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大沽口之战清军是怎么打赢英法联军的?

1859年6月25日,第二次大沽口之战。

看来,从头到尾,敌人都认为大清会一触即溃!

忍了很久的僧格林沁,下令开炮。

第一,出其不意。这一次打得英法联军有些措手不及。清政府已经暗中准备好了,而英法联军并不知情。

4

贺布的作战计划是:炮艇冲过横江铁链,在炮台的上方占据一个位置,以便两面夹攻,然后,在舰炮火力掩护下,海军陆战队从正面登陆,迅速夺取炮台。

击毙约翰牛426头,高卢雄鸡14只,俘虏约翰牛和美国佬各一个。大清士兵阵亡38人,其中包括直隶提督史荣椿,大沽副将龙汝元牺牲。

都这样了,若是清朝还不做点什么,真的就要提前亡了。于是咸丰在一堆大臣里面挑来挑去,最后看中了僧格林沁。

无论野战,还是攻坚,大沽口清朝驻军都迅速战败。第3次大沽口战斗,英军阵亡17人,负伤162人,法军阵亡15人,负伤129人。清军战死2000人,被俘2100人。

1858年,第一次大沽口之战,直隶总督谭廷襄指挥,清军6000,英法联军2600人,战斗打响后2小时内,清军溃败。后果,签订《中俄天津条约》、《中美天津条约》、《中英天津条约》、《中法天津条约》。

还有天津到山海关、天津到海丰县一带,僧格林沁也让地方官对当地炮台进行修缮。

英舰“负鼠”在几艘炮艇的支持下,开始强行拆除障碍物。

僧格林沁首先加强了大沽口炮台。

按照礼仪之邦的脸面,派了一舰长和翻译投了信。第二天,也不等咱大清朝的回信,开着八艘军舰,这就闯到了白河内。

而第二次大沽口之战就是他们栽跟头的地方,而且这次栽得很惨,差点就有来无回,为他们的嚣张付出代价。

清军重建了天津水师,并从广东、福建调大号舰艇来备战。

1858年,2700名英法联军第一次攻击大沽口。炮声一响,天津防务大臣谭廷襄和直隶提督张殿元等高级官员,率先逃跑。大沽口的将士一下乱成了一团,各自为战。守军士气低落,外带武器落后。炮台最终被英法联军轻松攻破。

于是第一次大沽口之战打响了。当然,英法联军没有任何意外地轻易攻占了大沽口的炮台,兵锋直指天津。

不得不说咸丰的这个选择还是很明智的,第二次大沽口之所以更打赢,僧格林沁功不可没。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接着看。

咱大天朝的清兵就全藏了起来,大炮也做了伪装。这时候,直隶总督还在装,大模大样的派官员拿着破纸片子一样的照会,让贺布按照规律来,先到北塘登陆。

咋说呢?这第二次大沽口之战,对于咱哪个腐败的都冒了大酸泡的大清朝来说,还真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

同时,大清重建了大沽炮台,由以前的4座增加到了6座,南岸3座,北岸2座,北岸石头缝地方添建1座炮台,以为后路策应。

但清军发射烟火,照亮天空,给予痛击。

6月25日拂晓,联军开始行动。

这大沽口,其实是天津一海防炮台,它在第一次保卫战的时候,丢了。这《天津条约》签了之后,约翰牛和高卢雄鸡就从这里撤了出来。

僧格林沁下令守军“隐忍静伺”,暗中监视敌军,静静等待战机。

贺布的眼睛瞪的比牛蛋都大,胳膊一撸,下午3点的时候,开始逼近拦河索,第一道就这么被开了。贺布这老家伙一边开始搞破坏,一边撸着炮管子打炮台,一边跟进,那小样别提多得意了,没办法第一次大沽口就是这么拿下来的。

下午5时,贺布仍不认输,下达了登陆作战的命令。英军勒蒙上校率联军陆战队千余人,分乘舢板二十余只由美舰“托依旺”号和联军的两艘炮艇拖曳,至海口铁戗以外不远的水面集结,尔后在舰炮掩护下,向海口南岸强行登陆,企图先夺取南岸的三座炮台。

得,这进攻的时间,延后到了25号。

如何应对“擦边球”挑衅?

以前的的大沽口炮兵都不怎么操练的,演习的炮弹都被官长贪污。

在付出足够的努力后,大沽口守军真正成为了一支让敌人都惊叹的军队。第二次大沽口之战后,敌人甚至给出了“中国军队在瞄准射击和操作大炮方面已经可以和训练有素的欧洲精锐相媲美了。”

这一看差点没把僧格林沁气出问题来,但是他也不敢说啥啊,只能乖乖干活。

坚固程度自然也更甚一筹,除此之外,僧格林沁还在北岸距离两个炮台有一定距离的地方又加了一处高三丈的炮台,所以层次一下就出来了。

本来打算先武力威慑后再谈判的英法联军,刚来到大沽口就被震惊到了。当然并不是因为大清的船坚炮利。

老家伙贺布憋着一股子牛劲,这就冲了过来,贺布的架势可就展开了,按惯例又开始挑衅。

结果自然是再度被拒。不仅如此,清理完障碍物后,“联军”各船蜂拥而进,一直冲到了第二座炮台处才被清军的铁链拦住。

英法联军统帅贺布也受伤。

要讲第二次大沽口之战,首先要讲下时代背景就是英法联军以马神甫事件为借口要揍中国,实际上是想扩大中国市场,要求修约,当然当时的皇帝咸丰年轻气盛那是不愿意的,结果清朝打过就被揍了,签订的《天津条约》,英法联军就走了,后来《天津条约》中的很多条款无法生效,英法联军抗议,要求要在北京再次换约。其实讲实话,咸丰皇帝有点不厚道,虽然是不平等条约,但是是你同意签订的,人家一走,你就不承认。实际上咸丰皇帝还是比较保守的,认为外夷要进驻北京,堂堂天朝上国,要外国人住北京是万万不可的,主要清朝当时没有融入到国际规则中,咸丰也不了解国际规则,不了解使馆这东西,也无法理解使馆,又拒绝的。

两岸炮台集中火力轰击贺布的旗舰。交战不久,联军旗舰舰长拉桑上尉等多人被打死,贺布也身负重伤,改乘蒸汽军舰“鸬鹚”号继续指挥战斗。

尽管英法留给大清最深刻的印象是“船坚炮利”,但事实上,由于训练有素,自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在炮台作战中,英军刺刀的作用有时不在其“船坚炮利”之下。

英法联军的兵力不足,只有第一次大沽口之战的一半兵力。

清政府被迫妥协,英法联军退兵。

今天,无论是战场还是职场、商场,完全无视规则,一上来就直接欺凌的情况并不多见(除非一方实在太弱或一方十分轻敌),而通过杀机四伏的“擦边球”,在占据先手后再动手的情况十分常见。

第二次大沽口之战,完全是英法联军统帅贺布轻敌所致,认为清军还是像第一次大沽口之战的豆腐渣一样,没想到这次是个钢铁刺头。

瞅见没,这就是一固定靶位的炮群,老外要是进入这靶位,铁蛋蛋管够。

大炮

但不服气。

英法联军并不理睬清政府的要求,坚持不走北塘,要以舰队沿白河上驶,武装护送公使进京。

1859年6月22日,咸丰帝得知英法联军舰船陆续驶抵大沽后,立即渝令僧格林沁严守海口,但“勿遽开枪炮,以顾大局”。同时,令新任直隶总督恒福等照会英、法公使,要他们由北塘海口登陆,进京换约。

同时,在后方河身狭窄的双港,清军部署了兵马、火炮,构筑纵深防御体系。

激战至下午4时,参战的联军舰艇差不多全被击伤。旗舰被击毁,舰上的四十名水手仅一人跳水逃脱。炮艇“茶华”号和“庇护”号被击沉,“鸬鹚”号搁浅后也被击沉,贺布被迫逃到法舰“迪歇拉”号上。

贺布还不甘心,他下令:登陆作战!

趁着夜色,贺布派出海军陆战队偷袭炮台。

达底拿目睹英法联军的惨败情景,认为贺布“已经无法逃脱并退出这场绝望的战斗了”,遂派美舰“托依旺”号从集结地域开进战区,去拖曳搁浅的英国舰艇,以便让他们重新投入战斗。他还命令美国水兵登上英国炮艇,参加作战,从而彻底撕下了“美国中立”的虚伪面具。

南岸炮台外是一片泥泞的滩涂,并有三道水壕。侵略军登岸后,一方面不断遭到炮台炮火的杀伤,一方面要在没膝的泥泞中艰难地匍匐爬行,处境甚为狼狈。

“擒贼擒王”!

然后,做好准备的英法舰队趁落潮之机开战。

坦率地说,此战中,清军取胜最直接的原因是敌方将领的轻敌。

确实像那么回事了

‬鼓舞士气

到1859年3月,大沽口共有兵丁三千名。僧格林沁恐新募兵丁“难期得力”,“将京旗京营官兵抽出八百名,拨赴海口,分扎两岸炮台。”

天黑后,联军借着夜色掩护,伏地前进。

在天津以东30余里的双港附近新建炮台13座。

三国公使来之前,咸丰帝一边派人稳住三国公使,一边派曾格林沁率兵2万增援大沽口。曾格林沁到达大沽口之后,连忙修复炮台,积极备战。这一次,曾格林沁不只带来了两万生力军,而且带来二十多门西洋炮。这些炮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正是靠着这四个因素,清军才能取得第二次大沽口保卫战的最终胜利。

既然你还是老套路,就依然在僧格林沁的预计之中!

联军舰艇已基本失去战斗力。

击败敌陆战队

没得说喽,咸丰帝拿出大清朝的看家本领——割地赔款,得,这《天津条约》算是签了,你说你签就签呗!他还留了一尾巴,条约中规定,如果双方觉得不满意,旧条约到期后,还可以重新签订新的条约。

对干从大沽至山海关一线众多的海口,也本着“择要分布”的原则分别在北塘海口、丰润的润河口、乐亭的清河口和老田沟、昌黎的酸窝口和蒲河口以及山海关内的白塔岭、秦皇岛、小河口等处,部署了相应的兵力。其中北塘有一千六百人,山海关有三千人。

3

这边,清军就很近距离,用大量火炮轰击固定的军舰,那还能打不中吗?

英法又怒了,又要揍中国,打北京一个打的就是第一要塞大沽口,这就爆发了第二次大沽口之战,咸丰虽然明智,但是也非昏庸之君,早就安排名将僧格林沁在大沽口设防了,僧格林沁将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被摧毁的炮台进行了修缮加固扩建,形成了比较合理的阵势来应对英法联军舰队,英法联军认为清军不堪一击,派出数艘军舰强行进入河道,顿时埋伏在炮台的清军百跑齐发,打的英法舰队晕头转向,由于清军利用了河水落潮期间,导致英法后续舰队无法进入河道,只能派出陆战队强行登陆,但是河滩泥泞不堪,英法陆战队战斗力全失,清军在炮台上进行了猛烈进攻,英法联军士兵伤亡惨重,含旗舰在内的四艘军舰被击毁,四艘重伤,最后无奈撤退。这就是第二次大沽口之战的战况,还是比较激烈的,清军士气还是不错的,僧格林沁的胆识也不错,是清军在近代难得的一次胜利。

他们早已决定:不惜以武力来打开白河的大门,并继续向京城挺进!

大清的应对之策

高卢雄鸡和约翰牛乐了:“俺们也觉得这条约不好,钱给的不多,给俺们乡下人优惠政策也不到位,哪俺们拳头上说话不就得了。”

火炮方面是每个炮台设两门12000斤、6门10000斤、两门5000斤的重炮,都是铜炮,三个炮台还设有23门洋铁炮。

最后,英法联军轻松攻取大沽口,直逼天津,迫使大清签订《天津条约》。

要登陆就从北塘,这样做可以有效防止这些西方列强凭借炮火的威力搞偷袭,在清军没反应过来前夺取大沽口炮台,重蹈第一次战斗的覆辙。

一方面,英法美三国公使继续与清交涉,另一方面,联军舰队继续做好一切进攻准备。

对于敌人的这种挑衅,僧格林沁可谓是怒不可遏,奈何咸丰被打怕了,严令僧格林沁不准开第一枪,要顾全大局。

然而,这一线炮台正面全部是沼泽,英军士兵刚刚走进去就寸步难行,反而成为炮台的活靶子。

第二次大沽口之战的胜利沉重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是清末少有的振奋人心之战斗。

看到这个标题我估计大部分人都会疑惑,清末中国对外战争有打赢过?

当然这一点,咱满脑壳大清乃天朝上上国的一窝子官僚,愣是没有瞧着来这一条的威力堪比原子弹。咱咸丰帝倒是瞧出了另一条有毛病,有天大的毛病,那一条呢,就是老外见了咱大清的皇帝,不下跪。

鉴于距天津三十余里的双港地势较高,河身狭窄,便于拦击敌人,僧格林沁特在该处沿河两岸设兵营九座,驻兵六千人,修建炮台十三座,安设一万二千斤以下大小铜铁各炮八十一门。

这是清军和八国联军客观实力的差距。

接着僧格林沁又跑到大沽口炮台,由于在第一次大沽口之战中,这里已经被英法联军炸得七七八八了,僧格林沁只能重新修建。

5

遇到阻碍,“联军”也怒了,愤然向清军阵地和炮台开火。这正是僧格林沁想要看到的,这下他可以对咸丰说不是我,是他们先开炮的了。

为此,僧格林沁与手下同吃同住,带头参加训练,在那个时代真的是罕见,士兵的战斗力和士气一下子就被他拔高了不止一筹。

此外,尚有副都统成保所率的哲里木盟马队五百人驻新城,头等侍卫布尔和德、二等侍卫舒明安所率的昭乌达盟马队五百人驻新河。整个大洁海口地区共有防兵四千人。

2

第二次大沽口之战,以清军胜利告终。

五月十八日,英法联军的8艘小军舰驶入内河,到鸡心滩,拉倒铁戗十多个,炸断一根拦江铁链。僧格林沁都隐忍不动。

1857年底,英法联军攻占广州后又于次年4月北上天津大沽口,把军舰开到距离京城这么近的地方,英法联军的野心昭然若揭。

他首先重新选定炮台位置,距离天津30多华里的双港就是个好地方,这里河两岸的地势都比较高,很适合搭建炮台。

僧格林沁亲自监督大沽口守军的操练,战斗力蹭蹭蹭地长了一截。

不过,第一次大沽口之战前侦察的水文等情报仍在。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僧格林沁对大沽口一带的防御工事进行了一番大换血后,战斗力很快就在第二次大沽口之战中展现了出来。

南北炮台守军集中火力,猛烈轰击敌军旗舰“鸻鸟”号。

咸丰帝给僧格林沁的指示是,不能首先开炮,若敌“胆敢开炮”,即“观衅而动,慑以兵威”。

说实在的,咱这大清朝啥都可以丢,但这面子是不能丢的,咸跑跑先是命令直隶总督去迎一迎英法美三国公使,让这三位先到北塘,让他们从北塘登陆。

于是,英法13艘军舰长驱直入,却被障碍物阻挡,无法前进,还出现了搁浅。

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发生了三次大沽口之战。

清军多座炮台利用敌舰受阻于水中障碍的有利时机,充分发扬火力,随后反击有利击败登陆敌军。激战一昼夜,击沉、击伤联军兵船12艘,击毙、击伤英兵460人,法兵14人。英国军官死5人,伤23人,甚至海军司令贺布也受了伤。还活捉英、法兵各1名,并缴获了舢板船3只,洋枪41枝,以及其他许多军用物资。清军在这次作战中仅伤亡32人,大沽炮台只遭到轻度破坏,海口一切防御也没有损失。

说干就干,僧格林沁分别在东西两岸扎营,设有13座炮台,12000斤的炮有两门,10000斤的有4门(都是铜炮),西洋铁炮6门,如此安排绝对火力充沛了。

老梁给大家伙罗列一下数据,瞅瞅这战斗力,这南北两头,搞了三个炮台。炮台上蹲了大大小小60门火炮。

“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民,而不是一两件新式武器”————毛泽东

联军惨败的原因,客观上由于兵力不足(其参兵力仅及清军的四分之一),但主要是由于骄横轻敌,情况不明就发动了进攻。

此战,僧格林沁做好反侦察的同时,明确了实施坚决反击的底线,因此,自战事一开始,便掌握了主动。

第二次大沽口之战,共击沉敌舰4艘、重创6艘、俘虏2艘,毙伤英军426人、法军14人,俘虏英、美士兵各1人。

在拆除第一道障碍物后,贺布下令旗舰“鸻鸟”号率领各舰跟进,并炮击两岸炮台。

西洋铁炮二十三门,除此之外还加固了炮台,在炮台外边加了壕沟,立了木桩。这海面上也没有闲着,搞了三道铁链,嘎嘣嘣就这么绷直了,拦在了海面上,这还不算完,还搞了一些个伪装。

所以1858年6月,也就是僧格林沁接管京津军务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大沽口一带去巡查工事。

所以,单纯从意义上说,此战意义不应过高估计。

当然除了有人,训练也不能落下,僧格林沁亲自监督训练,步骑协同战法、步炮协同战法、骑炮协同战法或者干脆三军协同作战的战术都必须在僧格林沁规定的时间内达到标准。

当战斗激烈进行之际,美国远东舰队司令达底拿乘快艇前往战区,看望受伤的贺布。在返回停泊水域时,遭到清军炮火的袭击,达底拿幸免于死,但陪同他的美国旗舰“托依旺”号的副舰长被打伤,快艇舵手被打死。

南北两岸各建炮台3座,共安火炮60门,其中12000斤大钢炮2门,万斤大钢炮9门,5000斤钢炮2门,西洋铁炮23门。

贺布一瞅这是要玩完的节奏,扯了一块白色的桌布就投降,美国佬乘着这机会,开着自己的军舰将贺布给救了出来。

联军不能前进,只能隐蔽,等待天黑。

从侵略者四次攻击炮台的过程可以看出:第一次、第三次、第四次,侵略者都是有备而来,为了入侵而入侵。只有第二次以胜利者的姿态来换约。换而言之,这一次侵略者盛气凌人,打胜仗之后跑来谈判。正所谓骄兵必败,而咸丰早已暗中加强了大沽口炮台防务。

战至下午4时,联军舰艇损失惨重,多艘战船被击沉,贺布改乘的“鸬鰦”号也被击毁,他只好跑到法舰“迪歇拉”号上。

敌人以为清军不堪一击,以至于在对清军情况不掌握时便发起进攻,又在仅仅破坏一道障碍物,而障碍物没有完全清除的状况下仓促将主力投入我军夹击火力下,最后,又在海军无法提供支持,企图单纯靠陆战队解决战斗。

清军立即开炮还击,由于炮台“围墙深厚,尚足抵御”,且“各炮台口门,正对夷舰”,守军炮火得以充分发挥威力。

这个问题老梁来回答。

如此,清军做好准备,只待开战。

敌明我暗

长期被列强蹂躏的大清,这次是怎么做到的呢?

英法的老套路

便桥太短,云梯被毁,联军彻底丧失了攻取炮台的能力。

在炮台上他也将原有的300人扩充到了800人。为了以防万一,僧格林沁还从东北和内蒙等地弄来了5000余骑兵以备无患。

这大清士兵他也不按照剧本里的演,先是放火药弹照明,后是大炮伺候,这一千人又败了,这次贺布算是彻底的认栽了。

同时,由于横锁海口的铁链阻滞,敌舰前进受阻,徘徊于南北炮台交叉火力之下!

首先他在军中搞起了考核那一套,标准自然是优胜劣汰,然后再补足兵力,把那些老兵痞都赶走了。这样留下来的不说是精锐中精锐,至少打起来不会跑了。

当然,清军训练懈怠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大沽口的那些大炮,防御工事都荒废多年,还能不能用都成问题。

除了补足大沽口原有驻守的1600人外,僧格林沁还将部队扩充到了3000人,其中水兵2000,步兵800,骑兵200。

所以根本也就没把清政府的再三警告放在眼里,强行要求要经大沽口溯河而上,公然挑衅清政府。

这边,英法联军急忙组织陆战队,试图夺取炮台。

联军发起攻击前,虽然进行了侦察,但因清军隐蔽良好,在情况不明及骄傲情绪支配下,贺布制定的作战计划,必然带有很大的盲目性,以致水陆攻击均未得逞,夺取炮台的尝试终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只有重视“擦边球”,学会灵活又不失原则地应对“擦边球”,才能将敌人的阴谋挫败于初始阶段,保证自己牢牢把握主动!

英国人称:“这是英国人自撤出喀布尔后在亚洲所遭到的最严重的失败”。但是,在随后的第3次大沽口炮台战斗,清军就失败了。

一阵炮战,包括旗舰在内的4艘联军军舰被击沉,其余参战的军舰也全部被击伤,大败。

如此轻敌,其失败不足为奇。

1900年,八国联军1.7万人再一次攻击大沽口。这一次战况不详,大沽口再一次失守(此时列强已经在天津设立租界,并驻兵,大沽口炮台其实形同虚设)。

贺部“得意洋洋,神奇非凡”,“认为他已经胜券在握”。

僧格林沁

1560年,英法联军2.5万人再一次进攻天津。这一次,他们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改由北塘登陆。登录之后,英法联军开始攻击大沽口的石缝炮台和北炮台。 两座炮台的将士同侵略者激战了一天,不幸全部壮烈牺牲。

因此,此后的第三次大沽口之战,清军惨败,而此后若干年,大清连战连败的局面并未改变。

另在北岸石头缝地方新建高三丈的炮台一座,作为后路策应。

熟料,英法联军做好准备后,立刻发出最后通牒:大清没有派出全权代表,限令清军2小时内交出大沽口炮台!

这一次,英法企图故技重施。

敌明我暗!战事朝着有利于清军的方向发展。

击败敌海军

清军的胜利,和事前的火炮工事准备,尤其是兵员素质和指挥艺术的提高密不可分。

清军

联军舰队在完成开进任务后,贺布便派英舰“负鼠”号和几艘艇强行拆除海口铁戗和木栅,开辟通道。这时,大沽海口两岸清军怀着愤怒的心情,注视着敌人的行动并作好了战斗准备。

不过,无论战略、技术、战术,当时大清与列强都有明显差距。

搁浅以后,英法军舰无法有效转向,绝大部分火炮不能使用。

于是英法不准备只是停留在武力威慑了,真枪实弹给清朝的厉害看看或许能捞到更多好处。

僧格林沁积极练兵,督敕各营官兵,“排列队伍,演放炮位,严密设防”。

最终,清军大胜,共击沉敌舰4艘、重创6艘(完全失去战斗力)、俘虏2艘,毙伤英军426人、法军14人,俘虏英、美士兵各1人,英侵华舰队司令贺布受重伤。

‬干翻侵略者

嚣张惯了

以“进京和谈”为幌子,为进攻做好准备,是英法的老套路了。

“然而一下子,就像变魔术似的,所有本来掩护着炮台大炮的草席都卷了起来,顷刻之间全部大炮一齐开火”。

贺布错误地估计形势,以为仍象上年一样,大沽口设防简陋,清军斗志不高,不足为惧。

贺布腰部受伤,只好该乘他船指挥作战。

此战,英法联军13艘参战舰艇,3艘被击沉,3艘遭击沉,死伤官兵484人。而清军仅伤亡32人,大沽口炮台只遭到轻微的破坏。

同时,为了防止敌军提前侦知军情,给炮台营墙不露一人,各跑门都有炮帘遮挡,“白昼不见旗帜,夜间不闻更鼓”!

大沽炮台的防兵在直隶提督史荣椿及副将龙汝元等督率下,早就不动声色地监视着敌人舰船的动向,“炮台营墙不露一人,各炮门俱有炮帘遮挡,白昼不见旗帜,夜间不闻更鼓”。

因此,狂妄的联军,仍然采取了与第一次大沽口之战时一样的部署:1、浅水舰艇驶入大沽口炮台上方河面;2、浅水舰艇配合深水舰艇摧毁炮台;3、陆陆部队攻取南北两岸炮台。

1860年,第三次大沽口之战,英法联军增加到2万人,僧格林沁溃败。

不知道谁画的,画得挺好

因为第3次大沽口战役,英法联军出动主力,当时记载:“王(僧格林沁)整军以出,所部马队已调赴他军,不满五千,合京旗步队几及万人。英军马步可一万,法军八千。”最重要的是英法联军出动了阿姆斯特朗大炮,取得了绝对的战场优势。

第二次鸦片战争

大沽口又名白河口,从这里可以登陆天津地界。而天津离北京城又近在咫尺。正所谓:大沽口不保,天津危急。天津危急,北京城难守。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西方侵略者就以这个地方为突破口进攻北京城。

1859年初,曾犹疑不定的咸丰帝接受惠亲王绵愉等人关于“天津海口一带,急应妥为布置”的建议,谕令以镇压太平天国北伐军而得宠的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会同礼部尚书瑞麟(署理直隶总督)前往天津一带,加强海口防务。

只要装备上不是差的太多,以这支军队的实力和战斗意志绝对可以和当时最强的英法联军相抗衡,第二次大沽口之战就证明了这一点。

还集结了大批预备队,将所有精兵强将都调集到了大沽口。大沽口1万多清军包括,3千京营八旗,3千大沽协兵,昭乌达盟,察哈尔和哲里木盟蒙古各自出动1千人,合计3千蒙古军。还有,500直隶提督直属标兵,300北塘营兵等等。

当登陆敌军在泥泞的滩头行军时,早已准备好的清军火器营抬枪队、鸟枪队进入阵地,朝敌军射击,北岸炮台也发炮助战!

经过重建的大沽口炮台,由四座增至六座,每座守兵约四百人。海口南岸炮台三座,高自三丈至五丈不等;北岸炮台二座,一高五丈、一高三丈。各炮台的高度、宽度和厚度均较前有所增加。

那么他的经过是咋样的呢?咱啊,还得先瞅瞅这背景是咋回事!

背景

僧格林沁下令掀开炮帘,猛烈还击。

僧格林沁替代了懦弱的谭廷襄。

有了像样的防御工事,人不行还是等于零。所以僧格林沁随后做的就是整顿军营。

1859年,英、法、美三国的公使来京城交换《天津条约》的批准书。6月,英法派出了21艘格式军舰的豪华队伍,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还叫上了三艘美军军舰,士兵也有足足2000余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开赴大沽口。

得,这战事就这么开了。

过程

僧格林沁提出:如果对方只是1、2只船开进来,那咱们就“理论”;如果3、4只船进来,就要做好两手准备了;如果敌军闯入鸡心滩,那显然是来打仗的,开打吧!

综上所述。第二次大沽口保卫战之所以能获胜,主要有以下四个原因。

乌眼鸡的贺布,穿着龙虾服叫了起来:“定行接仗,不走北塘”。呦吼,这是不接受,撸起袖子这是要硬上了。

半夜,联军撤退,又有不少人被清军射杀。

清军的兵力加强了,炮台也加强了,最关键的是统帅战斗意志强烈。

虽然火器已经落后,但是,火药毕竟是咱们发明的。逢年过节,如何让花炮照亮夜空?大清还是很有经验的。

僧格林沁更是临危受命,扛起京津地区这个关键地区的军务大旗,昼夜辛勤,殚精竭虑,为大清京城的门户打造了一支足以和列强精锐媲美的军队,并率部在大沽口再次危难时临危不惧,从容指挥战斗,取得了第二次大沽口之战的胜利,他本人确实是清末难得的将帅之才,对于他的贡献,我们应该持肯定的态度。

又在海口排列三道拦河铁链配置铁戗,安设木栅,连成巨筏,以便拦阻敌舰。

6月25日,“联军”抵近大沽口。三艘火轮在前逼近清军在河道设置的障碍,并进行处理。

同时,僧格林沁还在河道内巧妙的设置了多重障碍物,包括:拦河铁链,配置铁戗,安设木栅,连成巨筏,并加强了伪装。

近万人在大沽口驻防,加上新修的防御工事,当真是不好惹了。

然而,这并非实力的胜利,主要是阴了洋人。

洋人见大沽口炮台没有动静,以为清军根本不敢抵抗。

这第二次大沽口战役算是赢了。

结果

所以,这次胜利不能说明什么。

海军陆战队也已换乘小艇,待命行动。

敌军浅水舰艇配合远方深水舰艇一起,炮击早已标定目标的清军炮台;陆战队登陆,猛攻早已被摸清部署的清军。

第四,士气因素。第一次和第三次大沽口保卫战,主将都率先逃跑导致守军士气低落。只有第二次曾格林沁一直在坐镇指挥。

1859年6月17日,这约翰牛带领的龙虾兵先是安耐不住了,牛牛贺布少将撸了撸牛角,就开始武装挑衅。

激战一昼夜,联军遭到惨败,不得不撤离天津水域。参战英军约一千二百人,死伤五百七十八人。参战法军六十人,死伤十四人。

6

在洋鬼子舰队开入前,僧格林沁装作不敢应战甚至逃走来迷惑洋人。

清政府得知后就按照僧格林沁提出的在北塘登陆的意见和“联军”说了,登陆后他们公使的安全由清军负责。

现在咸跑跑要和俩老外开战,接受防务的是僧格林沁。这主是一蒙古王爷,被咸跑跑誉为咱大清最后一道钢铁长城。你还别说,人家还真有俩下子。

还真有,就是这个第二次大沽口之战,这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其中的一场战役,主要在我们学过的历史教科书中对第二次鸦片战争过程也是轻描淡写,第二次大沽口之战直接忽略了,就是百度百科讲述的也是十分简单,虽然第二次鸦片战争最终结局是中国完败,但是期间也是有局部胜利的。

结果这大清朝有一很不好的传统,就是从不修路,这一千来人行进路线别提多糟心了,泥泞不堪,这是其一。这其二炮台上的清兵他也没有闲着,撸着炮管子向着这一千来人就砸了过来。

再结合一直以来他们也没遇到清朝像样的抵抗,所以嚣张在所难免。正所谓骄兵必败,英法联军免不了要在中国吃点苦头。

嚣张惯了的西方列强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大清一面就《天津条约》中的一些条款继续与英法交涉,一面又深感“夷情反复,深恐其贪得无厌”,任命僧格林沁为钦差大臣,加强大沽口一带的防御。

不久,“鸻鸟”号被击毁,改舰40名水手仅1人跳水逃脱。

清政府也没有让人失望,对此迅速作出了反应。当然不是驱逐侵略者,而是惊慌之中派去了使臣,然后就有了丧权辱国的《天津条约》。

海军陆战队损失近半,英法联军只好灰溜溜地逃了。

当时大沽口炮台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共安火炮60门,其中12000斤大钢炮2门,万斤大钢炮9门,5000斤钢炮2门,西洋铁炮23门。

清军阵亡38人,直隶提督史荣椿、大沽协副将龙汝元牺牲。

由于清军炮台已经提前加厚围墙,敌军火炮的破坏“尚足抵御”。

这次胜利表明,尽管清军军事技术落后,战斗力不强,但在保国御侮的激励下,广大士兵和下层官弁还是能够勇敢抗战的,只要指挥得当,预有准备,同仇敌忾,是能够打败装备有洋枪洋炮的外国侵略者的。

还有侧翼北塘地区,火炮加到了二十四门,天津东面直线距离三十里的双港炮台加增至十三个,一千二百斤的大小钢炮就有八十一门。

守军则集中火力向隐蔽在壕沟边的敌军射击,终于迫使其向海口撤退。直至半夜,联军陆战队余部才陆续爬上舰艇撤出战场。

大炮

到底是满人自家人,这效率也高,转眼被揍的连块船板都没有的水师起来了,之前被摧毁的炮台也修了起来。

结果,清军固定的木质炮架上的火炮不能随潮调整炮口,发射的炮弹大多从敌浅水舰艇上空飞过,难以打击敌舰。

法军的结果比之英军也好不到那去,最后还是同来捡便宜的三艘美军军舰及时加入战局,才使得英法联军没在大沽口全军覆没。

坐镇南炮台曾格林沁眼见前面两座炮台失守,急忙将炮台指挥权交给了恒福,自己仓皇逃跑。恒福随后也丢下了炮台,逃回了天津。将士见主将逃跑,士气彻底崩溃,炮台随后失守。

僧格林沁率京营及东三省蒙古马队各一部,自通州到达天津后,便会同瑞麟亲往海口查勘,决定加强大沽、双港等地的设防。同时,奏请清廷分别从吉林、黑龙江、直隶北部和京城抽调兵力前往天津地区,并重新恢复直隶海口水师。

最重的一万两千斤的老钢炮两门,一万斤的大钢炮九个,五千斤的小钢炮俩,说实话,这老钢炮啊,大钢炮啊,小钢炮啊,听着挺来劲,至于威力您可以狠拍自己的宽脑壳,让自己清醒一下,就这么凑乎用还是可以的。

双方酣战过程中,清军越战越勇,经货一个昼夜的激战,终获大胜。英军13艘军舰被击沉5艘,打伤6艘,俘获两艘,1200余英军被毙伤500余人,其中军官就有5个。

这事发生在咸跑跑咸丰帝的手上,当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英国佬约翰牛和法国佬高卢雄鸡搂着脖,和咱咸跑跑咸丰帝的八旗大兵干了一架,八旗大兵那一步三晃悠的贵族范,在这俩老外的眼里没起作用,让老外按地上把裤子都被扒了精光,咸丰悄摸兮的跑了。

六座炮台共安设火炮六十门,其中有一万二千斤大铜炮二门,万斤大铜炮九门,五千斤铜炮二门,西洋新式铁炮二十三门。所有炮台周围均坚筑堤墙,堤墙之外开挖壕沟竖立木桩。

在北塘地区整修了炮台,火炮增至24门。

当时,英法联军抵达大沽口外后,一面与大清交涉,一面多方侦察,搞清楚附近海域和大沽口入口处的水深,窥探大沽口一带的地形和炮台位置及兵力部署,甚至在水边立标打靶,做好各种准备。

稍后,英法联军换了个地方登陆,就轻松打下了大沽口炮台。

大沽口一带如此布置后也算看得下去了,但僧格林沁可不满足于此,大沽口以北30多华里的北塘旧炮台,他也重新修复了一遍,并增设了新炮台。

这条建议是非常好的,但僧格林沁严重低估了英法等列强的嚣张,人家根本就不会理会这个合理的要求。

僧格林沁完成自己的所有部署后,觉得还是不放心,又建议清政府不能让西方列强的大小船只从大沽口登陆。

6月25日拂晓,英国统帅贺布率联军舰艇十三艘,从拦江沙内距炮台约十三公里的水域向海口开进,炮艇都停泊在离铁戗不远的水面。

搞得英法联军都以为东方这头巨龙提前苏醒了一般,要不是当时英军邀约了三艘美军的军舰过来,怕是要全军覆没在大沽口。

自从敲开了中国的大门后,这些西方列强就对屡试不爽地用船坚炮利胁迫清朝就范,在他们看来,清朝是软弱的,就算有点先进的武器也发挥不出多大作用。

然而,他们这次来除了上述交换“批准书”外,还打着通过武力再捞点好处的主意。

当时大清的所有军队中,不管是军容、军纪还是战斗力,僧格林沁这支驻防大沽口的军队绝对都是首屈一指的。

(僧格林沁)

要钱咱大清有的是,白花花的银子随便给,要地没问题啊,咱地大物博,可你见了我咸丰不下跪,姥姥忍了,舅舅也忍不了。得,咱咸丰帝憋不住火,要闹事。咸跑跑下了批语“万难允准”。

最重要的是,大清对英法的老套路,做出了应对。

不过,此战中,大清的一个经验,在今天仍很有借鉴意义。

这个时候,僧格林沁的精锐骑兵就到了,这一千人可就傻眼了,哭着喊着就后退了。这时间就到了晚上了,贺布还是没有放下,乘着月黑风高的大晚上,又搞了一次突袭。

大清发射火弹、喷筒,清军接着光亮射击敌军。

(第二次大沽口之战)

晚清的军队除了后来的新军可以说已经被“洋人”打得有点颓了,不说闻风丧胆吧,但打起来在气势上就已经弱了一头。

大沽口距离京城如此近,大清在这里基本等于没有设防,军备荒废,军纪涣散,英法联军看后都直呼内涵。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

各炮台配备了火炮60门,其中,1.2万斤大铜炮2门,1万斤大铜炮9门,5000斤铜炮2门,另有西洋铁炮24门。

大沽口炮台

‬结语

因此,敌人每每利用大清的软弱,在开战前就通过一系列“擦边球”,占据先机,掌握主动。

(大沽口布防图)

第三,炮台的火力提升。曾格林沁带来的23门西洋炮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相对于清政府自制的笨重铁炮,西洋炮无论射程还是灵活度都占据优势。

这是一次清军毫无争议的罕见胜利,也创下了中国军事史上一个空前绝后的纪录——中国军队击沉的最大吨位外国军舰(860吨的“鸬鹚”号),可悲的是,这个纪录至今都没有被打破。大沽口清军用破旧的铜炮铁炮击沉英舰4艘,重创6艘,这个战绩———远超几十年后的重金堆砌、号称世界第四的北洋海军。

1

最后,敌军只有近百人抵达炮台下···遇到了深壕···

大清确实缺乏外事经验,但也不是不长记性。

这时,僧格林沁又调集火器营等的抬枪队和鸟枪队主动前往攻击,北岸炮台也发炮支援。联军登陆部队死伤枕藉,不得不停止前进,潜伏于沟壕中和土堆后面。

五月二十五日,英法联军把大部分铁戗拉倒,冲撞铁链,并向大沽炮台开炮。

包括英法联军旗舰在内的4艘联军军舰被击沉。

僧格林沁对此也作出了准备,他对手底下将士一直以来都在灌输只要上下团结一心,就没有打不败的敌人。

清军在这次抗击作战中仅伤亡三十二人,大沽口炮台只遭到轻度破坏。这是自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军队抵抗外国侵略军所取得的最大的一次胜利。

这个时候世界新贵美国佬拉住了:“您停停,俺们的舰队马上就到,等一小会,咱一起揍他丫子的!”

1年前,英法联军也是以这个套路,搞了大清一把。

黄昏时分,侵略军利用夜暗“伏地抢进”,炮台守军施放火箭。借着亮光瞄准射击,杀伤敌人。联军陆战队只有少数人爬到了炮台下面的第一道壕边,但由于步枪已塞满泥浆,几乎都不能使用,运来的便桥又太短,无法架设;云梯也大都折断,无法攀登。联军在壕边一筹莫展。

要保持主动,就不可轻视“擦边球”的意义!

清政府拒绝了三国的无理要求之后,三国军舰突然对大沽口炮台展开了炮击。大沽口炮台随之开炮还击。双方激战了一夜。由于曾格林沁早有防备,大沽口炮台的火力让西方列强始料未及。三国军舰一开炮,大沽口炮台的炮弹就像雨点一样砸向了对方。三国军舰被打得抽手不及,最终只得挂白旗逃跑。

杀得大快人心

‬加强军队训练

这到了25号,贺布这老家伙可就等不急了,黎明的时候,拉着高卢雄鸡就要开干,约翰牛的十一艘蒸汽炮舰队外加一艘高卢雄鸡的,就向着海口冲了过来。

僧格林沁像

新建后的大沽口炮台比之前更有层次了,北岸两个分别高3丈和5丈的炮台,炮眼、枪眼设置也比之前更为科学了。

而且,针对第一次大沽口之战时的教训,各炮围墙加固加厚加高,以增强对敌军舰炮的抵抗力,又筑堤墙,密布跑门枪眼,并挖掘深壕,以准备近战。

此战,是晚清外战中不多的亮点。

第一次大沽口之战大家都看到了,英法联军基本上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就没了。

由于僧格林沁的反侦察手段部署得当,到开战前,联军无法侦知清军部署。

此战,列强伤亡448人,四艘军舰被击沉。曾格林沁伤亡23人。

1859年,第二次大沽口之战,僧格林沁指挥,清军3000人,外加骑兵5000人(骑兵在此战役没有派上用场),英法联军1300人,英法联军大败而回。

早就为这群野蛮人准备好的盛宴在此刻上席了,各炮台炮火齐鸣,火光四射,打得“联军”一下子就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了。

很简单,主要是阴了八国联军一下。

不过接下来,就没那么容易了,英法联军重整旗鼓,加上僧格林沁的判断失误,大沽口被突破,英法联军一路长驱直入,接着就是爆发了著名的八里桥之战,僧格林沁率领最后的勇士与英法决战,战败后,咸丰逃跑,恭亲王谈判。

1658年到1900年这42年里,大沽口一共被攻击过四次。其中有三次,大沽口炮台全部被西方列强轻易攻取。只有第二次曾格林沁防守时,才成功击退了侵略者。

贺布这老家伙的船还在开拦河索,进也不得,退也不得,好吧4艘军舰(包括旗舰)就这么沉底了,老家伙贺布脑袋上也裹了一块胶布,其他的军舰都挂了彩。

下午3时左右,海口第一道障碍物被拆,贺布立即令各舰向横链进逼,并发炮轰击两岸炮台。

1659年,英法美三国公使乘坐军舰前往天津换约。清政府原本希望三国能在上海换约,三国公使不从,擅自率兵2000来到了大沽口。最后清政府退了一步,要求三国公使从北塘登陆。三国公使同样拒绝了清政府的要求,而且要求清政府拆除大沽口沿岸的炮台。

在第2次鸦片战争第2次大沽口战斗,指挥官是僧格林沁,他首先重整多座炮台形成互相支援态势。随后布设了大量战壕,栅栏和各种障碍物。

这次战斗贺布之所以败了,最大的原因就是轻敌,他以为仗着自己的领先清兵好几代的大炮和长枪,就可以随意的欺负人,这蛮夷脑壳一定是注水了。清兵第一次接触,就干掉了他的旗舰,但很可惜,清兵的装备确实差,没有老外的船快,火力好,没能达到乘胜追击的目的,不然就没有后边什么事了,贺布这老小子还真有可能交代在哪了。

所以僧格林沁只好让使者带着文书去和“联军”交涉,让他们改从北塘登陆。

1859年6月17日,大清天津道收到了英国海军少将贺布的知照:大清应该立即撤去安设在海口的障碍物,以便让联军舰队护送公使“完成和平的使命”。

由于清军炮火的攻击,联军登陆部队难以靠近浅滩,许多陆战队员跳入深水,使弹药受潮,不能用!

这登陆点就在海口南边,老家伙贺布的想法很简单,先是拿下南边的三炮台,然后徐徐推进。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可这次算是捅了马蜂窝了,还击的大炮声就像过年的鞭炮,一窝一窝发射,叮呤咣啷,炮弹像是不要钱似的,这就砸了过来。

与此同时,陆上的两千骑兵也在僧格林沁的命令下加入了战局,手起刀落,杀得“联军”片甲不留。

第二次大沽口之战

第二,兵力优势。从四次大沽口保卫者可以看出,清军获胜那次,侵略者兵力最少。第二次防守战,大沽口守军占据了绝对的人数优势。

僧格林沁

‬加固防御工事

大清在外战中,屡屡掌握不好“不可开衅,授人以柄”的度。

大清不敢“开第一枪”,坐视联军在眼皮底下做各种准备。

5点的时候,原本要投降的贺布,把脑袋包好了,这就开始登陆。约翰牛的龙虾兵和高卢雄鸡的大头兵一千人,坐着小帆船和舢板可就上了岸。

一个诺大的帝国,竟然不许人家驻华大使进京换约!更拒绝大使觐见皇帝。就好比中国驻美大使,被勒令禁止踏进华盛顿,也无权见美国总统一样。对于国家,这是何等的耻辱!

展开阅读全文

战争中,为何双方会付出惨重伤亡去争夺一个小据点?

上一篇

如果英国女王去世了,皇位将会传给谁?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第二次大沽口之战清军是怎么打赢英法联军的?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