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尴尬的一次事情是什么?

有次出差太久,特别想念老婆,一打开门就猴急的把衣服脱了,没想到这时一伙亲戚朋友冲出来给我接风…….

和附近的女孩搭讪聊三天了,我觉得时机成熟可以拿下了。

女孩拍拍我的肩膀:“小麟啊,放心吧,跟着我做代理妥妥的。”

这事很快被我忘记。有一天,我在回家路上发现有人议论,虽然听不清,能感到在说我坏话。

自从那事之后,那个同事天天跟其他人说上厕所记得关门,说别让我看到了,那时候的我别提多尴尬了。

有一次,我去上厕所,看到门没关我就直接推了,就看到男的在蹲厕所,面朝门口,什么都看见了[不看],我的天啊!脸唰一下红了。

采购员王哥热心肠,他寻思很久对我说,北湖头有个采买员家境很好,三十岁还没对象,他想把领料员介绍过去。

实话实说,我不是故意的,确实不知道他俩有这种奇葩情况,想当面解释一下,但确实不知如何开口,只好装莽,草草收场。

说一次真实经历吧。二十八岁那年陪三十二岁大姑娘相亲,却被相亲男把我看中,原本一场很好姻缘就这样散局。

这个女人长得不丑,就是不会打扮,再加上前几年她母亲生病她请假照顾,把婚事耽误了。

席间,相亲男时不时的偷看我,我没感觉意外,因为做物资工作,接触人比较多,经常有人喜欢看也习以为常。

经过是这样的,我是投资方(国企)物资人员,我们下属有十一个施工单位。其中有我们本公司四家,安装处就是其中之一。它的领料员是个女的,三十二岁还没结婚。

姻缘中,媒人只是一根线,关键还需两个人找感觉和沟通。我们都以为相亲很成功,临走,相亲男表示希望我们经常去,他在湖边等。

那时,做物资的人很浮华,但她却像山里的小花一样朴实,尽管她生长在城市。

怀着一腔兴奋离开北湖头回单位。我很期盼他们有好消息传来,盼着吃他们喜酒。

作为同行,科里所有人都背后怜惜她。

当时那个尴尬啊,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心里特别委屈,我招谁惹谁了?

王哥认为,孝敬父母又朴实的女人最美,适合做朋友妻子。于是,让我征求领料员的意见。

这件事确实让我尴尬。我是粮农二代,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有一天,一位五十多岁阿姨气愤的指着我鼻子骂 :“你咋那么不要脸?孩子都上学前班了还装纯,去搅局人家相亲!”

这是我最最尴尬的事,这么多年了一直藏在心里,没办法说清。

两个被迫坐一块,但沉默不语,互不理睬,也不互相敬酒,我以为他俩有什么矛盾,想借机协调一下,端着酒杯说,大家都是一个单位的同事,有什么隔阂,说清楚就行了,男子汉,大度点,杯酒解恩仇。

结婚后,有一次我去上海出差半个月,因为分别太久,我非常想找她,所以出差一结束,我就火急火燎的往家里赶,当时为了给她惊喜,就没告诉她我具体几点到家,只说了个大概得日期。

买好了豆腐,我的胸膛有意识的向她靠近,我的计划要开始实施了:我要让我的衣服沾上油脂。

我给她发消息:“我们去喝奶茶吧,很浓郁的那种。”

“北湖头那个男孩说非你不娶!”

十分钟过后,大叔说:“小伙子,你这过分了啊,徒弟,把我的钢丝球拿来,今天接个大活。”最后,那几个哥们没事就拿这事取笑我!

女孩迟凝了会:“麟卜哥,不用这么破费啦,我们去吃个炸豆腐就行,我去接你。”

我有些犹豫,但应该还可以把控。所以,“来吧!”

我缓缓捡起脚下的水晶包,此刻它是这么的营养可人。

我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啊这,神仙才能弄得掉啊。”

过了半个月,我问王哥他们成了没有,王哥摇头,然后什么都不说。

这是一次,还有另一次尴尬脚扣脚趾的场景。

等我火急火燎的赶到家中,又猴急的脱衣服,想直奔房间而去之时,突然一伙人从我房间冲出来说生日快乐,我才想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赶紧抱着衣服往往厕所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么一想,当年面红耳赤的我,应该还挺可爱的,哈哈。

适逢某军旅题材电视剧大热(基本是在男生中间大热),于是男生都半开玩笑地称我一声“班副”,我也就开心地答应着。

地铁上的人兴致勃勃的看着我们,一副不嫌事大的样子。

“我搅局谁了?”一头雾水的我蒙了。

大叔笑着说:“没事,搓这么多年澡了,多少灰没见过。”

他俩怒目而视,碍于我的情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再无言语。我自讨没趣,只好端与其他朋友谈笑风生,划拳喝酒,不亦乐乎。

但王哥志在必得,动员她去见面顺便游镜泊湖。虽然离湖区不远,领料员却从来没去过,就有点动心,然后王哥架着我陪她去。

从这次之后我就小心翼翼了,不那么鲁莽开门了。

女友:“说明你的眼部肌肉长期受到了刺激引起的肌肉颤动。”

直到家里组织相亲,我们又相遇到了一起,我们都说这是缘分,后面就结婚了,因为我们从小玩到大,彼此都是知根知底的。

2.我激动地把女友的水晶包打翻:“青松,别吃了。我左眼皮一直跳,左眼跳财。你吃包子我吃水晶的日子到头了。”

高中的时候,我侥幸当了副班长,正班长是个女生(我们那儿习惯这么称呼的)。

过了没多久,班委成员和班主任开例会,反映一下班级情况。汇报结束,班主任捎带一句:“还有没有要补充的?”就看到正班长犹豫再三,终于鼓起勇气说:“我觉得,班里有些男同学言行不妥。”班主任也纳闷:“哦?刚才不是说都挺好的嘛,怎么回事呀?”正班长一指我,低着头红着脸说:“男生都叫他班父,他还答应。他要是班父,那我不就是班母了么?”

说实话,大学那时候没谈过恋爱,很单纯,始终跟异性保持距离,对于我这个白痴来说,遇到这样的事情老尴尬了。

那天王哥也不知从哪儿借来一台吉普车,他开车,拉着我们两个女人去相亲。

那个同事,我的天,他看起来咋一点都不尴尬,还一副笑呵呵的表情,那时候我不懂,还呆在原地两三秒才反应过来,把门重新给关上。

听完,连老师带其他班委,都笑得人仰马翻满地打滚,太尴尬了,把我羞臊得老脸通红耳根发热,急得我语无伦次:“啧,哎呀,不是,这个,啧,哎呀。。。”

当时那女的就要我把照片删了,旁边的小姑娘十分生气,要我给她道歉并且把照片删了。 我压根就没有偷拍,我会过神来也是十分气愤,平白无故被别人冤枉,任谁都不会无动于衷的。我跟她们说我根本就没有偷拍,她们肯定是不相信的,还要检查我的手机。我手机相册里可都是一些涩图,这都是我视若珍宝的存在,岂容得她们肆意查看!?(好吧,其实是因为太羞耻了)。我当场就拒绝了她们无理的要求。 地铁上的路人也为小姑娘打抱不平,辱骂我这个变态的“地铁色狼”虽然骂的不是特别难听,但也是骂的毫不留情。我当时气的一匹,我就拿出手机给小姑娘检查,让她看个明白,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在偷拍。 最后她们把我的手机相册翻了个遍,甚至还搜查了我的网盘,知道了是误会了我之后,小姑娘也是羞愧难当。 我至今还记得小姑娘和那个“伸张正义”的女生给我道歉的场景,小姑娘道歉时脸都红到耳朵根了,正义女道歉时也是十分羞愧,只不过没有小姑娘那么夸张罢了。后面一路上她俩都低着头,估计是因为太害羞了。 哇!当时的感觉简直要飞升了,你们没有体会过那种感觉你们感受不来,我宛如帝王一般赦免了她俩的罪行,正义女还要请我吃顿饭来给我赔罪,我也是拒绝了,我不想再跟她们有什么交集了。

我拿纸准备动手时,一股豆腐汁溅射了过来,是女孩猛咬了一口。我们的衣服上各沾上了几大片豆腐汁。

记得那次,因为工作需要,我一个南方人大冬天跑到天寒地冻的东北出差一个月。终于回到了家后,好久没放松了,叫上几个哥们天沐洗温泉浴去。因为很久没正规洗了,所以灰比较多,我跟搓澡大叔讲:“大叔,很久没搓了,灰很多吧,辛苦你了。”

之后,班主任在班会上,用了一个冠冕堂皇而又易于接受的理由,让大家不要再叫我班副。然而,真正的原因很快就不胫而走。我这个“班父”的帽子,真扣瓷实了。

小学三年级轮我值日,我和同桌到河里去抬水。夏天的中午河水热腾腾的,于是两人干脆脱了衣服玩水。不知道哪个瓜娃子把衣服给藏了,最后穿着树叶回家。害的老师派同学找见了衣服没找见人。以为我们壮烈了!



看着一群老娘们义愤填膺的眼神,我败下阵,连哭的理由都没有。

又过了很久,好像所有人都在议论,还夹着鄙夷的眼神。我感到难受,莫名其妙的被人指指点点。那时胆小,也不敢问,越是这样,别人越说得活灵活现。

女友:“这意味着你面部痉挛了。去医院数钱的时候我看你肌肉颤不颤动。”

有一次坐地铁,身边有一小姑娘,十五左右吧,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她当时穿的是一件短裙,里面有没有穿安全裤我就不知道了,应该是穿了的。我当时就坐在座位低着头玩手机上玩手机,手机放的很低,小姑娘是背对着我,由于我手机光线较暗,别人也看不清我在玩什么(我只是在看小说罢了),然后看到了一些搞笑的情节,不禁笑了起来。 突然有个有个女的拍了拍身前小姑娘的肩膀说我在偷拍她!小姑娘的表情特别好玩,惊愕中夹杂着慌着,估计没有想到会有人对她做出那么变态的事情吧。

我心想,完美!从口袋里掏出我代理的湿纸巾,准备现场演示一番。最后她一定会激动地拿着这包湿纸巾一脸真诚地说“呜呜~我要跟着你做代理!”

我和几个酒友先到,给小黄、小李留了两个位置,他俩整死不愿坐一块,我笑着说,不要拘束,没那么多讲究,都是朋友,吃耍饭,喝耍酒,随便坐就行了。

女孩拉着我开她车的后备箱,我叫了出来:“你是卖洗衣液的!”

年初参加同学婚礼,和这个脸红的小姑娘坐一桌。新郎官巡桌敬酒,看着我们笑得飙泪,扶着桌子,腰都直不起来,非要把这段儿讲给他媳妇儿听,大家伙儿就起哄。到底是年纪渐长脸皮渐厚,现在起哄我也不觉得尴尬了,脸不红心不跳,就跟着笑。

地铁上那些正义的路人也都一言不发,寡人扫视全场,全地铁里无一人敢于寡人对视。 好吧,其实一路上车里的人还是对我时不时的偷瞄一下,议论纷纷,我本来就是个脸皮薄的人,于是我就一言不发的做到站点下站,一路的地铁直到下站我都没说一句话,实在是太尴尬了。 现在想想倒也没什么好尴尬的,毕竟是别人误会了我,但当时就是很尴尬,莫名其妙。

我更兴奋了:“这么棒!这意味着财运像洪水一样汹涌啊,挡不住啊。等到数钱的时候我看你肌肉颤不颤动。”

小学二年级,我和同学打架。老师罚我给他烧开水。于是我就一个劲的架柴,老师问我水开了吗?我说没有。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水开了是什么一样子。直到老师忍不住了,打开锅盖一看,哈哈。快干锅了!

我很得意:“有段日子了,说明着你以后再逼我吃水晶馅我就拿钞票给你头打歪。”

小学一年级,有个同学的爸爸是医生,同学从家里偷出好多避孕套。第一次见这玩意都以为是气球。于是一人发一个吹的好大,奇怪的是气球还带个奶嘴。

我跟老婆是同一个村的,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虽然后面上学后分开了,但是一直都保持着联系,而且还是同一个村的,经常过年看得到的。

我请单位两个业务骨干吃饭喝酒,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尴尬的事情。

“完了,对不起对不起,这怎么搞。擦不掉啊。”女孩抢过我的宝贝湿巾纸胡乱的擦。

“真的吗?”我激动地拿起她的洗衣液,一脸真诚的看着她。

同一层楼,上下班时间又一样,大家都经常见面,一来二去,跟男生都打成一片,吃喝玩乐经常一起。

女友:“麟卜,你冷静点。跳多久了?你知道这说明着什么吗?”

女孩:“我跟你说,我吃豆腐不是一次两次了。用这个洗,什么污渍都能洗掉。”

一到景区,王哥先介绍我是同事,陪女孩子来相亲的。

以前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分配宿舍,男女在同一层住,我们隔壁是男生宿舍,共用洗漱间和卫生间。

一次这么尴尬,还是高中时期。

我把豆腐递到嘴里时手不经意的抖动,几滴油脂溅到我衣服上。

我,一下想起来给别人牵线最后没有音讯,原来是这么回事。

小黄和小李是我单位的技术能手,我特别喜欢他俩。有一周末,我特意请他俩吃饭喝酒,另外还邀请了几个酒友作陪。

开始领料员不同意,她觉得自己大两岁配不上,就婉拒了。

这时,一朋友把我拉在一边说,小黄现在的老婆是小李的前妻,小李现在的老婆是小黄的前妻,他们有很多不解恩怨,你把他俩请在一起,而且还安排坐一块吃饭喝酒,你说他们能愉悦吗?

你最最尴尬的一次经历是什么?
来说下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吧!有次出差,由于这一次出门的时间比较长,我想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夫妻二人异地时间长了,都会比较想念对方的,所以回来后太想媳妇了,回到家后抱起媳妇就直接向卧室走去,本来想着是给媳妇来一下浪漫的,谁知家里还有人,让别人看到我们这样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大家可以想想那个尴尬啊!你说家里有人媳妇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害得我们这样被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啊!估计也是媳妇还没反应过来。

所以说有时候不要以为在自己家里,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说不定还有第三者在呢,最主要的还是要提前和媳妇沟通一下,要不然碰到这样尴尬的事,多不好意思啊……本来吧你这是想着做的是好事,没想到最后弄得大家都是好尴尬的。
我说的就像下面这个视频一样,本来想浪漫的,谁知直接尴尬到底…

{!– PGC_VIDEO:{\”thumb_height\”: 960, \”vid\”: \”v02016090000brpgik2ikatsgpue7ob0\”, \”thumb_width\”: 540, \”vposter\”: \”http://p0.pstatp.com/origin/tos-cn-p-0000/90783121b7f14a749760d67a754c4f31\”, \”vu\”: \”v02016090000brpgik2ikatsgpue7ob0\”, \”duration\”: 6.479, \”thumb_url\”: \”tos-cn-p-0000/90783121b7f14a749760d67a754c4f31\”, \”thumb_uri\”: \”tos-cn-p-0000/90783121b7f14a749760d67a754c4f31\”, \”video_size\”: {\”high\”: {\”duration\”: 6.479, \”h\”: 960, \”w\”: 540}, \”ultra\”: {\”duration\”: 6.479, \”h\”: 960, \”w\”: 540}, \”normal\”: {\”duration\”: 6.479, \”h\”: 960, \”w\”: 540}}} –}

展开阅读全文

抓到人贩子应该怎么处理?

上一篇

有人说如果人口少就不会有疫情,就不会传播疫情,你怎么看?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最尴尬的一次事情是什么?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