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里,枯荣大师的身份是什么?

span>一

枯荣大师是一个隐藏的高手,他武艺高强,出手不凡,佛法精深,是大理国最强的高手。

作为天龙寺辈分最大,武力最高的最终话事人,枯荣大师在小说中的出场可谓格调太高。特别是后来连自困黑屋三十年的无崖子,都在传功虚竹前还问过他枯荣是否有到场。这都说明了枯荣大师在武林中的声望和地位,但同时也让人对他的实力与身份充满疑惑,毕竟小说中对他的描述的确不多。

“北乔峰南慕容”在江湖上名声大振,这是后辈中的翘楚,但“逍遥派”神龙见首不见尾,在外人看来秘密之极,他们自然知道江湖上的一举一动,而他们眼中,乔峰自然胜过慕容复,乔峰的实力自然得到无崖子的认可,但是为何会提到枯荣呢!

当段延庆挣扎着来到天龙寺外,希望有道高僧枯荣大师能主持公道,可是天龙寺的人却说,枯荣大师正在坐禅,已经五天,坐完还得十天半个月,就算坐完也不会见任何人。

枯荣大师虽然只露面一次,但在《天龙八部》里多有提及,他早年就出家,不过却一直关心着大理国的国运。在第一次露面时,是保定帝带着段誉去天龙寺高僧求助,恰巧天龙寺要迎接鸠摩智这个强敌,当时四个天龙寺本字辈高僧正在为段誉运功疗伤,一声狮子吼,枯荣登场:

喜欢的记得点关注哦。

通过讨论,本因,保定帝,本观,本参,本相五大高手,用一阳指为段誉治疗,结果依然无功,此刻那面壁老僧一声佛门狮吼功,打断众人的运功,并且告诉大家,大轮明王要来侵犯天龙寺,大家不要为了段誉这个黄口小儿而致天龙寺数百年功果不顾。


实际上,枯荣大师之所以这样的态度,跟大理国的皇位继承是有很大关系的。大理国虽为段氏天下,但是国主一位并非历来嫡出一脉。

上德帝段廉义在位时,曾立自己的儿子段延庆为太子,杨义贞作乱时,举国大乱,延庆太子也不知所踪,大家都以为他被杨义贞所害,不料事隔多年,这个延庆太子竟然出现。

天龙寺作为大理国的皇家寺院,历代皇帝避位为僧之后,大多选天龙寺作为修行之所。更重要的是,天龙寺作为大理段氏仿若少林藏经阁般武学典籍的珍藏重地,稳镇京畿,不但护法,还肩负着大理护国的重任。在群雄逐鹿的乱世之中立国,国家实力难比其他诸邦的大理段氏,得享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国祚始终不堕,天龙寺实是功不可没。

段延庆为什么要去向枯荣大师求助呢?这要从枯荣大师的身份说起。枯荣大师的俗家身份是上德帝段廉义的弟弟,段延庆的亲叔叔。在段廉义成为皇帝后,枯荣大师就选择了出家天龙寺,换另一种方式来帮助大理。

枯荣的一生是为两者而活,佛法为本,武学为末,他用行动践行这一切,实属难得!

所以,保定帝段正明就是当年策划暗杀太子段延庆的真正幕后黑手,那这个主意是谁给出的呢?

此后七年,枯荣重新蓄起头发,以世俗人的形象,行走江湖,历经人间兴衰、生死、悲喜,入得无常而得真常,体会五欲之乐而识佛法清明,染世间不净而归无染之净,拥有执着而终得无我。至此,枯荣已创出了著名的“枯荣禅功”,方不负“枯荣”之名。

段少弗的师父佛法精深,自然立刻明白了“枯荣”这个法号的含义,欣然同意段少弗以此为号。于是就这样,俗世之间少了一个段少弗,天龙寺多了一个枯荣大师。

其次,从枯荣大师参的枯荣禅来说,不仅反映在了他的面相上,也反映在了他的行为和心态上。他守着天下无敌的六脉神剑不用,却一心一意钻研自己的枯荣;放着荣华富贵不要,一心在天龙寺钻研佛法,颇有点“枯者从他枯,荣者从他荣”的意味。

肩负护国重任的枯荣大师

大理在权臣杨义贞在权期间,曾经发生过一次宫廷政变,上德帝段廉义被杨义贞带兵攻进皇宫所杀。段廉义的儿子,太子段延庆也受伤下落不明。后来段延庆在江南地带逃脱了追杀后,拖着重伤之躯回到了大理,来到天龙寺外,前找枯荣大师为他主持公道。可惜那时的枯荣大师正闭关修炼枯荣禅功,无暇接见段延庆,这才让段延庆失望之下选择了自己夺回王位,成了臭名昭著的四大恶人之首。

所以通过原著这段描述,大家可以看出来,天龙寺(崇圣寺)建寺年代久远,至少也是在唐代以前,而大理皇帝退位后,大多数都是进入天龙寺修行,所以这天龙寺在大理国的地位,可谓是高过皇权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后来,鸠摩智来到天龙寺中,提出以“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中的三种,借“六脉神剑”剑谱一观。鸠摩智当场以“小无相功”催动“拈花指”、“多罗叶指”和“无相劫指”,威力无穷。

至此,段延庆仍心存希望,那便是他的亲叔叔段少弗,如今的枯荣大师。段延庆挣扎着一路行来,来到天龙寺外,请枯荣大师主持公道。但此时的枯荣大师,刚进入了“半枯半荣”中的“枯”的境界,需要二十日才能醒来,所以根本没法见段延庆,寺僧也因为不认识面目全非的段延庆,将其拒之门外。

但是他既然不眷恋皇位,就应该找到延庆太子,传位给名正言顺的段延庆。

无崖子在“珍珑棋局”被虚竹破以后,特地问道虚竹两个人有没有来:一个是枯荣,一个是乔峰!

无崖子在山洞避祸三十年,依然惦记着枯荣大师,可见枯荣大师的武功在江湖中是有很大影响力的,并且枯荣大师双手齐发“少商剑”,同时他也习得“少阳剑”,可见其内力之深厚极,同时,枯荣大师为段正明徒手梯度,这种对内力收发自如的境界,也是其武功修为高深的一个证明。

可见枯荣大师其实并不惧怕鸠摩智,只是他修炼的枯荣禅力到了紧要关头,行动颇为不便。

再说段延庆一直为了复位大业奔走,杀遍所有仇家全家,所以得了天下第一大恶人之名。因为大理内乱,当初受伤的时候可是去天龙寺求自己亲叔父做主的,当时他是延庆太子,本来若无内乱,他就是皇帝了,那知道内乱之后,段正明被扶上位,没自己啥事了。但是若无这皇帝一线的支持,段正明也不好服众啊。所以,枯荣大师作为原来老皇帝的亲弟弟,意见就非常重要了,枯荣大师默许了段正明的继位,才有后面几十年江山,资格老,血脉正啊。

和金庸大部分引用的典故一样,这个枯荣禅也不是金庸凭空编造出来的,而是在历史上确有其实,其来源便是唐代高僧惟俨法师。

鸠摩智和天龙寺众僧打了两个回合。

他独自守着大理至高无上武学“六脉神剑”,虽然没有练成,但也是一种传承,他把天龙寺的声誉看的很重,决不能让任何人损害,虽然大轮明王武功难敌,故而他把“六脉神剑”剑谱烧去,让鸠摩智竹篮打水一场空!

鸠摩智单挑天龙寺。

欢迎关注羽菱君扯金庸武侠前后传系列

枯荣大师是大理国天龙寺的有道高僧,更是大理国的定海神针,大理国虽小,但有他在,可以保大理国的一国平安。

既然刀白凤在撒谎,那她和段延庆的出轨就不是为了报复段正淳,真相就是刀白凤在认识段正淳之前就喜欢段延庆。

随后,他们一同进入天龙寺的深处(后院),在一处由木板撘成,房柱由巨木不去皮不加工造就的小木屋里面,段正明见到了天龙寺牟尼堂三位高僧,本参,本相,本观三人,同时,见到了一名面向里面背对而坐的魁梧僧人,保定帝也不知道他是谁。

在后来的比试中,枯荣大师先是将“六脉神剑”中的少商剑之剑气一分为二,胜过鸠摩智一招。接着又是以枯荣禅功将黑烟分为一十六道袭击鸠摩智,并乘机以“一阳指”焚毁《六脉神剑经》,令鸠摩智铩羽而归。

上明帝段寿辉、保定帝段正明、枯荣大师实际他们三人就是一伙,枯荣大师是他们的智囊,暗杀段延庆就是他出的主意,他才是真正的策划者。

上明帝当了一年皇帝便出家为僧,很显然他是无心皇位,做为诛杀奸臣的有功之臣,他是有理由坐这个皇位的。

“枯荣禅功”是集佛法与武功为一体的绝学,共分为三个境界。第一个境界叫作“时枯时荣”,修炼者的身体时而如枯木,时而生机旺盛如少年,每二十一天一个循环;第二个境界叫作“半枯半荣”,修炼者的身体一半如枯木,一半如壮年;第三个境界叫作“亦枯亦荣”。如果修炼到了这个境界,修炼者已经介于生与死、在与不在之间,力可移山倒海,速度则瞬息万里,已经是无所不能的佛祖境界了。

此后又过了十年,枯荣大师的“枯荣禅功”修炼到了“半枯半荣”的境界,与“亦枯亦荣”的大自在之境,也只是一线之差。

也是因此,在鸠摩智挟持段正明或者之后的段誉时,枯荣大师表现出来的是不为所动,他也不会为了强行为救段正明和段誉而出手。段正明被挟持时,叫段正明就跟鸠摩智去一趟吐蕃王国,段誉被挟持而去时,他压根不再放在心上。

我是羽菱君,专注于“天龙时代”前、“射雕时代”前、“倚天时代”前,金庸武侠“三前”空位期前传的解读,欢迎关注,一起交流!

大理有项国策就是联姻制度,大理国需要和当地摆夷人联姻来维护国泰民安。刀家为摆夷人中的首领,刀白凤就是摆夷人的公主。

大理一向有皇族之人出家为僧的习惯,天龙寺可以说是大理皇室的家庙。段家以武立国,家庭中基本上每个人都会武功,在红尘俗世中生活一段时间后就会选择出家为僧。段家中人大部分对皇权并不看重,比如段正明的哥哥段寿辉,原是段廉义的侄子,在政变结束杨义贞被杀后得到皇位,但只当了一年皇帝就将皇位传给了自己弟弟,自己出家天龙寺。

但是,本是太子的段延庆,却因为政变被迫流落江湖。而杨义贞收罗的众多武林高手,因为段延庆的太子身份,不遗余力的对其进行追杀。在湖广道上,众高手围攻段延庆。段延庆武功不弱,但毕竟孤身一人,所以虽然拼命杀死全部敌人,自己却身中无数刀伤,不但伤得面目全非,双腿脚筋被断,连声带也受了不可逆转的重伤,连说话都不能了。

枯荣大师道:“誉儿,你坐在我身前,那大轮明王再厉害,也不能伤了你一根毫毛。”他声音仍是冷冰冰地,但语意中颇有傲意。

保定帝段正明携带段誉去天龙寺寻求解救之道,而天龙寺的主持本因大师,按照俗家辈分,是保定帝的叔叔,但是出家人抛却红尘俗世,因此保定帝见到本因方丈,也是以平辈礼法招待。

枯荣大师本是段延庆的亲叔父,他的辈分应该是大理最高的,毕竟段正明也要比他晚一辈,而且段正明见了枯荣之时,内心很是震撼,因为他没有想到枯荣还活在人世!

在外人看来,年纪轻轻就要与青灯古佛相伴,像是一种惩罚与放逐,必定会呼天抢地,捶胸顿足,抱怨命运的不公。但对于段少弗来说,虽然谈不上甘之如饴,却也十分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安排,并放弃一切俗世的享受,精心研究佛法和武功。只是,段少弗在落发之时,向师父请求自起法号。当时,天龙寺成立不久,许多规矩还不如后世那么森严,所以师父想了一下,也就答应了他。

看到枯荣取得如此成就,师父非常欣慰,准备将天龙寺主持之位相让,却被枯荣婉言谢绝。同时,枯荣向师父请求,以七年为期,让自己游历江湖,阅尽世间万相,届时才回来接任主持之位。

枯荣大师

枯荣是天龙寺的底牌,大理的第一高手

大理以武立国,以佛治国。当年,段思平以绝世之才,创出“一阳指”和“六脉神剑”这样的神功绝学,以此创建了大理国。段思平即位后不久,又创立了天龙寺,并规定国家在设立太子之时,也要从皇室宗亲之中,选出数位佛子,送往天龙寺出家,修炼佛法武功,日后主持天龙寺,成为大理国的又一道屏障。

枯荣大师反过手来,双手拇指同时捺出,嗤嗤两声急响,分袭鸠摩智右胸左肩。他竟不挡敌人来侵,另遣两路奇兵急袭反攻。他料得鸠摩智的火焰刀内力上蓄势缓进,真要伤到自己,尚有片刻,倘若后发先至,当可打他个措手不及。

这个上明帝自幼喜好佛法,在位一年便去天龙寺出家为僧了,皇位传位于堂弟段正明,也就是保定帝。

因此,作为天龙寺辈分最大,武力最高的枯荣大师,肩上重任也自然是非同一般了。也是如此重任在身,枯荣从一出场就表现出了他谨小慎微,顾重大局的人物形象。

小哥认为,枯荣大师所修习的枯禅,一半兴荣一半枯败,左脸如婴儿般润泽,右脸形如枯骨,唯有肉包骨头的感觉,所以小哥猜测,枯荣大师因为修习枯荣禅功,导致下半身已经瘫痪(枯败),因此他虽然内功深厚,但是功法未成,因此行动不便,所以他静坐在那里,连转身都没有转一下,不过枯荣禅功神奇非凡,练到神功大成,想必也能如正常人一般行走,轻身功法肯定也是不差。


枯荣身负的重任是保护大理国的根基,而不是保护段誉可能的皇位。因此,当年段延庆在遭遇强敌重伤返回天龙寺,欲找枯荣大师主持公道,还他皇位,假如真的让段延庆见到枯荣,也是于事无补的,结果一样不会改变。枯荣不大可能会帮段延庆夺回皇位,在他眼里,段正明继位和段延庆继位都是一样的,只要能是开明的君主就行,更何况当时的大理已经认定了段正明,枯荣岂会冒险去触碰祖宗的根基呢?

看得出来,枯荣大师不但是高僧,而且还是一个政治人物,手段心机绝对老辣,不愧大理国定海神针。

那么了解了枯荣禅的来历后,我们再来分析枯荣大师。

枯荣大师是前期大理第一高手,这是毋庸置疑的。他出场是在鸠摩智单挑“天龙寺”时才露了一两手,面对大轮明王的挑战,天龙寺危在旦夕,而“六脉神剑”仍是无人练成,于是枯荣和几个“本”字辈弟子合练,一人一脉,虽未大成,也是非同小可!但是面对大轮明王鸠摩智,仍是难以抵挡,毕竟六人使用“六脉神剑”毕竟不纯熟,有间断,让鸠摩智有可趁之机!

段正明(段正淳)兄弟是延庆太子的堂兄弟,这个关系可就远了两层了,只是在内乱平息之后延庆太子不知所踪,大理国也只能推举关系最近的段正明继位,枯荣大师也没什么话说,作为大理国寺的天龙寺,国家稳定自然比个人荣辱要重要得多。也所以当段延庆回到大理之后要找回公道的时候,天龙寺和枯荣也只能装没看到了,真要再把羽翼已成的段正明兄弟再推翻,不合情理,更有可能再来一轮内乱,国家和百姓都难以承受之重……

之所以很多人觉得枯荣大师等人被鸠摩智一人压制,在我看来还是鸠摩智取了巧。鸠摩智心智过人,在前来挑战时想必已经做过功课,了解过天龙寺的实力,尤其是得知枯荣大师修炼枯荣禅功,行动不便,所以指明了挑战六脉神剑。

一个太子,莫名其妙的失踪还被强敌围攻,这肯定是一场宫廷内斗或朝内清洗。

一个弟子认可荣树,法师便评价说:“灼然一切处,光明灿烂去。”意思是这个弟子心里看到的是一片灿烂。

坚持原创,我是忠肝义胆岳老三,欢迎关注!

他的境界有点像扫地僧了,当然肯定是不及扫地僧的,至少作为一名低调的得道高僧,这种高深的境界就非一般人所能达到,“六脉神剑”是大理至宝,他的一生是在捍卫大理的至高武学,也是在不断钻研佛法的过程!

所以,枯荣在大理地位尊贵,不是因为他是大理的长辈,更重要的是他代表大理佛法最高境界!

段延庆

段延庆曾说,当时朝中发生内乱时,杨义贞四处寻找他,他逃到湖广道时被强敌围攻,虽拼尽全力将敌歼灭,自己也所受重伤,面容被毁,双腿折断,喉头被砍,不能言语,等他回到大理时,段正明已经登基为帝。

金庸《天龙八部》第10章 剑气碧烟横

可见,枯荣是天龙寺得道高僧,他一心向佛,也不屑去理会江湖和朝廷的更迭。段延庆的父亲被谋权篡位,而深受重伤的段延庆去天龙寺找枯荣,让他出来主持公道,但是枯荣避而不见,导致段延庆残废,人不人鬼不鬼!从这可以看出,枯荣不想卷入世俗政治,在他眼中,名利都是“空”,而他正在悟禅,不希望被世俗之人影响!

晚年的枯荣大师专心修炼枯荣禅,修到了半枯半荣的境界,要我说,因为他时刻关注着大理国运,很难做到心无旁骛,也许难以突破到最高境界。但是他对大理国的贡献和作用绝对是无人可比的,这也是功德无量吧。

段正明

第一个回合,鸠摩智点燃六只藏香,通过控制六只藏香所燃烧的烟雾,攻击天龙寺六僧,最后被枯荣大师双手齐发“少商剑”还击,鸠摩智不能抵挡,施展身法快速后退,可以依然被剑气刺破肩头衣服,鸠摩智也翻出厅外。

我们先来了解下当时大理国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看枯荣大师言语,尽管段誉是大理皇子,但跟天龙寺安危比起来算不了什么,他这话是当着大理保定帝的面说出来的,这里就传达了两个信息:一枯荣大师地位尊崇,即使面对大理国君依然丝毫不怵,二枯荣大师铁面无私,亲戚血缘在他眼里远没有国本来的重要。

可见,在无崖子的眼中,枯荣的实力绝非泛泛之辈,实乃和乔峰一样的人物!

依照刀白凤的逻辑来说,因为段正淳出轨,她才气恼,才出轨于段延庆,怀胎十月,为何段誉遇到的全是妹妹呢?

枯荣大师一生都在闭关清修,有危机事情方出头。段正明为了救段誉,拜访天龙寺。恰巧大轮明王鸠摩智要强借六脉神剑一观。枯荣大师为了天龙寺威名,教本因等同练六脉神剑一脉,自己早就习练了少商剑法。在枯荣的指挥和对敌下,鸠摩智两次小败。武功深不可测

枯荣大师是大理皇族现在辈分最高之人、德高望重

枯荣大师真正的身份是大理宫廷斗争中,暗杀段延庆太子的幕后策划者。

要说这事得从段誉的身世说起。大家都认为刀白凤是因为段正淳有外遇,气恼之下与段延庆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后有了段誉。

要弄清楚枯荣大师的身份,我们需要回到天龙寺,重新看看吐蕃大轮明王鸠摩智造访大理天龙寺的经过。

足见枯荣大师的佛法和武功,达到了何等之高的境界。


交锋之中,初窥“六脉神剑”门径的五本果真被鸠摩智压制。此时作为天龙寺武力当担的枯荣出手了,左右手同时使出一路“少商剑”,鸠摩智虽有预防枯荣出手,但并未想到他的内力之深,竟能够左右手同时出手,措防不及,肩上被他其中一路剑气所伤。枯荣这次出手为天龙寺扳回了一城,战胜了鸠摩智。不过鸠摩智又以他挑战的是“六脉神剑”的“剑法”而不是“剑阵”,再次向天龙寺诸僧发起进攻。枯荣于是运用“一阳指”指力,烧毁了剑谱。

这时,惟俨第三个徒弟高沙弥却回答说:“枯者从他枯,荣者从他荣。”颇有点看淡一切的说法。

作为天龙寺武力最高当担的枯荣大师

段延庆所说是强敌并非山贼流寇,而强敌目标清晰,目的明确,显然是有人策划了这场暗杀,那究竟是谁呢?

实际他真正的身份是大理宫廷斗争中,暗杀段延庆太子的幕后策划者

小哥出品,必属精品。

于是,当大理发生政变他知道,但并没有援手,而当自己哥哥被杀,侄子不知所踪之时,他也没有去寻找。而后段正明继位,枯荣大师作为最高的皇室宗亲,他是支持的,如果他不支持肯定还会造成血流成河的情形,他明白这种情况,于是看到国家稳定也没有说什么,基本上是默认的!

枯荣大师是天龙寺的主持,大理国的守护者,掌管“六脉神剑”秘笈,保护大理国平安稳定。枯荣大师武功高强,但若非动摇大理国本之事,就算涉及到俗世中亲人的安危,他也不会出手。

枯荣入寺之后,精研佛法和武功。二十年之后,枯荣的佛法、武功已经成为天龙寺的第一人。这一年中秋,中土七十二家佛寺在少林寺相聚,召开佛法大会。枯荣代表天龙寺参加盛会,不但在佛法辩论中不输五台山清凉寺、少林寺高僧,还以高超的“一阳指”造诣,与少林寺灵门大师的“无相劫指”打成平手。而枯荣和灵门中两位出类拔萃的佛门天才,也被在场的众位高僧,公推为“佛门双璧”。

本因、本观、本相、本参四僧,见了鸠摩智试演三种指力,震撼之余,都不禁怦然心动,誓死不将“六脉神剑”的外传的信心,已有所动摇。就在此时,枯荣大师呵斥他们自己的“一阳指”尚不到家,反倒觊觎别人的绝技,简直是舍本逐末,一番话惊醒了这些“梦中人”。

反而是在之前的鸠摩智力敌五本,胜算在望之时,他向鸠摩智左右手同时射出“少商剑”,以让鸠摩智见识他的实力,让鸠摩智能够心生畏惧。之后,又用“一阳指”指力烧毁了《六脉神剑剑谱》,在道义和舆论上反将了鸠摩智一军,好让他知难而退。枯荣大师此举,确实是让鸠摩智措手不及,也是极有远见的。

因此,大理国的皇位并非从来都是嫡出一脉。大理倘若有变,继任皇位者便并非要有嫡出,只看上任皇帝近枝中的贤能之人,或看权臣高氏中意者。如此一来,与牵涉到大理根基的段氏武学宝典相比,在枯荣看来,段誉自然是难谈重要了,段誉死了,大理照样有段氏皇位继承人存在,大理国依然是段家的。

整理不易,欢迎大家多多点赞支持。

当段延庆还是太子时,二人本就是一对情侣,奈何一场突如其来的叛变和暗杀,将二人分开

接着,枯荣回到了天龙寺,他披上袈裟,右手在头上一抹,一头青丝已化为乌有,正式接过了天龙寺主持的位子,并开始修炼“枯荣禅功”。

修炼“枯荣禅功”,须佛法、武功齐头并进,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枯荣接任掌门之位时,已经进入了“时枯时荣”的境界。这时,大理国发生了一件大事,权臣杨义贞发动政变,杀死大理第十二位皇帝段廉义,太子段延庆被迫出逃。

在《天龙八部》第十章,《剑气碧烟横》里面,保定帝段正明作为大理国国主,天龙寺俗家第一高手,在侄子段誉被段延庆下毒伤害,保定帝无法治愈的时候,他万般无奈,携段誉共赴天龙寺,寻求天龙寺的帮助,因为大理武学修为最高的几个人,都在天龙寺修行。

天龙寺在大理城外点苍山中嶽峰之北,正式寺名叫作崇圣寺,但大理百姓叫惯了,都称之为天龙寺,背负苍山,面临洱水,极占形胜。寺有三塔,建于唐初,大者高二百余尺,十六级,塔顶有铁铸记云:“大唐贞观尉迟敬德造。”相传天龙寺有五宝,三塔为五宝之首。 段氏历代祖先做皇帝的,往往避位为僧,都是在这天龙寺中出家,因此天龙寺便是大理皇室的家庙,于全国诸寺之中最是尊荣。每位皇帝出家后,子孙逢他生日,必到寺中朝拜,每朝拜一次,必有奉献装修。寺有三阁、七楼、九殿、百厦,规模宏大,构筑精丽,即是中原如五台、普陀、九华、峨嵋诸处佛门胜地的名山大寺,亦少有其比,只是僻处南疆,其名不显而已。

枯荣大师名为段少弗,他自幼聪颖,无论学文学武学佛,都是一学就会,而且还会时常提出自己的见解。段少弗十六岁时,他大哥段廉义被立为太子,他则被选为这一代的佛子。照理说,段少弗的学问深得朝中大臣的交口称赞,“一阳指”的造诣也远在大哥之上。但皇位继承,向来讲究“立嫡以长不以贤”,也是无可奈何。

平生感意气,少小爱文辞。请关注磊落故人,欣赏更多金庸武侠故事。

这七年间,枯荣也遇到不少高人,互相切磋,大有进益。其中有一人自称无崖子,练的一身道家武功,与枯荣相谈甚欢。其实佛道修到极致,都是追求生命的大自在,在修行方面有很多相通之处。所以枯荣和无崖子切磋了三天三夜,各有所得。

而后,他一直都在天龙寺参苦禅,已经达到“半枯半荣”的境界,可谓相当之高,而他在天龙寺极少露面,甚至外人很多不都不知道他的存在,甚至很多人都以为他死去了,但是他仍是守着枯禅,一心一意向佛!

枯荣大师虽然内力还没达到完全修炼六脉神剑的程度,但明显要比其他五本强,一人就可以使出两路六脉神剑来,两指点出伤了鸠摩智。

第二个回合,鸠摩智施展绝学“火焰刀”,打出一丝丝真气,气势汹汹,天龙寺众人除枯荣大师外,其他人都觉得新学的六脉神剑剑法不能抵挡,纷纷改做掌法抗衡,但是鸠摩智一击就退,从侧面告诉大家,他的火焰刀可以打出很多路真气攻击,但是天龙寺众人的六脉神剑,只能打出一路,并且天龙寺众人的六脉神剑他都可以通过火焰刀进行化解,所以天龙寺众人输了,本因等人也是无可奈何。

在本因、本参等人消耗内力为段誉梳理体内混乱的真气时,枯荣大师一身大喝,阻止了众人,所有人都恭恭敬敬选择了听从。可见枯荣辈份之高,威信之重。本因大师作为段正明的叔父,可以一言而决,让段正明剃发出家,枯荣的还要比本因年长,应该是段正明的伯父。

所以刀白凤出轨的理由根本就站不住脚!怎么可能段正淳没出轨,你就生气了呢。

人都对未知的充满敬畏,善于从已知推断未知。作为天龙寺最高代表,在他们俗家最高代表的江湖表现上,加上印象分,推理分,感觉都可以上天了。

但是鸠摩智来临之际,天龙寺如临大敌,枯荣大师也不敢懈怠,他为什么如此紧张?在和鸠摩智对战的凶险时刻,他始终不曾转身,这又是什么原因?

获益最大的往往就是策划者。上明帝传位给了保定帝,这个保定帝一坐就是几十年。

再说枯荣大师之前,我们先来说下枯荣大师参的这个枯荣禅的来历。

根正苗红不说,枯荣大师还是大理国寺——天龙寺的方丈,作为历史上颇有佛缘的国家,大理历代皇帝颇有避世出家的传统,也所以天龙寺对于大理国的地位要远高于少林对于中原,更堪称是定鼎江山的所在……所以在那次内乱中,也是天龙寺的高僧与段正明兄弟一起平定了叛乱……

惟俨法师有一次指着庵前的一棵枯树和一棵荣树来问弟子的看法。

鸠摩智天龙寺之行,明显就是有备而来的。首先他探清了天龙寺各大高手枯荣加四本(本因、本观、本相、本参)的实力,也摸清了天龙寺中无人练成“六脉神剑”。因此他以挑战天龙寺诸僧的“六脉神剑”之名,给了自己一个夺取剑谱交锋的借口,也给自己的交锋加了不少胜算。因为如此一来,天龙寺诸僧迎战鸠摩智就只能自我设限,仅能使用“六脉神剑”。不然的话,没用“六脉神剑”,即便是战胜了鸠摩智,也是胜之不武。在舆论和道义之上,都被鸠摩智压倒性的压制在了下风之中,天龙寺百年声誉不保。

段少弗给自己起的法号叫作“枯荣”,这一法号大有来历。当年,释迦牟尼在拘尸那城娑罗双树之间入灭,东西南北方向各有双树,都是一荣一枯,称之为“四枯四荣”。根据佛经中的说法,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双树,分别意味着“常与无常”、“乐与无乐”、“我与无我”、“净与无净”。

另外一个第子认可枯树,法师便说“灼然一切处,放教枯淡去。”意思是这个弟子和刚才那位弟子的心性刚好相反。

天龙寺作为名震西南的武学名寺,自然要顾及颜面。如果以其他武功打败了鸠摩智,即使胜了也不光彩。所以都放弃了自己的拿手武功,以尚未练熟的六脉神剑来对敌。

枯荣大师可以算是天龙中除“一僧二挂三老四绝”这十位高手之下的第一人,不只是武功高强,身份在大理也是独一无二的。

金庸《天龙八部》第10章 剑气碧烟横

首先,枯荣大师肯定是段家皇室,这一点是无可争议的,甚至是可以影响大理政局的人物。理由何在?且不说段正明在枯荣大师面前自认晚辈,单说当年段家内部争斗皇位,书中说到最后是因为天龙寺出手才平定了政局。从这一点来看,枯荣大师算是大理政界、佛界、武术界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保定帝段正明得位之后,由于膝下无子,立其弟段正淳为皇太弟,加封为镇南王,以作皇位继承人。段誉作为段正淳嫡出又是独子,身为世子的他便是大理国未来的皇帝。他因“北冥神功”而吸人内力,不懂贯通导气以致被认为身中邪毒,段正明于是将他带到天龙寺求治。但在枯荣大师的眼里,段誉却只不过是“黄口乳子”,不值得为他损耗功力,要保存实力来抵御鸠摩智夺取剑谱。这等同于是在他眼里,未来的国君段誉,是比不上《六脉神剑剑谱》、天龙寺的百年名誉和大理国的命运来得重要的。

只听那面壁而坐的僧人(枯荣)说道:“强敌日内便至,天龙寺百年威名,摇摇欲坠,这黄口乳子中毒也罢,着邪也罢,这当口值得为他白损功力吗?”这几句话中充满着威严。新修版《天龙八部•第十章》

十多年以前,大理国上德帝段廉义在位的时候,朝中发生内乱,奸臣杨义贞杀死了上德帝段廉义。

后面无崖子也提到过枯荣大师,把他跟乔峰并列,逍遥派那几个老家伙一向眼高于顶,能被他们提一嘴的绝对不是一般任务,看得出来枯荣大师的确实力高深,早就誉满江湖。

在面对鸠摩智时,鸠摩智的“火焰刀”是他最得意的武功,在其余几位都快支撑不住时,枯荣出手,少泽剑击穿“火焰刀”然后击中鸠摩智的肩膀,打击了鸠摩智嚣张的气焰,而此时鸠摩智却压根没见到枯荣真正的面容,因为他是背对着鸠摩智!

这里刀白凤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她和段延庆根本不是因为气恼而发生关系,而是她喜欢段延庆,在认识段正淳之前他们本是一对恋人。

鸠摩智思虑周详,早有一路掌力伏在胸前,但他料到的只是一着攻势凌厉的少商剑,却没料到枯荣大师双剑齐出,分袭两处。鸠摩智手掌扬处,挡住了刺向自己右胸而来的一剑,跟着右足一点,向后急射而出,但他退得再快,总不及剑气来如电闪,一声轻响过去,肩头僧衣已破,迸出鲜血。枯荣双指回转,剑气缩了回来,六根藏香齐腰折断。本因、保定帝等也各收指停剑。各人久战无功,早在暗暗担忧,这时方才放心。

段延庆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几乎要就此死去,所幸镇南王妃刀白凤,因为丈夫偷情,负气之下,竟然委身于乞丐一般的段延庆。段延庆误认为美丽的王妃,是观音下凡,肉身布施,才又重新燃起生的希望。

天龙寺的高僧和忠臣高智升帮助上德帝段廉义的侄子段寿辉灭了杨义贞,随后段寿辉登基,称为上明帝。

通过段正明和本因大师的交谈,我们可以看出来,段正明的见识和内功修为是高于本因的,因为本因亲口说了,“镇南世子将来是我国嗣君,一身系全国百姓的祸福。你的见识内力只有在我之上,既来问我,自是大大的疑难。我一人难决,当与三位师兄弟共商。”

事实上,就算枯荣大师得知段延庆前来,最多也只会令人救他的性命,而绝不会帮助他夺回皇位。因为他已经是出家人,而且天龙寺的职责,在于维护大理国的安全稳定。如今段正明在位,国泰民安,枯荣大师绝不会使大理再起风波。

谢谢大家。

也是这个原因,鸠摩智才动了挟持保定帝段正明的心思,为的就是以他为人质,方能确保自己离开大理。只不过段誉出头,又使出“六脉神剑”,让鸠摩智看到夺取剑谱的希望还在,于是转而挟持段誉而去。但对枯荣而言,他保护天龙寺的目的已经达到,天龙寺声誉并未受损,大理国根基也没动摇,剑谱之后,各人再重新默写出来便是,而至于段誉性命如何,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那已不是他的职责所在。

实际上,通过鸠摩智天龙寺一役前后,我们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枯荣大师这个人物在小说中的形象。他的武功和实力都是不容置疑的。很多读者诟病他有装的成分,说他比不上鸠摩智,眼看段誉被抓无动于衷,无能为力。但是任何一个成为大理国根基所依靠的天龙寺的话事人,他都会像枯荣一样谨小慎微,以大局为重。毕竟他的职责是保护天龙寺的至高武学,是保护大理国的社稷根基,他不需要保护任何一个人的皇位,为此他必须时时刻刻保存实力,不做无谓的牺牲和斗争。

枯荣大师

在接到鸠摩智要来天龙寺挑战大理的六脉神剑时,几位高僧拿不定主意,还是要向枯荣大师请求才定下六人一人修炼一路剑法,六人组成六脉剑阵来抗衡鸠摩智的决定。而在和鸠摩智的对抗中,枯荣大师也是表现最好的。

他不是为了抵御鸠摩智,而是怕段延庆问他要皇位。

接下来枯荣大师组织大理众高手修炼六脉神剑,本来这门武功按照祖训,只有天龙寺高僧可以修炼,这样就少一人,但是枯荣大师显然不是食古不化之人,马上让保定帝临时出家剃度,一下子凑足六人。后来六人六脉神剑剑阵对付鸠摩智不占上风,枯荣大师担心鸠摩智硬抢,居然明示身边的段誉“自观自学,不违祖训”,让他直接默诵修炼剑谱,这段誉既没有出家又没有资历,但是枯荣大师此时显然管不了那么多了。待段誉练完以后,他用一阳指毁掉了剑谱,这波操作绝对六六六。不过没想到鸠摩智如此无耻,直接抓走段誉,这就不是枯荣所能控制的了,谁也想不到一位名满天下的高僧可以下作到如此地步呀。

到最后讲述延庆太子身世的时候,才知道枯荣大师居然是段延庆的亲叔叔,也就是以前大理皇帝的亲儿子亲兄弟,比保定帝段正明一脉要纯正,难怪他说话的底气那么足,实力身份摆在那里啊。当时大理国内乱,延庆太子外逃,生死不明,平乱之后,是枯荣大师当机立断,让段正明当皇帝,很快稳固了大理国内局势。对于自己的侄子,以前的延庆太子,枯荣大师似乎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精力去搜寻,因为也来不及了,后来段延庆被仇人追杀,变成不人不鬼的样子,就算血统最纯正又如何,那样子根本没法当皇帝。从对待段延庆到段誉,都可以看出枯荣大师绝对是个杀伐果断的大人物,不拘泥常法,不限于儿女情长,一切以大理国根本利益为重。

之后段思廉传子段廉义,段廉义便是段延庆的父皇,但期间发生了杨义贞叛乱,段廉义被杀,延庆太子出逃不知所踪。高升泰平叛之后,拥立段廉义的侄子段寿辉为帝,该年因日月交晦,星辰昼见,段寿辉认为天变,遂禅位于段思廉之孙段正明。段正明其实也是段廉义的侄子,段延庆的堂兄。而枯荣大师乃是段廉义的弟弟,也是段延庆和段正明的叔叔。

后来,枯荣大师为了大理国与吐蕃不起战端,将六脉神剑传于段誉后,便用一阳指将六脉神剑剑谱烧毁。

枯荣大师的意思是无论鸠摩智有多大能耐,他都有实力保证段誉的安全,作为一代高僧,枯荣的话绝不是信口开河,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枯荣敢这么去说,绝对有过人的技艺!

天龙寺与大理皇权联系紧密,所以消息很快传到了寺内。众僧多为皇室宗亲,便纷纷要求枯荣出手平乱。枯荣分析之后认为,杨义贞根基浅薄,如今又杀死皇帝,大失民心,必定很快会作法自毙,天龙寺不必出手,只需静观事态变化,再做打算。

天龙八部中,大部分人都认为枯荣大师只是大理天龙寺耆宿,佛法精湛,富于智谋,和扫地僧一样有着大智慧,掌管着六脉神剑剑谱,修习的枯禅神功,其境界已经到了半枯半荣,仅逊于最高境界的亦枯亦荣,武学修为可算作准一流,是位上等人物。

枯荣大师是段延庆的亲叔父啊,段正明自认皇位是从延庆太子手上窃来的,说明最初皇位本就是枯荣那一脉的,加上人武功高,修为深,辈分还尼玛段家最高,地位不高才有鬼。

但是面对强敌,枯荣的自信也是相当强的!

枯荣大师道:“誉儿,你坐在我的身前,那大轮明王再厉害,也不能伤了你一根毫毛。”他声音仍是冷冰冰地,但语意中颇有傲意。道:“是。”弯腰走到枯荣大师身前,不敢去看他脸,也是盘膝面壁而坐。枯荣大师的身躯比他高得多,将他身子都遮住了,保定帝又是感激,又是放心,适才枯荣大师以枯禅功替自己落发,这一手神功足以傲视当世,要保护誉儿,自是绰绰有余。

看到这,就会对天龙寺和枯荣身份感到好奇,这段正明可是大理皇帝,但面对一个天龙寺老僧却要如此恭敬。原来大理皇族历来喜欢出家,天龙寺高僧多半是大理皇族,而且时时关心大理国运,每当大理危难之际,天龙寺总会出手,帮助一起化解危难,所以天龙寺可以说是大理立国之本。

本因回到“师兄教训的是”。段正明一听,心中更加震惊,立马行礼,“不知枯荣长老在此,晚辈未及礼敬,多有得罪!”随后金庸先生也解释了,因为在段正明的印象中,枯荣大师几十年没有消息,可能已经圆寂了。

再见时,昔日的俊男美女如今面目全非,虽不能夫妻相称,也了却了年轻时的夙愿。一句“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化子邋遢,观音长发”也算是二人的爱情悲歌。

而且两人都是他的侄子,包括枯荣自己在内,他们同样都有皇位继承权,只不过枯荣是一早就出家了。在他眼里,无论是段正明、段延庆还是段誉,他们都不及《六脉神剑剑谱》重要。剑谱一旦为外人所夺,不但天龙寺声名不再,大理国国祚也一样难保。

枯荣大师对自己的实力也是颇为自信,之所以在最后会选择将六脉神剑谱烧毁,不过是断了鸠摩智的念想,毕竟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有鸠摩智这个强大的对手在暗处觊觎,天龙寺除了自己又不是他对手,确实不好防。反正六脉神剑自己六人以及段誉都已经记下来,大不了再默写出来就是。

虽然“天龙寺”难以抵挡鸠摩智的进攻,枯荣最终选择烧掉剑谱,因为段誉已经学会,有了传人,他就不怕!其实,枯荣和鸠摩智没有真正的决战,虽然枯荣趁其不备击中了鸠摩智,这不能说枯荣比鸠摩智强,但他的剑气能够冲破“火焰刀”让鸠摩智受伤,这份功力绝对不差的!故而,我认为他的功力相当精纯,可能不弱于鸠摩智,但武功可能比鸠摩智要弱一些

虽然不及鸠摩智,但在《天龙八部》里面,我觉得也是强于慕容复!由于他出手的次数很少,基本上没有真正的显露自己的实力。而他的水平从来不低,而且非常低调,甚至大理段氏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段思平开国之后,他的弟弟段思良,就夺取了段思平儿子段思英的皇位,此后大理国皇位开始嫡出段思良一脉(有点像大宋的宋太祖和宋太宗一出)。期间经历了段思聪、段素顺、段素英、段素廉,这几任都是父子相承。段素廉死后传位侄子段素隆,段素隆不好为帝,禅位为僧(也是开辟了段氏禅位为僧的先河),又将皇位传给了他的侄子段素真,这两任都不是嫡传。段素真传孙子段素兴,段素兴荒淫无道,被高氏所废,奉段思平的玄孙段思廉为帝,皇位便又回到了段思平一脉。

枯荣大师的身份。
段思平开国之后,他的弟弟段思良,就夺取了段思平儿子段思英的皇位,此后大理国皇位开始嫡出段思良一脉(有点像大宋的宋太祖和宋太宗一出)。期间经历了段思聪、段素顺、段素英、段素廉,这几任都是父子相承。段素廉死后传位侄子段素隆,段素隆不好为帝,禅位为僧(也是开辟了段氏禅位为僧的先河),又将皇位传给了他的侄子段素真,这两任都不是嫡传。段素真传孙子段素兴,段素兴荒淫无道,被高氏所废,奉段思平的玄孙段思廉为帝,皇位便又回到了段思平一脉。 之后段思廉传子段廉义,段廉义便是段延庆的父皇,但期间发生了杨义贞叛乱,段廉义被杀,延庆太子出逃不知所踪。高升泰平叛之后,拥立段廉义的侄子段寿辉为帝,该年因日月交晦,星辰昼见,段寿辉认为天变,遂禅位于段思廉之孙段正明。段正明其实也是段廉义的侄子,段延庆的堂兄。而枯荣大师乃是段思廉的弟弟,也是段延庆和段正明的爷爷辈。

保定帝通过本因几人的交谈,他听到这几人正在修炼《六脉神剑》,他心头一震,因为他听他的父亲提起过这门功法,并且知道这门功法的厉害,但是他父亲也告诉他,这门功法祖上并没有几个人会,同时这门功法也失传了,因此他此刻听到《六脉神剑》,内心大为震惊。

在鸠摩智挑战天龙寺一章中,段正明带着段誉前往天龙寺医治内力混乱,对天龙寺的众位高僧极其恭敬,毕竟这些高僧的俗家身份要么是自己叔伯一类的,要么是自己堂兄,自己的皇帝身份在这儿并没有太大权威。

果然,仅仅过了四个月,杨义贞就被高升泰出兵剿灭,段廉义的侄子段寿辉被拥上登位,不久后段寿辉又传位于段正明,大理国恢复了平静。于是,枯荣大师便开始修炼“枯荣禅功”。

谢邀,枯荣大师是延庆太子的亲叔父。也就是说,枯荣大师的哥哥(或者说弟弟)是段正明得国前的大理皇帝,也就是说,往前推40年左右,枯荣也是大理国的皇子……

这四种境界,是佛为世间众生之苦开出的良药。“常与无常”,是让人远离无常之境,而守真常之乐;“乐与无乐”,是让人体会佛法之乐,远离世间五欲之乐;“我与无我”,是让人放下我执,体会无我;“净与无净”,是让人出离一切世染之不净,而归回无染之净。

当段延庆已经变成四大恶人回到大理时,段正明马上出家于天龙寺,美其名曰是修炼六脉神剑,抵御鸠摩智,实际这是转移目标。

枯荣烧毁剑谱,目的有二。一是让鸠摩智断了夺经的念头,二是在道义上反将了鸠摩智一军,让他知难而退。枯荣知道鸠摩智不夺剑谱誓不罢休,剑谱一毁,他自然难有借口为难天龙寺。更重要的是,烧毁剑谱,让鸠摩智背负上了一个逼人毁去传世绝学的罪名。凭借武功交锋夺去剑谱尚能怪天龙寺无能,但败军之将,依依不饶,逼迫人家毁去剑谱,这样的罪名,这无论是在道义上还是舆论上,鸠摩智此行都是站不住脚的。这样一来,等于是让鸠摩智变成跟天龙寺成功结仇,更是与大理国为敌。鸠摩智再如何猖狂,也不敢以一人之力对付一国之力,他能走出天龙寺也不一定能走出大理国。

枯荣大师可是段延庆的亲叔父啊,迟不坐,晚不坐,偏偏段正明一当皇帝就坐,实际他是怕段延庆找他来主持公道。

大理一直是皇帝退休制度,到老了退位为僧。以前是皇帝,现在是天龙寺一老僧。所以段家俗家弟子谁敢不尊敬天龙寺高僧,别人就是皇帝他爹及师兄弟,何况老枯荣是皇帝他师傅。在江湖上,老辈的高手还有见过枯荣身手的,不如聪辨先生苏星河就知道枯荣是一代高手。江湖上本来有大理段家的地位,尊敬他们老辈高手很正常,还有自家长辈的吹嘘,自然名气更大了。当看到段誉的六脉神剑后,自然想到天龙寺能正常修炼六脉神剑的僧人武功,深不可测。就像乔峰看到段誉六脉神剑逼出酒气,就觉得自己也办不到,自然觉得天龙寺里肯定有更厉害的。

在擂鼓山珍珑棋局剧情中,面对上门的群雄,苏星河开口询问:“不知丐帮乔大侠和大理枯荣大师到了没有?” 能够与乔峰一起被苏星河这位高人弟子特意询问,可见起码枯荣大师的实力和地位都是极高的。枯荣大师在段誉成名之前,应该是大理的第一高手。

天龙寺作为段家的家庙,里面高手众多,枯荣大师作为主持,又是辈分最高之人,在大理的地位是极其尊贵的,这也是枯荣大师的真正身份。

展开阅读全文

洪洗象(吕洞玄)那么厉害为什么还要求天地开一线?

上一篇

为什么肇庆是客家重镇却没有很好传承客家文化?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天龙八部》里,枯荣大师的身份是什么?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