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武卒到底有多厉害,为何后期不能重建一支魏武卒呢?

这个问题老梁来回答。

另外还有一点,魏武卒的损失,是断层式的损失。后期花大力练的武卒,都是新兵,这些新兵蛋子没有战斗经验,也没有作战技巧,在硬件上就跟老兵隔了档次。如果要培养他们的经验和技巧,那就得跟周边国家打仗。周边国家也不傻子,会眼睁睁的让魏国咸鱼翻身?自然是不可能的。

这事咱说的轻巧,可您要知道这些个东西搁身上是多少斤吗?咋也不顶两袋白面吗?一百斤这都往上了数,毕竟他还要带三天的干粮。

商鞅变法之后建立的秦国新军,一方面打破了贵族才能从军的旧规则,另一方面也打破了封建制度。商鞅变法之后,除了商鞅和吕不韦,秦国再无实封之士,无论白起王翦司马错等人有多大功劳,封邑皆为虚封,所有土地税赋尽归国有,极大地加强了中央集权,不但提高了普通老百姓的积极性,还削弱了贵族的权力。也因此使得秦军即使战败受挫,也比关东六国更容易在短时间内重新集结力量。

于是,问题就简单了,那就是魏军为什么在当时最能打?

“冲啊!杀啊!砍死他们!”

而魏武卒这帮人,最牛的时候,五万打的五十万秦军沿着函谷关往里钻,撵的秦军都没地躲,把个堂堂大秦国偌大的地盘打成一根面条一样的地盘,给人感觉,再压上那么一把,秦国似乎就成为了历史一样。

所以,魏武卒是一直存在的。而且,是一支庞大的武装力量!

魏武卒的装备非常齐全:身披战甲,带十二石弓弩,以戈为长兵器,剑为短兵器。

没几年的时间,又开始蹦台上惹那个,惹这个,结果被秦国和齐国撸起袖子按在地上摩擦去了,十万大军完蛋了,所谓的魏武卒打这里起也就完了。

所以,仅就单兵素质、装备而言,魏武卒本身的战斗力未必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这就不用问了,本身魏武卒的底子就好,这一奖励这底子直接就给爆发出来了,干啥不行。

所以,齐之技击、魏之武卒、秦之锐士以及桓文节制、汤武仁义,都是荀子在拿知识面拍人。甚至,有多少可信之处都不好说。因此,我们完全可以不用理会魏武卒到底有多牛,化繁就简,直接认为魏军在当时最能打就行了。

所以魏武卒肯定是一支很优秀的部队(否则荀子不会夸),但是肯定没有荀子说的那么优秀(否则就逆天了)。至于本问题下面什么职业军人、特种部队之类的,那就是比荀子还能夸张了。

前面吹了半天都是账面上的东西,那么魏武卒早期的真实战绩如何呢?也可以用两个字来总结:变态

(2)、优中选优。

春秋战国时期,魏之武卒,秦之锐士,这都是牛哄哄的存在。

二战日军遵循一个原则,就是训练少量精兵。海军航空兵大约有300多架战机和轰炸机,说明日军当时有300多个优秀飞行员。

作为军制改革的成果,魏武卒在魏国得到了保留和发展。

魏武卒,一登场就令天下胆寒!

大力推广魏武卒

也就是神风特工队,实在是没时间培训飞行员了。

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很多,就拿开头打比方的北洋新军来说,初期厉不厉害?后期沦落的速度快不快?所以说,魏武卒的历史并不只存在于历史,对现实也有警示意义。

但是,在庞涓与孙膑的较量中,连续遭遇桂陵、马陵两次大败后,魏武卒基本损失殆尽,魏国后来也一直没有重建魏武卒。为什么呢,原因我认为有以下几个。

一 创建魏武卒成本太高,魏国后期已经养不起这么支军队

首先是一个大背景,三家分晋之后,魏文侯搞起了极左变法。什么宗法礼乐,全都扯淡,大魏就要唯才是举,搞彻底的富国强兵。在商鞅、申不害这些人搞变法之前,魏国就已经推行了李克(也称李悝)变法。而商鞅等人的变法,可以说都是照着李克变法抄的。特别是商鞅,本来就在魏国当官,后来拿着魏国的变法经验跑到了秦国,这才有了秦国变法。

当年的魏武卒,是一系列“最好”组合到一起的结果:最好的士兵+最好的装备+最好的将军。

以为这就完了么?当然不是了。魏武卒的标准中还有一条,带上这几十斤的装备,还必须能够在半天内连续急行军一百里,否则就是不够格的魏武卒。并且主帅吴起还是一个严于治军之人,他的治军信念其实就是一条:服从!服从!还是服从!让你干嘛就干嘛,哪怕是前面是悬崖也要勇于往前走。由此来看,当时的魏武卒就是现在的特种兵,而且还是大批量复制生产的特种兵。

可以说:武装到了牙齿!

三 战国时期,战争已经由争霸战转为歼灭战,各国实行的是全民兵制,魏武卒的精兵路线行不通

这还不算,这要是在战场上砍敌人脑瓜子多了,这军功也就跟上了,那么爵位也就手到擒来啊,爵位是啥,这就是贵族的行列,也就是说干好了,财主都不用当,自己就贵族了,这身份那就是劈叉都赶不上的速度。

1、士兵优势不再。

这种要求,怕是放在现在也是特种兵的选拔要求了吧。

有吴起在,魏国军队就是想打谁就打谁,而且打谁谁死。后来,吴起由魏入楚,到楚国当了丞相。主要是因为公叔痤嫉贤妒能和魏武侯猜忌能臣。吴起出走之后,魏国军队失去了灵魂人物,立即就衰败了。以前是打谁谁死,现在则是谁打谁行。赵国打、韩国打、齐国打、秦国打,是支军队都能把魏国军队摁在地上摩擦。魏惠王以来,魏国借着祖上余威打过胜仗,但主要战争基本上都打输了。这时候,魏武卒哪去了?

据后来人统计,吴起率领的魏武卒,从攻下函谷关开始,大大小小历经了六十四战,无一败绩。夺取了秦国黄河西岸的五百多里土地,将春秋强国之一的秦国压缩到了华山以西的狭长地带。秦人被灭国,放佛只是时间问题。

当然您把这些个东西背起来不算啥,他还要你一天之内能撒开俩条大长腿来个一百里冲刺,冲不上去的,洗洗睡吧,魏武卒里头就没他的位置。

阴晋之战,吴起只有5万步兵,但配备了战车500乘,骑3000。

司马错借鉴魏武卒之法,操练秦锐士。

魏武卒不行了,所以魏国衰落了。但魏武卒为什么不行了?荀子给出答案是:

2、装备优势不再。

有!咋就没有!魏国在前后被暴击的情况下,国力下降的厉害,魏武卒可是一个高消耗的部队,就那些个装备没点财力是养活不起的,魏国养活不起了。

因此,只能以单一的步兵阵列迎战多兵种协同之敌,哪来的优势呢?

现在回看魏武卒的兴亡史,我们可以发现一个道理:任何精锐部队,都不可能脱离国家而独立存在。魏武卒建造成本高,士兵装备好,对国家的国力有较大要求,一个处于上升期的国家,君臣一心,将士一心,各方面都是积极向上的。但是一旦当国家处于下沉时期,政治黑暗,体制落后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魏武卒之所以能打,离不开吴起的治军,离不开魏国国力的支持。但是如果这两项都没有了,治军不严了,社会地位下降了,战斗力下降也就是必然的了。

一只军队的创建,统帅就是灵魂,如果统帅离开了,军队也就失去了灵魂。吴起虽然私德方面有很多缺陷,但是他善于用兵,而且廉洁公平,愿意和最下层的士卒同衣同食。睡觉时不铺席子,行军时不骑马坐车,亲自背干粮,和士卒共担劳苦。士卒中有人生疮,吴起就用嘴为他吸脓。是个非常称职的军事统帅,士卒也非常的拥护他。

后世说一个人打仗牛逼,就说这个人“仿佛当年孙吴”。

魏武卒是战国时期一支有着赫赫威名的军队,战国初期,魏国就是靠着这支强军,攻秦,败齐,破赵,灭中山,成为战国第一个称雄的国家。

那么,这到底是一支怎样的军队呢?

“一亩地!两亩地!”

马陵之战、杜陵之战,魏武卒伤亡惨重。


所以,魏之武卒不可遇秦之锐士,被人家生生比了下来。

要知道魏武卒的奖励可是很丰厚的,谁能知道他们里头掺沙子没有,就算没有掺沙子,后来建立起来之后,军队腐败能没有嘛?这种事将领们一旦有了私心,而且达成共识,压根就躲不开的。

必须要质疑一下荀子和他的《议兵》篇。

先说装备,魏武卒的士兵,每一个都要手执长戟,腰挂铁剑,背上背一面犀面大橹和一把强弩,并且还有带五十发弩矢。光这些玩意加起来,小几十斤就有了。除此之外,魏武卒身上还必须要披上三重甲,出征之时还要携带三天军粮,再算上这些,估计有近百斤的负重。

根本就没必要加入魏武卒这么个历史变量,简单说就是魏国军队不能打了。而魏国之后,哪个战国成了最强战国?哪个战国的军队继承了武卒风采?就是吴起为相的楚国,楚悼王重用吴起搞变法,于是楚国军队风光无两,连败赵、魏两大战国,直接饮马黄河。但是,楚悼王之后,吴起被杀,然后楚国就立即回归原点。

魏武卒不同于秦锐士,魏国的武卒制度属于募兵制,最大的问题是随着士兵的年龄增加,战斗力下降厉害,而且老兵因家里有房有地,都是地主阶级,打仗更惜力怕死,因为一旦死了就领不到俸禄,因此打仗时往往要么大胜,否则就是全军覆没,老家破产;要么打仗时争相逃命,比如伊阙之战。而秦军的是一世制,老爷子取得的功绩不能世袭,儿子想要享受同等待遇就要自己去争取。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

这是啥,这是吃鸡的时候,开了三级武器挂满了全身,爱怎么玩都可以,远攻,近攻,再远还能和你放风筝。

第三、魏武卒的制度落后了。

目前流行的说法是:经过连番大败,魏国精锐损耗殆尽,魏军战斗力下降。

那么,为何早年厉害的魏武卒到中后期就泯然众人了呢?

魏武卒强大的本质

巅峰时期的魏武卒战斗力有多强悍呢,秦魏阴晋之战,吴起帅五万魏武卒,狂揍五十万秦军,打的秦军尸骨堆积如山,从此以后“天下卑秦”。

结果飞机好造,飞行员却不好训练。只好拿着这些新兵蛋子去装敌舰。

为了说明这个观点,我拿一些现代的例子来说明。

嗯!魏国人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就开始变骚了,撩拨这个国家,撩拨那个国家,直接整了一个桂陵之战,好家伙一大帮人憋不住了,六个国家撸起袖子加油干,这就准备往死了弄魏国,这就是围魏救赵成语的来历。

不过魏武卒的强大,也让战国时各国纷纷效仿,比如秦国的“锐士”,赵国的胡刀骑士,齐国的技击骑士等,后来列国进过军事改革,武力也强大起来,魏国的魏武卒逐渐走向没落,后来被孙膑在马陵之战中所灭,但随着后期魏国国力的减弱,再也没能实现前期魏武卒的荣耀。

只不过···由于战绩不佳,所以大家不太提及罢了。

满足以上水平的人,就可以进入魏武卒,拿高工资、高福利!

意思就是,魏武卒的选拔制度是,在身负全套甲胄(头戴铁盔,身穿三层甲)的情况下,还要带拉力为12石(约为今天的720斤)的弩,背上50支箭,同时还要装备长兵器戈和短剑,带上三天的口粮,半天要行军100里。

后来建立起来的魏武卒,那是魏国感觉没有魏武卒在,这腰杆子不硬,又重新弄出来的。

所以魏武卒那体格,个顶个的膀大腰圆,蹦起来砸地上都是一个坑的存在。

魏国霸主,则大魏武卒打谁谁死;魏国没落,则大魏武卒谁打都行。

奴隶是啥人?吃的啥?喝的啥?死了又干啥?不一样啊!当然自由身给了你,也不能让你饿着,不然回头又能把自己给卖了,所以他还给你土地,瞧见没奴隶不干了,还能自己当财主,家里头的徭役这就全免了,还有这税那税的,你一亮魏武卒的牌子,啥都给你没有关系。

后来魏惠王想重新训练魏武卒,但是以失败而收场。究其原因,大致由三方面。

只不过,没有史料佐证,把推理当理由的作法不够严谨。

相反,荀子所提到的魏武卒的选拔标准、装备与当年吴起的标准完全一致!

《荀子.议兵》中提到:魏国供应给魏武卒的福利已经到了严重影响国家赋税的地步了。

另外,庞涓基本也属于魏国变法一派的人,当然部下及军队将领不是变法派的也是倾向变法派的,这些人跟着一起全部报销。结果就是留在国都里的人都是保守派

到了这里,也就知道魏国后期为什么不行了?魏文侯和李克之后,其实就已经不行了。君无雄主、臣无能臣,变法难以为继。而吴起则是一个继承者,但这个继承者却被赶跑了。魏国的变法,在吴起之后,也就无疾而终了。楚国的变法,在吴起死后,也就难觅踪迹了。到这个时候,魏国还怎么可能组建魏武卒?

很多朋友认为,魏国霸业中落后,魏武卒也就消失了。

而魏惠王时期的魏国,则是要多不争气就有多不争气。浊泽之战,差点儿被韩赵灭国;马陵之战,被齐国搞得损兵折将;石门之战、少梁之战,连败于秦。有魏惠王这么个二百五君主,魏武卒就是再能打,也得被玩死。

吴起就不必多介绍了,兵家的标杆人物。

魏武卒的登场是十分惊艳的。

这样看来,魏武卒其实和后来日本的武士阶层很像,属于是军事贵族了。吴起作为一个将军,追求军队战斗力的最大化,这是没错的,但是对于君王来说,他要考虑的要更全面,而不仅仅是军事这一块。况且,魏武卒挑选极为严格,要恢复成军,少说要个十年。而当时的情况是,魏国经过桂陵,马陵两次大败后,实力大损,周围的这些国家,个个都有觊觎之心,谁会让魏国安安心心的重新训练出一支魏武卒。

达到这个标准,你才能入选魏武卒。这就是战国时代的特种兵,是当时的最强战士。而由这些最强战士组成的军队,就一定会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

魏国为什么容不下一个吴起呢?还不是因为利益,吴起走了,他们的利益不仅回来了,还多了,这您是可以想象的。

人和人不一样,吴起能撑起来的魏武卒,其他贵族可不一定,毕竟他们的私心太重。

我是一卷青史,欢迎留言评论加关注,一起聊历史!

魏武卒不仅仅是一支军队,也是国家改革的成果。成为魏武卒,国家赏给土地,免除赋税。这样的制度相比于春秋时期以贵族士大夫为主组建的旧式军队战力强得多。毕竟人还是怕死的,荣誉有时候不如活着。

剩余的保守派一家做大,必然掌握魏国的军队。那么有理想有抱负有能力的新青年,自然进入不了魏军的领导层。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优势都不存在了。

泯然众人的魏武卒

春秋时期,列国的军事训练方法是“教于田猎而习五戎”,利用田猎来对民兵进行训练。

从吴起对魏武卒的编制来看,他还是沿袭了春秋时期的打法,即两军列阵,以堂堂之军攻堂堂之阵。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宋襄公这个典型了,他非要等对面的楚军全部渡过河,列好阵后,才开打。虽然我们现在都笑他迂腐,但也能看出当时春秋时代的军事思想,可以说,这是一种贵族的打法。但是,进入战国时代后,打法已经完全不同了。特别是春秋末期,《孙子兵法》一书横空出世,里面的表现出来的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给了当时军事家很大的启发。其中,孙膑就是一个将孙子兵法发扬光大的军事家,在齐国与魏国的战争中,他使用了减灶计,围魏救赵等奇谋,使庞涓率领的魏国精锐在疲于奔命的途中被齐军埋伏,最后被全歼,从一开始人家根本就没准备跟你堂堂对阵。这两战过后,世人都震惊不已,原来仗还可以这么打。这以后,战争多以偷袭,迂回,侧翼攻击等为主,优秀的将领追求的是军队的高机动性与灵活性,魏武卒那样的,太依赖阵型,自然就被淘汰了。

带着这么多东西,半天能跑50公里,只有两个可能性。

然而魏国君臣记吃不记打,几年之后又惹怒了诸国,再次被秦国、齐国群殴,这一次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十万精锐被全歼,元气大伤!最要命的是,这些都是已经形成战斗力,有丰富战斗经验的老兵。

3、将领优势不再。

二 魏武卒的打法在战国时期已经不适用了

魏国的变法虽然最早,但是力度并不大,只是从军事和经济两方面入手,政治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动作。这就导致其它国家也开始新政变法后,逐一都超过了魏国。当时的魏国,土地兼并严重,很多魏武卒都沦为了军事农奴。并且魏武卒中也存在军官中饱私囊,克扣军饷的现象。上梁不正下梁歪,魏武卒的本质产生了巨变。后期的魏武卒,已经不是吴起最初练出来的那支精锐之师了。

从逻辑上说得通。

尽管魏武卒的单兵装备似乎没有出现下滑,但他们的整体装备水平下滑明显!

楚国士兵看到战场上的敌人,就跟看到爵位和金钱一个劲头儿。这哪是什么敌人啊!这都是黄澄澄的麦穗和秋天的果实,数不尽的良田美女和高官厚禄都在前面。而自己要做的,就是拿起刀枪,去把这些人的脑袋砍下来。

魏武卒的创建者吴起,征战河西,以五万魏武卒大破秦军五十万,开河西郡。同时,战绩彪炳史册,所谓大战七十六,全胜六十四,战平一十二,大魏武卒无败绩。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说了两点,一魏武卒的领导人换了,二魏武卒的样子还在,但内在的东西却没有了。

晋国分解成韩赵魏三国之后,魏国在战国列强中实力较弱。但魏国的魏文侯励精图治实行了变法,他用翟璜为相改革弊政,以李悝变法依法治国,使得魏国成为战国时代最先强盛并称雄的国家,而在军事方面带领魏国首先崛起的就是吴起了。

其次是一个灵魂人物,这个人就是吴起,可以说是吴起继承李克变法,但在军事上更有发挥,建立了战国时代的最强魏军。吴起是个狠角色,开始在鲁国当官、替鲁国打仗,但妻子却是齐国人,于是杀妻取将,带领鲁军把强大的齐国打得落花流水。就是这么个私德巨亏的人物,重礼乐的鲁国死活都不敢用。鲁国不敢用,但魏国敢用。因为李克变法就是要弃宗法礼乐而唯才是举。于是,吴起在魏国不仅拜将,而且差点儿娶公主、当相国。

伊阙之战,仅剩的精华又在白起面前灰飞烟灭!

那么整个魏军的核心领导层都被保守派把持,自然带出来的军队也没战斗力了,哪怕他的武器装备再好,身体素质再棒

早年魏国势头好,有先发优势,5万魏武卒,足以惊天动地,天下震惊。

您自己感觉吧!

那么后来魏武卒咋就不行了呢?

很简单,因为魏武卒入选标准太高了,说他是特种兵这都不过分。

而魏国又是四战之地,但看魏惠王时期的大战就行了,跟东边的齐国打、跟南边的楚国打、跟北边的赵国打、跟西边的秦国打,还跟同处中原的韩国打。魏国要么强到没朋友,然后打遍天下无敌手;要么怂到没朋友,然后被整个天下轮流吊打。而魏文侯之后,特别是魏惠王以来,三晋便再也不是盟友。于是,羸弱又兼四战之地的魏国,就只能一直被其他战国打来打去。

尤其是秦国。

武卒体系最根本的,还是一种封建制度:封武卒以田,建武卒之军。这种体系比周之封建先进,因为其封建的范围从血统扩大到了军功。但其局限性也就在于仍然是一种封建制度。

秦之锐士一个个都是狼崽子,把敌人的脑瓜子栓裤腰带上打冲锋,这还不算啥,最要命的这帮人光着膀子冲,啥护甲不护甲,压根就不挂在心里头,人家嫌弃那玩意不灵活,碍着他们砍敌人脑瓜子。

所以魏武卒在吴起的带领下,五万人就能顶着五十万人玩命干,因为他们不觉的自己打不过,再说他们压根就不会想这个问题,他们想的是,好家伙这多少脑瓜子,砍下来这得能捞到多少爵位啊!对面不是狼,而是房子,地,老婆,长在地里的庄稼,就等着他们去割了。

然后,你再看这里面有什么齐之技击、魏之武卒和秦之锐士,纯粹就是战国诸侯王拿着土地和爵禄在跟自家大兵做生意。谁敢去做这种生意,谁能把这种生意转化为激励制度,谁就有魏之武卒和秦之锐士。

(1)、当时,普通魏军的训练水平就比其他诸侯强。

1.现代精锐穿越。(抗美援朝,我38军113师就曾经14小时跑了72.5公里,只比魏武卒快一点)

魏国好歹是七雄之一!如果单单只是吴起当年那5万已经消失的魏武卒,何至于给魏国赋税带来如此重大的影响呢?

所以打仗的时候,让这些个贵族打个顺风仗还成,这要是败了,他们会第一个撒丫子跑路的。

武卒的选拔条件虽然苛刻,但他们的福利待遇在当时是最好的。国家免除了他们全家的徭役和田宅税。还可以凭军功获取更高的爵位,并且能领到固定的工资。当时各国采用的是义务兵制,士兵是打仗时临时组建的,没有任何的福利待遇。还要自带干粮,战死或者伤残国家也不管,可想而知他们能有什么战斗力。

第一、国力负担不起。

结果中途岛海战日军几乎全军覆没,那些优秀的飞行员结果扔到海里喂鱼了。

李悝、吴起是改革家,他们打造魏武卒绝非为了临时组建一支部队,而是把他作为军制改革的一部分。

战国后期的魏国已经是元气大伤了,没有足够的财力、物力再装备一支同样的魏武卒;其次作为中坚力量的大批精锐老兵已经损失殆尽,重新训练、在短期内是做不到的。如果魏国要重新打造一支魏武卒,周边国家是不会答应的。

“呸!一个老婆,俩老婆,三老婆,这地主老财也赶不上咱了!”

终战国之世,魏国始终在保留、发展魏武卒。

吴起是平民出身,在当时的那种环境,平民很难有提升的空间。所以吴起早年是通过了一些特殊手段才爬山了统治阶级的。比如他在鲁国时,就干过杀妻求将的事。后来到了魏国,因为私德问题,跟魏国大臣李悝有矛盾。李悝说他:贪虚名而好色,私德差,不能重用。所以吴起一直都在前线作战,挤不进统治阶级的核心圈。后来吴起想做丞相,就与田文争相,失败后又跟魏国的贵族失和,只能逃到了楚国。

可是,魏国运筹失误,错失良机。后期虽然把魏武卒发展到20万,但终究大势已去,泯然众人!

那么如此牛掰的魏武卒是如何衰落的呢?这还要从魏武卒的主帅吴起受排挤,被迫离开魏国说起。

关键是回归原点,吴起被杀,楚国回归原点;吴起逃魏,魏国也回归原点。而原点之前是什么呢?就是变法,国家的政治制度、军事制度以及利益分配,全都向左激进。具体就是去宗法礼乐,就法家集权。

但是魏武卒与秦新军锐士比起来又不够先进。

5人为一伍,设伍长一名;2伍为一什,设什长一名;5什为一屯,设屯长一名;2屯为一百,设百将一名;五个百设五百将一名;2个五百为一千,设千人将一名。千人将是基层将军,由统帅直接指挥。在军阵上,设立前、后、左、右四个方阵,另加一个前置方阵,作为冲击敌阵、诱敌之用。这样的军事系统,各个作战单位像人的血管一样,由上到下,纤毫可见,脉弱非常清晰。作战时,将领的作战意图可以轻易传达到最底层的军事单位,相互呼应,如臂使指。

再给吴起20年时间,可能天下就没有秦国了。

魏武卒唯一的记载在于《荀子》:“魏之武卒以度取之,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矢五十,置戈其上,冠胄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

加之秦国变态的赏罚激励制度,秦军作战更是如虎狼一般,意志惊人。

一旦成为魏武卒,这一家伙可就是自由身了,什么奴隶主不奴隶主的,让他哪里凉快那里呆着去,这就是国家的人。

魏军完全攻取了河西,并夺取了关中以东。

那么还有其他的吗?

说完标准再说待遇,两个字总结:优厚。在当时凡是能被录取为魏武卒的人,就能分到百亩的土地,可以解除与奴隶主的附庸关系,成为有自由身份的人。这也就是说,当兵在当时是一个摆脱贱民身份的捷径!虽然当兵可能会战死,但是也比一辈子当奴隶要强很多。后来魏国对魏武卒的地位进一步提升,凡是入选武卒的人,一律免除全家的徭役和田宅税。如果有战功,还能获得爵位。这种待遇,在当时只有魏国的军队才有。所以魏武卒的战斗积极性远超六国的军队!

所以魏武卒和领导人隔了那么一层,不会像吴起一样用起来就像自己的胳膊肘子。

当然,没有好的奖励措施,不会有人愿意上战场去拼命,魏文侯在这方面很配合吴起,能入选武卒的士兵,其生活条件好,待遇也高,国家不但免除其全家的徭赋租税,还奖田宅房产,有军功的话还会另行奖励,所以魏国人都很愿意加入魏武卒。

而在苏秦时期,魏20万武士,20万苍头,20万奋击,10万厮徒,却只有战车600乘,骑5000匹!

荀子就是一个儒家老学究,在行军打仗方面是个纯外行。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没带过兵。荀子可能见过猪跑但没吃过猪肉。但是,赶鸭子上架,荀子必须在赵孝成王面前与临武君论兵。

许多朋友以《荀子.议兵》中提到的:由于魏武卒福利太好,且不能取消,给国家赋税带来沉重负担,所以后来魏国不搞魏武卒了。

其中,阴晋之战,5万魏武卒大败50万秦军,更是其中巅峰之作。

第二、国内腐败。

1、最好的士兵。

魏如此少的战车、骑兵,如何进行多兵种协同呢?

井田制瓦解后,大量的“野人”获得从军资格,但这些农民连田猎训练都难以保证!

吴起人品是差点,但在战略上可不傻,他从来不干这种脚踹一个人,手巴掌揍另一个人事,引来所有的怒气值,往自己身上喷,从来都是揍一个安抚一个,从来不干两线作战的事。

从武卒入选的标准数据,从河西大战的以少胜多,从吴起的战功卓著,我们当然有理由认为有魏武卒这样的军队,魏战国想不崛起都难。

再有一点将熊熊一窝,魏武卒最开始的老大那是吴起,吴起这人虽然人品不咋地,但带兵还是有一手的,和当兵的同吃同睡,士兵生了疮,人家都能用嘴去吸,您就说吧士兵遇到这样的老大,那个不用命啊!

魏武卒很厉害,是精挑细选、艰苦打磨出来的精兵。挑选标准有多高就不展开了,毕竟很容易百度到。这里重点说一说为什么不能重建。

话说这是魏武卒啊,能撑得住这么多人薅啊,这要是一般的士兵,早被这种折磨给累趴下了。

入选武卒的士兵,工资高,待遇高,反过来,国家对他们要求也是非常严格的,一切行动必须坚决听从指挥,否则严惩不贷。吴起率领魏武卒大大小小历经64战,夺取了秦国黄河西岸的500多里土地。

写了《孙子兵法》的孙武是我国历史上的著名军事家,但有一个人常被用来与孙子并称,比如“用兵如孙吴”,这个“吴”字指的就是吴起了,吴起一生打过很多场战斗,基本上没有败绩,而他指挥的一支战无不胜的军队,就是战国时期大名鼎鼎的魏武卒了。

3、最好的将领。

当然实力是实力,这你还的让士兵把这实力给体现出来,别家遇到难题了,脱了衣服撒丫子跑路,你别以为干不出来,所以他们还有相应的奖励机制。

吴起入魏之前,魏文侯时代已经大建郡县,提前开启了李克变法。变法最难也是最硬的任务,就是利益分配。钱就这么多,你说到底该给谁?什么贵族、什么宗室,全都靠边站。不仅钱不分给他们,而且爵位也要从你们身上拿走。然后,这些利益就要重新分配,分配给谁?在朝堂就要给能干的代理官僚,如吴起这样的人;在国家就要给能干的将军战士,如所谓的魏武卒。这么玩,国家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就会实现大幅提升。所以,魏国揍其他战国,就是以集权国家干宗法诸侯,可以说是一种高维打低维。

其实,荀子在议兵篇里对于魏武卒,还有一段评价:

中试则复其户,利其田宅。是数年而衰,而未可夺也,改造则不易周也。是故地虽大,其税必寡。是危国之兵也。

当然,魏武卒的能力还是有的,这也不算啥。

但是,魏武卒却不足以称雄了!

每一个魏武卒身上需套三层铠甲,光武器就装备三把,一把长戟长攻,一把铁剑近战,一把十二石的强弩外加五十根弩箭远攻,武器有了,所以他还给你加一盾牌。

荀子《议兵》篇中,对魏国的精锐部队“武卒”做了介绍:

可是,苏秦在出使魏国时提到:魏国仍然有武士(卒)二十万,苍头二十万,奋击二十万,厮徒二十万,车六百乘,骑五千匹。

就是说,军人一旦选上成为武卒,那么就免除他们全家的徭役,政府给他们家提供大宅子。就算以后老了,从部队退休了,他们的名额被新人占了,这些福利也不会剥夺。这样,就算一个国家再大,它的税收一定很少,所以,这种军制,会把国家陷于危险的境地。

魏惠王进一步把吴起的武卒法“制度化”,在全国选拔勇士担任魏武卒,规模扩大到了20万。

2、最好的装备。

兵不如人,将不如人,器不如人。魏武卒,当然不复当年之勇了!

在吴起的率领下,魏武卒“七十二大战,全胜六十四,其余均解(平手)”。

“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服矢五十个,置戈其上,冠由带剑,羸三日之粮,日中而去百里”。

吴起是第一个提出“以一教十,以十教百”,系统训练的军事家。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魏武卒好建,但再也找不齐中下层有经验的军官了。

吴起曾任魏国河西守将,正是在这一时期,他在魏文侯的支持下进行了军事改革,训练了令天下闻之色变的魏武卒。吴起认为,兵不在多而在\”治\”,精兵最有战斗力,武卒的编制以五人为伍,设伍长一人,二伍为什,设什长一人,五什为屯,设屯长一人,二屯为百,设百将一人,五百人,设五百主一人,一千人,设二五百主一人(也称\”千人\”),打仗的时候,基本以千人为一个作战单位,但是战斗的时候可以灵活编制,这样的编制和指挥系统在作战中灵活性很高,战斗力也很强,而且他们聘请善战者进行教练,既注重单兵技能,又注重配合作战,战斗力相当强悍。

吴起由魏入楚,然后当了楚国令尹,也就是丞相。他是怎么干的?之前在魏国怎么干,现在在楚国就怎么干。吴起一通乱拳,把能得罪的楚国贵族全给得罪了。魏国李克变法,搞“夺淫民”,直接向魏国贵族抢钱,然后把抢到的钱分给有用的人才。吴起在楚国也这个套路,规定“三世而收爵禄”,富不过三代,你家可以当贵族,从爷爷当到孙子,这就行了,然后就尘归尘土归土。同时,搞精兵简政,没用的官一个不留,政府坚决不养闲人。而把省下来的钱,全都用来养兵、练兵。吴起这么玩,楚国贵族肯定要多难受有多难受,但楚国国力可是要多彪悍有多彪悍。

魏惠王时期,庞涓率魏武卒攻破赵都邯郸,虽为齐败于桂陵但却于于次年败齐于襄陵,败秦于定阳。但后来的马陵之战,魏武卒遭齐军伏击,主将庞涓战死,魏武卒元气大伤。公元前293年,秦将白起于伊阙大败魏韩联军,斩首24万,魏武卒损失殆尽。

一个军事爱好者与一个职业军人论辩战事,那必须是怎么论怎么死,因为术业有专攻、隔行如隔山。但,荀子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最大的本事就是忽悠人。我不跟你论攻略,我跟你谈战略;我不跟你讲实战,我跟你扯理论;我不跟你说当下,我跟你玩历史。然后,用知识面和逻辑推理搞死你。这就是荀子和《议兵》篇的套路。荀子老先生说得天花乱坠,但他说的这些东西,啥用没有。

果然:给魏武卒最沉重打击的,都是对手一流的军事家!

吴起出走时,曾经感叹:王不用我,河西之地看来是要丢失了!

毕竟奖励这东西,还是需要田地来说明问题的,你魏国的土地都开始萎缩了,贵族们还对这土地垂帘三尺,这就是抢食吃,矛盾就有了,实力能挖掘出来吗?不能够了。

当时,天下冶炼技术最发达的是魏、韩两国。

所以魏武卒的个人实力那是没得说。

吴起还建议魏文侯用他的新标准考选士兵,《荀子.议兵篇》记载\”魏之武卒以度取之,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矢五十,置戈其上,冠胄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中试则复其户,利其田魏武卒宅。\”也就是说,士兵身上必须能披上三重甲(内外三层防护服或者就是重甲的别称),手执长戟,腰悬铁利剑,后负犀面大橹,50弩矢和强弩,同时携带三天军粮,半天内能连续急行军一百里的士兵,才可以成为武卒,不过这个记载貌似有夸大之嫌,因为度量一下人的体力极限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不管怎样,身材强壮者才是魏武卒的首选。

其实:虽然魏武卒确实给赋税带来了沉重负担,但魏国一直在保留、发展魏武卒!(虽然赋税压力大,但地处四战之地的魏国,如果不优先发展军队,那可能很快连收税的地方都没有了!)

但是,魏武卒后期却衰落了。这是怎么回事?

秦国遭此大败,绝逼不能忍。于是在秦灵公的鼓动下,秦军组织了一支五十万的大军发动了反攻。吴起仅以五万魏武卒迎战,就击败了十倍于已的秦军,创造了五万步卒,车百乘,骑三千,而破秦五十万众的中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

而魏武卒,正是优中选优的结果。

不是因为魏武卒所以魏霸主,恰是因为魏霸主所以魏武卒。搞清楚这个因果关系,也就知道魏国为什么不能重建魏武卒了。

首先,魏武卒虽然免除了徭役和田税,但却必须自备武器装备和后勤物资。也就是说,魏武卒并没有完全从自家田产中完全解脱出来,职业化不彻底。因此当战争持续延长,土地生产力下降,魏武卒自身的收益就会降低。后勤保障和装备采购就不稳定,自然影响到武卒战力。考虑到战国时期战争持续强度之大,时间之久,武卒体系几乎注定是在经济上会逐渐衰败的。经济基础衰败,武卒体系就会失去对人的吸引力。

所以,当桂陵、马陵等战役损耗了大部分魏武卒精锐后,这支天下无敌的雄狮几乎不复存在了。

实际上魏国在马陵之战后也遇到同样的窘迫——带领魏武卒的中下层将领跟着庞涓一起全部报销了。即使魏武卒大家省省能很快建立起来,熟练也有经验的中下层将领都没了。这需要时间培养。

而提出系统、正规训练方法的,正是吴起。

按照荀子说法,即魏之武卒不能遇秦之锐士。因此,有了比大魏特种兵更强的大秦特种兵,魏武卒当然就不行了。

武卒选出了之后,吴起还对士兵进行了精心编组。通过对士兵进行选拔、编组,在不增加人数的情况下,能大大提高部队战斗力,这是己被无数战争实践证明的管用方法。而早在两千多年前,吴起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所以,普通魏军的训练水平也比诸侯们高!

身穿三层铠甲,能操十二石强弩,背负五十支弩箭,箭袋之上放置长戈,还要顶盔配剑,背上三天的粮食,然后半天时间急行军一百里。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战国时期的魏武卒就像是清朝末年的北洋新军。都是国家花大力气,以高标准、高待遇、高要求,严格训练出来的一支新式军队。用魏武卒创始人吴起的话说:兵不在多而在治。兵多了没用,还浪费粮食。应该用变态标准考选士兵,组建一支新式精锐部队。所以魏武卒为啥厉害?因为它在其它军队眼里,就是一支特别变态的特种部队。

相比之下,列国的步兵单兵装备虽然未必超过魏国,但但秦、赵等国的战术已经发展到步、车、骑多兵种配合作战的阶段。

等到吴起离开后,统帅魏武卒的将领就变成贵族了。当然不是说贵族不好,而是说贵族往往比较摆谱,远离群众。这样一来,魏武卒的士气就有下降。

在魏武卒的打击下,秦国最精华部分已经全部丢失。秦只剩下商於、陇西、关中西部,已经岌岌可危。

吴起对武卒的选拔要求是非常高的,入选的士兵必须能身披上三重甲,手执一支长达两米重达25斤的铁枪,腰悬铜剑,后背一面重达十斤的铜盾,一筒五十支长箭和一张需铁胎硬弓,同时携带三天军粮,半天内连续急行军一百里后还能立即投入激战的士兵,才可以成为武卒。

第一次河西之战时,魏文侯以吴起为将,五万魏武卒渡过黄河,从现在的陕西韩城一路向南杀到了华县,秦军不敢迎战。只能退守至洛水以西,沿河修建防御工事,河西之地由此落入了魏国之手。

其实,魏武卒最早的起源不是兵家亚圣吴起,而是李悝。战国初期,魏国弱小,雄心勃勃的魏文侯任用李悝为相,大胆实行改革,魏国也成为战国时期第一个进行改革的国家。李悝的改革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中就包括在魏国军队中创立的武卒制。

根据荀子的《议兵》里的介绍。

看来:吴起深知,只靠士兵、装备的优势是不够的,如果没有他这样的将才,魏武卒是不能称雄的!

吴起被挤跑了,魏武卒的老大变成了贵族,这帮子贵族可没有吴起的精神,和一帮子大头兵同吃同睡的,他可不会干这事。

中试则复其户,利其田宅,是数年而衰而未可夺也,改造则不易周也,是故地虽大其税必寡,是危国之兵也。

在魏武卒的军事历程中,创造了\”大战七十二,全胜六十四,其余均解(不分胜负)\”的奇功伟绩。

魏国金属冶炼业在当时相当发达,其兵器已经可以做到以铁器为主,史称魏军甲兵犀利,为吾族基本上都是重装步兵,披重铠、持戈配剑、背弓弩、跨矢囊,装备很精良。

当然这个时候的秦国他们的锐士还没出来呢?但这也够可怕的。

那么为什么魏武卒会这么牛呢?

果真如此吗?

桂陵、马陵之战,魏武卒在孙膑的谋略前损失惨重。

只不过,天下形势已经变了,后期的魏武卒已不复当年之勇!

魏武卒的惊艳的开始

魏武卒的选拔,主要是体能和负重;而秦锐士的选拔则还需要武艺、兵器操练等实战技能的考核,能力更为全面。

每个魏武卒都是一个小地主,这个募兵和养兵的成本简直太高了。魏国再富也养不起这种军队。所以,魏武卒必须衰落,他们不是强国之兵,而是危国之兵。魏国衰落了,然后就更没钱了,于是魏武卒也就大江东去一去不返了。

其次,魏武卒选拔严苛,装备精良,就注定不可能规模化;魏武卒培训体系完全基于实战,就注定其成军速度很慢,无法速成。因此一旦发生类似于桂陵,马陵这种消耗战,几乎就没有办法迅速补充战力。而这种消耗战中战败,又会失去武卒体系赖以生存的根本:土地。没有足够多的土地,就没有可能提供足够多的武卒封田。

你说这种事,你干一次吸取个教训,乖一点,总结个经验教训就完事了,他魏国可不这么看。

那么魏武卒的标准和待遇到底有多高呢?根据相关史料记载,各个都是负重高手!也基本上都是新兴地主

公元前389年的“阴晋之战”,吴起以5万魏武卒战胜了50万的秦国大军,创造了中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公元前405年,吴起率魏武卒在龙泽大败齐军,杀死齐军3万。

魏武卒走的是精兵路线,这在春秋时期还行得通。春秋时期,国与国之间的战争烈度并不高,大家打仗,也没有说要往死里打,只要分出个老大来就行,这就是所谓的争霸战争。而到了战国时期,打仗的首要目的是夺取对方土地城池,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甚至到了后期,各国之间直接是奔着灭国去的。在这种情况下,精兵路线显然行不通。比如,后面的长平之战,秦赵两国分别动员了近50万大军,基本上国内的青壮都拉进军队了。而反观魏武卒,吴起的军事思想是“兵不在多,而在治”,魏武卒最鼎盛时期,总人数也不超过十万,只要败一次,基本就赔光了。

真正将魏武卒发扬光大,名震天下的,则是名将吴起。吴起在担任西河郡守时,便开始组建精锐武卒,从全军中挑选,挑选条件十分严格。《荀子.议兵篇》记载:

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服矢五十个,置戈其上,冠䩜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

随着列国变法的深入,尤其是对军制的改革,使列国军队的战斗力都得到了大幅提高。

就这一战役,一共打了64战,魏武卒就没有一次失败的,这就不是牛了,而是巨变。

一个吴起的出走,曾经的魏武卒就消失了。

2.荀子夸张了。

另一方面,吴起在的时候,往往是打一个拉一个,绝不跟两个国家同时结仇,以保证魏武卒出征时,不会多线作战。结果等到吴起离开魏国后,尤其是魏惠王登基后,魏国在外交方面出了大问题。特别是著名的桂陵之战(围魏救赵),当时齐国、楚国、秦国、赵国、宋国和卫国,六国同时群殴魏国。打的魏武卒多线疲于应战。这要是别的国家,早就被打趴了。所幸是魏武卒,最终扛下来了。

最早的
“魏武卒”是军事改革家吴起在担任河西守将时训练出来的一支精锐重装步兵。吴起在与秦国人的长期作战中,发现兵不在多而在于精,他便有了建立一支精兵队伍的想法,于是他建议魏文侯用他的新标准考选士兵,组建一支精锐部队,名叫武卒,魏文侯同意了吴起的建议。

因此,魏国的装备制造能力是天下最强的。

吴起治军十分严格,一切行动必须坚决听从指挥,否则严惩不贷,加上吴起的军事指挥才能非常出色,所以虽然魏国面积不大人口不多,但是吴起领导的魏武卒却让天下诸侯闻之胆寒,在与秦国的几十次战斗中,吴起率领魏武卒几乎每战必胜,攻下秦函谷关,夺取了秦国黄河西岸的五百多里土地,比如公元前389年的阴晋之战,吴起以五万魏武卒大破秦国五十万众的军事奇迹,成为战国早期最著名的军事家,魏武卒也是这一时期最厉害的军队。

吴起的军事才能不只体现在行军打仗上,更体现了他的治军方法上,魏武卒就是他训练出来的职业化脱产部队,其以步兵为主,战斗力相当强悍,吴起率领魏武卒南征北战三十年,创下了\”大战七十二,全胜六十四,其余均解(不分胜负)\”的军事奇迹。

魏武卒开销巨大,别的不说,仅装备这一项就不是一笔小开支,若是强盛时期的魏国还是可以负担的,可是此时的魏国,已经被秦国打的残破不堪,失去河西六城和大片土地,已经无法保证魏武卒的土地配额了。士兵的作战积极性大大降低!而且由于长期征战,魏国的土地收入大量缩减,再想养活这么一支精兵,谈何容易?

(注:战国末年,王翦灭楚时,秦国“空国之甲士”也才凑齐60万,战国初年的秦国哪有50万大军?因此个人对此战秦军数据存疑,但吴起此战以少胜多应是无疑问的)。

展开阅读全文

蚂蚁之间是用什么通讯的,为什么很远的地方有食物蚂蚁能知道?

上一篇

胎儿在妈妈肚子里面最害怕什么?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魏武卒到底有多厉害,为何后期不能重建一支魏武卒呢?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