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门坎战役当时日本是怎么个惨状?

日本关东军为了扩大诺门坎战事而火线组建的第六军,军司令官是由在中国战场横行一时的第13师团长荻洲立兵中将升任的,结果这厮流年不利,刚升官就赶上了倒霉的大败。在荻洲注完水的战报里羞嗒嗒承认战死7000余人,其中战场寻尸4000余具,结果在进行火葬时还引爆了尸体身上挂着的手雷,又被炸死炸伤若干负责火葬的鬼子兵,关东军是霉到家了。

经此战,日本被迫与苏联在莫斯科签订《诺门坎协定》,规定双方立即停战。而且为追究责任,日军大本营在战役后期撤换了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陆军大将、参谋长矶谷廉介陆军中将;战后一个月内又陆续免去了参谋本部次长中岛铁藏陆军中将、作战部长桥本群陆军中将及关东军司令部作战部长和所有作战参谋等将佐的职务,关东军内的对苏“强硬派”几乎被一扫而光。这直接导致日本的“北进战略”失去了支持。

日本人吃了亏,咽不下这口气,6月20日,2万多人的第23师团全体出动,师团长小松原亲自带队。双料王牌第7师团主力,作为战略预备队同时出动。全日本当时仅有的一个坦克师团第1坦克师团也上了前线。


7月2日夜间,日军向外蒙军骑兵第6师驻守的巴音查岗高地发动猛攻。2小时后日军冲上了外蒙军的阵地,外蒙军骑6师15团被歼灭,日军占领了巴音查岗。就在此时,增援的苏军坦克第11旅火速赶到。增援的苏军有1000多人,日军有8000多人,日军人数占优。但苏军有300辆装甲车,在装甲火力上占有绝对优势。

(苏军缴获的火炮)

苏军以T-28坦克群为首,组成多个梯形方阵快速逼近了巴音查岗高地。日军在高地上有16门37mm反坦克速射炮,拼命射击,可根本阻止不了这么庞大的坦克集团冲锋 ,反坦克炮迅速被击毁。日军只得组织敢死队进行自杀性攻击。日军士兵抱着反坦克雷、炸药包、集束手榴弹、燃烧瓶甚至绑上迫击炮弹,冲向了坦克,一些苏军的坦克被击毁。 尽管如此,但在苏军坦克的扫射和碾压下,日军终于坚持不住了,开始溃退。


就算没有被俘的军官,只要所部在战场上大败而归并且伤亡惨重的,也必须自杀“谢罪”,伤亡高达95%第23师团第72联队长酒井美喜雄大佐自杀,第7师团搜索联队长井置荣一中佐自杀、第八国境守备队长谷部理睿大佐自杀,其中井置荣一感觉自己没啥错误不肯就范,结果关东军司令部派了俩军官做了他一晚上思想工作:死吧,早死早脱生。

这还不算,第23师团的步兵团长小林少将战场重伤、师团参谋长冈本大佐在野战医院被两个神经质的伤兵砍了脑袋,再加上被撤职的师团长小松原,这个第23师团其实已经全军覆灭了,因为期间还进行了多次兵员补充,日军没有承认整个师团被歼,无非是硬撑着架子而已。深入研究完日军在诺门坎战场和战后的惨状,你会发现什么日军伤亡小于苏军、朱可夫并未完胜的说法纯粹是胡说八道。

作为预备队的第7师团,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其第26联队被包抄过来的蒙军装甲营死死缠住,第26联队进退两难。苏军的一个坦克连直扑日军第23师团指挥部,师团参谋长大内孜大佐中弹阵亡。师团长小松原命悬一线,恰巧一个日军速射炮中队此时赶到,救了小松原一命。

苏军统帅部为早日解决诺门坎战事,决定将第57特别军扩编成第1集团军,朱可夫被任命为集团军司令员。苏军总参谋部决定8月20日对日军阵地发动总攻。8月20日凌晨,苏蒙军以3个步兵师,2个骑兵师,5个装甲旅,1个机枪旅,1个空降旅以及大量的飞机、大炮,开始举行大规模的反攻。

第71步兵联队的阵地后面是配属该师团的野战重炮兵联队,失去步兵掩护后遭到苏军坦克集群碾压,所有大炮全部被毁,联队长染谷义雄中佐当场自杀,这是荻州立兵组织的“南部作战集群”之惨状。而在北部集群编成中,第23师团的第64联队和野炮第13联队基本全军覆灭,直到9月24日停战以后,日军收容队才发现步兵第64联队长山县武光大佐和炮兵联队长伊势高秀大佐的尸体,以及尚未烧掉的联队旗。

(荻州立兵中将)

苏军伤亡解密数据可以查阅俄罗斯的克里沃舍夫上将的出版书籍。英文版为《Soviet Casualties and Combat Losses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苏军在诺门坎战役中死亡9703,受伤15251人,生病701人,合计25655人。(15251名苏军伤兵,其中由子弹造成44.2%,由弹片(炮弹、地雷、手雷)造成48.4%,由航弹弹片造成6.5%,由刺刀造成0.9%)。

1939年11月6日,根据日本军部的命令,第六军司令官荻洲立兵和第23师团长小松原道太郎同时被撤职转入预备役,这俩原本希望“建功立业”的中将从此告别了自行车,直到二战结束也没能起复。而这仅仅是日军高层被大清洗的一部分,对苏作战的惨败,让裕仁大为丢脸和光火,上到负责作战指挥的参谋本部、中到经常抗命不遵的关东军、下到死去活来的前线军官,通通遭到修理。

诺门罕是位于内蒙与外蒙之间的一片荒原,旧译“诺门坎”。1939年5月11日,近百名蒙古骑兵在诺门坎附近放牧。日本及伪满洲国认为蒙古骑兵放牧地点属伪满洲国国土,于是将蒙古骑兵驱逐。可两天后蒙古骑兵叫来了援兵,再次来到该地并驻扎下来,伪满洲兵驱赶未果,日本关东军决定干涉。

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侵权删

同意某网民的说法,现有回答多不准确,其中还有些所谓“优质~创作者”。先说苏联,红军此战确实惨胜,但同时意义重大。因为,战役伤亡损失大于日军。现在经确认的数据如下:日军(含陆航)死8345,伤9064,病2333,失踪1043(被俘居多),总计2万千把人。苏军:战死(含因伤病死和失踪)9703人,伤(含病)15952人,总计25655。不知有答案说鬼子死就一万八哪儿来的?去靖国神社一个个点数?然后,皇军此战之惨不仅仅在于北进方针落空,野心被遏制。少说了二个重要原因。一是陆航被打垮打没信心了。当时鬼子没有独立空军,而陆航只有二个飞行师团的实际战斗力,而关东军是其中一个,诺门坎战役先胜后败,损失严重,特别是精英飞行员,让鬼子无法接受,缓了许久还对苏联空军耿耿于怀不敢轻易惹事儿。二是坦克装甲部分,鬼子战前省吃俭用苦苦熬出点资本,全国总共二个大单位,关东军在诺门坎又被折腾调大半个。穷鬼就是这种下场,那真是心痛吖!于是,下决心关东军没个千八百辆不开战。可惜,历史没有给鬼子这种机会。

苏军此役完全就是惨胜。在战役以后,苏联17121人获得表彰,70人获得最高荣誉苏联英雄称号,24个部队获得苏联勋章。卫国战争爆发后,这些部队大多数都在苏德战场荣获“近卫”称号。

人家苏军战后一口气授予了70个“苏联英雄”称号,如此的反差还不明显吗?

日军的地面进攻定在7月2日。计划是安岗支队(约2500人,坦克装甲车辆93辆)攻击哈拉哈河东岸苏军。小林支队(约8000人,火炮38门)渡过哈拉哈河攻击西岸苏军。采取步兵迂回包抄,坦克师团正面强攻,最后协同围歼苏蒙军的战术。

日军战死7696人,失踪1021人,负伤8647人,生病2350人,合计损失19000人,战死少佐以上35人。其中62.7%损失于苏军的炮击和航空轰炸,尤其第23师团的步卒、炮兵联队长全员战死,还搭上顾问长和查找队长,

诺门坎战役经过3个半个月,整个战役苏军有超过7比1的坦克装甲车数量优势,6比1的火炮数量优势,3比1的兵力优势,但伤亡比日军更大,苏军坦克被击毁280多辆,装甲车损失90辆,日军只损失了30多辆战车装甲车,安岗坦克支队也没有被歼灭,只是在7月弹药耗尽后,自行撤退了。苏军前后消耗作战物资达80000吨,仅炮弹炸弹就消耗了31000吨,而日军各种物资消耗才2000吨不到。

(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

在此之前第一阶段的进攻中,第72联队投入作战的2295人伤亡高达2200人(前述联队长酒井战后自杀),而搜索联队更是作为先头部队死光光,联队长东八百藏本人也被击毙,什么意思呢?就是第23师团所属的第64、第71、第72共三个步兵联队,一个搜索联队和一个炮兵联队,五个联队长无一活口,焚烧联队旗两面,后面其他师团增援上来的部队干脆不敢带联队旗了,其惨象可见一斑。

9月9日,日本驻苏大使向苏联提出诺门坎停战请求。9月15日,日本驻苏大使东乡与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签订停战协定,双方于9月16日凌晨2时停止一切实际军事行动。诺门坎战役以日本惨败而告终。诺门坎也成了日本永远的痛。


因为诺门坎战役完全是由陆军负责的,向来与陆军不合的海军大肆幸灾乐祸,让主张‘北进’的昭和军阀们非常难堪,清洗实际是一种变相的发泄。尤其是关东军从1931年起的骄横跋扈,终于栽了大跟头颜面尽失,所以司令官植田谦吉和参谋长矶谷廉介(台儿庄那个第10师团长)也同时被拿下,比较听话的稳健派梅津美治郎从第一军调升关东军司令官。

偌门坎之战后,很多违抗军部命令擅自抗命发动冲突的日军中高级军官也遭到了清洗,整肃了陆军的纪律,加强了陆军上级对下级各部队的控制能力,使得日本陆军中下克上的传统至少在表面上基本不复存在了。诺门坎战役本是日军第23师团小笠原中将轻率的行动引发,战后他亦为此引咎自杀。

5月15日,驻海拉尔的日军第23师团向外蒙军发动进攻,冲突规模逐渐升级。驻外蒙的苏军第57军也介入了战斗。诺门罕战役由此展开。


此役日军一共集结了约38000人,而苏蒙军队约有12000余人,兵力上日军处于绝对优势。但日本人不知道的是,苏军很早就在诺门坎地区的哈拉哈河西岸布置了强大的远程火炮阵地,而且苏军还拥有186辆坦克和225辆装甲车。


(后来写书的服部卓四郎)

最惨的当然是前线军官,因为按照日本人动不动就喜欢剖腹的自杀传统,中下级军官必须要死人了,所有被苏军俘虏的官兵释放回来以后,先进行严格的审查,然后士兵被调出原部队下放到要塞区干脏活修碉堡,军官则一律要求自杀。在大小鬼子看来,军官被俘是有损“皇军形象”的污点,不死都不行,这帮军官死得悲催:朱可夫都没有枪毙我们,咋还死自己人手里了?

诺门罕战役或称哈拉哈河战役,又叫诺门坎事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日本及苏联在远东地区发生的一场战役。

战至8月26日,日军第23师团已经被完全合围,23师团损失惨重。8月31日,在被上万吨炮弹轰击11天后,弹尽粮绝的日军第23师团决定突围。2000多名第23师团士兵用手榴弹近战杀出一条路,突出重围。日军各部队亦随之突围。


1939年5月27日,日军派出快速部队向苏蒙军发起攻击,快速部队由第23师团骑兵联队和装甲车部队组成。日军深入外蒙军阵地后方,奇袭蒙军指挥部得手。但得胜后的日军并没有及时撤离,结果反被前来增援的苏军坦克部队包围,日军的装甲车根本不是苏军坦克的对手,日军这股快速部队被苏蒙军全歼,只有部分日军骑兵突围逃脱。

(清点日军钢盔)

挑起诺门坎战事的第23师团是个三联队建制的警备师团,也就是后来组建的第六军(23师团加第八守备队)主力,该师团三个主力步兵联队均遭毁灭性打击,其中第71联队长森田彻大佐在战斗进行到绝望时,下令焚烧联队旗和密码本,脑袋缠着白布条率领残部向苏军装甲部队发起“玉碎冲锋”,如其所愿最终被碾成了肉泥。

就在日军被苏军坦克打得晕头转向之际,哈拉哈河西岸的苏军152毫米口径火炮也开始轰鸣,大量炮弹如狂风暴雨般砸向日军,大量日军被炸得血肉横飞、尸骨无存。苏军将偷渡过河的关东军步兵主力彻底击溃。7月4日,苏军将进攻方向对准了正面的日军坦克第1师团,苏日之间开始了一场坦克大会战。日本89式坦克装甲薄,火炮口径小,吨位小,很快就被苏联的T-26坦克、T-28坦克打成了废铁。日军大败亏输。


参谋总长载仁亲王那是已经74岁的皇叔,所以逃过一劫(次年也主动辞职了),而参谋次长中岛铁藏、参谋本部作战部长桥本群、作战部作战课长稻田正纯同时“下课”,也就是说,日本陆军最高军令机关负责实际作战指挥的几个关键人物,被一扫而光,这是日军历史上罕见的情况。因为根据战后的统计,日军真实的阵亡数字不低于18000人,同时被消灭的,还有北上进攻苏联的信心,日本人确实被打疼了,进而也深刻地影响了二战进程。

作为日军特殊参谋体系的一部分,关东军直接负责作战指挥的参谋们也在劫难逃,副参谋长矢野因三郎、作战课长寺田雅雄、作战主任参谋服部卓四郎、作战参谋辻政信均被免职,其中副参谋长以上需要“负领导责任”全部转入预备役。参谋们则被东调西派彻底打乱打散,比如辻政信就被打发去了武汉的第11军。

日本关东军被称为“皇军之花”,人员素质、装备水平均属国内一流,却遭此惨败,日军从此惧怕苏军。诺门坎战役中苏联远东军取得丰硕战果,远东军总司令朱可夫得到斯大林亲自褒奖,而关东军则开始处处受制于苏联远东军。


看了三个答案 没一个满意的

尽管对诺门坎战役中日军具体伤亡人数分歧很大,但是在1939年的诺门坎战役中,日本关东军遭遇到了惨败,是不争的事实。连日本陆军省都承认“诺门坎之战是日本陆军自成军以来首次惨败”。


7月11日,关东军司令部命令停止攻势,进行战线整顿,决定向诺门坎前线调兵和增加装备。经过半个月的补充和休整后,7月23日,日军发动全线总攻击,无果。25日,关东军司令部下达\”停止进攻,构筑阵地\”的指示。

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在轴心国密谋下 关东军本部对诺门坎地区进行了一次试探式进攻 关东军一部7000多人 伪满洲国一部300O多人 伪蒙德王一部数目不详 总数约一万一千人 目标诺门坎地区突出部 并试探诺门坎地区防线 苏军就公布数据前后矛盾 约一万人参战 结果日军击毙苏军8000余人 击毁大量装甲部队和大炮 这时日军伤亡不大 但进攻防线时 发现苏军同日军同口径火炮比 因工艺不同 不论射程 威力相差极大 日军受到重创 死亡达7000以上 因为式探失败 所以各国军史上称 日军惨败 经过这场战役 日本再也没有进攻过苏联了 失去了信心

展开阅读全文

古巴委内瑞拉这两枚棋子大国该如何运用?

上一篇

二战为什么德军不发展航母?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诺门坎战役当时日本是怎么个惨状?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