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为什么不全军直扑北京,推翻清朝呢?

任谁也难以料到,一群打着西方宗教旗号的草莽英雄,

补给也发生困难,以致于寒冬季节,北伐军只能着夏衣作战。

向荣又分派五千人围住被太平军占领的镇江一带,不让太平军东进苏州,常州。

郭毅生《太平天国历史地图集》

“洪秀全既陷武昌……与杨秀清等议所向,

无心——

因为形势不允许他们这样做。

1852年

大佬们意见并不一致。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因为:

太平军第二个困境是弹药武器。当时作战的双方都有火器,石达开早在金田团营的时候就已经开炉铸炮了,可是火器的消耗是非常可怕的,它是一次性的用品,打完就没了。

因此,太平天国必须建立稳固根据地,从天下的视野出发,发展自己、打击敌人。

第三,太平天国内部一直存在西征、东征、北伐的争议,其中支持西征的最多,支持北伐的最少,所以只派了一支偏师北上,目的是牵制清军兵力,缓解天京军事压力,只是没想到北伐军居然打到了河北。

不过,情况迅速变化。太平军进入益阳后,在资江截获了大量的船只,大量水手也踊跃参军。

洪秀全坐镇南京,杨秀清率军继续北伐。看两段记载:

清军最终借助运河大水,淹没北伐军。

1

将其作为行军路线,既便捷高效,又经济实惠。

洪杨两个人的出身,决定了他们的志向很难远大。

天京周边,是天下财赋重地,以此为根据地,确实可以壮大自己,再稳妥部署北伐,未必不能像朱元璋一样完成一统。(暂不谈论太平天国教义等短板)

6

参考资料:

只有靠船只走水路,才可能满足如此庞大队伍的生活、战斗所需。

3、西征军攻取长江上游,平定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长江沿线,扫除后顾之忧。

竟占了半壁江山,与大清划江而治长达14年之久。

最后,清军的部署,也使太平军向东发展极为有利。

武汉是九省通衢,发展方向的选择很多,因此各派意见都有。

太平天国的命运,就此改变。

最要命的是,火药长枪大炮这些和食物不一样,它需要生产,需要有个稳定的地方生产,但是太平军一路都在被清军追,根本连歇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武器上就非常窘迫了。

真正致命的是,太平军采取师行间道,疾驱燕都,无贪攻城夺地的战略方针固然好,目标明确,震慑京师,但是打下的城池守不住,等于把自己陷入包围圈内。没有根据地,没有有力后援,没有粮草接济,兵员动员与补充做不到,林部的溃败只是时间问题。可以说,清军合围一方面是僧格林沁及其他合部配合打得好,另一方面也是太平军战术失误所致,自己把自己打进了绝境。太平天国北伐失败之后,全国绿营精锐大集结,清军建立了江南和江北大营,试图把太平军限制在南方范围内——实际上也成功了,太平天国再也没有像北伐那样真正进入北方。

原因何在?

如无意外,太平军将不会遇到太大阻力,就可以攻取长沙,连通广西(老家)。

“既陷金陵,东贼意欲分党踞守江南,而自往攻河朔。”

当时,漕运总督杨殿邦出了一个损招:

总的来说,太平天国是多次考虑过全师北伐的。

太平天国多次改变其全师北伐的决定,也基本上是符合当时形势变化的。

江北大营

曾国藩的剿匪令,重点都放在了长毛对礼教的毁弃之上,并以此激发国人对抗。

3.22左右,洪秀全入南京。

2

力主进攻南京的,则是东王杨秀清:“专意金陵,踞为根本。”

权力争斗,从来都是你死我活,且下手毫不留情。

把自己不喜欢的部下送出去打仗,这种手段洪杨二人在之后经常使用。

南京作为中国南方的富庶繁华之地,完全满足了这两个条件。

1853年6月3日,派胡以晃、赖汉英、曾天养、林启荣等督战船千余,溯江西征。

在南京北边,清军于4月派出琦善在扬州建立江北大营,人马数万人,与江南大营一南一北,将南京围住。

桂平——韶关——南昌——安庆——南京

虽然军事上仍能保持很大的胜面,但强弩之末,已成定局。

杨秀清的部署如下。

显然,太平军的原计划,或是由洪秀全、杨秀清一起继续带领大军北上,或是由杨秀清率军北上,其本质都是:以南京为根据地(而不再向武昌、安庆一样旋得旋弃),主力继续北上。

如果太平军沿运河北上,结局真的很难说。

随即,太平军果断北上,攻取武昌,声势大振。

一说为航王唐正才,一说为湖南道州人蒋某。

想必那段时间,皇帝妃子们睡得并不安稳。

5.16-7.2:在象州不到两个月,粮盐缺乏,返回东乡

太平天国的任务不只是“打进北京”,而是推翻大清在全国的统治。

再看太平天国接下来发生的几件大事,直接影响了太平天国的国运:

原本计划支援北伐的秦日纲,无法组织北上,只好紧急加入田家镇防御作战。

显然,走水路,取岳州、武昌,都是相对便捷的。

悬师北伐,找死!

最终,杨秀清为排除众议,不惜使出“天父下凡”的“大招”,确立向东发展的方向。

到益阳忽抢到民舟数千,后而改作顺流而下……而破武昌。”

7

9.12左右:西王萧朝贵中炮身死。

可以说,罗大纲三策,虽然其本意是反对杨秀清“偏师北伐”,但从侧面也反应出:太平军不可能以无后方作战的方式,“直扑北京”。

实际操作:永失机会

就在太平军东进的时候,后面就有一大堆清军在追击,刚刚到南京建都,江南,江北大营就已经堵在门口了。太平军北伐军是一支完全精锐的机动部队,北上才有可能坚持那么久。

李开芳和林凤祥等人北伐,其间也曾派秦日纲带兵协助。但秦日纲这个人比较胆小怕事,慢慢悠悠往北打,战斗力也不行,后来全军覆没,秦日纲不得不逃回南京。

进攻长沙时,李秀成有段话,可为佐证:

在正常情况下,清军在湖南境内没有可以抵挡太平军的军事力量。

也就是说,林李的北伐,其实是洪秀全党同伐异的手段之一。

石达开主张:“先行入川,再行回扰。”(后来他四进四川)

‘河南水小而无粮,敌困不能救解。而今得江南,

对于此时的太平天国来说,正确的方针应该是先西征,后东征,然后北伐。

8.15-9.10左右:一个多月的时间,先后占据嘉禾,桂阳,郴州等地。

战场如棋局,一招错,满盘皆输。

转移去哪里?

当时,西征军已经攻占安庆、九江、武昌等地,进入湖南。

祭出如此锋利的剑,目的不言而喻。

“启放各闸坝,泄尽淮水,使贼舟滞行,不能上窜;

1857年5月:石达开出走,这是一件极为重大的事件,因为太平天国的首义六王,也就是高层的核心领导人:南王冯云山和西王萧朝贵战死,东王杨秀清和北王韦昌辉互相残杀皆死,翼王出走,六王只剩下了洪秀全孤家寡人一个。

太平军从广西出发后,基本上就是一支流寇式暴力部队,走一路、杀一路、抢一路。

军事上的失算还可以弥补,政治上、文化上的失败,就不可逆转了。

定都南京后,大佬们开始分工:

在这样的背景下,太平天国在1853年5月8日,派林凤祥、李开芳等率师两万余人北伐。

攻取岳州后,又有大批水手参军,太平军水师力量迅速壮大,形成了战略优势。

首先西征,占据从湖北三峡到天京这段长江南北两岸的省份。上游在握,天京就不会有危险。

5.22-6.5:在兴安停留一天,进攻全州,十多天后,离开全州

孤军北伐

北伐路线图

只须在两岸堵御,较易为力。

占领南京后,迅速攻占镇江和扬州,形成铁三角格局。

尽管天国上层对初期战略目标存在分歧,但是,

太平天国为何没有直扑北京?第一,是因为农民起义者没有前瞻性。太平军从广西出发,一路北上,其战斗并不顺利,他们早年曾多次攻打武昌,但久攻不下,不得不一直向北打。南京城攻打下来,主要也是当时南京巡抚比较昏庸,比如南京外围的几道防御线,没有怎么打就放弃了,巡抚希望是全力守住城池,但那样就被活活困死了。他们打下南京,这些土包子自然被眼前的繁华迷住了,很多人就不想打仗,乖乖享福。

这里分析的是太平军定都南京的时候的形势,当时太平军定都南京的决策,应该是比较合理的。

有战斗经验,有战略后方,有财力支援,有部队增援。

太平军确立的方针是:由益阳县,靠洞庭湖边到常德,“欲取河南为业”。(《李秀成自述》。

当然,洪秀全并不死心,经常提议迁都河南。

3

殊不知,太平军起义后,哪次不是孤军深入?

最大的败因,恐怕还是行军路线的错误选择。

1853年5月,天官副丞相林凤祥、地官正丞相李开芳为主将,号称精锐的北伐军从扬州出发,经安徽、河南等地,进入直隶,逼近天津、北京,咸丰帝遂宣布京师戒严。北伐军以流动作战见长,一旦被阻击,驻止下来,粮草不济,打不起消耗战,即迅速陷入清军的重围,乃至全军覆没。当年8月,北伐军进攻天津失利。1855年3月,林凤祥在连镇突围被俘。4月3日在北京就义。李开芳退守山东茌平冯官屯。被俘后押解北京,6月11日凌迟处死。

可是,由于湘军的意外崛起,太平军计划严重受挫。

太平军围攻长沙81日不克,决心转移。

从地利上来看,从两湖下两江,沿长江顺流而东,极为便利。但如果要北伐,则完全是要迎面而上,很难了。

其实,如果太平军全军直扑北京,那用不了多久就会全军覆没了。留在南京才是上策。

太平天国建都南京后,其用兵方略上确实出了一些问题。太平军没有全军直扑北京,而是分兵几处,多向开拓,以巩固前期占领的地盘,扎稳脚跟,有利有弊。实际上,全军出击既不现实,也不可能,战略上更是下策。边打边分散兵力,这是没办法的事。咸丰三年(太平天国癸好三年,1853年)至五年间,太平天国派兵两万,清一色广西老兵,挺进华北,企图直接攻取北京,遵照:师行间道,疾驱燕都,无贪攻城夺地的战略方针,这次历时两年的重大战略行动被称为北伐。

另外,太平天国定都南京之后,不是没有积极进取之势,而且积极的进行了很多军事运动。

第六,太平天国与清王朝的斗争自始至终处于劣势,太平天国的邪教思想与儒家思想格格不入,太平军与老百姓又越走越远,不管是地主还是老百姓都不支持它,加上清王朝与帝国主义勾结,太平天国失败是注定的,北伐和西征的结局都是一样的。

当时,太平军后方是“老朋友”向荣的军队,这支军队自广西一路相爱相杀到武昌,战斗力强,难以击败。

第三,太平天国内部的矛盾。洪秀全跟杨秀清俩人一直不和,后来天京事变,洪秀全干掉了杨秀清,韦昌辉等人大开杀戒,杀掉了两万多人。韦昌辉也开始飞扬跋扈。拼房的军事变动,也让很多军队不能一心一意的在外作战,更别提北伐了。

9.25-11.30:围攻长沙80多天无果,军中炮药油盐皆缺,再次撤离。

否则,如果一直流动作战,就像黄巢一样,即使打进都城,也是站不住脚的。

8.15-9.11:大本营迁往莫村,不到一个月,被清军围困在莫村,金田一带,只得撤离

太平军最初的战略进攻路线,也剑指河南:

军事占领,与政权更迭之间,还有一道鸿沟。

该匪自当全股淹没。”

所以,一支男女老少都有的军队,时刻处在没有吃喝的窘境里,和敌人作战甚至连火药枪炮都没有,敌人又在后面紧追不舍,这样的军队能从广西跑到南京,基本已经是极限了,还要让他们接着往北边跑,一直跑过大半个北方,和清军作战吗?

果真如此,则北京危矣!

“彼时若大队乘锐北渡,琦相何能抵御?”

从效果看,虽然一波三折,但在1854年4月前,基本达到目的。

可以说,益阳大捷,是太平军发展方向的转折点。

崔之清《太平天国战争全史》

武昌乃九省通衢,是中原重镇。

很值得一提的是,洪秀全之所以派这两人北伐,真实意图并不是真想要打下北京来,而是因为林李二人一身好功夫,非常能打,号称“武鸣双雄”。自打跟了洪秀全,一路屡建奇功,号称“军锋之冠”。

这种实际局势大大掣肘了太平天国的可调用力量,为了拱卫天京,不得不抽调大量兵力布局于京城一带。

或言踞武昌为伪都,遣兵道湘樊,北犯中原。

罗大纲《太平天国史》

所以,太平天国全军直扑北京,在军事上是冒巨大的风险的!

此后,太平天国转入战略被动。所谓攻取北京,再无机会,只剩下了政治口号上的意义。

杨秀清亲自到扬州视察,排兵布阵,意欲沿运河北进。

洪杨想模仿朱元璋北取大都的战略方向,成就一番大业。

同样由于政治智慧的局限,洪杨全面毁孔教,完全将自己放在了传统文化的对立面。

北伐军是精锐中的精锐,实力不可谓不雄厚。

1856年6.15-20:太平军大破清军江南大营。

也就说,清军用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将太平天国的首都南京紧紧围住,同时还有水师,这种情况之下,太平军根本没有办法全军出动,前往北边杀到北京。

清廷加强北方防务,天国再无进军北京的可能。

3.31:罗大纲占镇江。

1.13-3.12:太平军东进大湟江,呆了不到两个月,离开此地,到了武宣县东乡。

定都天京,以天京为中心,再行北伐,原本是没有问题的。

因为太平军必须占据一个根据地来进行修整,先解决最大的两个问题:军民吃喝和武器弹药,这些不能在路上靠着流寇式战争获得,特别是武器弹药,你如果要生产,必须要有稳定的地方。

1853年

9

也就是说,太平天国自从定都南京,就一直在清军的南北围困封锁之中,想出去都出不了,1856年大破清军南北包围之后,气还没缓过来,就发生了天京事变,紧接着清军再次重建江南江北大营,再次将太平天国死死包围。

到1856年时,太平军虽然北伐失败,但是西征取得巨大成功,尤其是石达开在打败湘军差点逼得曾国藩跳江后,连破江南江北大营,打破清军对南京的包围之势!

一举切断清军漕运交通线,皇城的人们吃饭都要成问题。

杨秀清的命运,就此改变。

对于太平军的计划,史书有两种基本相近但细节有差异的记载。

“攻城未下,计及移营,欲由益阳县靠洞庭湖边而到常德,欲取河南为家。

而且,没有家属拖累。

1851年

洪仁玕也说:

9月11-9.18左右:设总部于花洲,不到七天,粮盐告绝,只得再次撤离,前往藤县。

而是集全部洪荒之力直捣黄龙,“清妖”能否被斩尽?

我个人认为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并没有什么失误之处,相反,正是定都南京才得以保住太平天国十二年国运!形成与清政府南北对峙之局!

桂平——永安——桂林——长沙——岳阳——武昌

首先,太平军早期连攻桂林、长沙不克,形势被动,规模一直发展不起来。此次从岳州到武昌一路大发展,源于水师的迅速发展。

有长江之险,又有舟只万千,又何必往河南。

太平天国派孤军北伐前,罗大纲提出看法。

1852.4.11左右-5.19左右:围攻桂林33天,难以攻破,再次转移

这位老水手是谁?

清军在金陵城两边,分别设了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洪杨如果想要全力北上,攻打北京,已经不太可能了。

4.1:林凤祥,李开芳占扬州。

第四,江南是花花世界,太平军一群暴发户,一见到江南的美女和锦衣玉食就不愿意再挪窝了。打江山不就图个荣华富贵,现在美女趴在眼前,谁还有心思去北伐。

京城乃朝廷命脉与象征,清军自然重点布防。京城巡防处的成立是造成太平军北伐失败一个最直接的原因。太平军北伐的最终目标是攻取首都北京,直捣燕城,彻底推翻清王朝。清廷不可能坐以待毙,就要全力保卫京师的安全。在此背景下,清廷京城巡防处的建立和一系列举措,自然与太平军北伐的成败,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援军不继是北伐失败原因之一。当洪秀全、杨秀清得知北伐军抵达天津附近后,1854年正月初七,派夏官又副丞相曾立昌等率领援军由安庆出发,经河南永城、夏邑渡黄河,由江苏丰县入山东北上,与林部形成掎角之势。

西征、东征成功后,太平军才算真正占据了东南半壁江山。这时候,再以石达开为统帅,李开芳、林风祥为先锋,带上六成以上的兵力北伐,则推翻清朝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定都南京对太平天国的运动没有起到战略上的负面作用,恰恰相反,正是定都南京,才让太平天国在经历“天京事变”,太平天国实力削弱后,依然撑到1864年!


太平天国在军事方面,的确人才济济。

其实,太平军多为水师,损失不会太大。

但是,杨秀清有一项绝技——代天父传言。(他才是大Boss)

太平一统

从太平天国的实际操作看,杨秀清的本意是比较明显的。

第二,当时清朝军事的威胁。其实,太平天国起义爆发之后,清朝就派了赛上阿、向荣等军队一直围剿,他们占领了南京之后,清朝的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就死死的牵制住了南京,让太平天国的军队不敢轻举妄动。

太平天国1851年金田起义,到1853年攻占天京,其实起义时间只有短短两年,在军队建设上,和攻占的城市上,并没有更深层次的把控,如果全军直扑北京,则和明末农民起义军李自成一样,必须胜,而且一直胜,只要遇到一点挫折,则前功尽弃!

在一次战役里,太平军和清军双方拿着火枪互相突突突,放完枪双方撤退,一人未死,可见当时火器对双方的重要性。

结果行军速度缓慢,粮草匮乏,军心浮动,被清军一战几乎全灭。如果太平军全体北上,那就是10多万军队,而且还有多一半是在湖北临时扩充的,保护着三十几万家属,完全徒步缓慢北上。

李开芳画像

1856年9月:本来太平军破了清军的两座大营,有能力再次北伐的,可是却发生了天京事变,韦昌辉和秦日纲杀杨秀清,洪秀全杀韦昌辉和秦日纲。

真实的历史中,杨秀清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那就是北伐、西征同时并举。结果北伐军孤军深入、全军覆没,西征军也遭湘军反扑。局面遂不振。

人们常常假设:如果太平军没有被南京繁华迷住双眼,

加之密探报告说,扬州有重兵,安徽则防守空虚。

回答这个问题,简而言之四个字:无心,无力。

也正是因为这两人太能打了,洪秀全都怕他俩,所以北伐的“美差”就落到他俩身上,送的越远越好。

“得中原者得天下。”河南的战略地位,无需多言。

下面这是太平军从金田到南京的主要的运动路线记录:

其实太平天国曾经有过北上的打算。当太平天国占领天京(南京)之后,曾经派出了林凤祥、李开芳的军队北上,但只给了两万人,但就凭这两万人,最后太平军一直打到天津的独流镇(产醋的那地方),最后被僧格林沁的蒙古八旗所灭。

奏折里说的湖水,指的是洪泽湖和高邮湖。

南京城

但是,一位老水手的话改变了太平军的计划。

1、林凤祥、李开芳率2、3万人北伐,“兼道疾进,勿贪攻城”,发挥流动作战的优势,直接威胁敌人腹心,牵制敌力量。

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站会打到哪里。

唯独东方,陆建瀛的兵力薄弱,又要分守多出要点,根本无法抵挡太平军的顺流而下。

第二,江南是中国财税钱粮重地,是太平天国和满清争夺的重点,没有钱粮和根据地全军北伐根本就是找死,不是太平军占了富庶的江南早让满清灭了。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如果真的要北伐,一定要先经营河南,而且,“大驾驻河南,然后大军可渡河”,一定要最高领导亲自指挥,才可以发动!

杨秀清主之,遂决意东。”

1856年4.2-5:太平军大破清军江北大营。

太平军在1853年3月19日攻占南京,清军向荣就在6天后,也就是3月25日追到南京板桥,5月建立了江南大营,人马一万五千多人,十九座营盘,形成一个弧形包围圈,将南京围住。

真正遭殃的,肯定是普通百姓。

琦善火速赶往扬州,扎下江北大营。

“一老年湖南水手大声扬言,亲禀东王,不可往河南,云

河南,依旧是洪天王的心头好:“欲取得河南为业。”

占领武昌后,太平军该何去何从?

大清是全国的统治者,虽然衰落,但依然有相当根基。

其次,太平军在武昌进行了大扩军,规模扩张到50万。但是,能战之兵不过10余万,其他都是家属。

老水手提到:北方水少米少,南方人不适应。而且北方旗营马队很多,咱们占不到便宜。不如以金陵为首都,据长江之险,分扰东南,“徐图北窜”。

否则,就应该先定南九省,然后分兵北上,在陕西、山西、山东三个方向一起进军,会师北京。

南京乃帝王之家,城高池深,民富足余,

你想,太平军火药没了,人家清军拿着火枪大炮对着你突突突,你拿个大刀长矛跟人家打,那不是送死么?

1852.12.2-1853.2.9:占岳州,汉阳,汉口,武昌,两个月后,弃武汉东进。

如果太平天国的高层确实是团结一心的领导班子,不发生内讧,即使在林凤祥北伐失败后,已经打破江南、江北大营,已无东顾之忧的太平军原本仍然可以以优势力量消灭湘军,再组织北伐!

祥说:北伐军攻占天津后,距离北京只一步之遥。

于是,太平军遂决心转取水陆并进,进攻岳州。

他的目标也很明确,即:占据河南,缓图直隶。

或言金陵天府饶财富,宜踞为根本,徐图进取。

可以说,正是湘军的意外崛起,彻底打乱了杨秀清的部署,使太平军无法按照其节奏完成部署。

1857年6月,清军和春开始重建江南大营,兵勇四万多人再次围住南京

《粤寇起事纪要》则表示:洪秀全、杨秀清决定分兵。洪秀全留在江南,杨秀清负责继续北上。

第五,当时太平天国是打算支持北伐军的,派了秦日纲等人前往救援,结果没走多远就被打了回来,增援几次失败后太平天国直接放弃了北伐军,坐看北伐军全军覆没。

2、留兵守天京,牵制江南、江北大营之敌。(绿营少有的精锐多被牵制在此)

攻取南京后,太平军并未立刻决定定都天京,而是对接下来的发展再次展开激烈讨论。

再说太平天国定都南京之后,为何没有全军北上呢?

所以,等太平军打到南京后,它们已经开始渐渐丧失所谓的“人民的支持”。

洪秀全、杨秀清采纳其言,定都天京。

农民起义战争,能够打到太平天国这个份上,已经很少见了,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杨秀清则力主东下,向南京发展。

但是如果站在清军一方,也完全可以说太平军被他们一路围追堵截,四处流窜,除了在永安呆了半年多之外,太平军占领一个地方平均一两个月就换一个地方,最大的原因还是粮草不够,没有办法,只得撤离撤离又撤离。

其中,北伐、守天京,都是以敌我双方的政治中心为诱饵,牵制敌人主力,西征军作为战略进攻力量,扫除后顾之忧。

太平军是在湖南吃了瘪,突然进入湖北抢到大批民船,得到大批当地贫民,会党支持突然壮大起来的。随后顺江而下,一举夺取南京,其实当时除了南京,太平军根本没有地盘。并且,太平军也从来都没有歼灭清军主力。

湘军不但使太平军无法攻取湖南,而且还出省作战,一路攻取武昌,直扑九江,极大改变了形势。

7月初-8.15:返回紫荆山地区,在茶地设立大本营,一个半月左右,因腹背受敌,只得撤离。

如果攻打南京,最佳路线应当是:

这一招,相当高明。

而且,武昌随军家属,可不是广西“大脚女人”,女子多是缠足的,要她们一起走陆路行军,必然影响全军效率。

而定都南京则不同,以长江天险为屏障,退可守,进可攻!这一点上应该也借鉴了朱元璋伐元的思想,在中国古代,北伐战争各有各的失败原因,但是大都以失败告终,成功者大概只有朱元璋,与朱元璋伐元环境相近的是,清朝与元朝一样都不是汉人政权,因此,太平天国在运动中也加入了民族主义诉求,这也是太平天国能够发展壮大的一个重要原因。

太平军从1851年1月11日金田起义,直到1853年3月19日攻克南京,定都于此,几乎整整两年的时间,都在被清军围追堵截之中,多次面临“弹尽粮绝”的窘境,打到南京,可以说是太平军的作战极限了,如果再往北边边跑边打,很难支撑下去。

如果太平天国的主张确实得人心,曾国藩凭什么拿出“维护千年道统”来组织湘军与太平天国为敌呢?(反对满清统治,原本是应该占据政治优势的,但是···)

5

李秀成自述

更糟糕的是,洪杨身边缺乏一个有谋略性的军师,如刘邦之张良、朱元璋之刘伯温这样的人物。翼王石达开勉强能算一个,但得不到重用。

“斯时北路尚未设防,城堞不坚,地无险阻,

从穷苦的广西,突然到了江南金粉地,有美人有好酒,顿时觉得人生再美好,也就基本上就如此了,再无进取之心。

因此,1854年2月,太平军进入湖南的同时,又以秦日纲组织了北伐援军。

机会往往只有一次,抓不住,一切都是枉然。

攻取武昌后,太平军就接下来发展方向,又作争论。

无力——

这样的形势之下,太平天国怎么可能全军直扑北京呢?

“欲取河南为业”,其实质就是全军北上,准备攻略北京。

若贼匪窜至高(邮)宝(应),或竟决洪湖使水下注,

放弃运河,使得战线被大大拉长,不能一蹴而就。

杨秀清的决策,是符合当时形势的。

一定还要说明的一点是,太平军和其他的军队不一样,它不是单纯的军队,行军作战是带着男女老少一起的,所以,几万大军带着老弱妇幼,后有数万追兵,从南京杀到北京,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并且,开始了坚壁清野,太平军北伐军援军就是吃了清军坚壁清野的苦头,最后,胜保则“亲督马队官兵亦俱赶上”,几万军队崩溃,只有1千人逃回去。如果几十万家属再上来,后勤问题将更加严重,机动力更低,崩溃的速度更快。

若杨酋长驱而北,扰乱情形,不堪设想。”

1853.5-1855.5:太平军北伐失败,主帅林凤祥,李开芳等战死,全军覆没。

这条线,才是清军防守力量最薄弱的区域。

京杭运河直通北京,且是运粮要道,

胜保部打了个漂亮仗,主要是曾立昌太菜。北伐援军于三月十五攻克临清,北距阜城仅200余里。但临清城内被坚壁清野,粮械焚毁殆尽,城外又有胜保部清军赶到围困,曾立昌等遂迁就部分新成员的畏敌惧战情绪,竟置北援任务于不顾,当月二十六日弃城南走,途中屡战不利,一退再退,以致溃不成军,被清军和地主武装截杀甚众,曾立昌等牺牲。援军的溃散,使北伐军的前途更加险恶,难以翻身。孤军深入,兵家大忌,况且没有持续性外援,贸然纵兵,溃败只是时间问题了。事实确实也证明了,北伐军约等于送死军。正如林凤祥到了河南朱仙镇所说:如此山遥水远,音信难通。后援无力,难以北上,一部分还被中途击溃。没有速战速决,清军玩起车轮战,加上北方冬季极其寒冷,缺吃少穿,来自南方的将士缺乏御寒之衣服,战斗力也大大下降。

尚不能立都,尔而往河南何也?’他又云

能向东王当面进言,想必身份不低,故前者较为可信。

太平天国壁画

可惜,终究还是梦断南京。

杨秀清为何放弃北伐,留守南京呢?

从上面可以看出,太平军和清军作战,如果站在太平军这一方,可以说太平军善打游击战,一打就走,好比沾衣十八跌的武功,对于能攻占的地方立马打下,占不了的抽身就走,战术高超。

太平军多次考虑过全军北上。不过,形势的变化,使他们每次都做出了调整。

第一次:益阳

6.12-8.12左右:占据道州,修整两个多月,继续前进

到这个1856年的时候,可以说,太平天国与清王朝南北对峙的局面已经形成,其前期的军事运动取得了极大的胜利。

彼此互为犄角,以应对太平军北伐。

与此同时,向荣的江南大营分兵五千,驻守镇江。

后来的武昌大进军也说明:这是一次极为成功的决策,原先很难攻取大城的太平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连克九江、安庆、南京,使太平天国发展到了高潮。

第三次:定都天京前的讨论

待到太平军西破湘军,东破江南江北大营后,天京事变爆发。

不管是兵还是家属,都是要吃饭的。

清人有两段记载:

北伐失败,排在首位。

可惜,选错了路线,终究全军覆没。

惨烈情形,莫可名状。

例如,太平军早期每一次的撤离,都是因为没有粮草,弹药,食盐等,你想啊,太平军的制度是全家老少都在一起的,虽然分营了,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可是真的打起仗来,这些男女老少都要吃喝,对不对?打起仗来那消耗可是惊人的,能打仗的,不能打仗的都要吃穿,而清军又步步紧逼,包围封锁,太平军没东西吃了,还能打仗么?

50万人一起行动,想靠就地征粮解决是不可能的,必须需要携带大量物资、粮食。

1851.1.11:金田起义.

显然,大军直入河南,直扑北京,水上力量这个战略优势就只有放弃了,这是扬短避长,并不明智。

按理说,洪秀全是天王,自当说一不二。

“金陵已破,洪杨二贼议欲分军,洪留南而杨往北。”

早在永安时,洪秀全就受到胡孝先的影响,“欲取关中为业”。

罗大纲三策,与朱元璋北伐比较类似(具体有调整)。都是从全局出发考虑,是比较靠谱的。

比如,曾立昌、许宗扬的太平军北伐军援军,一路扩军,7000人出发,北伐军这7000人,还是弃守扬州之后才凑齐的,进入山东以后就变成了几万人。路数与太平军当年进入湖北湖南是一样的。

后东王复想,见这老水手之言,故而未往。”

4

《李秀成自述》有段记载:

洪秀全的心仪之地,是河南。

再其次,要保住南京,就多造水师,控制长江吧。

太平军已意识到可以以水师为战略优势,遂在武昌建立了“水营”。

这次决定,也是出于实际情况做出的调整。

在太平天国的时代,战争已经不仅仅是双方兵士的武力对决了,真正决定双方停留战略的是后勤,也就是粮草弹药。

其实,太平军的最初目标,还真不是金陵。

1851.9.19-1852.4.8左右:占领永安半年多,因为清军军事 和经济围困,再次撤离

他先入为主地认为,清军在运河一线必然布置层层重兵。

这是根据当时形势做出的决策。

孤军深入,被认为是北伐失败主要原因。

但是,当时太平军水师还不强,缺少船只,走水路难以占到便宜,他们遂决心走陆路,取常德,过荆襄,入河南。

待石达开湖口大捷,扭转西征形势时,北伐军已经彻底失败,无后顾之忧的清军加强了江南、江北大营,加紧对天京的封锁。

洪杨根本就没有这种政治大局观。


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后,占据的只是长江沿岸的一小块地方,这时候不能兴大兵北伐。因为,一旦大军北上,天京就可能失陷。根本一失,太平天国必定覆亡得更快。

其他许多人也主张北上河南,再取北京。

太平天国的失败,主要是其政治失败,而非军事决策。

1853年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军攻占南京(天京),建立了太平天国农民政权。太平天国建立后,为尽快推翻清政府,太平天国派林凤翔和李开芳率领两万余人北伐,北伐军一路势如破竹一直打到河北,但终因敌众我寡而失败。那么一支偏师都能打到北京附近,为什么太平天国没有全军扑向北京呢?

尽管洪杨既无此心,又无此力,但还是派了林凤祥和李开芳两人北伐。

3.15-5.15:在东乡大概两个月,食盐,烟硝断绝,撤离东乡,前往象州。

第一,太平天国建立之初,内忧外困,不仅要面对八旗和绿营的围剿,还要对付以曾国藩为首的地方团练,这些地主武装比清军更危险,对太平天国构成了致命的威胁。太平天国自保尚且艰难,不要说全军北伐了!

李秀成被俘后,总结天朝十误。

6.5:南王冯云山中炮身死。

如果太平军全体北上,那么50多万人,其中各种家属就有多一半,又没有了长江可以千舟万船顺江而下,那么,无论是机动力,还是后勤能力。都是巨大的问题,根本无法解决。

如果真由东王亲率东征,后代史书中就不会有天京事变了。

太平军如果在刚拿下天京,立即北上,清王朝没有办法迅速调集蒙古八旗军,或许还有胜利的希望。但当清朝反应过来,甚至开始在地方招募团练军队,太平军的良机也就消失了。北伐也就不可能了。

鉴于四川、两广当时清军并无战略进攻力量,太平军西征似可告一段落,全力北伐。

然而,历史发展像极了拍电影,偏离剧本是常有的事。

琦善的江北大营,仓促上马,中看不中用。

所以,太平军在一直有一个最大的困境一个就是食物,特别是食盐和油等

李开芳被俘,所受酷刑,不忍直视。

郭廷以《太平天国史事日志》

江南江北大营的几万清军就会立刻追尾追击,胜保等人的部队同样会开始追击。而清军在北方除了北京城内的部队,还有僧格林沁部队以外。还调了察哈尔、归化城、土默特、黑龙江、东三盟古等马队10000人支援,到离北京五百里内驻屯,以备警急。

“发兵扫北,虽所到以威武取胜,究系孤军深入。”

《李秀成自述》表示:当时,洪秀全、杨秀清计划分兵守住南京及周边,大军仍然“欲取河南为业”。

可惜,杨秀清最终放弃这一路线,改由安徽北伐。

其中,石达开的意见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1858年初,清军德兴阿重建江北大营,从北边扼制太平天国

此次北伐,相比起义之初,条件实在要好得多。

定都天京,并不意味着必然腐化堕落、祸起萧墙,或者说,如果太平天国必然腐化堕落、祸起萧墙,那么,就算真的打下北京又有什么用呢?

第四次:罗大纲之策

即便如此,这支队伍仍把北方搅了个天翻地覆。

太平军就是从湖南一路过来的,当时,湖南境内与之交战的清军,此时,正在天京城外待着呢。

太平军的最终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北京。

8

此前,太平军在缺乏船只的情况下“没得选”,只有一意北上,益阳大捷后,太平军船只日多,水师日强,已可以主动对发展方向做出选择。

第二次:武昌

电视剧《太平天国》里面的李开芳

然后东征,占据苏、杭富饶之区。这样一来,粮饷就有了稳固的来源。国家富强的基础就奠定了。

《湘军记》也说:

1856年底-1858年9月:太平天国赖以生存发展的最大根据地江西全省陷落,除了景德镇部分地方,全部被清军夺去。

2.10-3.12:一个月的时间里,先后破黄州,九江,安庆,池州,芜湖,杀到南京。

北方,是直向大清核心地带之路,清军十分重视。琦善率领的大军在河南的防务已经严密,

由此,亦折射出清军之衰败情形。

“时兵勇络绎过境,云集扬州。贼图北窜,遂由金陵改道浦口。”

外国联军就不止一次占领北京,大清却依然能苟活下去。

京杭运河

当时,由益阳向北进军有两条路:1为走水路,向东北进攻岳州,2为走陆路,进攻常德,再北上越过荆襄,进入河南。

不过,即便打下北京,并不意味着灭亡大清。

对于杨秀清的意图,清廷也看得很清楚。

在定都南京后,清军在南京外围创建了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以试图包围南京,

据清军的史料,太平军作战的时候甚至用大炮发射棉花裹石头,还有用鞭炮假装大炮攻城(居然攻下来了)的,这可以说太平军作战聪明,但同样也可以说太平军的武器窘迫程度,很是糟糕。

‘河南虽是中州之地,足备稳险,其实不及江南,请东王思之。’

太平天国之所以失败,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原因我认为一个是内部统治的腐败,和西方列强与清政府的联合剿杀!

展开阅读全文

《雍正王朝》中年羹尧做四川总督靠八爷,做陕甘总督靠十四爷,他却是四爷的人,为什么?

上一篇

痛到骨子里心碎的句子有哪些?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太平天国为什么不全军直扑北京,推翻清朝呢?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