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人的主体是殷商的后裔还是周人的后裔?

河南地区是一个各朝代民族大融合的地方。第一次大规模衣冠南渡是五胡乱华时期,大量汉人南迁和数于百万的胡人占领河南。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几百万鲜卑人改汉姓说汉语,和汉人通婚,融合在了河南。第二次唐末和五代十国时期大量汉人南迁沙陀人又占领河南。第三次靖康之耻,百分之八十的汉人南迁,金人内迁几百万于河南。蒙古攻打金东西二京杀死皇族,好多金人怕死改汉姓融合到了当地。第四次在元朝时期,蒙古人内迁。因为蒙古人喜欢游牧生活,在河南地区大量农田破坏做成牧场。

中原河南,天下归心,泽被四域,炎黄正宗正源正庭正门所在!真是老家河南!

河南西部是太行山区和伏牛山区,东部基本上是平原,但总体而言都是无险可守的平原。和平时期,河南人口增长迅速,经济发展好,一旦有战争则首当其冲,受到遭殃,人口四散。一部分南渡,一部分西迁,躲进山区,留在本地的人很少能坚持下来。

西晋时期,五胡乱华,北方汉人受到很大影响,衣冠南渡,中原大批汉人迁往南方,鲜卑人占据洛阳,民族大融合,最终融进汉人中,河南的人口构成,与商周时期已经大不相同。

周初时泰民系主体也南迁了,但也留下了一部分没有离开的人。泰民系南迁至四川还迫使杜宇古蜀昆明族被迫进入云南,昆明族也叫昆仑开明氏。他们与联合的哈尼百濮民系就是三星堆的主人了。昆明族如果不被冲击进入云南,那会如同楚地和吳地的先羌一样回归汉族,因为殷商时绕道返回的先羌与周代返回的羌系本身就是一族。殷商时绕道返回吳地的先羌还曾经与泰族基因组成过江西吳城遗址,与三星堆是同时期的,都是殷商晚期。就是说泰民系在殷商晚期已经站队到兄弟民系羌系北三苗一边了。极有可能当时主导殷商的是朝鲜基因O2b这个家族及其联合体。但朝鲜基因、泰族基因和苗瑶、羌系北三苗都是老三苗蛮系古楚人。都是帝喾帝尧后裔,所以朝鲜的檀君,帝尧陶唐氏,也符合湖南湖北地区大量谭、唐姓,符合长沙这个谭州地名。

最早时期。陕西的周人就视河南人为殷戎

其实父系基因分布清清楚楚,北方地区汉族父系基因具有相对更纯的汉族主体基因O3。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分子人类学给你一个准确答案。下图中很明确,河南地区依然是汉族主体基因为主,个别地区存在红色部分的泰族基因O2a。泰族就是殷商后裔之一,与朝鲜的O2b都属于殷商的主流民系。

周灭商是中国最后一次民系人口置换,河南人不是殷商后裔,但存在一点点殷商基因。

南宋曾经两次试图收复河南,宋理宗时期端平入洛,几路大军开过来之后,因为河南当地无人无粮,军队无法获得粮草补给和人员支持,无法持久坚守,从而轻易被蒙古军队击败。

河南中原大地,自燧人氏,三皇五帝皆繁衍于斯,华夏族群正宗祖庭所在。其中夏族为颛顼之后,商族为帝喾之后,建都中原,统领四域。姬周亦为帝喾之后,只是由晋南到庆阳到宝鸡,逃落西北,颠沛流离,人少势单,文化落后。后来姬周发愤图强,崇德修养,甚至直接拜中原人吕尚为师,终于代商而王。姬周毕竟文化底子薄,人又少,类似鲜卑、满清入汉地,归化中原,对中原文化顶礼膜拜,连分封到中原的宗室,都抛弃了自身的姓氏,随了中原三皇五帝夏商古国的姓氏,淹没在中原繁盛的古老族群里。既使是依附中原主流族群,姬周一族依然不敌皋陶之李姓,舜之陈姓,尧之刘姓,挥之张姓,以及伯益之赵姓等。

中原是中国的文化基地,人口基地。

河南地区是一个各朝代民族大融合的地方。第一次大规模衣冠南渡是五胡乱华时期,大量汉人南迁和数于百万的胡人占领河南。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几百万鲜卑人改汉姓说汉语,和汉人通婚,融合在了河南。第二次唐末和五代十国时期大量汉人南迁沙陀人又占领河南。第三次靖康之耻,百分之八十的汉人南迁,金人内迁几百万于河南。蒙古攻打金东西二京杀死皇族,好多金人怕死改汉姓融合到了当地。第四次在元朝时期,蒙古人内迁。因为蒙古人喜欢游牧生活,在河南地区大量农田破坏做成牧场。

这种状况持续到明朝建立,河南沦陷敌手将近400年。明朝建立后,鉴于河南河北等北方受战争破坏严重,地多人少,而山西基本上没有受到战争破坏,人口繁盛,朝廷强制从山西大量移民到河南河北,充实当地人口。

周灭商时,箕子族逃入朝鲜,后来是泰族民系的微子继承了殷商衣钵被封在殷商发源地亳州地区的宋国。历史上曹操就是泰族基因O2a,其祖源就是亳州。

周人其实也是中原人后裔。裴李岗文化的人群,仰韶庙底沟时代的人群,龙山文化时代的中原人,大禹时代的中原人——屡次进入关中,引领关中地区的文化。周人取得全国领导权的时候,不少周人分封到全国各地,但各地的人民仍是各地的人民。直到近代,还有大量中原人进入关中。

汉化的北方游牧民族后裔,中原地区原汉族基本上已南迁

最后有人可能会说北方的泰族基因可能会与契丹有关。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别说契丹,后来的女真金人主要基因是朝鲜基因,伴有斯拉夫基因和乌拉尔、基因印第安基因。但汉族里的朝鲜基因微乎其微无法纳入基因图,近乎于没有影响。

由于移民时要求在一棵大槐树下集合,河南许多人都流传着老家是山西洪桐县大槐树的故事。现在的河南人主体是从山西移民过来的,与商周时期的人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

留下的泰民系分布于微子宋国和吳国境内,可能楚国也有。这部分民系中有一部分逃到了北方,就是后来的契丹人。所以你会发现辽与泰国老挝的寮是一个符号。契丹后裔的达斡尔同时存在高比例的泰族基因和羌系O3基因,并且有泼水文化。这就很明显是周代之后才逃到北方地区的。因为泼水节源于泰民系与西周的矛盾,朝鲜族又没有这个文化,只可能是在中国内地发明泼水节后的周初之后。就像泰族舞蹈明显在比划羌系桃夭的造型,就是吳字这个汉藏水袖舞造型。最有可能是楚汉相争时的项羽部众之一,是宋国和吳国的泰族民系和羌系。所以契丹存在早期羌系遗留的类似古埃及的丧葬文化,比如金敷面、金面具。后来契丹人部分去了西域建立西辽,于是泰族基因也存在于西域。但大部分随蒙古返回了,有的融入云南汉族,有的在回民里。

夏商,河南都有,你说不是夏商之人是什么人,是洋人不可了。



周初时泰民系与西周发生了冲突摩擦,于是有了泼水节,意思是滚落人间着火的魔头。接着就是泰民系和扫帚星南支主体南迁。我怀疑与三监乱和淮夷乱是一回事。因为周制分封与殷商的族裔联盟差别非常大,分封制就有点半奴隶制的味道。这对于南方血亲民系是接受不了的。楚人里的苗瑶后来也一直保持着血亲平等社会的风貌,其内部是会议协商制。这也是为何楚人有强烈家国情怀的原因。

河南人的主体,离殷商和周人都比较远,都不太好考证,比较近比较靠谱说是山西大槐树下迁过来的。

从泰族基因依然存在河南、安徽等地看,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汉族基因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和改变。因为秦汉之后生产力条件提高,人口暴增,与周边游牧和游猎相比人口是汪洋大海,无法撼动了。北方民系进入都有汉奸配合和加入。如果没有汉代之后引发的周边民系更愿意联合的心态,没有汉代继承残废版秦制形成的内斗文化,中原是不可能会被灭国的。因为人口汪洋不成比例。但可悲的就是汉族内部历代都有海量汉奸存在。这也使得满族那样的今天一验基因,竟然汉族父系基因占比最大,保守估计占满族37%,有的说法是接近一半。反而满族原有的C系和皇族的O1百越基因加起来只占1/3。

北宋末年,金国入侵北宋,徽钦二帝被掳往北方,中原大批人口再次南迁,河南成为南宋和金交战的主战场,人口损失很大。金国受到蒙古打击后,迁都开封,河南成为金人最后的据点。在蒙古、南宋的夹击之下,金国灭亡,而河南则成为千里无人区,田园荒芜,虎狼遍地,开封只有一千多户人,其他地方人口更少。

还有一个例子是原江浙地区的越国后裔,今天分子人类学明显显示,江浙地区百越基因占比依然是全国最多的。就是除了汉族主体基因外就是百越基因。本文第一图图浅蓝色部分就是。如果汉族基因被改变,那江浙一带没有理由保留着大比例的越国后裔百越基因。又比如南方汉族之所以汉族主体基因绝低于北方,那是因为南方汉族融入了兄弟民系,比如泰族基因。如果泰族不离开,就是一族。祖源上羌系北三苗与苗瑶畲族最近,由于畲族是先羌与苗瑶融合出的古楚人。畲族直接没有离开。其次就是泰族和朝鲜基因都是黄种老三苗蛮系。又比如,今天怒江一带的少数民族你会发现中原地区的典型面貌,因为拓跋氏逃到了怒江地区和印度东北邦。在纳西族、白族等等怒江地区少数民族里都融入有拓跋氏。所以有人就说云南大山里住着过去很多王族后裔。溃逃是一个普遍现象。进入的外族基本都被大规模屠杀过,比如冉闵杀胡令屠杀羯胡。比如朱元璋屠杀和大规模阉割南宋由海路进入的外族。被屠杀、被阉割、溃逃加自相残杀,所以本身就不多也就所剩无几了。更有趣的是古人知道民系源头,所以对本身就是同族的游牧存在接纳的现象。比如粟特沙陀人和汉武帝接纳的南匈奴羌系,就是金日磾。

就周灭商而言,商朝灭亡后,商人一部分被迁到洛阳(殷顽),一部分成为宋国的子民。周平王东迁洛阳后,洛阳是周天子的地盘,新郑是郑国地盘,算是周人的主体。经过多年的融合发展,商周的界限我越来越模糊,没有人能够分得清。

应该既不是商后裔也不是周后裔

逐鹿中原,是古代汉族的荣耀,到了五胡乱华后就是各大边缘游牧少数民族拉锯战的时代,原地区汉人早已南迁,至现代以鲜卑族部分、回鹘大部分盘踞繁衍,其中以回鹘式普通话以示区别于汉族地区,以鲜卑族传统持续申请华夏文化遗产。

展开阅读全文

工地日薪300,为什么很多人都不愿意干?

上一篇

有没有真实吃过软饭的兄弟,分享一下心得可以吗?\r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河南人的主体是殷商的后裔还是周人的后裔?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