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领导扇你一巴掌,你会怎么做?

如果领导搧一巴掌,最有效的办法不是当场搧回去,也不是直接躺地放懒讹人,这都不是好办法,弄不好有可能遭到更大更严重的打击,非但有气出不了,还会被领导反制,说你因工作不力,领导教育你,你不服,还顶撞,并说你情绪失控动手先打领导。一旦领导反污,你是有嘴说不清,在场的人马上倒向领导一方,让你在机关身败名臭,形单影只。

如果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发现自己并没有做错,是对方无缘无故的给自己一个耳光,说明在他手底下做事,完全没有尊严可言。先礼后兵,先去找对方说理,要求对方给自己道歉。

可是她竟然在一天之内就给了我两个耳光,使我非常气愤。事情是这样的,因为公司里的保安跟我是同乡,所以我趁着下班的时候去保安室跟他聊天。

一席话下来,让我冷汗涔涔,原来,女经理是公司董事长的女儿!不过,董事长姓王,她怎么姓杨?可能是随母亲!推理明白了两人的关系,我顿时有点手足无措。

于我来讲,工作就是一份工作,工作的目的,除了社会价值的实现,就是为了更好地生活。虽然职位可以给我带来更多的社会地位,薪酬可以给我带来更多的财务自由,但是,自己有多大能力就端多大的碗。何况,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职位也好,薪水也罢,不可能是永恒的。所以我和LD之间的关系就是上班时的上下级关系,是有距离的。距离能否产生美我不知道,但是至少可以避免身体接触的机会。当看到LD或同事有情绪激动苗头时,就要保持适当的警惕,该认错认错,该说明说明,说不过去也可以保持沉默,待日后有机会再说明。总之,一个巴掌拍不响,不能他激动我也跟着激动,导致事态进一步发展。

扇我耳光之后,也没有跟我说原因。因此我握紧拳头,很想打她,因为她是个女人竟然当着十几位员工的面扇我耳光,我觉得自己没有反应很没有面子。

在把人划分为等级的时候,领导扇地富反坏右是正常的事,地富反坏右分子根本不可能敢反抗,如果反抗的话,会被扇的巴掌更多,在法制社会扇巴掌是侵犯了人权和人的尊严,应当举报申诉请求上级政府和法律部门处理,没有处理结果誓不罢休,逐级反映。

如果你挨一巴掌,就此倒地放讹,他们会送你去医院检查,从院长到医生,都会出证你健康正常,之后,你在机关更无法混下去了。

凭借运气跟取巧,27岁那年,我当上了销售部的主管,日子开始多姿多彩丰富有趣起来,然而,公司却忽然空降过来一位女领导,担任我们销售部的经理。在此以前,销售部只是设主管,直接向公司总经理汇报,而今却出现了个女经理,我实在不明白公司搞的什么名堂。

我们现在有些官员就有这种“家奴”意识。在下属面前颐指气使,吆五喝六。认为你是我的下属,甚至乌纱帽还是我给的,你就得绝对听命于我。我叫你怎样就得怎样,不得反驳,不得不从,更不允许反抗。否则就要你好看!其实从这次掌掴事件的整个过程看,秘书长已经是加倍小心又小心了,但这位书记仍不满意,因为秘书长的表现没有显示他书记的绝对权威,所以才有了最后那惊天一掌。那么书记掌掴秘书长是孤立的偶发事件吗?非也!从全国看,类似事件时有发生:大家在网上搜一下,就能搜到诸如开发区书记打公司经理,村书记打人等等事件。这些打人者具体原因可能各不相同,但心理轨迹基本一样,那就是:你是我的下属,你属于我,你对我必须绝对服从!这就是封建“家奴”意识!经过几十年党的思想教育,这种意识还在某些人脑子里根深蒂固,可见思想教育多么艰难,党的思想教育之路是如何任重道远!

因为老乡不在保安室了,所以我觉得自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保安室里,于是就从保安室出来,想回宿舍休息。当我走出保安室的大门时,她叫了我的名字。

2、其次,社会上这种事毕竟是少的。

销售是最讲究资源跟客户的,我没有任何背景,也没有任何倚仗,唯一能做的就是靠自己。我清楚的记得,第一笔订单,跑了五次到同一家车企,有三次落空,第四次人家直接一个白眼,第五次我在该负责人停车的车库一直驻足等待。

(最后一段算是我对提问的回答。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作揖])

大家出来混,不管是职场还是商场,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沿习一些起码的规则。因极度自卑而极度自尊,动不动就要耍威风来证明存在的人,有是有,但相对还是少的。特别是随着义务教育的普及,高等教育的扩招,受教育的人越来越多,在现在的职场上,大部分人好歹还是受过一定教育的,不说衣冠楚楚都有教养,但起码的礼节还是知道的。没有大的利益冲突,一般表面上还是彼此尊重的。像川建国这样,连桌上手握手,桌下脚踹脚都不顾及的,在美国历史上也是两百多年才一遇。像前两天秘书带长的妻子举报的那事,网上也说了,可能之前也有事,所以不在餐厅也许会在其它场合发生。

一是我绝对不会还手,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他即刻反醒一下。二是想尽一切办法来维护自身的人格尊严,讨回公道,绝不能让这种目中无人的领导再继续去伤害别人。因为,今天你打了我,明天就会有可能又去打别人。三是这一耳光永远不会去原谅,直至讨回公道为止。如果是普通老百姓我完全能够让一步,多有点宽容心,只是让他知道自己的过错行为便可。但是,如果是领导者,必须让他付出代价。

如今被打者因旧病复发仍在医院治疗。尽管我不赞成他事后的忍气吞声,他应该及时做出合情合理合法的还击,但仍希望他能早日康复!更希望行政司法机关早日将事件真相调查清楚,并及时做出处理,给公众以真相,还被打者以清白。但愿类似事件今后不再发生!

挨了两个耳光,我没有气急败坏,底下的兄弟一个个都蔫了,尽管面上看起来比我还闹心,甚至有几个人要冲动还手,都被我压下去了,见我这么“窝囊”,女领导又如此强势,手下的人也终于买了她的账。

但愤怒以后,冷静地想一想,竟发觉发生这件事又有点不奇怪。为什么?我联想到了《雍正王朝》。《雍正王朝》中有一个叫李卫的人,就是《李卫当官》中的那个李卫。这李卫当初只不过是四爷(即后来雍正皇帝)的家奴,跟在四爷后面做了不少事。四爷继掌大宝后,把他派到江南,任富甲天下的两江总督,一时权倾天下,风光无两。但任凭他在外边如何风光,回到京城时,仍然得小心翼翼,连轿子都不敢坐;回到四爷家照样得给四爷端茶倒水;四爷也一如既往地对他吆五喝六。为什么?道理很简单:他是四爷的家奴!你在外边再威风,但在主子面前还是得毕恭毕敬,叫你往东不得往西,让你下海不得上堤!不然不仅官位不保,甚至连小命都不保。这就是封建社会的家奴制度和深深烙印在人们心底的“家奴”意识。

我开始收敛玩世不恭的心态,认真交办工作,同时,工作之余,殷勤在侧,为其“挡风避雨”。

当时我内心就平静了,因为她之前就提醒过我,而我没有记在心里,才会犯同样的错误。她扇我耳光目的是让我长记性,出发点是好的,所以我不怪她了。

她还说:你做事不认真,不仅是对我们公司不负责,同时也是对自己的生命安全不负责,更加是对自己的亲人不负责,万一你离开人世,你的父母该怎么办。

第三个步骤,如果发现对方是为了我们好才打我们一巴掌,我们应该主动去感谢对方,让对方知道我们孺子可教,才会毫无顾忌的把自己的本领教给我们。

然后对我说:下次别人说话,请你不要插嘴,你有问题,有意见,等别人说完之后你在发表,这是对别人的基本尊重。我点头答应了她,因为我知道是自己错了。

这件事情过后的第二天,我在电机房里协助维修师傅,维修公司里的电器设备,由于当时天气太热,我还穿着很厚的褂子和皮鞋,为了降温我就脱鞋子工作。

如果是我的上级领导搧了我一个耳光,如何处理呢?

因此,尤其是一个一把手的领导,要在全面履行好各项职责的基础上,从各方面都要率先做出表率,其一言一行都应谨言慎行,这样才能使被管理者从心底敬重你尊重你,工作中就会能形成一股绳。反之,作为一个领导者时时处处专横跋扈,四处霸道,只要求别人如何如何,而自己放任自流,把自己置身于天老大我老二的位置,这样久而久之,不仅带坏了领导班子,更带坏了一群人,损害了一大片或一个单位的政治生态环境,而且最终使自己走向群众的对立面,并陷入不能自拔的各种深渊,这个时候虽则已醒悟,但为时已晚矣。

有一天,我听到女经理在打电话,“爸,你手底下的人没一个待见我的,尤其是你说的不错年轻人,他带头欺负我,把我架空了都”…

作为一个领导者,既是一个地方一个部门或一个单位的管理者,又是统帅者。

书记敢当众掌掴市政府秘书长?乍一看这消息,第一反应是愤怒!这书记胆子也太肥了吧,气焰也太嚣张了吧!要知道一般市委书记只比秘书长高半级,再说就是高一级或者高N级又怎么样呢?咱们人格是平等的,你当再大的官也无权随手打人!更无权喝使服务员轰走秘书长——既然是政府机关食堂,既然其他人吃得,秘书长为什么就吃不得?仅仅是因为你不喜欢他?更何况经过这么多年的“三个代表”教育、“主题教育”,多少应该有点触动吧,一个堂堂市委书记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打下属?愤怒、难以置信,我想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看法,也是网上不少网友的看法。大家可以看一看网上消息,一片讨伐之声说明大量网友是愤怒的。

女经理30岁,大龄未婚,长相并不出众,却有股凌厉之势。

总之,不管是工作也好,还是生活也好,自己还是要有一点底线思维,委屈求全不是不可以,但也有个最低的限度。如果超过了这个限度,即使活着,或者说即使像别人眼中的那种活得很好,又有什么意思呢?何况现在这个社会,只要你有手有脚还肯勤奋,哪里找不到碗饭吃?最不济,哪怕给头条朋友们送快递送外卖,也不至于饿死,说不定还成就了个诗人,因为这个时代,不是有人天天喊着“饿死诗人”嘛。

因为她的推荐,我仅在公司两年就升任了主管。我的升任让全公司的人都羡慕,因为我那时候才24岁,是公司里6个主管当中最年轻的一个。同时也是升职得最快的员工,而且一次性升两级。

她继续对保安说:如果当保安只在保安室里呆着,公司还花钱请你做什么。她说完之后我老乡就拿着警棍,然后离开了保安室去巡逻了。

于是我就跟老乡抱怨,还说了主管很多坏话,结果我老乡对我说:你别抱怨了,她扇你耳光是为你好,是在教你做人,她在开会你插嘴,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维修师傅低下头来顺着主管的手指方向看去,看到我光着脚之后就不敢反驳主管的话了。之后主管叫我穿上鞋子,到她办公室里去一趟。

当时维修机械的师傅手捂着被打的脸,然后一脸疑惑的看着主管,并且对她说:你这是什么意思。然后主管用手,指着我的脚并且对他说:这是四年的老员工该犯的低级错误吗?

我叫陈默,是一名销售部主管,我们公司的产品是汽车零部件,主要给各大车企供货。我18岁出来跑业务,尝尽世间冷暖,早早明白一个道理,钱难挣屎难吃,为了站稳脚跟,我拼命的工作。

到她办公室之后,她问我:你刚进公司的时候我给你发的公司安全手册,你有没有认真看?我回答:我已经很认真的看了两遍了。

如果发现自己没有错,去找对方评理,对方不给我们道歉,我们可能通过走法律程序来保护自己。

那时候我还年轻,在电厂上班,刚进入电厂的时候需要做岗前培训,由于新来员工比较少,所以培训新员工的任务落到了主管身上。

她是一位49岁的中年妇女,在我刚进入电厂的第一天是她招待的,当时我觉得她面相和蔼可亲,说话又温柔,从她身上我看到了一位慈祥母亲的身影。

她看到我流泪而且凶神恶煞的盯着她,她便对我说:小老弟,你别不服气,姐打你是有原因的,不服气等会你就去找你那位保安老乡,让他给你听录音和看监控回放。

这样做,上级组织对你领导有压力,本单位群众在上级调查时,能如实证实你被领导打的情况。上下都对你有利,而对你领导不利。你才会变被动为主动,以弱胜强,取得完胜。

后来主管来到保安室,对我老乡说:你有空就去巡逻,不要整天呆在保安室里闲聊。还没等她说完,我就插话说:我们只聊了一会而已。

职场有底线

喜悦的泪水是甘甜的。尽管凭借机遇,我获得了订单,然而客户的持续开发依然是个难题,我采取横向拓客方法,借着现今这个客户的名头,去比其规模小的同行业进行营销,侥幸也获得了客户对手的小批量订单。

手底下的几个兄弟,有学有样,对女经理也不恭敬,都是敷衍了事。

也就是这次等待,我递交出去名片跟公司宣传册,意外得到了该公司招商竞价的投标机会。为了满足入围的需求,我开始准备方案材料,没日没夜的加班加点,当成功竞标,我代表公司获得该车企的订单时,我哭了。

有一次,女领导踩着高跟扭伤了脚,刚好在楼梯口相逢,我愣是背着她下了三楼,随后马不停蹄送她去医院…几次三番下来,我俩建立了不菲的私交。

如果是我的领导扇我的一瞬间,我会毫不犹豫的加倍奉还,而不管面临任何风险。对于一个真正的男人来说,尊严比生命重要。

我会一边说好好好,一边尽可能利用手机等工具保持好证据,并马上报警,如果能得到公正的解决最好,反之,我会聘请律师进一步起诉。说不定,我还会听取朋友的建议,再聘请个私人侦探天天盯着冒号,向有关部门不断提供冒号的其它材料。至于工作么,单位的生存环境都糟糕成这个样子了,还有甚舍不得想不开的。

女主管在一个星期之内扇我两个耳光,作为男人的我每次都握紧拳头,咬牙切齿,恨不得当场暴打她一顿,还好我控制得住自己没有冲动,不然也不会有今天。

第一个步骤,先问清楚对方,扇我们一巴掌的原因是什么,如果对方不说,那我们就自己思考,对方为什么会扇我们一巴掌。

但是我又考虑到,在场的员工都是听从她的指令,如果我对她动武,自己一定也不好受,因此我忍了。但是自己受到委屈心里还是不平衡,所以留下了泪水。

3、如果在我身上发生了,我会怎么做。

不仅如此,我还经常主动向她讨教机房设备的功用,研究专业知识。结果在我进入公司之后的第三年,她升职了。在她走马上任之前,她还以专业知识精,勤劳好学为由向老板推荐我,接她的班。

如果我平时都在检讨是否保持着警惕,与同事是否只是工作关系,是否挡了别人发财的道路,是否对过错及时予以了纠正,单位的环境是否还允许我生存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还被所谓的LD当众扇了巴掌,那么我会怎么做呢?

女领导当众扇了我一巴掌,我把右边脸又凑了过去,“要不要再来一个”,女领导没有让人失望,“拍”再一声脆响,顿时出现对称的两个清晰五指印,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然而,尽管我“皈依”她的麾下,我手底下的那般人对她还是不服从,我跟她合计了一番,让她“杀鸡儆猴”,而我主动担起了“鸡”的角色。我俩佯装发生了剧烈冲突,随后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只可惜我对那份工作没有兴趣,因此我只在主管的位置上干了一年便辞职了。虽然我已经不在电厂上班,但是我一直记得她对我的栽培,因此每逢年过节我都会往她家里送水果,以表知恩图报之心。

朋友,你看我的这个处理方式是否稳妥,请多多指教。

1、首先,在我身上不太可能发生这事。

散会之后,我真的到保安室,让老乡回放监控录像给我观看,经过我听见会议的录音以及监控录像两遍之后,我并没有发现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配图无关内容

被领导当众打耳光怎么办?比如我,该配合你演出的我伸出了另一边没挨打的脸。

第个二步骤,经过思考之后,如果因为是做错了事情,对方才会扇我们一个耳光,说明对方是为了我们好,就没有必要去计较了并且要改正错误,同时要记住严师出高徒这句话。

掌掴事件两位事主

如果我的LD扇了我一巴掌,我会怎么做呢?

说一句实在话!如果领导敢当众打我一巴掌,我肯定会哭的!因为我没有能力当众打回去,大家想一想,他能当众打你一巴掌,说明你没有这个能力当众打回去,

突然空降的领导让我特别难受,比我更不舒服的是我那几个共同打拼过来的兄弟,我好不容易升职当个主管成为一方“头目”,瞬间又来个头头,以后还怎么混?

书记当众扇秘书长耳光是封建“家奴”意识在作怪!

最近两天,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当众掌掴秘书长事件不断发酵。一时间社会汹汹,有关此事的议论铺天盖地,成了网络热议话题。本想写篇小文章,今天恰好就回答问题也发表一下个人的看法。

我们是可以适当的进行正当防卫的,但是不能保证两个人在扭打的过程中,会不会因为防卫过当而造成严重的后果,所以我是建议先冷静下来,思考原因,最后按以下三个步骤去解决。

她又说:既然你已经看了安全手册,你不知道光脚丫在电机房里工作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吗,一旦机房漏电,你当场毙命的可能性非常大。

对待领导打人,有效办法是立即到上级领导机关闹起来,大哭大叫,鼻涕眼泪,天大冤情,造成上级机关从领导到干部人人皆知,给打你的领导造成极坏政治影响,迫使其低头向你求饶丶倒歉,做出保证,再不敢对你有任何不尊重举动。

根据我的经历,我认为当被领导打一巴掌的时候不要去还手,因为我们还手是非常鲁莽的行为,不仅没有时间去考虑,领悟领导的用意而且还很容易造成严重的后果。

而当时维修师傅又太忙,所以他没注意我是不是光着脚丫,后来主管进来检查发现之后,二话不说就先给了维修师傅一个耳光,然后又给了我一个耳光。

而女领导因为对我甩耳光,而且是真打,心里深处对我愧疚万分,私下里不住对我道歉,我仗着受害者的身份让她给予补偿……为了补偿我,她给我洗衣做饭生娃……没错,她成了我老婆。

因为他在打你之前,已经把你的能力和脾气掌握的一清二楚了,所以领导才敢这么恃强凌弱的。

到了第二天,她给我们小组的成员开早会,在她说话的时候,我又插嘴了,没想到她竟然当着整个小组的员工的面,扇了我一个耳光。

你不想往上爬~领导不会打你……

那时候我知道,她两次扇我耳光,其实都是为我好,为了让我长记性。所以我不仅没有对她心存怨恨,反而很感激她。从那一刻起,我格外的尊敬她,只要她说的话我都认真的去执行。

由于我带头撂担子,没有好脸色对待女经理,在总经理那边我又对她毕恭毕敬,“两面派”行为,让女经理在工作中频频遇到问题,却又不敢告状或对我发飙,我自认为掐着她的命门——你不空降来的么,管理手下的能力都没有,若是沦落到向上级告状的地步,还能有何发展空间?

当然,横向营销的行动秘密进行,没有让现客户知道,毕竟,开发好客户后持续维护客户才是王道。

如果我的领导敢当众扇我一巴掌,我就要学图片上的小女孩子,“我他妈刀呢”!

展开阅读全文

我爸还有两年退休,公司劝我爸办理辞退,给我爸办失业金,然后还可以在公司上班,你们说划算吗?

上一篇

突然30多年前的同学打听到我家,寒暄过后说要借3万,借不借?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如果你的领导扇你一巴掌,你会怎么做?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