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澳大利亚兔灾交给中国,我们能用吃解决这100亿兔子吗?

先说说我的观点吧,我认为我国完全有可能解决掉澳大利亚的兔灾。根据也不是空穴来风,小龙虾在我国也算是外来物入侵物种吧?在欧洲的英国,德国可是泛滥成灾。

据统计,四川销售至少3亿只兔子,占全国市场近7成。而吃兔子最著名的是自贡和双流。

四川人爱吃兔子却是名副其实的,大名鼎鼎的麻辣兔头更是四川人的最爱。

2017年,全国总产小龙虾为112.97万吨,湖北省占了63.16万吨。这个数字逐年递增,价格逐年上涨。

实际上兔肉是一种鲜美的肉食品,在我们中国之所以兔肉不能普及,是因为市场的保有量太少,兔肉的价格也挺高。如果澳大利亚的肉兔进入中国,那么势必就会造成兔肉价格的降低,普通老百姓都可以进行食用,兔肉的营养成分远强于牛羊猪肉。

那么澳大利亚野兔的健康状况如何呢?真不乐观。

一直以来,澳大利亚人为了消灭野兔,在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花费巨大,但效果并不理想。

完全没有敌人的兔子,开始疯了,四处打洞,啃食植被,大量繁殖,从东南部开始,横扫整个澳大利亚!

三、澳洲掀起4次“人兽大战”,但都无法成功消灭兔子

所以只要是能吃的东西,在中国如果不严加保护,那就是灭种的东西!

这样必然会造成捕捉兔子的成本比较高,再加上运费,价格就不会比国内的兔子要好到多少。而且这样还有可能会对国内的兔子养殖业造成冲击,用国内的市场来帮助澳洲解决兔子泛滥问题,却破坏了自己的一种产业,而且还有可能会造成人员失业,这么吃亏的事情当然不发算了。

澳大利亚想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但真没一个神奇按钮能来实现它!

基本………不可能。

托马斯惊讶的发现,他家的农场里,兔子似乎越来越多了。6年过后,数万只兔子天天愉快的蹦跶,托马斯的猎兔犬估计只能躲在窝里瑟瑟发抖了。

二、澳大利亚的野兔,为什么活的如此潇洒呢?

一个人打猎的需求,不经意间开启了澳大利亚兔子的崛起之路。

抛开这一层。假设收购点和就地加工点都建立起来了,兔子收上来了,加工成兔肉兔皮,冷链运输去海关。

而兔子长到了4个月,基本上就已经算是成年了,它们又可以开始交配,开启了新一代的繁殖历程。澳洲随处可见的草场和灌木丛都喂兔子提供了食物,所以只要兔子可以继续繁殖,食物就不会成为问题,最终导致澳洲的兔子数量呈指数增长。

我们能用吃解决澳大利亚的100亿只兔子吗?

你是华国官员遇到这么好的事会不会一定抢着干。

兔子们被天敌吃,被人类吃,无奈发展出一项逆天技能:超级能生!

这不澳大利亚的兔灾烦恼,“人兔战争”真是噩梦级的存在,我认为即使这100亿只兔子交给中国,用吃的方式也不能解决。

一、澳大利亚兔子的崛起之路

一只普普通通的兔子也能吃出各种花样!从兔头到兔脚,连兔子的心心、肝肝也不会放过,都能给你整出一盘菜、一碟小吃来!

说到这些年来在世界各国的入侵物种,如果是发生在中国的,大多数都会以非常惨烈的场面收场,例如小龙虾在我国本来是一种入侵物种,但随着近年来,小龙虾在我国已经成为了一种美食,最后被人们吃到需要依靠人工养殖,才能满足市场的需要。

三,我国的兔产业已经相对完善,兔肉消费市场稳定。四川是我国的兔肉消费大省,每年能够消费近3亿只兔子,占了全国兔子消费量近70%,即全国兔子消费数量约为4.3亿只,相较于澳大利亚的100亿只野兔,这些消耗量是杯水车薪,甚至还不如澳大利亚野兔繁殖的数量多。此外,我国河南、四川等地是养兔大省,足以满足我国人民对兔肉的需求,完全不需要进口。

澳大利亚一直跟随美国的脚步对我国采取敌视的政策,抹黑中国,自我感觉良好。

再放他一码,就算出口华国了。澳洲至少要保证质量对不对。

谦虚地说,我认为一个省完全可以解决日本小龙虾泛滥的问题。

所以说,兔子是澳洲最顽强的入侵物种。不知道澳洲人会不会为了消灭兔子,进行第五次人兽大战。

四、中国的吃货们纷纷表示这不是灾难:这么多肉,为什么不让大吃货帝国吃呢?

二,澳大利亚野兔的安全性无法保证。正如上述所讲,澳大利亚人对野兔投放过病毒、药等有害物品,并且野兔比家兔更可能感染其他细菌、寄生虫。因此,澳大利亚野兔的安全性无法得到保障,很可能连检疫这关都过不了。

不服来辩,谁来都行。

但是起初人们对于控制兔子的数量还是比较消极被动的,主要的目的也是为了防止兔子破坏庄稼,修建了一面,可以横跨西澳大利亚的围墙。但是这些措施根本就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而白白送给了兔子繁殖的时间,到了19世纪末期,兔子已经繁殖到了大约100亿只。

只要澳大利亚人,让中国人去肆无忌惮的打澳大利亚捕捉野兔,现场宰杀冷冻保鲜运回国内进行出售,我想这完全可以的。只要澳大利亚政府让中国人立刻成立几个野兔捕猎公司,到那旮瘩进行诱捕野兔,并在当地建立兔肉加工厂,蒋捕猎到的野兔送入肉兔加工厂进行皮肉分离,皮做衣服用,兔肉立马进行分割、保鲜、冷冻 打包运回中国。

前些日子,澳大利亚还扬言对华断供牛肉,让我国吃不到一块牛肉呢!

如果澳大利亚一只野兔重5斤,100亿只兔子大约重2500万吨,仅相当于猪肉销耗量的一半,如果跟猪肉消耗量看齐的话,这完全在可以消化的范围之内。如果跟鸡肉消耗量看齐的话,一年也可以消耗掉50亿只野兔。

再来,看看我们的邻居日本,曾被小龙虾入侵,各种理由说辞,但不管什么理由,丝毫不影响中国人的食欲,咱照吃不误,野生的吃绝了,咱们自己养。

因此,希望依靠中国吃货的力量的来解决澳大利亚的100亿只野兔,完全是一厢情愿。

那这100亿只澳大利亚野兔,你们也留着自己吃吧。

但这并不是孤立的人,他们要想在这里定居生活,那么在这块大陆上也必须改造成为符合他们文化发展的一块地方,这样原本生活在欧洲的很多家禽等动物都会被带到澳洲。当然其中也包括兔子,它们也被当成了一种宠物,被带到了澳洲。

二,国人的行动力超强。即便是野兔不幸泛滥,我们也并非没有方法处理,参照以前灭狼的手段,只要政府给予激励,比如消灭一只野兔给5毛、1块之类的奖金,我们的百姓就可以用36计消灭兔子,毕竟,我国还有6亿人月收入没超过1000元;况且这些野兔还可以用于养其他动物。澳大利亚虽然也有过类似的措施,但他们的百姓看不起这种小钱,行动力不强。

可惜,澳洲没有这个。澳洲的官员虽然是所谓选票选出来的,但是都是嘴炮,真正干实事的没有。别说组织大家抓兔子,就是失火了,人家都是先保证自己度假的权利。火烧屁股都不急,你能把他怎么地?

实际上在国内的一些地方还非常流行吃兔子,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些兔子无法消耗掉,人们需要考虑的是,这些兔子如何才可以繁殖得更多,如何才可以更快的被送往餐桌?这样造成国内餐桌上的兔子都是由人工养殖的,基本上是没有野生的兔子。

但澳大利亚为了消灭过量繁殖的兔子,曾引进了粘液瘤病毒传播来杀死兔子,那些没有被病毒杀死的兔子反而具备了免疫性,自带病毒体的兔子就成了不可食用的兔子。

澳洲兔子溯源

一,澳大利亚本身处于相对封闭的澳洲,兔子是澳洲的入侵物种,缺少天敌。1859年,英国几只兔子被带到墨尔本动物园,1863年,墨尔本动物园大火,这几只兔子逃到大草原自由自在的快乐。自此,这些野兔疯狂繁衍,以至于到现在这种野兔遍地走的状况。

我认为澳大利亚要是把兔灾交给中国,这100亿只兔子。中国人完全可以用吃的方法解决掉。

一开始,澳大利亚人出动了军队消灭兔子,甚至派出飞机进行轰炸,但由于野兔目标小,且行动敏捷,导致澳大利亚军队有力无处使,穷尽力量也收效甚微。

澳大利亚作为一块独立的大陆,原来并没有兔子的踪迹,就更别说还会存在着大量的兔子天敌了。但到了18世纪,英国人进入了澳洲大陆,并将这块大陆作为流放犯人之地。随着西方殖民者的到来,召开大陆也渐渐被人们改造成为可以满足人类生存的居住地。

综上所述,由于我国的人口数量比较多,而且吃货的数量也比较多,在一定的程度上,的确可以通过吃来解决兔子泛滥成灾的问题。但澳洲已经选择了其他的方法来消灭兔子,也就是选择了病毒,就有可能会对人类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所以按照目前澳洲兔子泛滥的形势,已经不适合让我国的吃货来解决了。

想出口到华国,你要跟华国保持友好关系吧。你让人家买你的东西,是不是要友好一点儿,姿势优美一点儿。你不能是个耿直boy,天天指着人家鼻子说人家坏话,还指望人家买你东西吧。

就这样还供不应求。来看一组数据:2017年中国人吃了2000亿只小龙虾,这还是在小龙虾价格持续上涨的阶段,要是不要钱,分分钟可以再来一份。

很多人看问题很片面,说兔子繁殖力强、适应性强。没有想过兔子还是那个兔子,世界各地的野兔,繁殖力和适应力都一样强,这兔子的适应力和繁殖力到哪里都一样的,并不是到了澳洲就格外地强了一些。为什么就只能在澳洲成灾?

简单地说,就是要有县乡镇村基层干部。

试想,如果你是澳省省长,本土有大量野兔,同时听说华国川省有1亿人口,人均年消耗兔子20只,华国人口总共14亿,吃猪猪肉涨价,吃牛牛肉涨价。而且华国有人专门爱吃洋品牌,若打着澳洲野兔旗号去华国卖兔肉,澳洲野兔肉是不是也可以卖澳洲牛排的价?

更可怕的是,兔子们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召唤,纷纷越狱,奔向辽阔的大草原。

到了我们中国后,变成了要靠大规模人工养殖才能填饱吃货们的胃口。据统计,2017年中国小龙虾养殖面积突破了1000万亩,产量突破100万吨,经济总产值突破了2600亿。

完全可以解决掉!100亿只兔子算个啥。再难抓的动物只要进入中国,并且不加以保护,那就是属于将来的频危物种!

三,野兔繁衍能力强,且澳大利亚的环境适合野兔生长。一只野雌兔一年大概可以产仔25只,即便100亿野兔中仅40亿只母兔,且仅30亿只可以产仔,一年也能繁衍上百亿只野兔。而澳大利亚本身草原面积广阔,植被丰盛,这为野兔提供了充足的食物来源。

这是因为澳洲的兔子虽然多,看起来应该是成本比较低才对,但实际上它们都是属于野生的兔子,并不会主动的走进牢笼里面,让人们送到中国来,这样就需要依靠人力来捕捉。由于这些兔子都是野生的,想要活捉它们是比较困难的,要是死掉的兔子,你看国内的吃货到底会不会买账?

这个问题让我很疑惑,为什么总是有人以被称为“吃货”为豪呢?难道我泱泱大国,民众的唯一优点就是能吃,那未免也太垮了。很多人一听说哪里有动物成灾,立马就说:“中国吃货登场,必定解决问题。”恕我直言,这样的说法简直让人尴尬。

2、悬赏捕杀,悬赏猎人来捕杀兔子。

五眼联盟,就是大眼瞪小眼啊。

首先要在澳洲各地建立收购点,收购点附近做兔肉加工厂和冷库,你要招商引资,更重要的还要召集县委书记们开会,让他们发动村干部进村一对一帮扶,引导当地贫困户扑捉野兔搞活经济。

如果这些兔灾是发生在中国国内的,用吃当然是可以解决的。因为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人口基数本身就比较大,对于食物的需求量也非常大,当然是可以通过吃来解决兔子泛滥成灾的问题。

毒剂倒也罢了,多过些年总会慢慢减轻影响。真像西毒那种流毒无穷的超级毒药,就算有也不是澳大利亚这种国家搞得定的。

一年生6窝,每窝一大群。小兔子们几个月之后,就能接着生,这样它们才能生存下来。

澳大利亚兔子为什么成灾

最后,我个人觉得,100亿只澳大利亚野兔到了我们中国人的手里,会被我们这些吃货煎炸炒焖变着花样吃了它。一时半会儿吃不完的可以做成兔肉罐头,兔肉火腿,兔肉香肠,兔肉干,卤肉兔,腊兔等等。到那时我估计我们国家的兔肉专卖店,连锁店,加盟店都会满大街。

但时间一长,也有一部分兔子的体内对这种病毒产生了抗体,用病毒消灭兔子的作用也在逐渐地降低,所以研究人员也在加紧速度研究新的病毒,在兔子的数量增多之前,可以通过新的病毒来达到灭兔的作用。

在中国用吃解决兔灾可行吗?

资料显示我国每年要吃掉5亿只兔子,其中仅四川要吃掉3亿只。这是在没有火力全开的情况下,要知道我们当地的兔肉要十几二十块钱一斤。如果是跟几元一斤的鸡鸭鱼价格相当,那销量肯定要翻翻。如果吃兔肉是免费甚至还有奖励的话,我估计短期内可以做到跟吃猪肉平分秋色(个人见解,因为本人就爱吃兔肉)。近年来我国猪肉每年的消耗量大约为5500万吨,占全世界的50%。就算保守的估计,至少可以做到跟我国每年鸡肉需求量的1200万吨左右不相上下。

我认为可以,因为事情没有发生,所有人都没有办法用事实说话,只能用猜想。

能用嘴巴解决的问题一般不用手。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这头牛得是健康的。吃货国对食品健康和质量其实很讲究。就连民间交易,比如一条狗,当着客人的面宰杀的也一定比直接卖肉来的更受欢迎些。因为可以直观判断食材的健康状况和品种了,判断肉质的依据就更加充分。类似情况在鸡鸭甚至羊只那里都存在。兔子其实也不例外。

而且这是纯绿色可再生资源,不像是煤炭和铁矿越挖越少,兔子是可以繁殖的,这生意做顺了,每年都会有两千亿。

澳大利亚的兔子即便是敞开了让我们随便打,也绝不是零成本。即使不需要购买成本,但是,捕猎成本却低不下来。

另外,澳大利亚既然已经选择利用病毒来灭掉兔子,那么在澳大利亚的兔子基本上都是携带了很多病毒的,这些病毒对于人体是不是安全的,就成为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算是对人体是安全的,但对于国内没有抗体的兔子来说,这是非常危险的。要是有的人不是直接将这些兔子拿来吃掉,而是拿来当做宠物,那么这些病毒都有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野兔之所以在澳大利亚能够泛滥成灾,原因是多方面的。澳大利亚人口少,喜欢吃兔肉的就更少。2019年统计,总人口才2536.4万人,国土面积却达到了769.2万平方公里。

最终澳大利亚掀起了“人兔大战”,政府不仅下令开始大量捕杀野兔,甚至还会按照捕杀的数量进行悬赏,一时间澳大利亚人的灭兔热情非常高,对野兔的数量也起到了一定的控制作用,但这仍然无法改变野兔已经泛滥成灾的状态,也没有从根本上可以改变野兔对于生态环境的威胁。

关键还是澳洲人自己太作。发现野兔泛滥后捕杀篱笆等措施都无效以后,干脆动起了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大面积散播毒剂和病毒。

之后澳大利亚人又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手段灭兔,包括烟熏、投毒、设陷阱、放狗抓兔等,这些措施对神通广大的野兔来说只是略微起了阻碍作用。到现在为止,澳大利亚人也还未找到有效阻止野兔成灾的方法。

二、澳洲没有村干部

但是,这种在华国很普遍的做法,在澳省就是干不了。干不了的原因很多,容我一一道来。

大家看明白没有体量不一样,结果是个天壤之别!所以100亿只兔子只够咱们塞牙缝而已!

澳大利亚人口2400万人,中国人口14亿人!

(其实还需要电网和通讯网,这个要求太高,就不难为澳小弟了。)

自贡著名的兔菜是冷吃兔和鲜锅兔。双流则有老妈兔头、干锅兔头和兔火锅。

但是兔子数量的减少造成老鹰、狐狸等动物开始大量捕食兔耳袋狸和猪脚袋狸,澳洲的生态控制被破坏。

另外你喜欢什么样方式烹饪的兔子呢?欢迎留言交流你的想法!

千万别以为大吃货国就什么都吃。中国所以成为美食王国,是因为中国人对肉类利用率超高而不是中国人来者不拒。

可以说,超高的捕猎难度和过于荒凉的内陆,使得捕猎兔子的成本变得十分高昂,甚至可能成为一个亏本买卖。

结语:

最后,虽然吃兔在中国成了一道饮食文化,用吃的方式帮助澳大利亚解决100亿兔子不是问题,但自带免疫病毒体的兔子,那就只能澳洲人自己消耗了。

3、修篱笆,防止兔子跑到别的地方去繁衍。

但是,这里是澳大利亚,土著人少,袋狼和野犬都被惯坏了,殖民者更少,没有人类扒它们的皮,吃他们的肉。

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比钢还硬!让我们团结起来为中华复兴而努力!

所以,不是澳洲兔子强,是澳洲人的治理能力差。

这种情况下也就中国的野味客去澳洲时可能图新鲜自己弄几只来尝尝。据目前已知的一些消息说是澳洲野兔,异味极其严重。品质和国内兔差了好几个大级别。就算健康方面没问题,如何烹饪怎么加作料去异味也是个新课题。

这是由于中国的饮食文化非常丰富,对于同一种食材,可以做成各种各样的菜式,这就缓解了人们长期吃同一种食材所造成的厌倦感,而且有一些餐厅每天也会研究各种各样的菜式,所以在做菜的方法上,兔子可以变成很多样式被送到餐桌上。

别说什么澳国人钱多,你算算,100亿只兔子,每只就算按20元出口,也是两千亿的生意。谁的钱多到了两千亿都可以忽略的地步?澳国人都是马云么?

要知道,世代生活在野外的兔子们早已训练出极为强健的奔跑能力。

以上仅是个人观点,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1、在胡萝卜上下毒,希望兔子吃了这些毒萝卜能够死亡,但是效果微乎其微。

由于这些兔子的数量迅速增加,它们与人类之间的矛盾就开始凸显出来了,兔子不仅会到草场上去寻找食物,而且还会到人类的农场上破坏农作物,所以人们也清楚,必须开始控制兔子的数量。

比起澳大利亚上百亿规模的兔子而言,中国人每年吃掉的几亿只兔子依然是杯水车薪,还不足澳大利亚兔子每年新繁衍的兔子多。

三,命令传导机制强悍。如果野兔不幸成灾,以中国人的智慧完全能够想到有效措施,只要上面发号施令,基层就能够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搞专项计划、建设兔类加工产业链产业,比如兔毛皮、含兔肉饲料等。这样一来,这些野兔能够蹦跶多久呢?

但入侵物种到了澳大利亚就不一样了,例如兔子入侵到澳大利亚之后,一旦放回了野外,由于缺少天敌,它们马上就会繁殖成为一种泛滥成灾的物种,而且数量最多的时期还可以达到100只,那么这些兔灾放在中国靠吃可以解决问题吗?

澳大利亚为什么会产生兔灾?

好,就算澳洲有高科技,他们用瞬移和虫洞,把兔肉都集中到海关了。

1859年,24只来自英国的野兔被放归澳大利亚。它们与澳洲天然的环境很快融合,并开始争夺栖息地等资源。它们的快速繁能力导致整片草场很快的草木不生。

很遗憾,澳大利亚的野兔用吃的方式只能够缓解,但不可能彻底根治。

五、澳大利亚猎捕野兔成本高昂

想让中国人帮忙解决野兔问题,在兔子的健康和肉质方面,澳洲还任重道远得很。

有一个名叫托马斯·奥斯汀的英国人,在澳大利亚广袤的土地上圈了一个大农场,过上了逍遥自在的农场主生活。

而且澳大利亚内陆的环境是极为严酷的,这里干旱少雨、环境恶劣。

所以在国内的兔子,根本就别想着要泛滥成灾了,哪怕是走出了牢笼之后,被一个嘴馋的人看到,基本上就是小命不保。但如果是将澳大利亚泛滥成灾的兔子捕捉到中国,然后由中国的吃货来解决,这种方法可行吗?答案是基本上不可行。

当然,网上有人给澳大利亚支招,把野兔出口到我国,让我们国家的吃货来帮助解决澳大利亚的兔灾。

而最爱吃兔肉的则是位于天府之国的四川,据统计,四川每年吃掉3亿只兔子,平均每一秒就有9只兔子被吃掉。

但那个时候的兔子还是被关在笼子里面饲养的,这样兔子的生活和繁殖等其他方面的问题都会受到人类的很大限制,在这样的情况下,兔子根本也不会泛滥开来,也不会对生态环境造成太大的影响。

很遗憾,澳洲这一条又没有

比如一头牛,在欧美澳连牛肉能否充分利用都要打个问号,可是在中国,牛肉牛杂牛骨牛血甚至牛蹄筋,各有各的美食做法。一头牛七七八八拆解下来,欧美澳留下了份量可能超过牛体重一半的生物垃圾,中国人这里呢?基本留不下啥。连牛皮牛毛都各有各的用处了。

兔子的数量刚开始变多的时候,人们对野兔的繁殖速度还保持着乐观的态度,认为兔子并不会产生太大的问题,但是他们低估了兔子的繁殖速度。这些从欧洲过来的兔子无论是在适应能力上还是繁殖能力上都非常强,而且成年的雌性野兔全年都可以繁殖,每年大约可以产四窝,每窝的数量大约产子2~5只。

第一个理由是,中国没有被什么能吃的物种入侵,最后束手无策的。

不是兔子太猖狂,澳国水平太垃圾。

看来,这野兔我们中国人一是吃不完,二是吃不下啊!大家对此事件怎么看呢?欢迎评论区留言。

但是,如果这100亿只野兔在中国,那完全有可能解决:

五、澳洲没有质量管理

村长镇楼:兔兔那么可爱,你们竟然只想着吃兔兔。

这样做的前提条件,你要有肯干实事的县长村长,他们在当地还要有威望有群众信任。这种威望和信任不是简单的选票,而是他们说什么,当地人相信他们说的能变成现实。比如他们说“抓野兔,能致富”“每天抓兔20只,光棍也能娶媳妇”,大标语到处写。当地人要能信,愿意跟他们干。

就因为这样,这些兔子从此回归了大自然,而且这块大陆上又缺少兔子的天敌,再加上兔子的房子速度非常快,很快就会依靠这些仅有的兔子繁衍起来,最终泛滥成灾。据后来的人们统计,到了19世纪末,这些兔子的后代数量已经超过了100亿只。

澳大利亚为什么无法解决兔灾?

不要说兔子难抓,麻雀可是天上飞的,前几年一样几乎看不到麻雀,如果不是大力保护,麻雀早就没啦!

二,澳大利亚人口稀少,且对兔子肉不感冒。澳大利亚人口仅2500万人,主要肉食为牛肉、火腿、虾之类的,兔肉基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很多澳大利亚人甚至认为野兔是不详的。此外,澳大利亚在与兔子战斗的过程中,使用过细菌、病毒等,这让澳大利亚人对兔子更加不敢触碰。

这么好的生意,能提升鸡的P,还能给当地群众增加收入,完成大大交办的扶贫奔小康任务。又有业绩又有政绩,还有官声还有利润,干的方法也简单,当地收购,就地加工,冷链运输,出口华国。

在中国食用兔肉最大的省份是四川省,麻辣兔腿,麻辣兔头都是四川的一种名菜,尤其是成都人,好像是成都人都喜欢吃兔肉,而且吃兔肉的名堂特别多。据说四川每年可以消耗掉3亿只兔子。这是因为四川的兔肉价格比较高,如果澳大利亚的兔肉以及其低廉的价格进入到四川省,不消几个月就会被消化掉。当然了,中国人要在澳大利亚建立一系列的捕猎公司、兔肉分割公司、运输公司、冷冻公司形成一个产业链,把澳大利亚的兔肉非常鲜美的,非常卫生原生态的状态输送到中国内,我想在中国一定能够把澳大利亚的兔子吃到消失。

1951年,澳大利亚人采用了更具杀伤力的战斗方式——病毒。他们从南美引进对野兔具有致死作用的病毒,此举效果甚佳,短短几年间,澳大利亚的野兔伤亡殆尽,99%的兔子病亡。就在澳大利亚人看到曙光之时,这些野兔对病毒产生了抗体,到1993年左右,澳大利亚的野兔又高达4亿只。

要解决澳国野兔问题,根本不用派出中国吃货,吃货们在家等着就行。只要派出一位中国的村长接替澳国总理,他认真负责,修路扶贫招商推广,撸起袖子加油干,澳洲野兔就能上中国餐桌。

属干典型的地广人稀,而且不是一般的“人稀”。2017年我国的总人口就达到了13.9亿,澳大利亚国土面积跟我国960多万平方公里相比,相差不是太大,人口数量却不到我国的一个零头。

毫无疑问,澳大利亚的兔灾交给我们,恐怕我们也无法为他们解决。原因有以下几点:

100亿只兔子,如果每只兔按三斤计算,也就是300亿斤兔肉,要是分配到中国的市场里头,那就只是一种撒芝麻盐儿的性质。实际上,兔肉在食品加工中也用的到,一般在高级火腿里头都加兔肉。还有就是兔肉可以跟烤鸡腿炸鸡腿一样,可以炸兔腿,可以烤兔肉,烤出的味道是相当鲜美的了。兔肉还可以煎炒烹炸都可以,只要是兔肉比中国当地的猪肉便宜两块钱, 用庞大的物流系统把兔肉分散到全国各个城市之中,中国的老百姓会把它消化掉的,因为仅仅一个四川省,每年就消化掉3亿只兔肉,这要是把兔肉以低廉的价格销到东北三省,东北那嘎达人要是把这种兔肉腌完了,再烤着吃老美了,多少都能吃了,而且还催生出一批就业岗位。

可是病毒呢?这么多年下来,当初散播的兔粘液瘤等病毒到底发展成什么样子了?这些病毒有没有变异出什么人兔共患的品种来?澳洲兔子里边有多少是带毒甚至带病的?这些问题统统没有答案。

直到粘液瘤病毒被首次引进专用于消灭这些澳洲野兔,它杀死了当时澳大利亚大部分的兔子而没有感染任何其他物种。

澳洲总理加英国女王加美国总统一起来,加上各路大小公知,都无法掩盖这个事实:澳洲野兔成灾不是科学问题,是澳国行政能力问题。

然后,他就在农场里放养了这些兔子……

先给大家做些对比,澳大利亚国土约770.万平方公里,中国国土960万平方公里。

就这最基本的要求,澳洲也做不到

100亿只兔子算到我们国人每个人头上也就是7只多。除去老人小孩平均下来一个月也就是一只了。怎么看都有点小菜一碟的样子。就算不吃到它灭绝或是变成保护动物,吃到它降到合理的数量还是很有可能的。而且这个时间还不会太长,把繁殖数量计算在内,也就3~5年左右吧。说不定,又是第二个小龙虾的命运。

同时那些还存活的澳洲野兔不但繁殖力依然旺盛,同时对病毒产生了免疫,成了不可食用的兔子。

兔子一直是中国的主要肉食之一。

终极解决方案

4、撒毒药、传染病毒。

我认为可以的原因有两个,除了中国人觉得不能吃的物种,有哪个物种敢在神州大地上泛滥的?

四、澳洲没有国际贸易思维

一,中国人口众多,市场潜力大。如果近百亿只野兔都在中国,那意味着我国兔肉的价格会大幅下降,从而形成比较优势,吸引更多人从吃猪肉、牛肉向吃兔肉转变。以中国十多亿的人口来面对100亿只兔子,并非没有胜算。

你敢泛滥我们就能让你永远消失,这绝不是一句空话。

再给大家举个例子,改革开放以前,50年代初毛主席提倡除四害的爱国卫生运动,历时10年左右,结果全国的老鼠几乎灭种,麻雀苍蝇蚊子无处可逃,后来蟑螂也一起除掉,大家都知道老鼠数量多大多难抓啊,苍蝇蚊子蟑螂,这些小东西一个比一个难抓!但是中国人民一旦团结起来较真,一样可以把老鼠麻雀苍蝇蚊子蟑螂消灭光!

收野兔的时候,要做好检疫,加工冷冻的时候,不能混入有害生物。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吧。

到底天灾还是人祸?到底要如何才能让中国吃货吃到澳洲野兔?

澳大利亚人均一年吃掉10只兔子,需要吃五年!

一层一层下来,从捕捉兔子,加工兔子,到运输出口,这么多环节,澳洲一个都解决不了。这管理能力也没啥说的了

我一直坚信,没有一只兔子能走出四川,那都是行走的麻辣兔头、干锅兔丁。

这一步的基础,是路。要有遍布全国的高速公路网和高速铁路网,才能保证今天打的兔子,隔天出现在中国人餐桌上。

澳大利亚人与野兔的战斗

这才是终极解决方案。

所以眼下以澳洲兔的品质来说,真向中国出口的话,基本是入不了海关的。就算从走私渠道送进一些,在市场上也不大可能有什么吸引力。

太遗憾了,澳洲还就是个耿直boy。一个卖资源为生的落后国家,非要冒充发达,跟美国搞五眼联盟,非要跟中国对着干。结果自己的牛肉都卖不出去,更别说兔肉了。

人家要自由,员工得了病还坚持上班,还不带口罩,冻品里面夹带新冠病毒。

建立遍布全国的高速公路网和高速铁路网。就一个国家做到了,中国。要想富,先修路。没有路,兔肉放坏了都运不出来,运不出去当然就没法卖钱,没法卖钱当然就没人去捕捉野兔。

澳洲兔子泛滥成灾也警示了我们一旦生态平衡中发生的改变不可逆转,现实结局与人类愿景就会南辕北辙。

中国吃兔文化

但是,托马斯觉得有些寂寞,毕竟这里人太少了,就让自己的家人从英国送来了一群“猎物”:12只穴兔和5只欧洲野兔。

由于澳大利亚的气候非常适宜兔子的生存,广袤的草原就为兔子提供了非常充足的食物。这些都为兔子提供了生存的基本条件,所以兔子只要一代接一代地繁殖下来,澳洲野生的兔子很快就会多了起来。

说是一年的消耗量,最多也就一个季度。所以这100亿只兔子,在中国人的眼中就不是灾难,而是福利。只要它敢来,每一个烧烤摊、大排档都将会出现它们的身影。

一,澳大利亚尚未形成稳定的兔行业产业链。如果由我国吃货来解决这些野兔,第一件事就是要澳大利亚人能够抓住这些野兔,但依靠人工、陷阱捕捉野兔的成本过高,这样的成本远不足以支撑澳大利亚出口野兔。

澳国野兔成灾,与科学的关系不大,是澳国行政能力的问题。

纵观澳大利亚兔灾引起的生态环境破坏,完全就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中国人均一年吃10只兔子,还不够吃,缺口还达40亿只兔子,

正如胡锡进如此评价澳大利亚:“就如粘在我国鞋底上的口香糖,必须用石块蹭掉”。

所以说澳大利亚的兔子不算什么难东西,澳袋鼠更不值得一提!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啦!

三、澳洲没有大基建

另外还有野兔的繁殖力很强,澳大利亚的气候地理环境特别适合野兔生长,那里也没有多少野兔的天敌。这些都是造成澳大利亚野兔泛滥成灾的原因。

但人们的热情毕竟会到达用尽的一天,而且人们也还需要进行其他方面的生产,所以到了1950年,澳洲政府防治野兔的思路发生了改变,转变成了生物防治。但这种房子只不过是采用生物病毒的方法来达到消灭野兔的目的,在一段时期内,也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消灭了将近90%的澳洲兔子。

一、方案

随着来到澳洲的殖民者越来越多,人们对于在那里的文化生活要求也越来越高,其中有一位叫做托马斯·奥斯汀的农场主就突发奇想,希望可以在自己的农场上狩猎,但问题是他的农场上缺少猎物,所以他就将从英国带来的24只兔子放进农场,这样就可以解决了农场上缺少猎物的问题。

这四次“人兽大战”效果甚微,不仅无法将兔子的数量减少,甚至兔子的数量依旧呈直线上涨。

甚至,我认为野兔如果在我国,远不会有百亿只的规模,我们的环境并不很适合野兔繁衍,民众也有足够的能力去消费、开发这些野兔,野兔泛滥的可能很小。

展开阅读全文

有没有一些美得不行的古代诗词文章?

上一篇

感觉智联招聘上有个奇怪的现象:有些企业表示对你感兴趣,但不通知面试,这是为什么?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如果澳大利亚兔灾交给中国,我们能用吃解决这100亿兔子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