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瞬间你发现父母并不爱你?

style=\”margin: 0px 0px 20px;.jpg”>我上面两个姐姐,我当时我爸妈爷爷奶奶叔叔伯伯不是在国企就是在政府医院,生我二姐已经算是超生,走关系把年龄报大一岁。我妈做结扎前半个月去做的体检没有怀孕,却在这半个月里面和我爸发生关系,是不是故意的不知道,做完结扎一个月后有的我,怀我六七个月检查出是女孩,到医院去引产,我妈看到引产的针一米多长,医生告诉她要用针把羊水扎破,出来手术室跟我爸说她害怕不敢做,我爸说不敢做就不做了回家,然后我就出生了。

出生的第十几天,我奶奶跟我妈说晚上的时候把我扔到马路边,第二天会有人捡走的(我出生在北方,出生的那天是腊月初四),我妈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不忍心,第二天我外公去看她的时候告诉了我外公。

外公把我抱回他们村里,从那以后我自己以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认为,我是外公的掌中宝。

那时候外婆带着还是婴儿的我晚上住在菜地里,不知道是为了躲计划办,还是避免有人偷菜。可能是那时候受冻感冒没得到好的照顾,在记忆里我的鼻子没有闻到过任何的味道。从小到大的我一直很贪吃,很喜欢品尝各种味道。

我正式回到家是在我小学一年级暑假,暑假当时还没过完,只记得一天中午吃完饭,我妈跟我说回家两个月了,你知道喊她们两个叫姐姐,怎么不喊我叫妈,她们都喊我叫妈的。当时我并不知道她是我的什么人,在印象里她就是逢年过节去外婆家走起亲戚的人,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她是我什么人,所以当时我没说话。她说你外公外婆都去了北京,你姨你舅也都在北京,你不喊我叫妈,我就要赶你出去,你只能在大街上捡破烂要饭了。我当时心里很害怕,但是当时就是张不开口。后面她去上班后,我大姐就劝我喊她妈,我说我不知道她是谁,来的时候外婆和她告诉我是来城里玩的,让我来走亲戚的,二年级开学还要回去。我姐说我是因为意外出生的,告诉我什么是超生,什么是结扎。如果不把我送走家里就要被罚钱,爸妈的工作都会没有了。说我们家没有男孩,所以爷爷奶奶才不喜欢我们家,对我们家一点都不好,说家里欠了很多钱。晚上我妈回来后我就喊她叫妈了。

不明白为什么两个小孩,会知道这么多事情。从那以后我妈不在的情况下,我跟两个姐姐为数不多的几次吵架,她们说我就是个意外,爸妈不想要我,说家里穷却不得不养我,说我吃的多贪吃的很,说我一身的农村人的毛病,说我是个没有户口的黑户。她们这么说的时候我很心虚,我不知道该怎么骂回去,我就听着她们这样骂我不吭声。每次只要她们这样骂我的时候,不管之前的我多么的斗志昂扬,只要听到了这些话都会瞬间泄气。我没有当着她们的面哭过,她们都知道我会在晚上的时候偷偷的躲在被子里掉眼泪,她们也都知道,其实那几年我经常躲在被子里掉眼泪。

因为从小有鼻炎的关系,我的鼻子没有一天是不流鼻涕的,鼻屎一层又一层,从小已经习惯的我除了用衣袖擦不知道还有别的方式清洁。她们告诉我用纸巾擦鼻涕,但是家里一直很贫困,我用纸巾多了,她们骂我浪费,每次她们骂我不用纸巾擦鼻涕的时候,我才会用纸巾擦鼻涕,然后又被骂浪费纸巾。我不知道我该用多少纸巾擦鼻涕,所以除了拉屎,其他时候不敢用纸巾。

有次我妈去邻居家串门,回来的时候很大声的跟邻居说看到她就恶心,每次吃饭看到她就恶心的吃不下饭,我在隔了一堵墙的家里听的很清楚。

我小的时候有梦游症,外婆说那时候要大门锁上,怕我梦游掉到河里淹死。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我床底下老是出现馒头,我妈打扫卫生的时候看到了骂我偷吃,我那时私底下认为她是故意扔到我床底下的。她告诉邻居,告诉我外公外婆舅舅阿姨们,告诉所有我认识的和认识我的人我偷吃。小学四年纪的那一年我三姨带着表弟表妹来我家玩,我妈给表弟表妹买了几板哇哈哈。表弟表妹闹着要喝哇哈哈,我跑过去告诉我妈,我妈骂我说他们想要喝你自己不能跟他们拿吗?第二次去问她骂你自己没手没脚吗?自己去拿给他们呀!那是我第一次被安排去她房间里拿零食。晚上我梦见表弟表妹闹着要喝哇哈哈,我带着他们去拿,递给他们没接住,我骂他们连个哇哈哈都接不住,就又给了一瓶,又掉在地上。这时听到妈骂到你在干嘛,大半夜的又在偷吃。我睁开眼睛发一片漆黑,耳边一直传来我妈的骂声,四周看了一下发现我妈和我三姨坐在客厅里看着我,我当时反应过来自己在梦游,但是那时的我认为梦游是一件会被人歧视的事情,所以说我渴了要喝水。我妈就跟我姨说我说她喜欢偷吃东西你们都不信,都说我虐待她,现在你亲眼看到了吧!不过从那以后我床底下再也没发现过馒头了!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在客厅看作文书,我妈下班回来吃晚饭,吃完后她准备要去上班看到我还在看作文骂道你不去学习写作业在家干什么?我说我在看作文书。她骂不去看自己的课本写作业就是在玩。我大声回了句你就是看我不顺眼。她用手里的皮大衣对着我的头用力的甩了几下,看我不在回嘴后就骂着去上班了。我当时脖子很痛,感觉脖子要断了,头很晕,被打时看到了星星,完了两眼发黑了很一会儿。我在想我是不是就要死了,等到他们回来发现我死了会不会很害怕,我妈会被我爸怪罪吧,我死了要火化吧,火化要花很多钱吧,家里那么穷会不会偷偷的把我埋了,希望被埋在我外公的父母的坟旁边,小时外公外婆经常去那里上坟的,其实最希望被火化,骨灰撒在村里的那条河里,听说那条河连着大海,我的鬼魂可以去看看大海了。坐了一会儿后没那么痛了,抬头抬不起来,我又想脖子不会断了吧,以后抬不起头要被人嘲笑了,以后出门走到哪里被笑到哪里,学校附近那个歪脖子的女的这几十年里怎么忍受别人的嘲笑和眼光的,我以后要学习她了。忍受了很大的痛苦,我后面终于把头抬起了,抬起的一瞬间我又看到了星星,眼睛也黑了很久,后面扭动脖子除了一点点痛,发现没事了,很开心不用去医院花钱,我妈也不会被我爸骂了。

小学二年级寒假我妈给了几双我姐的鞋,有双我觉得还不错,就是大拇脚指头那里破了。她带着姐妹仨出去,在马路边看别人修鞋。修鞋的人把手里的修好后问我妈是不是要给我修鞋,说我的鞋怎么穿的烂了还在穿,问我妈我是她的女儿吗,那两个孩子怎么穿的这么整齐,这个还穿个烂鞋。我听到我妈说了句人家的孩子,然后骂我给了几双鞋,怎么就挑了双烂鞋穿,是不是故意要给人知道我被她虐待,赶快回家穿双好鞋。

把我抚养到七八岁外婆,有次用很嫌弃的语气说如果不是你妈是我的女儿,你认为我会照顾你养你吗?

四五岁的时候村里开会分地外公不满意,我和三姨夫去他们村子玩回来,正好看到他和村里的一群男的聚在一个院子里讲话,跑进去打算冲进他的怀里,却被他一把推倒在地,边踹边骂说要你什么用,一点地都换不来,整天就知道长着嘴吃,你怎么不去死。村里一群男的就这么看着用嘴巴劝着,三姨夫在外面看他踹累了停了,进去把我抱走了。回到家我告诉外婆我被打了,她说你活该,谁让你在他气头上去找他。

在我六岁以前,有次家里就我跟外公,外公要下地干活,让我去找河里那群会游泳的孩子玩,我说我不会游泳,也不认识河里的小孩子,要跟着他下地。他骂我笨没本事没胆子不知道去自己学,如果他回来我还没学会游泳要打死我。当时在游泳的小孩是村东头的,我们是村西头的平时玩的地方不一样。到了河边我站在水没过膝盖的地方,外公让我再往深处走,我走到齐腰深的地方后他就走了。水被其他十几个的小孩弄出一波波的浪,我站不稳一直在扑腾,没有小孩搭理我,附近也没有大人,有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孩看我有点可怜拉着我在靠近岸边的地方,摸出一条长到水里的树根给我让我抓着就走了。那天我不知道在水里呆了多久,就一直在水里抓着树根不敢松手,外公从地里回来看到我还在河里,骂我说为什么不会游泳自己不趁他不在的时候从河里出来,他当时的语气变得很温柔,在我的记忆和认知里他只是为了逼我学游泳。

去年是他去世的第四年,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看到我很想他,就让我回想起这次游泳的事情,他说你认我我当时真的是想要让你学游泳吗?当时听完这句话我瞬间惊醒,当晚再未睡着,醒来我告诉自己不要去想这个事情,逼着自己去想其他事情。

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在家里附近的垃圾堆里捡到一把水果刀,曾经个我妈吵架的时候用水果刀割腕,水果刀太钝了没割破皮反到很疼,然后就不敢自杀了。那时候走在路上我希望建房子的能掉下一块砖砸死我,希望来往的车辆撞死我。这样我不仅可以死还可以给家里赚点赔偿金,我希望赔偿金爸妈给几万外公外婆,给点钱舅舅阿姨们,剩下的他们养老,给姐姐们过好点。

我能活下来,有时就在想我和别人不一样,我肯定是犯了什么错来人间受罚的,这里是关押我的监狱,我的刑期还没有满所以不能死,死了就是解放了。我的家人很可怜,如果不是我他们应该会过的很好的。

前些年我本来可以过的好一点,身边也有些对我很不错的朋友。在外公去世后我故意惹他们生气,故意做一些让他们不喜欢的事情,最终让他们厌恶我,我那时认为只有我过的很不好,才能尽快结束我的刑罚,我才能早点解脱。

我大姨经常跟其他人说,我小时候在外婆家的时候很可爱懂事。农忙时大家吃完饭碗都没洗就下地干活了。我那时还没灶高,不知道怎么弄了一大锅的水,她和三姨回去准备做晚饭,正好看到我踩着板凳正在往在灶台上爬,当时上半身在锅的上面,有条腿在灶台上了,她冲过去把我抱下来问你干啥,我说要洗碗。她说如果不是她们回去的早,我趴着掉进锅里了真的就没救。讲完后她说你以前那么懂事,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这将近三十年的人生里,只有那么几个瞬间感觉我是被爱的。

我妈有次跟我讲有人跟她说我很丑,她说那人自己更丑,那人的小孩更丑,不知道怎么有脸说她的女儿丑!这是我第一次从她的口里听到我是她的孩子的话,我很感谢那个人,不然我可能没机会听到这种话。

小学六年级我被送到北京半年,年底时我妈闹着让我回去。外公在送我坐车的路上说我在北京不听话,不好好学习,现在又要回去受罪了。我听到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到他眼角有泪。

生下的我是因为世俗的眼光,怎么着我也是一条生命,又不得不养我。弄死我又犯法,实在厌烦我他们也没勇气真的下手杀我。我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个甩不掉的累赘,偏偏生命又这么顽强。我不恨他们,但是我不能原谅他们选择生下我。

我理解你们发现原来父母并没有想象中的爱你们难过,但是因为一点小事嫉恨上家人没必要。建议有时候该装糊涂就装糊涂吧,活着有时候真的有很多无奈的事情!

我喜欢小孩,想要个家庭。不肯找对象结婚生子的原因是我不愿意我的孩子要受这人世间的苦和罪,我不舍得我的孩子受到这些人情冷暖的伤害。我不想原本喜欢我的人,因为生活上的琐事厌烦我。我宁愿让自己的人生不圆满,也不肯让这两件事情发生!

我发誓用尽全力对自己的孩子好,虽然,我给不了他太多,但是,关于爱,我绝对不会让他少一丁点儿。因为那个滋味太不好受了。

医生说要多次手术,费用不低!前后5次手术耗时两年!费用大部分是男友家出的,父母就是偶尔来看一下!我的父母要照看姐姐的小孩,母亲没出过远门!我知道他们不会看护我,但我没想到她们连钱也舍不得出!姐姐安慰我,爸妈肯定是怕男友分手,就先让他们家垫付医药费!但我心里真的很难过,我未嫁过去呢,出事了父母还舍不得钱(多的不说,几万块他们是没问题的,我刚工作不久,姐姐和我每年都会给他们几千块,他们的钱我们也不用),让男友家如何想我,如何想我的家人!一直到事后,他们都没有把男友家垫付的医药费还回去!

后来,我渐渐的就不会再在她面前掉眼泪了,甚至不会跟几个姐姐争,因为明白了,这些都是白费力气。

小时候,我记得最清楚的事就是,我妈常常拿着我的手看半天,然后很认真地小声嘀咕:“这手指又短又粗,明明是男孩子的手指头呀?怎么就变成丫头了?都怪你跑的太快了,把小丁丁都跑掉了…”

伤过,结疤,揭开,会痛,痛彻心扉。

这种不舒服,充斥了整个童年。

当时父亲和一我起到的医院!男友回去拿钱了,男友妈妈当天就把工作辞了来看护我!四小时手术后,手术室外只有男友和阿姨了!后来的手术都是我自己签字,因为男友与我没有法律上的关系!第三次手术前我们领了证,男友说这样才能替我签字。

我妈嫁给我爸之后,一连生下了三个丫头。80年代的农村,生不出儿子,是多大的“罪过”!我妈被三个姐姐所累,在爷爷奶奶甚至全村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我妈后来去三个姨两个舅舅家借了。

男友一直安慰我,说不介意!怎么可能不介意嘛,我做为女儿都介意,何况是别人!姐夫以前一直说父母偏心我,不心疼姐姐,车祸后他再也没说过了!

当一个人事业前途无望,落泊遇难,向父母救助,他们装聋任哑时,你才发现其实父母并不爱你,他们爱的是自己,你是他们的一件物品,值得骄傲时爱你,一无是处时,失望嫌弃。

后面爷爷奶奶没能力管了,把我丢给他,他自己也在外面玩,吃喝嫖赌,样样不落。我找他要钱,就打我,说你妈都不管你,我凭什么管你。经常一天都找不到什么吃的,后来在学校低血糖晕了,被校长老师知道了情况,就会经常帮一点,才少挨饿。校长给了我200块钱让我吃饭,我可能脑子有问题,一回家全给他,那个时候觉得他跟我一样的情况,他丢了十几块给我,其余全拿走了,两天没见过人,一回来就让我把剩下的钱都给他,我不肯,拿刀抵在我手上,不给就砍了我的手。吓到了,就给他了,继续挨饿。十岁差不多开始全包家务,做饭,洗衣服,初中一周一次假,他就留一周的衣服给我洗,高中一月一次假,就留后半个月的衣服。他工地干活的,说干不动了,不到四十,我趁寒暑假帮他去工地搬砖,不是形容词,是真的搬砖,他不想供我读书,逼我辍学,我就尽量考好的分数去普通学校读,学费全免,还每个月按时发生活费。读大学基本自己贷款兼职混过来了,还要经常找我要钱,基本没攒钱。贷款自己还的。天天在外面夸赞他供出了个大学生。让我报答他。大三寒假,给了他1000过年,还没到过年,又找我要钱,手里还剩2000的房租(租了个房子收学生上课),不肯给,大年初一骗我带我走亲戚,一上他的摩托车,就加速,还单手开,又打又掐,威胁如果不把钱给他,就跟我一起去死,一直把我压到自助取款机,把钱给他才罢休,大四寒假又类似的搞了这么一次,从此再没回老家过过年。这些也没到决裂的程度,觉得只是因为他什么没有,太穷了才这样。

很多时候,但是不气馁。直到结婚,才发现,不爱就是不爱,做再多都没有用。

六岁的时候,我们村一个邻居小伙子,在外地打工,领回来一个外地媳妇儿,长的高高大大的,看起来很面善的样子。

今年我爷爷已经96了,回老家,老远见到了,我会绕路走。

我不明白她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会把自己新生孩子置于危险之中呢?

后来,我大学第一年回老家去看过他们一次。爸爸出院后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去爷爷奶奶家。大三我妈打电话说我奶奶没了,我挂了电话继续和舍友嗨聊。

即便是这样,我依然认为,我的妈妈只是脾气不好,只是孩子太多,比较烦躁,从来没有想过她是不爱我,或许是不敢想。

万一这个不太熟的女人是个骗子呢?万一邻居小伙是她同伙呢?万一他们带着我一去不回呢?我相信这些问题,在那个女人提出带我出去的时候,它们都在我妈的脑子里闪现过。

这对一个没见个世面的六岁的孩子来说是无法抵挡的诱惑,当然,我那时候是不会考虑到这背后存在的危险的。

我从没告诉我爸我心里的这件事,也从没再和我妈妈聊过。

很小的时候,我妈就跑了,四个月,没断奶,我爸当时买了亨氏米粉给我吃,估计也就一两次,就吃米糊和蛋羹了。但是亨氏米粉一直被他作为对我的大恩大德,每年都要吹嘘提醒我一次。四五岁我妈回来办离婚证,然后开始被两边丢来丢去,找不到对方人就丢路边,自己在有人的门口那等,有人认识我就主人就拖别人把我送回去。一次大雪天,雪到膝盖那里,我爸把我送到外公那,外公看到我爸来了,赶紧把门关了。我爸就把我丢门口就走了,我外公不确定我爸走没,很久没开门,人都冻懵了才进去,那几年一到冬天晚上就感觉膝盖疼,到现在都偶尔会发作。搞了几年的拉锯战,后来爷爷奶奶带着,从来不给抚养费。去上学基本饿一天,就晚上回去才有吃的。这些都还好,觉得你没为他付出过什么,他不爱你也正常,后面才是真的不能接受。

结婚后男友和婆婆没说什么,但我知道他们还是介意的,只是不在我面前说而已!后来肇事者家拆迁,通过起诉拿到大部分赔偿,我全都转给婆婆了,情是还不清了,钱上总不能亏欠太多!我也算稍微松了口气!哪怕后来婆婆经常说花在我们身上的钱比花在小叔子身上的钱多,我也不说什么!实际上扣除了手术赔偿的钱,小叔子花的钱远比我们多,只是小叔子一次几千或一万,不象我连着几次手术,每次就是几万感觉挺多的!尽管婆婆有时偏向小叔子,当然她不觉得,但我也不会说什么,不管怎么说在我最难的时候她没放弃我,要不然真的截肢了!

我记得我爷爷奶奶不爱我爸的一件事。我现在也不确定我爸知道不知道。

直到我长大结婚生子,回忆过往,才觉察出一些异样,就比如,我六岁的时候发生的那件事。

午夜梦回,我常常泣不成声。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能比父母不爱你更令人心痛的呢?

因为是小山村,没几户人家,也没什么人玩儿,所以她经常来找我妈聊天。

这也是后来姐妹四个,她为什么独独不爱我的原因。

我妈一连生了四个女儿,我是最小的一个,到我这儿已经嫌弃的不行了。当然,小时候不太能明白,那是嫌弃。只是觉得她跟别的母亲不一样,爱发脾气,对我的事情不是很上心等。

直到后来,她发现自己又怀孕了,这次,村里的人都说肯定是个男孩儿,因为肚子尖。在农村,她们都喜欢看孕妇的肚子来判断孩子的性别,肚子尖的是男孩,肚子圆的是女孩。

因为有了期待,我妈也渐渐开心起来,天天盼望着她的“救世主”降临。

我出生的时候,七斤多,很胖,哭声也洪亮。全村人都说,这下这家人该如愿了,听哭声就是男孩子的哭声。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后来,我长大了,自己也当了母亲,自己试着站在母亲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不禁潸然泪下。

我爸那次抢救不及时,一辈子吃药。

我排行老二,一姐一弟,记忆中亲戚朋友所有人都不喜欢我,包括父母。为了争得他们的喜欢,我从小学习名列前茅,每天天放学后抢着干活,从六岁开始,春夏给猪挖野菜,秋天乃至深冬,去村后树林里扫落叶煨炕,可是从来没听到过任何人的一句赞许。我姑姑来我家,看到我穿一条隔壁姐姐送的裙子,就说,像个水桶一样,还穿!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水桶可以和人比较(那年我七岁,偏瘦)。放学我带着弟弟去扫树叶 ,我妈赶集回家没带钥匙,站在屋后喊,我怕挨打,赶紧背着背篼领着我弟往家跑,结果,我妈看见第一句话“让你弟把钥匙送来就行了,我又没叫你”说着,跟我弟说,“走,妈给你买了好吃的”。当时的我背着满满一背篼树叶,不知道该怎么办,跟着他们回家,还是继续背到树林去再扫一点?就在屋后面蹲在装满树叶的背篼跟前,待到天黑,才敢回家(那年我八岁)。一次,父母吵架,他们闹离婚,两个人都抢着要我弟,后来我爸抢到了,我妈说那她要我姐,反正没人要我,随后,我爸一句,“行,老二我卖了就是了”,他们最后不知什么原因没离(那年我九岁半)。后来,我发誓要好好学习,等到能自己做主的那一天,离开这个家和这儿的人,永远不回来。从小学到初中,我记忆中最暖的就是,另一个队的一个大妈每次来我家附近的泉里担水,都笑着甜甜的叫我“阿芳”,说让我去给她当闺女,她只有两个儿子,当时已经上班了。在特别无助的时候,我就想,他们既然这样不喜欢我,为什么不把我送人,或许我会过的稍好一点。初中的学校在山脚下,同村的孩子每天中午都回家吃午饭,可我妈不让我回家,从早上六点抗到下午放学回家,十二个小时,一块巴掌大的饼子,没有一口水。有一个冬天,天太冷了,我就学课文中红军过雪山的样子,早上起床,冲了一杯辣椒水喝,想着驱寒,我妈听到了动静,“吃吃吃,脸吃的像个煽马的屁股,还吃”我第一次知道这么一个比喻(那年我十四岁)。初三第一学期寒假,父母打算不让我读书了,说如果我继续上高中,考不上大学,那就白花钱了,如果考上了,他们又没钱供我,而且所有人对我说的都是不上学的好处。可就在我准备妥协的那天晚上,我偷偷听到我爸跟我妈说,先骗我说可以顶替他工作(我爸在一个国营煤矿当电工),之后,就把我嫁人。我当时的想法,如果真的让我嫁人,我就拿着彩礼逃跑,走的远天远地(那年我十六岁)。后来,一个邻居劝我妈,反正学费已经交了,让我把初中读完。因为我一直学习很好,初三毕业,全县第三名,为了早日离开那个家,我就初中毕业志愿填了中专,因为我考的很好,父母不得不让我去上中专,反正他们是不会供我读高中的,如果直接让我不上学,又怕别人说他们。填报中专志愿时,我拿着尺子在全省地图上量,哪个地方离我家最远?那个时候,还没有去外省的胆(那年我十六岁)。三年中专,每个月的生活费一百五(2000年),当时也算差不多。但是,这个月月初给生活费,下个月就是月底给,再下下下个月月初给,相当于一百五两个月。我每天早餐一个白馒头一毛五,不敢加菜,因为加菜的馒头两毛五,午餐半分米饭半分土豆丝,五毛五,晚餐一份西红柿鸡蛋汤加一个馒头,四毛钱,就这样坚持了三年。中专第一年,我就报了自考大专,毕业第二年,我就拿到了自考大专文凭。中专三年,我一直想的是,毕业后,大概能用几年时间把父母养我和供我上学的钱双倍还清?然后,我就离开这个世界,前十几年,我的心都是冰的,我觉得我上学的目的就是为了挣钱还他们天天念叨的养育之恩。我确实应该感恩,不管怎么样,好歹让我上了学,让我在未来的日子,可以真正掌握得住自己的头。毕业实习,我坚持去了广东一个电子厂,管吃管住一个月五百块钱,我几乎一分不花,全部邮寄给家里。就在这个时候,我慢慢开始感觉到了来自家人的关爱,再后来,我跟同学去了苏州,我凭着曾经的扎实学习,在外企半导体公司找了个不错的工作(2005年月工资两千出头),住宿条件也很好,家里人对我越来越有感情,我也越来越留恋那个家。再后来,为了离家近点,考了老家附近一个县的公务员,一直到了现在。小时候的经历,也让我养成了倔强好强的性格,我自己的大小事,都是我自己做主解决,包括结婚买房等等,从来没有麻烦过父母和别人,虽然对父母已没有了曾经的埋怨,但除了父母和外婆,老一辈的亲戚一个都没有联系过,可能小时候被人人嫌弃的阴影太深了。

但我妈经过短暂的犹豫之后,竟然同意了!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我也纠结了很多年,记得小时候母亲跟哥哥买了一件毛线背心,卖衣服的人说:跟姑娘也买一件吧!母亲说:女伢家买有什么用呢!那时我小,一直想这句话的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女伢家就不能买呢?上学后,我读书很用心,经常参加比赛得奖,可每次当我喜滋滋的把奖状贴墙上后,总被父亲一把撕掉了,还黒着脸训我说不该贴墙上(那只是一面土坯墙啊!不至于这样大的反应吧!)后来小学毕业我考上了重点初中,老师高兴的来我家道喜,没想到父亲极其冷漠的说:瞎猫子碰到个死老鼠,就她这个智力……我原本以为他会赞赏我,听到这盘话我当时心里一凉,我智力很差吗?为什么哥哥妹妹有一点点进步你就赞口不绝,为什么从不让操心学习我得不到你的半天认可呢!那夜,我一直反复问自己,他们爱我吗?我是他们的孩子吗?有一次放假扯野菜喂猪,妹妹扯了一篮子满是带着沙土的野菜,而我扯的是一篮子干干净净野菜,回到家,父亲检查我们扯的野菜,看到妹妹的一篮子带沙土的野菜,当即拿出家里的称,把我们扯的野菜称了一下瞪着眼说我扯的野菜不如妹妹的扯的重,当时我想说什么,但嗓子噎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参加工作那年,我拿工资的第一个月,回家前给母亲买了些好吃的,给父亲买了一件白色的衬衣,父亲接过我买的衣裳,狠狠地甩在地下,对我说:你想讨好我是么?心痛加头晕,随即而来的是浑身颤抖,我努力的转过身,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那夜,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在歌唱,到哪里才有爱?到哪里有关怀?蒙在被子里偷偷哭了一夜……如今,我已经是一位母亲了,父母已经年迈了,可那些记忆从不曾忘记,他们到底爱我吗?这个问题我对着天空经常问自己,他们可是我的父母呀?……我想也许母亲不跟我毛衣是因为兜里没钱吧!父亲不让我贴奖状是想教导我做人要虚心吧!丢了我给他买的衣裳是因为让我要学会勤俭节约吧!这可能是他们的一种特殊表达方式吧!他们一定是爱我的对吗?

我们农村,我那时八岁左右,下面一个三岁的妹妹一个一岁的弟弟。

1.由于从小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块,我和父母的关系比较淡!我家有两个孩子,我和妹妹,妹妹比我小两岁,小时候,妹妹一哭 ,我妈妈就开始揍我,觉得是我欺负妹妹,每当那时候,我总喜欢躲在爷爷奶奶身后大声哭!刚刚分家,家里穷,爸爸妈妈把好吃的都留给妹妹,家里的饭馊了,他们给我吃,我记得有一次,饭发霉发臭了,我吃到嘴里吐出来,母亲狠狠地给了我两巴掌!我一直哭,她一直追着我打!

毕业后,找我要钱做房子,隔三岔五这里不舒服,那里受伤了要钱,我生病住院的时候没有多的钱给他,打电话骂,还拉着所谓的姑妈也打电话骂我,不懂事。给他找的工作跟别人打架,我去道歉,结婚狮子大开口中途长彩礼,找各种办法指责我男友和公婆家,就想多拿点钱,背着我跟我男友谈结婚的事,我知道了说什么不准结。最让人恶心的是,我男朋友上门,只想捞一把,还让我男朋友请我家那些亲戚吃饭,给男朋友的红包找我要,结婚的时候趁疫情(湖北)我回不去自己把结婚酒席请了,就为了自己把人情都收走(之前人情钱大多都是找我要的,说是结婚的时候也是我自己收,就该我自己上)到这里我才彻底看清了,算计我就算了,把我的婚姻都算计进去,从来没想过会不会给我的婚姻造成什么隐患。从此拉黑,生活从此美好。

第二次我妈实在借不到钱了。找我爷爷借,我妈说他有钱,这个我不知道,我知道我爷爷院子里有四头大肥猪一个老母猪,有好多粮食。没结婚的叔叔姑姑都在村里工厂上班。

每次来都会给我带点好吃的,还不断地夸我长得可爱。她经常给我们讲外面的世界,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有,包括火车有多长之类的,让我很感兴趣的话题,慢慢的就跟我们一家混熟了。

六岁的那年,我被一个陌生女人带出去玩儿了好几天,那时候不懂母亲的用意,直到自己为人母之后,回忆起来,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一个母亲爱自己的孩子,应该用毕生精力,去帮他规避和抵御哪怕一丝一毫的风险!这才是爱的表现。

从小到大,无论我做什么,从未得到过她的一句夸赞。小时候,最羡慕的是别的小伙伴可以躲在妈妈怀里撒娇,但我从不敢尝试,因为她眼神,让我本能的望而却步!

要说父母爱我吧,在我最需要家人时他们没有尽心的帮我,要说不爱我吧,母亲现在经常帮我看铺子,帮我看孩子!父母爱不爱我们,只能还是爱的,只是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爱!

但事与愿违,我来了,但并不是她的“救世主”,而是又一个把她拖进“深渊”的人…

两个月后的一天,这个女人突然跟我妈说,她要去省城办事儿,想把我也带去,让我见识一下火车有多长。

但没想到,还是个女孩儿。

2.念书后,我考上了县城最好的初中学校,母亲说读书没有用,让我在家帮他干活,那年我才13岁,我没有去县城念书,去了镇里,因为镇里的学校帮我减免了学费,在学校里我一边打工一边读书,天黑的时候从镇里回家需要经过一座山,山上都是坟墓,我害怕,让父亲来接我,他一直说他忙,让我自己回家,还说我没用!

我在家看着妹妹,我妈把弟弟带医院看着并照顾我爸。我奶每晚在我临睡前会领着我叔家弟弟妹妹过来看看。一开始没觉得,后来每次第二天家里都会少东西,打火机,铁秋,碗……什么都少。我有一天突然明白了,临睡前把门顶上,把零零碎碎的锅碗瓢盆藏床底下。那时除了这些大概也没什么值钱的了,我也只记得这些。

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让我去!与其说是她习惯相信人,不如说,她在心里已经做好了失去我的准备!

妈妈让三姑带回来一绳串馓子给我们姐妹俩。姑姑说了一声放下。我奶奶收起来,她在里间屋吃的时候我进去她把我赶出来。

跟姐姐们起争执的时候,她总是骂我,每次都不问青红皂白的判我输,从不在乎我的委屈与眼泪。

10年男友送我回家途中出车祸肇事司机全责,但肇事者家穷无力承担医药费!男友无伤,我左腿胫腓骨开放性骨折,而且刚好伤在脚踝附近!转到市区医院时,医生也让我们坐好截肢的准备了!

当然,那时候,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也感觉到,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是不舒服的。

3.念高中的时候,我带着自己暑假赚的学费自己去了高中学校,那是我第一次去县城,高中三年一边打工一边念书,三年没有回家过过年,大年夜,没有人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可我却看见他们合家团聚的朋友圈!

关于这次“旅行”,我能记得的只剩下一些片段。我记得他们两个把我带到了一个城市,住进了一个小宾馆。第二天早上起来,下雨了…

我爸两次病危,第一次已经把家底花光,而且借了不少外债。

第一次去爷爷没借。第二次我妈带着我们三孩子给爷爷跪下了,一边哭一边说以后一定会还。爷爷没借。后来听邻居奶奶说爷爷是怕我爸没了,我妈会带三孩子改嫁,人才两空。

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她不爱我!“细思极恐”这个词是最近两年才流行起来的,我觉得用在这件事上是多么恰当!

有些父母,再怎么孝敬他,对他好,也捂不热他的心,既然从一开始不爱你,就没打算爱你,对你好,而且会以父母的名义一味索取,哪怕拖累你的前半生,毁了你的后半生,也不在乎。

我的父母不曾爱过我

4.上大学后,父母没有去学校看过我,没有给一分钱……

或许是期待太大,所以我妈的失望也无比大,她不吃不喝的哭了好几天,最后,她可能也不知道该怨谁,就只好把所有“错误”归咎在我身上,为什不是个男孩?!

我也不记得我是如何返回的,只是后来,听我妈说,我被带走了三天。我妈当时说,一开始也蛮担心的,后来,一想到邻居小伙子也跟着一起去了,就不那么担心了。

一直都没觉得母亲爱我过。这世上就是有人没有父母缘分的。

我好像看到了火车,也好像没看到,因为我不确定脑子里的关于火车的片段,是自己真实看到的还是幻想出来的。

不曾被爱,不知如何去爱人!

展开阅读全文

任正非:要舍得给员工工资,曹德旺:给员工工资不能打破行业规则,谁对谁错?

上一篇

我国军改为什么集团军从71~83番号,不从1开始?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哪一瞬间你发现父母并不爱你?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