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胤禛当着乌雅氏的面提出保举老十四为大将军王有何深意?

乌雅氏虽为人低调,但很会生,她的俩个儿子都很优秀,可谓是龙兄虎弟,心若齐泰山移,但各怀异志,十四爷胤禵虽是猛虎,但四爷胤禛才是真龙,棋高一着,别看十四爷平时心机过人,但在自己亲哥面前,被哥哥胤禛忽悠的一愣一愣的,相比之下,弟弟还是弟弟!

—End—

在西北用兵离不开军粮调度,邬思道给四阿哥胤禛分析道,传尔丹六万大军全军覆没,真的因为轻敌冒进导致的吗?不是,传尔丹败的是自己人手里,因为十四阿哥一个月给传尔丹下好几道兵符催促进军,粮饷兵器却不及时供应,无奈之下才仓促进军与叛军交战,中了埋伏,导致全军覆灭。

看看高手就是高手,十四阿哥果然入局了,四阿哥胤禛做的局,真是天衣无缝,让十四阿哥感觉事情正在很自然的发展。胤禛接下来,又出招了,并且是逐步推进。

当乌雅氏的面保举胤禵出任大将军王,目的是送母亲人情,感动其弟弟

雍正做局“大将军王”的趋势,就是十四阿哥是康熙皇帝默认的人选,推举大将军王,不过只是一个“备案”而已,所以四阿哥在乌雅氏面前保举十四阿哥,首先,显得自己重视兄弟之情,可以充分利用亲情这张牌,顺水推舟完美达到目的;其次,迷惑十四阿哥,自然而然让十四阿哥主动入局,分化瓦解八爷党,可谓一举两得。

无论胤禛是否保举,十四阿哥出任大将军王是必然的,打仗无非就是分前方和后方,前方是知兵懂兵的人主帅,满朝皆知会打仗的阿哥,除了大阿哥胤禔外,就是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了,大阿哥早就被永久圈禁,而十三阿哥亦也被圈禁,加上十三阿哥身份特殊,外公是喀尔喀蒙古大汗,母亲是喀尔喀公主宝日龙梅,所以只剩下十四阿哥了出任前方大将军王,而胤禛就是供应粮草的“后方大将军王”。

在乌雅氏面前做铺垫后,胤禛巧妙解释,打消了胤禵的疑虑,主动保举年羹尧。

机会来了,正值生母乌雅氏过生辰寿日,按惯例胤禛和胤禵两兄弟要进宫给母亲贺寿的,于是十四阿哥来四阿哥府上,胤禛正在吃饭,当时四福晋在盘点年羹尧替胤禛置办寿礼,年羹尧为了讨主子胤禛开心,自然都是一些奇珍异宝。

四阿哥胤禛夫妇唱双簧,替年羹尧送人情,以“礼”相赠。

胤禛的这一切被谋士邬思道察觉到了,经过邬思道的一番解读后,使他打消了自己争取的念头,于是改变了策略,决定保举十四阿哥胤禵为“大将军王”,胤禛并没有直接奏折保举,开始为自己下一步棋做了充足的铺垫,于是向十四阿哥胤禵“做局”,十四阿哥是局中人完全丝毫没有察觉到已落入胤禛的“圈套”中。

四阿哥胤禛听了邬思道的建议后,拿定主意让年羹尧出任陕甘总督,胤禛并没有直接奏折保举年羹尧,而是利用十四阿哥胤禵这个“大将军王”头衔,开始给年羹尧铺路,如果胤禛直接保举年羹尧,即便胤禵不起疑心,康熙对胤禛的此举也会打个问号。

四阿哥胤禛之所以在母亲的面提出要保举十四阿哥当大将军王,就是为了给乌雅氏送个人情,让十四阿哥感受到他的真心,因为恰如邬思道所言,康熙的大将军王人选已经是默定十四阿哥了,这就是胤禛做这个局知道的“势”。

当时的四福晋也是配合的高手,深谙四阿哥胤禛心思的四福晋马上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于是配合胤禛演着一出戏,懂的察言观色的四福晋,对十四阿哥说的那几句“十四叔”、“嫂子”亲切的字眼,立刻让胤禵感受到血缘亲情所在,毕竟平日里和老八他们探讨的只是阴谋,对于他来说亲情这个概念,离他已经很遥远了。

胤禛在母亲乌雅氏面前提出保举十四阿哥,主要是雍正给十四阿哥做了局,让十四阿哥相信他是真心举荐他的,举荐他只是顾全大局,为朝廷考虑,为国举贤,没有任何私心,四阿哥自始至终没有逼十四阿哥做任何事,都是他主动提出和决定的,十四阿哥自己上的钩,自己入的局。厉害了,不得不佩服我们四爷,做局做得天衣无缝,不漏痕迹,真是高手!

结语

就这样,四阿哥胤禛的目的达到了,年羹尧改武从文,由四川提督授命于陕甘总督,成为封疆大吏。后来雍正继位后,成为钳制十四阿哥十万大军最关键的人物。

十四阿哥听四阿哥这么说,十四阿哥越相信四哥是真心举荐自己了,十四阿哥知道行军打仗,最重要的是粮草供应,西北用兵中埋伏,主要原因是八爷党的推手占据重要关系,此时四阿哥掌管户部,不得不依靠他,所以胤禵主动表示,如果胤禛保举他出任大将军王,他想保举年羹尧担任陕甘总督,就让四阿哥费心供应大军的粮草。

经过在乌雅氏面前提出保举十四阿哥出任大将军王,胤禵给感动的,但是也有疑虑,毕竟自己是八爷党的人,之前对方处处排挤非难,这样做的目的还缺一个解释,所以出宫之后,两人在路上,说了不少掏心窝子的话。

四阿哥胤禛告诉十四阿哥:“我这是以朝廷大计为重、真心为国举贤,绝没有私心。”并勉励十四阿哥:“你好好打胜仗,粮草辎重由我来负责调度,绝不会出现问题。”

相比之下,十四阿哥真没想到一向跟自己不和的四哥会保举自己做大将军王,也因此十四阿哥对四阿哥没有了防备,二人之间距离也拉近了,胤禵和八爷党的距离就远了。

所以就这样,四阿哥替年羹尧给十四阿哥胤禵送了个人情,但十四阿哥知道,年羹尧与他素不深交,怎么可能替他备办寿礼,但面子上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情,强颜笑道:“难得年羹尧还记挂着我,说到底还是四哥和嫂子的面子,我找机会得给他赏点什么的。”四阿哥见机会又来了,马上接过话回道:“有机会你提拔一下,他也就受益不尽了。”

不过,四福晋的这一席话,讲得非常漂亮,不得不说,连四阿哥胤禛都忍不住赞叹,且看四阿哥眼神就知道了。

此时的雍正真的成为了“孤臣”,这段时期可谓是四阿哥胤禛的“蛰伏期”,因为原本他是太子胤礽的人,胤礽亦图谋策反,被康熙二度废黜,罢为庶人,永远圈禁在宗人府。而十三阿哥胤祥因听胤礽去杀郑春华和擅自用手谕派人灭江夏镇的两罪名,也被康熙圈禁,这时胤禛真正成了是形影单只,孤身奋战。所以胤禛不但要保举十四阿哥胤禵为大将军王,还在乌雅氏的面提出要保举胤禵当大将军王,为何呢?

胤禛做局天衣无缝,胤禵主动入局

康熙五十六年,西北发生叛乱,朝廷派传尔丹率领六万大军前往西北平叛时,中了准噶尔部队的埋伏,导致全军覆没,消息很快传回京城,顿时震惊朝野,此时康熙年事已高,不能再御驾亲征,因此康熙为了尽快平叛西北叛军,于是康熙召集皇子们和大臣们商议,准备从他们当中选一人为大将军王,领兵到西北平叛,众人皆料谁当这个大将军王,必定就是继承皇位的储君。

所以四阿哥胤禛就开始对十四阿哥“做局”,没有高超的手段,很难让十四阿哥胤禵心甘情愿保举年羹尧担任陕甘总督的,毕竟年羹尧是胤禛的死党,让年羹尧担任此重要职务,就等于给他十四阿哥带上了“紧箍咒”,所以胤禛为了完成保举十四阿哥出任“大将军王”的情况下,能顺理成章推出年羹尧担任陕甘总督的目标,于是胤禛做了充足铺垫,并且是逐步推进。

这种情况下,如果八爷党以外的人,出任这个大将军王,那么他将会是第二个传尔丹。所以谁出任大将军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军粮调度,西北大军的供给离不开陕甘总督,谁控制了这个位子,谁就控制了西北大军,那么即使十四阿哥有百万大军,也难于兴风作浪。

当母亲乌雅氏生辰贺寿得时候,恰是最好的时机,可以充分利用亲情这张牌,四阿哥和十四阿哥进宫拜寿,胤禛当着母亲乌雅氏的面,高调的提出要保举十四弟胤禵出任大将军王,作为母亲肯定高兴啊,胤禛的一番真情意切的话语,把胤禵给高兴坏了,之前为了争夺大将军王,八爷党就对他产生猜忌了。

四阿哥看十四阿哥打消了疑虑,顺势说:“我管着户部,这确实是我的职责所在,但这个前线供应粮草的关键还是陕甘两省接应啊。”雍正继续下套十四阿哥,就是没把话明说,铺垫得不漏痕迹,十四阿哥自然会想到年羹尧,于是在商议朝会过程中,十四阿哥建议让年羹尧出任陕甘总督。

《雍正王朝》中有一个桥段,四阿哥胤禛为了这个争取“大将军王”位置,临时抱佛脚练习射箭,本想毛遂自荐,无奈自己不是那块料,这一场景就体现出了四阿哥胤禛此时已经成为真正的“孤臣”了,也说明争取这个“大将军王”对于争储位真的太重要了。

十四阿哥见自己两手空空的,而四哥准备着这么齐全,不好意思的说,自己最近很忙,都没有好好准备贺礼,请嫂子帮忙打点。四阿哥胤禛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听十四阿哥胤禵这么一说,胤禛顺水推舟说,这些寿礼是年羹尧暗地里替你我备办的,原本这里面就有你的一份。


展开阅读全文

结婚时,男方出彩礼、买房、买车,女方的价值在哪里?

上一篇

永乐盛世时期的百姓和康乾盛世时期的百姓谁更幸福?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雍正王朝:胤禛当着乌雅氏的面提出保举老十四为大将军王有何深意?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