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被堵,长荣公司预计赔多少钱?

这几天长荣公司旗下的巨轮把苏伊士运河给堵死了,结果导致100多艘货轮只能原地停滞,按照埃及官方说法,这艘巨轮预计需要2天时间才能处理完成,到时船舶才能够正常通行。

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一共有18829艘船只通过苏伊士运河,总净吨位为11.7亿吨,是运河历史上第二高的年度净吨位, 全年收入共56.1亿美元。

看到这里,说明你认真了!

因此,保险公司也要面临高额的赔偿。

不过,按照常理,保险公司也不会任人宰割啊,他们会尽力寻找船只本身的原因,

确实,自从运河被堵塞之后,WTI原油价格已经从事故之前的每桶57.76美元上涨至出事后的60.02美元,涨幅为3.9%,那么消费者每天就要多负担1650万美元的涨幅价。

所以这笔“超时违约金”,会由保险公司支付。

因此,这艘“天赐号”多停一天,就得多赔钱。保守估计,船东每天至少要损失6万美元。

是从欧洲到亚洲最短的海上路线,只要11至16个小时就可以通过。

这好像在一条公路上,一辆大货车横向停在马路上,过往车辆完全被堵死。

从现在形势来看,埃及也明显是奔着索赔去的,要不能只派一辆挖掘机吗?那不跟闹着玩一样吗?其实埃及政府就想要钱而已,磨磨洋工。

“长赐号”货轮是一艘超大型货轮,长400米,宽近60米,最大能装下两万多个集装箱(标准型号),总吨位约21.8万GT。

没想到在2017年的时候,同样的一幕就在苏伊士运河上演了,当时是一艘东方海外货柜航运集装箱货船搁浅在苏伊士运河沙滩上数个小时。

这笔钱谁来赔?

赔偿金若是几十万美元,基于天灾之理,埃及可能也就不追究了,但这毕竟是几百亿美元,埃及才不会吞下这个苦果。

长荣公司这次巨人搁浅更多的是一种意外情况,并不是刻意为之,属于不可预测的风险,但他们仍然可能面临巨额索赔,这些赔偿主要有几个方面:

本次事故源于自然灾害,属于不可抗力的外因,是意外造成的。

全世界有两条特殊的运河,都要交过路费,一条是苏伊士运河,另外一条是巴拿马运河,只要轮船通过苏伊士运河,就要交过路费,按吨作为标准,一般一艘5000箱为的集装箱船,单向通过运河的价格大概在30万美元,船越大,货物越多,收费就会越高,像长荣货船2万个集装箱,至少需要120万美元以上。

2.是设备故障,天气能见度,还是人为原因,是未来赔偿额度的重点。

这个说起来好像很抽象。

苏伊士运河知多少?

苏伊士运河被称作是埃及的“生命线”,其所产生的过往船只通行费跟石油、旅游、侨汇一直是埃及外汇收入的重要支柱。

就好比,高速路堵车了,收费站就没有过路费可收,一个道理。

二、船舶公司的损失。

现在长赐号货轮搁浅,这笔违约金肯定是跑不掉的,那么到底谁来负这笔钱?

我有一个从事化工行业的朋友,苏伊士运河被堵之后,他就发了这么一条消息称:“化工市场受到了非常明显的影响,特别是原油市场产生了较大幅度的波动……”

现在因为轮船被搁浅,无法在预定的时间送货,那么货主肯定需要赔偿金,因为货主给货运公司需要签合约,没有按照规定时间达到,这算违约,超过一天的时间,需要赔偿1%以上的赔偿金,那么长荣需要赔偿很多的资金。

轮船上有很多国际快递,这些都是严格按照时间送达,超过时间,赔偿的数额也就越大,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解决,所以损失也是无法计算。

3.即使是人为,会不会是\”独狼行动\”?

三、货物运输方的损失。

根据外媒的数据,每多延迟一天,就有价值96亿美元的货物被截留,仅搁浅两天时间,遭遇堵塞的船只就达到了238艘。这条船造成的损失,不单单是这条船体及机械损失,还有因此而导致的全球物流受限,大量油轮不能通行,全球贸易都会受影响,每多增加几天的赌塞,就可能多增加数百亿美元的损失,这些属于连锁反应。

这几天,传说中的苏伊士运河火了一把。不是其他什么原因,而是因为堵船了!

事故缘由

但不管有没有支付违约金,肯定都会出现损失的,因为对于轮船来说,你每休息一天就会损失一天的运输费,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苏伊士运河堵塞4天,那么在一年当中这些轮船就少4天的运输时间,这意味着他们会减少4天的运输费用。

对此,你怎么看?欢迎共同探讨!

也有人提议说直接绕道而行,说绕道而行的话,至少要增加16000公里左右的距离,随之而来的就是运费的上涨和航行时间的增加。这似乎比在原地等待消耗的人力和财力更大。

3.埃及自身的经济损失

中东的石油要运往到欧洲,主要是通过苏伊士运河,如果苏伊士运河堵住,不能通过船只,只能绕到南非,然后再到欧洲,提高了时间成本和运输成本,而且还会遇到很多不可预测的风险。

下面一起来从头到尾全面分析一下。

“长赐号”货轮堵塞事件

第三、国际油价上涨

第一、苏伊士运河的管理费

目前大家都在等28、29日(当地时间),因为这两天会有一次涨潮,如果顺利,长赐号将脱困,如果不顺利,那就只能不断的挖泥拓宽河道。

苏伊士运河一年的收入达到50~60亿美元,堵塞一天,就要损失1555万美元以上,现在已经堵塞了4天,单单过路费,就达到6000美元以上。

当地时间3月23日,来自中国台湾长荣海运集团的“长赐号”货轮,在经过苏伊士运河时,突然遭遇事故,400米长的船身直接横向把苏伊士运河给卡住了!

根据专家分析,3月28日、29日,可能有一次潮汐,救援“长赐”号的最佳时机来了,不过具体是否能成功,还是个未知数。

4.如果是故障,出租船给长荣的日本船公司也有责任.

因为长荣巨轮的搁浅,导致其他轮船只能停滞原地,没法正常通行,这大大影响了他们货物交付时间,由此带来的损失,这些第三方轮船有可能会向国际法庭或者其他相关机构提起诉讼,要求长荣公司赔偿,一旦大家都申请索赔了,那这笔赔偿款将是很大的一笔款项。

从运输方的损失角度来说:货船救援费用、污染费用、船上货物的维护费用,船东和保险人预计将会面临百万美元的求偿金,这还不算被搁浅货船影响的其他货船的船员损失,如果全部计算入内,至少有上亿美元的赔偿。

苏伊士运河建于1869年,属于人工河。它全长190公里、深24米、宽205米。 连接着地中海和红海,是欧洲通向亚洲的最短航道,大约只要10到15个小时之间。 全球12%以上的货物运输都从这里经过,可谓是亚欧经济大动脉。

2020年也出现一艘货船搁浅在苏伊士运河,当时搁浅了5个小时,但是最后很快解决了。

第二、埃及的收入降低

3月23日发生一件大事,一台挖掘机顶一艘大轮船,帮其脱困,被网友称为全球最强挖掘机。

首先需要申明一点,这艘“天赐号”货轮,其实并不是长荣公司的。它的船东是一家名为正荣汽船株式会社的日本企业。

轮船卡住一天,就等于卡住90多亿美元,而且船上不仅有油,还有很多日常用品,到时候很多国家的物价直接上涨,特别是一些小国家,没有自己的工厂,主要看进口的国家,物价上涨,老百姓的矛盾提高。

长荣公司主要的赔偿有哪些

对于这个问题,我还真的是下功夫查找了一番资料,发现在2015年的时候,埃及还真的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不过同样是发生了“有趣”的一幕。当年埃及拿出80亿美元来进行运河扩建(最主要就是进一步的加深航道深度),地图就是想借此来缩短往来远洋货船的等待时间。

然而长赐号货轮的搁浅,使“印钞机”不得不停下工作,要真是堵一个月,埃及要看着多少财富在眼前“溜走”……

苏伊士运河堵塞带来的连锁反应

而一个5000标箱左右的远洋轮船,一趟运输费就可能达到了1000万元以上,如果是从中国到欧洲,甚至有可能达到2,500万以上,而从中国到欧洲一般大概需要20天左右的航行时间,这样平均下来每天的运输费就达到50万以上甚至150万以上,4天时间损失就达到几百万。

有国际专家表示,短时间内油价会上涨2%,如果继续堵在苏伊士运河,将会影响到国际的油价和全球物流,很多国际物流直接影响平民百姓和国家经济发展。

如果里面有“人为失误”,在保险理赔方面那就有争议了,不过那是日本正荣汽船株式会社跟保险公司的事,跟中国台湾的长荣没有任何关系,自然长荣海运也就不需要赔一毛钱。

在简单的了解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苏伊士运河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之后,我们再来分析下这个问题。

事故发生后,运河管理当局立即派出多艘拖船紧急救援,并出动挖土机清除淤泥。但是效果都不太明显。

所对应的金额是7000万跟2亿美元,又因为部分遭受堵塞的船只,仍会通过苏伊士运河。

其实在3月25日,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已经出来了,那些说长荣需要赔多少多少的,肯定是错误的猜测。

据路透社数据分析,苏伊士运河每堵1小时,全球经济损失4亿美元,一天就是96亿,一周就是672亿,折合成人民币约4396亿。

如果是苏伊士运河向长荣公司索赔,至于赔偿多少,我们就没法推算,但要是真索赔了,我觉得最少也有几百万美元吧。

几百万刀吧,那些船迟早要过,运河方也损失不了多少,其他的索赔凭依据,三百万够了,也就是这条船多跑一趟中程线就赚回来了,而且是由日本船东承担一切损失,长荣公司不用赔。

还有人说其他船只的损失,也应该由长赐号背后的公司承担,显然这也是不现实的。

“Evergreen\”巨轮,(中文名“天赐号”),从宁波出发,原计划3月31日到达荷兰。

因此,若让长荣公司赔偿全部损失,即使把公司赔到破产也偿还不够。

苏伊士运河上堵船了,过往船只无法通行。对于埃及来说,损失相当大。

又有的说了,那赔偿怎么能比得上这些天的损失呢?我可以负责的说,埃及政府毛损失都没有,苏伊士运河同行后,那些现在在排队等着过苏伊士的船,过的时候还得掏钱,而且一分不会少,你说这埃及政府能损失啥?赔偿到手了,过的船该交钱还得交钱。

有说赔的,有说不赔的,你问问长荣敢不敢不赔?以后不走苏伊士运河了?有几个航运公司,尤其是大的集装箱公司敢排着胸脯保证我以后不走苏伊士运河了?那和说我要关门了没啥区别。

现在长荣货轮卡在苏伊士运河,全球贸易每小时损失4亿美元,现在大概有180艘船正在等待通过运河,而且很多都是油轮,这里的石油运不出来,那么全球的油价肯定会上涨。

他们打算拓宽河道,可要让水深恢复16米,光靠一台挖掘机跟推土机,这得到猴年马月?

如果要是这样,下次路上两车相撞导致堵车,接着引发的一连串损失难不成都要算在“交通事故责任方”身上不成?

有人觉得长荣公司的这艘轮船搁浅,造成了整个运河无法运行,会造成多方面的损失,可能赔偿金额会非常巨大,不过我倒认为,根本没有必要为长荣公司担心赔偿的事。

如果要说真损失的,那只能是在锚地等待过河的船舶了。

长荣公司不需要赔一分钱

目前这艘巨轮已经搁浅超过24小时,对国际市场贸易也是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此次运河大堵塞直接导致了原油突破59.8,往来的船只越来越多。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部门也是将之前的旧航道开通,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堵塞压力。

比如从中国把货物出口到欧洲,这里面可能有一些是属于跨国快递,如果超过了时限,肯定会面临罚款,至于罚款是多少,就要看双方之间的一些合作协议了。

看过一则船上船员的相关说法:他们是说水位上涨,再加上巨轮拖动则有很大的希望,可以使长赐号巨轮被拖出。

以此来减轻自身的责任。

或许是长荣海运知道这起事故会引起巨额赔偿,就提前发起了甩锅行动,荣海运董事长张衍义公开声明表示,船上任何操作上的失误或不可抗力等原因导致船舶造成损害,都是船东的责任,本次意外亦是如此。

但是从媒体报道的相关消息来看,目前长荣巨轮搁浅的地方,只有一台小型挖掘机在那边挖掘,好像工程进度非常缓慢,按照这个挖掘进度,不要说两天,估计四五天,未必能够让这艘巨轮成功脱险。

因为在长荣巨轮搁浅的几天时间里面,这些轮船每天的损失都有更达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100多艘轮船几天时间损失就有可能达到几千万美元以上。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就是无论是不是天灾人祸,货轮的搁浅,很大程度上是船东没有掌舵好货轮方向,应该负主要责任。

第三、其他船只的赔偿

羊毛出在羊身上,运输成本的增加,无疑会在终端销售市场显现出来,到时候买单的还是终端消费者。

从运河运营方的损失角度说:苏伊士运河的拥有者属于非洲大国埃及,所有过往船只都必须要给埃及过河费。

  • 2.埃及方面

在3月23日,遭遇狂风之后,搁浅在运河南端附近,导致两端的船只严重拥挤,大量的油轮无法通过。

轮船搁浅造成哪些后果

外媒对这一情况做出了数据统计:每多耽搁一天,不会有价值超过96亿美元的货物被截留在苏伊士运河不得通行,截至3月25日下午五点钟,该航道已经有238艘船只堵塞。

出现堵塞的原因

如果这艘巨轮搁浅时间越长,这意味着苏伊士运河造成的损失越大,而这种损失包括几方面的损失。

第一、苏伊士运河交通堵塞

巴拿马运河一年的收入20亿美元左右,但是巴拿马人口比埃及的人口要少很多,巴拿马只有400多万人,平均下来差不多了。

我看到苏伊士运河的管理方派出小挖机去救援,这似乎让人觉得有些许不可思议,难怪蓝翔说要“申请救援”。

苏伊士运河的重要性

没艘货轮上面都有很多的货物,拖延一天,就损失巨大,这个损失根本无法估量,而且船无法出来,直接影响到国际的油价和物价,这个影响,长荣怎么赔偿呢!

在事故发生之前,埃及每天能收船只过河费96亿美元,是全球最赚的业务;然而现在运河堵塞被封锁,每加长一小时,埃及就会损失4亿美元。我们暂时按堵塞一周时间来算,埃及就要少挣672亿美元的过河费。

因为长荣巨轮搁浅之后,导致货物没法正常交付,货主有可能面临违约赔偿的风险,这种赔偿各大货主肯定会向长荣公司要求索赔的,但具体赔偿方案是什么?在长荣公司跟这些货主签订运输协议的时候,应该会有明确的约定,因此赔偿直接按照运输协议相关规定来执行就可以

一艘挂巴拿马国旗着的货轮,搁浅在苏伊士运河,它正在影响着全球的油价,目前只有一台挖掘机在工作。

第二、长荣海运赔偿货主

不管长荣公司这次搁浅是因为什么原因引起的,他们向货主赔偿肯定是少不了的。

一些公司在运输货物的时候一般都会有规定时间限制,如果超过时间了肯定会面临违约风险。

现在被卡在苏伊士运河的船有184艘,每艘船上的货物超过5000箱以上,单单运输违约,每艘船每天的费用就高达100万以上,200艘船就达到1个亿的赔偿了。

长荣货轮多久可以解决

反正长荣货船这次更多损失巨大,一年收入才3000万美元,可能要赔偿多年了,要白打工了。

假如一个供货方跟购买方签订的协议规定逾期一天就支付0.5%的违约金,如果一艘货船有价值2亿元的货物,那么一天的违约金就有可能达到100万以上。

1.原油价格短期上浮

没想到在通过苏伊士运河的时候,遇到42节侧风,巨轮偏离了预定轨道,横向头尾搁浅 。

这个损失不仅是货船所属的中国台湾长荣公司,还有苏伊士运河的运营方埃及,以及被堵塞在运河的其他货轮的运输方、供货方等。总之,该事故带来的消极影响方方面面,还波及到普通民众。

船舶公司跟货主签订合同的时候,肯定会有固定的运输时间限制,如果超过规定的送货时间,就有可能面临一些违约金。

第二,长赐号为全球最大的货柜轮之一,船 上有大量货物,有超过2万个集装箱,涉及到的客户非常多。这些客户通过长荣公司来运货,目前还处在救援长赐号的阶段,那么这些货物的价格多少、受损情况暂时还不得而知,但只要能成功把船只上浮,集装箱均完好,货物并不会有什么损伤。至于说因为搁浅造成货物延期,一般航运公司都会有免责条件,否则不光是长赐号需要赔付,其他所有被堵的船都会因延期而赔付货主。

如何要赔偿,那么长荣公司不知道要赔偿多少,因为现在一直还没有弄好,根据海洋打捞专家表示,想要脱困,至少要等到3月28到3月29,才有希望脱困。

——END——

所以,埃及的这笔损失,只能自己承受。

1.埃及在苏伊士运河上亏损的钱,这笔钱谁来赔?

你觉得呢?

感谢阅读

而在费用减少的同时,他们每天还要支付高昂的成本,这些成本包括人员成本,物资成本等等,比如一个大型货轮配备的船员工作人员有可能达到50个,如果按照每人平均月薪2万块钱计算,那么每天要支付的人工成本就达到3.3万,4天时间就达到13万以上。

……

长赐号只是长荣海运的长租船,它所产生的任何事,都跟长荣无关,全部责任都在“船东”身上。

据说此次事故的原因是“突遭强风袭击”,但有关人士猜测其中包含“人为管理不当”的可能性,不管怎样,长赐号搁浅已成事实,目前各方都在救援,但救援速度,那叫一个“磨叽”!

我们再来看下长荣公司要赔多少钱。

2、长荣公司向货主赔偿。

2.航运费用增加

相关专业人士统计此次“塞船”每小时的损失高达四亿美元。重点就是有救援公司表示,不排除救援时间可能要花费几周……

现在长荣的轮船被搁浅,埃及可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最后肯定也要赔偿,虽然可能不会达到6亿美元,但是数额肯定也不会少,毕竟埃及可是靠这条河吃饭,现在堵塞了,每天都损失巨大。

由此推断,苏伊士运河每堵上一天,就损失1500万美元。

由此看来,在这场事故里,长荣公司是没有责任的。

第四,在3月25日,长荣海运董事长张衍义通过书面方式回复台湾“交通部”,称“长赐”号为本公司长租船,船 上任何操作上的失误或不可抗力等原因导致船舶造成损失,都是船东的责任,本次意外亦是如此。也就是说,长荣公司的风险早已经转嫁,这艘船是租来的,就算是需要赔偿,也不会由长荣公司来赔。

“长赐号”搁浅后的救援进度

但是,700亿美元已经超过了搁浅货轮所属的长荣海运的总资产,而长荣海运又是长荣集团的子公司之一,长荣集团的资产还达不到700亿美元。

被称作地球最大航道之一的苏伊士运河,此处被堵,直接将萎靡的两个多星期的油价市场进一步的拔高。如此看来,航运市场的价格肯定是会上涨的,堵的时间越长,上涨的价格也就越高。

那么问题来了,长荣公司是干嘛的?

最初,埃及动用多艘拖船,试图把横向搁浅的长赐号拖“正”,但由于货轮深陷河道之中,所以此方法以失败告终。

现在的长荣货船,已经搁浅了4天,依然还没有做出很好的处理方案,长荣货轮货物重达22万吨,有2万多个集装箱,由于太重了,如果没有潮水上来,很难让它脱困。

如果说咱们国家有一条像这样的运河,从头到尾都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或许就是差距!

写在最后

目前长赐号货轮已经搁浅了4天,有网友说中国台湾这家长荣公司不得赔个精光?

如果要赔的话几百万少不了,可长荣公司不需要赔钱啊!这艘巨轮虽说是长荣公司的,可是它被日本人承租去了。好像有人在租车行租了车,出了车祸,只要租车行手续齐全,那租车行还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呢?所以要清楚租借与承租的法律关系。

现在长荣的船卡住在苏伊士运河,其他的轮船进出不了,这部分的船如果联合起来要求赔偿,数额巨大,长荣根本赔偿不了。

假如以上这三方全部提出赔偿,而且赔偿都能够落实到位,保守估计这次产生的赔偿至少达到几千万,甚至有可能达到上亿美元以上。

如果长荣货轮堵塞苏伊士运河不止一周的话,那么赔偿金恐怕还要高于700亿美元,而埃及就是凭着这条运河挣外汇呢,台湾这条船直接堵住了他的财路,埃及难道会接受这个损失?显然不可能。

通过这一现象,我们也要抱有“居安思危”的思想才行。就比如说如果这条重要的航道一直堵塞,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对于咱们国家整体的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这其实才是我们最关心的!

损失最大的应该是损失最大的应该是货运甲方,航运通道受阻导致运输时长进一步延长,光是运费就有的赔了。

3、第三方轮船的索赔。

这还没完呢!

就在长赐号事发当天,布油价格大幅收涨6.06%,直接创下了的记录,虽然之后有所回调,但不难看出,苏伊士运河对国际原油的重要性。

“船东”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公司,而长赐号的船东正是“日本正荣汽船株式会社”。

每天苏伊士运河的商船通行数量为500艘左右,每艘商船的通行费在10~100万美元之间不等,每天埃及的外汇收入高达1000万美元,这简直就是“印钞机”。

所以,长荣公司只负责货物的运营,只要安全把货物运达,就算完成任务。至于船在运输过程中,发生一些故障或者是安全问题,一律由船东和船管负责。

据估计,苏伊士运河的“天价过路费”,都在十万美元以上。

  • 3.保险公司

可是一个船东怎么能和一个全球性的企业相比呢?船东根本拿不出资本来赔偿,到头来赔偿金还是落到了长荣公司的头上。

至于因为长赐号搁浅对全球经济造成的损失,这就更加没道理让船舶公司赔了。

鉴于苏伊士运河的重要运输作用,目前世界海上货运总量的20%、欧亚国家之间货运量的80%、世界上25%的油轮都得通过苏伊士运河,因此运河每多堵一天,就多一天的损失。

所以,单从以上三项损失来看,长荣海运就要赔偿至少700亿美元的赔偿金,这还是保守估计。

3月23日,台湾长荣海运公司的超大型货柜轮“长赐”号因为出现意外触底搁浅造成埃及苏伊士运河阻塞,堵的运河无法运营,来来往往的损失巨大。根据负责疏堵塞的工程队警告,要挖出搁浅的巨型集装箱船 ,可能需要几周的时间,数百艘船只要等着通过苏伊士运河。

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世界贸易业务量是越来越大,苏伊士运河管理方也的确是该长点心了,如果再这么下去,此次天赐号搁浅的情况,必定是时有发生。

假设一艘货轮从A地出发,打算前往C地,期间行程时长为30天,货主跟船舶公司签订协议,假设迟到一天,船舶公司赔100万,迟到两天赔200万,以此类推。

所以这个堵塞时间具体是多少,还真不好说,要么是7天左右,要么是15~30天左右。

虽然后来又加入了一些小型设备,但救援速度仍没有得到较大改善,而大型设备需要数周后才能到达事故现场……

搁浅一天,每天至少要赔偿100-200万美元以上,合约违约每个公司都不一样,所以现在长荣公司肯定非常头疼。

1、苏伊士运河的索赔。

如果途中出了车祸,其产生的损失,肯定是由司机或者车辆所属的公司,以及物流公司负责。

这意味着长荣旗下巨轮堵塞一天,苏伊士运河就少1537万美元的收入,当然这个收入只是暂时的,因为未来随着长荣巨轮的顺利援救,其他停留在红海以及地中海的轮船就可以正常通航,到时苏伊士运河仍然会有部分收入。

这就好比一辆车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事故,接着发生堵车,导致很多车不上高速走其他路,这些丢失的高速通道费,难不成都要算在“事故车主”身上吗?

苏伊士运河是世界上非常重要的航道之一,它连接着地中海和红海,整条河运长190公里,深24米,宽205米,它不仅是埃及的主要旅游收入,也是埃及重要砝码,埃及曾多次通过封锁苏伊士运河,向西方国家施压,就像伊朗想要封锁霍尔木斯海峡一样。

写到最后:长荣公司具体赔偿多少钱,现在还不知道,因为还不知道什么可以解决,只要搁浅一天,苏伊士运河管理费就要损失更多,而长荣货船上的货主索要赔偿就更多,而他们货船的赔偿问题,那就需要很多时间去处理,毕竟路坏了,到底要司机赔钱,还是由其他人赔偿,这里面的细节太多。

苏伊仕运河可是承载着海上10%的贸易业务,由此一来,直接性的影响并不是说会对经济产生多大的阻碍。而我们要更深层次的考虑到战略问题,如果因此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这受到的限制似乎就太大了。此也有人说埃及相关部门不拓宽渠道是有原因的……

承租者需赔多少钱?

几百万的赔偿估计是少不了,也就等于这次白跑……


自从中国台湾的货船遭遇大风搁浅苏伊士运河以来,已经堵塞运河长达三天时间,至今没有被疏通,导致堵塞苏伊士运河的船只数量增至近三百艘。

同时,刚好在经过这一航道的时候,该巨轮的机舱突然失去了动力,如此庞大的巨轮就卡在整个河道上。

苏伊士运河被堵,长荣公司预计赔多少钱?

从消费者的损失角度说:以石油商品为例,每天有550万桶石油经过苏伊士运河,当油轮堵在运河后,将会严重影响石油和成品油的供应,使本就紧张的供应链更加延迟,这样一来就会导致购入方面临油气供应短缺的情况,油价自然会上升,损失的就是普通消费者。

相反,他还可以看成是受害者,他有权要求船东和保险公司进行赔偿。

一起来算一下,看看这笔损失有多严重?

3.全球经济损失及其他费用

两边船只无奈的被堵在两侧,事发不到24小时,遭遇堵塞船只数量高达100艘,事发2天后,也就是3月25日,遭遇堵塞的船只数量高达238艘,而且数量每天都在增长。

这艘船在2018年建造,长400米,宽60米,排水量达到20万吨,它是全球最大型货柜船,这艘船是日本正荣汽船公司旗下的,由台湾长荣海运承租,负责运营,在巴拿马注册,从中国出发,预定30日抵达荷兰港口鹿特丹。

不好意思,没人赔。

因为货运路途中谁都不敢保证100%没事,而且有的货物价值数千万美金,所以船舶公司在出行前都会买好保险,比如货运险、意外险等等。

苏伊士运河不是第一次出搁浅情况,在1967年就出现15艘货船集中搁置,当时以色列直接埋水雷,把货轮都炸沉了,但是运河也损坏了,直到1975年,运河才再一次通行。

苏伊士运河一年的收入是50~60亿美元,卡一天差不多2000万美元,如果卡一个月,那么需要赔偿30×2000=6亿美元,而长荣海运每年利润才达到3000万美元,不知道打多少年的工才还完了。

只不过在苏伊士堵塞之后,很多轮船可能担心未来没法正常通行,然后就绕开苏伊士运河了,所以在苏伊士运河堵塞几天肯定会有部分损失,至于这部分收入损失是多少,我们没法估计,但我认为至少会达到几百万美元每天吧。

1.运河记录显示这是长荣长赐轮超速74%是主要原因。

一、苏伊士运河本身的损失。

虽然苏伊士运河堵塞这种是一种不可预测的风险,违约金可能没有那么大,具体会不会支付相应的赔偿金,要看双方的约定。

如果选择好望角路线,整个行程大约要增加15天,路程增加6000英里,燃料费增加30万美元。

很多公司对长赐号货轮脱浅时长感到担忧,由最初的24小时延长到72小时,现在又是一周、半个月、一个月,这让大量船运公司开始考虑从非洲好望角绕道。

赔钱也是赔给运河管理方的,靠着这条狭窄的水上航道,管理方真的是赚的盆满钵满。究其主要原因,还要归结在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方方面,现在世界往来的贸易是越来越频繁,远洋货运量业务越来越大。

原本这么一条狭窄的水上航道,在赚到钱的时候就没有想到再去将航道拓宽,加快运输效率吗?

2021年3月25日,张衍义(长荣海运董事长)以书面形式称:“长赐”号为本公司长租船,船上任何操作上的失误或不可抗力等原因导致船舶造成损害,都是船东的责任,本次意外亦是如此。

第一,长赐号搁浅,受到影响最大的当然是苏伊士运河,因为运河无法通行了,2020年有18829艘船只通过苏伊士运河,总净吨位为11.7亿吨,是运河历史上第二高的年度净吨位。据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和和海洋贸易组织数据,苏伊士运河2020年的收入共计56.1亿美元,这意味着,每堵上一天,苏伊士运河就损失1500万美元收入,但这就好比一辆车在路上抛锚造成赌车,高速公路也不能要求这辆车赔偿损失。但苏伊士河可能会通过对船东罚款的方式来弥补损失。

而真实情况可能恰恰相反,就算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堵一个月,堵一年,长荣公司一毛钱都不用赔。

目前长荣巨轮到底是什么原因搁浅的,还没有一个最终的调查结论,如果是他们操作不当导致搁浅,那么苏伊士运河是有可能向他们索赔的;但假如是因为苏伊士运河本身淤泥太多没有进行清理,导致巨轮搁浅,那苏伊士运河反过来要赔长荣公司的钱。

2.运输超时违约金

突遇强风还真的不是导致巨轮出现失控的原因,主要的就是刚好在经过这一航道的时候,该巨轮的机舱突然失去电力,没有了动力,再加上天气原因导致,才出现了首尾搁浅在岸边的情况。为这一艘巨轮,他是属于重载船,船上有两万标箱,单靠几艘拖船真的是难以撼动。

根据专家分析,3月28日至29日是近期潮汐最满的时候,这可能是救援“长赐”号的最佳时机,但具体能不能成功救援,让运河畅通,现在看来依然是未知。那么苏伊士运河一直被堵住,长荣公司预计会赔多少钱?

一般来说,船只在运输前,都要签订协议,写明一些要求,包括交货的时间等。如果在规定时间内不交货的话,就要面临高额的赔偿。至于具体怎么赔,那还得看他们所签订的合同,是如何划分的。

目前全球有5%~10%的原油是通过苏伊士运河进行运输的,堵塞一天,就有300~500万桶原油的运输受到阻碍。

所以,最终需要赔偿的是航东日本正荣汽船负责。据目前各方的大概估算,索赔费用已高达美金1亿元以上。

结合上述所说就要清楚,赔偿只是一方面其次,更多的就是要杜绝此类现象的发生。苏伊士运河既然是作为重要的连接通道,那么必定要保障其畅通性,如果说连这一点都做不了,还有什么脸去要求别人赔偿?

现在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搁浅在苏伊士运河,已经造成了交通堵塞,肯定需要赔偿管理费和维修费用,这笔费用无法计算,因为后面还要不断谈判。

苏伊士运河堵塞最直接受到影响的当然是苏伊士运河本身,2020年苏伊士运河总共有18829艘轮船通过,累计收入达到56.1亿美元,平均到每天就是1537万美元。

目前,根据媒体报道显示仅有一个小挖掘机在岸边进行疏通工作,但作用不大,借用参与救援打捞公司Boskalis的首席执行官波多斯基的话说:这可能需要几天到几周的时间。

这个损失到底由谁买单?

现在有争议的地方就在于搁浅事故诱因,有人说事发当时,确实存在大风,但也有人表示质疑,苏伊士运河这么多年下来,为什么其他大货轮好好的,偏偏长赐号会发生事故卡在河道上,所以不排除人为失误的可能性。

所以假定7天对应的亏损率为15%,20天对应的亏损率为50%,那么埃及就是少赚1050万或者1亿(单位:美元)。

1. 船东方面

2020年,一家名叫赫伯罗特船舶航运公司旗下有一艘跟长赐号差不多的巨轮同样是在苏伊士运河上呈现首尾搁浅的情况。相关方面紧急救援了五个小时,才将这一搁浅情况解决,让往来船只可以正常通行。

之前说过,埃及靠苏伊士运河每天至少赚1000万美元,长赐号目前脱困时间有2个,要么7天,要么20天(取折中值假设)。

目前来讲的话,也只能是在搁浅的首尾挖开土方,然后用大马力的轮船才能将其拖出来。如果这样都不行的话,也就只能“靠天”了。

长荣公司实际上是一个承租方,他从日本人手中,租下了这艘货轮,开展运输货物。

这艘名叫“Ever Given\”的巨轮中文名称为“天赐号”。它是世界最大的货轮之一,要是我国台湾第一家名叫“长荣海运公司”旗下的一艘巨轮。原本在三月四的时候,长赐号是从咱们的宁波出发朝着荷兰鹿丹特驶去。没想到通过苏伊士运河的时候,突遇强风,导致巨轮偏离了预定的航向轨道,横向头尾搁浅,就有了如今的一幕。

这其实好比我们租车。我在一家物流公司租了一辆货车,帮我运货。我只管付运费即可。

如果是“突遭大风”,那就属于不可抗力因素,长赐号所造成的损失,都能降到最低,走保险理赔也是相当简单。

但估计这部分赔偿应该不在少数,因为这艘巨轮上装了2万个集装箱,涉及的货主有可能达到几万个,如果每个货主都提出赔偿,那将是一笔巨额的款项,有可能达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以上。

在长赐号搁浅之后,最着急的还是埃及,毕竟苏伊士运河多堵一天,埃及就少赚一天的钱,所以埃及有关部门立即展开救援行动。

苏伊士运河作为连接亚欧地区重要的海上通道,其作用是十分重要的。原本是估计两天就能够解决堵塞问题,没想到事情远没有想的那么简单。目前有九艘拖船和两条挖泥船积极的参与到此次救援当中,只希望能够早日疏通吧!

让人感到惊讶的是,随后埃及竟然只搞了一台挖掘机跟一台推土机……

而且这事你别看现在磨洋工,过几天埃及政府就该会急了,这个时间不能太长,意思意思就得了,一旦时间过长,一些船舶等不及了,真绕好望角,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现在看看热闹就好。

展开阅读全文

李景隆打开南京城门迎接朱棣大军入城,他的下场如何?

上一篇

故宫中有上万个房间,鼎盛时期住着数千人,为什么没有一个厕所?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苏伊士运河被堵,长荣公司预计赔多少钱?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