誓再不干坏事了。

今天特意写了这么多,我想说对于当下的中国,只要军中的人才是高手,真正的高手。

这短工看大舅公那么实诚也就悉心相授。至于效果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这老人就是人们常说的武林高手,世外高人。平时不显山露水,但当有穷人需要帮助时,他们会及时伸出援手。这样的人我们身边很多,只是他们乐意低调,不到万不得己,不出手罢了。

从那以后,就再也没人赶随便欺负他们一家了。

大金牙接到姐夫指令后,便找个几十个坏小子,在拆迁区大搞破坏。停水停电,破坏路面,封赌路口,闹得鸡犬不宁,还打坏了一个与他讲理的老人。

图:来自网络,若侵则删

还有就是我们这边武警支队的参谋长了,倒是真的就比施瓦辛格矮了不少,其他差不多了。也是饭局上,还有一个市柔道队的运动员,喝多了以后当场比划了一下,一招,那个运动员就在地上起不来了。然后,直接去医院了。

解放后,人们的生产、生活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所谓的武林高手就没了用武之地,但人们的体力还非常了得,我的父亲能把一百多斤的蔬菜、粮食不息气一肩挑到二十里外,而到了我这一代,连空手上楼遇上停个电都非常痛苦。

反正如今小郭老实了,不再插队,有一次他正好排在眼镜后面,隔着好远跟着,有时眼镜上厕所了车子不走,他也不敢摧,更不敢按喇叭。

工资。大家皆大欢喜。(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江水读书

一个练习陈氏太极20年,本人大学期间经常锻炼,毕业以后也喜欢运动。一次机缘巧合,朋友引荐了这位低调的中年人,身材消瘦看起来没什么力气,他每天练习2个小时太极拳。当时出于好奇,想让其演示下,对方同意,让我攻击他展示太极的消打原理并强调不要攻击要害处,当时我就出了一拳被其挡住,心想偷袭一下吧,他反应迅速,一下将我的力卸掉并把我抛出2米远。看我摔倒,忙地去扶我,说练武之人有条件反射,不要轻易偷袭。算是白挨了一下。

听父亲说过几回,邻居就有一位,一根长辫子可以叫五六个壮汉拉住站定,喊声:起,可以把五六个壮汉拉倒。

这一下,四周围满了开车司傅,大家都捏着一把汗,面对比眼镜高大的小郭,眼镜定输挨打。

他一般不守规矩,随来随插队,大家不敢当面反对,敢怒不敢言。

以前有朋友摆饭局,有一个是浙江诸暨的工程公司老板,他的司机兼保镖就是非常能打的。

在60年代,奶奶他们家因为过去的成分问题,一直被村里人各种言语甚至动作欺负。

非常年轻的一个小伙子,手上全是茧子,看上去很腼腆的样子,说不能握手,怕手上的茧子硌痛我们的手。

那个二流子见这状,更加来劲了,“你这地主儿子还敢嚣张!”伸手就想扇巴掌。

这一次,前面没有一辆车了,小郭拦在前面就是不走,客人都走过来坐车,有两个游客已坐在眼镜车上急着买茶叶,这可是回扣较高的生意,十分难碰,于是眼镜不停按喇叭催促,越催小郭越不走,越起火,当眼镜下车求他时,他打开车门就要打眼镜,眼镜逃,他就追,在机场停车场,眼镜不逃了,双拳紧握,亮出了决斗架式,准备拼一次。

到了改革开放后与儿子做了贩鱼生意。八七年冬一天凌晨三点他和儿子开拖拉机到我们家池塘装鱼,那时没有电灯,马路也是黄泥巴路山路弯多路陡且凹凸不平,车行至村口上坡路冲不上去,我们都带着手电筒帮忙推车,由于车上溅水出来轮胎打滑溜车,老人不小心被卷入车底,车轮从胸口压过手电筒都扁了,看到躺在地下奄奄一息的李显逵我父亲吓得不知所措,他儿子赶紧让我回家端碗凉井水来,我飞奔回家匆匆取来一军壶水,老人口中念念有辞,喂下去之后奇迹发生了,对我父亲说,没事继续推车。

我说一个我听过的武林高手。

小舅公贪玩,觉得扎马步苦。到最后,只剩下像郭靖般忠厚的大舅公一个人。

是我奶奶讲给我听的,这个武林高手就是她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大舅公。

具体聊了什么都忘了,只记得他说是上过前线,还给我讲了好多抓越南鬼子的经历故事。我当时因为看过少林寺,所以对武功非常好奇,就问真的假的。哪位军人叔叔估计看我小,就给我讲了不少所谓的军中秘闻(大多忘了)。

舅公的老爸,也就是我的外太公在民国时期在政府任过职,虽然不大,但在当地也算是个大户人家。社会上的人认识的也多。

小郭从没有碰到过会反抗的,大声怒斥眼镜自不量力,狗急跳墙,一边做着准备格斗的热身招式,腾挪躲闪,劈踢挡击,拳风霍霍,腿风呼呼,双目怒睁,\”呀呀呸\”怪叫声声,如狼嚎虎啸,闻之心寒,让大家喝彩阵阵,而眼镜,以静待动,双手紧握,一动不动站在那里。

这短工在农忙时,就来帮我外太公家干农活。农活间隙,也会教几个小孩几套动作。

我问父亲什么是背“火背篼儿”,他也只是听说,是用铁皮做成一个盒子用铁丝绑在人背上,里面放入烧着的青冈炭,然后用扇子不停的扇火而把人慢慢烧死,使人非常痛苦。

机场有个出租车专道,用铁杆连着,当车子进入专道后,前面不走,后面干等。小郭就这样长期在眼镜面前耍威风,终于爆发了。

现在,大舅公已年近90,可仍然精神矍铄,而比他小几岁的小舅公倒显得老多了。每次过年去看望他,我都要盯着他的身姿看很久,终究也没敢问当初的事。

其实很多功夫高手都隐藏在民间,练武之人如果打普通人,普通人几乎没有招架之力。现在管得严,有功夫的也不敢轻易展示。

聊了一会,父亲开完会回来就和叔叔道别走了。记得有问父亲这些人都是谁,父亲只说都是一些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立功嘉奖人员,其他也没有说。我那时只是要求父亲给我弄一本那个连环画册,在离京时终于拿到连环画册后就非常开心,这些镜头也就淡忘了。

二流子说:“你个地主婆还想吃什么?吃这个吗?”

因为村里头几个不干活的二流子,这天又来到我外太公家。那个时候,外太公早已去世。只留下外太婆和几个子女。

奶奶说,动作快的几乎看不见,几个兄妹和另外的二流子都吓懵了。

他们叫嚷着让我太婆教出藏起来的银元财宝。

外太婆说“哪有什么金银,家里底下都已经给几拨人掘过好几次了。穷得只能吃树皮了”。

铲车司机看了看大金牙,大金牙手一摆,做了个推的手势。于是铲车轰鸣着推向房屋,就在这时,有人大喊,住手。原来是经常在这儿拾破烂的一个老人,也不知家是那儿的,平时也没人注意他。只见他一步跃上铲车,拉开车门,一下子把铲车弄熄了火。然后把那个铲车司机用手一提,轻松扔到车外。

突然,小郭上窜下跳,一招\”饿虎掏心\”直击眼镜胸部,拳至中间又改成\”双峰贯耳\”直取眼镜头颅,眼镜头略一低,躲过攻击,右拳疾出,快如闪电,\”啪\”一声脆响,正中小郭脸部,小郭竞直挺挺如中弹一般倒了下击,这真是不怕千招会,就怕一招熟,这招就是绝招!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一秒、两秒、大家屏息凝气,惊了,直至15秒后小郭爬起来,像喝醉酒似的,眼冒金星摇摇晃晃,又直挺挺倒了下去,十秒后,不知谁报警了,警察来了,把小郭架起来了,……

六七十年代到解放前为了生存到处都是高手,沧州有个武术高手叫,候和玉,个不高,身轻如燕他和他的唐兄家闹矛盾,宅基地究分,这家哥四个,个个会武术,四的外号叫候四牛,在天津踢过八试场子,哥四个拿着三齿扁单,杂刀片子,把候和玉堵在家中,候和玉从窗户扔出一只鞋,候四牛一杂刀片子劈了下去,这时候和玉,一个跟头从坑上翻到窗外地下和这四个人打斗起来,他用的是一尺多长天天杠胳膊的铁棍,几个回合就把这哥四个打倒了,从此,就怕他了,候和玉解放前民间高手单打独斗不输李书文郭燕子,佟终义等高手,他有一特长奔跑速度快,能追上狗,他在全国打败过很多高手,沧州市大赵庄人,60以上的都知道他的武功,铁胳膊候和玉,就是他的美承。

有幸在苏州遇到过两位不同流派的大师,一内一外,名字都不记得了。

说道武林高手不知道世上是何标准,不过我小时候却碰到过一位军中高手,可以讲一下我的经历。

有个江西丰城人,叫小郭,也是老乡,长得不长不矮,较墩实,自称武警出身,曾夺得军分区(师级)散打冠军,还拿出了证件证书给我们看,是真的。

“一开始大家都忍着”奶奶说。“直到那一次,大哥实在是忍不住了,因为…”

我记得他说当时很多传统武林的高手都教过他们,他好像是学的螳螂门还有擒拿和通臂拳,都是学的一招制敌。两双手非常粗大有力,我就想试试。他一只手就能把我给甩起来,不过怕出事,也就没施展。我央求其露一手给我看,我记得后来这位军人叔叔就用单手把沙发前的大茶几给抓了起来。那时候年龄小,没有觉得什么,后来回想起来应该是非常厉害的抓力和使用技巧,抓人的喉咙那肯定是一下就碎,想想都害怕。

大全牙见这个老人坏了他大事,抄起一把铁锨向老人拍来。老人闪过,然后用掌向他背后轻轻一拍。说,叫你吃粮食不干人事,然后就走了。大金牙在那儿站了一会,好象精神有点恍惚。接着,就喊背疼,然后背就驼了下来,头都快贴到地面了,怎么也挺不起腰来,就象个老头儿。送医院捡查,怎么也检查不出那儿有毛病。

八几年我上小学的时候,跟着老爸去北京玩。当时父亲是核工业保密单位的一位负责人,去北京开会,顺便回北京老家。所以就住在了一所军管保密单位的招待所里。

还没等巴掌落到脸上,大舅公运气一掌已经把他拍出10来米远。

有一次插在眼镜前面,眼镜咕噜了一句,小郭没有听清,但认为是骂话,一直纠缠眼镜,一副狮子吃人形象,眼镜一直忍着,但从此小郭专门插在眼镜前面。

大金牙的姐姐是个明白人,问了那天情况,知道遇上高人了,忙去找那个老人,还在。于是大金牙的姐姐就跪着向那个老人求救,说再也不干坏事了。那个老人于是就在大金牙的背上轻轻一捋,大金牙的背马上不驼了。

还有就是一个祖上就是开门派的,常年在日本做生意。有一次去酒吧被十几个日本流氓追打,这个朋友一边往警署跑,一边不断击倒追近的日本流氓。跑到警署之后,路上放倒六七个,都是一拳打的站不起来。最后,还是救护车拉人。

有的。

后来时代变迁。

后来听爷爷说,李显逵的祖上当过乾隆时的御使,还有当过淮安知府,子孙有习武的,他父亲就练过,年轻时可用一斤的称砣击蛋蛋都没事,还有接骨治趺打损伤。

展开阅读全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有谁听过或见过真正的武林高手?
0

乾隆和刘墉的媳妇(六王的女儿)是什么关系?

上一篇

西安六日游,有哪些旅游攻略推荐?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有谁听过或见过真正的武林高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