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的时候,遇到猪一样的队友是很无奈的事情,历史上哪一个将军是被猪样队友害死的?

《特赦1959》里的战犯陈瑞章是谁?军史上没这个人物啊?其实是黄埔三期的陈颐鼎和宋瑞珂之合体,他们都是在鲁西南战役中被俘的。时间回到1947年7月4日黄昏,晋冀鲁豫野战军四个主力纵队共13个旅全部渡过黄河,向鲁西南国统区发起猛烈进攻,开始逐鹿中原。

统兵作战者以没有死在沙场为耻,而死在自己人手中为大耻。

登陆成功后沃克又开始了如二战一般的狂飙突进,咬着太阳一号向北猛追,但是到了10月沃克开始意识到情况不对,几次请求麦克阿瑟谨慎前进被拒后,他一头撞进了志愿军的伏击圈。

说起牛鉴,其实也不是什么贪官污吏,这哥们之前在河南做官治水有功,在当地声誉不错,道光皇帝病急乱投医,任命他做两江总督抵抗英国人,但却忽视了牛总督有个最大的缺点:

古代皇帝最怕的就是功高震主,他们不忌惮唇枪舌剑的文臣,畏惧的是手握重兵的将军,所以为了稳固统治,皇帝往往一个眼神就会涌现出一大批人为他分忧,接过就是名将的陨落。

因此朝廷严令福建方面,屡屡出兵进攻郑氏,希望尽速攻克金、厦之地。
这里面,清朝方面比较活跃的将领就包括福建提督,赐封世袭一等精奇尼哈番爵——马得功。

墙头草马得功

(鲁西南战役纪念碑)


读史至此,我真TM希望牛大人就是个爱躲在后方冒功的怂货!

不用说,这架飞机正是空军元帅伊塔诺·巴尔博的座机,他当时出巡归来,哪想到却被自家人击落。当然,也没有奇迹发生,巴尔博坠机后当场死亡,以二战时期阵亡军衔最高级别的将领而“名垂青史”。

韩信被追了回来,刘邦对他也是刮目相看,能够让萧何如此重视的人肯定不是庸才,于是在萧何的极力劝说之下封韩信为汉军大将,统领三路兵马。


不久之前,陈化成还鼓励一心求和的上司两江总督牛鉴说:只要我们凭险据守,一定能打败敌人,你别犯怂!《清史稿.陈化成传》载:

牛鉴方驻宝山,虑敌锋不可当。化成曰:“吾经历海洋四十馀年,在炮弹中入死出生,难以数计。今见敌勿击,是畏敌也。奉命讨贼,有进无退。扼险可胜,公勿怖!”

就在殉国前不久,陈化成对部下说:“能死于沙场,是军人的荣耀,大家要好好干!”

“武臣死於疆场,幸也。汝曹勉之!”

牛大人这一跑,直接扰乱了军心,吴淞炮台的清军见总督的队伍崩溃,纷纷做鸟兽散,这就是演义小说里常常写的:主将一死,全军崩溃的场景。四千清军,眨眼跑得只剩下百人。

然而国军虽然援兵众多,却如蜗牛一般,或被阻击、或在途中、或在观望,完全是一群猪队友,尤其是两位黄埔一期的兵团司令官,根本没有积极行动。曾任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的郭汝瑰回忆说:“王敬久以两整编师距宋10公里而不能救,王仲廉22日主力已集中完毕,却徘徊于冉固集数日不前,如二王均于24日以后真面目攻击,则局面必大异”。

诺曼底登陆战沃克一马当先,穿越法国沃克同样成为箭头,转战阿登战区后沃克还是风头不减,他轻易攻陷著名的布痕瓦尔德集中营,一路狂飙突进到奥地利林茨地区,等于打到了希特勒的老家。这样显赫的功绩,为他赢得了中将军衔。

一直躲在荷兰人背后看热闹的清军舰队们一看,嗬,还真有不要命的,十几只破船都敢来撩我们!这可不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功劳?郑军主力跑了,逮住这几只小鱼,也行啊。

然而攻击羊山集整66师的部队却遇到了麻烦,这支部队是由“土木系”第66军整编而来,一色的日式装备,老兵较多,战斗力强,中将师长宋瑞珂是陈诚的“十三太保”之一。该师依托羊山集有利地势负隅顽抗,从15日到22日整整打了七天,我军仍然不能吃掉整66师且伤亡惨重,同时因连续大雨造成攻击非常困难。

在这里,他遇到了郑成功的军队。自此,他便开始了与郑家军的不死不休之战,直到康熙二年,才最终告以终结。

有外援的海战

这个马得功最初是明朝的将领,曾经官至总兵,后来多铎率军攻打江南,南方诸镇纷纷陷落。马得功一看南明朝廷的气数像是要尽了,便决定趁着时机,干把大的。

要说拜将之初刘邦心里也直打突突,满脑子想的是会不会把自己的家底败光,可韩信平定三秦,灭赵、齐、魏、燕之后,刘邦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来了,恨不能早点将他收于麾下。

沃尔顿·沃克出生于1889年12月3日,德克萨斯州贝尔顿著名的诺兰温泉没能泡软他的意志,自幼就跟着父亲骑马打猎,活得像个真正的牛仔。到了少年时代,狂奔的烈马和呼啸的子弹已经无法满足他的渴望,沃克决定当一名将军。

(宋瑞珂)

东线的重要性如此明显,为什么要派战斗力较差的第六军和六十六军两个军去防守,而不派宋希濂、关麟征和王凌云的部队去呢?张轸的回忆说,他一开始看到命令,还以为是统帅部有意栽培他,很高兴,但后来他才明白,重庆的用意完全不是这样。重庆的本意是不愿意出兵缅甸的,只是为了应付英美,争取美援,才决心派部队到缅甸。而原计划中的远征军实际上主要就是第六军和六十六军,之所以把第五军加入,是因为杜聿明参加了缅印马军事考察团,给英美盟友的印象很好,所以英美坚持指名要第五军入缅作战,重庆不得已才派了第五军、第六军和六十六军。

死得其所,陈公千古!

(顾祝同)

首先是英军不肯配合,原定计划是英军固守西线,远征军固守中路和东线,二零零师所在的就是中路。但英军在西线完全没有任何抵抗的意思,也根本不管远征军的死活,就直接向北撤退,往印度逃跑了。如果只是英军跑了,问题其实倒还不大,只要国军后续部队能够迅速按计划到达指定位置,仍然是有机会完成之前的预定计划,稳定战线,击退日军的。但问题就出在,不但英军跑了,控制的缅甸铁路的英国人也直接跑了,整个运输陷入瘫痪,所以,第五军除了二零零师已经先期到达同古之外,新编二十二师和九十六师迟迟未能按原定计划入缅作战。

而留在滇缅边境的部队,也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真正的用意是用来胁迫龙云离开云南,从而将云南完全彻底的纳入重庆的直接控制范围。所以,五十二军、第二军和七十一军虽然是以日军有进犯缅甸、威胁云南的名义进入云南布防的,但实际上是一箭双雕,真正的用意不在这里,而是为了加强对云南的控制。龙云当然也不傻,所以马上坚持将滇军主力六十军调回云南,留在第九战区继续参战的只剩下了滇军的一个军,也就是五十八军。因此,重庆宁可让新编成的六十六军入缅,也不让战斗力更强的五十二军、七十一军和第二军入缅。

(王仲廉)

不敢打苏联也就罢了,日本居然头脑发昏,敢偷袭比苏联强大数倍的美国。这不是鬼迷心窍了吗?苏联都打不过,挑战更膀的美国,跟找死何异?结果,美国被迫向轴心国宣战,二战的结局也就注定了。

为啥郑家军看到马得功的座船会这么冲动呢?

猪一样的队友

而马得功的战船却因为冲得太靠前,最终被郑家军队给围了起来。

二战结束后,沃克短暂回美国任职后,加入了另一位名将麾下,就是著名逼王麦克阿瑟先生。老麦需要他快速恢复第八军的战斗力,在日本沃克没费太多力气就做到了,随后他就走进了另外一场战争。

血战半岛

最终马得功被郑军斩杀,更戏剧的是郑军方面,周全斌在斩杀清军主帅马得功之后,还顺势俘获了两艘清军战船,然后顺利突围而出,逃出了清、荷联军的包围,最终逃出生天。

想必,当年,马得功临死前的内心一定是非常抓狂的:这群猪一样的队友,真是太坑了……

幽灵名将

心花怒放的牛大人传令,命手下摆开两江总督的全套仪仗,浩浩荡荡向吴淞炮台进发,他要赢一个亲冒矢石,督师破敌的美名!

有人说,巴尔博实际上是死于谋杀,因为他在意大利声望太高,引起了墨索里尼的猜忌。其实,这完全是谣言,因为当时的意大利海军什么命令都没接到,军舰上也没有军官,一群水兵刚刚经历过轰炸,看到飞机再次飞临紧张过度,才将飞机击落。借用柯拉迪奥-马佐拉的话来说:“谋杀?那是胡说八道,真要是谋杀也未必能打这么准。”

更多历史趣闻,欢迎关注:圆桌派,每天三分钟,涨点历史新知识!

不久,他又擒杀南明瑞昌王朱谊泐,靠着军功升任福建右路总兵,加任都督佥事。

先说意大利吧。战事一开,德军长驱直入,击溃了法军。意大利军队乘火打劫,赶紧进攻法国。可就是这样一个灭亡了的法国,照样能让意军寸步难行。意军毫无进展,幸好在希特勒的命令下,法军投降放下了武器。

马得功立即率舰队主动出击,自己数百艘战船,撞也把他们给撞碎了,马得功觉得自己这把出击,肯定是碾压对方的,胜利是稳的。

当年清军初入关内,正需要这种墙头草。因此多铎便命令马得功以原官职随军征伐,不久,马得功更是被清廷授任镇江总兵,并隶属汉军镶黄旗。

刘邦在位的时候就解除了韩信的兵权,还把他的爵位贬为淮阴侯,算是给他的一个教训,但刘邦死了之后,韩信却被有着知遇之恩的萧何给坑惨了。

当天,双方战船开始交战,打前站的是清廷雇佣军荷兰人,荷兰方面,十几艘战舰数百门火炮齐开,顿时将对面的郑军轰得溃不成军。

提起韩信,想必大家并不陌生,能够在纷争乱世中左右局势,成为汉初三杰之一,还被刘邦高度评价为“战必胜,攻必取”的人,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将帅之才。而他虽然不排除是自己作死的,但“猪队友”的助攻实在是关键因素。

还在蒙圈的机场意军一看友军都开火了,哪还犹豫,一股脑的超着巴尔博开火…巴尔博就这么凉了,这也是意大利在二战中击毙最高军衔的军官…而率先开火的意大利海军也为全球反法西斯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手动狗头)

应该是希特勒。他有两个猪队友,专门给他挖坑。

将军最终的归宿是战场,而勾心斗角的宫廷是最为他们不耻的地方,但中央集权之下将军又不得不游走在官场,死于此处的不在少数。

面对寡不敌众的劣势,郑军主力最终选择败退,众人趁着涨潮时脱离战场。

1950年12月23日,沃克中将再次登上了他的大吉普,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吉普车行驶到首尔市道峰区道峰洞附近,某个急转弯处突然杀出一辆装满武器的大卡车,而且毫不犹豫的迎头怼了上来。沃克中将卒,整死他的是前线溃退下来的韩国陆军,顺便说一下,连志愿军都没杀死过美军中将……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政治是没有硝烟的战争。但远征军出征缅甸并不是单纯的军事行动,也不仅仅是中国与英国在缅甸控制权问题上的博弈,同时也牵扯到重庆与云南龙云之间的矛盾和斗争。也就是说,远征军出征缅甸之前、之后,都是有着复杂的国际和国内矛盾和斗争背景的,而且交织在一起,这也是远征军指挥体系叠床架屋,混乱不堪的根本原因。从而导致日军轻松击溃第六军和六十六军,第五军后路被切断,损失惨重,主力二零零师出国时总兵力超过一万人,而回国时仅有四千人。

1940年6月28日,意大利港口图卜鲁格遭到英国空军的轰炸,港口一片狼藉。就在英军飞机刚刚离去,意大利水兵惊魂未定时,两架飞机再次从英军来袭的方向飞来,不仅高很低,而且没有识别标志。此时,距离轰炸结束仅仅15分钟,意大利海军误以为英军杀了个回马枪,立即架炮开火。

此时的郑家主事的是郑经,面对清廷的来犯,郑经的选择是硬碰硬。

康熙二年十月,清军水师400余艘战船扬帆南下,进攻金门、厦门,与其一起的还有十五艘荷兰夹板船。虽然荷兰战船不多,但各个装备精良,即便最小的船只也装载有三十六门火炮。

面对如此困境,周全斌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选择主动出击,他带领船队,绕到荷兰人炮火不及之处,转了个弯,绕到了清军的背后

二战时期,德国、日本可谓“名将辈出”,比如隆美尔、山本五十六等等,同样作为轴心国之一的意大利就没什么存在感,除了墨索里尼之外,几乎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名将。当然,也有一位将军以特殊的方式记载于史册,他就是意大利空军元帅伊塔诺·巴尔博。

拼了!不要命也要干掉他!

如此的心理落差让意气风发的韩信备受打击,于是多次向萧何诉苦水。经过几次接触,萧何发现了他的军事才能,而且当时正是军中用人之际,如果自己把这个大才推荐给刘邦,日后有所作为自己也不失察举之名。

羊山集战斗,与两个月前的孟良崮战役非常相似,我军都是在敌人重兵环伺下坚决打掉其一部,从而取得了鲁西南战役的大捷。除了人民解放军英勇善战之外,国军各部之间配合与救援不力、互相之间经常被猪队友坑杀也是重要因素,战场兵力虽多,却始终形不成合力。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韩信从一个执戟中郎将成为汉军中的大将,再到后来的淮阴侯萧何功不可没。

飞行员出生的巴尔博当时作为意大利法西斯四大佬之一,二战时任利比亚总督。1940年6月28日,巴尔博正坐着SM.79飞机前往利比亚图卜鲁格港机场。

也就是说,远征军溃败、丧师辱国的关键除了英国人习惯性的掉链子之外,其实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出在了东线。即便是英军在西线不战而逃,只要中路和东路的远征军能够坚守阵地,西线日军孤军深入,其实也难有所作为。而且,这时候在滇缅边境驻扎的七十一军宋希濂部、五十二军关麟征部、第二军王凌云部,都是战斗力比较强的部队,日军如果孤军深入到缅北,这些部队同时出动入缅,孤立的西线日军就有可能被围歼。所以,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了东线远征军自己先掉了链子,让远征军主力第五军的后路被切断了。

杜聿明只能下令二零零师撤离同古,又准备后退到平满纳再与日军进行决战,因为这时候虽然九十六师尚未到达,然而新编二十二师和新编三十八师都已经入缅,新编二十二师并且已经到达了同古外围,在二零零师撤退时就是由新编三十八师掩护。因此,杜聿明又决心九十六师到达平满纳之后坚固设防,抵抗日军,二零零师和新编二十二师补充整顿之后再反攻,同样可以击败日军。就在这时候,东线远征军第六军甘丽初部和六十六军张轸部都被日军轻松击溃,一路沿滇缅边境北上,切断了远征军和国内的联系,让远征军成了孤军。所以,平满纳会战计划也已经没有可行性了,只能放弃。

日军也好不了多少。德军进攻苏联时,一再催促日本夹攻苏联,结果,日本在诺门坎战役吃了亏以后,就患上了恐苏症,不敢越雷池一步,坐视北进的良机。


我们回到6月16日那天,双方战斗开始后,陈化成指挥吴淞炮台守军奋勇抵抗,击沉英军火轮船3艘、三桅船1艘,击断英军“布朗底”号战舰桅杆,打死打伤敌军近百人,双方激战了整整三个小时,英军在陈老虎这里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原先的登陆计划更是难以实现。

南京方面气急败坏,黄埔一期的“徐州二王”同时被撤职查办,从此脱离军界,整32师师长唐永良送交军事法庭。而刘邓大军进行半个月休整后,开始千里跃进大别山,揭开了战略反攻的序幕。

如果陈化成照这样打下去,至少6月16日英国侵略军是不会得逞的,但是这个时候猪队友出现了。

一支他从未见过的军队,一种他从未想过的打法,缺乏重武器的轻步兵反复设伏,反复穿插,反复对侧翼进行攻击,子弹似乎从四面八方袭来。第二步兵师被彻底打崩了,光被俘人员就超过了2千,靠着重武器弹幕才勉强走过了那条死亡之路。

无语退场

马得功这波带领了两百余艘战船,然而这两百艘战船却非常坑,这帮队友竟然被十几艘郑军战舰给打得落花流水,纷纷败退,向着荷兰战舰逃去。

但二零零师在同古顽强抵抗日军五十五师团近半个月,日军在远征军的阵地上遗尸累累,不得已甚至从二零零师侧翼迂回,攻击师部指挥所,也被二零零师堵回去了。应该说,二零零师的任务完成得很好,日军攻势已经顿挫,后续增援部队尚未到达,如果此时远征军的后续部队如果能够按原定计划到达同古,那么就完全可以按照杜聿明的计划,将日军反包围在同古城下歼灭之。但最终却不是日军被围歼,而是二零零师在付出惨重代价之后,不得不奉命撤离了同古,戴安澜本人在撤退途中被日军扫射击中,重伤不治身亡。原因何在呢?

大清江南提督陈化成。

半岛战争爆发后很多人记住了麦克阿瑟经典的仁川登陆,但并没有太多人知道是沃克给他创造了条件,当时沃克的第八军死死把太阳一号顶在了釜山一线。如果没有沃克,仁川登陆基本没太大意义。

跟马得功换船的人叫郑鸣骏,这人是郑成功族兄,后来投降清朝。相比清军的战舰,熟悉水战的郑家军,军舰配置方面自然要好一些,因此作为主帅的马得功看着郑鸣骏的战舰比较拉风,便在战前给对方换了下。领导嘛,总是想要最好的。

好了,有这个缺点,就注定了牛总督见谁坑谁,不管你多能打,有牛领导做master,幸运值直接降到E!

二战开始后,沃克亲自游说马歇尔多次,最终加入了心仪的指挥官麾下,那个人叫乔治·巴顿。在巴顿的麾下,沃克把自己诡异的战斗风格融合进巴顿的狂暴作风中,形成了一种全新的打法,比闪电战更快,比钢铁洪流更狂,人们称之为“幽灵军”。

二战时,意大利海军最辉煌的战绩:击毙了意大利空军元帅伊塔诺·巴尔博

这支船队共有十三艘战船,领军的将领名叫周全斌的。

巴尔博啊~意大利空军元帅,坐飞机时候被自家防空炮打死,这算是猪队友的典范了吧

一时间,清军舰队开始躁动、兴奋起来,而最兴奋的人莫过于清军主帅,马得功了。

蒋介石于7月25日急电王仲廉:限一日内到达羊山,然而这些猪队友们继续逤巡不前。晋冀鲁豫野战军经过调整后,以十比三的兵力优势于27日发起总攻,迅速攻上山头,宋瑞珂率警卫营抵抗到次日凌晨,最终不得不缴械投降,整编第66师被彻底全歼,与陈颐鼎后来一起去了功德林相会。

孤立无援的马得功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那群仓惶而逃的猪队友将自己抛弃,而周围的郑军疯狂地向自己战船炮击,自己的抵抗力却越来越薄弱。

在非洲,德军和英军死磕,意军却一触即溃,立马投降。英军自顾不暇,没有战俘营,意军自告奋勇,自建战俘营住了进去。

巴尔博可是一个“大人物”,他是意大利空军之父,黑衫党的领袖,墨索里尼的指定接班人。他的飞行员时期,曾创造过最快的飞行世界纪录,曾单枪匹马轰炸埃塞俄比亚,还曾率领24架水上飞机跨过大西洋,从意大利飞到了芝加哥。执掌意大利空军之后,很快将皇家空军打造成了一支精锐部队。

这是因为战前,马得功跟一个人换了一下座船,被郑家军给认错人了。

(陈颐鼎)

电视剧《特赦1959》中的蔡守元很大程度上就是张轸,但剧中张轸和宋希濂的关系还不错,其实两人有很深的过节,不可能关系太好。

据水兵柯拉迪奥-马佐拉回忆:飞机朝我们飞来时,我立即下令20毫米雷达高炮装上爆破弹和穿甲弹,对着飞机来了个迎头射。炮弹一出膛,我就觉得肯定能击中,果然其中一架飞机冒着黑烟栽了下去。这时候我才发现,被击落的竟然是我们自家空军的飞机。

当时南明弘光帝朱由崧由南京逃到芜湖,马得功便跟另外一名总兵——田雄趁机一起发动兵变,将朱由崧和他的妃子抓了起来,顺便当做见面礼,送给了清军主帅多铎。

可楚汉决战之际,韩信上书一封想要做假齐王,这让刘邦受不了。虽然言辞之中满是诚恳,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巩固统治,但在刘邦眼中韩信就是嫌弃自己的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在紧要关头抬高身价。

也就是说,虽然六十六军张轸在指挥上存在一些问题,但根本性的原因并不在他,他只是棋子而已。而他所属的三个师在入缅之后,新编三十八师马上就转归杜聿明指挥,实际上是罗卓英和史迪威直接指挥,第二个入缅的新编二十八师刘伯龙部也被罗卓英要求驻防曼德勒,准备进行曼德勒会战,新编二十九师马维骥是在远征军已经兵败的时候才入缅,所以张轸一度除了军部的机关参谋和勤杂人员,身边只有一个警卫连。但战后宋希濂却在重庆参了一本,要将张轸和马维骥交军法审判,实际上是要让他为远征军溃败背锅。只是在重庆开会时,白崇禧、罗卓英和林蔚说明情况,张轸才免于惩处,而马维骥则被撤职查办了。

1842年6月16日,侵华英军以主力战舰12艘,辅助船只和运输船50多艘,组织了2个团的兵力,向陈化成驻守的吴淞炮台发起进攻。

1942年4月,先期入缅作战的第五军二零零师和军属摩托化骑兵团已经到达同古,马上开始构筑工事,准备坚固设防,等待后续部队到达之后,敌军攻势顿挫,后续部队再从两翼出击,将日军反包围在远征军的阵地上歼灭之。这个作战计划是杜聿明提出的,史迪威同意,名义上的盟军印缅总司令英国的亚历山大也同意,重庆也同意。所以,戴安澜率领二零零师到达同古之后,是下了决心要在这里死守的,并要求全师所有主官都指定继任人,也就是自己一旦战死,由谁替代指挥。

刘邓首长向军委汇报:野战军主力渡河的部队番号为:第1纵队、第2纵队、第3纵队、第6纵队以及晋冀鲁豫军区独立第1旅,全部兵力为123518人。为堵住黄河防线被打开的缺口,驻跸徐州的国军“陆军总司令”顾祝同,紧急调动豫北的整编第32师、整编第66师,皖西北的整编第58师、整编第63师,以及原驻鲁西南的整编第70师等部,统归第二兵团司令王敬久指挥,向我刘邓大军迎面扑来。

明末十大叛将之一的马得功,在与郑成功水军作战时,本来仗着人多势众,想要碾压对方,结果却最终被一群猪队友给坑了,真是死得既窝囊又搞笑。

当时,陈化成已经67岁,本是可以退休在家颐养天年,含饴弄孙的年纪,却碰到了天朝上国两百年来前所未有的危机。于是老将军披挂上阵,誓与入侵英军决一死战。

蒋介石亲临开封督战,除命令宋瑞珂死守待援外,严令王敬久第二兵团所余的两个整编师北上增援,同时从西安和洛阳方向、鲁中地区调集七个整编师,以及青年军206师和骑兵第1旅共10多万兵力组成第四兵团,由王仲廉统一指挥驰援羊山集,企图聚歼我军主力于鲁西南地区,至少迫使我军撤回黄河北岸。

当然,希特勒发动不义的侵略战争,做尽坏事,不得人心,失败是必然的。不过,有了意大利和日本的“帮衬”,死的更快,死的更透,大家说是不是?

可刘邦虽然与萧何的关系亲密,但也没到说啥听啥的地步,几次推荐都石沉大海,这让韩信没了耐心,一气之下骑马出走,这便有了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典故。

这是什么鬼!英国人正没地方撒气,集中火力向牛大人的仪仗队开了几炮。结果牛鉴的仪仗队当时就乱了,大伙儿四下乱窜,牛大人也吓得滚出了八抬大轿,什么总督的官威都不要了,屁滚尿流地逃回了宝山!

但郑军这边,明显实力不足,一百来艘的战船面对四百余艘清、荷联军,一比四的数量差距,最终让郑经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力不从心。

一战爆发后,沃克又去了最危险的法国,担任机枪连长,他骁勇诡异的作战风格很快就使自己晋升为营长,还获得了一枚勇敢勋章。战后沃克被派遣到中国秦皇岛,在海边渡过足足一年,他不会想到30年后这里善良贫穷的人们会成为自己的劲敌。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认识了另外一个贵人——乔治·马歇尔。

在无比恶劣的情况下,沃克展示了一个名将的素质,他依靠自己的机械化优势和灵活走位,让第八军脱离了和志愿军的接触,又果断放弃平壤,退回三八线以南,总算保住了第八军大部分有生力量。

刘邦驾崩后,吕雉掌权,自导自演了一出“韩信欲反”的戏,准备以此为借口除掉心头之患,但又怕韩信不肯听诏入宫,于是便和萧何商量把他骗进宫来。

西点军校对他来说毫无难度,1908年入学,1912年就以少尉军衔毕业。毕业后他加入了最危险的军队,整日在美墨边境巡逻,和墨西哥人玩刀头舔血的勾当,在那里他与德怀特·艾森豪威尔结下深厚的友谊,为后来的平步青云打下基础。

宋瑞珂几乎创造了国军一个军在野战防守中坚持时间最长的记录,死守了整整14天,但仍然在猪队友们的不作为下全军覆灭。

晋冀鲁豫野战军的形势一下子危急起来,如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整66师,就有全军被敌反包围陷于被动的可能。22日刘司令员亲自上前沿观察,对攻击纵队忽略地形的打法非常生气:“歼敌三千,自损八百,仗打得太蠢”,要求重新部署兵力火力,再行进攻。

两江总督牛鉴在府里听说陈化成打得不错,心头不禁痒痒的,原来想跑路的心也打消了,想到自己已经是从一品的两江总督,如果这一仗打赢了,那入阁拜相(授大学士)肯定没跑了!说不定还能加个宫衔(太子太保),那可是文臣一生仕途的顶点。

然而,他这一换,可就把自己给坑惨了。郑家军看着叛徒的战舰向着自己冲来,怒火冲天,顿时开启了鸡血模式,身处困境,却誓要除掉叛徒,全队纷纷调转船头,迎了上去。

被“猪队友”害死的将军——韩信。

韩信在项羽麾下讨到个门卫的差事后很不满意,认为自己的纵横大才得不到施展,于是一气之下跑到了汉军中,自认为可以一展拳脚。谁料现实给了他沉重一击,刘邦根本不信任这个名不见经传只知道空口说大话的“竖子”,大手一挥让他管理粮饷,放到现在也就是养老的后勤部门。

清初之时,郑成功占据厦门一带,并依托金、厦之地构筑反清战略防线。厦门一带控制在郑军手中,进可以成为反清复明的桥头堡,退可为台湾、澎湖的战略屏障,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而郑氏势力盘踞在金、厦,这对于清廷来说,无异于眼中钉、肉中刺,不拔之不快。

英军久攻不下,已经打算撤退,忽见吴淞炮台山头上一顶八抬绿呢大轿在众人簇拥下缓缓而来,什么回避、肃静牌,飞虎旗、杏黄伞、青扇、金黄棍,两边鸣锣开道的,还有护卫亲兵,尼玛这目标可太大啦!

正是因为萧何,韩信得已步步高升;也是因为萧何,韩信命丧长乐宫。相信九泉之下韩信与萧何聚首,场面一定十分失控。

然而此时,却有一支郑军船队被清、荷联军给堵在了金门外港之内。

然而,他却没有看到,周全斌等人此刻盯着马得功的座船,众人的眼都要喷火了!

荷兰舰队这边一看情况不对,便想赶紧赶过去救援,然而很快荷兰舰队就发现了一个很尴尬的现实。那就是,前面竟然被逃回来的两百余艘清军战船给堵住了,而挤成一团的清军战船,最终让荷兰战舰也只能隔岸观火,救之不及。

鉴于敌第二兵团各部是分批到来且阵型混乱,刘邓主力立即对其发起攻击,以1纵和6纵歼击整32师,2纵和3纵围攻整66师,其它各部负责割裂敌人之间的联系并进行阻援。至7月15日黎明,唐永良整32师和陈颐鼎整70师被基本打垮,唐永良窜逃,陈颐鼎被俘,解放军俘敌15000余人。

韩信听说有着知遇之恩的萧何邀请自己入宫,自然不能驳了面子,盛装打扮后便启程,哪料到接待自己的并不是美酒佳肴,而是麻袋和棍棒。

这支清、荷混编的舰队就这样浩浩荡荡地开到了金门附近的海面之上,在这里他们遇到了前来迎战的郑氏方面的水军。

不懂军事。

然而这机场刚被英国人炸过,当时驻扎在图卜鲁格的意大利人也没看清这架飞机到底是自己的还是英军的,然后搁边上的一艘圣·乔治级巡洋舰率先向巴尔博的SM79开火。

英军看到清军大炮哑火,乘机攻上岸来,陈化成眼见大势已去,选择坚守阵地而战死,百余士卒无一逃跑,全部阵亡,吴淞口失陷。老将军死时身被七创。

虽然一眼看穿他的小伎俩,但刘邦没办法啊,如果韩信倒向了项羽,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半壁天下就要拱手让人,所以不得已从了他的心愿,心中早就盘算好怎么收拾这个“贪心”的韩信。

种种迹象表明,清川江的失败并未让沃克丧失信心,他积极的在首尔北部构筑防线,准备和志愿军来一次攻守易位的较量。为了让防御阵地万无一失,他本人经常亲自去巡查,甚至亲自指挥很多细节。

作为明末十大叛臣之一,马得功擒拿弘光帝算是臭名昭著了,而面对世人的鄙视,豁出去了的马得功,为了博得清廷的信任,后来打起仗来更是卖力非常。

项羽。许多人认为,项羽在鸿门晏中之所以没杀刘邦,主要是因为有个猪队友项伯,其实项羽自己也是一个猪队友,鸿门晏上,刘邦假惺惺的忽悠了几句,说是有小人在挑拨他们的关系,结果项羽自己冒出了一句”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把自己安插在刘邦军中的眼线曹无伤给出卖了,刘邦回去第一件事就是把曹无伤宰了,也间接把自己给害了。

展开阅读全文

乾隆、嘉庆、道光这三位皇帝,到底谁更优秀?谁的贡献最大?

上一篇

太平天国降将丁汝昌为什么会被清朝重用?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战争的时候,遇到猪一样的队友是很无奈的事情,历史上哪一个将军是被猪样队友害死的?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